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67章 466落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67章 466落魄字體大小: A+
     

    本來王家名下是有莊子、小宅子的,但是如今這些早就已經被東廠變賣了,家中但凡值錢的東西都被拿去還債了,如今的王家可說是一窮二白。

    也只有嫁出去的姑娘派人送了些銀子回來,但也不敢多,更不敢親自過來,夫家怕被連累,那些出嫁的姑娘怕被夫家休棄,這個時候,誰也不敢為王家出頭,只想等過了這風聲再說……

    這才不到一盞茶功夫,王大夫人余氏的手中就被王家幾位姑奶奶派來的人塞了兩三百兩銀票,可是這點銀子能頂什麼事,還不夠這一大家子百餘號人吃上兩三天的……

    「母親……」戴著帷帽遮掩面容的王婉如扯了扯余氏的袖子,想說他們總不能就這麼一直站在街上讓人笑話吧。

    王婉如的話還沒出口,前方的人群就起了一片騷動,人群漸漸地分開,讓出一條道來,一輛朱輪車從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過,停在了他們跟前。

    能乘坐朱輪車的也唯有那些有誥命封號的公主、王妃、郡主等等的貴女。

    王家人不禁面面相覷,還沒反應過來。

    一個穿著青碧色對襟褙子的丫鬟先從朱輪車上跳了下來,跟著就扶著一個身穿月白色綉梅蘭竹襦裙的少女下來。

    少女嬌弱如蘭,嬌美似蓮,身姿裊裊,彷彿風一吹,人就會倒下似的。

    周圍看熱鬧的人不認識這個少女,但是在場的王家人確實認識的。

    季蘭舟!

    王家上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地落在季蘭舟的身上,這一刻,憤怒湧上他們所有人的心頭,壓抑了一月的怒火瞬間如火山爆發般噴涌了出來,幾乎淹沒了他們的理智……

    趙氏想罵,王之濂也想罵,卻被王婉如搶在了前面。

    「季蘭舟,你來幹什麼?你還有臉來!!」王婉如氣勢洶洶地咆哮著,大步流星地朝季蘭舟走了過去,彷彿要吞了她似的,「都是你害了我們家,你這個掃把星,你這個害人精,你這個恩將仇報的無恥小人!你還想害我們嗎?!」

    季蘭舟怯怯地往後退了半步,似乎受了驚嚇,風一吹,她的裙擺被吹得微微鼓起,那纖細的身子纖弱得彷彿會折斷。

    「如表妹,你怎麼會這麼想我?!」她揉了揉手裡的帕子,那纖長的手指因為使力而微微發白,她又退了一步,「既然你們不想見我,那……那我就走了。」

    說著,季蘭舟轉身就想上她的朱輪車。

    見狀,王之濂和趙氏母子倆都急了,季蘭舟是他們王家唯一的指望了,這若是季蘭舟走了,他們就更沒指望了。

    「如姐兒,你怎麼跟你表姐說話地!」王之濂扯著嗓門怒斥王婉如。

    趙氏也跟著斥道:「如姐兒,都是我把你慣壞了,長輩都在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趙氏臉上露出一絲尷尬,上前喚住季蘭舟,勸道:「蘭舟,你如表妹年紀小,不懂事,一向有口無心,你是表姐,就不要和自家妹妹計較了。」

    季蘭舟咬了咬下唇,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祖母,我是表姐,當然不會和她計較的……」

    說話間,季蘭舟的眸子隱隱浮現一層朦朧的水光,委屈而又隱忍。

    周圍那些看熱鬧的人早就知道王家侵佔季家家產的事,此刻看到這一幕哪裡還不明白,現在大庭廣眾之下,王家這老的小的都這般欺負一個孤女,以前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也不知道是怎麼把人家往死里欺負,說來說去,也就是吃准了季蘭舟無父無母,沒有依靠罷了。

    那些圍觀者皆是心有戚戚焉地交換著眼神,對這王家更為鄙夷了,像這種無恥的人家活該被革除爵位!

