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65章 464欺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65章 464欺負字體大小: A+
     

    端木緋的指尖不小心碰到封炎的薄唇時,她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她這是傻了嗎?給他糖就可以了,幹嘛喂他呢!

    封炎僵住了,耳朵一點點地泛紅,心跳砰砰加快:蓁蓁果然對自己很滿意!

    涵星看著這一幕,覺得自己一不小心被餵了一嘴的糖,她目光下移,看了看那兩個倒地的男子,心道:好吧,炎表哥還算靠得住,差不多也勉勉強強夠格當她的表妹夫了。

    封炎滿足地含著松仁糖,覺得從嘴到心甜絲絲的,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

    端木緋努力把腦子放空,只當剛才的那一幕根本就沒發生過。

    她清清嗓子說:「我們走吧?」

    封炎這才回過神來,興沖沖地跟在端木緋和涵星身後繼續往巷子的另一頭走去,前面的兩個小姑娘都沒注意到他的嘴角抿出了一個冷漠的弧度。

    端木緋只當這兩人是普通碰瓷的流氓,但是封炎卻知道這兩人是有預謀而來,絕非「偶遇」。

    他抬手用空閑的左手做了個手勢。

    後方的一棵梧桐樹上立刻就傳來了一陣「簌簌簌」的聲響,似乎是風拂枝葉,又似乎是在答應著什麼。

    穿過小巷子后,左手邊就是風青茶樓,涵星此刻早把方才的那場鬧劇忘得一乾二淨,沾沾自喜地看了看端木緋,自誇道:「緋表妹,我說的沒錯吧?」

    她就說嘛,這是條捷徑。

    端木緋晃了晃與涵星交握的小手,笑眯眯地附和了一句。反正出門時,她啥也不需要操心,就負責跟著就是了。

    表姐妹倆說說笑笑地進了茶樓,一直上了二樓。

    二樓扶欄的座位旁,皇帝還是坐在原處,三皇子和四皇子就坐在他身旁,二公主、三公主和五公主還沒回來。

    皇帝自然看到了跟在兩個小姑娘身後的封炎,驚訝地揚了揚眉。

    封炎走到了皇帝跟前,放下書箱后,給皇帝行了禮:「舅舅。」

    「阿炎,坐下說話吧。」皇帝笑道,目光在封炎和端木緋之間掃視了一番,心裡立刻就明白了,嘴角微微翹起。

    這樁婚事是自己欽賜的,自己也因此讓安平交出了先帝留下的影衛,這筆交易讓皇帝很滿意。

    皇帝當然希望他們倆好,希望端木緋能把安平母子倆牢牢地牽制住,不要起什麼不好的心思……

    想著,皇帝又慢慢地搖起了手裡的摺扇。

    封炎直接在涵星和端木緋的那桌坐下了,賴在端木緋身旁。

    端木緋想著他剛才給她拎書,乖巧地給他斟茶遞茶。

    封炎心裡更美了,討好地對著她笑了笑。

    兩人之間的眼神交換看在了另一桌的三皇子慕祐景眼中,眸光微冷。

    自聖駕啟程南巡,這段時日,他也沒少向端木緋示好,但是端木緋一直無視他,幾乎沒怎麼跟他說過話,現在看著倒是和封炎這麼親密!

    他真不明白自己哪裡比不上封炎,封炎不過是公主之子,這輩子也不過有什麼前途,父皇想必巴不得把封炎給養廢了,只怕怎麼也不會重用封炎的!

    自己不同,自己可是皇子,有機會問鼎皇位,退一萬步說,就是自己登不上天子之位,將來也至少是個親王,跟封炎相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端木緋又不是傻子,難道她想不明白這點嗎?!

    就是父皇給她和封炎賜了婚又如何?

    這樁婚事還不是父皇賜的,要收回輕而易舉!

    慕祐景慢慢地飲了口茶,眸子里閃閃爍爍,等放下茶盅時,又恢復了平靜,若無其事地說道:「炎表哥,你這麼快就趕上了,可是差事辦好了?」

    「……」封炎端著茶盅正在喝茶,舉止優雅,笑而不語。

    慕祐景見封炎不語,心中不快,還想說什麼,眼角的餘光忽然注意到皇帝的臉色沉了下來,那種不怒自威的氣息自然而然地釋放出來。

    慕祐景心裡咯噔一下,立刻反應了過來,暗道不妙。

    是他大意了。

    父皇對他們幾個皇子一貫有幾分戒備,怕是覺得自己在窺測朝堂呢!

