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25章 424找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25章 424找死字體大小: A+
     

    端木憲心裡是一萬個不想讓楊家攀附上來,但是這樁御賜的婚事只要存在一天,端木綺就能折騰一天,還不知道她以後會做出什麼蠢事,弄不好會連累家裡。

    既然如此,乾脆就讓她嫁了,一了百了。

    「珩哥兒,你跟我一起去朝暉廳吧。」說著,端木憲站起身來。

    端木緋抓住時機立刻與祖父和大哥告辭,一溜煙地跑了,心裡只剩下她的棋譜。

    她得趕緊回去把這冊棋譜上剩下的棋局也擺擺,這冊棋譜真是妙不可言啊。

    端木緋屁顛屁顛地跑了,當天,端木綺的婚期定下了。

    端木綺的及笄是六月初三,婚期就定在及笄的一個月後。

    黃昏,端木珩就去了瓊華院,把這件事告訴小賀氏和端木綺。

    廳堂里的氣氛沉甸甸的,悶得就像是三伏天一樣。

    坐在一把紅木圈椅上的端木綺發出了嘲諷的冷笑聲,只說了四個字:「果然如此。」短短几日,她看來就瘦了一大圈,形銷骨立,渾身散發著一種陰冷的氣息。

    她死死地捏緊了手裡的帕子,眸子變得更幽深了。

    她就知道祖父早就打算把她嫁入楊家了,她就知道這一天早晚都會來臨……她就知道她誰也指望不上!

    小賀氏的臉色白了幾分,看著就坐在一丈外的女兒,心如刀割。

    她知道端木憲一向說一不二,前日當端木憲說要讓端木綺嫁去楊家時,她就知道這件事沒指望了,這婚事勢在必行,直到唐家給了她一線希望。

    小賀氏眉宇緊鎖,攥了攥手裡的帕子,又看向了端木珩,「珩哥兒,唐大夫人說了,只要我們能設法把唐大老爺救出來,他們就答應讓緣姐兒代嫁……珩哥兒,你不是和你四妹妹一向交好嗎?你去哄哄她,求求她,讓她去向岑督主開句口。只要這件事成了,綺姐兒自然就可以從這泥潭中脫身了。」

    見端木珩不動如山,小賀氏越說越急,「珩哥兒,你倒是說話啊!」

    端木珩靜靜地坐在那裡,薄唇抿成一條直線,任由小賀氏把話說完后,才道:「母親,我當初就勸過你和二妹妹,讓你們耐心,祖父不會在婚事上委屈了二妹妹,偏偏二妹妹自己不爭氣。她做錯了事,難道非但不罰,還反而要讓她得償所願嗎?!」

    「那以後她要想什麼,就可以不擇手段,不顧親人,不顧家族,不顧禮義廉恥了嗎?!」

    端木珩的聲音清冷而堅定,看著端木綺的眼神嚴厲而失望,他知道他這個妹妹一貫嬌蠻,被母親寵壞了,以前端木綺也犯過錯,但那些多是女孩子家家任性妄為,這一次不同,這一次,端木綺所為真的越線了。

