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97章 496教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97章 496教訓字體大小: A+
     

    這一路上,兩人就遇上了好幾個帶著孩子的夫婦來問他們的小雞燈籠是在哪裡買的。

    「小妹妹,這個燈籠送給你。」

    端木緋把她手裡的燈籠送給了一個四五歲的女童,女童和她的母親連連道謝,喜滋滋地逛廟會去了。

    看著女童那歡樂的樣子,端木緋忍俊不禁地玩笑道:「阿炎,我是不是應該找那個賣燈籠的攤主抽個成?」

    「那是當然。我的蓁蓁眼光這麼好。」封炎笑眯眯地說道。自家蓁蓁當然是什麼都好。

    端木緋卻是想起了之前自己在花燈攤錯把馮京當馬涼的事,目光游移了一下,看向了前方不遠處的白雲寺,這才意識到他們已經出了廟會。

    「阿炎,明天陪我來白雲寺還願吧。」她清了清嗓子,話鋒一轉。

    還願?封炎先是怔了怔,隨即就想起了那道平安符,伸手在腰側的荷包上摸了摸。

    他朝前方的白雲寺望了望,勾唇笑了,「何必等到明天……」

    端木緋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封炎拉著往前跑去,兩人穿過一片小樹林,就來到了白雲寺的一道後門外。

    封炎把他手裡的那盞燈籠交到了端木緋手中,然後仰首望向了前方高高的圍牆。

    端木緋傻乎乎地接過了他遞來的燈籠,又順著他的目光也朝牆頭望去,眨了眨眼,頓時明白了什麼。

    難道說……

    彷彿在驗證她心裡的想法般,就見封炎輕輕往上一躍,就雙手抓了一段樹枝,然後腳在樹榦上蹬了兩下,就輕盈地跳到了樹枝上。

    他是爬樹的老手了,又往上爬上一段樹枝后,就踩著樹枝跳到了牆頭,跟著一躍而下。

    牆外,只餘下了端木緋一人。

    端木緋一眨不眨地看著空蕩蕩的牆頭,心跳砰砰作響,有些緊張,有些期待。

    「端木四……公子。」

    就在這時,她身後忽然傳來一個耳熟的男音。

    端木緋怔了怔,提著手裡的燈籠轉過身來,就見前方的小樹林中一個著藍色錦袍的少年公子朝她這邊走來,手裡的摺扇微微扇動著,閑庭信步。

    「慕……三公子。」

    端木緋看著漸行漸近的慕祐景,禮貌地微微頷首,心道:還真是不巧。

    相反,慕祐景卻是心口火熱,暗自慶幸著:幸好他見婚禮結束了,閑著無事出來走走……

    慕祐景加快了腳步,看著端木緋手裡抓著一個花燈,就知道她是出來玩的。

    「端木四公子,你是溜出來逛廟會的嗎?」慕祐景笑容可掬地看著端木緋,在距離她兩三步的地方停下了。

    他知道涵星在今天的酒席后就被貴妃叫了去,所以端木緋十有八九是一個人溜出來玩的。

    想著,慕祐景的眸子愈發幽邃,唇角的笑意更濃,「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端木緋只能抿唇笑。其實,她也不在意他告訴別人。

