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94章 493拿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94章 493拿人字體大小: A+
     

    問梅軒的東次間里此刻被擠得滿滿當當,一片人頭攢動,除了院子里的丫鬟宮女內侍,還有內侍請來的太醫。

    「康姑娘,你方才說,你在這鳥食里加了黃米、雞肉糜、黃鱔、豬肝、綠豆……」

    「沒錯。就是這些,全是我親手準備的。」

    「這鳥食好像有些不對……」

    屋子裡吵吵嚷嚷,還夾著宮女安撫小八哥的聲音以及內侍焦急的催促聲。

    端木緋和涵星進來時發出的動靜,一下子就吸引了屋子裡的眾人。

    有人立刻喊了聲:「四公主殿下,端木四姑娘。」

    周圍登時就靜了一靜。

    太醫連忙朝端木緋和涵星快步走來,行了禮后,就稟道:「四公主殿下,臣發現鳥食里被人摻雜了微量的馬錢子……」

    馬錢子是味常見的藥材,可以散結消腫、通絡止痛,但是性寒有毒,《本草原始》里就有記載:鳥中其毒,則麻木搐急而斃;狗中其毒,則苦痛斷腸而斃。

    頓了一下后,太醫又補充道:「這隻八哥是中毒了。」

    「……」

    端木緋和涵星的臉色一下子變了。

    她們本來還以為是小八哥在花園裡誤食了什麼瓜果草籽,又或者從京城來了江南水土不服了,沒想到竟然是有人下毒。

    端木緋鄭重地看著太醫,福身道:「劉太醫,勞煩您給我的小八解毒。」她秀氣的柳眉緊緊地擰在了一起,那烏黑的大眼顯得格外幽深凝重。

    劉太醫有些惶恐,他可受不起這位小祖宗的大禮,連忙道:「端木四姑娘,老夫會儘力的。」

    說完,他就吩咐葯童去準備綠豆和甘草煎水。

    問梅軒里就有綠豆和甘草,宮女立刻帶著葯童去了後面的小廚房。

    端木緋與涵星都快步走到了小八哥身旁。

    小八哥就蜷在一個鋪滿了乾草的鳥窩裡,全身羽毛蓬鬆,眼睛半閉半開,似乎蒙著一層淚光,看來精神萎靡,鳥窩裡還有些許嘔吐物的殘漬。

    「呱……」

    它也看到了端木緋和涵星,想叫,可是聲音虛軟無力。

    兩個姑娘都心疼極了,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小八,別動。」

    「放心吧,你會好起來的。」

    端木緋一邊勸慰,一邊伸出手,輕柔地理著它蓬鬆的黑羽,感覺它渾身比平時涼了不少。

    端木緋感覺心口像是被什麼揪住似的,連忙吩咐內侍去準備炭盆。

    劉太醫用袖口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正要回去守著那隻八哥,就聽一個尖細的聲音自端木緋身後響起:「黃院使呢?怎麼沒來?」

    「……」劉太醫也認得這位小公公可是岑督主身邊的親信紅人,神情微妙。

    小蠍也懶得再和劉太醫廢話,直接吩咐了一個小內侍去請黃院使,心裡覺得太醫院還真是沒眼色,四姑娘的鳥病了,竟然只來了這麼一個太醫。

    那隻八哥雖然蠢,但督主也是很喜歡的,太醫院居然敢怠慢!

    等葯童把熬好的綠豆甘草水拿來時,黃院使也帶著四五個太醫步履匆匆地趕到了。

    由劉太醫親自出馬,用一根麥稈吸了綠豆甘草水,小心翼翼地灌入小八哥的口中,一點一點……

    黃院使等幾位太醫也研究了那份鳥食,還有太醫親自嘗了嘗,確定裡面確實是含了馬錢子。

    太醫們不禁面面相覷,一個乾瘦的太醫遲疑道:「這隻八哥想來中毒不深……」

    話音沒說完,就遭了對面的黃院使一個白眼,這不是廢話嗎?要是中毒深,它早就搐急而斃了。

    那乾瘦的太醫也有些無奈,這解馬錢子毒的方子誰都知道,也就是王太醫用的法子,他們過來還能做什麼?

    這時,另一個矮胖的太醫試探道:「黃院使,防風、銘藤、青黛、生薑也能解馬錢子的毒,要不,也去備一份?」

    「陳太醫,你趕緊去準備一下。」黃院使看向陳太醫的眼神頓時流露出讚賞之色,這才像話!

