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19章 418救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19章 418救場字體大小: A+
     

    李廷攸喝了這杯牡丹酒,就一溜煙地跑了,去了池塘對面跟其他公子玩投壺去了。

    李廷攸這副近乎落荒而逃的背影,端木紜在一旁看得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唇,看著妹妹笑容璀璨的樣子,心裡覺得是該讓妹妹出來玩玩,這段時日真是把妹妹給悶壞了。

    丹桂和藍庭筠坐不住,說了一會兒話,兩人就跑去跟人玩木射了。

    端木緋又執筆繼續畫了起來,這一次,她一鼓作氣地畫了三四尾形態不一的火鯉,活靈活現,躍然紙上……

    「啪!」

    後方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掌摑聲。

    這聲音在婉約的琵琶聲中不算特別響亮,卻也驚動了園中的不少公子姑娘,一個個循聲望了過去,也包括正在池塘邊看端木緋作畫的端木紜和涵星。

    只見在不遠處的一棵柳樹下,兩個姑娘彼此對峙著,怒目而視,一個十二三歲,另一個看來大上一兩歲。

    前者穿了一件粉色蓮花紋刻絲襖子搭配一條月華裙,一頭青絲梳成了雙平髻,鬢髮間戴了一對赤金拔絲琺琅蝴蝶,此刻她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左臉上顯出一道觸目驚心的掌印。

    年紀大點的姑娘穿著一襲月白衣裙,右手微微抬起,哽咽道:「如表妹,你怎麼能這樣說我?!我怎麼說也是你的表姐啊!」

    那月白衣裙的姑娘看著弱不禁風,一雙柔弱的眼眸淚眼朦朧,彷彿下一刻淚水就會溢出眼眶。

    她正是宣武侯府的表姑娘季蘭舟。

    「季蘭舟!」王家五姑娘王婉如氣得小臉漲得通紅,一手捂著左臉,一手指著季蘭舟,逼近了兩步,「你竟敢打我?!」她被怒火燒得腦子裡一片空白,之前的俏皮可人全然不再。

    「你不過是一個寄人籬下的拖油瓶,吃我們王家的、穿我們王家的,你還敢打我?!你這是想翻天了嗎?!」王婉如火冒三丈地跺了跺腳,氣急敗壞。

    季蘭舟似乎被她嚇到了,連退了好幾步,眸子里淚光點點,胸膛微微起伏著,那纖細的身影似乎比那一旁隨風飄揚的柳樹還要柔弱無依。

    「如表妹,我知道我和母親是寄人籬下,平日里我什麼都可以讓著你,但是你……你剛剛怎麼能說我娘是……是……」季蘭舟的聲音哽咽了,身子更是搖搖欲墜,看著楚楚可憐。

    「我怎麼不能說了?!你娘就是勾三搭四,不知廉恥!」王婉如越說越氣,覺得四周其他人的目光火辣辣的,如千萬道利箭般刺在她臉上。

    「如表妹,我娘可是你嫡親的姑母,我是你的表姐,我們怎麼說也是『一家人』,你怎麼能這般口出惡言……」季蘭舟眼睫微顫,眼眶裡的淚水終於抑制不住地溢了出來,一行清淚淌落頰畔。

    王婉如聽到「一家人」三個字,更怒,眼裡似在噴火。

    她快步上前,推搡了季蘭舟一把,刁蠻地說道:「你們姓季,我們姓王,誰跟你是一家人!」

    王婉如的聲音是那麼尖銳,幾乎傳遍了大半個園子,令得更多人都朝這邊看了過來。

    季蘭舟被王婉如猛地這一推搡,腳下一陣踉蹌,狼狽地又退了兩步,眼看著右腳絆到左腳,往後摔了下去……

    「小心。」端木珩正在後方几丈外賞牡丹,見狀,連忙出手在季蘭舟的右臂上扶了一把。

    等季蘭舟站穩了,他就立刻退開了,一本正經地對著季蘭舟作揖道:「姑娘,得罪了。」

    見狀,王婉如嘴角泛出一絲冷笑,「季蘭舟,我沒說錯你吧,你……」

    「五妹妹,少說兩句。」王三姑娘看到這邊的動靜,急匆匆地趕了過來,出聲打斷了王婉如,然後又看向了幾步外的季蘭舟,溫婉地勸道,「蘭舟,你也知道五妹妹她年紀小,性子急,你別跟她計較。」

    「若表姐。」季蘭舟低低地喚了一聲,秀美的臉上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用帕子擦去了眼角的淚花,楚楚可憐地微微垂首,不再說什麼。

    王婉如猶不解氣,還在繼續罵罵咧咧道:「三姐姐,她打我!這個小賤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周圍的其他公子姑娘也聽到了,微微皺眉,心裡暗道:一口一個「小賤人」,這哪像一個侯府姑娘家,比市井潑婦還不如。

    「啪!」

    涵星被王婉如略顯尖銳的聲音吵得頭都大了,重重地拍案,嬌聲道:「還有完沒完了!」涵星微微蹙眉,毫不掩飾臉上的不虞之色。

    真是的,萬一把緋表妹好好的一幅《火鯉圖》給毀了,她們王家賠得起嗎?!

