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87章 486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87章 486傻了字體大小: A+
     

    旁邊的席子上,涵星已經耐不住地站了起來,對著端木緋和李廷攸他們低聲抱怨道:「緋表妹,攸表哥,這裡真是無聊死了。」

    她朝周圍看了半圈,噘了噘小嘴。這些人說來說去不都是在無病呻吟,一會兒詠梅之風骨,一會兒追憶古往今來的愛梅大家,一會兒又負手吟詩。

    端木緋和李廷攸深以為然,緊跟著也站起身來。

    而封炎一向婦唱夫隨,二話不說地跟在端木緋身旁,如影隨形。

    四人悄悄地朝另一邊的紅梅林去了。

    端木緋躡手躡腳,然而才走出一步,就看到一丈外的岑隱轉頭朝她看來,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集了一瞬。

    端木緋反射性地對著岑隱露出討好的微笑,伸出食指壓在櫻唇上,做出「噓」的手指,笑得又乖又可愛,那神情似乎在說,勞煩岑公子替他們打個掩護。

    岑隱心裡好笑,唇角也不禁翹了起來,神情柔和地飲著茶。

    這時,兩個小內侍從馬車裡取了紅泥小爐和茶具匆匆回來了,卻發現端木緋已經跟著涵星、封炎他們走了,肩膀霎時就垮了下來。

    想要討好一下四姑娘,怎麼就那麼難呢!

    一聲長嘆還沒出口就消失在了冰冷的寒風中。

    端木緋根本就沒注意那兩個內侍,歡歡喜喜地挽著涵星朝紅梅林那邊去了。

    這一大片梅林中,不僅有那些席地而坐的文人學子,也有在林中漫步賞梅的男女老少,那些個高門女眷大都以帷帽或面紗遮面,普通百姓自然不會這麼講究,皆是布衣釵裙,素麵朝天。

    今日正是雪后初晴,從湖岸的梅林向四周遙望,梅林、小橋、長堤、白塔上下全是一片粉妝玉砌,潔白的殘雪晶瑩而冷艷,散發著一種遺世獨立的空靈之美。

    不少人都是駐足而立,後方一位姑娘發出感慨的讚歎聲:「上清湖雪景果然名不虛傳,不知道這西湖的斷橋殘雪又有多美。」

    聽到西湖,涵星心念一動,想到了靈隱寺,嘆氣道:「緋表妹,也不知道這回還能不能去靈隱寺,上次來江南時,我本來是要去靈隱寺的,偏偏那日正好得了風寒,沒去程,本來以為這次能去呢……」

