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83章 482轉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83章 482轉機字體大小: A+
     

    花廳中,眾人心思各異。

    皇帝因為岑隱來了,心情大好,並沒有注意其他人的異狀。他也不急著說正事,隨意地與岑隱說笑:「阿隱,你還是第一次來江南吧?」

    內侍們在一旁殷勤地上茶上點心,服侍得十分周到。

    岑隱笑著對著皇帝拱了拱手,「臣也是托皇上的福,有幸一覽江南風光。江南不愧為文人匯聚之地,臣這一路看來,江南可謂人傑地靈。」

    岑隱慢悠悠地端起了茶盅,目光忍不住朝窗外假山的方向望了一眼,想看看那個調皮的小姑娘還在不在那裡。

    端木緋正好與岑隱四目對視,她吐吐舌頭,對著岑隱揮了揮手告別,然後就拉著涵星悄悄地溜了。

    其實皇帝在花廳里,整個西花園裡的錦衣衛和內侍不少,她們倆的行蹤根本瞞不了這些人的耳目,也就是沖著岑隱的面子,哄四姑娘玩而已。

    表姐妹倆躡手躡腳地走到了花園口,這才鬆了口氣。

    涵星停下腳步,回頭朝花廳的方向又望了一眼,忍不住問道:「緋表妹,岑督主怎麼來了?」

    端木緋一頭霧水,自打到了江南后,她就消息閉塞啊。

    端木緋忍不住又思念起祖父端木憲來。

    她想了想,岑隱肯定是皇帝宣來的,要說最近有什麼讓皇帝煩心的事,那大概就是——

    「估計是來處置舉子鬧事和先帝遺詔的事吧。」端木緋猜測道。

    涵星晃了晃與端木緋交握的手,繼續往前走去,嬌聲道:「這姑蘇的地方官真沒用!」這麼點小事就鬧得去京城請救兵,說出去,都要笑死人!

    就是。端木緋點點頭,正要應聲,就聽一陣耳熟的呱呱聲從右後方傳來。

    端木緋眨了眨眼,這聲音叫得可真像自家小八,莫非是與小八天各一方的兄弟……

    她正胡思亂想著,頭頂閃過一道黑影,一隻黑鳥撲棱著翅膀朝她俯衝了過來。

    唔,長得還真像自家小八。

    端木緋還沒意識到不妙,跟著就感覺發頂傳來一陣輕微的疼痛。

    「壞壞!」

    小黑鳥不客氣地朝著端木緋的雙螺髻上啄了兩下。

    不遠處,小蠍就站在一棵梧桐樹后,也不知道該不該站出去。

    督主派人給他傳話,讓他把小八哥帶來西花園給四姑娘。他哄了又哄總算把鳥哄騙過來物歸原主,沒想到它看到四姑娘竟然是這種反應……

    小蠍總有種自己也難逃其責的心虛。

    小八哥啄了兩下后,尤不解氣,又朝另一個螺髻「篤篤」地啄去。

    「小八!」

    涵星看著小八哥,笑得眉飛色舞,她只顧著笑,根本就忘了「救援」端木緋。

    小八哥連啄了端木緋好幾下后,就拍著翅膀又飛走了,飛到幾步外的一棵紅梅上,停在枝頭也不看端木緋,徑自啄羽。

    「小八。」端木緋還有些沒反應過來,直接地朝梅樹上的小八哥走去,仰首看著它。

    小八哥這才施捨了她一個眼神,高高在上地俯視著她,覺得自己委曲極了。

    這個主人太不乖了,離家出走那麼久還不回家!

    「壞壞!」它又跳腳地叫了兩聲,把梅枝上的雪振落,如同又下起了一場簌簌小雪。

    端木緋一眨不眨地看著小八哥,眸子晶亮。

    它會叫「壞壞」,所以不是小八的兄弟,確實是小八。

    可問題是,小八怎麼來了?!

    總不會是姐姐帶來的吧,但姐姐沒來啊,自己飛來的也不可能啊……

    對了!

    端木緋忽然靈光一閃,想到了方才自己看到的那個人,這才恍然大悟:岑隱,難道是岑隱把小八哥從京城帶來的?!

    端木緋看著小八哥的神情有些複雜,不知道是該贊它聰明,還是誇它心大,鳥生地不熟的,就跟人來了江南,沒有變成烤八哥實在是萬幸了!

    哎。

    誰讓是自家養的鳥呢!

