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66章 465奪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66章 465奪爵字體大小: A+
     

    夕陽繼續下沉著,不一會兒,就有一半沉入了河水中,水面愈發瀲灧迷人了。

    等封炎再次睜開眼時,夕陽已經只剩下了河面上的最後一抹橘紅色,天空中一片昏黃色,象徵著夜幕即將降臨。

    封炎眨了眨眼,眼神還有些恍惚,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整個人一下子就從美人榻上坐了起來,轉頭就對上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

    封炎又眨了眨眼,瞬間清醒了過來,眸中的茫然一掃而空。

    太好了。不是夢。

    蓁蓁她還在!阿辭她還活著……

    可下一瞬,他又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他竟然在蓁蓁彈琴的時候睡著了,剛剛他沒有打呼、說夢話吧?他在北境軍時的同袍也沒人說他會打呼……

    封炎的腦子裡一片混亂,無法冷靜地思考。

    他慌亂地丟下一句「我先回去休息了」,就飛似的跑了,心道:他得好好冷靜一下!

    端木緋還沒反應過來,封炎已經跑得沒影了。

    他這是怎麼了?

    難道是害羞了……

    端木緋被自己心口浮現的那個念頭嚇到了,封炎怎麼可能會「害羞」!

    封炎一口氣地跑去了他的房間,手裡的東西才放下,窗戶就被敲響了。

    「進來吧。」

    隨著封炎的三個字落下,一個著黑色短打的暗衛從窗口一躍而入,落地時,如鬼魅般悄無聲息。

    只是短短几息,封炎已經冷靜了下來,俊美的臉龐上,那雙烏黑的鳳眸如那幽深無底的深潭般,與方才那個赧然的少年判若兩人。

    「公子,屬下查了那兩個人,是當地的地痞,以前曾在羅平城的一家鏢局干過兩年,練過幾年功夫。」暗衛正色稟道,說的是那兩個在羅平城裡碰瓷找茬的「流氓」。

    封炎覺得這兩人的來路有些問題,但又不想嚇到端木緋,就吩咐暗衛仔細查了這兩人。

    暗衛有條不紊地繼續稟著:「是今天有人去找他們,給了他們一筆銀子,讓他們教訓一下四姑娘。收買他們的人是個二十不到的男子,中等身量,留著八字鬍,聽口音是京片子。」

    暗衛越說語氣越是凝重,很顯然,這個要害端木四姑娘的人很可能就隱藏在聖駕的隊伍中,可是此次隨行的人至少有兩千人,茫茫人海,想要把那個人揪出來可沒那麼簡單。

    封炎的薄唇緊緊地抿在一起,雙眼也半眯了起來,一點點地變得深邃而危險。

    只要一想到有人在暗中算計蓁蓁,封炎就覺得坐立難安。

    幸好自己趕來了,無論這個人是誰,膽敢打蓁蓁的主意,簡直不知死活!

    「查。」封炎冷冷地擠出一個字。

    對方既然做了,自然會留下蛛絲馬跡。

    「是,公子。」暗衛抱拳行禮,又從窗口輕盈地一躍而出,彷彿他從來就沒來過。

    這時,窗外的夕陽已經完全落下了,天空中一片深深的黛藍色,銀月淡淡,夜涼如水。

    皇帝在羅平城停留了好幾天,又隨當地的官員去視察民生,督察河務,又詔令將蔣州所有州縣當年應徵賦稅減免一年,又增加了蔣州的學額,讓當地學政代為推薦有才學之人,得了當地的官員與文人墨士的推崇與讚頌,所經之處,人人歌功頌德,讓皇帝頗為受用,覺得自己真是明君。

    十月二十七日,皇帝收到了司禮監從京城快馬加鞭遞來的摺子,摺子里具體說了宣武侯府鬧出的那些事,雖然皇帝已經從封炎那裡聽過經過了,但是當天親眼看到這道摺子時,還是火冒三丈,當即下了聖旨,奪宣武侯府的爵位。

    聖旨十萬火急地被送往京城,既然這件事板上釘釘,也沒人藏著掖著,事情一下子就在船隊中傳開了,尤其是伴駕的隊伍中還有宣武侯府的王廷惟,當消息傳到他耳中時,他整個人都懵了。