    趙氏和王之濂此刻卻顧不上周圍的其他人了,他們現在眼裡只有季蘭舟這根救命稻草。

    王之濂心急地說道:「蘭舟,舅舅知道你是識大體的人,舅舅這些年來待你不薄,就算舅舅有什麼對不起你的地方,我們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沒有隔夜仇。蘭舟,你去跟皇上求求情吧!」季蘭舟是苦主,她現在又正得聖寵,被封為縣主

    「大舅父,我……我……」季蘭舟不知所措地又揉了揉帕子,「皇上出去南巡了……」說著,她怯懦地看了王之濂一眼,眼睫微微顫動了兩下,如一頭無辜單純的小鹿。

    「季蘭舟,你還要裝模作樣!」余氏在一旁忍了又忍,實在是忍不下這口氣,「你分明就是故意害我家,你根本不安好心!侯……老爺,你不用再求她了,她分明就是來看我們家的好戲的!」

    季蘭舟聞言似是如遭雷擊,眼眶裡含滿了淚珠,似乎隨時都要滾落下來……

    她櫻唇微顫,低聲說道:「大舅母,我今天過來,是想著外祖母離開這祖宅后無處居住,所以……」她欲言又止地咬了咬下唇,柔弱可憐。

    「不用你假好心!」王婉如越看季蘭舟這副樣子就越火大,冷聲打斷了她,「我們王家的事不用你季家人多管閑事!

    季蘭舟咬了咬下唇,朝身旁的丫鬟看去,「夏竹……」

    她只是喚了一聲,丫鬟夏竹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從袖中掏出了一張摺疊的絹紙,上前了幾步,遞給太夫人趙氏身旁的老嬤嬤。

    季蘭舟怯怯地又道:「這是城西一處宅子的契紙,外祖母,大舅父,二舅父,三舅父……儘管搬過去住就是。我知道我是外人……」

    說著,季蘭舟的聲音變得艱澀無比,她的肩膀微微抖動了一下,終究還是轉身上了朱輪車,只留下一道單薄纖瘦的背影,明明受傷,卻又強自堅強,讓一旁的那些圍觀者不禁暗自感慨:這個季家姑娘實在是難得的孝順!

    這王家人都這麼欺負她了,她還一心為王家考慮!說來也是王家人吃准她性子軟,又無依無靠!

    「蘭……」王之濂還想留住季蘭舟,然而晚了,只能看著季蘭舟的朱輪車就這麼穿過人群,毫不停留地離開了。

    「……」趙氏的嘴巴張張合合,額頭的青筋跳了好幾跳。

    她不忍心怪自己的孫女,只能把氣發泄在余氏身上,「老大媳婦,你到底怎麼說話的!你把蘭舟氣走了,誰替我們去找皇上求情!」

    「是啊!」王二夫人附和道,語調陰陽怪氣的,「大嫂,你和如姐兒也太衝動了!」

    王婉如可不知道什麼叫忍氣吞聲,立刻就反駁道:「二嬸母,既然如此,您方才怎麼不去求季蘭舟?我和我娘可沒攔著您求她!沒準您跪一跪,季蘭舟就心軟了呢!」王婉如的聲音中掩不住嘲諷之意。

    王二夫人氣得臉色發青,胸膛更是一陣劇烈起伏,「如姐兒,這就是你和長輩說話的態度嗎?!」

    「二嬸母,長嫂如母,您又是怎麼和我娘說話的!」

    「放肆!」

    王家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吵成了一團,鬧哄哄的。

    他們爭吵的聲音似乎穿過人群,傳到了街的盡頭,前方的那輛朱輪車一側窗帘被人從裡面挑開一角,季蘭舟朝後方望了一眼,就放下窗帘。

    她那張秀美的臉龐上,櫻唇緊抿,半垂的眼帘下,烏黑的眸子里似深邃如潭……

    「姑娘。」坐在她對面的夏竹忍不住出聲道,心裡為自家姑娘鳴不平,「您為何要給他們一棟宅子……」

    自家姑娘這幾年來在王家受了多少委屈,別人不知道,夏竹最清楚了!

    自打夫人過世后,這些年來王家對外說得好聽,照顧姑娘這個孤女,實際上,他們理所當然地用季家的家財盡情揮霍,還要怠慢姑娘,覺得姑娘逃不出他們王家的手掌心,尤其是王婉如和幾位王家姑娘平日里沒少對姑娘冷嘲熱諷,還覺得姑娘是高攀了他們王家……

    想到這些年來姑娘的隱忍,夏竹就覺得王家現在的下場是他們自作孽不可活,是他們活該!

