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38章 437可靠(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38章 437可靠(一更)字體大小: A+
     

    「……」端木緋一瞬間連掀桌子的衝動都有了,噘了噘小嘴。她和姐姐這才剛來呢,連頓午膳都不給安生地吃完了嗎?!

    知孫女如端木憲自然看出自家四丫頭不樂意了,連忙解釋起其中的原因:「今早萬壽宴,吉爾斯親王跟皇上提了,說端木家的馬場里有匈奴馬,皇上聽了,生了興趣,當場就說想去棲霞馬場瞧瞧。」

    吉爾斯故意挑了文武百官都在的時候說,懷的是什麼心思,端木憲也心知肚明,心裡再氣,也只能先壓下。

    端木紜皺了皺眉,她上次就聽祖父說過,羅蘭郡主的父親吉爾斯親王想買她們馬場的馬,被祖父拒了,沒想到對方這麼卑鄙。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竟然敢打起妹妹嫁妝的主意!

    端木憲想著棲霞馬場是四孫女的嫁妝,再加上是長房的產業,琢磨著還是得問過兩姐妹才行。

    本來是可以讓端木珩跑這一趟,但是端木珩馬上要秋闈,必須專心念書,端木憲乾脆就自己來了。

    皇帝要蒞臨馬場,他們端木家作為主家,也不好不招待,姐妹倆稍微收拾了東西后,就坐上了端木憲的黑漆平頂馬車,離開了莊子趕往棲霞馬場。

    馬車平穩急速地行駛著,車廂里放著冰盆,氣溫恰到好處。

    自打端木紜接手府中的內務后,端木憲就對她放心得很,包括端木緋的嫁妝,都是全權交給端木紜打理。

    這一次,若非是棲霞馬場驚動到了皇帝,端木憲甚至不會想到過問。

    「祖父,」端木紜想了想,主動跟端木憲提起了她的計劃,「其實我打算在馬場培育新馬種,所以特意收羅了一些馬匹。」

    端木憲怔了怔,有些意外,跟著又恍然大悟,是了,也難怪馬場里會有匈奴馬這般罕見的馬。

    「紜姐兒,馬場里除了匈奴馬,還有些什麼馬?」端木憲直接問端木紜。

    他對端木緋再了解不過,他這四孫女啊,最是懶散,除了她感興趣的東西外,萬事不管,馬場的事還是要問端木紜。

    端木紜如實地一一打答來:「馬場里主要是原本的東北馬,後來我又收羅了河西馬、波斯馬、伊犁馬,前不久羅蘭郡主還輸了二十匹西北馬給我。」

    端木緋在一旁吃點心,還給端木憲使著得意洋洋的眼色,意思是,祖父,姐姐能幹吧!

    端木憲被小丫頭那沾沾自喜的樣子弄得差點沒笑出來,跟著又回過神來,心道,差點被這丫頭給帶偏了。

    端木憲想了想后,叮囑端木紜道:「紜姐兒,等皇上去馬場的時候,培育馬種的事你就不用提了。」免得沒事生事。

    端木紜本來也沒打算提,二話不說地應了。

    跟著,她轉頭看向了身旁的端木緋,抬手揉了揉她柔軟的發頂,安撫道:「蓁蓁,你放心,就算是皇上也不能搶你的嫁妝。」

    端木緋的腮幫子被點心塞得鼓鼓的,好似小白兔般,她笑眯眯地直點頭。

    「……」端木憲聞言,神情有些微妙,清了清嗓子,安慰了端木紜一句,「紜姐兒,你別想太多了,皇上應當只是好奇。」

    端木憲嘴上是這麼說,其實心裡多少還有些擔心,就算皇帝不會「硬買」四丫頭的馬,卻保不齊那個吉爾斯親王會出什麼損招。自己待會兒得看著點才行。

    等過了這茬,自己可得好好跟那個吉爾斯親王算算這筆賬,真當他們端木家好欺負了嗎?!

    想著,端木憲眯了眯眼,嘴角緊抿成一條直線。

    端木緋看著祖父和姐姐心裡不太痛快,體貼地給他倆分別倒了茶,讓他們消消氣,把端木憲和端木紜感動得一塌糊塗,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覺得四丫頭(妹妹)真是最貼心了!