    端木緋默默在心裡嘆氣,轉頭對涵星說:「涵星表姐,我家小八也要叨擾你了。」言下之意是小八哥也要和她一起住到問梅軒了。

    畢竟總不能把小八託付給封炎吧?以平日里小八看到封炎的反應,恐怕會把鳥嚇出病來……

    一聽小八哥要跟著自己住,涵星樂壞了,早把什麼舉子駙馬忘得一乾二淨。

    她殷勤地對著小八哥招了招手,「小八,你餓了吧?快下來,本宮給你準備你最喜歡吃的小米。」

    小八哥無動於衷地繼續啄羽。

    涵星只能繼續試著用其它食物勾引它:「雞蛋,肉沫,青菜,豆腐……」

    端木緋看著傲嬌的蠢鳥,心裡是又好氣又好笑,突然插嘴道:「松仁。」八哥在冬天容易得風寒,端木緋也不敢跟這小傢伙賭氣,免得把它凍病了。

    「真真!」小八哥聽到松仁,渾圓的金黃色眼眸一下子亮了,激動地拍著翅膀朝端木緋飛來,停在了她的左肩上。

    它這一叫,端木緋和涵星都傻了,面面相看。

    還是涵星先反應過來,拉拉端木緋的袖子,「緋表妹,小八是在叫你?」

    約莫,可能,也許吧。端木緋點點頭,美得她眼睛都笑彎了,豪爽地說道:「小八,今天松仁管飽!」

    表姐妹倆歡歡喜喜地朝問梅軒的方向走了,寒風中,小八哥的呱呱聲還在不時傳來,躲在梧桐樹后的小蠍終於走了出來,鬆了口氣。總算是把這尊大佛給送走了!

    養只鳥可比調教人要麻煩多了。小蠍一邊心道,一邊朝花廳方向走去。

    多了小八哥后,端木緋和涵星這一路就更熱鬧了,說笑聲不斷,偶爾逗逗小傢伙。

    這一分心,就把原本一盞茶可以走完的路走了兩盞茶,還沒看到問梅軒的影。

    小八哥起初還穩穩地站在端木緋的肩頭,沒一會兒,就耐不住了,自己拍著翅膀到處亂飛。

    「小八,走錯了走錯了!是那邊。」涵星指了指左前方的一條游廊,說話間,她和端木緋並肩走進了曲折的游廊中。

    她們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小八哥身上,沒注意右邊的一條抄手游廊中正走來兩個十五六歲的姑娘。

    這兩位姑娘一眼就看到了涵星和端木緋,神情各異。

    「四皇妹,」舒雲看著這對神采奕奕的表姐妹,忍不住喚住了她們。

    涵星循聲看去,就見舒雲和文詠蝶就在七八步外,涵星本打算打聲招呼就走人,然而舒雲卻咄咄逼人地走了過來,質問道:「你們倆是不是又出去玩了?」

    舒雲心裡不太痛快。

    應該說,自打皇帝賜婚後,舒雲的心情就一直很糟糕。

    女怕嫁錯郎,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即便她是公主,也是一樣。

    自己得了這樣一門婚事,恐怕姐妹們都在暗地裡笑話自己呢!

    想著,舒雲下意識地攥緊了手裡的帕子,面沉如水。

    文詠蝶看著舒雲的神情與語氣有些不對,心裡咯噔一下。她想要與端木緋交好,可要是被舒雲再這麼鬧騰下去,怕是不妙。

    沒等涵星回答,舒雲就端著姐姐的架子斥道:「你們倆都是姑娘家,每天都出門成何體統!」

    自打來了姑蘇城,因為皇帝心情不好,舒雲也不敢隨意出去,偏偏端木緋一個臣女倒是毫無顧忌,每天和涵星一起也不知道在傻樂什麼。

    這副天真不知愁滋味的樣子讓人看得就燒心!舒雲的眸子里似是覆上了一層寒冰。

    涵星可不怕舒雲,哼,皇姐又怎麼樣,說話做事也要看看配不配得上這個「姐姐」的身份。

    她下巴一昂,嬌蠻地說道:「三皇姐,你有空管小妹的閑事,不如好好給你自己備嫁吧,說不定父皇在江南就讓皇姐你出閣了呢。」

    「涵星,你胡說什麼……」舒雲眸子里的冰層瞬間崩裂。

    她好歹是公主,在江南草草出閣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涵星這句話卻戳中了舒雲的痛處。

    游廊的兩邊都是敞開的,寒風呼呼而來,空氣陡然又下降了許久,如冰凍三尺。

    兩位公主的目光彼此對撞在一起,空氣中火花四射。

    文詠蝶心裡暗暗嘆息:三公主就是太意氣用事了。這個時候她與四公主置氣又有什麼意思!

