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47章 446招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47章 446招搖字體大小: A+
     

    「緋兒,陪本宮去廂房歇歇吧。」安平隨口道。

    端木緋乖巧地直點頭,她正攙著安平的右臂,把方才安平臉上的細微變化都看在了眼裡,連忙放空了腦袋,賣乖地說道:「殿下,我幫你抹藥酒,是我親手調配的。」

    端木緋攙著安平跨出了大雄寶殿,不疾不徐地往廂房的方向去了,封炎乖乖地跟在兩人身後,就像是他們倆的小跟班一樣。

    殿外的其他人也都陸陸續續地四散而去,只等著下午的法事,大雄寶殿附近很快就變得空蕩蕩的。

    今天的皇覺寺,人雖多,卻很是幽靜,無論是僧人,還是來參加法事的人皆是不敢喧嘩。

    九月的天氣涼爽了不少,秋風徐徐拂來,樹葉沙沙作響,在這香煙繚繞的皇覺寺中更顯靜謐祥和。

    端木緋也沒在廂房裡待多久,給安平和自己的膝蓋都抹了藥酒后,她就被安平打發了。

    「阿炎,今日是重陽,應該登高望遠,距離午膳還要半個時辰呢,你乾脆帶緋兒去后寺的鶴影山走走吧……」

    於是端木緋就乖乖地隨封炎一起出來了。

    鶴影山是皇覺寺后寺一座假山,山頂還有一座鶴影亭,可以一覽寺中的風光。

    端木緋知道封炎今天的心情肯定不會太好,因此特別的乖巧,當他們經過寺廟東北方的金鑲玉竹林時,一片竹葉被風吹到了封炎的肩上時,她就很殷勤地抬手替他拈下了這片竹葉……

    封炎驀地停下了腳步,半垂眼帘,目光落在那片被端木緋拈在指尖的竹葉上。

    端木緋忽然覺得指尖有些發燙,腦子一片空白,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竹葉最適合吹葉笛了。」

    封炎動了動眉梢,似乎被挑起了興趣。

    端木緋以指尖捋了捋那片竹葉,順勢避開了封炎過分明亮的目光。她把那片竹葉放在唇間,櫻唇輕抿著竹葉。

    一陣悠揚清脆的葉笛聲自她唇間飄蕩而出,葉笛聲婉轉靈動,又帶著一絲淡淡的哀傷……與溫柔。

    封炎眯眼看著她,眼神更柔和了。

    這一曲葉笛,他已經是第三次聽到了。

    第一次,是阿辭八歲時,父母過世后,她纏綿病榻數月都沒有出門,當他得知她進宮去見舞陽時,也急忙趕了去,遠遠地在御花園裡聽到她吹著這首曲子,悲傷哀思,而又溫柔豁達;第二次,是前年重陽節在千楓山時;第三次則是現在。

    這一次,她是吹給他聽的,他一人!

    想著,封炎的眸子更亮了。

    葉笛聲在兩邊竹葉搖曳的沙沙聲中悠然而止,周圍靜了下來,許久都沒有別的聲音。

    端木緋見封炎不說話,心跳砰砰加快,抬頭看了看他,見他目光發直地盯著她手裡的那片竹葉,也去看那片平平無奇的竹葉,心想:莫非他也想吹?

    這麼想著,端木緋就把手中的竹葉遞向了封炎。

    這一下,輪到封炎傻了。蓁蓁這是讓他吹呢,還是讓他替她收著呢,亦或是……

    「簌簌簌……」

    忽然,一隻小巧的黑鳥展翅從左邊的竹林飛出,「嗖」地一下就衝進了右邊的竹林中,幾乎是彈指間,它就消失在碧綠繁茂的竹葉之間,只餘下那竹葉還在簌簌地搖擺著,落下幾片零落的殘葉。

    端木緋慢慢地眨了眨大眼睛,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她拍拍胸口道:「我還以為是我家小八呢。」

    封炎抬手指了指右邊竹林后的假山道:「那就是鶴影山吧?」

    從茂密的竹葉上方,隱約能看到一座涼亭自嶙峋的假山上探出尖尖的亭頂。

    「就是那邊。」端木緋興緻勃勃,連忙點頭道,「鶴影山裡藏著十鶴,我曾經繞著假山找了很久,才只找到了九鶴,第十鶴還是祖父告訴我的……」說著,端木緋的眸子閃著一抹懷念。

