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44章 443厲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44章 443厲害字體大小: A+
     

    「啪!」

    一個茶盅忽然在歪倒在了茶托上,其中的茶水順勢潑灑在方几上,急速地流淌開去,灑在少女水綠色的百褶裙上。

    「姑娘。」丫鬟低低地喊了一聲,急忙用帕子去擦季蘭舟的裙子,可是那橙黃色的茶湯已經在淺色的裙裾上留下了一灘清晰的茶漬。

    廳堂里靜了一靜。

    端木緋看著季蘭舟的裙裾,動了動眉梢,嘴角染上了一抹興味。

    王婉如眉頭緊皺,覺得季蘭舟也太冒失了,真是丟人丟到端木府來了,別人說起季蘭舟的醜事也只會說是宣武侯府的表姑娘。真是丟人!

    王婉如遷怒地瞪了季蘭舟一眼,就不該帶她來,正事沒幹,反而還給她惹麻煩!

    季蘭舟纖弱的身子縮了縮,垂首不敢直視王婉如的眼睛。

    「季姑娘,」這時,端木緋站起身來,精緻的小臉上還是笑盈盈的,笑得十分貼心可愛,「我帶你去換一身裙子吧。」

    「……」王婉如也不好反對,嘴角緊抿,面沉如水。

    季蘭舟站起身來,柔弱地對著端木緋微微一笑,「勞煩端木四姑娘。」

    兩人一前一後地出了真趣堂。

    夕陽西沉,氣溫開始稍稍下降,奼紫嫣紅的彩霞布滿了天空,看著一片絢麗多彩。

    「季姑娘,這邊請。」

    端木緋走在前面給季蘭舟引路,兩人身後,一隻黑鳥不近不遠地跟著她們,一會兒躲在樹冠中,一會兒又飛出,一會兒借著亭台樓閣的邊角掩藏自己的身形。

    季蘭舟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忽然停下腳步,敏銳地回頭看去,卻什麼也沒看到。

    沒有風時,庭院里靜悄悄的,花木全部靜止不動。

    端木緋也停下了腳步,朝不遠處的亭子望了一眼,沒揭穿那隻蠢鳥,笑眯眯地說道:「季姑娘,你只比我姐姐矮一寸,我姐姐的裙子,你穿應該合適。我記得我姐姐有一條櫻草色的羅裙,還沒上過身,應該正配你這一身,那裙子可好看了,上面繡的黃鶯還是我畫的樣子呢。」

    看著眼前這個天真單純得彷彿不諳世事的少女,季蘭舟目光微凝,幽黑的眸子一眨不眨。

    她似乎還是平日里那個楚楚可憐的少女,又似乎有什麼不一樣了,挺得筆直的腰桿就像是那秋風中的幽蘭般,論強壯不如松,論堅毅不如梅,論挺拔不如竹,卻自有她的氣度與風骨。

    「端木四姑娘,你要是我,你會怎麼做?」季蘭舟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清澈的聲音中少了平日里的嬌弱。

    「簌簌簌……」

    一陣暖風忽地吹來,吹得周圍的花木微微搖擺起來,藏在亭尖后的小八哥探出半個腦袋來,卻見端木緋站在原處沒動,又趕忙縮了回去。

    端木緋勾唇笑了,笑得甜甜的。

    季蘭舟看著端木緋,看似平靜的外表下,心潮翻湧。

    她靜默了好一會兒,似是在自言自語般說道:「五年前,我隨母親來京城時,我才九歲……十一歲時,母親過世。我在侯府接連為父母守孝,這五年來足不出戶。」

    因此她來了京城五年,也沒個可以說體己話的閨中密友,至於侯府里……不提也罷。

    上次在貢院門口遇到端木緋,讓她覺得這個小姑娘很有意思,偶爾也會想起對方與她說的話,今天她藉機來端木府,表面上的借口是為了表哥王廷惟求情,其實是想見見這位端木四姑娘。

    這五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季蘭舟此刻回想起來,一切彷彿猶在昨日。

    「五年,就足以讓某些東西改頭換面……」

    五年前,她初進京時,宣武侯府十幾年不曾修繕,屋子院子園子多有破敗之處,屋內的擺設全是上了年頭的,下人一季只得一身新衣……而現在侯府的這些宅子哪怕是無人住的瀟湘齋和滄海閣也都修繕了一遍,府里還又多建了一個小花園,府中多次採買下人,人數至少多了一半,一季更是發上三身新衣,逢年過節或有喜事還有額外的賞賜……