    陳太醫也顧不上這點小事其實也用不上他親自出馬,連連應聲。

    話音剛落,就聽涵星緊張地尖聲叫起來:「吐了,小八又吐了!」

    於是,屋子裡又是一陣兵荒馬亂,黃院使等一眾太醫都朝小八哥圍了過去,讓有養鳥經驗的劉太醫和葛太醫仔細查看小八哥的眼睛、呼吸、心跳、體溫以及嘔吐物等等。

    最後,葛太醫釋然道:「把毒物吐乾淨了就好。繼續喂乾草綠豆水。」

    其他太醫根本不會看鳥,也就是乾巴巴地附和了兩聲。

    「呱……」小八哥虛弱地又叫了一聲,端木緋更心疼了,繼續撫著它的黑羽安撫它的情緒。

    劉太醫繼續給它喂著甘草綠豆水,直到它又吐了一回,便改喂大蒜水給它調理腸胃。

    小八哥懨懨的,叫起來有氣無力,只會可憐兮兮地偶爾「呱」一聲。

    漸漸地,外面的太陽西斜,天色也越來越暗,端木緋和涵星毫無所覺,連屋子裡什麼時候點起了宮燈都沒注意到了,她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小八哥身上。

    夜幕落下,黑暗籠罩大地,屋子裡還是一片燈火通明。

    劉太醫和葛太醫又用麥稈餵了小八哥吃了些蔬菜、水果、雜糧打碎的流食,觀察了一炷香,確定它沒再吐,心放下了一半。

    「四公主殿下,端木四姑娘,它沒再吐了,情況好轉了不少。不過還沒完全脫離危險,最好多觀察一晚。」劉太醫斟酌著用詞,對著兩位姑娘稟道。

    剛從岑隱那裡回來的小蠍正好聽到了,介面道:「今晚,你們都留著別走了。」

    涵星連連點頭,嬌聲道:「你們誰也不許走!」

    涵星看著小蠍的目光頗為讚賞,心道:還是岑督主的人說話辦事靠譜。

    太醫們又一次傻眼了,面面相覷。小蠍的意思當然就是岑督主的意思,誰又敢對著岑督主說不呢。

    黃院使拱了拱手,唯唯應諾,一副「就交給他們」的樣子。

    「小八,你好好睡一會兒,睡醒了,病就好了。」端木緋溫柔地給小八哥合上眼,感覺它的呼吸平緩有力了不少,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涵星看小八哥病情好轉,就想著要秋後算賬了。

    她的目光凌厲地看向了站在幾步外的康雲煙,眾人圍著小八哥忙活了大半天,康雲煙也沒歇下過,眉眼間看著有些疲憊,她眼帘半垂,目光怔怔地看著小八哥,似乎有幾分魂不守舍。

    涵星的眼睛眯了起來,眸子幽邃,在桌下扯了扯端木緋的袖子。

    表姐妹倆默契十足,有時候只是一個眼神,一個細微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彼此的心意。

    端木緋的目光也看向了康雲煙。

    自打小八哥來到滄海林后,它的飲食都是由康雲煙負責的,而馬錢子又是在小八的鳥食里找到的。

    「康雲煙!」涵星一掌差點沒拍在桌上,手掌快落下的那一瞬,又驀地停住了,她緊張地望了雙眼緊閉的小八哥一眼,生怕吵了它歇息,努力控制自己的音量質問道,「說,你為什麼要害小八!」

    小八那麼可愛,康雲煙竟然下毒害它!