    涵星懶得再理會她這個莫名其妙的三皇姐,拉起端木緋的手道:「緋表妹,我們走。」說著,她還又招呼了小八哥一聲,「小八!」

    小八哥看了一場熱鬧,很是歡樂,呱呱地叫了兩聲,就落到了涵星的肩膀上。

    涵星受寵若驚,想伸指碰碰小八哥,可又記得她以前討教過宮裡擅養鳥的內侍,那個內侍說大部分八哥都不喜歡別人碰它……

    涵星生怕把它氣跑了,還是沒敢動手,只是討好地說:「小八,待會本宮給你剝松仁吃好不好?」

    「呱!」小八哥拍著翅膀興奮地應了一聲。

    只留下舒雲和文詠蝶站在原地,舒雲恨恨地瞪著涵星漸行漸遠的背影。

    「舒雲表妹,」文詠蝶怕折了舒雲的面子,方才沒開口,直等到涵星和端木緋走遠,才開口勸道,「你和四公主殿下怎麼說也是姐妹……」

    這個時候,文詠蝶的勸解對於舒雲而言,猶如又被這位文家表姐也在臉上打了巴掌般。

    「表姐,你又何必替涵星說好話!」舒雲冷聲打斷了文詠蝶,近乎遷怒道,「她一貫都目中無人,除了大皇姐,也沒見她把其他姐妹放在眼裡!」

    如今,因為自己被賜婚給了一個廢物,涵星就更看不起自己了!

    「……」文詠蝶看著舒雲那張怒氣沖沖的臉龐,無話可說了。

    舒雲終究不是普通的表妹,而是堂堂的公主,文詠蝶不好再勸,只能轉移話題:「舒雲表妹,二皇子妃住的院子應該不遠了吧?」

    今日文詠蝶來拜訪舒雲就是因為和她早就說好了,今天一起去探望楚青語。

    舒雲也想起了正事,終於收拾好了心情,指了指西北方道:「皇嫂住的明瑟閣就在前面不遠了。」

    表姐妹倆又沿著另一條游廊繼續往前走,只是,舒雲的心情顯然更糟糕了。

    一路無語。

    一盞茶后,兩人就抵達了明瑟閣,宮女連忙出來相迎,並請兩位姑娘進屋。

    「三公主殿下,文姑娘,裡邊請。」宮女在前頭為兩位嬌客打簾。

    內室里點著炭盆,窗戶緊閉,又掛著窗帘,光線十分昏暗,連帶空氣都顯得沉悶得很,讓人一進去,就覺得喘不過氣來。

    自打楚青語一個多月前小產後,幾個太醫會診,確診她因為過度哀傷,得了「失智」症,所以在太醫的「建議」下,就暫時拘著楚青語不讓她出門了。

    哪怕舒雲在楚青語的攛掇下,去向皇帝求情也沒用,皇帝也沒動搖,楚青語就一直被軟禁到現在,不過她雖然不能出來,但是幾位公主想進去探望也不會有人攔著。

    文詠蝶跟在舒雲身後進了內室,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四周的環境以及這屋子的女主人。

    床頭點著一盞八角宮燈,橘黃色的燈光照亮了大半屋子。

    楚青語正坐在床榻上,背後靠著一個大紅色的迎枕,黯淡無光的青絲鬆鬆地挽成了一個纂兒,額頭上戴一個一指寬的抹額,容貌秀麗,端莊嫻雅,只是形容間掩不住的憔悴。

    這是文詠蝶第一次見二皇子楚青語。

    聖駕剛剛抵達姑蘇城時,文詠蝶也曾來過滄海林求見表嫂楚青語,請給她請安,結果從舒雲口中得知楚青語在做小月子,就沒來,一直到今天,她想著楚青語差不多出月子了,就打算趁著除夕來給她拜個年。