    雖然他進了六部辦差也有一年多了,但是他清楚地知道,在皇帝的心裡,他只是臣子,還不是未來的繼承人。

    所以,父皇不樂意自己打聽太多的朝事。

    慕祐景的思緒轉得極快,連忙把話題帶過:「炎表哥,你這麼快追上來想來是日夜兼程吧,我看錶哥你都瘦了一圈,這兩天可得好好補補。」

    端木緋覺得三皇子難得說到了她心頭上,是該給封炎補補,否則安平長公主該心疼了。

    唔,正好她剛才還在林海書鋪淘到了一本蔣州菜的菜譜,可以和公主府的廚娘一起研究研究。

    她正思忖著,樓梯的方向又傳來了腳步聲,傾月、舒雲和朝露三人也都回來了,說說笑笑。

    她們身後的宮女手裡拎著幾個包袱,顯然,三位公主剛才在外面玩時買了不少東西。

    三個公主先給皇帝行了禮,她們也看到封炎,接著又過來和封炎見禮。

    「炎表哥,你是剛到吧。」傾月笑著與封炎寒暄,「正好,我們馬上快過江了,可以一起游江南了。」

    封炎只是「嗯」了一聲,就默默地去喝茶。

    話頭就這麼被封炎給掐滅了,場面略顯冷清。

    涵星在心裡默默嘆氣,暗道:又來了。那個跟奔霄一樣傲嬌的炎表哥又來了!

    舒雲看看封炎,又看看封炎身旁的端木緋,低下頭抿了抿嘴角,就去了皇帝那桌坐下,姿態優雅高貴。

    傾月對於封炎的性子也有幾分了解,並沒有在意,在這桌剩下的一個座位坐下了。

    打扮成丫鬟的宮女連忙給兩位公主重新斟茶,嘩嘩的斟茶聲迴響在空氣中,茶香瀰漫在桌面上。

    下面的說書人還在口沫橫飛地說著《七俠五義》,正說到「徹地鼠恩救二公差,白玉堂智偷三件寶」那個回合,茶客們多是全神貫注地聽著,茶樓里除了說書人洪亮的聲音外,其他人皆是默不作聲。

    涵星和端木緋很快就沉浸在故事中,輪到封炎在一旁默默地給端木緋不時填茶、端瓜子,而皇帝卻一直有些心不在焉,不時地伸長脖子朝樓下的大門口瞟著,頗有幾分望眼欲穿。

    又過了一會兒,皇帝望穿秋水等的人終於是回來了。

    文永聚在皇帝耳邊附耳把打聽到的消息一一稟了。

    這對阮氏父女是贛州人,因為老家三年前乾旱過不下去了,只好出來賣唱為生,父女倆從江南一路北上賣唱,十天前剛抵達羅平城,最近一直在風青茶樓和城中的幾個茶樓賣唱。

    阮菱歌長得好,又有把好嗓子,也引來不少狂蜂浪蝶,但父女倆倒是有幾分氣節,阮大江說了不會讓女兒給人做小。

    皇帝手裡的摺扇越搖越慢,想著阮菱歌方才唱歌時的模樣,嘴角翹得更高了。

    皇帝也沒多說,只是點了下頭,文永聚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了,低聲道:「那小的這就去『安排』。」

    皇帝在街上看中一個民女要納進宮裡,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皇帝身邊服侍的早就見怪不怪了,幾個皇子公主也只當什麼都不知道。

    這時,大堂里的說書人又說完了一個回合,皇帝乾脆就站起身來,下樓去了。其他人也都陸陸續續地跟上。

    皇帝約莫是還在興頭上,繼續帶著他們在城中閑逛,之後又去了城南的市集,買了一堆有的沒的,一行人直到太陽西斜才慢悠悠地返回了碼頭。

    等皇帝回到龍船時,文永聚已經帶著阮菱歌候在了甲板上,阮菱歌還是那身青碧色的衣裙,在徐徐的微風中,裙裾翩飛如蝶,看來弱不禁風。

    文永聚上前給皇帝作揖行禮道:「皇上。」

    阮菱歌不是聾子,當然聽到了文永聚的這一聲喊,臉上難掩慌張之色。對她這種平民百姓而言,天子實在是太遙遠了!