    封炎偶爾輕輕地應一聲,唯有他知道端木緋嘴裡的祖父是楚老太爺,也唯有他知道……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腰側的荷包,確信那片竹葉好生地被他收好了。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往前走,不知不覺中,就穿過了竹林,來到了鶴影山的山腳下。

    周圍一片幽靜無聲,什麼人都沒有,就彷彿突然間從喧囂的俗世進入一片世外桃源般,靜謐悠遠。

    端木緋心裡咯噔一下,總覺得有種不妙的預感。

    封炎第一個踩上了假山的石階,見端木緋停下,疑惑地轉身看著她,「蓁蓁?」

    封炎還以為是第一階石階太高了,暗暗自責自己不夠貼心,連忙伸出了手,打算拉她一把。

    端木緋只能乖乖的伸出了手,提著裙裾上去了。

    兩人沿著蜿蜒的石階往上走去,端木緋慢慢悠悠地跟在封炎身後,落後了四五步,不過這假山並不高,即便是她故意放慢速度,沒半盞茶功夫還是走到了山頂。

    山頂的涼亭已經有了些年頭,曾經鮮艷的紅漆微微黯淡,唯有那高翹的檐角依舊線條流暢,宛如飛燕棲息其上。

    涼亭中,已經有一個人等在了那裡。

    如同端木緋所料。

    對方先是看到了走在前面的封炎,大步流星地自亭子中走出,對著封炎行禮道:「公子。」來人的聲音洪亮有力。

    「袁統領。」封炎對著來人微微頷首。

    端木緋不認識袁惟剛,但是在這京城中能被為稱為「統領」的屈指可數,對方又姓袁,想來就是神樞營統領袁惟剛了。

    據說,袁惟剛那可是先衛國公耿海的親信;據說,耿海過世后,袁惟剛對新任的衛國公耿安晧還是忠心耿耿,鞠躬盡瘁……

    這些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而現在端木緋只想微笑。

    袁惟剛也看到了幾乎被封炎擋住的那道嬌小身影,挑了挑眉。

    「蓁蓁,我們到亭子里歇一會兒。」

    封炎也不避諱袁惟剛,殷勤地招呼道。

    端木緋除了笑,也只能笑。

    三人進了涼亭,各自坐下,氣氛有些詭異。

    袁惟剛當然認識端木緋,畢竟這一位可是皇帝給公子賜婚的對象,端木家的四姑娘。

    袁惟剛直愣愣地盯著端木緋,神情登時有些複雜,既有意外,又有一絲瞭然。

    跟著,他看著端木緋的目光中就帶上了一抹鄭重,甚至是尊敬。

    自己什麼也不知道。端木緋放空了腦袋,只當自己不認識袁惟剛,更不知道他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她抬眼看著亭子內頂色彩斑斕的壁畫,這裡是寺廟,壁畫上畫的當然與佛有關,畫的是釋迦牟尼佛為了救一隻鴿子而割肉飼鷹的故事,僅僅四幅畫把這個故事生動地娓娓道來。

    端木緋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替佛祖生疼。

    「衛國公那邊怎麼樣了?」封炎單刀直入地問道。

    袁惟剛又看了端木緋一眼,沉聲回道:「公子,耿安皓已經快要撐不下去了……」

    耿海「死」后,耿安皓一直對他的死抱有疑慮,總覺得耿海的死太過離奇,太過湊巧,正好在那個「節骨眼」上。

    耿安晧也知道身為神樞營統領的袁惟剛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環,那一日袁惟剛本該前往安定縣與耿海派去的人會和……

    可是耿海死了,袁惟剛卻全須全尾地回來了。

    在耿海的頭七后,耿安皓就私下找過袁惟剛,問過他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卻被袁惟剛以自己去了安定縣卻沒見到耿海矇混了過去,還說他當日已經整兵出營,還驚動了神機營的人,幸好被他以演習為由矇混了過去。

