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13章 512反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13章 512反擊字體大小: A+
     

    端木緋把銀子歸為了脂粉錢,把自己籌錢的行為說得像是小打小鬧,那言下之意分明就是在說,脂粉錢還要追究,皇帝是不願意大盛國民為北境與北燕之戰盡些心力嗎?是不希望北境贏嗎?!

    如果是朝臣義正言辭地這般斥責皇帝,皇帝恐怕早就惱羞成怒了,偏偏這丫頭用著這種天真無害的表情一派爛漫地說了。

    皇帝一向不喜人跟著他直著來,反而像端木緋這般說說笑笑的,反而會打動皇帝。

    狡猾,真是狡猾。

    這分明就是一頭如端木憲般的小狐狸,心眼多著呢!

    皇帝被逗得哈哈一笑,心底又釋懷了幾分,順口接了一句:「小丫頭,你有這份心就好。」

    這時,涵星湊了過去,嬌俏地伸出手,討道:「父皇,兒臣的東西……」

    她指指皇帝手裡的那塊銅牌,那樣子似乎生怕被皇帝順了去,逗得皇帝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朕還給你還不成嗎!」皇帝好笑地把銅牌扔還給了涵星,又拿起白瓷杯喝了兩口花茶,冰爽的花茶入腹,心底的鬱結散了不少。

