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99章 498憤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99章 498憤怒字體大小: A+
     

    岑隱當然也看到了姐妹倆,優雅地起身,看著庭院中的姐妹倆漸漸走近。

    四月底春光正濃,庭院里百花綻放,一片奼紫嫣紅,花香四溢。

    姐妹倆不疾不徐地行來,在繁花的映襯下,容光煥發,人比花嬌。

    岑隱那雙狹長的眸子微微恍惚了一下,記憶一下子回到了四年前,他們在京郊偶遇時的一幕幕……

    眨眼間,就四年過去了。

    端木緋也有十三歲了,臉也漸漸長開了,出落得亭亭玉立。

    她們姐妹倆都有著白皙如玉的肌膚、熠熠生輝的眸子,五官和氣質不太相似,姐姐爽朗明艷,帶著幾分俠女的英氣;妹妹機敏可愛,又有幾分似貓兒又似狐狸的狡黠。

    誰又能看出這對如嬌花般的姐妹是一對無父無母的孤女,曾經在這京城艱難求生……

    有時候,岑隱會想,如果當年鎮北王府沒有覆滅,北境還是安然太平,那麼端木朗和李氏會不會到現在還活著,端木紜的人生會不會又是另一方光景……

    然而,人生是沒有「如果」的。

    只有現在和未來。

    岑隱的眸子變得異常深邃,且堅定。

    「岑公子。」

    姐妹倆很快就走到了廳堂中央,對著岑隱見了禮,也把岑隱從那短暫的恍然中喚醒。

    岑隱對著姐妹倆微微一笑,三人都坐了下來。

    岑隱指了指放在案頭的那盞佛燈,對端木紜道:「端木姑娘,這是我從靈隱寺求的佛燈。」

    本來岑隱是可以讓屬下把這盞佛燈送來的,但是,話到嘴邊時,他還是改了口,忍不住親自跑了這一趟,而且還是在回來的當晚。

    一聽到靈隱寺,端木緋的眼睛都亮了,比端木紜還激動。

    她自打抵達江南后,就被困在了姑蘇城裡,根本就沒機會去靈隱寺,早知道她就讓岑隱帶她去靈隱寺玩了……

    等等。端木緋忽然想到了什麼,纖長的睫毛顫了顫,岑隱「貴人事忙」,她還是別沒事湊過去瞎摻和得好。

    端木緋趕忙去捧茶,像她這種胸無大志的人,還是沒事喝喝茶得好。

    端木緋一不小心就魂飛天外。

    端木紜沒注意妹妹,她的目光專註地落在了那盞佛燈上,親手從岑隱的手上接過。

    她的眼眸漆黑明亮,奕奕有神,唇角一點點地翹了起來。

    「謝謝岑公子。」端木紜抬眼看向了岑隱,瞳孔中流光四溢,「我會把它供在小佛堂里,誠心祈福的。」

    他答應過她的事從來不會食言。

    「金鯉衚衕的宅子都修繕好了,我月初時去看過,按照你的建議,修得恰到好處。」端木紜含笑道,「下次我請你去瞧瞧。」

    那是當然!一旁的小蠍理所當然地想著:督主關照過的,這宅子能不修得十全十美嗎?!

    岑隱几乎無視直視端木紜那雙瀲灧的眸子,含糊地應了一聲「改日」,就轉頭去端一旁的茶盅。

    金鯉衚衕?!端木緋回過神來,愣了愣后,才想起了他們說的是姐姐在中辰街買的那棟宅子。在她去年啟程離京前,那棟宅子還沒開始修繕,現在就修好了?

    聽姐姐的意思,好像岑隱後來在修繕宅子上還出了力……端木緋看看端木紜,又看看岑隱,再看看那盞佛燈,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到底是什麼呢?

