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26章 425庶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26章 425庶女字體大小: A+
     

    想通之後,端木憲整個人就放鬆了下來,捧起身前的茶盅,又有心情品茗了。

    至於端木紜,還在看窗外賭氣的小八哥,心疼了:看來她們家小八是真喜歡球鞠。

    乾脆等回了湛清院后,她用藤條和鈴鐺給它編一個藤球,藤球既可以用鳥喙叼,也可以用鳥爪抓,最適合小八哥了。

    端木紜正想著,就見樹枝上的小八哥偷偷地朝這邊看來,端木緋也注意到了,壞心地把手裡的皮鞠又放回了旁邊的竹籃里,小八哥艱難地伸長脖子,爪子一個打滑,差點沒從樹枝上摔下來……

    端木緋噗嗤一聲笑了,端木紜心裡也覺得好笑,嘴裡卻是道:「蓁蓁,你就別逗小八了,小心它真的生氣了,幾天不理你!」

    「不礙事。」端木緋笑嘻嘻地對著端木紜眨了眨眼,「它要是真的生氣,我就帶她去惠蘭苑。」小八哥喜歡熱鬧,又喜歡漂亮東西,最喜歡那些穿戴得漂漂亮亮的姑娘們都圍著它轉了。

    端木紜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唇。

    聽端木緋提起惠蘭苑,端木憲心念一動,想起了章家,那個章文軒與戚氏義絕真是自毀前程,也難怪保不住嗣子的位置。

    「四丫頭,我記得你和章家二房的五姑娘處得不錯?」端木憲突然問道。

    她與章家小表妹當然處得極好的。端木緋笑吟吟地點了點頭,「章五姑娘性子活潑,可愛得緊。」

    端木紜聽著自家妹妹一本正經地誇別人可愛,這話從模樣精緻可愛的妹妹口中道來,就是一種說不出的怪異感。

    端木憲真正想說的也不是章嵐,他眼帘半垂,看著浮在碧綠茶湯上飄蕩不已的茶葉,思緒飛轉。

    章家老大章文軒和老二章文澈雖然是同父同母,性子卻大不一樣。

    章文軒看似有幾分才學,其實自命清高,目下無塵,相比下,章文澈的性子就圓融不少,而且章二夫人楚氏長袖擅舞,又出身宣國公府,與京中不少勛貴世家都素有些交情。

    自章文澈夫婦倆抵京后,章家在京城中如魚得水,與各府的走動往來也更頻繁了。

    章老太爺在年前就回了淮北,看起來,章家那邊應該是打算把章文澈夫婦留在京城,主持京中的事務了,也就是說,章家的新嗣子和下任家主十有八九就是章文澈了。

    章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與楚家齊名,雖然近些年已有頹勢,但在端木憲看來,對於章家還是當以交好為主。

    端木憲若有所思地捋著鬍鬚,笑著道:「章家大老爺章文軒前兩日帶著兒子啟程回了淮北老家的,他的女兒忽然出了痘,就留在京城沒走。章二老爺既然現在沒走,想來應該是會留京了,四丫頭,以後你可以和章五姑娘多走動走動。」