    說話間,她猛地一轉頭,臉上的面紗隨之飄起,風一吹,面紗飛舞,梅枝搖曳,面紗的一角就被樹枝勾住了。

    涵星不耐煩地抬手扯了扯麵紗,面紗牽動樹枝,引得樹枝搖晃,灑下片片晶瑩的雪花,簌簌作響……

    涵星連扯了兩下,都沒解下面紗,這邊的異動也引來周圍的遊人一道道好奇的目光。

    見狀,李廷攸大步朝涵星走來,正要抬手替她去解,就見涵星先他一步,很是不耐煩地把臉上的面紗直接摘了下來。

    「真是麻煩。」她嬌里嬌氣地抱怨著。

    那方粉色的面紗就這麼掛在枝頭從半空中垂下,風一吹,它肆意地隨風飛舞著,面紗的一角在少女那精緻如玉的臉頰上拂過,平添了一分柔媚與神秘。

    涵星的容貌有五六分像端木貴妃,快要及笄的少女容貌還沒完全長開,不及其母艷麗,卻有貴妃沒有的青春與朝氣,就像是一朵俏然綻放的紅玫瑰,嬌艷奪目。

    這種美與江南女子的含蓄婉約不同,朝氣蓬勃,在周圍那些戴著帷帽的女子中,顯得鶴立雞群。

    不少人都怔怔地望著她,目光中帶著一分驚艷,兩分興味。

    這位姑娘一看就不是江南女子。

    涵星是公主,自小就活在眾人的各種目光中,早就被看慣了,毫無所覺,繼續說著:「這面紗真麻煩,喝茶吃點心都不方便,還是這樣自在。」

    她呼出的氣息在冰冷的空氣中變成了清晰的白氣。

    端木緋先是點頭,而後又搖頭,如涵星所說,戴著面紗各種不方便,但是——

    「面紗好歹擋風啊。」

    江南的寒風比京城還要寒冷刺骨,刮在臉上跟刀割似的。

    看著端木緋那副巴不得縮到斗篷里的樣子,涵星忍不住燦然一笑,小臉上看來神采飛揚,比那枝頭的朵朵紅梅還要嬌艷。

    李廷攸看著她,呆了一瞬。

    他很快回過神來,感覺到周圍朝這邊看來的目光似乎又多了不少,抬手默默地去解那方糾纏在梅枝上的面紗。

    「緋表妹,你怎麼就這麼怕冷?」涵星抬手點了點端木緋面紗后的鼻頭,取笑她,「明明紜表姐一點也不怕冷……」

    「那當然是因為……」端木緋神秘兮兮地說道,故意停頓了一下。

    說話間,封炎悄悄地往右挪了一步,替端木緋擋住了後方的西北風,唇角微微翹起,心道:阿辭也怕冷。

    在涵星好奇的目光中,端木緋煞有其事地抬起自己的右手,把掌心湊到了涵星的跟前,「你看我的手相,我掌心的皮膚紅潤,水嫩飽滿,尤其是水星丘豐滿隆起,這說明我是嬌貴命。」

    「嬌貴命的人從小得雙親和家人寵愛,長大后也有貴人襄助……總而言之,就是運氣好。」

    端木緋沾沾自喜地說著,半真半假,封炎在一旁頻頻點頭,他的蓁蓁當然是嬌貴命。

    涵星聽端木緋理直氣壯地說她自己是嬌貴命,被逗樂了,笑得更歡快了,「緋表妹,你還會看手相啊!」

    她正要說讓端木緋幫她也看看手相,一方粉色的面紗忽然遞到了她跟前,面紗的一角還綉著一朵小巧精緻的紅梅。

    她下意識地接過了面紗,順口道:「謝謝攸表哥。」

    涵星本來打算隨手把面紗往袖袋裡一塞,可是在李廷攸那明亮的眼眸下,卻是不由自主戴回到了臉上。

    嗯,也不能讓攸表哥白替她撿是不是!她甜甜地想道,對著李廷攸嫣然一笑。

    這時,一個小廝打扮的小內侍匆匆地來了,笑吟吟地對著幾位主子拱了拱手,道:「四……姑娘,封公子,端木四姑娘,老爺在找幾位了。」

    涵星與端木緋彼此吐了吐舌頭,俏皮又可愛。

    既然「偷溜」被發現了,他們就乖乖地跟著那個小內侍回了白梅林那邊,閑庭信步,一邊賞梅,一邊說話。

    才剛走到的白梅林的入口,他們就發現皇帝那邊很是熱鬧,周邊又添了好幾張席子,以皇帝為中心圍了四五個學子。

    端木緋隨意地掃視了一番,目光落在了其中一個穿竹青色直裰的舉子身上,動了動眉梢。

    這人看著有些眼熟……

    端木緋下意識地與封炎互看了一眼,兩人都還認得這個人,這正是他們在延光茶樓見過的舉子曾元節嗎?!

    曾元節正口若懸河地與皇帝說著話,雖然端木緋聽不到對方在說什麼,可是從皇帝那含笑的表情也看得出他們應該是相談甚歡。

    端木緋一行人漸漸走近,便有幾句話隱約地隨風飄了過來:

    「大盛百載,盛在隆治,外攘夷燕,內興功作……」

    「仰嘆帝之雄才大略,中興之功,功越百皇。」

    說來說去,又是這種老生長談的吹捧,真是無趣。端木緋無聊地打了個哈欠。

    那兩個取了紅泥小爐的小內侍一看端木緋回來了,樂了,其中一人熟練地開始給爐子添炭加火,另一個人殷勤地給端木緋擦了擦席子,又問道:「四姑娘,您要喝什麼茶?」

    涵星還以為「四姑娘」叫的是自己,就順口答道:「龍井。」

    小內侍僵了一瞬,又不能駁了四公主,只能再問端木緋道:「端木四姑娘,您呢?」他十分殷切地看著端木緋。

    龍井也不錯。端木緋也順口答了句:「龍井」。

    一丈外,曾元節還在高談闊論著,又讚頌了一番盛世繁華,整個人看來意氣風發。

    「我大盛先有弘武之治,再有宣隆盛世,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忽然他話鋒一轉,把話頭直指岑隱,「小生久聞岑公子乃『國之棟樑』,滿腹經綸,不知道岑公子覺得慕見鐸是功臣亦或是罪臣?」