    端木緋的小臉緊緊地皺在一起,總覺得心口有什麼模糊不清的東西快要呼之欲出了。

    唔,她只需要一點點的提示。

    端木緋再次看向了岑隱,卻見岑隱已經放下茶盅,站起身來,拱了拱手道:「我先告辭了。」

    端木紜想著岑隱才剛回京,肯定忙得很,笑著起身:「岑公子,我正好順道送送你。」

    端木緋繼續當姐姐的小尾巴,也乖乖地站起身來,兩人一直把岑隱送到了儀門處。

    接著,姐妹倆就先把佛燈帶回了湛清院,然後又再次去了永禧堂。

    兩姐妹離開也不過是兩盞茶的功夫,永禧堂里還是坐得滿滿當當,各房的人沒有離開,端木憲和楊旭堯也還沒有回來,與方才走之前沒什麼變化。

    眾人好奇的目光齊刷刷地朝姐妹倆射了過來,一個個上下打量著端木紜,周圍又靜了一靜。

    小賀氏的視線灼熱得幾乎快要燒起來了。

    端木紜對於眾人的目光視若無睹,就又坐下了。

    端木緋的屁股才剛沾椅,就聽端木珩平靜無波的聲音響起:「四妹妹,這半年來都讀了些什麼書?」

    端木緋的肩膀差點沒垮下去,她的直覺沒錯,大哥哥果然又盯上她了!

    端木緋試圖矇混過去,笑得十分乖巧可愛地說道:「大哥哥,我時常跟著涵星表姐一起去太傅那裡讀書的。」她很乖的。

    端木珩可沒那麼容易被糊弄過去,再問道:「太傅都教了些什麼?」

    端木緋幾乎是頭皮發麻了,她是去上過幾天課,不過那也就是在船上運氣不好被逮去的,太傅們到底說了些什麼,她也沒認真聽……

    端木紜看著二人,唇角微翹,眼神柔和,覺得他們兄妹倆感情真好。

    小賀氏死死地盯著端木紜唇角的那抹笑意,手指幾乎將手裡的茶盅捏碎。端木紜是春風得意了,可憐她的綺姐兒……

    「紜姐兒!」

    小賀氏忽然出聲喚道,她的聲音有些尖銳,有些高昂,在屋子裡顯得尤為刺耳。

    知小賀氏如眾人立刻就從中聽出了幾分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的味道,四夫人與五夫人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都等著看好戲。

    小賀氏陰陽怪氣地接著道:「聽聞你已經定下親事了,這可是喜事啊,怎麼還瞞著我們呢?」

    小賀氏笑眯眯地語出驚人,令得其他人恍然大悟,心裡浮現某個猜測:

    難道說那位曾公子是未來的姑爺?

    一道道好奇的目光又從小賀氏看向了端木紜,誰也沒注意到端木憲皺了皺眉,眸中閃過一抹不愉。

    端木紜神色不改,根本不在意投注在她身上的一道道視線,還是那副落落大方的樣子,「二嬸母,我的婚事,有沒有定下,不勞您『關心』。」

    小賀氏眼角一抽,幽幽地嘆了口氣,義正言辭道:「照理說,我這嬸母也不該管侄女的婚事,不過,紜姐兒,你的婚事可不僅是你一人的事。」

    「你這做大姐的一直不嫁,這旁人說不定要嫌我們端木家沒規矩,綺姐兒得蒙皇上賜婚也就罷了,連珩哥兒的婚事也要被耽擱了。」

    「紜姐兒,不是嬸母說你,你即然定了人,就早早嫁了吧,總賴在娘家像什麼樣?!」

    「那位曾公子一次兩次三次地上門來成何體統?!」

    「真是丟人現眼!這旁人不知道,還以為我們端木家是青樓呢!」

    小賀氏的話一句比一句犀利,一句比一句難聽,到最後一句,幾乎是誅心了!

    話落之後,滿堂寂靜,眾人皆是閉唇不語,下人們更是驚得噤若寒蟬,空氣中沉甸甸的,似有一場暴風雨就要來襲。

    二老爺端木朝皺了皺眉,雖然他也覺得一個別府的公子哥一直找上門來確是不成體統,但是小賀氏這些話說得也太難聽了。

    她都把端木家說成青樓了,那家裡的公子姑娘又是什麼?!他這位夫人啊,這些年來越來越不著調了!

    四房五房的老爺夫人們也是暗暗地互看著,雖然猜到了小賀氏是要鬧事,卻沒想到她把話說得這麼絕,鬧得這麼大。

    眾人皆是看著端木紜,想看看她會如何應對。

    端木紜管了府中的中饋也好幾年了,誰不知道她精明厲害,吃什麼都不吃虧!

    端木紜起初還不知道小賀氏在說誰,以為她是無中生有,等小賀氏說到曾公子時,這才明白原來她是在說岑隱。

    端木紜皺了皺秀氣的眉頭,很是不悅。

    二嬸母與自己素來不和,很多時候,她也懶得去理會她的那些小肚雞腸。

    可是,岑公子怎麼能由她隨意污言穢語!