    慕祐景見端木緋不說話,只當她為了康雲霞的事對自己心懷芥蒂,又道:「姑娘的那隻八哥中毒的事,我也聽小蠍公公說了,這件事說來也怪我識人不明,沒想到康二姑娘……」

    他長嘆了一口氣,點到為止,沒再多說康雲霞的不是。

    「希望姑娘給我一個機會彌補一二。」慕祐景一臉歉然地看著端木緋,彬彬有禮,「不知道小八它喜歡什麼吃的玩的?改天我帶一些給它。」

    端木緋的眼角微微地抽了一下。

    這一次,她不能再繼續保持沉默了。

    「多謝慕三公子的好意,就不勞公子費心了。」端木緋微微一笑,意味深長地說道,「我家小八很怕生的。」

    慕祐景臉色微僵,手裡的摺扇驀地停頓下來,沒想到端木緋竟然會拒絕自己。

    他看著端木緋那張笑盈盈的小臉,一時有些分不出,她到底是說真的,還是在找借口敷衍自己。

    慕祐景沒有輕易放棄,溫聲提議道:「端木四姑娘,夜深了,你一個人在這裡不安全,不如我送你回滄海林吧。」

    端木緋朝白雲寺的牆頭又看了一眼,又不好直說她和封炎在「翻牆」,只能含糊道:「慕四公子,我在等人,不急著走。」

    慕祐景手裡的摺扇驀地停頓下來,抓著摺扇的手下意識地使力,臉上有些火辣辣的。

    他還從來沒這樣低聲下氣地討好過一個姑娘家,他是皇子,自他有記憶以來,都是別的女子圍著他轉,討好他,迎合他……

    還是第一次有一個姑娘家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他的好意。

    「端木四姑娘……」慕祐景抬腿又朝端木緋走近了半步,想去拉端木緋的手,勸她別任性……

    就在這時,前方忽然傳來「吱呀」的一聲。

    這粗糙的開門聲在這片寂靜的小樹林中顯得尤為刺耳。

    慕祐景下意識地朝開門聲傳來的方向看去,黑暗中,嵌在牆壁上的那道小門打開了一半,緊接著,就是一陣凌厲的破空聲傳來。

    「嗖!」

    一塊龍眼大小的石子朝他急速地飛了過來,迅如閃電……

    慕祐景一驚,下意識地側身去躲,但是那塊石子飛得太快,他在一個怔神兒后,躲得慢了一步,石子恰好從慕祐景的右臂擦過,胳膊上傳來一陣刺痛。

    「咚!」

    那塊石子重重地砸在後方不遠處的一棵老松上,松枝隨之劇烈地搖晃起來,無數松針如細雨般簌簌落下。

    這裡的動靜引得慕祐景帶來的小廝也朝這邊望了過來。

    「誰?!」

    慕祐景皺了皺眉,對著門后的方向厲聲質問,就聽一個似笑非笑的聲音在門后的陰影中響起:「呦,這不是景表弟嗎?!」

    對方的聲音太過耳熟,慕祐景一下子就聽了出來,面色微沉,第一個想法是:「他」怎麼也在這裡?

    下一瞬,就見一個著青蓮色錦袍、身形挺拔的少年大步流星地從門後走了出來,一直走到了端木緋身旁。

    端木緋手中的那個燈籠散發著橘色的光芒,照亮了少年那俊美無儔的臉龐,鴉羽般的長發半束半披,一雙鳳眼微挑,目光如劍般朝慕祐景射來。

    慕祐景看著眼前的封炎和端木緋,心裡一下子就明白了,一種混合著羞辱、憤怒、不甘的情緒在心口涌動著:原來端木緋是隨封炎一起出來的!

    封炎幽幽地嘆了口氣,右手抓的一塊鵝卵石隨意地往上拋了拋,「失禮失禮。我方才還以為是哪裡來的紈絝子弟呢!」

    他嘴裡說著失禮,可是臉上卻不見半點歉意。

    「公子,您沒事吧?」打扮成小廝的內侍匆匆地跑到了慕祐景身旁,擔憂地上下打量著自家主子。

    慕祐景抬了抬手,示意內侍退下,他那張俊雅的面龐陰沉得彷彿籠罩著一層烏雲似的,冷聲喚道:「炎表哥。」

    清冷的晚風一吹,端木緋手裡的那個燈籠就微微地搖晃了兩下,燈光也隨之搖曳,在慕祐景的臉上投下了詭異的陰影,讓他整個人看來陰鬱而深沉。

    封炎又笑了笑,扔掉了手裡的鵝卵石,隨意地拱了拱手,「景表弟,那我和蓁蓁就不打擾你逛廟會了。」

    說完,他也不待對方回答,就一把牽起了端木緋的手,「蓁蓁,走吧,我們去找菩薩還願去。」

    兩人有說有笑地朝白雲寺內走去,誰也沒再多看慕祐景一眼。

    慕祐景靜靜地站在原處,沒有動,只是怔怔地望著他們倆的背影,燈光隨著端木緋的走遠離他遠去,他的身形徹底地籠罩在一片黑暗中。

    一雙烏黑的眸子中深沉得如那無底的深淵,又好似那凝結的冰面般,冰冷中帶著些許陰騖。

    那個小廝打扮的內侍默默地垂首,不敢直視自家的主子。

    進了白雲寺的端木緋早就把慕祐景忘得一乾二淨,興緻勃勃地走在前面給封炎帶路。

    封炎卻有幾分心不在焉,一邊走,一邊回頭朝來時的望了一眼。

    從他此刻的位置,早就看不到慕祐景,不過,封炎的心裡還是有幾分不痛快,挑了挑劍眉,心道:幸好他娘親機靈,早早地把蓁蓁給定下了,否則,他驅趕起這些蒼蠅來,也沒法這麼理直氣壯。