    皇帝一邊喝茶,一邊與端木緋閑聊:「小丫頭,你祖父請了長假在家裡做什麼?」

    皇帝的嘴角噙著一抹淺笑,似乎是隨口一問,又似乎帶著幾分打探的意圖。

    「下棋。」端木緋想也不想地答道,略顯無奈地嘆了口氣,「您是不知道啊,祖父的棋臭極了,每次都輸,還屢敗屢戰。」

    端木緋那神情、那語氣像是遇上了一個無理取鬧的孩子似的,聽得皇帝覺得愈發好笑。

    他記得連遠空那老傢伙在棋道上都不是這丫頭的對手,口口聲聲說他輸了不少東西給她,這京城中,棋道上能與這丫頭一拼的人怕是難尋一二。

    端木緋還在繼續說著:「祖父每天還要考校大哥哥的功課,祖父說了,他想讓大哥哥下次春闈時先下場試試,只要不中同進士就好。」

    「現在府中最忙的人就是臣女的大哥哥了,他每天既要去國子監上課,又有先生給他補課,還天天得讓祖父考校。」

    說著,端木緋的臉上露出一絲同情之色,雖然端木珩一忙起來,就沒空管她了。

    不過,大哥哥也真是怪可憐的,要不她回去讓廚房晚上多給他燉幾盅補品?端木緋在心裡琢磨著。

    皇帝慢慢地搖著摺扇,好一會兒都沒再說話,似乎心思已經轉到別的事上去了。

    須臾,皇帝喝完了杯中之物后,就站起身來,隨口道:「涵星,你好好招待你的表妹,朕還有公務,要回御書房了。」

    涵星和端木緋連忙起身,再次屈膝行禮,恭送皇帝離去。

    待皇帝走遠后,涵星扯了扯端木緋的袖子,壓低聲音問道:「緋表妹,出了什麼事?」涵星也從方才皇帝、端木緋和文永聚的對話與神情中聽出了不對勁。

    端木緋望了望左右,站在水榭中,四周的景緻一目了然,周圍沒有旁人。

    她就直說了:「祖父讓魏永信彈劾了。」

    「母妃怎麼沒跟本宮說!」涵星雙目微張,臉上難掩緊張地跺了跺腳。

    涵星在深宮中消息閉塞,對前面朝堂的事實在是所知無幾,端木貴妃想讓女兒靜心備嫁,也就沒跟她提這事,反正女兒知道了,也幫不上忙,反倒是多一個人心驚肉跳的。

    端木緋挽著她的胳膊坐了下來,安撫道:「沒事的。祖父心裡有數。」

    涵星想著方才皇帝特意問起端木緋籌銀的事,又想起文永聚那陰陽怪氣的態度,撅著小嘴道:「哼,這姓文的肯定也沒安好心!」

    湖上的風吹著水榭四邊的竹簾簌簌作響,荷香陣陣隨風而來。

    端木緋點點頭,深以為然。

    她慢慢地拿起方才沒喝的花茶美滋滋地喝了起來,黑白分明的大眼裡閃著若有所思的光芒,目光望著遠處兩個朝水榭這邊走來的內侍。

    如果她猜得沒錯的話,文永聚應該和魏永信暗中串通勾結在了一起。

    所以,這次魏永信彈劾明面上是在彈劾祖父,實際上,他針對的人恐怕的不是對祖父,不,應該說,他們真正針對的人十有八九是——

    岑隱。

    端木緋的瞳孔更亮了,如同嵌了黑水晶似的,璀璨明亮。

    端木緋對著涵星招了招手,故意湊到她耳邊賊兮兮地小聲道:「如今朝堂上,幹活的沒幾個人,祖父再休息一陣子,皇上就會明白了。」

    瞧著自家表妹那古靈精怪的樣子,涵星怔了怔后,忍不住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銀鈴般的笑聲隨風飄散,兩個姑娘家笑作一團。

    當兩個小內侍走到水榭外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其中一個內侍笑呵呵地說道:「四公主殿下,您和四……端木四姑娘可以是來看西洋魚的?」

    另一個小內侍介面道:「奴才拿了特製的魚食來,這水裡的那些西洋魚最喜歡這種魚食了。」

    表姐妹倆一下子被轉移了注意力,涵星迫不及待地說道:「快快快,把這魚食拿來!」

    兩個小內侍不動聲色地交換了一個眼神,為著自己的機敏沾沾自喜。這一回,總算是在四姑娘跟前露了臉了。

    兩個小姑娘美滋滋地忙著往湖裡撒魚食,而另一邊,皇帝此刻已經回到了御書房。

    他一邊撩袍坐下,一邊吩咐道:「把端木憲上交的賬冊遞上來。」

    書房裡服侍的中年內侍應了一聲,連忙去取了一本藍色封皮的賬冊來,一直呈到了御案上,就站在一邊的文永聚眼神更陰沉了,卻不敢讓皇帝和其他人看出端倪,只能做出一派神情淡淡的樣子。

    賬冊的封面上以簪花小楷寫著「北境籌銀」這四個字,打開賬冊后,一股淡淡的墨香就撲鼻而來,賬冊上的賬目用的也是簪花小楷,字跡清麗秀雅,但是一看就與封面上的字出自兩個姑娘之手。

    字跡工整,一筆筆入賬都記錄得條理分明,上面還有捐款者的簽名和手印。

    皇帝挑了挑眉,端木家的這個小丫頭不僅是自己的字寫得好,連她身邊的丫鬟也有幾分才氣,字寫得不錯,賬算得也清楚。

    再翻兩頁,賬冊上就出現了第三個人的筆跡,這個人寫的是楷體,雄秀端莊,饒有筋骨,又不失女子的娟秀……

    文永聚在一旁靜立了好一會兒,眸光閃閃爍爍,猶豫了片刻后,他還是小心翼翼地開口道:「皇上,這賬冊許是作了假……」

    「要不要招魏統領過來問問?想來魏統領應該不會因為區區小事就彈劾的……」

    他言下之意是,端木緋是說十萬,但是真的僅僅是捐了十萬嗎?!沒準是有數百萬兩白銀之巨。

    皇帝皺了皺眉,心裡不太痛快。

    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這賬冊中有好幾頁是舞陽的字跡,遒勁不失英氣,有公主的風範。

    難道他的大公主還幫著端木憲做假,幫著端木憲貪腐?!

    皇帝又翻了幾頁賬冊后,就「啪」地合上了,把旁邊魏永信的摺子掃了一邊,中年內侍立刻識趣地把賬冊和摺子都拿下去了。

    文永聚看著皇帝面色不愉,也不敢再多說。

    聖心難測,聖心也易變,說多了,皇帝恐怕就要開始懷疑自己了!