    岑公子是那麼那麼好的人,怎麼能被別人隨意來攀扯!

    「……」端木緋也明白了過來,神情微妙,一方面因為小賀氏出口污言穢語而不悅,另一方面,又有些無語。

    哎,她這個二嬸母日子好好過不成嗎?怎麼時不時就要腦抽筋一回呢!

    端木紜靜靜地看著小賀氏,眼眸里似是覆上了一層寒冰,神色也冷冽了起來。

    她轉頭看向了端木珩,正色道:「阿珩,你給你母親請個大夫瞧瞧。」

    端木紜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昭然若揭。

    小賀氏就像是當頭被倒了一桶熱油似的,渾身轟地灼燒了起來,從內到外,從頭到腳。

    她霍地站起身來,拔高嗓門怒道:「你敢!」

    端木紜沒有看小賀氏,淡淡地笑著。

    緊跟著,端木珩也站起身來,對著端木紜點頭應下了。

    當他的目光看向小賀氏時,眼眸如一汪深潭,平靜無波。

    對於他的母親,他已經學會了沒有冀望。沒有冀望,也就不會有失望。

    「母親,您先回去吧。」端木珩平靜地對著小賀氏作揖道。

    小賀氏覺得像是被兒子當眾打了一巴掌似的,更怒,臉頰氣得通紅。

    「啪!」

    她一掌拍在桌上,震得桌面上的那些茶盅都微微震動了一下,一個果盆上的枇杷滾下了兩顆,骨碌碌地在桌面上滾動著。

    小賀氏憤怒地看著端木珩,想罵他不孝,竟然為了端木紜這般對待自己的母親,可是想著兒子的前程,她終究沒敢把」不孝「這兩個字說出口,只能把怒火都轉向端木紜。

    「端木紜,」小賀氏朝端木紜逼近了一步,「你到底給珩哥兒下了什麼蠱,他要這樣偏幫你!」

    她想要去推搡端木紜,端木珩連忙快步攔在了她身前,這一幕看得端木朝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只覺得他們二房快要成闔府的笑話了,一口氣堵在了端木朝的胸口。

    端木紜冷冷地看著小賀氏,還在為她把岑隱拉下水的事感到憤怒。

    「二嬸母,我只問您一句,您方才這番話敢不敢和祖父說?」端木紜不緊不慢地質問道,連說話的語調,都散發出了絲絲寒氣。

    「……」小賀氏像是被什麼噎到似的,啞然無聲,心跳砰砰加快,人也迅速地冷靜了下來。

    端木憲對自己有多厭惡,小賀氏還是知道的,要不是為了端木珩的前程,要不是怕端木珩白玉有暇會影響仕途,端木憲怕是早就讓端木朝休了自己了。

    小賀氏心虛了,也怕了。

    端木紜懶得再與小賀氏多說,吩咐道:「來人,去請大夫過府。」

    一個婆子低眉順眼地應了,連忙跑了出去。

    「紜姐兒,」這時,端木朝忽然開口道,「你二嬸母腦子不清楚,你別與她計較。」

    小賀氏是必須「病了」,總要給端木紜、端木緋……還有父親一個交代。

    「我看,不如讓你二嬸母去和你祖母一起住著,也能相互照應。」端木朝咬牙道。

    小賀氏是他的妻子,他當然也不想當眾打她的臉也打自己的臉,可是小賀氏實在是太不像話了,必須讓她受點教訓了。

    「爹!」端木綺驚聲叫了出來,簡直比小賀氏還要激動,還要難以置信。

    父親他是瘋了嗎?!

    母親是一直跟她抱怨,如今父親的眼裡只有莫氏和莫氏生的那個賤種,可是母親終究是父親的正妻,又有大哥在,父親最多也不過是冷落一下母親,怎麼也不會到寵妾滅妻的地步!

    可是,現實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

    就算母親方才有失言之處,說得也都是事實,父親他怎麼能為了端木紜這外人這樣對待母親,其他幾房的人都在這裡呢!以後母親在這府中又該如何面對妯娌,面對下人!