    「祖父,那我回去就給章五姑娘下帖子。」端木緋連忙道,心裡想著:還真是巧啊,章若菱正好在這個時候出痘了。

    端木緋也懶得管別人家的閑事,沒多想,只想快點把章家小表妹叫過來玩。

    她再也坐不下去了,急切地說要回湛清院,端木憲看著小丫頭這風風火火的樣子,覺得有趣極了,揮了揮手,就讓她和端木紜去了。

    端木緋回去后,也沒寫帖子,乾脆讓人送了幾籮筐荔枝給章家小表妹。

    接下來,就是等著魚兒咬鉤了。

    果然,次日一早,章嵐就親自上門道謝。

    小表妹一哄就過來了。端木緋心裡就像是有一隻麻雀在輕快地撲騰著,心情大好,笑得眉眼彎彎,十分可愛。

    相比下,章嵐則是一臉的端莊,梳著規矩的彎月髻,穿著一身柳色襦裙,裙擺綉著幾朵幽蘭,清雅明麗,卻硬是讓她看來比實際年紀大上一兩歲。

    「多謝端木四姑娘……」

    章嵐的話還說完,就被端木緋笑吟吟地打斷了:「章五姑娘,來,這邊坐。」

    端木緋熱情地起身招呼著章嵐,心道:哎,小表妹老是把自己打扮得這麼老氣,真是浪費她長得好似搪瓷娃娃般可愛。

    端木緋拉著章嵐的手在窗邊坐下,又吩咐丫鬟給她上茶上點心。

    章嵐端莊地坐著,身姿優雅筆挺,嘴角始終噙著一抹恰到好處的淺笑,就像是從仕女圖中走出來的一般,氣質恬靜。

    她不動聲色地打量著自己所在的環境,這間東次間布置得十分雅緻,窗外青蔥的槐樹以及金鑲玉竹把屋子裡映得一片幽綠色,寧靜幽謐,讓人不禁就放鬆了下來。

    端木緋看著章嵐,真是越看越有趣,手心痒痒的,好想在她頭上揉了揉。

    「章五姑娘,我給你看個好玩的。」端木緋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轉,神秘兮兮地對著章嵐眨了眨眼,又抬手把碧蟬招了過來,附耳吩咐了一句。

    碧蟬點點頭,立刻就去內室把那個西洋寫字娃娃取來了。

    且不說這個娃娃能自己寫字,光是它外表的精緻繁複就不是中原的摩喝樂可以比擬的。

    「端木四姑娘,這玩偶可真精緻。」章嵐低頭打量了這個西洋玩偶一番,嘴角的笑意又濃了一些,神情還是那般矜持穩重。

    端木緋燦然一笑,熟練地給那個寫字娃娃上起了發條,碧蟬又連忙給寫字娃娃身前的墨罐中加墨。

    章嵐是聰明人,立刻就從碧蟬的這個動作中看出了什麼,心中浮現某個猜測。

    端木緋上好了發條后,直起身子退開了,跟著那個寫字娃娃自己拿著鵝毛筆筆走龍蛇地在一張紙上寫起字來,看得章嵐目瞪口呆,櫻桃小嘴不自覺地張成了圓形,一雙清澈的杏眼一眨不眨地盯著那寫字娃娃,直到那寫字娃娃停了下來,她才驟然意識到自己失態了。

    糟糕。她方才也太不端莊了。

    章嵐欲哭無淚地抿了抿小嘴,可是眼睛又捨不得離開那個寫字娃娃。這個小玩意竟然這麼神奇,她以前還從來不曾見過呢!

    章嵐那種意猶未盡的眼神,端木緋最熟悉不過了,小狐狸和小八哥經常對著這個寫字娃娃露出這種類似的表情。

    她的小表妹還是這麼可愛。

    端木緋笑吟吟地再次給那個寫字娃娃上了發條,如玉的頰畔露出一對淺淺的梨渦,心情大好地又吩咐綠蘿和碧蟬去取其他的小玩意。

    沒一會兒,綠蘿和碧蟬就把空竹、陀螺、竹蜻蜓、皮鞠等等的各種玩具堆滿了東次間,屋子裡原本的雅緻登時消失殆盡,把章嵐看得目不暇接,小臉上又糾結了起來,在心裡反覆地對自己說,要端莊,要端莊。

    端木緋故作不知,笑眯眯地與章嵐說著閑話:「章五姑娘,我前些日子出了痘,這些都是哥哥姐姐為了哄我開心的……」

    章嵐怔了怔,才知道端木緋剛出過痘。

    端木緋從綠蘿手裡接過那個岑隱送的皮鞠,在手裡把玩了兩下,本想提議去花園裡走走,話還沒出口,就見章嵐驚喜地看向了窗外,眸生異彩,喊道:「小八……」

    話出口后,她就意識到自己又失態了,趕緊收斂了神色,做出一副端莊的樣子,可目光還是晶亮地看著停在窗外槐樹上的小八哥。

    槐樹上蹲著的不只是小八哥,還有小狐狸,一鳥一狐都是目光灼灼地盯著端木緋手裡的皮鞠。

    「這是我家糰子。」端木緋笑眯眯地介紹小狐狸,把手裡的皮鞠遞給了章嵐,章嵐傻乎乎地順手接下了。

    幾乎下一瞬,她就看到樹上的一鳥一狐都有了反應,小八哥展翅從樹上朝窗口這邊俯衝了下來,小狐狸也動了,三兩下就從高高的樹枝上躍下,然後兩個小傢伙幾乎是同時出現在窗檻上,一眨不眨地盯著章嵐手裡的皮鞠,讓章嵐不知道是該覺得受寵若驚,還是該覺得如芒在背。

    「呱!」

    小八哥不高興地叫了一聲,彷彿在說,這是我的!