    「阮姑娘……」一旁的宮女悄悄地拉了拉阮菱歌的袖子。

    阮菱歌怔了怔,這才回過神來,慌忙地跪在了甲板上,顫聲道:「參……參見皇上。」她半垂下螓首,不敢仰視皇帝。

    夕陽的餘暉在少女烏黑的青絲與如玉般的肌膚上裹上了一層淡淡的光暈,那臉上、脖頸上的肌膚吹彈可破,白皙無暇……

    皇帝看著這個清麗如白蓮的少女,心中一盪,這個少女與宮裡的嬪妃還有畫舫的花魁又不同,她就像是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一張不曾染上顏色的白紙。

    皇帝唇角一勾,揮手讓人帶下去了,眸子幽深而熾熱。

    接著皇帝就把幾位皇子公主以及端木緋統統打發了,只留下了封炎進船艙說話。

    小元子在後方眼巴巴地看著封炎,就見船艙口的那道門帘掀起又落下,心想:其實他可以替四姑娘拎那個書箱的,何必勞煩封公子一直提著呢!

    船艙里,一個小內侍給皇帝和封炎上了茶后,就退下了。

    皇帝一邊飲茶,一邊聽封炎在一旁回稟正事。

    這一次,封炎在出京前被臨時留在京中,就是為了季家這筆八百萬兩的獻銀。這筆銀子數目重大,又關乎南境戰事,不容出岔!

    當初戶部去宣武侯府核賬時,端木憲就到皇帝跟前告了宣武侯一狀,說侯府有意「阻攔」,別有用心,因此皇帝心裡多少擔憂宣武侯府不肯爽快地交出這筆銀子,生怕他們又玩什麼手段,這才多留了一手。

    今日封炎追了過來,皇帝也猜到了季家那筆銀子的事應該是解決了,只是此刻聽封炎一五一十地稟來,才知道中間竟然如此「一波三折」。

    皇帝越聽越氣,額頭青筋亂跳,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皮膚下爆發出來,連茶都沒心情喝了。

    原來端木憲之前所稟還算客氣的,王家竟然如此大膽!!

    封炎只當沒看到皇帝的怒意,有條不紊地把東廠對宣武侯府的處置也一併都稟了。

    「好!阿隱做得好!」

    皇帝「啪」地一掌拍在手邊的方几上,震得方几上的茶盅都微微跳動了一下。

    聽了岑隱的處置,皇帝心裡總算是稍微暢快了一些。

    這要是不讓王家把這虧空填補,皇帝都有些咽不下這口氣了。

    再說了,季家姑娘獻銀有功,要是任由王家吞了季家的錢,外人只會說自己這個當皇帝的不能為有功之臣主持公道,甚至於沒準還要說他幫著王家欺負一個孤女。

    幸好岑隱把這件事辦得漂亮極了!

    皇帝呷了兩口茶,又看向了封炎,贊道:「阿炎,這趟差事你辦得不錯,沒辜負朕對你的信任。」

    「這一路,你辛苦了,在這裡好好歇息兩天,後天我們就要過江了,陪你母親好好在江南玩玩,她也好些年來沒下過江南了。」

    「是,皇上舅舅。」封炎站起身來,抱拳行禮,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皇帝似乎從他的動作中看出了什麼,哈哈大笑,揮了揮手道:「阿炎,你下去休息吧。」

    封炎欣然應下,帶著那個沉甸甸的書箱退下了,疾步匆匆地前往安平所在的那艘沙船,一直來到沙船二層的其中一間船艙門口。

    門帘的另一邊傳來了端木緋清脆甜糯的聲音:「殿下,那位阮姑娘的歌唱得真是好極了,聲線空靈婉約,不染塵埃,我以前也聽過不少人唱《浣溪沙》、《漢宮春》,與她相比,都相形見絀……」

    封炎唇角一勾,打簾進去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茶香。

    安平和端木緋正在吃封炎今天捎來的茶糕。

    這茶糕雖然名稱中有個「茶」字,不過實際上它並沒有用到茶葉作為材料,不過是因為它是配茶吃的,所以才有了這個名字。

    挑簾聲引得安平和端木緋都循聲朝封炎看去,安平心情大好,明艷的臉龐上笑不絕口。

    「阿炎,你快來坐下。」安平招呼封炎過去坐下,「剛剛緋兒正和本宮說,她在城裡的一家茶館聽了幾首小曲不錯,乾脆你明天再帶她去聽吧。」

    安平眨眨眼,意思是,兒子不用客氣!

