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20章 419怕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20章 419怕了字體大小: A+
     

    端木緋和端木紜聽到了,王家幾位姑娘也隱約聽到了幾句,臉色更為難看,夾雜著尷尬與羞惱。

    王婉婷真是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臉上火辣辣得疼,心裡想著等回府後,一定要告知父親母親讓他們好好教訓王婉如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今日他們宣武侯府真是面子裡子都丟盡了!

    王婉婷面沉如水地使了個眼色,王家另外兩位姑娘立刻就心領神會,半是強硬地把王婉如給拖走了。

    王婉如走了,但是周圍的氣氛還是有些尷尬,方圓十來丈都是靜得出奇,只聽池塘的方向遠遠地傳來投壺聲與那些公子的嬉笑聲。

    王婉婷又朝端木紜和端木緋的方向走了兩步,福了福身,歉然道:「端木大姑娘,四姑娘,我那五妹妹許是魔障了。我回去會讓父親母親好好教訓她的,還望兩位姑娘海涵,莫要因此壞了我們兩家的交情。」

    王婉婷一臉真摯地看著姐妹倆,心裡忐忑,唯恐端木紜和端木緋一怒之下就甩袖走人。

    周圍的姑娘們看著這一幕,心裡也唏噓不已,說到底,誰家裡沒個不省心的弟弟妹妹呢。

    端木紜的嘴角始終噙著一抹淺淺的微笑,雲淡風輕。

    對於那些閑言碎語,早在她六年前父母雙亡后她帶著妹妹來京城投奔祖父,就沒少聽,有說她們姐妹克父克母,有人說她是「五不娶」的喪婦長女……她要是把這些話放在心中,早就寸步難行了。

    「王三姑娘不必多禮。」端木紜端莊從容地淡然一笑,指了指端木緋裙擺上沾染的紅色酒液道,「我還要陪妹妹去更衣,我們姐妹就先失陪了。」

    話語間,捧著新衣趕來的碧蟬氣喘吁吁地到了,她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只覺得周圍的氣氛有些古怪。

    端木緋乖巧地笑了笑,挽住端木紜的胳膊道:「姐姐,我們走吧。」她示意那個小丫鬟繼續帶路。

    當端木緋轉過身時,嘴角的笑意就收了起來,烏黑的大眼幽深如墨。

    她之所以沒理會王家姐妹,把這件事輕輕放過了,一來是不想她們姐妹落下得理不饒人的名聲,二來也是有些在意王婉如剛才說的那句話——

    「剛剛我還看到那個端木二姑娘和三姑娘悄悄地去了後面……」

    端木綺和端木緣兩人繞到後面去是想做什麼?!

    以她對端木綺的了解,在今天這種貴女齊聚的場合,端木綺應該更願意和那些名門貴女們玩在一起才是。

    思緒間,墨水軒出現在前方,端木緋和端木紜帶著碧蟬進了屋,而那個小丫鬟則守在了屋外。

    端木緋換上一條桃粉色的細直紋長裙,碧蟬仔細地把那條濺上酒液的裙子收了起來,有些心疼地說道:「四姑娘,這條裙子還是第一次穿,上面的牡丹酒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洗乾淨……」

    端木紜親自給端木緋重新佩戴好荷包,又替她撫了撫身上的衣裙,沒注意到端木緋朝碧蟬手上的那條裙子望去,嘴角微微翹了起來。

    「姐姐,我們走吧。」

    整理好衣裙的端木緋親昵地挽起了端木紜的胳膊,不疾不徐地出了墨水軒,嘴裡撒嬌道:「姐姐,我看這露華閣的後院景緻不錯,我們在這裡逛逛吧。」

    端木緋笑得甜糯可愛,心裡想著:有道是,一榮俱榮,一辱俱辱。所以,王婉如犯錯,王婉婷撇不開關係;所以要是在這個時候,端木綺和端木緣鬧出什麼,就必定會給端木紜這個長姐惹麻煩。