    屋子裡瞬間就靜了下來,宮女內侍們皆是屏息噤聲,也都看著康雲煙,空氣越來越凝重。

    康雲煙的眸子微微瞠大,看著涵星,神態中有些懵,有些委屈,有些惶恐。

    方才,她也很怕,怕小八會像她從前的八哥一樣……

    康雲煙下意識地用力捏住了手裡的帕子,眼底的苦澀越來越濃。

    端木緋觀察著康雲煙的每一個表情與動作,白皙的手指在手邊的茶盅上摩挲了幾下,思緒飛轉。

    「康姑娘,」她忽然出聲道,在這寂靜的屋子裡,聲音尤為清脆,「你仔細想想,小八的食物還有誰經過手?」

    康雲煙的神情有些茫然,努力回憶著:「我還是跟平常一樣一早去大廚房那邊取的食材,回來后,就在問梅軒的小廚房裡做鳥食……黃鱔。」

    說著,康雲煙想到了什麼,連忙道:「難道是黃鱔!鳥食里加的黃鱔是我讓丫鬟從外面市集買回來的……」

    她的丫鬟冬兒臉色霎時就白了,顫聲道:「奴婢今天沒到市集就遇上一個老婦,說她還有些黃鱔,便宜賣給了奴婢……」冬兒撲通一聲跪了下去,身子如篩糠似的瑟瑟發起抖來。

    端木緋來回看著這主僕倆,如果真相確實如她們所說,那就意味著這對主僕分明早就被人盯上了……

    也不用端木緋吩咐,小蠍就招來了一個內侍,低聲吩咐了兩句.

    不一會兒,那個內侍就把小廚房裡剩餘的黃鱔尾巴拿了回來,給劉太醫查看,劉太醫點點頭,確定這黃鱔里被人下了馬錢子。

    「你是怎麼發現小八哥不對勁的?」端木緋再問道。

    康雲煙眉頭微動,目光游移了一下,似乎欲言又止。

    涵星差點又再次拍桌,又忍住了,轉頭看了看睡得香甜的小八哥,磨著后槽牙道:「你……還要本宮用刑不成?!」

    涵星怒了。

    他們家小八自打到了緋表妹手裡后,那也是嬌生慣養長大的,哪裡受過這等苦!

    當涵星那張精緻的小臉板起來時,渾身就釋放出一種上位者的威壓,讓康雲煙幾乎無法直視她。

    此時此刻,康雲煙清晰地意識到這位四公主平日里雖然好說話,但畢竟是公主,是天之驕女!

    康雲煙手裡的那方帕子攥得更緊了,手背的線條繃緊如弓弦,方才道:「殿下,端木四姑娘,我之前與二位說過,我也曾養過一隻八哥,後來死了……」

    「它死之前,就是像小八一樣,一開始在窩裡躁動抽搐……後來就開始嘔吐,再後來……」

    她的聲音微微顫了顫,臉上慘白如紙。

    「我看到小八抽搐的樣子,就有些擔心,生怕小八也會……」

    她的聲音越來越輕,越來越輕,最後消失在空氣中。

    「康姑娘,你可知道是誰對你的八哥下了馬錢子?」端木緋再問道。

    康雲煙的胸膛劇烈地起伏了兩下,俏臉上更白了。

    她艱難地說道,「我與我二姐姐素來不和,我的八哥飛去花園擾了她賞花,她就讓人在地上灑了小米誘我的八哥過去吃……等我找到八哥時,它已經不太對勁了。」

    她的八哥吃了被下了毒的小米后,就死了,後來她去告訴母親,母親也只能無奈地嘆氣,說父親是不會為了區區一隻八哥責怪康雲霞的。

    康雲煙也跪了下去,「都怪我……」

    冬兒心疼地看著跪在自己身旁的康雲煙,暗罵自己馬虎,都怪她,貪便宜,貪省事,才會中了人家的套。

    屋子裡又靜了下來,落針可聞。

    康雲煙雖然說得含蓄,但是端木緋和涵星都聽明白了,既然康家二姑娘康雲霞曾用下馬錢子的方法毒死過康雲煙的八哥,那麼,小八中毒的事十有八九是康雲霞所為。

    康雲煙深吸一口氣,心緒稍稍平緩,再次抬起頭來,眸子越來越幽深,接著道:「都怪我,最近我給小八準備鳥食,也時常帶小八去花園裡透氣,遇上過我姐姐幾次……許是以為那是我的鳥,才遷怒到了小八……」

    「你又何必替你二姐姐說謊!」

    端木緋打斷了康雲煙,那張精緻的小臉綳得緊緊的。

    她很少生氣,多數是覺得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與事不值,可誰若是敢犯到她的地盤上,她也決不會輕巧地放過對方。

    「康二姑娘想來也知道小八不是你的鳥。」端木緋肯定地說道。

    康雲煙現在在問梅軒里伺候,根本不可能還帶著鳥,再說了,康雲霞都算計到了鳥食上,如此大費周折地賣起黃鱔來,又怎麼會連鳥的主人都沒查清楚。

    所以她肯定知道小八哥是自己的鳥。

    「……」康雲煙慘白的櫻唇張張合合,說不出話來。

    是的,她說謊了。

    除夕那天,她第一次去大廚房取鳥食時恰好遇上了康雲霞,康雲霞也該知道這隻八哥不是自己的,卻還是這麼做了……簡直就是愚蠢至極!