    端木緋差點被茶水嗆到,咽下口裡的茶水后,含糊地咕噥了一句:「以後估計是聽不到了……」

    安平挑了挑眉,沒等她文,封炎就直接把話挑明了:「皇上剛剛才把她接過來了。」

    雖然封炎沒聽過阮菱歌唱歌,但是他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大概發生了什麼事。

    安平嘴角勾出了一個嘲諷的弧度,一邊端起茶盅,一邊淡淡地說道:「本宮的那個皇弟啊,這麼些年總在女人身上吃虧,還學不乖……」

    她說了這句后就點到為止,不再提皇帝,生怕說多了污了端木緋的的耳朵。

    安平淺呷了熱茶后,話鋒一轉:「阿炎,你帶回來的茶糕與桃酥,味道不錯。」

    端木緋深以為然,笑吟吟地介面道:「是啊,這茶糕可真好吃,鬆軟,清香,鮮美,配上殿下的普洱茶恰恰好。」

    話語間,子月給封炎也上了普洱茶。

    封炎就著普洱茶也吃起茶糕來,他一口一個,三兩下就吃了大半碟,心裡沾沾自喜,覺得自己今天又做了一件讓蓁蓁歡喜的事。

    封炎抬手又去拈碟子上最後一塊茶糕,這時,端木緋出聲勸了一句:「阿炎,茶糕是糯米做的,晚上吃太多容易積食……吃點桃酥吧」

    其實阿炎(自己)的腸胃挺好的!

    安平和封炎母子倆心有靈犀地想著,封炎聽話極了,立刻就改吃了桃酥,心裡甜得簡直掉進蜜罐子了:蓁蓁真關心自己啊!

    看著傻兒子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傻樣子,安平忍俊不禁,面上不動聲色,其實笑得肚子都痛了。

    這對小兒女實在是太有趣了。

    安平定了定神,才道:「阿炎,你帶緋兒出去玩吧,不用在這裡陪本宮。」

    封炎給娘親投了一個感激的眼神,覺得娘親真是體貼,笑著應了。

    端木緋放下茶盅,起身告退。

    兩人一前一後地出了船艙,端木緋本想找個小內侍接手封炎手裡的那箱書,可是她的話還沒出口,就聽封炎搶先一步說道:「蓁蓁,我先幫你把這些書搬去你那裡吧。」

    他既然這麼提議了,端木緋便也就順勢應了,帶著他去了她的小書房。

    安平特意給端木緋安排了一間帶稍間的屋子,端木緋就用稍間當了自己的小書房。

    她在船上住了二十多天,書房裡也堆了不少東西了,除了文房四寶書籍外,還有不少端木緋最近完成的字畫以及她最近買的小玩意,比如摺扇、筆擱等等,窗邊還養了一缸魚,兩尾青黑色的魚兒在水草歡快地甩著尾巴。

    這是……

    封炎的目光在那兩尾小魚上流連了幾息,端木緋笑著道:「這是我前兩天和涵星表姐一起釣的魚。」涵星嫌她釣的魚瘦,她乾脆就把魚養起來了。

    封炎有些羨慕地看著魚缸中的那兩尾魚兒,他也想和蓁蓁一起釣魚!

    端木緋看出了他臉上的羨慕之色,還以為是封炎羨慕她們出來玩了那麼久。

    她心念一動,拉了拉封炎的袖子,笑吟吟地說道:「一路行船時,我沿途畫了不少畫,你要看看嗎?」

    那是當然!封炎那雙漂亮的鳳眼如同烏雲散盡露出太陽般,明亮而又燦爛。

    他笑了,直點頭,連屋子裡似乎都隨著他明朗的笑容而亮了不少。

    端木緋也被他感染了笑意,帶著他走到了書案前。

    書案的右邊放著一個偌大的白瓷觀音瓶,端木緋把它當作了畫筒用,畫好的畫大多捲成了筒狀放在觀音瓶中。

    端木緋一邊一幅幅地把畫展開,一邊告訴封炎:

    「阿炎,你看這是我們在蓼城上船后我畫的船隊出發時的情景。」

    「還有這兩幅,是我在錦山堰畫的,這幅是錦山堰碼頭……還有這幅是我和涵星表姐、攸表哥在城裡的一家戲樓看梆子戲。」

    「這是我經過大寰山一帶,從運河上遠眺,畫的這幅山水圖。」

    「對了,還有這一幅,你一定要看看……」

    好一會兒,屋子裡就只有端木緋一人清脆的聲音,侃侃而談。

    封炎一會兒看看端木緋的那些畫,一會兒看看端木緋那張神采飛揚的小臉,眼神更柔和了。

    這一瞬,封炎忽然福至心靈,這是蓁蓁特意給他畫的吧!