    聖旨上說宣武侯府私吞了季家四百萬兩家財,可是這怎麼可能呢?!明明是他們王家仁善,一直養著季蘭舟這個無依無靠的孤女。

    王廷惟想打聽消息,思來想去,想到了一個人——二皇子慕祐昌。

    自從那天大吵了一架后,王廷惟就想和慕祐昌斷了。

    他是侯門的嫡子,又不是那等低賤的戲子小倌,根本不需要靠著二皇子,他既然對自己無情無義,王廷惟就打算等回京后,聽祖母之命娶了季蘭舟,從此後,和二皇子一刀兩斷,再無瓜葛,但是現在……

    為了侯府,他也唯有去見一見慕祐昌了。

    王廷惟下了船,匆匆地去了慕祐昌的那艘沙船,慕祐昌身旁服侍的小內侍自然是認識這位王二公子,連忙把人給領進了慕祐昌的書房裡。

    書房裡,只有慕祐昌一人,他穿著一襲寶藍色梅蘭竹刻絲直裰,腰間配著一方雞血石小印與一個荷包,一派優雅貴氣,只是眉宇深鎖,渾身散發著一種憂鬱的氣息。

    「廷惟!」

    一看到王廷惟來了,慕祐昌原本緊皺的眉頭一下子舒展了開來,親自起身相迎。

    自打楚青語小產後,慕祐昌這段日子幾乎是焦頭爛額,一方面是皇帝對他的態度又冷了,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楚青語,皇長孫的重要性慕祐昌如何不知,他也早盼著楚青語能誕下一兒半女,沒想到……

    想到當日的一幕幕,慕祐昌心頭複雜極了,眸色幽深。都怪楚青語有了身子還到處亂跑,否則、否則何至於如此!

    慕祐昌的眸底掠過一道幽暗的冷光,當對上王廷惟時,臉上才有了幾分笑意。

    慕祐昌是真心喜歡王廷惟,因此看他主動來找自己,心裡自是高興,覺得王廷惟終於是來向自己服軟了。

    「廷惟,快坐下。」慕祐昌伸手去拉王廷惟的手,王廷惟下意識地想避開,但想著家裡,還是忍住了。

    兩人在旁邊的美人榻上並肩坐下了,王廷惟的臉色有些蒼白,開門見山道:「殿下,你可知道皇上下旨奪了我們王家的爵位……」

    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慕祐昌當然也知道,就把自己打聽到的消息一一都說了,他說的自然是比王廷惟從外頭聽到的要詳細多了,包括司禮監送來的摺子上說王家私吞季家家財,而且為了掩蓋證據,還放火燒庫房,大鬧了一場,還是東廠出馬才從王家搜出了證據。

    王廷惟越聽越心慌,臉上掩不住的慌亂之色,反握住慕祐昌的手,顫聲道:「殿下,這……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我們王家這五年來明明待季蘭舟母女很好,這京中誰人不知!殿下,皇上一定是遭奸人蒙蔽,您一定幫幫我們王家啊!」