    耿安晧本來也將信將疑,去神樞營調查了一番,發現袁惟剛所言不假后,就釋疑,依然把他視為心腹。

    有了這層身份,袁惟剛與五軍都督府的那些武將自然是「親如兄弟」。

    這些進京述職的武將抵京后,袁惟剛就沒少跟他們喝酒聽曲,順便追憶一番往昔的榮光,挑起他們對耿安晧的不滿,從如今的結果來看,顯然是卓有成效。

    袁惟剛接著說道:「自丁中慶和毛仁鴻被京兆尹判了秋後斬立決,這些武將對耿安晧越來越不滿,幾次三番去五軍都督府和衛國公府找他,私下也都在說耿安晧無能,連下面的人也保不住,而且他們在京中都枯等數月,到現在連職都沒述上。耿安晧答應了會給他們一個『交代』,可是期限都過了……」

    封炎撫了撫衣袖,朝寺廟的西北方望去,那裡是一大片鮮紅如血的楓樹林,如火如荼。

    封炎眯了眯那雙狹長幽深的鳳眼,似笑非笑地說道:「這都過了秋分了,也該行刑了吧。」

    一旦丁中慶和毛仁鴻午門行刑,這件事塵埃落定,那些武將也該對耿安晧徹底「死心」了。

    「公子說得是。」袁惟剛豪爽地笑了,對著封炎抱拳道,語氣中意味深長,又帶著躍躍欲試,「『時機』已經到了。」

    他們等待了這麼多年,暗中準備了這麼多年,步步隱忍,步步籌謀,才終於走到了這一步,只等著將五軍都督府徹底分離瓦解……

    「袁統領,我們該進行下一步了……」

    封炎說著站起身來,負手而立。

    他的目光從那片楓林望向了另一個方向的大雄寶殿,明黃色的琉璃屋頂在陽光下顯得分外刺眼,就與那皇城一樣。

    假山上的風比下面要更強勁,風一吹,他的聲音就隨風而散,風把他身上那襲玄色的錦袍吹得獵獵作響,袍裾翻飛。

    少年人只是這麼站在那裡,就意氣風發,洒脫不羈,帶著一種欲上青天攬明月的雄心萬丈。

    袁惟剛怔怔地看著少年那俊朗的側顏,眼神微微恍惚了一下,腦海中不禁想到了「那個人」,其實封炎與「那個人」長得並不太相似,就外貌而言,他更像安平長公主,連那身桀驁輕狂的氣質也與「那個人」迥然不同。

    許是因為如此,皇帝才從來沒有懷疑過……

    但是,袁惟剛時常可以從封炎身上看到昔日「那個人」的風采,雷厲風行,殺伐果斷,決策英明……

    虎父無犬子。

    不,嚴格說來,封炎的處境要比「那個人」艱難多了,他本該天生尊榮,卻不得不在泥潭中掙扎,隱忍,一步步地走到今天……

    可見封炎的心性有多麼堅毅,如果說薛昭是月,那麼封炎就是日,日月輝映。

    雖然袁惟剛也知道他們的前方不可能一帆風順,想要達成他們的夙願,必將以生命與鮮血為代價!

    他們前方的路還很長!袁惟剛緊緊地握了握拳,正欲啟唇……

    「阿嚏!」

    端木緋忍了又忍,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噴嚏,一下子就引得封炎和袁惟剛朝她看了過來。

    很想假裝自己不存在的端木緋只能乖巧地傻笑,眉眼彎彎,可愛得就像糯米糰子一樣,心裡覺得自己真命苦。

    哎,自己總要聽到這種危險話題!

    她在心裡默默同情自己,覺得回府就要讓姐姐給她做酒釀圓子吃。

    「袁統領,我們先走了。」封炎心疼極了,後悔自己怎麼就沒給蓁蓁多披件斗篷出來。

    他拉著端木緋沿著石階匆匆地下了假山。

    兩人原路返回,朝著安平所在的廂房走去。

    穿過那片金鑲玉竹林后,端木緋想到了什麼,在原地停留了兩息,回頭抬眼望著後方不遠處那搖曳的竹林。

    唔,她總覺得她好像是忘了什麼……

    封炎看著她若有所思的神情,下意識地摸了摸荷包里的竹葉,連忙轉移她的注意力,「蓁蓁,你看……」

    封炎順手指了一個方向,本來只是打算指了什麼是什麼,再胡掰亂造一番,誰想,他這一指,還真是「指」了什麼。

    七八丈外,一片鮮紅如火的楓樹林中有一座飛檐翹角的亭子,亭子里坐著一對年輕夫婦,兩人相鄰而坐,似在親昵地耳語著。

    端木緋被封炎這一喚,就下意識地也看了過去,正好,亭子里的少婦也抬起頭來,二人四目對視。

    端木緋禮貌地笑了笑。

    而楚青語卻是臉色瞬間就變了,眸色陰沉。

    真是冤家路窄。

    楚青語置於膝頭的手下意識地攥緊了手裡的絲帕,六月初一翠微湖畔的蹴鞠比賽后,她就去了端木家送禮,可是端木緋卻沒收,後來楚青語甚至還讓人遞了帖子去端木家,想上門拜訪,然而得到的是又一次的拒絕。

