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85章 484偏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85章 484偏愛字體大小: A+
     

    岑隱看小八哥這副極盡諂媚的樣子,哪裡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吩咐道:「小井子,你去取一罐松仁來,還有把端木四姑娘的東西也拿來。」

    小井子連忙領命,匆匆而去,又拿著東西匆匆而來。

    看著那罐松仁,端木緋驚住了,這哪裡是「罐」,分明是「桶」才對。

    小井子摸出一把松仁,往方几上一撒,小八哥就樂滋滋地從岑隱的肩頭飛下,吃起它的松仁來。

    對於這隻饞嘴鳥,端木緋已經自暴自棄了,由著它去。

    岑隱拿起那三個包袱,親手交到了端木緋手裡,「端木四姑娘,這是令姐托我捎給你的。」東西親手交到端木緋手裡,他也算不負所托了。

    「多謝岑公子。」

    端木緋笑得眉眼彎彎,急切地翻起了端木紜捎來的東西,有衣裳,有清醬肉,有糖漬梅子……還有姐姐的書信。

    端木緋的眸子晶亮,她好久沒收到姐姐的信。

    她從江南往京城寄信容易得很,托內侍就行了,可是姐姐從京城往江南寄信,就要走驛站,沒半個月寄不到。

    她上次收到姐姐的信都已經是一個月前的事了。

    這次真是托岑隱的福了。

    端木緋看著岑隱笑得更可愛了,還是姐姐聰明。

    「岑公子,我姐姐可好?」端木緋笑著問道。

    岑隱的眼前不禁浮現了端木紜那張明艷帶笑的臉龐,唇角翹了起來,連那雙狹長的眸子閃過一抹璀璨的流光。

    「你姐姐她很好。」他微微頷首,莞爾一笑。

    「呱!」

    小八哥吃完了撒在方几上的那些松仁,又不安分地叫了起來。

    端木緋無奈地只能再給它抓了一把,覺得這隻蠢鳥真是太難伺候了。她再次給岑隱投了一個「您真是辛苦了」的眼神。

    岑隱有些莫名其妙。

    端木緋想了想,拿起一旁的其中一個罐子道:「岑公子,你喜歡吃糖漬梅子嗎?我姐姐做的糖漬梅子很好吃的……」

    「……」小井子嘴角抽了抽,心道:四姑娘,你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督主還能說不喜歡嗎?

    果然——

    「令姐的手藝一向好。」岑隱道,笑容更深。

    這句回答雖然不出意外,但是小井子還是驚呆了。他服侍在督主身旁也有兩三年了,還從不曾看過督主這副表情。

    督主實在是寵愛這個義妹!

    見岑隱這麼識貨,端木緋笑吟吟地撫掌道:「那我勻一半你吧。」說著,她轉頭吩咐已經呆掉的小井子,「井公公,擾煩你去取個罐子來。」

    「是,請四姑娘稍候。」小井子連忙應聲,匆匆下去取罐子。

    端木緋把那罐湯漬梅子打了開來,一股酸酸甜甜的香味立刻從罐子里飄了出來,她陶醉地眯了眯眼,沾沾自喜地說道:「我姐姐的手可巧了,不僅廚藝好,射箭、投壺、木射什麼的也都玩得好,還有女紅也好……」