    就這麼白送他們一間宅子,實在是太便宜王家了!

    季蘭舟捏了捏手中的月白色帕子,眸色微凝,帕子上綉著一隻銜著明珠的黃鶯。

    這是母親在世時給她繡的帕子,平日里,她都捨不得拿出來用……

    以前,父親在世時,常說她就是他們的掌上明珠,她這輩子都會幸福無憂……然而,命運卻是那麼的殘酷而冰冷。

    她現在只有她自己了。

    季蘭舟抬起頭來,看向對面的夏竹,眸中已經平靜了下來,徐徐道:「王家畢竟是我的外祖家……」

    就算世人皆知王家吞了季家的錢,但是王家人與自己是有血緣的,自己的身上始終留著一半王家的血,若是自己真的對王家不管不顧,那麼,在世人眼裡,就是她不孝。

    做錯事的不是她,她不要背負這罪名,她不想別人說她爹娘教女無方。

    她特意來這一趟,就是為了要斷了悠悠世人之口!

    今天京中這麼多人親眼都看到了,她有心想來幫忙,是王家人把她趕走的,而她還不計前嫌,給王家留了一個宅子,連房契都一併給了,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夏竹略略一想,就明白了這個理,心裡越發心疼自家姑娘,噘了噘嘴道:「姑娘,奴婢就是覺得不甘心啊……」

    季蘭舟慢慢地捧起了茶盅,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日子都是人自己過出來的……」

    王家接下來會如何,也看他們自己了。

    王家上下光主子就有數十口,這些年來一個個都養尊處優,一個三進的宅子對他們「剛剛好」。

    季蘭舟看看被她塞在腰際的那方帕子,又看著茶湯中那沉沉浮浮的茶葉,眸色愈發複雜而深邃了。

    她不著急,她有的是時間等待……

    等著看他們誰先熬不住……等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應該會有人想告訴她,她娘當年到底是怎麼死的。

    想著,季蘭舟的眸子越來越冷,像是忽然間蒙上了一層冰層,掩住瞳孔中如潮水般翻湧的情緒,整個人宛如一尊白瓷像一般,脆弱中透著一抹清冷。

    「噠噠噠……」

    朱輪車伴著一陣規律的車軲轆聲不疾不徐地往前行駛著,把王家人遠遠地拋在了後方……

    而王家人還在吵個沒完沒了,引來了更多看熱鬧的人。

    吵來吵去也就是彼此推卸,彼此責怪,根本就吵不出什麼結論來,最後還是趙氏實在受不了周圍人的指指點點,拍板說去季蘭舟給的那個宅子里先住下。

    從王家的祖宅到城西的這個宅子幾乎要穿過大半個京城,這一路,王家上上下下百來號人形成了一條詭異的風景線,哪怕下人們連連趕人,也驅不盡周圍看熱鬧的人,還引來了更多的好事者一路上對著王家的車隊指指點點。

    等進了宅子后,王家人都傻眼了。

    這不過是小小的三進院子,從前連王家公子的院子都比這個大,現在要住一家子三房三十來口人,還有那麼多下人奴婢要安置,這怎麼可能住得下呢!!

    「五姐姐,都怪你,這一切都怪你!要不是你把蘭舟表姐趕走了,我們怎麼會住到這麼小的宅子里!」

    「本來,五姐姐一定是打算把外祖母還有我們都接到縣主府住的。」

    「五姐姐,你太任性了,因為你,害得我們全家都要跟著你受苦,害得我們這麼多人要擠在這麼間小房子里!」

    「……」

    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第一個衝到了王婉如跟前,激動地指著她的鼻子斥責起來,這才剛進門,又是一場爭吵開始了。

    如同一石激起千層浪,其他人也按捺不住地各自發聲,余氏自是幫著自己女兒王婉如,二房和三房一個個槍尖都對準了長房,爭吵不休。

    這還只是一個開始。

    自打住進這個宅子后,三房人的爭吵就沒停下過。

    這麼多人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便是幾個姑娘出屋散個步也會迎頭撞上,再加上今時不同往日,如今王家沒錢了,這宅子里也住不下那麼人。