    封炎眯了眯眼,目光微微上移,定在了寺內的某棵大樹上,覺得這些個暗衛啊,一個兩個腦子就跟木魚似的,有人覬覦他的蓁蓁也不多看著點……

    「阿炎,我記得大雄寶殿應該是往那邊走。」

    端木緋拿著燈籠的左手往前指了指,對著他燦然一笑,橘黃色的燈光中,她的笑容暖暖的,甜甜的。

    封炎直覺地應了一聲,腦子裡登時就一片空白,眼裡心裡都只剩下了他的蓁蓁。

    兩人手牽著手繼續往前走去,寺廟漆黑寧靜,寺廟外隱約傳來陣陣喧闐聲,反而襯得這夜晚的白雲寺更加肅穆恬靜。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大雄寶殿外,周圍除了他們倆,沒有一個人。

    封炎動作利索,「吱」地一聲推開門,很少做壞事的端木緋卻有些心虛,下意識地看了看四周。

    回應她的只有那晚風拂動樹枝的聲音。

    「沙沙沙……」

    殿內,一片昏黃,兩邊燭架上的兩排蠟燭照亮了偌大的殿宇,正前方那尊高大雄偉莊重的佛像如平日里般靜靜地盤腿而坐,寶相莊嚴。

    一股濃重的香燭味撲面而來,讓人不禁精神一振。

    端木緋隨手把燈籠放在了屋檐下,跟著封炎一起進了大雄寶殿,兩人分別在一個蒲團上跪下,閉目合掌。

    端木緋鄭重地拜了三拜,磕頭還願。

    她正要起身,就聽封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蓁蓁。」

    寂靜的殿宇中,他清朗的聲音帶著些許迴音,似乎是貼著她耳邊說的。

    端木緋轉頭朝做身邊的他看去,他也還跪在蒲團上,但還是比她高出了一大截,燭光中,他那雙熟悉的鳳眸似是閃爍著璀璨的星光,又似乎燃燒著兩簇火焰,明亮清澈。

    端木緋怔怔地看著那雙漂亮的眸子,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心裡忽然有種衝動,想給他畫一幅畫。

    「蓁蓁,」封炎一霎不霎地看著她,鄭重地說道,「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寥寥數語間,他的眸子更亮了。

    這段時日,他瞞著皇帝東奔西跑,總算是不虛此行。

    為了他的蓁蓁,為了母親,為了大哥……為了那些死去的人,他會更加怒力的。

    這是他的誓言。

    今天他在佛前宣誓。

    總有一天,他會再次帶著她來到這裡還願!

    端木緋直直地看著他,感覺像是要被這雙眸子吸進去似的。

    她勾唇笑了,白皙的肌膚在這光線昏暗的殿宇中彷彿那上了釉的白瓷般細緻,濃密卷翹的睫毛如蝴蝶般輕輕顫動了兩下,巧笑倩兮,彎彎的眉眼笑得如銀月般清亮皎潔,帶著一種由心底而發的溫婉恬靜,如春光般明媚,看得人渾身暖意融融。

    她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地用自己的手拉住了他的,十指交握。

    她知道,他可以的!

    他看著她,痴痴的,灼熱的,彷彿透過這層皮相一直看到那之下的靈魂。

    他的阿辭!

    周圍寂靜無聲,殿外晚風陣陣,「嘩啦」一聲,燈籠里的燭火被一陣猛烈的晚風吹熄,殿外暗了下來,漆黑如墨,唯有這大雄寶殿的正門口透出些許光亮……

    忽然,遠處隱約傳來僧人的喊聲:

    「師兄,你看大雄寶殿的門是不是沒關上?」

    「好像是,你趕緊過去看看!」

    隨著對話聲,外面有一陣凌亂的步履聲傳來,越來越響亮。

    端木緋趕緊起身,見封炎還愣在那裡,拉起他的手就往大雄寶殿的後門跑去。

    幾乎兩人合上後門的那一瞬,一個僧人就來到了大雄寶殿外,疑惑地看著地上的燈籠自言自語:「奇怪?這裡怎麼多了一個燈籠?」

    端木緋怔了怔,這才想起她把燈籠給忘了。

    她吐吐舌頭,與封炎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皆是忍俊不禁地笑了,就像是調皮搗蛋的孩童般,笑得狡黠而愉悅。

