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24章 423允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24章 423允婚字體大小: A+
     

    「骨碌碌……」

    一隻黑色的皮鞠從前面的湛清院滾了過來,一直滾到了端木紜和端木緋的腳邊。

    這是……

    端木緋眨了眨眼,一下子就認出了這是封炎送給她的那個皮鞠,可是這皮鞠怎麼會在這裡?

    緊接著,就見一道白影從院子里敏捷地躥了出來,一頭白色的小狐狸進入姐妹倆的視野,渾身柔軟的白毛在月光下似乎鍍著一層銀色的光暈。

    小狐狸那雙冰藍色的狐狸眼與姐妹倆靜靜地對視著,似乎連時間都靜止了。

    下一瞬,端木紜「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打破了沉靜,端木紜看著兩丈外的小狐狸,一本正經地問道:「糰子,你也喜歡蹴鞠嗎?」

    端木紜熟練地以腳尖勾起地上的皮鞠,然後輕輕地一踢,皮鞠就慢悠悠地朝小狐狸的方向飛了過去……

    端木紜的力道把握得很好,她有把握皮鞠會恰好落在小狐狸的身前。

    眼看著皮鞠離小傢伙越來越近,小狐狸突然就一躍而起,額頭往皮鞠一頂,「咚」,那個皮鞠就被它又頂了回去,輕快地朝端木紜飛去。

    「糰子,踢得好!」

    端木紜臉上的笑容變得愈發輕快了,容光煥發,那張精緻的臉龐染上如桃花般的紅暈。

    她動作嫻熟地以膝蓋卸去了那皮鞠上的力道,然後再次將皮鞠踢出,輕輕巧巧……

    小狐狸「嗷嗷」地叫了兩聲,繼續與端木紜玩著頂球接球的遊戲,玩得不亦樂乎。

    端木緋就負責站在一旁,為這一人一狐歡欣鼓掌,嘴裡不時叫著:「姐姐真厲害!糰子好棒!」

    姐妹倆清脆如銀鈴的笑聲回蕩在夜風中,隨風飄揚……

    端木紜沒管晚上唐家人何時走,也沒管唐家人次日何時又來了,反正唐太夫人看著也沒什麼大礙,出不了人命,她和唐大夫人想來就來唄,反正家裡也不過是多一兩雙筷子而已。

    端木紜就當了回撒手掌柜,於是乎,次日下午,端木憲一回府,面對的就是這副糟心的局面。

    唐太夫人婆媳倆並小賀氏都衝去攔端木憲,三個人一唱一和,把之前在端木紜、端木緋姐妹倆演過的那一出又按部就班、層層遞進地再演了一遍。

    尤其是小賀氏的演技愈發進益了,對著端木憲做出「教女無方」的樣子,幫著唐太夫人婆媳倆敲邊鼓。

    三個女人一台戲,這台戲直唱得端木憲頭都疼了。

    這些內宅婦人動不動就是一哭二鬧三上吊,端木憲應付起來駕輕就熟,毫無轉圜餘地地拋下了幾句話:

    「親家,你要是覺得我端木家虧待了緣姐兒,你就把她接回去吧。」

    「老二媳婦,婚事是皇上賜的,聖命不可違,綺姐兒要是不想嫁,還有一條路,就做姑子去。」

    端木憲只用寥寥數語就把三個女人都打發走了,或者說,她們不想走也不行啊,端木憲直接叫了幾個膀大腰圓的婆子就差動上手了。

    雖然暫時打發了唐家,但是端木憲還是無法放心,這唐家昏招頻出,甚至不惜以端木緣的婚事為籌碼討好小賀氏,還想讓自家四丫頭跑去向岑隱開口,真是異想天開!

    自己拒絕了他們,他們接下來也不知道又會出什麼昏招?!

    端木憲心裡的擔憂一閃而過,派了府中的護衛盯著唐家那邊。

    偏偏,怕什麼就來什麼。

    當天傍晚,端木憲就聽說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消息,氣得端木憲立刻就把端木緋和端木紜叫來了外書房。

    「豈有此理!真是豈有此理!」端木憲負手在書房裡來回走動著,怒道,「這唐家人的腦子是進了水吧?!竟然以我們首輔府的名義去岑府求見岑隱,還自稱是四丫頭的長輩請岑隱幫個忙!」

    端木憲這一回氣得不輕,額頭青筋亂跳。這唐家行事委實是上不了檯面!