    說著,端木緋想到了什麼,朝岑隱身上的直裰看去,炫耀地指了指袍角繡的雲雀,「這繡花樣看著就是姐姐的風格,十有八九是她畫的,還有這繡花……」

    端木緋後面說了什麼,岑隱已經聽不到了,他下意識地抬手輕輕撫觸著袖口的精緻的繡花,腦子裡幾乎是一片空白。

    他一直以為這身衣裳是鋪子的綉娘做的,難道說……

    岑隱的心口浮現某個可能,長翹的眼睫微微顫動了兩下,半垂下來,目光也隨之落在了袍裾上那隻展翅的雲雀上……

    神情柔和,彷如一尊精緻的白瓷像。

    小井子很快就捧著罐子回來了,急促的步履聲把岑隱從某種恍惚的情緒中喚醒。

    端木緋動作靈活地把湯漬梅子分了一半給岑隱,又叮囑了一番儲藏的注意事項。

    岑隱不時頷首,那「乖順」的樣子看得小井子差點沒把下巴給掉下來。

    等端木緋封好罐子,又有人進來了,站在帘子口稟道:「督主,皇上有請。」

    端木緋一聽,立刻站起身來,乖巧地告辭:「岑公子,那我就先走了。」

    她又對小八哥招了招手,「小八,我們走吧。」

    小八哥還惦記著它那一桶松仁,看看岑隱,看看端木緋,很是糾結,直到端木緋把那桶松仁拎走了。

    「呱呱!」

    小八哥再不遲疑,拍著翅膀飛走了。

    端木紜捎來的東西說不多不多,說少不少,小井子殷勤地替端木緋拿了剩下的東西,恭送她出去。

    岑隱怔怔地坐在那裡,右手還在下意識地撫摸著袖口上繡的雲紋。

    簾外,隱約傳來端木緋輕快的聲音:「小八,你重死了,自己飛!」

    聲音漸漸遠去,屋子裡顯得尤為安靜,一點聲音也沒有。

    來替皇帝宣岑隱的內侍也不敢催促,默默地在門帘處候著。

    「小蠍。」岑隱忽然吩咐道,「你去給小八再準備些它喜歡的吃食和玩具過去。」

    「是,督主。」小蠍連忙應聲。

    於是,端木緋才剛剛回到問梅軒,緊接著,小蠍就帶著四五個內侍聲勢赫赫地來了,從八哥的鳥窩到毽子到藤鞭球到琉璃珠子……還有各式各樣的吃食,琳琅滿目。

    表姐妹倆幾乎看得眼花繚亂,涵星拿起其中幾個玩意把玩了一番,笑眯眯地說道:「緋表妹,小八果然是最可愛的,大家都喜歡它!」

    從珍忍不住與玲瓏面面相看,在京城時,四公主還口口聲聲地對她的黃鶯琥珀說,它是最可愛的鳥。

    「呱!」

    小八哥樂瘋了,它似乎知道這些都是送給它的,一會兒在鳥窩裡蹲一下,一會兒玩兩下毽子,一會兒又啄起琉璃珠子撒了一地……

    它一邊玩,一邊「呱呱」叫著,似乎在說,朕的,這些全是朕的!