    皇帝端起茶盅,眸子里看著茶湯中沉沉浮浮的茶葉,想著端木憲,想著魏永信,想著封炎,想著端木緋……

    忽然,皇帝淡淡地吩咐道:「來人,去看看涵星和她表妹在幹嘛。」

    一個內侍領命后,就匆匆離去,不到兩盞茶功夫,他又匆匆回來了,笑吟吟地稟道:「皇上,四公主殿下和端木四姑娘正在水榭里觀賞西洋來的彩魚呢!」

    「奴才瞧著四公主殿下和端木四姑娘喜歡極了,還給西洋彩魚取了名字,一個說叫『彩虹魚』,一個取名叫『火麒麟』。」

    「端木四姑娘又讓人備了筆墨,說要畫彩魚呢。」

    皇帝失笑地勾了勾唇,就算不問,也知道「彩虹魚」是自家女兒給魚取的名。

    「火麒麟。」皇帝喃喃念道,這個名字倒有趣。

    湖中的那些西洋彩魚,皇帝當然也見過,魚身和魚鰭是橙紅底,上面鑲嵌著黃藍相間的斑塊條紋,色彩絢麗。

    傳說中,麒麟是金黃色的,渾身會散發出七彩的光芒,與這個西洋彩魚倒也有幾分異曲同工之妙。

    中年內侍一看皇帝的臉色就明白了聖心,笑著附和道:「皇上,奴才也覺得『火麒麟』這個名字夠氣派。」

    御花園裡養著「火麒麟」,寓意也好。

    文永聚卻是心涼如冰,彷彿被當頭倒了一桶冷水似的。

    他心裡明白端木緋這條路怕是難走了。

    文永聚的胸口好一陣劇烈起伏,他連吸幾口氣,很快眼神就沉澱了下來,對自己說,此路不通,那就換一條路走便是!

    就在這時,皇帝忽然放下了茶盅,問道:「文永聚,避暑的事準備的怎麼樣了?」

    「……」文永聚嘴巴微張,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本來南境、北境都還在打仗,皇帝又才剛南巡迴來,國庫里根本就沒錢,一直都是端木憲在想辦法東挪西湊的,現在端木憲請了假,這避暑的事宜也就耽擱了。

    御書房裡靜了幾息,這個時候,時間彷彿變得尤為緩慢、煎熬。

    文永聚覺得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凝重了起來,他想了想,終於婉轉地說道:「皇上,這都六月了,正是最熱的時候,去行宮的路上萬一要是中暑……」

    文永聚想委婉地勸皇帝別去避暑,然而話還沒說完,就聽「啪」的一聲響。

    皇帝一掌重重地拍在御案上,震得御案上的摺子、茶盅和文房四寶都震了一震。

    「沒用!」皇帝拔高嗓門怒道,「廢物,一個兩個都是群沒用的廢物!」

    連避暑這麼點小事都安排不好,還要找借口敷衍自己!

    「……」文永聚微微垂首,低眉順眼地盯著自己的鞋尖,一個字也不敢吭聲,心道:皇帝的脾氣越來越差了!

    其他內侍一個個也都是噤若寒蟬,空氣近乎凝滯。

    他們的沉默反而讓皇帝更怒,抓起一個墨條丟了出去……

    墨條「砰」地砸在金磚地面上斷成了兩半。

    端木憲的休假給皇帝帶來了很大的不便,不止是今年避暑的事可能要泡湯,而且增建千雅園的事也得暫時擱置,此外,皇帝本來還打算等修好了千雅園后,八月去那裡過萬壽節。

    皇帝越想越煩躁,把御書房裡的人全部都趕了出去……

    接下來的幾天,朝堂上還是不太平,幾乎每天都有御使上折彈劾首輔端木憲。

    從一開始斥他縱容孫女收斂錢財,到指責他收買民心,再到後面就是彈劾端木憲貪墨貪腐,局面就像是一邊倒似的,不少朝臣都在彈劾端木憲。

    對此,閉門不出的端木憲完全不做任何解釋。

    漸漸地,就連皇帝也看出了不妥來,這就好像是要痛打落水狗一樣,想把端木憲一棍子打死呢!