    端木緋倒是一點也不意外,以她昨天看到唐太夫人婆媳倆的行徑,這也確實他們唐家能做得出來的蠢事。

    「祖父息怒。」端木緋親自給他斟茶,還貼心地把茶盅奉到了他的書案上,「喝些茶,消消火。」

    外書房裡漸漸地瀰漫起一股淡淡的茶香,夾著窗口飄來的花香。

    端木紜聽了也是又驚又氣,一掌拍在了身旁的案几上,怒道:「怎麼會有這般無恥的人!」

    端木憲走到自己的書案后,坐了下來,呷了口熱燙的茶水,半垂眼帘,沉默地看著茶湯中沉沉浮浮的茶葉,眸底幽深複雜。

    唐家的事,端木憲是不願管,也不敢管。

    如今的唐家雖然微末,但也勉強算是耿家的舊部,之前岑隱和衛國公鬧得這般風風雨雨,就差把大半個朝堂給翻過來了,最終岑隱大獲全勝。

    雖然皇帝號稱衛國公是死於「意外」,但是端木憲怎麼都不相信會這麼巧!就在如今這麼微妙的時機,權傾朝野的超一品衛國公死於普通的流寇手裡?!想想簡直比被雷劈死的幾率還低!

    而且,唐大老爺犯的事是私占屯田,這個罪名可大可小,保不齊就是岑隱在分五軍都督府的權,就像簡王世子莫名其妙地就被安置到了五軍都督府……

    思緒間,端木憲的眼眸愈發幽深了,如一片深海。

    無論如何,自己是文臣,與這些事八竿子打不著干係,傻了才會把自己扯進去!

    唐家還是「蠢」得出乎他的意料,連這種不入流的招數也使得出來!

    端木憲慢慢地飲著熱茶,腦海中思緒轉得飛快,一下子就衡量了利害關係。

    「姐姐,別為了這種人生氣。」端木緋柔聲安慰端木紜,她好像一個小丫鬟似的忙忙碌碌,緊接著又給端木紜也斟了茶。

    茶香更濃了。

    端木緋笑得天真無邪,對著端木紜意味深長地眨了眨眼,「岑公子又豈是那種會輕易被人擺步的人,唐家想借著我的名義,哪有那麼容易?!」小心偷雞不著蝕把米!

    端木紜怔了怔,笑了,才捧起的茶盅停在了胸口的位置,含笑道:「蓁蓁,你說的是。東廠最公正嚴明了。」

    端木憲一臉愁容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聽到端木紜剛才的那句話,從茶湯里抬起頭來道:「四丫頭,你放心,這件事我會妥善處置的。」

    端木憲眯了眯眼,右拳在案几上煩躁地敲了兩下,心道:這要是因著唐家讓岑隱遷怒了四丫頭,就太不值得了!

    「祖父,」端木紜想了想后,又道,「三妹妹那邊這兩天一直哭鬧不休,今早還說要去京兆府告狀……她的丫鬟偷偷來稟我,我就把人攔下了,暫時把三妹妹拘在了院子里。」

    端木憲聞言揉了揉太陽穴,覺得頭都開始痛了。

    這府中這麼多小輩一個個都大了起來,沒個合適的長輩壓陣還真是不行。

    大孫女雖然能幹得很,但是她到底沒有出閣,又是晚輩,有些事……她終究不能做。

    說來說去,還是賀氏把府里弄得一團亂,二房、三房的幾個孫女全被教成了這副德性,一個綺姐兒自私陰毒,一個緣姐兒魯莽衝動,這兩個丫頭的眼裡都只有她們自己,沒有端木家,更看不到大局。

    想著,端木憲的頭更痛了,額頭一抽一抽的。

    端木緋最後給自己也倒了茶,淺啜了兩口熱茶后,笑吟吟地說道:「祖父,昨晚我聽唐家舅母話里話外透出的意思是,只要祖父給他們解決了唐家舅父的麻煩,他們就同意讓三姐姐代嫁……不如把這件事告訴三姐姐怎麼樣?」

    端木緋說著,大眼眨巴眨巴,笑得十分可愛而又機靈。

    端木緣也不過是仗著有外祖家作主,才敢越鬧越凶……當她發現,她能倚靠的只有端木家的時候,還會這樣嗎?!