    小狐狸沒出聲,但是它那雙冰藍色的眼眸像是盯上了獵物一般。

    章嵐手足無措地看看兩個小傢伙和端木緋,實在沒法應對它倆那期盼的眼神,腦子一片空白,乾脆就把那個皮鞠又塞還給了端木緋,如釋重負。

    端木緋看著小表妹那可愛的樣子,心裡又是一陣悶笑。

    小狐狸一看沒戲了,一溜煙地跑了,留下一道靈活而孤高的背影。

    章嵐直直地看著小狐狸離去的背影,神情怔怔,好一會兒,都沒反應,直到耳邊傳來端木緋疑惑的聲音:「章五姑娘。」

    章嵐這才回過神來,力圖鎮定,卻還是難掩眸中的一絲赧然,「前日戚先生布置了一幅畫,我想了兩天還是沒有靈感,方才忽然有了主意。」

    端木緋嘴角一勾,拉起了章嵐的小手,「那可得趁著『心境』趕緊畫出來才好。」她笑眯眯地拉著章嵐去了她的小書房。

    章嵐根本就沒反應過來,就被端木緋風風火火地拉走了,錦瑟給她鋪紙磨墨,伺候筆墨,連小八哥都跟著她們飛了過來,停在小書房的窗檻上,似乎想看看章嵐這是要畫什麼。

    想著心裡的那張構圖,章嵐躍躍欲試,從筆架上取了一支羊毫筆就畫了起來,揮灑自如,嘴角噙著一抹自信的淺笑……

    端木緋在一旁一會兒看她畫畫,一會兒又逗逗小八哥。

    屋子裡寧靜閑適,只有小八哥偶爾「呱呱」地叫著。

    章嵐完全投入到作畫中,一鼓作氣地把這幅畫畫完了,當她擱下筆時,不禁長舒了一口氣。

    端木緋好奇地起身湊過去看,這是一幅只用了黑白灰的水墨畫。

    畫的主角是小狐狸,或者說,是一頭雪狐。通體雪白沒有一點瑕疵的雪狐站在溪水邊,遙望著溪水流淌而來的方向,它的身旁是幾支幹枯灰暗的蘆葦,如鵝毛般的蘆葦穗在風中搖曳著。

    整幅畫透著一種清冷蕭條的氣息,如臨冬日……

    「呱!」小八哥也認出了畫中的那隻狐狸,在窗檻上直跳腳。

    端木緋沒理會小八哥,饒有興緻地打量著這幅畫,沉吟片刻后,隨口問道:「章五姑娘,戚先生這一題不會是和『冬天』有關吧?」

    章嵐眨了眨那雙清澈明亮的杏眼,難掩驚訝地看著端木緋,跟著,她勾唇笑了。難怪大伯母,不,戚先生總說端木四姑娘聰慧。

    「端木四姑娘猜得七七八八。」章嵐含笑道,「戚先生出的題是『冬』,但不可見冰雪。」

    這一題說難不難,簡單的就是畫梅、畫雪蓮、畫冬眠的動物、畫寒風中的枯木等等,可是這些別人也都能想到,直到方才小狐狸的那孤高的背影給了章嵐這幅畫的靈感。

    端木緋仔細打量著這幅畫,笑吟吟地說道:「這幅畫還能再改改。」

    「還請端木四姑娘賜教。」章嵐殷切地看著端木緋,對著她福了福。

    端木緋笑著指了指畫紙上方,「這裡再加一輪冷月從陰雲中半露半遮,你覺得如何?」

    章嵐雙目瞠大,眸中似是映著夜空繁星般,璀璨生輝,她急切地拿起筆,又刷刷地畫了起來。

    端木緋看著章嵐那專註的側臉,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她的小表妹還是這樣,人是長大了不少,但是性子一點也沒變……