    此時此刻,王廷惟在這裡孤立無援,也只能求慕祐昌襄助了。

    慕祐昌看著王廷惟那驚慌失措的樣子,心疼不已,抬手攬住了王廷惟那瘦削的腰身,微微一用力,就把他擁進了懷裡。

    「廷惟,你放心,以你我的關係,本宮是不會坐視不理的。」慕祐昌的手在王廷惟的腰身上摸索了兩下,柔聲安撫著。

    話是這麼說,但是慕祐昌的心裡其實清楚得很,父皇正在盛怒中,這件事很難有轉圜的餘地,即便他去找父皇求情,也不過是觸怒父皇,不僅於事無補,連他也會栽進去……

    哎,反正父皇正在南巡,暫時還不會回京,等回京也是半年後的事,屆時王廷惟想必也冷靜下來了,不會和自己置氣的。

    他現在先把人安撫下來……別的以後再說。

    「殿下,我們王家就全靠您了!」王廷惟信了,從慕祐昌的懷抱里抬起頭來,一臉期待地看著慕祐昌,就像是一個深陷泥潭的人抓住了一根浮木一般。

    「一切自有本宮在……」

    書房裡靜了下來,只剩下衣裳摩擦的窸窣聲,以及窗外風吹著船帆發出的聲響。

    這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大晴天,快馬一路暢通無阻地飛馳著。

    十一月初八日,聖旨就送到了京城,再一路馬不停蹄地遞到了司禮監。

    聖旨送到司禮監的時候,才不過巳時過半,岑隱正在偏殿里待客。

    十一月上旬的天氣稍顯寒冷,不過這個時辰,在陽光的照耀下,屋子裡還算暖和,內侍們特意把偏殿的窗戶都打開了,周圍一片敞亮。

    「岑督主,這次多虧督主了。」端木憲就坐在窗邊,對著與他隔著一個紅木雕花方几的岑隱拱了拱手,笑容滿面,「否則,恐怕很難在短短的時日內把銀子湊到了七七八八。」

    直到此刻,端木憲才算是如釋重負。

    在宣武侯的家財一一變賣后,湊到了三百萬兩銀子,雖然還是不足,但總算沒有欠四百萬兩那麼誇張了,這一次,要不是東廠出面,以雷霆之勢壓制住了宣武侯,快刀斬亂麻,端木憲可以肯定這件事絕對沒有這麼容易了結,光是「拖」,沒準就能「拖」上小半年。

    自己能等,南境那邊卻不能等!

    「端木大人客氣了。」岑隱微微一笑,抬手端起了手邊的青花瓷茶盅。

    他身上的袖子隨著他端茶的動作形成些許褶皺,在陽光下這些褶皺中流光溢彩,讓這身碧玉石色的直頓時有了如翡翠般的光彩。

    別人看了也許只會感嘆岑隱身上的料子罕見,但是端木憲卻是一眼看了出來,這是自家鋪子做的衣裳,如今京中能有一身雲瀾緞衣裳的人那可是屈指可數。

    端木憲心裡有些酸溜溜,又有些得意,幸好孫女一向孝順,自己也是那「屈指可數」中的一人!

    岑隱優雅地淺呷了口熱茶,慢悠悠地說道:「銀子既然到賬了,端木大人就趕緊去辦吧。」接下來,要往南境送軍備、送糧草,事情可不少。

    話語間,來送聖旨的小內侍進來了,步履悄無聲息,他雙手捧的那捲五彩織雲鶴圖紋的聖旨很是醒目,一看就知道這是南邊來的。

    岑隱放下茶盅,隨手把那道聖旨接了過來,展開后,一目十行地看了看,然後又把聖旨交還給對方,簡明扼要地吩咐道:「你帶人去王家宣旨吧。」

    端木憲雖然沒看到聖旨的內容,但是他是聰明人,從岑隱的這句話,立刻也明白了這旨意是什麼。王家這次算是栽了大跟頭了!

    「是,督主。」

    內侍接過那道聖旨,恭聲領命,又快步退下了。

    不一會兒,內侍就帶著一隊禁軍浩浩蕩蕩地從宮門而出,朝著宣武侯府的方向飛馳而去。

    這一隊人馬所經之處自是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那些普通百姓無不避讓,也有好事者一路尾隨,直跟到了宣武侯府的大門口。

    宣武侯府已經被東廠封鎖了近一個月了,至今還由東廠把手,沒有岑隱的命令,任何人不可隨意進出,聖旨當然不在其列。

    「聖旨來了!」

    「侯爺聖旨來了!」

    門房匆匆地朝宣武侯的書房跑去,整個侯府都因為這個消息而沸騰起來,不僅是宣武侯跑來儀門,侯府的其他男女老少也都跑來接旨,他們都心知肚明這道聖旨很有可能就會決定他們侯府接下來的命運。

    不到一盞茶功夫,所有的王家人都在儀門外的庭院里跪好。

    來頒旨的姬公公環視著四周,心裡暗暗搖頭。

    他已經好些年沒來過宣武侯府了,前些日子也聽說了宣武侯府著火,卻沒想到侯府竟然燒成了這樣。

    一眼望去,侯府的外院至少燒了大半,哪怕這場火災已經過了那麼久,卻似乎還能在空氣中聞到那股燒焦的味道。

    再加之,東廠曾經在這裡反覆搜查過好幾遍,東廠下手可不知道客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搜查時損壞了不少花木與建築。