    而唐家,現在打著給外孫女做主的名義,一而再再而三地來挑戰端木家的底線,倘若端木緣不再和他們站在同一條戰線上,唐家又還能用什麼借口來「麻煩」端木家?!

    「四丫頭,你這個主意好!」端木憲眉頭登時就舒展開來,他這個四丫頭就是聰明,劍走偏鋒,借力打力……用來應付端木緣,這一招恰恰好。

    端木緋狡黠地對著端木憲眨了眨眼,笑眯眯地拈起了一塊綠豆糕塞入口中。

    端木憲沉吟了片刻,又道:「紜姐兒,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端木紜一邊應聲,一邊順勢起身,帶著端木緋告退了。

    端木紜只花了半盞茶的功夫就把端木緣的事給解決了,本來這件事也用不上她親力親為,她離開端木憲的外書房后,便使人叫來了三房的一個管事嬤嬤,吩附了對方几句,就回去湛清院陪她家糰子玩蹴鞠去了。

    當日唐家婆媳和小賀氏達成的那個「交易」就傳到了端木緣的耳中,一個字不多一個字不少。

    端木緣知道后,起初不相信,唐家的外祖母和大舅母為了她的事連著兩日登門,她也是知道的,因為外祖母和大舅母一直見不到祖父,她才會說要去告京兆府,不過是想把祖父逼回府來罷了。

    端木緣覺得自小外祖母和大舅母都待她親厚,怎麼可能會如此對待她!

    後來還是管事嬤嬤提醒了端木緣,二夫人一向無利不起早,若非是有好處,恐怕下午也不會幫著唐太夫人和唐大夫人去攔端木憲……

    端木緣氣壞了,幾乎把屋子裡能摔的東西全數給摔了,一夜未眠,一早就氣沖沖地非要端木珝帶她去外祖家,這一次,端木紜沒攔著,直接令下人備了馬車。

    端木緣衝去唐府大鬧了一場,單刀直入地逼問唐太夫人是不是想讓她代替端木綺嫁到楊家。

    唐太夫人自然是不認的,好言哄了端木緣一番,表示絕無此事,唐大夫人更是聲淚俱下地表示自小就視她為親女,把過去的事一一例舉了一番。

    端木緣心裡雖然還有一絲疑慮,但是想著自小舅父舅母確實是對自己極好,神色緩和了一些。

    見狀,一個慈眉善目的嬤嬤連忙招呼著端木緣坐了下來,又是斟茶,又是上點心。

    端木珝也坐了下來,關切地問起了唐大老爺的事,問道:「外祖母,大舅母,不知大舅父現在怎麼樣了?可有消息?」

    一說到唐大老爺,唐大夫人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嘆氣道:「珝哥兒,緣姐兒,我們也給岑府那邊遞了帖子,可是連岑督主的面都沒見到……」

    說著,唐大夫人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淚珠,殷切地看向端木緣,抽泣道:「緣姐兒,你怎麼也要幫幫你大舅父啊,你大舅父……」

    唐大夫人的話才起了個頭,端木珝聽著就心裡咯噔一下,覺得不對,霍地站了起來,怒道:「大舅母,大舅父的事哪裡輪得到我妹妹出面?!大舅母,您和外祖母到底在打什麼主意?」端木珝眯了眯眼,莫非外祖母和大舅母果然是有那個心思想讓自己的妹妹代嫁?

    端木緣聞言,面色也變了。

    唐太夫人見唐大夫人說漏了嘴,心裡暗道,嘴裡只能安撫道:「緣姐兒,你是我嫡親的外孫女,我怎麼會不想你好,你自己想想,楊家雖然被奪爵,但到底是百年的顯貴人家,其實還不錯,即便是一時落魄了,底子還是很厚的……」

    唐太夫人好生地勸了端木珝和端木緣兄妹倆一番,滔滔不絕,越說越覺得是這樣沒錯。

    端木緣便是再蠢也不會相信了,氣得把方几上的東西全都砸到了地上。

    只聽那「噼里啪啦」的一陣響,端木緣把這廳堂里能摔的茶盅、花瓶、盆栽等等全數砸了,嚇得唐天夫人婆媳倆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之後,端木緣才隨端木珝一起回了端木府,從此徹底老實了,每天除了去閨學,都乖乖地待在自己的院子里。