    端木珩這番話發自肺腑,但是無論是小賀氏還是端木綺都聽不進去,小賀氏憤怒地一掌拍在了手邊的方几上。

    「夠了!」

    「啪」的一聲,震得茶盅微微跳動了一下,屋子裡服侍的兩個丫鬟噤若寒蟬,連忙低下了頭,默默地看著自己的鞋尖。

    自從露華閣事發后,這幾日,瓊華院的上下都是提心弔膽,一個個都夾著尾巴做人,唯恐被主子遷怒。

    「珩哥兒,綺姐兒可是你嫡親的妹妹,難道你要眼睜睜地看著她往火坑裡跳,下半輩子盡毀嗎?」小賀氏憤怒地責備道,額角青筋亂跳,胸膛更是一陣劇烈的起伏。

    端木綺又發出一聲冷哼,神色間更為陰鬱了,彷如從地獄來的惡鬼般。

    「母親,您不用再勸大哥了。」端木綺一字比一字陰冷,「您難道還看不出來嗎?大哥如今只當端木紜和端木緋是他的親姐妹,大哥他這是怕我這個親妹妹給他丟臉呢!」

    「……」端木珩的嘴唇動了動,似是欲言又止,跟著他的嘴唇抿得更緊了,眸底似有什麼東西在翻湧著,最後歸於平靜。

    端木珩一邊起身,一邊語氣平靜地說道:「母親,您還是趕緊給二妹妹準備好嫁妝吧……祖父心意已決,不會再改變主意的,免得到時候,空著手出嫁。」

    端木珩說完后,對著小賀氏作揖行了禮,然後就轉過身,朝屋外走去。

    在轉過身的那一刻,端木珩的神情變得極為複雜,瞳孔更是異常深邃,如深海似深淵。

    「珩哥兒!」

    小賀氏還在激動地叫著端木珩,卻喚不住他,他沒有回頭,步履堅定地跨出了屋子。

    端木綺沒有看端木珩,眼睫微顫,臉上白得沒有一點血色,心裡有一個聲音在說,完了,她這輩子是徹底完了。

    此刻正是申時過半,太陽西斜,陽光燦爛而溫暖,柔和地灑在了端木珩的身上,映得他俊朗的面龐也變得明亮了起來,一雙眼眸變得更清更亮,也更為堅定。

    端木珩大步流星地離開了瓊華院,就往外院去了,他還要柳先生那裡讀書,對於端木珩而言,他的日常中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讀書,在家中讀書,去國子監讀書,一切只為了今秋的秋闈。

    在專心讀書的同時,端木珩也沒忘了留心京中的局勢。

    接下來的幾天,京中喧喧嚷嚷,人心騷動,本來除了那些部族的親王郡王在意以外,阿史那郡王之死並沒有掀起太大的風浪,反而倒是那些王公們上的摺子引來了不少關注。

    正像端木憲和端木珩祖孫倆分析過的那樣,皇帝按下了那些部族王公的摺子,美其名讓他們過了萬壽節再走,說他們難得千里迢迢地來京一趟,自當在京畿一帶好好玩玩。

    皇帝的話說得十分漂亮,可是這個結果卻只是讓這些北地的部族更加焦慮,一個個都在暗地裡揣測著皇帝的意圖。

    在商量過後,由兀吉族的摩軻莫親王代表各部族進宮求見皇帝。

    摩軻莫在御書房裡呆了近一個時辰,走的時候,神情凝重,步履沉重。

    皇帝的臉色在湘妃簾放下的那一瞬,瞬間就變了,收起了嘴角寒暄的笑意,眼眸瞬間凝結如冰面,冷哼了一聲。

    書房內的氣溫也隨著皇帝的這一下冷哼驟然下降,猶如寒秋來臨。

    一個小內侍急忙給皇帝重新封了熱茶,皇帝看也沒看一眼,霍地起身,負手在御書房裡來回走動著,沒好氣地抱怨道:「阿隱,朕的顧慮果然沒錯!對這些蠻夷小族果然不能太好,他們啊,一個個心都向著耿海呢!」

    想起當初他們上奏封耿聽蓮為太子妃的摺子,皇帝面沉如水,咬牙道:「耿海這才剛死,他們就迫不及待地想要離京,也不知道要打什麼主意!」

    早不走,晚不走,他們非要挑這個時機莫非是在籌謀什麼?!