    端木緋還在繼續說著:「若真是你二姐姐下的毒,她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藉此讓你得罪公主,讓你因為沒照顧好小八被涵星表姐遷怒!」

    端木緋的每一句話都讓康雲煙無法反駁,她的身子又輕顫了兩下。

    是啊。

    端木緋說的這些,其實康雲煙自己也明白。

    然而,她們都姓「康」。

    康雲煙雖然厭惡康雲霞,也恨她的父親,卻又不得不為康雲霞遮掩一二。

    康雲霞犯蠢,她卻不能跟著犯蠢。

    小八哥是端木緋的鳥,卻是養在四公主的院子里,她在四公主的院子里投毒,這要是鬧大了,皇帝龍顏震怒,被皇帝怪罪的就不僅僅是康家女,弄不好恐怕連康家都完了。

    為了自己的母親和弟弟,康雲煙明明早就猜到了也許是康雲霞所為,之前還是沉默了……

    涵星怒極,霍地站起身來,吩咐道:「來人,給本宮把康雲霞給帶來!」

    「四公主殿下,」康雲煙急忙仰首看著涵星,試圖阻攔,「我那二姐姐現在在三皇子殿下那裡『伺候』……」

    她遲疑了一瞬,面頰微微漲紅,「她……她讓三皇子殿下收房了。」

    本來這件事只是康家姑娘之間的矛盾,可是若是四公主出面把三皇子的屋裡人拿下,那恐怕就會變成公主與皇子之間的爭鬥……一旦鬧大了,皇帝會偏向誰,可想而知。

    「殿下,您是否先去和三皇子殿下說說,免得為了我二姐姐,卻傷了你們兄妹之間的情分。」康雲煙眉心微蹙,說出了她心頭的憂慮。

    涵星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也就皇帝可以讓她稍微忌憚幾分,想也不想地嬌聲道:「冤有頭債有主,誰犯的事,本宮就找誰。」

    涵星指著幾個宮女下令道:「快!立刻、馬上、趕緊給本宮去把人拿下,帶過來!」

    屋子裡的三四個宮女面面相覷,手足無措。

    服侍主子是她們的本分,可是讓她們去三皇子那裡拿他的屋裡人,她們還從來沒幹過這樣的事!

    涵星撇了她們一眼,覺得這些丫頭真是沒用,她一把拉起了端木緋的手,氣呼呼地說道:「緋表妹,走,我們去!」

    這句話聽得一旁的太醫們差點沒栽倒,四公主殿下這也太不按理出牌了!

    小蠍當然不會眼睜睜地看著這點小事驚動了端木緋,再說了,萬一去了三皇子那邊被三皇子衝撞了,那可怎生是好!

    他恰如其分地攔在了兩人前方,主動請纓道:「四公主殿下,四姑娘,這件事還是交給小的吧。」

    涵星看著幾步外的小蠍,眨了眨眼。

    自打三年前的秋獵,岑隱帶東廠的人在一幫子流匪的手中救了自己的命后,涵星對東廠的印象一直不錯,覺得東廠的廠衛辦起事來雷厲風行,乾脆利落。

    她想了想,東廠最會拿人了,這事交給東廠沒準比自己辦得還漂亮,於是點頭道:「小蠍公公,就交給你了。」

    頓了頓后,她又補充了一句:「你可別讓本宮和緋表妹失望。」

    他當然不會讓四姑娘失望的!小蠍肅然起敬,連忙抱拳。

    小蠍出了問梅軒后,帶上四個候在院門口的小內侍,就目標明確地朝滄海林的西南方去了。

    外面黑漆漆的一片,繁星簇擁著銀月點綴在夜空中,在園子里灑下銀色的月光。

    兩個小內侍提著燈籠走在前方,給小蠍照亮前方的路,另外兩人跟在後方,五人九拐十八彎地來到了揖峰院。

    這還沒進門,小蠍幾人就被守在院子口的兩個內侍攔住了。

    「你們是何人?」其中一個三角眼內侍質問小蠍道,另一個白臉細目的內侍上下打量著小蠍,總覺得對方有些眼熟,心道:奇怪,到底是在哪裡見過呢。

    小蠍隨意地撣了撣袍子,不答反問:「康雲霞在哪裡?」

    兩個內侍面面相看,那三角眼內侍扯著嗓門又問道:「你找康姑娘做什麼?」

    他想起來了!另一個白臉細目的內侍激動地用右拳錘擊左掌心,微微側身讓開,殷勤地笑道:「這不是小蠍公公嗎?康姑娘就在書房……」他說著往西邊一指。

    小蠍?!三角眼內侍身子一僵,這……這不是岑督主身邊的那位嗎?