    倒是小賀氏急了,一邊生怕唐家不認賬,一邊又變著法地與端木緋在府中偶遇,前天賞花,昨天遛鳥,今天又親自來了湛清院,想哄端木緋答應去說說情,好生熱鬧。

    端木紜和端木緋只當在看戲。

    端木緋最近忙著準備蹴鞠比賽的事,她使喚針線房定製了統一的繡花綢帶當比賽用的抹額,又把李廷攸調查來的敵隊資料整理歸納成了一本小冊子,還給大伙兒制定了一些策略與陣型,又編成了另一本小冊子……忙乎了六七天,不亦樂乎。

    眼看著比賽的日子快要到了,姐妹倆的新騎裝也做好了,正在進行最後的修改,這一日,碧蟬忽然遞來了涵星送來的信,第一句就開門見山地說起蹴鞠比賽要推遲。

    端木緋怔了怔,有些意外,也有些失望,她捏著信紙繼續往下看。

    涵星提及,推遲的原因是錦繡縣主那隊中有人出痘了。

    端木緋直接把涵星的信念了出來,一旁的端木紜也聽到了,感慨地嘆息道:「最近出痘的人真多。」

    端木紜不禁想起那日在露華閣,丹桂縣主曾經提起她的表妹芝蘭也出痘了。

    姐妹倆也沒太緊張,畢竟出痘又不是天花,並非什麼大事,對於多數他們這個年紀的少年少女而言,也就是要在府里被關上十來天,像端木緋這次那麼兇險的,也是罕見。

    「估計應該要月底了吧。」端木緋看著信紙喃喃自語,撅了噘櫻唇,「今年真是太不順了,先是郊遊沒去成,現在連蹴鞠都延期了。」

    端木緋也只是隨口一說,放下涵星的信,就繼續翻起她的醫書來,自從露華閣的事後,她愈發覺得多讀點醫書可以傍身,每天閑時都看些醫書。

    她的日子過得很是悠閑,不知歲月,直到一個消息驟然傳來,讓端木緋驟然有種回到塵世的感慨。

    華藜族的阿史那郡王死了,死於風寒。

    「皇上還給阿史那郡王賜了一個太醫,但是他的風寒太過兇險,病來如山倒,終於沒熬過去,昨晚剛走……」

    端木憲沉聲道,右手慢慢地捋著下頷的山羊鬍,忍不住朝坐在窗邊的端木緋看了一眼,心裡有些感慨。

    之前四丫頭出痘時,七八個太醫聚在府里的情形還歷歷在目,說來自家四丫頭比那個區區郡王的面子大多了……岑隱對四丫頭確實沒話說。

    端木緋沒注意端木憲的眼神,她正在對著棋譜擺棋,這棋譜是端木珩今天剛從舊書鋪淘來的,其中的一個殘局委實精妙絕倫,端木緋一看,就覺得手痒痒,便在端木憲這裡擺起棋來。

    端木憲之前說的那些話題,她都是左耳進右耳出,還是因為端木憲提起了阿史那才讓端木緋額外地分出幾分心神來。

    想著阿史那曾經犯下的那些事,端木緋早就猜測過他會有的下場,或者是被奪爵奪封,或者是今天這般,表面上從皇帝的聖旨來看,似乎是輕輕放下了,但最後阿史那終究要為他曾經做過的事、犯下的錯誤而付出相應的「代價」……

    「噠。」

    端木緋隨手把拈在指尖的黑棋放在了棋盤上的右上角……

    如果說這朝堂是一局棋,那阿史那也不過是其中一枚棋子罷了,一枚棋子也許能力挽狂瀾,扭轉敗局;大部分的情況下,一枚棋子也不過是隨波逐流,在大局已定的前提下,阿史那的生死早就不是他自己能夠掌控的了。

    端木緋對照著棋譜,又拈起了一枚白子,漫不經心地放下。

    端木憲怔怔地看著自家四孫女,看著她笑盈盈的小臉,目光微凝,然後又看了看坐在棋盤另一邊的端木珩,端木珩正捧著一個茶盅,茶盅停頓在他唇邊,好一會兒都沒有動靜,他似是陷入了沉思。