    說到「慕見鐸」,周圍霎時靜了一靜。

    無論是應天巡撫等當地官員,還是幾個學子都知道曾元節這是來者不善。

    在大盛歷史上,慕見鐸是一個頗具爭議的人物。

    他是太祖皇帝的兄弟,當年太祖皇帝急病過世后,他曾經輔佐當時年僅八歲的太宗皇帝登基,鞏固了大盛江山,更曾為帶兵親征為大盛打下了西南地區,助大足皇帝一統中原華夏。

    彼時慕見鐸被封為攝政王,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勢煊赫,朝中諸事都需先問攝政王的意思才能定奪,甚至於還把太宗皇帝的璽印都搬到他的親王府中收藏備用。

    慕見鐸的輝煌一直維持到了弘武十年,他隨駕秋獵時被野獸襲擊,坐騎受了刺激,將他甩下馬,摔斷了頸椎,當場斃命。

    慕見鐸薨了,年僅不惑之年,太宗皇帝下令將其厚葬,祔享太廟。

    人走茶涼,沒過幾年,慕見鐸的政敵便紛紛揭發其生前數十宗大逆之罪,太宗皇帝因此追奪慕見鐸一切封典,奪其爵位,查抄家業,誅其黨羽,甚至於,毀墓掘屍。

    慕見鐸他生前雖然一度風光無限,可是死後卻是跌落塵埃,為人所詬病,太宗皇帝最終成就了弘武之治,是世人所稱頌的明主。

    「但聞岑公子高見!」

    曾元節微笑著對岑隱拱了拱手,眼神中透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味道。

    如今朝堂上宦臣當道,意圖蠱惑皇上,他早就想著將來金榜題名時,要清君側,正朝綱,在朝堂上大展拳腳,沒想到機會這麼快就來臨了!

    一旁的禮部尚書和工部尚書飛快地彼此交換了一個無語的眼神,這個曾元節還真是無知者無畏,竟然敢假借慕見鐸來挑釁岑隱。

    歷史上,慕見鐸死得太過突然與離奇,不少人都暗中揣測著他的死許是太宗皇帝暗中策劃的。

    曾元節分明是在暗示岑隱以後也會如慕見鐸一般不得好死,遺臭萬年!

    至於那些個錦衣衛、內侍更是用一種看死人的眼光看著曾元節。這是讀書讀傻了吧?!

    相比曾元節的尖銳,岑隱顯得雲淡風輕,手執一杯梅花酒,漫不經心地喝著杯中的梅花酒,優雅得如同一貴公子。

    岑隱這是無言以對嗎?曾元節心中暗自得意,下巴微揚。

    文永聚來回看著岑隱和曾元節,心裡暗自為曾元節叫好。

    這是個機會,皇帝最近正好喜歡這些江南學子,由著他們當出頭鳥來挑釁一下岑隱正正好。

    文永聚唇角微勾,故意出聲對曾元節斥道:「曾公子,你這是請教還是質問?請教自當先直抒胸臆,再請岑公子賜教。這若是質問……這裡還由不得你以下犯上!」

    文永聚這番話也是意味深長,聽著是在斥責曾元節,但其實又隱約帶著一絲挑事的味道。

    周圍的氣氛微微繃緊,與曾元節同行的幾個學子悄悄地看著皇帝的臉色,見皇帝徑自飲茶,並沒有反對的意思,心中皆是為曾元節叫好。

    像岑隱這種奸佞,就該在皇帝跟前揭穿他的真面目。

    這時,水壺裡的水被燒得微微作響,水波翻騰,熱水已經燒開了,看爐子的小內侍連忙提起水壺為端木緋等人泡茶。

    端木緋眯眼聞著茶香,看也沒看岑隱那邊。

    一個是鷹,一個是地上的蟲子,根本就沒有可比性,讓雄鷹去捉蟲子,這不是折辱了鷹嗎?!