    端木綺還想說什麼,已經被端木朝打斷:「你是出嫁女,還管不了娘家事!」

    端木綺臉色發白,嘴巴張張合合。是了,她是出嫁女,如今娘家管不了她,同樣,她也管不了娘家事,父親只要一聲令下,就有人可以把她趕出端木府去。

    她如今在楊家的倚仗就是娘家了,要是她被趕出去,楊家的人會怎麼想?!

    端木綺遲疑了。

    「來人,還不把二夫人『帶』下去!」

    端木朝一聲吩咐下去,立刻就有兩個婆子跑了過來,擠開了一旁的宋嬤嬤,一左一右地鉗住了小賀氏。

    小賀氏心涼無比,她看看丈夫,看看兒子,再看看女兒,只覺得眾叛親離,心口就像是穿了一個個孔洞般,風呼呼地穿過……

    而其他人那似笑非笑的目光彷彿數十根針一樣扎在她身上,彷彿在嗤笑著,你也有今天!

    忽然,一股莫名的力量自小賀氏的心底油然而生,她拚命地掙紮起來,叫嚷道:「端木朝,你敢!」

    端木朝還真敢,便是他原本心底還以後那麼一絲不確定,此刻也都變成了冷漠。

    不能再讓小賀氏在外頭丟人現眼了!

    「拉下去!」

    聽端木朝又是一聲斥,婆子們再也不敢拖延,手下愈發用力,趕忙拖著小賀氏下去。

    「放……」

    小賀氏還想叫嚷,婆子生怕她驚動了老太爺,連忙用肥厚粗糙的大掌捂住了小賀氏的嘴,口中小聲道:「二夫人,得罪了。」

    沒一會兒,小賀氏就被拖出了院門口,不見了影,正堂里也隨之安靜了下來,只是氣氛有些古怪。

    端木珩還站在原處,面無表情地看著院門口的方向,那雙黑漆漆的眸子幽沉幽沉的,喉底泛起一抹唯有他自己知道的苦澀。

    四夫人與五夫人不動聲色地交換了一個眼神。

    照她們看,小賀氏那就是沒事給自己找不痛快,她十有八九是嫉妒端木紜會嫁的比端木綺好,那將來可有的她氣的,如今端木家的姑娘們可是首輔府千金,將來找的夫家怎麼也比楊家強吧?!

    不過……

    四夫人與五夫人悄悄地看了看端木紜,心裡像是有一條蟲子在爬似的,很想去打聽打聽,那位曾公子到底是誰。

    這京中姓曾的大戶說多不多,說少應該也不少,端木紜能看上的總不會是商戶,至少是個勛貴世家吧?

    各房的人皆是暗自思忖著,卻是沒人敢問,屋子裡再也沒有人說話,更沒人在意端木綺是何時訕訕地坐回到自己的凳子上。

    端木紜完全不在意周圍那一道道打量的目光,徑自飲茶,偶爾與端木緋說說茶,說說點心。

    沒一會兒,端木憲和楊旭堯就一前一後地回來了,端木憲的臉色不太好看,而楊旭堯澤是一臉的恭敬,嘴角掛著一抹殷勤討好的笑,就差攙著端木憲過門檻了。

    端木綺幾乎無法直視楊旭堯,臉上火辣辣得疼,覺得丟臉極了。

    她是出嫁女,難得回娘家,親娘卻被這般折辱,無論是端木紜,還是父兄都絲毫沒給自己面子,現在她的夫君又如此卑躬屈膝……落在別人的眼裡,尤其是落在端木紜和端木緋的眼裡,指不定怎麼嗤笑她呢!

    她的臉都被丟光了!

    端木綺驀地站了起來,對著端木憲說道:「祖父,時候不早,我們也該回去了。」

    「馬上就要宵禁了,你們是該回去了。」端木憲漫不經心地說道,根本就沒注意到小賀氏已經不在這裡了。

    小夫妻倆行禮后,就退下了,端木綺下意識地加快了腳步,那身影近乎落荒而逃。

    楊延旭自然察覺到端木綺在生悶氣,皺了皺眉,心道:他這個妻子模樣是還不錯,出身也好,可就是脾氣大了點。

    外面的天空已經是一片黯淡的灰藍色,露出一彎淡淡的銀月,夜幕很快就要徹底降臨了。

    楊家的馬車從端木府駛出后,就加快速度,一路疾馳,這個時間,外面的街道上空蕩蕩的,已經沒有什麼路人。

    坐了兩人的馬車裡還算寬敞,可是端木綺卻覺得車廂里有些悶,將一邊的窗帘微微挑開了一些,晚風鑽了進來。

    「綺兒,你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楊旭堯從她對面坐到了她身側,雖然心裡不耐,但還是耐著性子去哄了。