    看著近在咫尺的小姑娘,端木緋的眼神一時有些恍惚。

    須臾,章嵐就放下了筆,滿意地打量著眼前這幅畫,這冷月與陰雲真是妙極了,讓人感覺這一夜風雪欲來,讓這幅畫顯得空靈,又不是一種緊迫感。

    章嵐越看越喜歡,看的是畫。

    端木緋也越看越喜歡,看的是自家小表妹。

    她心念一動,趁著章嵐在看畫,以誘哄的語氣提議道:「章五姑娘,涵星表姐還有我姐姐、我李家表哥他們要組隊與錦繡縣主比賽蹴鞠,就在六月初一,你也一起來吧。」

    章嵐正沉浸在畫中,差點就脫口應下了,但最後還是剎住了。她從畫里抬起頭來,小臉上透出一絲糾結:這蹴鞠也太不端莊了,再說……

    「我不會蹴鞠。」她誠實地說著。

    端木緋莞爾一笑,笑得臉上的梨渦更深了,早就想好了,立刻就道:「我也不會,但是我們可以畫畫啊!萬一下次戚先生讓你畫蹴鞠呢?」

    端木四姑娘說得有理!章嵐眸子一亮,如寶石般璀璨。

    端木緋心裡笑得肚子也疼了,又怕把小表妹給氣走了,不動聲色地繼續說著她和涵星特意擇了一塊山清水秀之處比賽,屆時大家還可以去四下遛遛馬……

    章嵐原本是打算在午膳前就告辭離開的,結果一不小心就被留了用了午膳,又一不小心陪著端木緋和端木紜一起吃了些下午茶,等她離開端木府時,已是黃昏了,伴隨她一起回府的,還有大包小包的水果點心、花茶果酒。

    送走了章嵐后,端木緋的心情更好了,覺得小表妹那懵掉的小模樣足以她好好地回味好幾天。

    次日一早,她就給章家下了帖子,約章嵐於六月初一去翠微湖畔蹴鞠遊玩。

    跟著,她就數著日子等著,臨近六月,天氣越發炎熱了,烈日灼灼,夏季正是來臨了。

    但是,到了六月初一當日,來到翠微湖畔的卻不是章嵐,而是章家大姑娘章若菱。

    端木緋下了馬車后,卻看到旁邊的另一輛馬車上走下來的人竟然是章若菱,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

    章若菱也看到了端木緋,款款朝姐妹倆走去。

    翠微湖畔,山風徐徐,林蔭密布,比京城倒是涼爽不少,此刻才辰時,空氣中似乎還帶著幾分清晨的朝露與霧氣。

    不遠處停著一排排車馬,翠微湖畔也擺好了一張張桌椅,還有丫鬟小廝忙忙碌碌,有的在整理蹴鞠比賽的球場,有的沿著球場搭建觀賽的帷棚,有的在擺果盤點心,有的看著紅泥小爐燒水煮茶,附近百來丈都是一片熱鬧的喧闐聲。

    章若菱很快走到姐妹倆跟前,微微一笑,對著端木紜和端木緋福了福,「端木大姑娘,四姑娘,別來無恙?」

    章若菱顯然是精心打扮過,梳了一個繁複的牡丹頭,戴著點翠雲雀髮釵,身上穿了一件藍綠色的褙子,搭配一條柳黃色的馬面裙,褙子上綉著大朵大朵的蓮花與芙蓉,顏色清雅脫俗,襯得章若菱周身散發著一種優雅秀美的氣質。

    端木緋淡淡一笑,端木紜笑著與她寒暄:「章大姑娘,托福。」

    章若菱並不在意姐妹倆對她的冷淡,解釋道:「舍妹出了痘,所以今日不能來了。」

    端木緋皺了皺眉,明明前幾天,章嵐人還好好的……

    「章大姑娘,敢問章五姑娘是何時出的痘?」端木緋問道。

    章若菱嘆了口氣,秀麗的眉心微蹙,顯得憂心忡忡,「就是前天晚上。」

    端木緋半垂眼眸,眸光閃了閃,水痘可以潛伏十來天,算算時間,也就說章嵐上次回去后沒兩天就染上了水痘。

    怎麼會這麼巧!

    端木緋抬眼又望向了幾步外的章若菱,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如純凈清澈的山泉水般,彷彿能看透人的表象,洞悉人心。

    看著前方的端木緋,章若菱忍不住又想起了她的嫡母戚氏,心情如潮水般起伏翻湧。

    她不自覺地捏了捏手裡的帕子,避開了端木緋的目光,轉而對端木紜道:「端木大姑娘,你今天是要下場比賽吧?我不會蹴鞠,也只能給姑娘鼓鼓勁了。」

    端木紜今日穿上了那身新作的碧色騎裝,騎裝的裙擺上遊走著一尾尾火紅的火鯉,火鯉的色彩鮮艷亮麗,卻不俗艷,反而給這淡雅的碧色添加了一抹矜貴,襯得少女紅艷的朱唇似染了硃砂般,明艷奪目。

    同樣款式的一身碧色騎裝穿在端木緋身上,卻又是另一種感覺,清麗活潑,細細一看,就會發現原來這兩身騎裝上的火鯉姿態不同,前者慵懶高貴,後者活潑調皮,因而呈現出兩種迥然不同的感覺。

