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22章 421成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22章 421成全字體大小: A+
     

    「咯嗒。」

    茶盅放在方几上發出的碰撞聲在這一刻尤為響亮,端木紜忽然站起身來,看也沒看跪在地上的端木綺母女。

    「祖父,我和妹妹先回去了。」端木紜對著上首的端木憲福了福,告辭道。

    對於此刻的這場鬧劇,端木紜從頭到尾都沒有置喙什麼,也懶得與小賀氏這種潑婦論理,就像她之前說的,端木綺的事還輪不到她來管。

    端木憲被小賀氏吵得頭也痛了,心想著反正這裡也沒有端木紜和端木緋什麼事了,就溫和地說道:「你們回去吧。四丫頭,你大病初癒,回去后要多休息。」他對著端木緋諄諄叮囑著。

    看著祖父那和藹的態度,跪在下方的端木綺心中彷彿被澆了一桶熱油似的,怒火燒得更旺了,眸子里一片赤紅,像是有什麼野獸在其中怒吼著,翻滾著。

    她纖細的身形又繃緊了幾分,就是不肯服軟,更不肯在端木紜和端木緋的跟前服軟。

    端木紜和端木緋給端木憲行了禮后,就不疾不徐地朝廳外走去。

    隨著她們姐妹倆的離去,廳堂中再次陷入一片沉寂,直到端木緋跨出了高高的門檻,才聽到端木憲冰冷的聲音響起:「綺姐兒,既然你這麼『心急』,那我就成全你,我會儘快和楊家定下婚期,等笄禮后,你就出嫁吧……」

    「不,我不要!」

    端木綺撕心裂肺的喊叫聲從後方廳堂里傳來,幾乎要掀掉朝暉廳的屋頂。

    端木憲再也沒說什麼,似乎他要說的都已經說了。

    端木紜拉著端木緋的小手往前走去,沒有回頭。

    她也支持端木憲的決定。

    既然留端木綺在家裡一直惹事,那不如早些嫁出去吧,總這樣鬧騰不是給妹妹添麻煩嗎?!

    雖說就算端木綺真鬧出什麼事來,安平和封炎也應該不會遷怒妹妹,但是像今天這種醜事傳出去到底不好聽。

    她的妹妹還要風風光光地嫁人呢!