    這還僅僅只是表面上能看到的。

    季蘭舟仰首看著不遠處的幾棵銀桂樹,下頜到脖頸的線條因為這個姿勢而拉長,優雅如天鵝般,清冷的聲音徐徐道來。

    須臾,她的目光再次看向了端木緋,問道:「端木四姑娘,你要是我,你會怎麼做?」

    沒等端木緋回答,季蘭舟又繼續說道:「皇上仁慈,許我將來的次子可以繼承季家的爵位。外祖母作主,要讓我嫁給表哥王廷惟。」

    頓了一下后,季蘭舟再次問道:「端木四姑娘,你要是我,你會怎麼做?」

    季蘭舟一眨不眨地看著端木緋,神態平靜,一雙幽黑的眸子深沉得看不到底。

    風一吹,她的裙擺隨風起舞,翻飛如蝶,襯得她原本就纖細的身形愈發纖弱了。

    端木緋與季蘭舟四目對視,她抬手漫不經心地以食指卷著一縷青絲,唇角露出一對可愛的梨渦。

    「我上次與你說的『過猶不及』,指的是你的『力道』用的方向不對。」端木緋笑吟吟地說道。

    不遠處,鬼鬼祟祟的小八哥又往端木緋和季蘭舟這邊望了一眼,看得端木緋忍俊不禁,唇角的梨渦更深了。

    「……」季蘭舟疑惑地看著端木緋,挑了挑眉梢。端木緋這是何意?

    端木緋接著道:「我聽聞季家鹽商出身,當年為了西南之亂,季家老太爺獻給了朝廷一半家財,足足有一千五百萬兩白銀,那麼說來,季家應當至少還有一千多萬兩。」此外,季家應該還有田產、地契、宅院、珠寶、古董等等不計其數。

    季蘭舟點了點頭,端木緋說得這些天下皆知。

    端木緋歪了歪小臉,笑得愈發無邪,義正言辭地說道:「季姑娘,如今南境戰事緊迫,姑娘要不要學學令先祖父,將一半家財贈於朝廷呢?」

    說完,也不等季蘭舟回答,她抬手指了指前面,「季姑娘,再繞過前面的池塘,就是我和姐姐住的院子了。請。」

    端木緋步履輕快地繼續沿著鵝卵石小徑往前走去。

    「……」季蘭舟嘴唇翕動,看著端木緋嬌小的背影,驚得一時反應不過來。

    「簌簌簌……」

    又是一陣風吹來,樹影婆娑,陽光透過透過樹葉間的縫隙在季蘭舟的臉龐上投下一片搖曳斑駁的光影,點點金光在她的肌膚上跳躍著,讓她清麗柔和的臉彷彿一尊上了釉的白瓷像。

    季蘭舟略有所思地抿了抿唇,似蹙非蹙的眉眼一點點地舒展看來,那雙深邃的眸子也越來越亮。

    她明白了。

    厲害,她真是厲害!

    季蘭舟一臉欽佩地看著前方的小姑娘。

    一隻黑鳥在她頭頂展翅掠過,追著前面的小姑娘去了,小姑娘抬了抬右手,那隻黑色的小八哥就穩穩地落在了她的臂上,輕快地在拍了拍翅膀,又「嘎嘎」地叫了兩聲。

    「小八,你又想嚇我!」小姑娘摸了摸那隻小八哥,發出清脆的笑聲,一派天真爛漫。

    季蘭舟直直地看著端木緋,心中一片敞亮。

    比起端木緋的一針見血,自己這段時日的行事確實兜了好大的圈子,反而過猶不及……

    想起今日在花廳時發生的一幕幕,季蘭舟眸光微閃,邁出了步子,跟在端木緋的身後不緊不慢地朝前走去。

    王家貪著季家的萬貫家財,借著她守孝無暇他顧的機會,佔用她季家的家產。

    王家不想讓她嫁出去,他們想要留住季家的這份富貴,想要奪取那屬於季家的爵位,所以他們想把她永遠地留在宣武侯府。

    偏偏孝字當頭,她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女,想要靠自己搬離王家並拿回季家的一切,根本不可能。

    即便是告到京兆府去,她一個晚輩狀告長輩就落了下乘,為人詬病,她在京中又孤立無援,恐怕最後也只是徒勞,落個不孝不義的名聲,讓季家的列祖列宗蒙羞。

    想著,季蘭舟長翹的眼睫微微顫動了兩下。

    出孝后,她想把王家的嘴臉揭露於人前,想讓自己能仗著大義離開王家。

    這數月來,也算略有成效,可是她也清楚這並非一朝之功,需要徐徐圖之,而且,說到底也是王家與季家的家務事,旁人雖然會叨念幾句,卻也不會多管。

    方才端木緋的那個主意太絕了!