    「二皇嫂。」

    「見過二皇子妃。」

    舒雲和文詠蝶都給楚青語見了禮,前者只是隨意地福了福,後者則維持屈膝的姿態,低眉順眼。

    文詠蝶小心地半垂眼帘,掩住眸底的異狀。

    說句心裡話,她本來以為皇子妃就如貴妃順妃一樣尊貴,可是楚青語的現狀卻與她預想得不同。

    明明她這一路進來看到屋裡屋外有不少內侍宮女侍侯著,但似乎誰也沒把楚青語當一回事,榻邊的果盆里放的是些乾果堅果,連新鮮的水果都沒有……

    還有,這炭盆里燒的炭也不是上好的銀霜炭,而是次一等的竹炭,燃燒時帶著些許刺鼻的氣味,便是屋子裡特意燃了熏香,也壓不過去。

    文詠蝶自小也是在大宅院里長大的,府里那些不受寵的姨娘和庶子女們就是這樣的,沒想到堂堂皇子妃也會這樣被怠慢……

    可是,令文詠蝶想不通的是,昌表哥並沒有什麼寵妾啊,又怎麼可能寵妾滅妻地怠慢他的皇子妃?!

    文詠蝶心裡疑惑不解,但是不動聲色。

    她維持了三息屈膝的姿態,就聽頭頂上方傳來楚青語溫和的聲音:「免禮。詠蝶,都是自家親戚,你喚我一聲表嫂就是。」

    「謝表嫂。」文詠蝶這才優雅地直起身來,每一個動作都如同尺子量出來的,優雅又好看。

    楚青語讓舒雲和文詠蝶坐了下來,連翹在一旁忙前忙后地給兩位嬌客斟茶倒水遞點心,忙忙碌碌,屋子裡另外兩個宮女一動不動。

    楚青語看著那兩個宮女,心中暗惱,偏偏這次南巡,不許帶太多府里的人手,她帶來的只有兩個大丫鬟、幾個小丫鬟和若干粗使婆子,如今這明瑟閣內外服侍的人多是宮裡的宮女內侍,她根本就差遣不動,讓她在這姑蘇城裡舉步維艱。

    「碧玉,翡翠,你們倆出去吧。」楚青語隨口打發了兩個宮女,「我與三公主有體己話要說。」

    兩個宮女彼此互看了一眼,屈膝退下了,舉止得體,卻又難掩冷淡。

    這些細節也就是驗證了文詠蝶的猜測罷了,她捏了捏手裡的帕子,還是溫婉大方地笑著。

    連翹看了楚青語一眼后,也跟著打簾出去了,去外面守著。

    待門帘又落下后,屋子裡只剩下楚青語、舒雲和文詠蝶。

    楚青語這才放心了,笑道:「詠蝶,我在京城時就聽母嬪說起過你,說你知書達理,琴棋書畫無一不通,是個才女。聞名不如見面,我看著你比母嬪說得還招人喜歡。」

    楚青語有意釋出善意,表現出與文詠蝶的親近之意,然而,文詠蝶卻覺得頭皮有些發麻。

    有道是,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楚青語身為堂堂二皇子妃對自己如此客氣,就算不是懷有惡意,那至少也是別有所求。

    文詠蝶欠了欠身,得體地應對道:「多謝表嫂誇讚。」她立刻如法炮製地回敬,「聽聞表嫂出身楚家,楚家乃百年書香世家,我亦神往已久……」

    她滔滔不絕地把楚家誇了一番,看來真情實意。

    聽對方提起楚家,楚青語的臉色僵了一瞬,許多往事爬上心頭,五味交雜。

    她很快就定了定神,又道:「詠蝶,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些話我也就不繞圈子直說了。」

    「這是江南,我與舒雲在此人生地不熟,以致寸步難行。我想請你幫舒雲打聽一下那曹秦風……舒雲忽然被父皇指婚,想來心裡焦急,她是姑娘家,有些話不好說,只能我厚著臉皮替她說了……」

    楚青語這麼一說,舒雲登時覺得感動極了,冰涼的心口有一股暖流湧入,略顯激動地看著楚青語。

    還是二皇嫂對她最關心,不似二皇兄說是會替她找父皇求情,卻再沒有聲息。

    文詠蝶知道曹秦風,早在畫舫游湖回來后,舒雲就已經請她幫忙去打聽了曹秦風,那時皇帝的那道賜婚聖旨還未下,因此文家也沒查的太細,只查了救舒雲上船的是姑蘇曹通判家裡的二公子,未娶妻,是個童生。

    後來皇帝賜了婚,曹秦風如同飛上枝頭變成了鳳凰,也成了文家的姻親,於是文詠蝶的父親文敬之就親自派人又去細查了,也把查到的結果大致跟女兒說了。

    因為曹秦風實在上不了檯面,所以,文敬之就讓女兒不必主動和三公主提。

    現在楚青語既然問起,文詠蝶就斟酌著詞句答了:「表嫂,曹二公子是三年前中的童生,他本是松風書院的學生,因為與書院的一位先生在課堂上起了爭執,辱罵了先生,後來就被松風書院退學了。」

    「他雖然還沒成親,可是……膝下已經有了一個庶長女,那姑娘上個月才養到了他長兄的膝下……」

    文詠蝶的聲音越來越輕,舒雲的臉色則越來越難看,眸子里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淚光,幾乎快哭出來了。沒成親就有了庶長女,那必然是個風流輕薄之人。

    她堂堂公主竟然要低嫁給了這麼一個人!