    端木綺看著窗外不斷後退的景緻,嘴角緊抿,沒理他。

    楊旭堯拉起了端木綺的小手,溫柔地摩挲著她的指尖,聲音更柔了,「綺兒,最近家裡出了點事……」他含糊其辭地說道,「也只能求你祖父相助了。」

    端木綺收回了目光,轉頭朝楊旭堯看去。

    馬車裡點著一盞紗燈,裡面的燭火隨著馬車的行駛搖搖晃晃,以致車廂里也是閃閃爍爍的。

    端木綺嫁到楊家也有一陣子了,她知道楊家雖然錢財不短,過得比端木家富足多了,但是自打失了慶元伯的爵位后,如今是樹倒猢猻散,曾經的故交早就翻臉不認人,因此在朝堂之上,束手無策,現在也就是楊旭堯還在北城兵馬司當著差。

    端木綺也想過求祖父給楊旭堯換個差事,可是祖父還在為端木緣的事生氣,根本不願理會她。

    現在,楊家又出了什麼事?

    「夫君,家裡到底出了什麼事?」端木綺單刀直入地問道。

    楊旭堯的眼神遊移了一下,避重就輕,「綺兒,你也知道現在楊家式微,總有小人趁人之危拿著一些舊事故意借題發揮……」

    誰家沒些見不得人的陰私。端木綺並沒有怎麼在意,隨口應了一聲。

    對她而言,楊家有求於端木家是一件好事,如此,她在楊家才能過得更好,無論是婆母妯娌還是夫君,誰都要敬她三分。

    楊旭堯見她臉色稍緩,順勢將她摟在懷中,再次問道:「綺兒,你是不高興我去求祖父?」

    原本被挑起一角的窗帘落下,將晚風擋在了馬車外。

    端木綺倚靠在他寬厚的胸膛中,那紅潤的櫻唇微微撅了起來,想起方才在永禧堂發生的一幕幕,眸色又變得幽深陰沉起來。

    「都怪端木紜!」端木綺咬著后槽牙道,想起當初楊旭堯曾對端木紜的念念不忘,心口就像是有火焰在灼燒著般。

    她眸光一閃,也不打算替端木紜藏著掖著,總要讓楊旭堯看看他曾經戀慕過的女人到底是什麼玩意才好!

    「你和祖父剛剛不在,所以不知道,方才有一位曾公子造訪,我那位大姐姐還特意去前頭見了人家,也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與他勾搭上的,還不肯認。」

    「現在家裡都向著她,我娘怕壞了家中姐妹的名聲,好意訓斥她一兩句,結果我爹反而讓人把我娘帶走了……」

    端木綺越說越恨,秀氣的眉頭死死地擰在一起。

    楊旭堯怔了怔,溫暖寬厚的大掌在端木綺柔軟的腰身上摩挲游移了兩下,這才想起方才他和端木憲回正堂時,好像沒看到他那個岳母。

    原來他們離開的那會兒還發生了這樁事。

    「綺兒,岳父也是一時在氣頭上,夫妻吵架床頭吵床尾和,很快就沒事了。」楊旭堯有些心不在焉地哄了幾句,心念飛閃:曾公子又是誰?!

    楊旭堯立刻就想起方才他上馬車前,小廝在他耳邊悄悄稟過,說方才岑隱來過。

    難道說的是岑隱?!

    楊旭堯眸底掠過一道異常明亮的銳芒。

    他們楊家的那點事,要是岑隱肯幫忙,那根本不算什麼事。

    岑隱是端木家那位四姑娘的義兄,他來端木府到底是為了端木緋,亦或是他真的看上了端木家的大姑娘?

    倘若是後者……

    砰砰砰!

    楊旭堯心跳猛地加快,眼帘半垂,掩住眸底的異色。

    在規律的車軲轆聲,馬車很快就駛出了權輿街。

    黑夜徹底籠罩了京城,但是永禧堂中還是座無虛席,眾人都端坐在原位,目光全都落在了端木憲和端木憲跟前的端木珩身上。

    「……孫兒沒能及時勸阻母親,還請祖父責罰。」

    端木珩恭敬地維持著作揖的姿勢,久久沒有抬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
    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