    搬到這裡的第二天,趙氏和王之濂就做主先把家裡的大部分家丁給賣了,接著是一部分丫鬟和媳婦子,每個姑娘身側只剩下一個大丫鬟,剩下的都是干粗使的婆子,連廚房的人也遣散了一半,反正他們再也吃不上以前那些精緻的山珍海味了。

    王家的這番動靜自然也都落入京城各府的眼裡,怎麼說王家也算是開國勛貴,在京城裡姻親故交縱橫,卻沒人敢多管閑事,畢竟王家什麼不好惹,偏偏惹了東廠,誰又敢冒著得罪東廠的危險去和王家往來呢?!

    其他府邸一個個心裡都覺得王家不知死活,事關獻給南境的八白萬兩,竟然敢趁著皇帝不在京中,在岑隱的眼皮子底下玩花樣,這不是挑戰岑隱的權威嗎?!

    不知死活,實在是不知死活!

    接下來的兩三天,王家的那些事都成了京中茶餘飯後的話題,但沒過幾天,就被人拋諸腦後,畢竟從王家的現狀來看,他們家已經完了,以後怕是也很難再崛起了……

    與此同時,戶部很快就把季家剩下的家財還給了季蘭舟。

    在東廠賣了王家所有的家產後,還差了近一百萬兩,可是季蘭舟欣然接受了,對前去縣主府的那些戶部官員很是客氣,一副感恩戴德的樣子,讓那些官員很是受用,覺得這位季家姑娘真是如傳言般善良大度。

    之後,京中的不少目光就都盯准了季家獻上的八百萬兩獻銀。

    自皇帝離京南巡后,現在是由司禮監監朝,岑隱把這事交給了端木憲。

    有岑隱在,一切就順利多了。

    端木憲與一眾戶部官員協同兵部一起在文淵閣商議了幾天,規劃了一番這八百萬兩如何落實到細處。

    前方南境的戰事已經持續了兩年多,不僅是缺糧草、缺兵械、缺戰馬,而且那些戰死沙場的英烈以及傷殘者的喪葬和撫恤至今沒有到位,拖延下去,也會損傷軍隊的士氣。

    還有南境的數個城池經歷了兩年的戰火,幾個收服的城池至今百廢待興,別的不說,只這被戰火摧殘的城牆總得重新修補起來,以防敵軍再次來襲。

    方方面面,要考慮的地方不少,此事不僅干係到前方數十萬將士,也關乎自己遠在南境戰場的外孫慕祐顯,端木憲是一點也不敢輕怠,巴不得事事親力親為,又格外費心盯著下面的人,以防貪墨。