    皇帝還是沒有表態,所有的彈劾端木憲的摺子一律留中不發,讓人看不出他到底是何想法。

    京中各府都在暗暗地揣測著聖意,原本替端木憲說話的朝臣也都開始觀望。

    然而,魏永信對此卻很是惱火。

    「哼!真是只老狐狸!」

    魏永信仰首把杯中的酒水一口飲盡,冷哼道,面色陰沉。

    「老爺。」柳蓉嫵媚地勾唇一笑,親自給魏永信添了酒水。

    當她稍稍側身時,身上披的褙子微微下滑了一些,露出她光裸的肩膀,脖頸頎長,線條優美,說不出的嬌媚動人。

    「您說最近彈劾端木憲的人是端木憲那老兒自己找來的?」柳蓉不太確定地問道。

    魏永信嘴角緊抿,臉色更陰沉了,眸子幽深。

    窗外,如瀑布般的水簾刷地落下,嘩嘩的水聲不斷,偶爾有些許晶瑩的水花從窗口飛濺到屋子裡,讓室內分外清涼,這間屋子是模仿宮中的「含涼殿」所建,最適宜夏日避暑。

    「嘩嘩嘩……」

    外面的水聲襯得屋子裡更靜了。

    須臾,魏永信才又開口道:「你老爺我又不蠢,當然知道過猶不及的道理。」

    「皇上近幾年來是越來越多疑了,誰也不信,像現在這樣一窩蜂的上奏彈劾端木憲,只會讓皇上覺得我蓄意針對,反而會對端木憲這老東西釋疑。」

    「端木憲果然是只老狐狸,也難怪這幾年居然能坐穩首輔的位子。」

    朝臣們都心裡明白,這幾年,朝堂上並不太平,細數下來,最近幾年發生的事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此刻回頭想想,魏永信還頗有種滄海桑田、物是人非的感慨,多少舊人都不在了……

    魏永信有些心不在焉地執起了方才柳蓉剛給他斟滿的白瓷酒杯,慢慢地湊到唇邊淺飲著甘甜的酒水。

    「老爺,那接下來怎麼辦,要放過端木家嗎?」柳蓉放下手裡的酒壺,有些急切地問道。

    她紅艷的櫻唇不依地抿了抿,柳眉輕鎖,妖艷嫵媚的女子做起這個表情來,也別有一種風情,「那妾身的侄女也太委屈了!」

    柳蓉拿著一方輕薄的絲帕,擦了擦眼角根本就不存在的淚花。

    魏永信看著心疼不已,連忙把她攬入懷中,柳蓉順勢依偎在他寬闊強壯的胸膛上。

    「蓉兒,你放心,我當然不會我們的侄女委屈吃虧的!」魏永信斬釘截鐵地說道,那雙略顯陰鷙的眸子里閃過一抹冰冷的異芒,「這件事,端木憲是別想脫身了。」

    魏永信的語氣中透著一抹意味深長。

    柳蓉挑了挑眉稍,聽出些味道來,她在魏永信懷中抬起頭來,好奇地追問道:「老爺,你可是心裡早有主意了?快與妾身說說。」

    魏永信伸手在她柔膩的臉頰輕輕擰了一下,笑著道:「不急,你等著看好戲就是了!」

    他哈哈大笑起來,胸膛微微起伏著,眸子更銳利了。

    哼,端木家的兩個丫頭,自以為傍著岑隱就能為所欲為,這一次,他讓岑隱都救不了她們姐妹,他必要讓端木家滿門俱亡!

    柳蓉聽著更好奇了,嫵媚的眸子挑了挑,又道:「老爺,你這都說得妾身心痒痒了……」

    她的聲音柔媚酥軟,聽在魏永信耳里,分外受用。

    魏永信嘴角勾出一個成竹在胸的笑,意有所指地說道:「大概還有十來天,那批糧草也該到北境了。」

    他的聲音越來越輕,抬眸看向了窗外那如綿綿細雨般的水簾,水光映在魏永信的眼眸中,讓他的瞳孔亮得驚人,詭譎陰冷。

    「嘩嘩嘩……」

    一片落水聲中,後方的一道湘妃簾被人從外面打起,進來了一個十七八歲、面目平凡的青衣丫鬟,丫鬟快步走到了兩個主子跟前,也不敢直視他們,屈膝稟道:「老爺,夫人,二皇子殿下來了,馬車才剛進的大門。」

    柳蓉一雙白皙柔荑漫不經心地把玩著手裡的絲帕,對二皇子的忽然造訪絲毫不見意外,只是問道:「老爺,你真要和二皇子綁在一起嗎?」

    柳蓉雖不懂朝事,但也約莫能看出來二皇子在皇帝跟前也不過如此,將來的前程如何還不好說呢。

    魏永信淡淡地一笑,柳蓉心裡想的這些他如何不知道。

    他隨意地把玩著這裡的酒杯,道:「尋得明主又如何?我是看透了,這越是明主,主見就越多。而且這人心都是會變的,便是一時君臣相宜,那將來呢?」

    曾經他也以為他與皇帝的交情牢不可破,可是如今現實還不是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終究是,君是君,臣是臣。

    「君強則臣弱,反之,臣強則君弱。」魏永信語含深意地說道。

    二皇子越是平庸才越好,如此才好控制,將來他當上太子乃至天子,需要用得上他們這些臣子的地方還多著呢!