    簡單明快,而又犀利。

    是啊,光憑自己一介孤女,想要守住季家難如登山,即便她原來的計劃進展順利,收回來的家產也必然是大打折扣,既然如此,乾脆就捨去一半家財,讓皇帝幫著收。

    朝廷一旦出面,一切也就好辦了。

    更重要的是自己還能占著為國為民的大義。

    在「國」之前,家和孝也要退讓,也只能退讓。

    而她也能順勢而為,趁機擺脫王家這個泥沼。

    季蘭舟的眼神沉澱下來,神情間帶著一抹堅毅,她三步並作兩步,朝端木緋追去。

    小八哥看著有生人走近,立刻又振翅飛走了。

    季蘭舟抬眼望著小八哥撲棱著翅膀越飛越高,唇角也隨之一點點地翹了起來,溫婉的小臉上似在發光。

    這位端木四姑娘可真是一個通透之人。

    「端木四姑娘,你家的小八哥可真乖!」季蘭舟含笑道。

    端木緋彎了彎唇,小八哥展翅飛過了前方的幾棵槐樹,下一瞬,就聽前方傳來小八哥受驚的聲音,「呱呱」,它慌不擇路地又飛了回來,雙翅驚慌地擦過了樹枝。

    小八哥在端木府中也算是受盡各種寵愛了,它會怕的人屈指可數,唔,這個程度難道是……

    彷彿在驗證端木緋心中的猜測般,一個平靜無波的男音在前方几丈外響起:「小八。」

    與此同時,一個身形挺拔、著湖藍直裰的少年從槐樹后信步走來,俊逸的面龐上神色嚴肅端凝。

    端木緋一看到少年就是肅然起敬,喚道:「大哥哥。」

    「呱呱!」

    她的聲音正好與小八哥的喊叫聲重疊在一起,小八哥狼狽地飛到不遠處的梧桐樹上,試圖用那繁茂的枝葉遮掩自己小巧的身形,掩耳盜鈴。

    「四妹妹。」端木珩不輕不重地喚了一聲,如平常般寡言少語。

    端木珩今天休沐,下午就在小花園裡畫畫,畫完后,本想找端木緋品評一番,就來湛清院找她,誰想湛清院的丫鬟說方才宣武侯府來人了,大姑娘和四姑娘都被叫去待客了。

    他正要先回外院,沒想到這才一轉身,就看到了端木緋與宣武侯府的表姑娘朝這邊走來,他就略略避了避,卻不料讓小八哥給叫破了。

    季蘭舟淺笑不語。她認得對方是首輔家的大公子端木珩,也是今科秋闈的解元。

    端木緋又規規矩矩地向端木珩介紹季蘭舟道:「大哥哥,這位是宣武侯府的表姑娘季姑娘。」

    季蘭舟便對著端木珩福了福,端木珩同樣作揖回禮。

    端木珩也看到了季蘭舟裙子上染的茶漬,沒有久留,又對端木緋說了一句:「四妹妹,你得空的時候,去我那兒一趟。」說完,他就拿著畫卷離開了。

    端木緋聞言小臉差點沒垮下來,心裡真怕大哥又要質問她最近逃課的事。

    她蔫蔫地應了一聲,對季蘭舟道:「季姑娘,這邊請。」

    兩個姑娘一前一後地繼續往前走去,季蘭舟心裡覺得這對堂兄妹真是有趣,感覺端木四姑娘似乎有些怕這位長兄,可是他們兄妹之間又似乎隱約透著一種親昵……秋闈那日,端木四姑娘之所以會出現在貢院附近,應該就是為了給長兄送考吧。