    決不能讓別人動了四丫頭(妹妹)的嫁妝!祖孫倆心頭靈犀地想著。

    他們的馬車沿著官道繼續一路朝著東北方行駛而去,半個多時辰后,就抵達了棲霞馬場,這時已經是申初了。

    端木憲早就派人來棲霞馬場通知了皇帝要來的事,因此吳管事和副管事都候在了馬場的入口,誠惶誠恐。

    見端木憲、端木紜和端木緋祖孫三人到了,吳管事心裡暗暗地鬆了半口氣,有了主心骨。

    吳管事給三人行了禮后,就對著端木紜稟道:「大姑娘,小的已經令下頭的人在打掃馬場了,整理得七七八八了。」

    端木紜安撫道:「吳管事,沒事的,皇上只是來看匈奴馬,其他的也不必多說。」

    吳管事唯唯應諾,明白了端木紜的暗示。

    「祖父,姐姐,我們去看小馬駒吧。」端木緋一直笑眯眯的,拉著端木紜的手,「半個月沒見小馬駒了,它一定長大了不少。」

    「吳管事,小馬駒現在在哪裡?」

    「老太爺,大姑娘,四姑娘,這邊請。」吳管事在前頭給他們帶路。

    端木緋一邊走,一邊還跟端木憲炫耀那匹小馬駒有多可愛,跟著又惋惜這次來得急,沒能帶飛翩一起來。

    今天小馬駒和母馬不在馬廄里,而在馬場西北邊一個專門用欄杆圍出來的獨立馬圈裡,跟其他馬群分隔開來,小馬駒在馬圈中的草地上像一頭小鹿似的快樂地奔跑著,它果然長高也長大了不少,跑起來也更利索了。

    小傢伙顯然已經完全不記得姐妹倆了,一看到陌生人來了,立刻就怯怯地躲到了母馬的身後,倒是那匹棕色的匈奴馬還記得端木紜,屁顛屁顛地跑來討糖吃。

    看著這些馬兒一個個為了糖就極盡諂媚之能,端木緋就覺得親切極了。她摸出一顆松仁糖餵了棕馬,笑眯眯地咕噥著:「下次我帶飛翩、烏夜來陪你玩好不好?你們肯定合得來……」唔,好像也不好說,沒準它們三就為了糖打起來了。

    小馬駒見棕馬與姐妹倆玩得親昵,好奇地朝這邊走過來了一點點,卻是全身繃緊,好像下一刻又會如受驚的小鹿般逃竄而去。

    「它可真可愛。」端木緋看著小馬駒的眸子熠熠生輝,一旁的端木紜頗有成就感,這大概是她為妹妹準備的嫁妝中最得妹妹喜愛的一件了。

    姐妹倆一說起馬來,就捨不得走,好像還沒待一會兒,副管事就匆匆地來了,說是聖駕快到馬場了。

    姐妹倆依依不捨地收回了目光,陪著端木憲去接駕。

    老遠就看到了包含隨駕的錦衣衛在內的數十人簇擁著皇帝策馬朝這邊馳來,皇帝出行自然是微服,今日隨行的一眾親王大臣也都換上了便服。

    皇帝等人背著太陽而來,他們的臉龐其實都有些昏暗而模糊,可是端木紜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一道著靛藍衣袍的身形,即便是看不清對方的臉,她也能從他策馬的姿態,從他身上那種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氣質,認出他。

    岑隱也來了。

    端木紜的唇角微微翹了起來,有岑隱在,妹妹的嫁妝是肯定保住了。

    當這個念頭浮現心頭時,端木紜怔了怔,眼睫輕輕顫了顫。是從何時起,在她心目中,岑隱比她自己的祖父還要可靠?!

    端木紜一時眼神有些恍惚了。

    「噠噠噠……」

    皇帝一行人的馬蹄聲漸近,數以百計的馬蹄踏在地面上,飛濺起一片塵霧。

    騎在最前方的皇帝率先拉了拉馬繩,停在了馬場的入口,後面的其他人也都紛紛停了馬。

    端木緋飛快地掃了人群一眼,發現了不少熟面孔,除了岑隱和吉爾斯親王外,禮親王、寶親王、魏永信、吏部尚書游君集以及摩柯莫親王等也都隨駕來了。

    「皇上。」端木憲連忙帶著兩個孫女給皇帝見了禮,看也懶得看吉爾斯。

    端木緋表面看著恭恭敬敬,卻是趁著行禮的動作,悄悄地與皇帝身後的岑隱眨眼打招呼,還露出一個賣乖的笑。

    岑隱對著端木緋和端木紜微微一笑,就利落地翻身下了馬,身後的披風隨之翻飛,如大鵬展翅,英氣勃發,又透著說不出的優雅。

    今日是萬壽節,皇帝心情不錯,方才在壽宴上也喝了些酒,身上還散發著些許酒氣,風一吹,淡淡的酒味隨風飄來。

    皇帝在馬上環視了馬場一圈,就翻身下馬,贊道:「端木愛卿,你這馬場不錯,依山傍水,環境清幽,正適合養馬。」

    「皇上過獎。」

    端木憲謙虛地說了一句,他右手邊的端木緋卻不知道謙虛,沾沾自喜地介面道:「多謝皇上誇獎。這是我姐姐買的,是給我準備的嫁妝。」

    皇帝隨手打開了摺扇,慢慢地搖著摺扇,戲謔地逗弄端木緋道:「你小姑娘家家的說著嫁妝也不害臊。」

    除了涵星,皇帝也很少聽到姑娘家理直氣壯地把嫁妝掛在嘴邊,有些好笑地勾了勾唇,覺得這丫頭還是那麼有趣。難怪跟自家涵星合得來。皇帝忍不住又一次感慨地心道。

    端木緋歪著精緻可愛的小臉,一派天真爛漫,理直氣壯地說道:「這是皇上您賜的婚。」意思是皇上您都敢賜婚了,她為什麼不能光明正大地提嫁妝!