    它的模樣有些張狂,若是由一個人做來,恐怕不怎麼討人喜歡,可是由一隻八哥來做,卻是可愛得不得了。

    不僅是端木緋和涵星看得興緻勃勃,連一旁的康雲煙都看的捨不得眨眼。

    康雲煙的丫鬟冬兒怔怔地看著自己的主子,臉上閃過一抹擔憂之色,低低地喚了一聲:「姑娘……」

    康雲煙這才回過神來,覺得眼眶有些微的酸澀,她深吸了兩口氣,努力地穩定著心神。

    迎上涵星有些好奇的眼神,康雲煙似是解釋道:「我以前也養過一隻八哥,它特別貪嘴,什麼都吃,最喜歡吃肉糜,還喜歡站在我的肩頭睡覺……」

    說著,她的聲音透出一絲些微的沙啞,似有幾分懷念。

    涵星隨口問了一句:「那你的八哥呢?」

    「它沒了。」康雲煙只簡單地說了三個字,就沒再多說,心口傳來一陣刺痛:她的八哥被她的姐姐毒死了……

    直到此刻,那隻八哥慘死的樣子還是那般清晰地銘刻在她心中,她永遠永遠也忘不了。

    「呱呱。」小八哥玩了一會兒就又飛到了裝松仁的桶上,意圖昭然若揭。

    端木緋幾乎要扶額了,這隻蠢鳥怎麼就跟松仁幹上了呢。

    「小八,你今天吃的松仁夠多了,該吃正餐了。」端木緋毫不動搖地說道,神情堅定,就算是八哥是雜食鳥,也不能再由著它胡來了。

    「碧蟬,你去給小八取些肉糜和雞蛋做鳥食。」端木緋吩咐碧蟬道。

    沒等碧蟬應聲,康雲煙搶先道:「端木四姑娘,還是由我去吧。這裡我熟。」

    既然對方主動請纓,端木緋就應了。不僅是因為康雲煙熟悉這滄海林,也是因為她以前養過八哥,想來也知道該注意些什麼。

    康雲煙福了福,帶著丫鬟冬兒退下了。

    問梅軒里溫暖如春,走出屋子,周圍就一下子變成一片冰天雪地,寒風刺骨,裡外彷如處於兩個季節中。

    冬兒給康雲煙披上了斗篷,主僕倆就往東北邊的大廚房方向去了。

    康雲煙攏了攏斗篷,擋住迎面而來的寒風,款款地往前走著。

    這是康雲煙的家,也是她出生長大的地方,對於這個看似繁複曲折的滄海林,她最為熟悉,知道每一條捷徑,閉著眼睛也不會走錯。

    主僕倆沉默地走了好一會兒。

    忽然間,天空中又開始飄起了朵朵細碎的雪花,輕輕地落在了她的眼睫上,眼前的世界登時變得朦朧起來。

    一眼望去,周圍除了她們主僕倆,沒有別人。

    康雲煙停下了腳步,仰首望著不知何時變成了灰藍色的天空,遠處的爆竹聲依舊那麼熱鬧喧嘩,而她的心卻空落落的,半點沒有過年的喜氣。

    她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腕。

    「姑娘。」冬兒注意到了她的小動作,忍不住出聲道,「二姑娘實在是太過分了,那個羊脂白玉手鐲可是夫人的嫁妝。」

    「她是姐姐。」康雲煙淡淡道,「父親說,做妹妹的自當敬著姐姐。」

    她庶出的二姐姐前些日子被三皇子收了房,最近正是春風得意,連帶二姐姐的姨娘方氏氣焰也跟囂張了。

    自己的母親雖然是正室,但是這些年來在府里並不得寵,遠不如方氏是父親的表妹,有著青梅竹馬的情分。

    這些年來,母親的日子本就艱難,倘若二姐姐得了寵,有了名份,以後她和母親還有弟弟在康府的日子就要更難過了。

    冬兒眉頭緊皺,哎,老爺的心早就偏了。

    她遲疑了一瞬,把藏著心裡許久的話說出了口:「姑娘,奴婢這段時日看著,四公主殿下對姑娘很是和氣,姑娘要不要求殿下幫幫姑娘?」

    這一次,康雲煙沒有說話,靜靜地凝視著天空中紛紛揚揚的雪花,櫻唇緊抿成一條直線。

    四公主的性格雖然看著嬌蠻嬌氣,但從自己這一個多月的觀察看來,她並不難相處。

    康雲煙也曾想過求四公主幫幫自己的,但是……

    公主怎麼比得上皇子呢?!

    要是二姐姐真的在三皇子那裡得了寵,四公主又好心幫自己,豈不是讓四公主平白與三皇子起了嫌隙,又落不了好?!

    見自家姑娘沉默,冬兒跺了跺腳,有些急了,「姑娘,二姑娘最近行事越來越囂張了,事事都要壓姑娘一頭,再這麼下去……」

    康雲煙抬手示意冬兒噤聲,冬兒只得閉上了嘴巴。

    主僕倆又繼續往前走去。

    之後,就是一路的沉默,天空中飄的雪花漸漸地變得綿密了起來。

    在園林中九轉十八彎地走了一盞茶后,大廚房就出現在了一條青石板小徑的盡頭。

    雖然是大廚房,但皇帝的一日三餐都是由專人負責的,就連皇子公主們也有各自的小廚房,所以,主子們基本是不用的。

    若非是給小八哥做鳥食要涉及的食材繁雜,還要用上豬雞鴨的內臟,康雲煙也不必特意地跑這麼一趟。

    大廚房裡忙碌熱鬧得很,康雲煙正要進去,就聽身後傳來一個嬌脆的女音:「五妹妹。」

    康雲煙的身子僵了一瞬,循聲望去,就見西南方的另一條小徑中裊裊地走來一個披著大紅色斗篷的少女。

    少女年方十六歲,鵝蛋臉,大眼睛,櫻唇紅潤飽滿,一頭烏黑濃密的青絲挽著一個繁複精緻的牡丹髻,髮髻上插著戴著赤金五鳳朝陽釵,鳳首吐出一掛由米粒大的珍珠串成的流蘇,走動時,搖曳生輝,嫵媚動人。

    少女身後亦步亦趨地跟著一個下巴快要翹上天的青衣丫鬟。

    「二姐姐。」康雲煙不輕不重地喚了一聲。

    康二姑娘康雲霞在距離康雲煙兩三步外的地方停了下來。

    當兩姐妹站在一起時,對比十分鮮明,姐姐明艷嫵媚,妹妹不過堪堪清秀。

    康雲霞漫不經心地稍稍抬起手,在手腕上的羊脂白玉手鐲上摩挲了兩下,「五妹妹,這玉鐲晶瑩潔白,溫潤細膩,你看是不是與我很配?這美玉也要配佳人,否則只會明珠蒙塵,你說對不對?」