    想著,季蘭舟忍不住回頭朝端木珩的方向望了一眼,不想正好對上了一雙清澈如水的眸子,端木珩也回頭看了過來,似乎是在看……

    「嘎嘎!」

    樹上的小八哥又驚叫了起來,在兩人之間的梧桐樹上驚飛而起,悶頭朝湛清院的方向飛去,逗得季蘭舟唇角又是一勾,目光下意識地追著小傢伙,眸子晶亮。

    她繼續往前走去,跟隨端木緋進了湛清院。

    端木緋先吩咐丫鬟去把端木紜那條新的櫻草色羅裙找了出來,然後就帶著季蘭舟去了碧紗櫥換裙子。

    端木緋自己則坐在東次間的窗邊,吹吹風,喝喝茶,屋子裡寧靜祥和,只有碧紗櫥的方向隱約傳來穿衣的窸窣聲。

    須臾,換好了衣裳的季蘭舟就從屏風後走了出來,換上了那條新裙子。

    這條裙子說是端木紜的,其實端木紜去年根本就來不及穿,她的身高長得太快了,一不小心裙子就偏短了,端木緋就說,可以以後留著她穿。

    「季姑娘,這條裙子您穿正好,長度恰恰好。」綠蘿在一旁笑著贊了一句,說話的同時,她忍不住往端木緋的方向飛快地瞥了一眼,說句實話,她覺得以四姑娘現在的身量來看,遠比大姑娘十二三歲時要矮了一截,這條裙子留著估計四姑娘也是穿不上了。

    端木緋沒注意綠蘿那複雜的眼神,她看著季蘭舟,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條裙子果然很適合季蘭舟,上面繡的一對黃鶯姿態活潑生動,一個停在枝頭,一個展翅盤旋,比起季蘭舟原來那條水綠色的裙子,一下子多了幾分少女特有的清新與明媚。

    唔,自己的眼光就是好。端木緋頗為滿意地笑了,想了想,總覺得又缺了什麼,就吩咐綠蘿去取了一朵櫻草色的芙蓉絹花,往季蘭舟的鬢角一戴,這才覺得十全十美了。

    兩個姑娘又從湛清院返回了前面的真趣堂,她們倆離開也不過是一炷香功夫,廳堂里的氣氛更僵硬了。

    周圍服侍的丫鬟全都默不作聲,低眉順眼,主位上的端木紜氣定神閑地品茗,彷彿王婉如根本就不存在。

    下首的王婉如也在飲茶,臉色很不好看,覺得這個端木紜比她的妹妹還要奸詐,明明知道自己想說什麼就是不介面。

    事不過三,王婉如討了幾次沒趣后,就再也拉不下臉來,乾脆賭氣不說話了。

    見季蘭舟隨端木緋回來了,王婉如「啪」地放下了手裡的茶盅,瓷器的碰撞聲在這寂靜的廳堂中尤為響亮刺耳。

    「蘭舟表姐,你可算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又出了什麼事呢!」王婉如笑眯眯地說道,語氣卻是陰陽怪氣的,顯然是在對著季蘭舟撒氣。

    端木紜連眼皮都沒掀一下,無論這對錶姐妹之間有什麼恩怨,又怎麼相處,這都是別人的家務事。

    「如表妹,」季蘭舟在王婉如咄咄逼人的視線下縮了縮身子,彷彿一陣風就會吹跑是的,她抿了抿唇,輕聲道,「是我走得慢了點,讓表妹擔心了。」

    哼,誰擔心你了!王婉如心道,卻也總算還要臉面,不好意思跑到別人家裡讓人看了笑話。再說了,今天她是隨父親來的……

    就在這時,一個膀大腰圓的婆子匆匆地來了,稟道:「大姑娘,四姑娘,宣武侯要走了。」

    既然宣武侯要走了,那麼跟他一起來的王婉如和季蘭舟自然也要跟著離開。

    端木紜放下手裡的茶盅,淡淡地說道:「季姑娘,王五姑娘,那我就不送了。」她直接吩咐紫藤替她送客,甚至懶得客套。

    王婉如早就也坐不下去了,直接起身,甩袖離去。

    季蘭舟不好意思地對著姐妹來福了福,露出一個歉然的微笑,也跟了過去。

    真趣堂里只剩下了姐妹倆。

    端木緋懶得再去端木憲的書房了,反正她和祖父說好了,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她們姐妹之間一向無話不說,因此端木緋就隨口與端木紜說了些季蘭舟的事,說著說著,她就忍俊不禁地笑了,「姐姐,你剛才都沒看到小八的慫樣!下次它不聽話,你就把它寄養到大哥哥那裡去。」

    端木緋笑得賊兮兮的,有些壞心。

    姐妹倆出門時,偶爾會把小八哥寄養到端木珩那裡,比如她們偶爾去京郊的莊子小住一兩晚,比如上回七夕前夜她們去了舞陽那裡小住。端木珩可比姐妹倆要嚴厲多了,管教起鳥來就跟管教弟妹似的,心如鐵石,小八哥如今在府里哪裡都敢去,就是不敢飛去晨風齋。