    文詠蝶說完后,內室里寂靜無聲,只有燈罩里的燭火燃燒時發出細微的滋滋聲,火光跳躍,映得屋子裡的光線明明暗暗,氣氛愈發壓抑了。

    楚青語的眼眸幽深如一汪無底深潭,她微微蹙眉,嘆氣道:「舒雲,你這次是無妄之災……雖然皇命不可違,不過,這公主和離也不是什麼稀罕事,那曹二公子借著你落水趁機輕薄了你,實在是『品性不佳』,父皇一向明理,又『嫉惡如仇』,也定不會去勉強你的。」

    楚青語話里藏話,意味深長。

    舒雲聽了后,愣了一下,就漸漸地想明白了楚青語話中的意思。

    沒錯,主要抓住那個曹秦風的把柄,這樁婚事自會有轉機。即便是一時抓不到把柄,自己也能「製造」出來。

    「二皇嫂,你說的是!」舒雲緊蹙的眉頭終於稍稍地舒展開來,眼神明亮地看著楚青語,喜形於色。

    果然還是她的親嫂子對她最好!

    文詠蝶是聰明人,也聽明白了,默默地垂眸,掩住眸中的異色。

    她端起一旁的茶盅,淺啜著熱茶。

    楚青語招呼舒雲在她的榻邊坐下,拉著她的素手安撫了一番,一副長嫂如母的模樣,說得舒雲愈發感動。

    姑嫂倆聊了幾句家常,楚青語故作不經意地問道:「舒雲,詠蝶,今天都大年三十了,現在外頭想必很熱鬧吧。可惜我身子沒養好……」

    舒雲反握住她的手,安撫道:「二皇嫂,不出去也罷,還是這滄海林里安靜,最近白蘭軍逆黨鬧得沸沸揚揚……」

    「白蘭軍?」楚青語疑惑地問道,眸底飛快地掠過一道詭異的流光,一閃而逝。

    舒雲想著楚青語還不知道白蘭軍的事,就大致地解釋道:「之前風陵舫在太湖沉船,應天巡撫查到此事乃是白蘭軍逆賊所為,父皇派了施總兵去剿滅逆黨,雖然剿滅了白蘭軍大部分匪軍,卻讓匪首白蘭潛逃了……」

    楚青語一邊飲茶,一邊傾聽著,纖細修長的手指偶爾在白瓷浮紋茶盅上摩挲著。

    她當然不是第一次聽說白蘭軍。

    上一世的時候,白蘭軍也同樣出現了,他們的人暗中砸穿了風陵舫的船底,令得風陵舫淹沒在太湖中,那一次沉船,死了好些人。

    皇帝雷霆大怒,命人前去剿匪,三皇子慕祐景在這次剿匪中立下了大功,而文家因為沉船事件被皇帝遷怒責罪,文敬之也為此被降職,二皇子慕祐昌的根基大受影響。

    這一次,她本來想提醒慕祐昌抓住這個機會的,但是慕祐昌竟然對她動了粗……

    「啪!」

    當時那重重的一個耳光清晰地回蕩在耳邊,楚青語感覺腹部微微抽痛了一下,她期盼已久的孩子就這麼無聲無息地沒了……

    楚青語瞳孔微縮,幾乎用盡全身力氣才冷靜下來。

    所以,她就故意沒提風陵舫會沉的事,她想讓慕祐昌再吃一次虧,算是她的回敬!

    果然,風陵舫沉船的事如上一世般發生了。

    然而——

    令她意外的是沉船最後不過虛驚一場,並沒有像上一世那樣折損人命,所以文家雖然被皇帝怒斥,但文敬之沒有被罰,還是好好地當著他的稽州布政使。

    一切都是因為端木緋,如果沉船那日,不是端木緋提前發現了風陵舫的不對,局勢也不至於發生這樣的變化。

    楚青語心裡像是壓了一座山似的,原本湊到唇邊的茶盅又放下了,心不在焉。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