    夜空中的銀月和繁星將這一切收入眼內。

    夜深了,外面的廟會也漸漸散了,各歸各家,整個姑蘇城又恢復到往日的平靜中。

    這熱鬧的夜晚彈指即逝,滄海林內外又收拾一新,也唯有掛在里裡外外的大紅燈籠宣告著昨日的那樁喜事。

    三朝回門,二月二十一日,也就是舒雲出嫁后的第三天一早,就攜夫婿曾元節回門,但因皇帝身子不適,只在含暉堂外磕了頭。

    饒是舒雲心裡再忐忑,也不能在今天鬧事讓人看了笑話,只能若無其事地與曾元節一起去了二皇子慕祐昌那裡。

    新婚夫婦倆在明瑟閣里陪著慕祐昌、楚青語一起用了午膳,就離開了滄海林。

    無論是舒雲還是曾元節,心裡都知道某些地方不太妥當,因為他們沒能見到皇帝,以致連認親這個步驟也省了,總讓人感覺有些名不正言不順。

    然而,木已成舟,舒雲也只能壓下心底的忐忑……

    滄海林中的其他人對此似是渾然不覺,上上下下都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回程的準備中。

    每個人的心中都在默默地倒計時,四天,三天,兩天……

    在萬眾矚目中,二月二十五日終於來臨了。

    皇帝在一眾江南官員與百姓的歡送下起駕,回程的隊伍仍是浩浩蕩蕩,人數不減的前提下,又加了不少馬車,帶著江南官員富商孝敬皇帝的「心意」。

    回程如去程般走走停停,旱路與水路交替。

    二月二十八日,皇帝抵達江寧府,與群臣一覽江寧風光,還參觀了江寧織造;

    三月十六日,皇帝到彭城閱視河工,賞上千拉縴河兵一月錢糧;

    三月二十日,皇帝抵達了黃、淮、運三河交界,查看堤壩,巡視橋閘后,渡過黃河;

    四月十一日,皇帝拜謁至聖林,題詩作賦。

    有岑隱在,皇帝彷彿更加自在了,只顧著遊山玩水,一路北上又納回來幾個姑娘,至於巡民生觀兵演等事務,全數交給了岑隱和三位內閣大臣,就連京城那裡送來的奏摺也都交給了岑隱來批閱。

    皇帝在一眾官員的陪同下去了至聖林,封炎今天沒有隨駕,一早就悄悄下了船,策馬去往汶陽城西,一直來到一條空曠的小巷子里。

    他翻身下馬,由著奔霄自己去玩,自己則走到一棟連匾額都沒有的宅子前,抬手敲響了大門。

    「篤篤、篤篤篤」

    敲門聲以某種節奏響起,在這空無在這空無一人的巷子里尤為清晰響亮。

    朱漆大門「吱」地被人從裡面打開了,一個長隨打扮、身形勁瘦的中年男子飛快地看了封炎一眼,就請他進去了。

    「公子,請。」

    關門之前,那長隨朝門外的巷子里來回看了看,才放心地關上了門。

    巷子外靜悄悄的,只有一匹矯健的黑馬徑自朝著巷尾的幾棵大樹跑去,「得得」,輕微的馬蹄聲迴響著。

    宅子里比巷子里還要安靜,彷彿一座無人的空宅,走在前面引路的隨從也不說話,領著封炎穿過一片青石板庭院,拐過一個彎,又走過一小片翠竹林,沿著一條鵝卵石小道往前走,就看到了一個飛檐翹角的八角涼亭靜立在池塘邊。