    姐妹倆迎著迎面而來的微風,徑自往湛清院的方向走去,把後方的喧囂徹底拋在了身後。

    端木緋一回湛清院,就讓人開她們姐妹的私庫,去找李家送來的那匹碧色的料子。

    端木紜笑吟吟地坐在一邊,拿起羅漢床上完成了大半的綉活,繼續縫起最後幾針來。

    忙了好幾天,這件披風終於快完成了。

    端木紜不緊不慢地縫著,一針接著一針。

    不一會兒,綠蘿就抱著那捲碧色的料子來了,與她一起來的還有針線房的程嬤嬤。

    端木緋看著布卷的粗細估計著這卷料子的長度,提議道:「姐姐,我看這料子做兩身衣裳也夠了,乾脆我們各做一身一式的騎裝,你說好不好?」

    端木緋這麼一說,端木紜暫時放下手裡的綉活,抬起頭來,撫掌道:「蓁蓁,這個主意好!」

    端木緋的興緻更高昂了,拿出那幅《火鯉圖》,又道:「程嬤嬤,你就依著這幅圖做綉樣,我再給你畫個騎裝的樣式……」

    她吩咐丫鬟備了筆墨,就刷刷刷地執筆畫了起來。

    「這騎裝是蹴鞠用的,所以不要有大翻領。」

    「袖子要做窄袖口,最好把手腕這裡束起來。」

    「還有這裙擺,莫要太長了……」

    「……」

    姐妹倆你一言我一語,皆是一副眉飛色舞的樣子,程嬤嬤在一旁偶爾也提幾句建議,比如這裡可以再鑲個邊,領口可以再綉個花什麼的。

    明明她們是在說衣裳,可是端木紜說著說著就跑題了,不知道怎麼就把話題轉到了首飾上:「蓁蓁,你的首飾與這騎裝都不配,我得再給你打幾套輕便幹練的。」

    「……」端木緋抿了抿小嘴,手裡的筆停頓在了半空中,看著坐在羅漢床上的端木紜,想說她的首飾都快放不下了。

    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端木緋揮了揮手打發了程嬤嬤,小臉有些糾結。

    以姐姐的脾性,恐怕不會覺得是自己的首飾多,只會說是屋子太小了……算了,她住得好好的,可不想改建屋子。不過一些首飾而已,姐姐高興就好。

    端木紜又拿起了綉活,仔細地給手上的那件披風收針,沒注意端木緋那糾結的小臉。她以剪子剪斷了線后,把手裡的針線放進了一旁的針線籮里,目光怔怔地盯著手裡的這件披風。

    這是一件玄色的披風,穩重大氣,披風上綉著一頭展翅翱翔的白鷹,那銳利的鷹眼清澈如藍天,彷彿盯著不遠處的獵物般,睥睨天下。

    端木紜一手輕輕地撫著披風上微凸的繡花,眼神有些恍惚了,周圍的聲音似乎離她遠去……

    自打端木緋的病好后,湛清院里就是一片歲月靜好,府里的那些喧鬧絲毫沒有影響到姐妹倆。

    碧蟬每天都精神奕奕,院里院外地跑,找府中的其他人打探消息,看著比這院子里的任何都忙碌。

    聽說,當晚端木緣的藥性過去后,就把她的兄長——府里的二少爺端木珝叫了去,端木珝跑去二房大鬧了一番,又是砸東西,又是叫罵,若非是下人攔著,怕是要衝去端木綺的房間了。

    聽說,端木珝之後去找了端木憲,然後就氣沖沖地策馬出府了。

    聽說,次日一早,端木緣的外祖家唐家那邊就來人了,唐太夫人口口聲聲說三老爺夫婦倆不在,他們這舅家還在,會給端木緣做主討公道。當時端木憲不在,小賀氏得知后,就匆匆去接待唐家人,端木紜也樂得清靜。

    聽說,唐大夫人一見面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小賀氏的臉上……

    兩家鬧得不可開交,而端木紜只當什麼也不知道,帶著端木緋出門了。

    姐妹倆先去了岑府,端木紜想著妹妹的病多虧了岑隱幫忙,所以親自上門道謝。

    現在才巳初,岑隱不在府里,姐妹倆留下端木紜才剛做好的那件披風就告辭了,接著馬車又調頭去往金玉齋的方向,端木紜打算帶著妹妹去打首飾。

    馬車穿過兩條街道后,車速就緩了下來,前面傳來一片嘈雜的聲音,似乎外面的街道上聚集了不少人。

    端木緋從車廂的一邊挑開了窗帘,往外看去,就見街上人頭攢動,目光所及之處都是行色匆匆的路人,大部分人都朝同一個方向走去。

    端木緋心念一動,這裡是興遠街,要是她記得沒錯的話,前面應該就是四夷館了。

    彷彿在驗證她的猜測般,路邊走來一個身著青衣短打的中年男子,拉住一個灰衣男子急切而好奇地問道:「老弟,我聽說皇上剛剛下旨到四夷館了?」

    「是啊是啊。」灰衣男子興緻勃勃地直點頭,「我剛剛聽人說,皇上給一個什麼藜族的親王下了旨,貶親王為郡王,連封地都奪了一半呢!」

    「什麼?那可是大盛朝有史以來第一回啊。」青衣男子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了,「也不知道知道那個什麼王爺到底是犯了什麼事……」

    兩個男子說著朝四夷館的方向走去。

    不止是他們,還有更多人聞訊而來,跑去看熱鬧,興遠街上人流越來越擁擠,馬車幾乎是寸步難行。

    拉車的馬夫遲疑地請示道:「大姑娘,四姑娘,小的要不要換一條路走?」

    端木緋與端木紜相視一笑,端木緋開口道:「不必了,我和姐姐下車走過去吧。」

    金玉齋就在興遠街和蘭亭街的交叉口,從這個位置走過去也就是一盞茶功夫的事,倘若她們調頭繞路,就要從另一邊的華盛街繞一個大圈子。

    姐妹倆很快都下了車,吩咐車夫從另一條路走,待會兒去金玉齋接她們。

    車夫應了,揮著馬鞭調轉方向,和姐妹倆背道而馳。

    越靠近四夷館,看熱鬧的人就越多,聚集在四夷館的大門外交頭接耳。

    透過熙熙攘攘的人群,可以看到一個中年太監跨過高高的門檻從四夷館中走了出來,大門口的庭院里,幾個衣著華貴的男女頹然地癱軟在地,失魂落魄,其中一個男子手裡捏著一卷明黃色的聖旨。