    「小生當然是請教。」曾元節落落大方地笑了,侃侃而談,「慕見鐸在世時,代天子行使權力,獨擅威權,任意黜陟,黨同伐異,僭越悖理,其罪狀不可枚舉。」

    曾元節這哪裡是在細數慕見鐸的罪狀,分明是在暗指岑隱。

    三皇子慕祐景似笑非笑地看著曾元節,坐壁上觀。

    他本來還覺得曾元節將來有可為,現在看,恐怕不好說。他不過一個舉人,就敢挑戰岑隱,實在是不自量力。

    「岑督主以為如何?」曾元節目露挑釁地看著岑隱,他倒要看看岑隱會如何應對。

    岑隱慢悠悠地把玩著手裡小巧的酒杯,淡淡地反問道:「曾舉人,你覺得功過可相抵否?」

    「自是不能。」曾元節毫不猶豫地回答道,「功過若是能相抵,那功臣豈非能為所欲為了!」

    岑隱微微一笑,「功不能抵過,反之亦然。」

    岑隱看向了皇帝,對著皇帝抱拳道:「老爺以為如何?」

    皇帝心念一動,默默地咀嚼著岑隱的這句話,功不能抵過,反之亦然。

    也就說,過錯也不能掩蓋一個人的功勞。

    皇帝的眸子一點點地亮了起來,即便是皇帝還沒說話,在場的其他人都能清晰地感覺到皇帝認同了岑隱。

    禮部尚書和工部尚書等京官心裡皆是暗嘆:果然如此!

    自打三年前,千雅園宮變,岑隱及時借兵回來解了逼宮之危,這幾年,皇帝對岑隱的寵信已經到了近乎盲目的地步。而岑隱也恰恰能摸准皇帝的心思,句句說到皇帝的心頭上。

    這個曾元節今天得罪了岑隱,算是徹底毀了。

    皇帝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注意其他人,他只覺得這段時日心頭的鬱結忽然就一掃而空了。

    是啊,便是他當年逼宮奪位有那麼點過錯,他這些年來勤政治國,才建下這片盛世繁華,誰也不能否認他的功績!

    「好!」皇帝忍不住抬手連連撫掌,龍心大悅,「阿隱,你說的好!」

    還是阿隱說話做事最和他的心意。

    曾元節聞言,臉色登時變了,耳朵轟轟作響。怎麼會這樣?!

    岑隱再也沒看曾元節,彷彿他根本就不存在。他又是勾唇一笑,落落大方地對著皇帝拱了拱手,「老爺過獎。」

    「曾元節,」皇帝再看向曾元節時,表情就變得十分冷淡,不輕不重地說道,「你也不是七歲頑童了,朕今天送你一句話,這世上可不是非黑即白。」

    今日出遊,皇帝是微服出遊,一直是自稱「我」,這還是他第一次自稱「朕」,可見其不悅。

    「……」曾元節的嘴唇緊抿,面色煞白。

    他本來是想借著這個話題來點醒皇帝,讓皇帝認識到這些宦官都是些不學無術、只會玩弄權術之輩,也讓皇帝看到自己的才學,讓皇帝知道自己是棟樑之才,比這些宦臣更加值得重用。

    可沒想到,事與願違,結果出了丑的人反而是他!

    皇帝都擺明站在岑隱這邊了,他還能說什麼,他還能反駁什麼?!

    曾元節只覺得周圍其他人的目光如利箭一般射在他臉上,讓他覺得臉上生生地痛,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這還是他第一次遭受這等奇恥大辱!

    曾元節自小就一帆風順,在老家被人稱為神童,十五歲中了秀才,隔年就中了舉人,這幾年,他在松風書院乃至姑蘇城都是風光無限,人人都稱他為「姑蘇第一才子」。

    自打皇帝南巡來姑蘇城后,他更是出盡了風頭,皇帝對他頗為寵信,一次次地召他去滄海林說話,連帶書院里的幾位先生都對他畢恭畢敬。

    直到今日,被岑隱當眾在臉上重重地甩了一個巴掌,更讓他的幾個同窗也看了笑話。

    這個岑隱不過是一個絕了根的閹人,還意圖手掌朝局,像這種人史書上還少嗎?!

    便是皇帝一時寵信於他,等來日皇帝清醒過來,就會將這奸佞治罪,以後岑隱也只會為萬世所唾罵!

    他一個太監,怎麼敢如此羞辱自己!!