    從前她是楚家女,現在她是皇子妃,無論是從前還是現在,她的帖子從來都沒有人無視過,端木家卻這麼做了!

    甚至於,由於沒能與端木緋「修好」,她還因此被二皇子遷怒了。

    「啪!」

    楚青語的耳邊不禁迴響起那一日甩在她臉上的那一巴掌,耳邊轟轟作響,臉頰更是火辣辣得疼。

    那是成親以後,慕祐昌第一次打了她。

    楚青語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才沒有抬手去撫自己的左臉。

    她還清晰地記得那一日發生的一幕幕……

    打了她后,慕祐昌似乎比她還要難以置信,深情款款地跟她道了歉,親自用錦帕給她冷敷,還送了她不少首飾,溫言軟語,之後連著幾天,他都歇在了她那裡。

    府里的奴婢們都說他們鶼鰈情深,說他們如神仙眷侶,可是楚青語只覺得害怕,她心裡總覺慕祐昌很可怕,覺得真正的他跟外表全然不同。

    楚青語看著亭子旁的楓林,眼睛微微恍惚,只剩下了眼前的這一片紅色,想起那散落一地的紅珊瑚珠子,似鮮血般滾啊滾……

    慕祐昌可沒有楚青語那麼「複雜」的心理,也沒注意到楚青語的恍神,對著不遠處的端木緋微笑致意。

    他本來想過去的,但是因為封炎也在,又遲疑了。

    他是堂堂皇子,身份尊貴,自然不能在封炎的面前示弱,按照禮數,本來就該是由封炎過來與他見禮。

    慕祐昌猶豫了一瞬,還是端坐在亭子里沒動,等著封炎和端木緋過來。

    看著封炎攜端木緋朝這邊漸漸走近,慕祐昌的表情更柔和了,正打算起身相迎,卻見封炎拉著端木緋往左邊的另一條小徑拐了過去,似乎完全沒看到他們夫婦倆一般。

    「……」慕祐昌才離開石凳的臀部又坐了回去,乍一看,他似乎一點也沒動過,甚至連嘴角的弧度都沒有變化過。

    但是他的枕邊人楚青語卻能清晰地察覺到他的不虞,他明明在笑,他明明還是那個人,可是楚青語卻覺得害怕,不禁想起了六月初一翠微湖畔的一幕幕,想起了他打了她一巴掌的那一夜……

    楚青語咬緊牙關,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才讓自己沒有顫抖,才讓自己沒有逃離,才讓自己看似「鎮定」地坐在那裡。

    至於走在另一條小徑上的端木緋和封炎早就把這兩人拋諸腦後,很快就回了安平所在的廂房。

    「阿炎,緋兒,你們回來得正好。」安平對著兩人招了招手,「午膳剛剛送來了,本宮正打算叫人去找你們呢。」安平故意晃了晃手裡靛藍色的新帕子。

    安平手裡的帕子這麼招搖,一看就是在炫耀,知母莫若子,封炎又怎麼會看不出來,目光就在那方帕子上多流連了一瞬。

    對於安平而言,要的也就是這個,她笑吟吟地把帕子展開,放在陽光下抖了抖,對著兒子炫耀道:「阿炎,這是緋兒做的帕子,她親手染的顏色,她親手繡的樣子。」

    那靛藍色的帕子在陽光下反射著七彩的流光,色彩斑斕,隨著安平的動作,那帕子的色彩如夢似幻地流動著。

    帕子的角落裡綉著一隻精細趣致的蜻蜓,展翅而飛,蜻蜓那薄如蟬翼的翅膀呈現一種近乎透明的效果,閃著絢麗的光澤,活靈活現。

    封炎一眨不眨地盯著那方帕子,幾乎看直了眼,眸中閃著寶石般的光芒,顯然是羨慕極了。

    面對封炎灼灼的目光,端木緋有些心虛地避開了視線,連忙去端宮女剛剛送來的熱茶,熱茶中升騰而起的縷縷白氣氤氳了她的眼。

    她也不是偷懶,只不過這匹布染的顏色更適合女子,試想一個男子在太陽底下捏著一塊七彩帕子像什麼樣?!