    唯有能掌控的君主才是最適合這龍椅的君主。

    魏永信只是點到即止,因此柳蓉聽得是似懂非懂,只隱約明白二皇子上位對他們魏家有利。

    柳蓉想了想,笑眯眯地提議道:「老爺,那不如把嫻姐兒給了二皇子殿下,等來日他生下魏家的孩子,才是最可靠的!」

    柳蓉心裡不屑地想著:倒是便宜魏如嫻這賤丫頭了,能嫁入皇室,也算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只不過,她能不能活到二皇子登基,那可就是「命」了。

    魏永信手裡的酒杯霎時停下了,心念一動,神色間就露出幾分意動來。

    因為柳蓉不喜魏如嫻,本來魏永信從來沒想過這個可能性,但是此刻細細思來,結秦晉之好永遠是兩方最牢不可破的一張契約。

    這件事與雙方都好。

    「蓉兒,還是你想著我。」魏永信在柳蓉的面頰上重重地親了一口,就站起身來,神情間豁然開朗,「這件事,我會再好好琢磨琢磨的。」

    他隨意地撫了撫衣袍,又想起了一件事,話鋒一轉:「對了,你讓映霜儘管把鋪子開起來,我就不信了,端木家在這個關頭,還敢砸鋪子!」

    柳蓉登時喜形於色,一張嬌媚的臉龐像是在發光似的,起身福了福,「妾身替映霜多謝老爺。」

    魏永信哈哈大笑,打簾出去了。

    柳蓉連忙吩咐丫鬟道:「快,去把表小姐叫來!」

    衣錦街的那間鋪子上次被砸后,已經讓人都收拾整理乾淨了。

    她之前也試著跟柳映霜商量再開間什麼鋪子,但是柳映霜上次在大牢里被關了那麼久,整個人就像是沒了精氣神似的,恍如驚弓之鳥,根本就不敢再開鋪子。

    現在有了魏永信這句話,柳蓉就可以放手去幹了,這一次,她還是要開成衣鋪子!

    沒有那什麼雲瀾緞,她還有從江南採購來的雲錦和重錦,這兩樣那可都是貢品錦緞,供不應求,多少商戶鄉紳想穿雲錦和重錦卻沒有門路。

    等她這新鋪子開起來,一定是客似雲來。

    有道是,樹倒猢猻散。

    哼,等端木家完了,看誰還敢給端木紜和端木緋這兩個臭丫頭撐腰!

    岑隱又怎麼樣,今時不同往日,現在他為了明哲保身,還不是沒給端木憲說話,還不是怕了自家了!

    這一次,她非要讓端木家那兩個丫頭受到教訓,讓她們的鋪子關門大吉,以後看到自己就要繞道走。

    柳蓉得意洋洋地勾唇笑了,心情甚好,嬌聲吩咐道:「傻站著幹嘛,還不給我斟酒!」

    斟酒聲與外面的水簾聲交錯在一起。

    三天後,柳映霜的新鋪子錦繡坊就開張了,但是當天,鋪子就被東廠給砸了。

    「啪!」

    一把椅子從鋪子里飛了出來,在鋪子口的台階下摔得四分五裂。

    原本喧嘩的街道霎時靜了一靜。

    安千戶就站在距離鋪子一丈開外的地方,陰陽怪氣地說道:「沒問過我們東廠就想開張,這是不把我們東廠放在眼裡嗎?!」

    他的聲音不高不低,可是周圍十幾丈的人都聽到了。

    街上更靜了,氣氛詭異。

    這家今日開張的錦繡坊外,圍的是往來的百姓路人,而這錦繡坊內,則是十來個衣冠楚楚的達官顯貴。

    這些官員勛貴都是接了魏家的帖子前來道賀的,本來也只是打算恭賀一番就離開,誰想才進來連盅茶都還沒喝上,東廠的人就氣勢洶洶地又是攔門,又是砸鋪子。

    安千戶慢悠悠地負手走入錦繡坊中,白面無須的臉龐上一半在陽光下,一半則籠罩在鋪子的陰影中,讓他原本就有幾分尖刻的臉龐愈顯陰沉。

    「今兒,咱家把話放這裡了!在場的誰都不許走了,過來好生與咱家說說,為什麼來這裡?」

    「這間鋪子是東廠砸的,你們不知道嗎?」

    安千戶故意把臉朝某個中年男子湊一湊,態度囂張至極,對方卻只能賠笑,臉色發白,啞口無語。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
    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