    康雲霞毫不掩飾話中的挑釁。

    她的肌膚白皙細膩,比她手腕上的那個玉鐲還要潔白晶瑩,沒有一點兒瑕疵。

    「二姐姐說的是。」康雲煙連眉梢都沒抬一下,語氣淡淡。

    看著她這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康雲霞就覺得心裡有些不痛快。

    嫡女又怎麼樣,都是康家女,這康雲煙還以為自己高人一等嗎?!她的倚仗也不過是她的生母是父親的正室罷了。

    她又往前走了一步,俯首湊到康雲煙的耳邊,低聲道:「五妹妹,這個年可是你在康家的最後一個新年了……信不信,我會讓你母親還有你弟弟都一無所有地離開康家,淪落街頭!要是到時候你願意下跪求我,也許我可以賞你一口飯吃!」

    康雲煙瞳孔猛縮,原本淡然的臉龐霎時變了臉色。

    康雲霞當然注意到了,心裡登時覺得暢快了不少,發出一聲銀鈴般的笑聲,隨著寒風飄散而去,神態張揚地率先走進了大廚房的院門。

    「公公,我是來取膳的。」康雲霞由丫鬟服侍著解下了斗篷,走入一間屋子。

    屋子裡堆滿了一個個食盒,那些內侍正在忙忙碌碌地整理食盒,各種食物的香味瀰漫在屋子裡,還有個主事的內侍悠哉地坐在一張大案后喝著茶。

    康雲霞優雅地撫了撫身上的月華裙,拍去裙上幾朵細碎的雪花。

    她的丫鬟介面道:「我們二姑娘是在清瀾閣服侍的,勞煩公公給我們姑娘準備鹽水鴨、鴨包魚翅、雞汁煮干、松鼠魚……」

    丫鬟報了一連串山珍海味,與有榮焉地挺了挺胸脯。她們姑娘可是被三皇子殿下收了房的,以後那可是前途無量,將來要榮華富貴享之不盡。

    內侍當然知道清瀾閣是三皇子的住處,臉上心中都沒一絲波瀾。他們在宮中那麼多年,自以為能飛上枝頭的女子還真沒少見。

    內侍冷淡地扯了扯嘴角,沒好氣地說道:「每個院子自有份例,要是人人都如姑娘這般張口就來,那豈不是都亂套了!御膳房還要不要做事了?!」

    康雲霞臉色微僵,沒想到這宮裡的內侍竟然如此高傲,一點也不給三皇子顏面。她想要發作,但是又想到自己現在畢竟還沒有名分,還是先忍著點好。

    康雲霞示意丫鬟退後,客氣地說道:「公公說得是。就勞煩公公了。」

    話語間,康雲煙也跟在康雲霞後面進來了,對著那內侍微微一笑,道:「周公公,勞煩你準備些肉糜、雞蛋、玉米粉、雜麵、核桃……還有雞、豬、鴨等家畜的內臟。」

    周公公斜了康雲煙一眼,覺得這康家姑娘還真是一個比一個花樣多,雖說康雲煙要的這些不名貴,但是細碎繁瑣。

    他愛理不理地說道:「一邊兒等著……」

    他想說等廚房忙完了午膳再說,然而話還沒出口,就聽康雲煙又道:「東西是瑣碎了點,分量也不需要太多,是用來給端木四姑娘的八哥做鳥食……」

    周公公原本還兩眼無神,一聽到「端木四姑娘」,就像是吃了什麼靈丹妙藥似的,精神一振,隨後想了起來,對了,這位康五姑娘可是在端木四姑娘和四公主那裡服侍的,自然是聽端木四姑娘派遣的。

    周公公一下子就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對著身旁的兩個小內侍吩咐道:「還閑站著幹嘛,還不趕緊去準備做鳥食的材料!」

    兩個小內侍當然不敢怠慢,唯唯應諾,手腳麻利地下去準備了,早就把康雲霞忘得一乾二淨。誰的事也比不上四姑娘的事!

    眼看著這些內侍忽然就變得殷勤起來,康雲煙怔了怔,眸中露出一抹訝色。

    這些日子,她也沒少和這些內侍打交道,個個都是眼高於頂,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對她這麼客氣,難道是因為是四公主需要的?