    小蠍帶著四個內侍大步流星地朝院子里走去,走進堂屋時,又有一個青衣宮女上來攔,「你們是……」話都沒說完,宮女就被內侍粗魯地推開了。

    小蠍幾人一路橫衝直撞地進了書房。

    書房裡燈火通明,打簾進去后,就能聞到一股淡淡的熏香混著墨香撲鼻而來。

    裡面的人也聽到了外面的動靜,站在書案旁伺候筆墨的紅衣姑娘轉頭朝門帘方向看去,擰了擰眉,本想斥責宮女不懂規矩,卻不想闖進來的竟然是幾個陌生的內侍,青衣宮女手足無措地跟在了最後面。

    三皇子慕祐景就坐在一張紅木雕花大案后,手下的筆一抖,寫了一半的字就歪了……

    慕祐景微微蹙眉,隨手把那支狼毫筆丟在了書案上。

    紅衣姑娘上前了兩步,挺了挺豐滿的胸脯,用一種高高在上的語氣對著小蠍斥道:「大膽!這裡可是三皇子殿下的住處,你們竟然敢擅闖……」

    慕祐景也抬頭朝小蠍看了過去,一下子就認出了他,心頭一驚,還以為東廠要拿下自己。

    奇怪,他最近也沒做什麼啊!

    慕祐景心裡既忐忑,又疑惑,自打那些學子來滄海林請命的事發后,他就再也不敢擅動。

    「小蠍公公,」慕祐景小心翼翼地賠笑,「你怎麼有空來本宮這裡?」

    紅女姑娘一驚,立刻噤聲,完全沒想到慕祐景堂堂三皇子竟然對一個太監這麼客氣。難道說這位眉清目秀的小公公是皇上身邊服侍的?!

    一定是這樣。紅衣姑娘心裡暗道,連忙退到了一邊,娉婷而立,秀麗嫵媚的臉龐上噙著一抹淺笑,看來溫婉大方。

    「打攪三皇子殿下了。」小蠍隨意地對著慕祐景拱了拱手,看著在道歉,但是神態語氣里卻沒有一點歉意,「咱家是來『找』康二姑娘的……」

    說著,小蠍犀利的目光掃向了紅衣姑娘,瞧這姑娘的打扮就不像宮女,剛剛說的是官話,卻難掩姑蘇的口音,大致猜到了她的身份,想來她就是康家二姑娘康雲霞了。

    對方是來找自己的?!康雲霞怔了怔,一頭霧水。

    慕祐景動了動眉梢,同樣疑惑不解,狐疑地朝康雲霞瞥了一眼。

    康雲霞怎麼說也是他的枕邊人,東廠就這麼衝進來拿人,慕祐景當然還是要過問幾句:「小蠍公公,她可是有什麼得罪了公公的地方?」總不至於康雲霞蠢得去招惹了岑隱吧!

    小蠍也不藏著掖著,乾脆地說道:「康二姑娘令人給端木四姑娘的八哥下了毒,四公主殿下大發雷霆,要拿康二姑娘過去問話呢。」

    他一句話略過了那些彎彎繞繞的細節,就把事情給說明白了。

    聞言,康雲霞臉上難掩訝色,一方面是心虛,而另一方面則是沒想到這個太監竟是四公主派來的。

    什麼?!慕祐景眉宇緊鎖,面色登時就變了。

    他猛地站起身來,袖子恰好拂過那支狼毫筆,狼毫筆被袖子甩飛了出去,筆尖的墨水隨之飛濺開來,正好在康雲霞的脖頸和衣裙上濺了幾滴……

    筆掉在大理石地面上的聲音與康雲霞不舍的低呼聲重疊在一起。

    康雲霞心疼不已地看著自己身上的火紅蜀錦衣裙,這身衣裙可是娘特意讓萬福樓給她訂製的,就是為了討三皇子歡心,她還是第一次穿就沾上了墨跡……墨跡可不好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
    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