    端木紜自然是應下了,姐妹倆說說笑笑地沿著一條青石板小徑往前走,兩邊是盛開的石榴花,紅艷如火的石榴花綻放在枝頭,像是那枝頭著了火似的。

    端木緋隨手拈下了一朵石榴花,正想給端木紜戴上,左手邊的一條抄手游廊中忽然走出了一道丁香色的倩影。

    少女行色匆匆,在看到端木紜和端木緋的那一瞬間,雙目瞠大,掩不驚慌之色。

    但是她很快就鎮定了下來,昂了昂下巴看著姐妹倆,神色淡淡地喚道:「大姐姐,四妹妹。」說著,她就想繞過二人離開。

    「二姐姐。」端木緋出聲喚住了端木綺,此刻兩人相距不過咫尺,風一吹,一股淡淡的香味就從端木綺的身上飄來,鑽入端木緋的鼻尖。

    端木緋小巧的鼻頭動了動,瞳孔微縮,她一下子就辨別出了這股香味中的某些成分,淫羊藿、依蘭香、蛇床子……

    這幾種可是用來製作催情葯的草藥。

    去歲在寧江行宮時,為了戚氏所用的九和香,她在行宮研究過許多香料,看了不少醫書,因此一下子就聞了出來。

    端木緋不動聲色地抿了下唇,心一點點地沉了下去:端木綺、端木緣再加上催情香,想想也不會有什麼好事。

    「二姐姐,三姐姐人呢?她沒跟你在一起嗎?」端木緋故意笑眯眯地問道。

    端木綺臉色微僵,嘴角勾出一抹倔強的冷笑,冷冷道:「不關你們的事!」

    「二姐姐,三姐姐也是我姐姐,怎麼會不關我事呢?」端木緋一本正經地說道,「二姐姐你這麼說,莫非是三姐姐惹了什麼麻煩?!」

    端木綺眉頭微蹙,硬聲道:「你瞎說什麼啊!三妹妹怎麼會惹麻煩!」

    端木緋卻是唉聲嘆氣,「二姐姐,你就別瞞著我了,剛才露華閣的侍女說,看到三姐姐和你起了爭執,二姐姐你還打了三姐姐一巴掌。」

    「胡說八道!」端木綺沒好氣地打斷了端木緋,唇線繃緊,「我怎麼會打三妹妹!」

    「許是我記錯了。那就是三姐姐打了二姐姐你……」端木緋歪了歪小臉,上下打量著端木綺,「可是二姐姐你看著不像被打了啊。」

    端木緋露出一種恍然大悟的表情,彷彿在說,果然還是端木綺打了端木緣。

    端木緋指了指方才端木綺來的方向,「二姐姐,三姐姐是不是在那邊……」

    「不是。」端木綺更慌了,俏臉上難掩局促,「我說了不關你的事。」

    她最後一句話幾乎是有些咬牙切齒了,透著一種困獸猶鬥的煩躁。

    端木紜是聰明人,立刻就看出了端木綺的神色有些不對。

    她不知道端木綺和端木緣之間到底起了什麼爭執,才讓端木綺露出這種心虛的表情,但是可以肯定應該是有哪裡不對……端木綺十有八九是要對端木緣使壞。

    端木紜懶得管她們倆,但是這裡是府外,她們又都姓端木,要是讓端木綺和端木緣鬧出什麼不好看的事,連累的是端木家的名聲,甚至是妹妹的。

    端木紜神色微冷,端木綺一向死鴨子嘴硬,再和她說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還不如——