    曾元節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好一會兒,臉上才平靜下來,只是眼神幽深而陰鷙。

    他捧起身前的白瓷茶杯,對著幾步外的岑隱道:「岑……公子,小生敬你一杯!」

    說著,他站起身來,雙手恭敬地把茶杯呈向岑隱,壓抑著快要揚起的嘴角,打算藉機把茶水灑在岑隱身上,以扳回一局。

    然而,他才往前走了一步,就有一個中年內侍眼明手快地擋在他身前,不讓他再往前。

    「曾公子,人貴有自知之明,這茶也不是什麼人能敬的!」中年內侍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曾元節彷彿又被人當眾打了一巴掌般,臉色更難看了。

    方才他也給皇帝敬過茶,是在皇帝頷首應了后,再由內侍把茶呈上去的,因為對方是皇帝,他覺得理所當然。

    這個內侍的意思是,他一個舉子,他堂堂天子門生,連給一個太監敬茶的權利都沒有嗎?!

    曾元節緊緊地捏著手裡的茶杯,幾乎將它捏碎,心裡長嘆了一口氣:

    哎。

    皇帝是一代名君,建下這片盛世江山,偏偏朝堂上出了宦官佞臣,禍亂朝堂。

    我輩學子,自當一心為國,與奸佞相抗,如今雖然是浮雲蔽日,但是總一天會陰霾盡散,否極泰來!

    四周陷入一片沉寂,氣氛沉凝。

    一旁的應天巡撫和孟知府心裡也覺得岑隱囂張跋扈,暗暗地看了看兩位尚書的臉色,見他們都默默飲茶,也心裡有數了。

    他們遠在江南,也素聞岑隱的威名,如今看來,也許傳言並未誇大……岑隱正在得勢之時。

    文敬之的心裡同樣唏噓不已。

    他已經好些年沒進京了,上一次進京述職時,還只聞岑振興之名,這才幾年,朝堂上就跟翻了天似的。

    想著,文敬之忍不住看向了一旁的端木緋,端木緋正在與涵星說話,還插朵紅梅到涵星的鬢角,兩個小姑娘說著說著就笑作一團。

    文敬之想起了女兒文詠蝶告訴自己的話,這位端木四姑娘不僅是首輔家的姑娘,而且還是岑隱的義妹,頗得岑隱的看重,以致錦衣衛和內侍們都對她另眼相看。

    「沙沙沙……」

    這時,陣陣寒風拂來,吹得枝頭的殘雪紛紛揚揚地飄落下來,不知不覺中,風勢似乎變得更強勁了,空氣也隨之更陰冷。

    皇帝也覺得有些冷了,隨手撣去衣袍上的落雪,道:「這附近可還有什麼地方好逛的?」

    孟知府還沒回答,涵星就嬌聲提議道:「父親,我方才在紅梅林那邊賞雪,那裡的雪景好,沿湖過去,還有小橋、堤壩、白塔……」

    看著小丫頭這副神采奕奕的樣子,皇帝不由哈哈大笑,右手的食指指向涵星的鼻頭晃了晃,「你這丫頭,就是坐不住,成天就想著出去玩。」

    皇帝似乎是在斥責涵星,但是那滿含笑意的語氣一聽就是父親對女兒的寵溺。

    涵星昂了昂下巴,一點也沒覺得不好意思,那理直氣壯的樣子似乎在說,我就是愛玩怎麼了!

    「你這個丫頭啊。」皇帝無奈地搖了搖頭,又是一陣大笑。

    舒雲在一旁看著,櫻唇在面紗後方緊緊地抿在了一起。

    她不懂,父皇為何偏偏對涵星這丫頭另眼相看。

    剛剛是她先發現涵星、端木緋、封炎他們不見了,感覺這是個機會,父皇都沒發話,涵星就敢溜,這分明不把父皇放在眼裡。

    因此,她借著皇帝讚頌那片紅梅林時,故作不經意地說了,父皇果然因此不悅,她正想煽風點火,卻被岑隱搶了先機,岑隱三言兩語就哄住了父皇,讓父皇一笑置之。

    舒雲的眼底漸漸浮現陰霾,其中混雜著嫉妒、不甘與憤憤。自己得了那麼一樁婚事,依父皇對涵星的寵愛,她肯定會比自己嫁的好!

    這一次,皇帝倒是和舒雲心有靈犀了,他正想著涵星的婚事,因此看著涵星和李廷攸的目光中就帶著一分戲謔與兩分寵愛。

    李廷攸不錯。

    家世、才學、品性和儀錶都不錯,更重要的是,難得他還受得了自己這個四女兒嬌氣不講理的性子。而且,貴妃也覺得李廷攸不錯。

    嗯,還是趕緊把這門婚事定下算了,免得時間久了,這個嬌氣女兒把人給嚇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