    端木憲在心裡嘆了口氣,心如明鏡:很顯然,他家四丫頭怕是早料到了阿史那的結局……

    端木緋又落下一枚黑子,棋盤上的棋局發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心裡忍不住想著:如果執白子的人是自己,自己又會如何走下一步的。

    「那些部族們怕是要急了。」端木緋沒急著放下手裡的白子,一邊隨手把玩著,一邊說道。

    她的一句話就正中關鍵。

    端木憲點了點頭,手指在書案上的白瓷浮紋茶盅上摩挲著,緩緩道:「阿史那的死訊傳出后,已經有幾個部族上摺子求回封地了。」

    這些部族本是為了年初的朝賀才來了京城,後來意外頻發,皇帝沒功夫也沒心思理他們,他們也就一直沒有回封地,住在四夷館和千雅園中,不知不覺中,他們在京中呆了也有半年了。

    本來這些部族的親王郡王們就有些慌,現在阿史那又死了,而且他死前剛剛才被降爵,這個時機太巧了,總讓人覺得,皇帝是故意的,也許是要針對他們這些北地的部族,打算一步步地收回封地。

    如今這些部族王公們都是人心惶惶。

    端木緋在心裡同情了替「某人」背鍋的皇帝一息,隨口道:「皇上應該不會讓他們走的。」

    端木憲沒說話,眸光閃了閃,他也想到了,目光又看向了端木珩,考校道:「珩哥兒,你怎麼看?」

    端木珩從思緒中回過神來,想了想后,就一本正經地作答道:「這些部族王公們挑在這個時候提出離京,皇上恐怕會擔心他們是不是對他心生不滿,一旦放他們離京,天高皇帝遠,皇上就更難控制他們了。」

    不錯,孺子可教。端木憲對於長孫能想到這些還覺得頗為滿意,又補充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皇上對於這些部族王公一直都是既籠絡又提防……」

    端木珩面露沉吟之色,端木緋又放下了一枚棋子,笑眯眯地說道:「皇上的『記性』一向好得很,他對這些王爺們還有心結呢。」

    端木憲嘴角抽了一下,四丫頭分明是在暗指皇帝心眼小,愛記仇。

    是了,之前那些部族王公們為了討好耿海,曾經聯名上摺子請皇帝立太子妃,這件事也沒過去幾天,皇帝心裡恐怕還記著呢,更何況宮裡還有一個耿庄妃的存在,在不時地提醒著皇帝。

    端木憲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

    端木緋繼續擺著她的棋,覺得這個棋局真是越來越精妙,虧得大哥哥竟然淘了這麼個寶貝。

    端木緋投了端木珩一個讚賞的眼神,雖然大哥哥和祖父一樣棋藝平平,不過這眼光足以彌補了。

    就在這時,門帘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跟著就見丫鬟打簾進來了,稟道:「老太爺,楊大老爺來了。」

    丫鬟口中的楊大老爺正是楊旭堯的父親,原本的慶元伯世子。

    端木憲眉頭動了動,神色淡淡,對此並不意外,吩咐道:「讓人把楊大老爺迎去朝暉廳。」

    今年以來,楊家那邊時不時地有人過來打探婚期,一直被端木家敷衍了過去,楊家一直不氣餒,昨天楊大老爺在戶部衙門外「偶遇」了端木憲,這一次,端木憲鬆了鬆口。

    端木憲雖然態度委婉,但是楊大老爺立刻就心領神會,於是,今兒就上門了。

    丫鬟匆匆地退下了,而書房裡的氣氛登時就變得有些微妙。

    端木珩放下手裡的茶盅,握了握拳,遲疑了一下后,還是忍不住問道:「祖父,您真的打算把二妹妹嫁到……」楊家。

    端木珩當然知道端木綺犯了彌天大錯,但是端木綺終究是他的親妹妹,他又怎麼可能對她毫不在意。

    「珩哥兒,這事你不必不管了。」端木憲果斷地打斷了端木珩,神色間毫無商量的餘地。

    端木綺既然敢做,就要敢當,她必須為她所犯之錯受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
    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