    端木緋經過時,隨意地朝四夷館內看了一眼,自然認出了對方是華藜族的阿史那親王,不,經過今天的這道聖旨后,他就是阿史那郡王了。

    端木緋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與端木紜一起穿過人群間的空隙慢慢悠悠地朝前走去。

    然而,大門另一邊的阿史那已經看到她了。

    「端木四姑娘!」阿史那下意識地脫口而出,彷彿瞬間又獲得了某種力量似的,從地上一躍而起,朝端木緋的方向踉蹌地跑來,眼底又隱約浮現了一絲希望。

    如果端木四姑娘肯幫自己去跟岑隱求求情的話……

    來傳旨的中年太監一聽「端木四姑娘」,耳朵霎時就豎了起來,他往街上看了看,也看到了端木緋,連忙抬手做了一個手勢。

    中年太監帶來的幾個禁軍中,立刻就走出了兩個士兵,一左一右地攥住了阿史那的雙臂,如鐵鉗般。

    端木緋和端木紜都沒有理會阿史那。

    「放開我!」阿史那激動地叫嚷著,掙扎著,然而,無濟於事,他很快就被這兩個禁軍用汗巾捂上嘴巴拖走了。

    中年太監見狀,心裡暗暗地鬆了口氣,心道:幸好沒讓這個粗魯的蠻漢衝撞了四姑娘。

    他步履匆匆地下了石階,來到端木緋跟前,對著姐妹倆拱了拱手,親熱地喚道:「四姑娘,您和令姐是出來散心嗎?……哎呦,這街上人多,咱家讓人給四姑娘開道吧。」

    中年太監甩了甩手裡的銀色拂塵,對著隨行的小內侍和禁軍招呼了起來,兩個小內侍連忙指揮七八個禁軍把周圍看熱鬧的那些路人全部都驅逐到了街道兩邊,沒一會兒,就清出一條足夠三四人并行的道路來。

    「勞煩公公了。」端木緋笑吟吟地對著那中年太監拱了拱手,笑得甜糯可愛。

    「哪裡哪裡,這是咱家應當的。」中年太監近乎諂媚地說道。能在督主的義妹跟前露臉,那可是他的榮幸。

    端木緋又對著中年太監燦然一笑,挽著端木紜,繼續往前走去。

    四夷館發生的這一切對於端木緋和端木紜而言,微不足道,姐妹倆轉身就把這件事拋諸腦後,繼續朝蘭亭街的方向走去。

    走到分岔路口時,一個著青蓮色錦袍的少年從右手邊的蘭亭街走來,差點就與端木緋撞了個滿懷。

    端木緋怔了怔,跟著就露出燦爛的笑靨,「封公子,真巧。」

    「真巧。」封炎看著她,也勾唇笑了,鳳眸熠熠生輝。

    其實一點也不巧,方才他聽五城兵馬司的幾個巡衛提起在興遠街看到了端木緋,就特意趕來這裡與端木緋「偶遇」。

    這時間算得正正好!

    封炎的嘴角翹得更高了,覺得五城兵馬司的這些小弟們真是比他們公主府的暗衛要機靈多了。

    像上個月端木緋出痘,他晚了大半天才從岑隱派去的人口中得知了這件事……事後,他每每想到這點,就覺得懊惱極了。

    他派在端木緋身邊的暗衛真真都是榆木疙瘩,他吩咐他們只要暗中保護就行,他們就真的只「保護」了,連出痘這樣的大事也不來稟告自己!

    端木紜可謂旁觀者清,隱約看出了什麼,眼裡的笑意更濃了,對於封炎,她心裡頗有種姐姐看妹婿越看越有趣的感慨。

    端木紜故意道:「封公子,我和蓁蓁正要去前頭的金玉齋看首飾。」

    封炎給端木紜投了一個感激的眼神,連忙介面道:「蓁蓁,我陪你和姐姐一起去吧。」

    這只是一件小事,端木緋根本就沒多想,就應了。

    三人在十字路口右轉,進了前面的金玉齋。

    端木緋和端木紜也是金玉齋的常客了,掌柜一看到她們姐妹來了,親自迎了上來,笑呵呵地說道:「端木大姑娘,四姑娘,這正好昨天鋪子里來了不少江南來的新首飾,兩位可要看看?」