    「皇上息怒。」一襲大紅色麒麟袍的岑隱就站在御案邊,含笑地看著皇帝,如常般笑得如春風般溫和怡人,「臣一直派人盯著這些部族,想來他們也折騰不出什麼幺蛾子。」

    皇帝在一扇打開的窗戶前停下了腳步,看著窗外庭院里那些隨風搖曳的花木,五月下旬,正是繁花綻放的時候,奼紫嫣紅,搖曳的花木映入他瞳孔中,讓他的眼眸看來顯得有些陰鷙。

    皇帝靜了片刻,沒有說話,但身上散發的氣息卻越來越凌厲。

    這些部族肯定不安好心。

    現在他以萬壽節的名義暫時把他們留下了,但是早晚都得放他們回去,不然,就連朝臣和天下百姓都會因此非議自己……

    「阿隱,」皇帝轉過身來,看向了岑隱,「你替朕好好查查,這些人到底在打什麼主意?」背光下,皇帝的臉色愈發陰沉了。

    「是,皇上。」岑隱作揖領命,氣定神閑。

    看著岑隱那從容不迫的樣子,皇帝的心情稍微好了些。

    有阿隱,他就可以安枕無憂了。

    皇帝在窗邊坐了下來,見狀,御書房裡服侍的小內侍立刻就給皇帝奉了茶。

    皇帝慢慢悠悠地以茶蓋拂去茶盅上的浮葉,嘆了口氣道:「這數月來,朕就沒清靜過,身心疲累,阿隱,也虧得有你啊……」

    「皇上言重了,為皇上分憂,是臣的本分。」岑隱微微一笑,得體地說道,「左右離萬壽節還有幾個月,皇上可要去寧江行宮散散心?」

    皇帝動了動眉梢,這時,窗外一陣微風吹來,把那淡淡的花香帶進屋子裡,芬芳馥郁。

    皇帝掃視著庭院里的一片繁花似錦,手指摩挲著左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道:「朕想去江南走走,說來朕已經四年沒去過江南了。」

    「朕還記得江南的湖光山色,明媚多姿,水光瀲灧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比起京城繁華,還是江南婉約,更合適散散心。」

    皇帝越說興緻越高,吩咐那奉茶的小內侍道:「你去把禮親王和魏永信叫來。」

    看著神采飛揚的皇帝,一旁的岑隱眸光微閃,背光下,他絕美的臉處於陰影中,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那紅艷似火的嘴角勾出一抹嘲諷的弧度。

    「是,皇上。」那小內侍連忙領命,跟著皇帝又看向幾步外的岑隱,隨意地揮了揮手,「阿隱,你先先忙吧。」

    岑隱行了禮,然後就悄無聲息地退出了御書房,只留下皇帝一人坐在窗邊品茗,茶蓋拂過茶盅時發出輕微的聲響。

    「督主。」

    外面候在屋檐下的圓臉小內侍仔細地給岑隱披上了一件披風。

    那是一件玄色的披風,上面綉著一頭展翅飛翔的白鷹,在金色的陽光下,這威嚴霸氣的雄鷹栩栩如生,彷如要從上面飛出來似的。

    岑隱自己親繫上了披風的系帶,白皙修長的右手輕輕地撫過披風的邊緣,眼神在一瞬間變得柔和如水,然後就下了石階,朝宮門的方向走去。

    那圓臉小內侍如影隨形地跟在岑隱的身側,一邊走,一邊稟事:

    「督主,這幾日已經陸續有赴京考核的武官抵達了。」

    「小的一直派人盯著衛國公府,有一部分人已經去求見了耿安晧。」

    「督主,要不要再帶幾人回東廠審審,先嚇嚇他們?」

    「不急。」岑隱神色淡淡地說道。

    那圓臉小內侍說完了正事後,兩人之間就沉默了下來。

    圓臉小內侍絞盡腦汁地想了想,靈機一動,試探地說道:「督主,聽說端木四姑娘過幾天要與人比賽蹴鞠。」

    岑隱「哦」了一聲,腳下的步履微緩,轉頭看向了那個小內侍,挑了挑右眉。

    見岑隱果然是感興趣了,那圓臉小內侍心裡覺得自己還真是夠機靈,繼續順著這個話題說道:「好像是四公主殿下邀請端木四姑娘一起組隊與人比賽。」

    岑隱嘴角微翹,想起端木緋那副手腳不協調的樣子,狹長魅惑的眼眸里笑意點點。

    督主對四姑娘果然是不一般。那小內侍心裡暗道。

    岑隱不緊不慢地繼續往前走著,隨口問道:「還有誰?」

    圓臉小內侍立刻就答道:「應該還有封公子,李家三公子,大公主殿下……對了,還有四姑娘的姐姐。」

    岑隱又撥了下身上的披風,眸光微閃,看著披風邊緣以同色絲線繡的雲紋,長翹的眼睫輕輕地扇動了兩下,又問道:「哪一日?」

    那圓臉小內侍怔了怔后,才意識到岑隱是在問蹴鞠比賽是哪一日,連忙說道:「回督主,日子還沒定……等日子定了,屬下立刻就來稟報督主。」

    他一邊說,一邊心想著:督主這麼問,莫非是也要去看那場蹴鞠比賽,督主真是疼愛四姑娘啊!