    端木緋和端木紜手拉手回湛清院去了,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端木緋早就把端木珩讓她得空去晨風齋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回了湛清院后,姐妹倆各忙各的事,端木緋又去了後院的小屋子。

    最近的大半個月,她每天都要在那裡呆上一兩個時辰,為的就是調配染料,古書上雖然寫了配方,但是有些地方劑量寫得不太精確,過去的半個多月中,她為了調整劑量,至少調配了五六十種配方,可是結果總是不滿意。

    一早她又試著減少了孔雀草與七星花的分量,就興緻勃勃地拿了幾方帕子試著染了色,晾了起來。

    這個時候,帕子應該差不多幹了吧。

    端木緋走進陰暗的小屋子,踮腳摸了摸晾在晾衣繩上的三方帕子,滿意地笑了,然後解下了掛在上面的帕子,細細地端詳了一番。

    碧蟬有些好奇地湊過來看,卻沒看出什麼花樣來,除了這料子上散發著一種淡雅的清香,這靛藍色的料子看著實在平平無奇。

    碧蟬了解自家姑娘,知道這帕子肯定不一般,虛心又好奇地問道:「姑娘,這帕子有什麼玄機?」

    端木緋抿唇一笑,得意洋洋,碧蟬看著一不小心就想到了那隻小八哥,努力綳著臉。

    端木緋朝窗邊走了走,把那塊布湊到了夕陽的餘暉下……

    碧蟬伸長脖子一看,嘴巴一不小心就張成了圓形,目瞪口呆。

    金色的陽光下,那靛藍色的料子隱約反射出一種七彩絢爛的光芒,流光溢彩。

    隨著那隻素白的小手抖了抖帕子,那帕子上的顏色隨著光線的角度和褶皺的變化又產生了一種細微的變化,顏色彷彿如流水般會流動……

    「姑娘,這帕子真好看。」碧蟬的小嘴張張合合,最後只擠出了這麼一句。

    「賞你了,」端木緋揚了揚下巴,唇角翹得更高了,彷彿在說那是當然。

    端木緋又吩咐碧蟬去取六尺料子來,碧蟬連連應聲:「姑娘,您這是要做裙子嗎?這料子做裙子肯定好看!」

    「我先給姐姐做一條裙子看看。」端木緋點頭道,跟著嘆了口氣,「養馬很花銀子的。」

    養馬很花銀子嗎?碧蟬怔了怔,她看飛翩和霜紈也就是每天吃點草,在馬場放放風……

    端木緋心裡琢磨著,姐姐要培育馬種,那可是燒銀子的事,她得給姐姐掙點錢,姐姐想養多少馬,就養多少!

    「阿嚏!」

    此刻正在東次間里的端木紜正在打點下月去江南要用的東西,琢磨著這趟出門要多帶些銀子,怎麼也要讓妹妹玩個痛快。

    等從江南回來,她再給妹妹掙銀子,多攢些嫁妝。

    姐妹倆一不小心就想到了一個方向去了。

    看季蘭舟就知道了,銀子多是麻煩,銀子少更麻煩!

    姐妹倆愁銀子,京兆尹萬貴冉愁的就是他的烏紗帽了。

    這次的事鬧大了,避也避不過,他只能冒著得罪衛國公和五軍都督府的風險,在次日一早的早朝上稟了丁中慶等武將醉酒鬧事的事,傷到了數名無辜的百姓,並導致三人傷重不治。

    皇帝當場龍顏大怒,斥天子腳下竟有如此無法無天的荒唐事,並表示要嚴懲罪魁禍首,令京兆府依律行事,著岑隱旁聽,決不可有任何徇私舞弊,要給無辜枉死的百姓一個交代。

    一聽說岑隱要旁聽,萬貴冉嚇得差點沒跪下來,只能唯唯應諾。

    等到早朝結束后,萬貴冉就恭恭敬敬地把岑隱請去了京兆府。

    「岑督主,請。」

    萬貴冉咽了咽口水,伸手做請狀,請岑隱進了京兆府。

    這時才辰時過半,正是烈日當頭的時候,萬貴冉的脖頸後方早就是汗涔涔的一片。

    不僅是他,京兆府的衙差們也是戰戰兢兢,完全沒想到東廠的這一位竟然大駕光臨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
    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