    長隨停下了腳步,只伸手做請狀。

    封炎閑庭信步地朝涼亭的方向走了過去,步履不疾不徐,神情愜意。

    此時不過是巳時,日頭漸高,陽光正暖,周圍的丁香花正開得如火如荼,一穗穗淡紫色的小花如水晶似紫玉,星星點點地點綴在枝頭。

    風一吹,淡淡的花香瀰漫在空氣中。

    涼亭中有兩人,一人坐,一人站,皆是四十來歲。

    二人似乎聽到了腳步聲,轉頭朝封炎的方向望了過來。

    那站立的男子看來四十齣頭,中等身量,一襲藏藍袍子掩不住他的將軍肚,鬢髮間摻雜著幾縷銀絲,乍一看,就像一個養尊處優的鄉紳,再一觀,就會發現他的一雙眼眸精光四射。

    藍袍男子目光銳利地直視著封炎,與此同時,原本坐著的男子也站了起來,只見他青衫綸巾,一派儒雅斯文。

    封炎還是一派似笑非笑的樣子,彷彿完全不在意藍袍男子那灼熱銳利的視線,徑直走到了涼亭前。

    涼亭中著青衫的儒雅男子率先對著封炎拱手道:「公子。」

    「華總兵,」封炎在亭子外停下了腳步,隨意地拱了拱手,先是對著青衫男子,然後是對著藍袍男子,「董大人。」

    這兩位正是青州總兵華景平和皖州衛都指揮使董慶達。

    背手而立的董慶達還在上下打量著封炎,十七歲的少年身形挺拔如一叢青蔥翠竹,一身玄色萬蝠流雲暗紋直裰,鑲以暗銀色繡花滾邊,腰束鑲翠玉綉雲紋腰帶,鴉羽似的烏髮鬆鬆地束起,形容間就透著那麼一股子隨意率性的味道。

    金色的陽光柔和地灑在少年的臉上、身上,襯得他那雙鳳眸愈發漆黑明亮。

    涼亭擋住了上方的陽光,董慶達立於亭子的陰影中,臉上的五官顯得有些模糊暗沉,瞳深如夜。

    他不是第一次見到封炎,此刻卻有一種彷彿今天才認識他的感覺。

    董慶達沒有出聲,封炎也不在意,徑自在涼亭里撩袍坐下了,伸手做請狀,「華總兵、董大人請坐。」

    寥寥數語就透出一種反客為主的味道。

    華景平應聲坐下了,而董慶達的雙腿卻牢牢地釘在了原地,一雙眼睛黑得深不可測,開門見山地問道:「封炎,那封遺詔是你『弄』出來的?」

    封炎也不強求對方,挑了挑眉,一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邊說道:「遺詔是真的。」

    「你……有何證明?」董慶達再問道。

    他眯眼看著封炎,在他銳利的眼眸下,似乎任何秘密都無所遁形。

    封炎執起水杯,成竹在胸地說道:「遺詔上的印璽、筆跡皆是證明。」頓了頓后,他的語速放緩了一些,徐徐道,「我即然有拓本,自然就有正本。董大人,你總該知道遺詔所用捲軸是無法偽造的。」

    說話間,亭子外拂過陣陣春風,丁香花在枝頭顫顫巍巍,花香淡如浮煙,飄入涼亭中,縈繞在眾人的鼻尖。

    董慶達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得那馥郁的花香盈滿胸膛,讓人有種壓抑氣悶之感。

    他一眨不眨地盯著封炎,沉聲再問道:「即便如此,你要怎麼讓我相信,你會是明主?」

    他幾乎是一字一頓,空氣隨之一冷,微微凝滯起來。

    封炎俊美如畫的臉龐上平靜如常,泰然自若。

    華景平卻是皺了皺眉,心裡有些急了,暗道:這董慶達真是個一根腸子通到底的,不會說話!

    許是人無完人,有所長必有所短吧。

    董慶達不會說話,卻是個善於領兵作戰的將領,這半生經歷過近百次大小戰事,皆是無往而不勝,多次以少勝多,在軍中也可謂是一則傳奇,為人稱道。

    董慶達曾經官拜蜀州總兵,風光無限。

    然而,因為五年前的一場兵敗,他被連降幾級,調到了皖州,這些年其實一直被閑置著。

    董慶達是個可用之將,所以華景平才會想著把他引薦給封炎。

    華景平遲疑了一瞬,正想開口,就聽封炎不驚不躁地反問道:「董大人,那你需要怎樣才會相信?」

    他把問題拋回給了董慶達。

    董慶達靜靜地看著封炎片刻,然後擊掌兩下,「啪啪!」

    不遠處一棵枝葉繁茂的老槐樹下,一個抱著長方形木匣子的青衣小廝聞聲走了過來,一直走進涼亭中。

    小廝把那個木匣子放在石桌上,打開匣子,從中取出一卷羊皮紙,並將之鋪開在石桌上,羊皮紙上的所繪的地形立刻呈現在眾人眼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
    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