    她絕對不是偷懶!

    端木緋肯定地在心裡對自己說。

    安平一會兒看看端木緋,一會兒看看封炎,故意問道:「阿炎,這帕子好不好看?」安平心裡十分愉快,如果皇兄皇嫂在這裡的話,一定也會很高興阿炎能遇到緋兒的。

    封炎頻頻點頭,一雙鳳眼瞪得老大,一眨不眨地看著安平。

    安平勾唇笑得更歡,正想當著封炎的面把帕子收起來,子月從隔壁的東稍間出來了,稟道:「殿下,公子,午膳擺好了。」

    端木緋連忙裝作什麼也沒發生,起身去扶安平,在封炎羨慕的目光中,三人移步去了東稍間用膳。

    午膳后,下午的法事就在未時準時開始了。

    皇覺寺里又響起了僧人們整齊劃一的念佛聲,莊嚴肅穆,眾人在大雄寶殿內外齊刷刷地跪了一地,一個個雙手合十,神色間凝重虔誠。

    下午的烈日十分灼熱,明明是九月金秋,卻沒比七八月盛夏要涼爽,對於那些跪在殿外的人,這青石磚地面好像是炙烤過的石板般,幾乎都可以直接在上面煎蛋了。

    到申時法事結束時,一些嬌柔的女眷搖搖欲墜,差點沒暈厥過去。

    皇帝、皇后帶著幾個皇子公主率先從大雄寶殿里出來了,端木緋一直陪著安平的身側,落後了幾步。

    端木憲還要隨聖駕先進宮,就讓人來與端木緋說了一聲,讓她自己先回府。

    「緋兒,待會本宮和阿炎先送你回去吧。」安平笑著提議。

    封炎心裡覺得他娘真是太不體貼了,連忙道:「娘親,我送蓁蓁就好。」

    端木緋不想勞煩安平,想著她跪了一天想必累得很,下意識地介面道:「是啊,殿下,您辛苦一天了,早些回去歇息吧,阿炎送我就好……」

    安平怔了怔,覺得自己真是太馬虎了,應該讓兒子兒媳多點機會相處才是,她臉上不禁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慈愛笑容。

    端木緋看著安平臉上那有些古怪的笑,總覺得她好像誤會了什麼……

    轟!

    端木緋忽然就想明白了,一張精緻的小臉漲得通紅,想說她不是這個意思,但又無從解釋起。

    哎,她什麼也不知道。

    端木緋破罐子破摔地放空腦袋,攙著安平下了石階。

    殿外那些跪在地上的官員以及家眷還未起身,一個個恭送前方的帝后一行人離去。

    端木緋抬眼看著前方,但是她看的人卻不是帝后,而是皇後身旁一道穿著月白襦裙的纖細倩影——季蘭舟。

    季蘭舟還是那般嬌弱,緩步徐行時如弱柳扶風,彷彿風一吹就會飛了似的,柔柔弱弱。

    雖然端木緋已經知道最近季蘭舟被皇后宣召進宮小住,卻沒想到她也會來。今天是給崇明帝后做法事,能來皇覺寺的人地位都不低。

    看來應該是皇后念著季蘭舟的大功,特意帶她來給她臉面,由此也可窺見龍心大悅。

    也是,畢竟那可是數百萬兩銀子。

    季蘭舟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回頭朝端木緋望了過來,兩人遠遠地四目相對,季蘭舟微微一笑,清淺如月,然後就把頭轉了回去。

    安平也看到了,似是隨口一提道:「這位季姑娘還真是個妙人。她捐贈的銀子,倒是解了南境的燃眉之急。」

    安平眸光微閃,唇角勾出一個意味深長的弧度,「宣武侯府既然敢做,總得要承擔起後果。等清點完了賬冊,王家才真正的要糟糕呢!」

    端木緋只是抿嘴傻笑,笑得可愛極了,她什麼也不知道,她什麼也不懂。



    上一頁 ←    → 下一頁

    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
    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