    不止是康雲煙這麼想,康雲霞也是。

    她的臉色黑了一瞬后,心中暗道:她這個五妹妹倒是比自己會「仗勢」!……看來還是自己方才說話太含蓄了。

    康雲霞不甘落後,緊接著也說道:「周公公,勞煩快點備我的膳食,三皇子殿下還等著我回去伺候呢!」

    哼,皇子可是有機會成為太子以致未來的天子,公主怎麼比得上皇子呢!

    說完,康雲霞還給了康雲煙一個示威的眼神,盛氣凌人。

    「這事情總要一件件來,一邊兒等著。」

    周公公丟下這句后,就不再理會康雲霞,把她晾在了一旁。

    康雲霞完全沒想到這些個內侍竟然會是這種反應,濃妝艷抹的臉龐上一陣青一陣白,豐滿的胸口劇烈起伏著。

    「我等得起,三皇子殿下可等不起!」她的聲音幾乎是從牙齒間擠出。

    然而,周公公的臉色更冷淡了,陰陽怪氣地把話給說白了:「姑娘,咱家瞅著貴府莫非是沒規矩的?宮裡可不一樣,今天就算三皇子殿下親自來,也得一邊等著去。」

    冬兒默默垂首,覺得真是大快人心。

    康雲霞的嘴巴張張合合,只覺得當著康雲煙的面被人狠狠地在臉上甩了幾巴掌。

    豈有此理,真是豈有此理!

    康雲煙不過是來取鳥吃的東西,而自己可是三皇子的人,竟然不如四公主的鳥不成?

    「你們竟然敢如此對……」

    康雲霞還想再爭,可是周公公卻不想聽了,招了招手道:「吵死了!還不給咱家把這無理取鬧的瘋婦趕出去!」

    立刻就有兩個小內侍領命,不客氣地推搡起來,康雲霞的丫鬟連忙護著自家姑娘。

    康雲霞唯恐被這些個內侍給衝撞了,傳揚出去壞了自己的名節,驚慌地退了好幾步,拋下去一句:「你們……你們都給我等著!我一定會告訴三皇子殿下!到時候要你們好看!」

    主僕倆兩手空空地出了大廚房的院子口,丫鬟連忙給自家姑娘披上了斗篷,「姑娘小心著涼。」

    細細的白雪還在紛紛揚揚地飄落,天氣似乎更陰沉了,如同康雲霞此刻的心情。

    丫鬟還在憤憤不平地說道:「二姑娘,要是三皇子殿下知道您受了這樣的委屈,一定會給您做主的。」

    康雲霞面沉如水地回頭朝大廚房望去,就見康雲煙提著裙裾也從裡面出來了。

    她的身旁還跟著一個小內侍,殷勤地替她拎著食盒,點頭哈腰地說著話:「……要是四姑娘還需要什麼,姑娘儘管來吩咐一聲就行了,都是小事。」

    一陣猛烈的寒風忽地吹來,寒風颳得周圍的樹枝搖曳不已,積雪紛落。

    康雲霞隱約聽到了那個小內侍提起「四」什麼的,瞳孔里漸漸浮起一層陰霾,越來越幽深。

    四公主嗎?!康雲霞在心裡記上了,大步離去,她的丫鬟連忙跟上。

    沒一會兒,康雲煙也出來了,忍不住朝康雲霞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這才原路返回,又朝著問梅軒的方向去了。

    明明寒風依舊,雪還比之前下得大了一些,可是康雲煙卻似乎感受不到寒意,心底有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

    主僕倆沉默地走了一會兒,須臾,問梅軒就出現在了前方的梅林中,若隱若現。

    冬兒一邊走,一邊悄悄地打量著自家姑娘,忍了又忍,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道:「姑娘,奴婢看方才那些公公們那麼和氣,連端木四姑娘的鳥都如此看重,說不準還是四公主殿下更得皇上寵愛呢!」

    「姑娘還是求求四公主殿下吧,沒準真的能幫上忙呢?!」

    「好了。」康雲煙忽然停了下來,也朝問梅軒望了一眼,「這件事我自有主意。」

    她神色沉靜堅定,冬兒連忙閉上嘴,不敢再多說。自家姑娘平日里都很好說話,大事上卻一向有她自己的主意。

    主僕倆只在原地停了兩息,就迎著風雪繼續往前走去,又回到了問梅軒。



    上一頁 ←    → 下一頁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