    沒錯,一定是這樣。

    蓁蓁對他可真好,比對端木憲要好多了!

    想著,封炎俊臉上的笑容更盛,心裡像是泡在了蜜糖水中般,甜滋滋的。

    端木緋看他的目光在畫上流連不去,笑容燦爛地說道:「你喜歡的話,都給你。」

    封炎差點脫口問「真的嗎」,但是話到嘴邊時還是咽了下去,他才不會給蓁蓁機會反悔呢!

    封炎仔仔細細地把那五幅畫都看了看,然後小心翼翼地把這些畫都一幅幅地卷了起來,把畫全部收進了畫筒里。

    見他喜歡,端木緋的心情也變得輕快起來,笑意盈盈。

    她清清嗓子,又道:「阿炎,你一路舟車勞頓,要不要去歇一會兒?」

    「我不累。」封炎很篤定地說道。有蓁蓁在,他精神著呢。

    端木緋看著他,眼神有些恍惚,不知為何,忽然就想起了封炎小時候的樣子,這傢伙從小就倔強得很……

    憶起記憶中年幼的封炎,那時候的他比現在看起來還要像安平長公主,雌雄莫辨,可愛得像個姑娘家……

    她有些手癢了。

    端木緋眨了眨眼,笑眯眯地提議道:「阿炎,我們去甲板上吹吹風,我彈琴給你聽。」

    好!封炎又怎麼會說不好。

    他很殷勤地親自給端木緋搬了她的那把「鳴玉」,兩人一出船艙,就有內侍聞風而動,封炎再也沒機會獻殷勤,從琴案、香爐、茶几、茶具、美人榻到爐子等等,一應俱全。

    須臾,一陣清澈悠揚的琴聲就自端木緋的指下流瀉而出,此刻夕陽已經落在了河面上,映得西邊的河面上一片漂亮的金紅色,與那天上絢麗的雲彩交相呼應。

    一陣悠揚的琴聲自端木緋的指下,一曲《雙鶴聽泉》緩緩自晚風中響起,如一股股清泉在千姿百態的奇峰異石間流淌而來,涓涓細流,溫柔恬靜,潤物細無聲……

    封炎只是這麼聽著,就覺得頭皮發麻,一種戰慄的感覺自背脊傳遍全身,就像是被順毛一樣。

    他唇角微微翹起,渾身都放鬆了下來。

    這樣可真好。

    他心裡發出滿足的喟嘆,不知不覺中,就閉上了眼,沉淪在了夢鄉中……

    不遠處的小元子探頭探腦地往船尾的方向皺了皺眉,從美人榻上封炎那緊閉的眼睛和放鬆的姿態可以判斷出他睡著了,心裡暗暗搖頭:這位封公子實在是不像話!四姑娘好心彈琴給他聽,他、他、他竟然睡著了,簡直就是對牛彈琴!

    端木緋當然也看到封炎閉上眼睡覺了,卻是得意地勾唇笑了,笑容中透著一絲狡黠。

    這首《雙鶴聽泉》其實被她略略改編過,以前祖母楚太夫人睡不著時,她就會彈給她聽,這一曲用來助眠真是再好不過了。

    果然,他睡著了!

    須臾,琴聲止。

    端木緋轉頭看向躺在美人榻上的封炎,封炎眼帘垂下,雙眸緊閉,那濃密長翹的睫毛在眼窩處投下一片淡淡的陰影,小麥色的肌膚在夕陽的餘暉下呈現出一種健康的色澤。

    他的鼻息均勻綿長,睡得很安穩,很恬靜……也很可愛!

    端木緋笑得更燦爛了,彷彿一個做了壞事的孩童般,賊兮兮的。

    她氣定神閑地拿出早就備好的文房四寶,鋪紙磨墨,盡情地揮毫潑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