    姐妹倆的這兩身騎裝引來了不少周圍姑娘艷羨的目光,交頭接耳地點評著,她倆只是這站在這裡,就是不少人目光的中心。

    封炎遠遠地就看到了端木緋來了,就像是一條看到主人的小狗般,歡快地跑了過來,「蓁蓁……」

    然而,不僅是他看到了端木緋,「別人」也看到了,他還來不及說上一句話,宮女從珍就從另一個方向走來,快他一步來到姐妹倆身旁,屈膝稟道:「端木大姑娘,四姑娘。大公主殿下、四公主殿下請二位過去。」

    不遠處,正在和幾位公子貴女說話的舞陽和涵星對著端木緋和端木紜招了招手,示意她們趕緊過去。

    涵星的身旁,君然、李廷攸、慕瑾凡、丹桂、藍庭筠等人也都聚集在周圍,三三兩兩地說著話。

    「章大姑娘,那我們就先告辭了。」端木紜對著章若菱微微一笑,就和端木緋一起朝涵星那邊走去,封炎好像端木緋的尾巴般也跟了過去,一邊與她搭話。

    章若菱站在原地目送姐妹倆離去,原本繃緊的身形放鬆了些許,舒了一口氣。

    她不動聲色地朝周圍環視了半圈,參加蹴鞠比賽的公子貴女一共有二十名,但是此外,還來了不少像端木緋、章若菱這般是為了觀賽遊玩來的人。

    今日來的人大多是京中的勛貴子女,其中有一部分章若菱也曾見過,他們都是京中頂級的門閥顯貴人家的姑娘,至少也是親王、郡王、侯伯人家的子弟,很多人的身份都比那天去露華閣赴宴的人更加金貴。

    這些人自成一個圈子,平日里普通世家、朝臣家的公子姑娘根本就接觸不到這些人。

    他們章家是四大家族之一,自然顯貴,可是她不過是庶女,這裡的貴女又怎麼會紆尊降貴地與一個庶女往來。

    她今日能來這裡不過是借了「別人」的光而已……

    想著,章若菱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前方的端木緋,她正笑吟吟地與涵星說著話,幾個公子姑娘言笑晏晏,氣氛很是和樂。

    「涵星表姐,你看這些抹額,我讓針線房做的,待會比賽時,你們就都繫上。」端木緋從綠蘿手裡接過一個籃子,從籃子里的幾條抹額挑了一條給涵星。

    這些抹額都是火紅色的,正好與端木紜、端木緋騎裝上的火鯉顏色一致,端木緋特意讓針線房在抹額上以銀絲線綉了幾尾鯉魚,抹額戴在端木紜的額頭上,與她的騎裝十分相配。

    不僅是涵星有份,封炎、李廷攸他們這些參賽的成員統統有份。

    涵星隨手把抹額綁在了額頭上,從珍立刻捧了一個菱花鏡上前,涵星看了看鏡中的自己,滿意地笑了,她早就知道抹額是紅色的,因此今日特意穿了一身大紅騎裝,與這抹額也配得很。

    「緋表妹,虧得有你。」涵星嬌聲道。

    她這句話不是客氣話,這場比賽確實虧得有端木緋一起幫手操持、組織。

    為了今天的比賽,他們這些人已經聚在一起練習過幾次,確定各自的位置、職責,又練習了配合,也演練了一些蹴鞠的戰術等等。

    涵星住在宮裡,平日里想要出來多少沒那麼方便,連練習也不得已缺席過兩次,很多瑣事都是端木緋和李廷攸幫著張羅的。

    比如現在,端木緋還肩負著軍師的職責,讓大伙兒都圍成一圈,絮絮叨叨地說著各種戰術:

    「蹴鞠如戰場,講究謀略、力量、配合以及臨場反應。」

    「封公子,你和君世子、攸表哥默契十足,你們三個人可以作為進攻的主力。」

    「涵星表姐,你靈活,技巧又嫻熟,你來組織中后場的防守,可以抓住時機發動進攻……」

    「慕公子,你性格冷靜沉穩,就看著球門吧……」

    「……」

    封炎一眨不眨地盯著端木緋的小臉,目光灼灼,那痴迷的樣子也不知道聽進去了多少。

    君然和李廷攸也注意到了,有些好笑地交換了一個眼神,少年們皆是躍躍欲試,恨不得立刻上場大殺四方。

    這時,從珍看向了某個方向,對著眾人稟道:「大公主殿下,四公主殿下,二皇子殿下來了。」

    她這一說,端木緋、封炎等人有下意識地順著她的目光朝前望去,百來丈外,一個著湖藍錦袍的少年公子正策馬朝這邊馳來,他的身旁還有一輛朱輪車隨行,很顯然,來的人不僅是二皇子慕祐昌,還有二皇子妃楚青語。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
    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