    說話間,兩人就到了宮門口。

    此時正值午後,陽光正是最刺眼最灼熱的時候,宣告著炎熱的夏季即將來臨。

    守在宮門口的禁軍早就汗流浹背,身姿筆挺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彷如一尊尊石雕般。

    幾個內侍見岑隱出來了,急忙被他牽來了馬,卻被幾個候在宮門口的人搶在了前面。

    「參見岑督主。」

    三四人蜂擁著衝到了岑隱跟前,恭敬地對著岑隱作揖。他們的鬢角早就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將鬢角的頭髮浸濕,形容間難掩狼狽之色。

    岑隱目光淡淡地掃視了他們一眼,其中的一個年輕公子連忙道:「岑督主,家父唐如海……」

    來者正是唐家人,唐太夫人、唐大夫人和唐大公子都來了,三人的臉上都是誠惶誠恐。

    上次他們親自送了帖子去岑府,可是哪怕打著端木家的名義,也壓根兒沒見到岑隱,就被門房趕走了。

    岑隱平日里公務繁忙,大多數時間不是在宮裡,就是在東廠,想要見他一面可不容易。

    他們不敢去東廠,就只好來宮門口守著,這不,守了兩個多時辰,總是等到了人。

    然而,岑隱根本就不打算理睬他們,優雅地翻身上了一匹白馬,對他而言,唐家人不過是螻蟻,何須理會。

    他一夾馬腹,胯下的馬兒就輕快地踱了起來,朝前而去。

    「岑督主留步……」唐太夫人急了,在唐大夫人的攙扶下,又朝岑隱走近了一步,想追上去。不過是短短几日,這對婆媳倆看著就瘦了一大圈,憔悴不堪。

    「放肆!」隨行的那個圓臉小內侍不客氣地伸臂攔下了唐家三人,陰陽怪氣地冷嘲道,「你以為你是誰,敢讓督主留步,我們督主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見的!」

    唐家三人的神色都有些尷尬,難掩羞窘之色,尤其是唐大公子年紀還輕,血氣方剛,被內侍這番輕蔑的言辭羞得滿臉通紅,嘴巴張張合合,說不出話來。

    唐大夫人為了丈夫的安危,是顧不上面子什麼的了,急切地拔高嗓門道:「岑督主,我是端木四姑娘的舅母,還請督主聽我們一言。」

    岑隱拉了拉馬繩,停下了馬,轉過頭,漫不經心地俯視著幾步外的唐家三人。

    唐大夫人與身旁的唐太夫人交換了一個欣喜的眼神,這個法子果然是對了。岑督主對端木四姑娘的情分果然不一般。

    唐大夫人連忙又道:「岑督主,外子不久前被帶去了東廠,至今沒有消息,還請督主看在端木四姑娘的份上,釋放外子……外子實在是被奸人所害。」

    烈日灼燒下,唐家三人額頭的汗液更密集了,滿懷期望又忐忑不安地看著馬背上的岑隱。

    岑隱漫不經心地撣了撣衣袍,問那圓臉小內侍:「唐如海現在在哪裡?」

    圓臉小內侍連忙答道:「在詔獄。」

    岑隱紅艷似血的薄唇翹了翹,雲淡風輕地說道:「這一家人分開了也不好……」

    唐太夫人、唐大夫人聞言以為岑隱是同意釋放唐如海,喜不自勝,唐大公子急忙作揖道:「多謝岑督主。」事情順利得出乎他的意料。

    話音未落,就聽馬上的岑隱語氣淡淡地丟下一句:「那就把他們三個也關進去吧。」他說得輕描淡寫,彷彿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督主英明,讓他們一家人團團圓圓。」圓臉小內侍笑著抱拳應了,當目光看向唐家三人時,眼神就變得銳利如刀鋒。

    什麼?!對於唐太夫人、唐大夫人和唐大公子而言,卻如同晴天霹靂般,三人都傻眼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督主,我們可是端……」

    唐太夫人驚慌失措地喊了起來,聲音尖銳,還想說什麼,但是一旁待命的另外幾個內侍哪會再給她機會去騷擾督主。

    「吵什麼吵!」其中一人沒好氣地說道,另外幾人熟練地分工行動,分別鉗住了唐家三人的胳膊,動作嫻熟而麻利,神情冷漠。

    「督主饒命,督主饒命!」

    唐大夫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只能求饒,哭天又喊地,沒一會兒,眼淚就糊了一臉,眼眶一片通紅。

    然而,岑隱再也沒看他們一眼,再次一夾馬腹,繼續策馬往前行去,那個圓臉小內侍連忙也翻身上馬,緊跟在他身旁,二人漸行漸遠。

    「唔唔……」

    很快,唐家三人的嘴巴都被內侍用汗巾堵上了,三人的口中「咿咿唔唔」地再也發不出聲音來,臉上都露出絕望之色,之中又透著一抹不敢置信。

    怎麼會這樣?!