    江南的首飾婉約精緻,款式新穎,端木紜給端木緋備的嫁妝里就有不少是來自江南的首飾,她立刻就讓掌柜的把首飾拿出來瞧瞧。

    「端木大姑娘,四姑娘,還有這位公子,裡面請。」掌柜殷勤地請他們去了裡面的貴賓室,又吩咐夥計去把那些新到的首飾拿出來。

    後面的貴賓室與前面也不過是一簾之隔,卻是幽靜了不少,屋子裡點著淡淡的熏香,讓人聞了心境平和。

    兩個夥計捧來了好幾個紅漆木托盤放在靠牆的長案上,托盤上放著各式各樣的金銀玉飾,髮釵發簪、耳環耳璫、抹額項圈、珠花華盛、玉佩戒子等等,應有盡有,一片珠光寶氣,看得人目不暇接。

    端木紜想著要配那個綉火鯉的碧色騎裝,就專撿翡翠和嵌了紅寶石、紅珊瑚的,興緻勃勃地在端木緋的頭上比著,覺得是這個也好,那個也好……乾脆就讓掌柜全都替她包起來。

    掌柜樂不可支,笑得眼睛都眯了起來,吩咐夥計忙前忙后。

    連封炎也來湊熱鬧,捧起其中一個托盤送到端木緋的跟前,用熱切的眼神看著她:「蓁蓁,你看看這些怎麼樣?」

    空氣中靜了一靜。

    端木緋神色複雜地看著托盤上的首飾,這是一套紅寶石頭面,紅寶石的成色很好,工匠的手藝也很精細,絕非那種粗製濫造之物,可是這套頭面實在是太富麗了一些,就像是某些暴發戶似的巴不得把金銀首飾全往身上戴。

    端木緋看了看那些首飾,又看了看封炎,他身上的錦袍是由青蓮色鯉魚浪花水紋雲錦製成,料子上嵌的金絲在窗口的陽光照耀下閃閃發亮。

    這顏色鮮艷、圖案絢麗的料子襯得少年的面龐像是在發光似的,說不出的神采飛揚。

    說來,封炎好像很喜歡這種顏色鮮亮的料子呢。

    端木緋默默地回憶著封炎曾穿過的衣袍,再看看托盤上的那些過分「富麗」的首飾,又想起她的李家表哥,心裡幽幽地長嘆了一口氣:對於他們這些公子哥的眼光,有些一言難盡。

    「封公子,這種類似的首飾我有不少了。」端木緋委婉地說道。

    封炎毫不泄氣,轉頭問掌柜:「掌柜的,你這裡可還有什麼別的新樣式?」他的眸子明亮如星辰。

    端木緋對於封炎這種「過分明亮」的眼神太熟悉了,每次姐姐露出這種眼神的時候,就非要買點什麼回去……

    端木緋想了想,故意轉移封炎的注意力:「封公子,你喜歡蹴鞠嗎?涵星表姐要組隊和錦繡縣主比賽蹴鞠,姐姐和攸表哥他們都會參加,可惜我不會蹴鞠。」端木緋惋惜地嘆道。

    封炎聞言,想也不想地說道,「那我替你去比賽!」封炎一臉殷切討好地看著端木緋。

    有了封炎加入,這場比賽一定會更精彩。端木緋樂滋滋地想著,頻頻點頭,笑吟吟地合掌道:「那等比賽那天,我去給你和姐姐還有攸表哥他們助威!」

    封炎的眸子更亮了,理所當然地說道:「蓁蓁,你放心,我們一定贏。」他一定給蓁蓁爭臉!

    唯恐端木緋不信,封炎急切地又道:「蓁蓁,我記得隔壁的有一家鋪子賣皮鞠,我們去買一個,我蹴鞠給你看。」

    端木緋登時就忘了她原本的意圖,眸子晶亮,想也不想地一把拉起了封炎的手,就往外去,嘴裡說道:「姐姐,我跟封公子去隔壁買皮鞠了。」

    她話音還未落下,人已經打簾沖了出去,只看那道錦簾在半空中來回晃蕩著。

    妹妹還是孩子呢。端木紜失笑地搖了搖頭。

    當端木緋柔軟的小手拉上他的那一瞬,封炎就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腦子裡一片空白,只有掌心那溫暖柔軟而又細膩的小手,俊美的臉龐上泛出傻乎乎的笑容。

    他任由端木緋拉著他出了金玉齋,然後又進了隔壁的鋪子。

    隔壁是一家賣蹴鞠與馬球用具的鋪子,不止是有皮鞠,也有打馬球用的鞠杖、馬鞭等。

    夥計一看有客人來了,立刻就迎了上來,「這位公子,還有這位姑娘,不知道兩位想買些什麼?」夥計自然看到了兩人交握的雙手,古怪的眼神停留了一瞬。

    端木緋傻乎乎地順著夥計的視線低頭看去,這才發現自己牽著封炎的手,身子差點沒石化。

    她……她……她又忘形了!