    此刻的侯府可謂滿目蒼夷,至今也沒人修整,或者說,這段時日宣武侯也沒心思管這個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姬公公心裡暗道,打開了聖旨,開始慢條斯理地宣讀起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宣武侯王之濂恃恩而驕,驕橫跋扈,強佔季氏家產,意圖蒙蔽聖聽,實在目無聖上,十惡不赦,今革除王之濂侯爵爵位……」

    聽到這裡,王家上下都傻了,耳邊轟轟作響。

    後面姬公公還說了什麼,他們根本就聽不進去了,一個個身子幾乎軟倒下去,心裡只剩下一個念頭:怎麼會這樣?!

    姬公公可不在乎王家人怎麼想,念了最後一聲「欽此」后,就把聖旨合了起來,冷冷道:「王之濂,還不接旨?!」

    宣武侯,不,王之濂像是混身的力氣被抽走似的,虛軟無力,卻也知道聖旨已下,他不得不接。

    「臣遵旨。」

    王之濂用盡全身的力氣高抬雙手,把聖旨接下了。

    姬公公撫了撫衣袖,用尖細的聲音吩咐一旁的小內侍道:「給咱家把門口侯府的牌匾取下來!!」

    「是,姬公公。」

    小內侍連忙領命,帶著兩個禁軍士兵出去卸牌匾了。

    王之濂嘴巴張張合合,想阻止,但是又怕再被冠一個抗旨不遵的罪名,捧著聖旨癱坐在地上。

    太夫人趙氏呆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慌慌張張地說道:「季蘭舟,我要見我那外孫女季蘭舟!」

    趙氏心裡想的是,只要季蘭舟願意承認這幾百萬兩銀子是她給他們王家的,那麼一定能夠從輕處置。

    他們侯府的家當差不多都已經賣了,無論如何,這爵位不能失!

    只要爵位還在,這家業還能掙,可一旦王家變成了庶民,那可就是徹底沉淪泥潭了……

    趙氏的眸底燃現一抹希望的火花,熱切地看著姬公公。

    然而,趙氏想得再好也沒用,姬公公才不管這麼多。

    再說了,他就算再沒眼色,那也能看出王家是怎麼也不可能翻身了!

    姬公公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下嘴角,陰陽怪氣地說道:「督主有命,讓你們全家明日一早就搬出這棟府邸。那四百萬兩還沒湊齊呢,這府邸還要賣了抵債呢!」

    轟!

    王家人只覺得耳邊彷彿又炸下了一道轟雷,不敢相信他們的境遇竟然還能更糟。離開這侯府,他們還能去哪兒?!

    「不行,你們不能把我們趕走!」王婉如忍不住叫囂起來,俏臉上難看極了,「我二哥隨二皇子殿下南巡去了……」對了,他們家還有二皇子為靠山呢!「你們不能這麼對待我們!」

    她霍地從地上站了起來,一字比一字尖銳,臉色漲得通紅,近乎歇斯底里。

    「二皇子?」姬公公嘲諷地冷笑了一聲,覺得這王家全部是蠢蛋,也難怪好好一個百年侯府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話不投機半句多,姬公公根本就懶得理會王婉如,甩袖離去,只丟下一句:「督主有令,不搬也得搬!」

    姬公公頭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了兩個內侍「幫著」王家人一起搬家。

    王婉如還想叫,卻被身旁的侯夫人捂住了嘴,「咿咿唔唔」地說不出話來。

    姬公公很快就走得沒影了,四周一片死寂,靜了好一會兒,跟著就騷動了起來。

    王之濂捧著聖旨踉蹌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在最初的震驚后,他心裡反而有一絲慶幸。

    本來最差的可能性是被冠上通敵的罪名,很有可能保不住一家子的性命,現在也只是損失了一些身外物而已,只要人都安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然而,其他人並不這麼想。

    「大伯,這都怪你!」

    跪在地上的王三夫人猛地躥了起來,激動地指著王之濂的鼻子斥道:「都怪你自作主張……否則我們王家何至於淪落到這個地步!」

    當年就是長房起了貪念想侵吞季家的家財,上個月也是長房自作主張放火燒庫房,卻把侯府燒掉了近半!

    這一切都是長房的錯!