    他們不要去東廠啊,他們可是端木四姑娘的舅家啊!

    然而,他們再掙扎,也不過是徒勞無功。這些個內侍最擅長對付這些不服管教的人,利索粗魯地把人拖了下去。

    另一邊的岑隱忽然又停下了馬,絕美的臉龐上似有沉吟之色,引得那圓臉小內侍也有些緊張,不知道是哪裡不對。

    「本座記得這次江南送來的貢品里有一個皮鞠頗為趣致,你派人送去端木家。」岑隱隨口吩咐道。

    「是,督主。」圓臉小內侍立刻就領了命。

    於是乎,半個時辰后,太陽才剛剛西斜,一個簇新的皮鞠就被送到了端木府的湛清院。

    比起被小狐狸霸佔的那個黑色皮鞠,這個新送來的皮鞠絢麗精緻得很,以不同顏色的皮子拼接而成,每一塊皮子上都畫了一隻可愛的動物,有貓,狗,鸚鵡,狐狸,馬匹……

    姑娘家都喜歡好看精緻的東西,端木緋愛不釋手,直到傍晚去端木憲那裡還不肯放下,端木紜寵溺地看著妹妹,心裡覺得岑隱真是太細心了。

    端木憲並沒有在意端木緋手裡的皮鞠,他正為唐家的事心煩,這也是端木憲把端木紜也一起叫來的原因。

    「紜姐兒,四丫頭,你們還不知道吧,唐家人被抓進詔獄了!」端木憲沉聲道。

    端木憲大致把唐家人怎麼找上岑隱又被岑隱下令帶走的事說了,端木紜和端木緋乍聽這個消息自是驚訝卻毫不同情唐太夫人她們。

    這唐家人也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竟然就這麼橫衝直撞地跑去宮門口找岑隱,難道真以為憑藉他們唐家三言兩語,東廠就會放人?!

    端木憲覺得額頭一陣陣的抽痛,揉了揉眉心。

    唐家好歹也是他們端木家的姻親,這要是唐家出了什麼事,說不定自家也會被連累……端木憲最怕的就是岑隱因為唐家乾的荒唐事遷怒到四丫頭。

    想著,端木憲看著端木緋的眼神就染上了一絲擔憂。

    端木緋對這位祖父再了解不過了,一看對方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擔心什麼,故意把那個被她放在籃子里的七彩皮鞠捧了過來,笑眯眯地顯擺道:「祖父,這是今天下午岑公子派人送來的,您看好不好看?」

    「呱呱!」

    率先出聲的不是端木憲,而是不知何時出現在窗檻上的小八哥。

    小八哥一向喜歡顏色鮮艷的玩意,自打這個皮鞠送到湛清院后,它就一直虎視眈眈,因此端木緋才把皮鞠帶來了端木憲這裡。

    端木紜抬手在它嫩黃的鳥喙上點了點,然後搖搖食指說:「小八,不行。」

    這皮鞠委實不適合鳥類玩,以小八哥的性子什麼都喜歡用鳥喙啄一啄,叼一叼,皮鞠到了它的鳥爪中,那就等著被它啄壞吧。

    小八哥看得懂端木紜的這個手勢是否定的意思,難以置信地「呱呱」叫了兩聲,很是受傷。它不平地看向了端木緋,委屈巴巴。

    端木緋也只能對著它搖了搖食指,小八哥蔫了,傷心欲絕地拍著翅膀飛了出去,停在外面的梧桐樹上背過了身,一副「我要靜靜」的模樣,看得姐妹倆又好奇又好笑。

    端木憲看著姐妹倆那輕快的小臉,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既然岑隱下午還給四丫頭送了禮物,那顯然是沒生氣……沒生氣就好。

    端木憲在心裡對自己說,算了,管唐家是死是活,自己早勸過了,他們非要找死,也怪不了自己!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
    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