    十一月十二,聖駕終於渡了江。

    這一路皇帝都沒閑著,在離開羅平城后,相繼閱視了天斐壩和於家壩,免了當地的地丁銀,又令河臣在大澤湖加建兩座堤壩,保證下遊河道居民的安全。

    所經之處,百姓無不感激涕零,讚頌皇帝乃千古名君。

    就在這片萬眾一心的讚頌聲中,聖駕浩浩蕩蕩地來到了姑蘇城。

    應天巡撫帶著當地官員以及數以千計的百姓前來碼頭接駕,從船上看下去,除了兩岸的一排排垂柳,便是那密密麻麻的人頭,一片熱鬧繁華的景象。

    在一陣繁瑣的禮節后,帝后就在一眾妃嬪、皇子、公主以及近臣等等的簇擁下下了龍舟。

    應天巡撫誠惶誠恐地上前,先說了一番恭維皇帝的話,跟著就說起進城后的安排:「皇上,臣記得皇上次來姑蘇城對滄海林頗為讚賞,這次也給皇上安排了滄海林。」

    「滄海林實在是一妙處。朕記得朕上次來還題了詩……」皇帝心情不錯,臉上不見一絲疲憊。

    「皇上那首詩真是精妙絕倫。」應天巡撫笑著恭維道,心裡鬆了一口氣,接著就嫻熟地背誦起皇帝當年所題之詩,「一樹一石入畫意……」

    後方的涵星對這些場面話是一點也不敢興趣,拉著端木緋說悄悄話,說的正是這滄海林。

    滄海林並非是皇帝的行宮,而是屬於當地一戶康姓鄉紳的,皇帝在江南巡視時往往入住到當地鄉紳的園林中,這些鄉紳一個個皆以皇帝住進自家的園林為榮。

    姑蘇的園林甲天下。端木緋以前就在書中、在畫上見過不少,早就想親眼見識一下,整個人精神奕奕。

    很快,一行人就陸陸續續地上了各自的馬車。

    一個個著飛魚服、配綉春刀的錦衣衛在前面給皇帝開道,龍輦行駛在錦衣衛的護衛中,再後面浩浩蕩蕩地跟著此次隨駕的車隊。

    街道上張燈結綵,花團錦簇,街道一側還搭了一個戲台,幾個濃妝艷抹的戲子在那裡咿咿呀呀地唱著,街道兩側跪著來接駕的大小官員,還有當地的官兵十步一崗地護衛在路邊,那些跪地不起的百姓都被攔在了官兵的後方,人群中不時有人好奇地伸張脖子去張望龍輦上的皇帝。

    應天巡撫、知府等官員就隨駕在龍輦旁,偶爾與皇帝稟著姑蘇一帶這幾年的變化。

    忽然,前方傳來一個年輕人意氣風發的聲音:「松風書院學生前來恭迎聖駕,學生斗膽請皇上一閱學生的文章。」

    龍輦中的皇帝自然而然地被吸引了注意力,朝右前方看了過去。

    應天巡撫解釋了一句:「皇上,松風書院是姑蘇城中三大書院之首。」

    皇帝饒有興緻地挑了挑眉,他南巡的目的之一也是擇賢才,便道:「把他們的文章呈上來,朕看看。」

    應天巡撫立刻應聲,就有人連忙去收那些學子遞來的文章。

    前面的動靜當然也驚動了後方的車隊,端木緋和涵星都在安平的朱輪車裡,表姐妹倆好奇地挑簾好奇地朝前面的那幾個學子張望著。

    涵星對於松風學院也有些印象:「緋表妹,本宮好像曾聽人提起過,這松風學院也是姑蘇城中十分有名的園林,等得空時,我們去瞧瞧怎麼樣?」

    端木緋直點頭,好奇地打量著城中的街道、建築、鋪子與百姓,這種帶著婉約的江南風情讓她看得目不暇接,小臉上止不住的笑容,似有一隻喜鵲在心口歡快地拍著翅膀:她終於來到江南了!

    封炎騎馬如影隨形地跟在朱輪車外,偶爾俯首與車裡的端木緋說著這姑蘇城裡的一些名勝,太湖、寒山寺、虎丘、滄浪亭等等。

    前方很快又有了動靜,皇帝看了三四個學子的文章后,贊了幾句,又讓人記了他們的名字,車隊繼續前行,這一次,沒有再停,一路順暢地來到了位於城中央的滄海林。

    滄海林雖然是這城中數一數二的園林,卻也不可能安頓下隨行的數百官員,因此把皇帝送至滄海林后,那些臣子與家眷們就離開了,前往臨街的安園安頓。

    端木緋沾了安平的光,也住進了滄海林中,不過還沒安頓下來,就被涵星拉走了。

    「緋表妹,你跟本宮住吧。」涵星撒嬌地晃著端木緋的手,「本宮那裡臨著後園的小湖,晚上還可以賞月泛舟,景色可好了!」

    安平看著她們倆覺得有趣,揮揮手道:「緋兒,你跟涵星去吧,你們兩個小姑娘在一起也熱鬧。」

    涵星謝過安平后,就拉著端木緋走了,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緋表妹,本宮上次隨父皇來姑蘇,住的也是這個滄海林,這是姑蘇當地的望族康家的宅子,康家是鹽商。」

    「對了,這府里的春暉堂還有父皇上次題的匾額呢!」

    「雖然幾年沒來,不過本宮對這園子還有幾分印象,待會兒,等安頓好了,本宮帶你去玩。」

    涵星說著,意味深長地對著端木緋眨眨眼,那眼神似乎在說,以後她們想要偷溜出去微服私訪,也方便得很。

    端木緋乖巧地直點頭,眸子熠熠生輝,跟著涵星朝園子的東北方走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
    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