    不過幸好,他們已經定親了,所以她應該不算「輕薄」了他吧?

    沒錯,就是這樣。

    想著,端木緋懸在半空的心又放下了,定了親真好!

    她很「自然」地鬆開了封炎的手,抬手隨意地指了某個黑色的皮鞠問道:「封公子,這個怎麼樣?」

    封炎動了動眉梢,雖然他覺得這個皮鞠素了點,不過蓁蓁喜歡就好。

    「這個皮鞠我們買了。」封炎從腰帶里摸出個銀錁子,隨意地丟給了夥計,隨手就抓起了那個黑色的皮鞠。

    這皮鞠是用十二瓣硝制過的牛皮縫合而成,球體中充氣,約莫人的頭顱大小。

    見封炎輕輕鬆鬆地就用一手把皮鞠穩穩地抓了起來,端木緋默默地低頭看了看自己比他小了快一半的手掌,又抬眼去看封炎的大掌,心道:她的手是小,但是夠靈巧是不是?

    封炎見端木緋獃獃地看著他手裡的皮鞠,討好地說道:「蓁蓁,我表演『白打』給你看好不好?」

    蹴鞠有兩種玩法,一種是帶球門的蹴鞠比賽;另一種就是「白打」,以除了手意外的身體其他部位來頂皮鞠,做出各種高難度的技巧。

    端木緋目光灼灼地看著封炎,直點頭。

    封炎拉著端木緋出了鋪子,在街邊就開始演示給她看,比如以腳踢起皮鞠使其高起落下,稱為「飛弄」;比如讓皮鞠起伏於身上為「滾弄」;比如用上身觸皮鞠稱為上截解數……

    他的身形靈活矯健,蹴起皮鞠來動作更是如行雲流水,矯若游龍,迅若流電,那皮鞠彷彿他身體的一部分般,時而飛起,時而滾動,時而迴旋,時而墜落……

    端木緋看得目不暇接,直接能「啪啪」地連連鼓掌。

    封炎見狀,得意得尾巴都快翹上天了,又連著表演了高難度的「流星趕月」、「八仙過海」、「落花流水」等等。

    封炎的技巧那自是一等一的,不知不覺中,就吸引了不少路人駐足圍觀,有人也跟著端木緋鼓起掌,七嘴八舌地議論著。

    「這個少年郎的『白打』玩得可真精彩,有我年輕時的風采。」

    「你就別吹牛了,你年輕時什麼樣,我還不知道呢,就能玩幾下『飛弄』而已。」

    「我都好幾年沒看到蹴鞠玩得這麼好的少年郎了。」

    「……」

    端木緋與有榮焉地頻頻點頭,興奮得臉頰上染上了一片紅潤的飛霞,心道:要論「玩」,封炎確實是打遍天下無敵手。

    端木緋拍得掌心都疼了,忽然,就聽「咚鐺」幾聲,幾個銅板被一個老婦隨手拋在了地上,老婦的嘴裡還咕噥著:「怎麼也不放個碗或者罐子……」

    緊接著,圍觀的好幾人也都往地上丟了些銅板,其中某個銅板在地上「骨碌碌」地滾到了端木緋的鞋邊,「鐺」的一聲,那個銅板平躺在了地面上。

    端木緋傻乎乎地盯著腳邊的那個銅板,甚至忘了鼓掌,心裡浮現某個想法:莫非……莫非封炎是被人當成是賣藝的了?!

    想著,端木緋抬眼再次看向了封炎,卻見封炎似乎全不在意,笑吟吟地又使了幾招花里胡哨的技巧,什麼轉乾坤,什麼斜插花,什麼旱地拾魚……

    周圍的銅板「嘩啦啦」地如雨下,夾雜著一個冷笑聲從端木緋身後傳來:「哎呦喂,封炎,你可真有興緻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
    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