    皇帝被她逗得哈哈大笑,隨口哄這丫頭:「端木家小丫頭,你說的是。這可是朕賜的婚,這嫁妝當然也不能寒酸了。」說著,他還故意警告了端木憲一句,「端木愛卿,你可別太小氣了。」

    端木憲也知道皇帝是玩笑之言,笑呵呵地應了。再說,他家四丫頭的嫁妝當然薄不了。

    「皇上請,我帶您隨處看看。」端木緋笑著伸手做請狀,一行人就簇擁著皇帝進了馬場。端木緋巧妙地讓姐姐端木紜泯然於眾人,不讓皇帝注意到她。

    後方的吉爾斯看著端木緋一個丫頭片子居然與皇帝如此熟稔,眸光微閃,臉上不露聲色。

    皇帝進了馬場后,沿著一個偌大的馬圈隨意地看了看圍欄里或是吃草或是奔跑的馬群,神情悠閑,贊了句「尚可」,跟著就說起了他此行的目的:「小丫頭,朕聽說你家馬場有匈奴馬?」

    皇帝到底是聽誰說的,在場眾人都清楚得很,端木憲的眼角跳了跳。

    「皇上,我家馬場里有三對匈奴馬,」端木緋看似「如數家珍」地說道,「都是跟一個馬商高價買來的。」

    端木緋眨巴著大眼,腦子裡飛快地就編好了故事,繪聲繪色地跟皇帝說起她慧眼識良馬的故事。

    說三個月前,她出京去玩,正逢一個馬商錯過馬市於是就地賣馬。因為好奇,她就跑去看熱鬧,當時那群馬千里而來,旅途勞頓,一個個看著形銷骨立,相貌也不起眼,便沒什麼人看上,覺得是病馬。

    幸虧她眼光好,憑著那些馬身上的一些特徵,一下子就認出了其中的幾匹馬是匈奴馬,與那馬商討價還價了一番,買了三對下來。

    當時,那六匹馬瘦得都見肋骨了,其中兩匹還由於水土不服生了病,是她令吳管事給請了獸醫,又精心照料著,養了三個多月,它們才漸漸地強壯了起來。

    端木緋說起故事來,那個是抑揚頓挫,妙語如珠,聽得幾個年長的長輩都有幾分忍俊不禁,覺得小姑娘那副「我就是眼光好」的小模樣可愛極了。

    皇帝也聽得入了神,笑著道:「丫頭,你還會相馬?」

    「我還會養馬呢。」端木緋厚著臉皮自誇道,「我家飛翩就是我從它還是一匹小馬駒的時候一點點帶大的。為了把它養好了,我可是讀了不少馬經的。」

    「這麼說來,那馬商遇上你,還真是運氣好了。」皇帝又調侃了她一句。

    「皇上,我也是看他是北境人,所以能幫就幫了。」端木緋一本正經地說道。

    皇帝動了動眉梢,匈奴人以前是流竄在西北和北境的游牧民族,隨著匈奴人的西遷,那些遺留下來的匈奴馬也都是成群結隊地在西北和北境草原游躥,許是這馬商偶然抓了幾匹,就拿來京城賣,誰知道錯過了三個月一次的馬市,反倒讓這小丫頭撿了便宜。

    端木緋與皇帝的這番話,後方的其他人當然也聽到了,其中也包括岑隱。

    沒有人比岑隱更清楚這些匈奴馬到底是哪兒來的,見這小丫頭一本正經地信口胡謅,岑隱聽著忍俊不禁,右手成拳放在唇畔,掩住了翹起的唇角。

    當他放下右手時,目光在不經意間和一雙明亮的柳葉眼四目相對,端木紜顯然是知道岑隱在笑什麼,也是勾唇。

    自家妹妹啊,就是調皮。

    你家妹妹啊,真是有趣。

    二人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默契眼神。

    前方又傳來了端木緋清脆明澈的聲音:「皇上,您要看看匈奴馬嗎?它們都關在前面的馬廄里,我領您過去看看。」

    一眾人又簇擁著皇帝朝東北邊的那排馬廄去了。

    馬場的馬廄都是端木紜接手后重修的,一看木料就很新,收拾得乾淨整潔。

    吳管事提前讓人把六匹匈奴馬都趕到了這邊的馬廄里,兩匹馬關一間,井井有條。這些匈奴馬彷彿根本就沒看到皇帝等人般,徑自地低頭吃著乾草。

    「咔擦,咔擦……」

    馬廄周圍只剩下馬匹嚼著乾草的細微聲響。

    皇帝乍一看到這些匈奴馬,其實心裡有些失望,想比外貌出眾的汗血寶馬、伊犁馬、波斯馬等名馬,這匈奴馬實在是其貌不揚,不僅體形矮小,而且頭大頸短,皮厚毛粗。

    也難怪之前沒人看的上這些匈奴馬,被這丫頭撿了漏。皇帝心中暗道,隨意地抬手指了其中一匹紅馬道:「把這匹馬拉出來給朕瞧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