    「蓁蓁,我們過去看看。」端木紜根本就不理會端木綺,對端木緋說道。

    端木紜拉著端木緋的手就朝端木綺剛才走來的那道抄手游廊走去。

    「端木紜,你給我站住!」

    端木綺嚇到了,連忙伸手想要拉住端木紜的手腕,但是她沒能拉住端木紜,反而被端木紜擒住了她的胳膊,然後利落地反制到了她身後。

    端木綺低低地痛呼了一聲,拚命地掙扎著,嘴裡喊著:「端木紜,你放開我!」』

    端木紜也依她所言地放開了她,端木綺沒想到她會突然鬆手,掙扎得太過用力,反而使她自己失去了平衡,踉蹌地跌坐在了地上。

    端木紜看也沒看端木綺一眼,又拉起了端木緋的手,繼續往前走去。

    穿過前方的抄手游廊,盡頭是一片小小的池塘,池塘邊是一座太湖石堆砌而成的假山,怪石嶙峋,如一座龐然大物靜悄悄地盤踞在那裡。

    一眼望去,周圍除了她們姐妹倆,什麼人也沒有。

    端木緋的鼻尖又動了動,聞到了微風中飄著一股淡淡的催情香的氣味,是從……

    端木緋肯定地看向了假山的方向,朝那邊走了過去,端木紜連忙跟上。

    從假山的洞口往裡面走,山洞裡一下子暗了下來,黑幽幽的,端木紜從荷包里摸了顆夜明珠出來,夜明珠發出的瑩瑩光輝立刻就照亮了山洞。

    「蓁蓁,你看……」

    端木紜一眼就看到山洞一角的地上坐著一個身穿櫻草色褙子的少女,少女的背斜靠在假山的巨石上,兩眼緊閉。

    雖然少女的面龐有大半被籠罩在山洞的陰影中,但是端木紜和端木緋都一眼認了出來,這是端木緣。

    「三妹妹。」端木紜加快腳步衝到了端木緣的身旁。

    端木緋緊隨其後,眸光微閃,鼻尖又動了動,她的目光落在後方不遠處一個盤香上,被點燃的盤香裊裊地升起一縷青煙。

    端木緋當機立斷地抓起那個盤香,隨手往山洞的另一個洞口丟了出去,只聽「撲通」一聲,盤香墜入池塘中,濺起了些許水花。

    山洞裡回蕩著端木緣急促而濃重的呼吸聲,她兩眼緊閉,臉上一片潮紅。

    哪怕端木緋不懂醫術,光看端木緣此刻的癥狀,也能確定她肯定是吸進了不少催情香。

    「三妹妹,三妹妹……」端木紜輕輕地推了推端木緣的肩膀,一聲低低的呻吟聲自端木緣的口中逸出,她紅艷的櫻唇動了動,卻還是沒睜開眼。

    後方傳來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朝這邊走來。

    端木紜一手攬著端木緣的肩膀,回頭看去,語氣凌厲地質問後方的端木綺:「二妹妹,你到底對三妹妹做了什麼?」

    出現在山洞裡的正是追過來的端木綺。

    端木綺看著地上的端木紜和端木緣,臉色不太好看,眼神遊移,訥訥道:「她……三妹妹她只是貪杯喝醉了而已。」

    不見黃河不掉淚!端木紜看著端木綺的眼神更冷了,對端木緋道:「蓁蓁,你找丹桂去借個人,我們先把你三姐姐帶回府去,再請大夫。」

    一聽到「大夫」,端木綺雙眸幾乎瞠到極致,心跳更是砰砰加快,不知所措。

    若是「事情」成了,哪怕事後被祖父罵,她也認了,但現在事情沒成,就被端木紜和端木緋打斷了……

    她該怎麼辦?!

    端木綺語無倫次地說道:「請什麼大夫,她不過是喝醉了而已……」她開始怕了,心臟幾乎從喉頭跳出。

    話說到一半,假山外又是一陣腳步聲傳來,夾著男子遲疑的聲音:「端木二姑娘……」

    端木綺登時噤聲,臉上血色全無,身子微不可查地微微顫抖著。

    端木緋透過假山的縫隙與空洞朝外看去,可見外面的抄手游廊中走出一道著湖藍色錦袍的頎長身形,一邊四下張望著,一邊朝這邊走來。

    這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
    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