    「沒錯,大哥,明明都是你的錯!」王三老爺也緊跟著從地上爬了起來,附和道,「現在家裡所有的家產都差不多被東廠沒收了,變賣還債,現在連爵位和這棟祖宅都要保不住!你要我們全家都流落街頭嗎?!」他的情緒也越來越激動。

    王之濂這輩子還不曾在大庭廣眾下如此這般被弟弟和弟妹指著鼻子罵過,他的臉上陰雲籠罩,臉色更難看了。

    「你們還好意思怪我?當初給你們修院子的時候,我們全家花季家銀子的時候,你們怎麼不反對!」王之濂扯著嗓門反駁道。

    王大夫人余氏自然是站在丈夫這邊,也是對著三房斥道:「我算是知道什麼叫只能同富貴,不能共患難了!」

    這個時候,為了銀子,他們是裡子面子都顧不上了,鬧成一團。

    幾個小輩手足無措,面面相看,每個人的臉上都寫著茫然,不知道何去何從。

    「夠了!」還是太夫人趙氏冷聲打斷了兒子兒媳。

    趙氏在管事嬤嬤的攙扶下站起身來,看著兒子兒媳真是頭都疼了,這個時候,他們還要窩裡斗。

    其他人都閉上了嘴,四周再次陷入一片沉寂中,氣氛越發僵硬了。

    「蘭舟。」趙氏似是自語,又似是在解釋著什麼,「現在唯有蘭舟可以幫我們了。」

    「母親,您說的是。」余氏連忙點頭附和,「蘭舟是苦主,只要蘭舟不告的話,一定可以罪減一等!……當初就不該讓蘭舟就這麼走了。」否則就可以讓季蘭舟去給他們王家求情了!

    見長房、三房鬧得厲害,王二老爺夫婦彼此暗暗地交換了一個眼神,王二夫人扯扯王二老爺的袖子,帶著幾個子女走了,夫妻倆皆是面沉如水,心有不平。

    當初他們二房還有三房雖然也享受到了季家那筆家財的好處,但是比起長房那可是小巫見大巫,現在大禍臨頭,卻還要他們一起來背負。

    王二老爺越想越是覺得心裡梗著一口氣,不上不下。

    現在姬公公只給了一天的時間讓他們搬家,幸好自己還悄悄藏了一些金玉,得趕緊理理……以後的日子還得過下去呢!

    二房一走,周圍就空了一半,王之濂也反應了過來,對著趙氏道:「母親,我們還是趕緊收拾東西吧……」

    這些天來,他們算是見識過了東廠的霸道驕橫,獨斷獨行,他們知道岑隱既然放了話,那麼他們絕對不可能再討價還價的。

    趙氏果斷地吩咐道:「趕緊去收拾東西!」

    事情都到了這一步,總要先保住他們能保住的東西,之後,再來籌謀其它!

    此時此刻,王家人可算是齊心一致,立刻就散了,朝著各房各院而去。

    然而,這家裡大大小小這麼多東西,穿的用的吃的擺設等等,只是不到一天的功夫哪裡整理得過來,即便是整個王家的人一夜沒睡,東西也才理了四五成。

    東廠不等人,天一亮,兩個小內侍就帶著一眾東廠番子來趕人了。

    無論是王家的人如何求情,如何哀嚎,如何撒潑,都改變不了他們的結果,他們就像是一群小雞似的被東廠吆喝著從他們王家的府邸中驅趕了出去……

    這動靜委實太大了,加上這一個月來,王家這邊本來就是京中不少人關注的焦點,一下子王府的門口就聚集了不少看熱鬧的人。

    而王家這一大家子,男女老少,上至主下至仆,就這麼形容狼藉地站立在大街上,眾人交頭接耳地對著他們指指點點,說著宣武侯府霸佔孤女家常,說著侯府被革爵,說著他們一大家子被趕出家門……

    直說得幾個夫人姑娘臉上羞憤欲絕,她們自打出生起就錦衣玉食,乃名門貴女,還從不曾遭受過這麼大的恥辱,她們就像是被扒光衣裳丟在大街上似的,周圍這一道道的目光就如同千萬根針扎在她們身上一樣,讓她們只恨不得挖個地洞鑽下去。

    她們想走,偏偏無處可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
    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