    周圍的其他人登時都靜了下來,連不遠處在玩投壺、木射以及賞花的公子姑娘們都是下意識地噤聲,四周陷入一片沉寂,只剩下了暖暖的微風輕拂著柳枝的聲響。

    王三姑娘王婉婷的臉色不太好看,對著涵星福了福,「四公主殿下,都是舍妹不懂事,還請殿下勿見怪。」

    王婉婷朝面色發白的王婉如看去,輕斥道:「還不給殿下賠不是!」

    她這句話是讓王婉如給涵星賠不是,卻不是給季蘭舟。

    哪怕王婉如再不甘,也不敢得罪涵星,微咬下唇,委屈地上前了半步,對著涵星屈膝道了歉:「是臣女無禮,還請殿下勿怪。」

    涵星不耐煩地揮了揮手,道:「沒事就退下吧。」

    這時,端木緋正好畫好了火鯉,長舒了一口氣,把手裡的羊毫筆放在了一邊的筆架上,看也沒看王家幾人。

    王婉如又咬了咬下唇,還想說什麼,她身旁的王婉婷似乎察覺到了,拉住了她的手腕,警告地微微使力。

    「五妹妹,剛才你四姐姐和六妹妹說要去玩躲貓貓,已經叫了幾個姑娘了,你也一塊去玩吧。」王婉婷笑吟吟地說道,遞了一個眼神給王婉如,警告她,若是再鬧,自己回去后定會稟告祖父祖母的。

    「是,三姐姐。」王婉如只能把原本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不甘心地暗道:四公主「幫」得了季蘭舟一次,也幫不了她一世,這筆賬待會再算!

    王婉婷笑得落落大方,若無其事,又看向了涵星和端木緋道:「四公主殿下,端木四姑娘,兩位要不要也跟她們去玩玩?」

    「是啊。」站在另一邊的王四姑娘上前了半步,機靈地介面道,「端木四姑娘,我已經叫了七八個姑娘,大家一起玩,肯定熱鬧。」

    端木緋還沒說話,端木紜已經開口替她拒了:「多謝王五姑娘的好意。我妹妹最近身子有些虛,不宜多動。」

    王家姐妹沒想到端木紜竟然如此不給面子,面色微僵。

    不遠處的端木綺和端木緣也聽到了,皆是不以為然。

    端木綺和端木緣當然知道端木緋前些日子出痘了,才剛好,不過既然出來玩,還如此矯情,真是小家子氣!

    「二姐姐,我們端木家的臉都要被她們丟光了!」端木緣看著端木紜和端木緋,小聲地在端木綺耳邊嘀咕道,「回去后我們一定要跟祖父說說才行,祖父不能總偏心……」

    端木綺眸色幽深,默默地把目光移向了池塘的另一邊,楊旭堯正在那邊與幾個公子玩投壺,笑得眉飛色舞。

    端木綺的視線在楊旭堯俊朗的面龐上停留了一瞬,下意識地捏了捏左袖的袖袋,深吸了一口氣。

    端木緋露出乖巧的笑容,點頭道:「我都聽姐姐的。」她知道她這次出痘嚇到了姐姐,因此非常聽話。

    王婉婷的面色僵了幾息,很快就若無其事地笑了,笑得溫和親切,「端木四姑娘既然身子虛,就在此多歇息歇息吧。這露華閣的牡丹可都是名品,難得恰逢花季,在此賞賞花,喂餵魚,也很是愜意。」

    王婉婷心裡當然也為剛才端木紜的「無禮」感到不悅,這要是平時,她早就懶得理會端木家的這對姐妹,哪怕她們是首輔家的姑娘,哪怕她們是四公主的表親,然而這一次的賞花會不同。

    早在賞花會之前,王婉婷就得了祖父與父母的反覆叮囑,讓她要和京中那些顯貴人家的姑娘多處處,尤其是端木家的這位四姑娘,她不僅是首輔的孫女,還是東廠岑督主的義妹,聽聞岑督主一向最寵這個義妹了。

    現如今東廠的權勢可說是隻手遮天,朝堂上,更是岑督主說得算,他們宣武侯府和岑督主的義妹交好,有百利而無一害。

    一旁的王婉如嘴角抿成了一條直線,垂眸看著自己的鞋尖,心裡不屑地想道:這一個兩個都把自己當病西施了嗎?!裝模作樣!

    王婉婷說了一會兒話,見端木紜和端木緋始終是神色淡淡,便也沒再多留,拉著王婉如退下了。

    季蘭舟對著涵星福了福,也跟著王婉婷姐妹一起離開了,留下一道纖細的背影,在那飛舞的柳枝中顯得愈發柔弱。

    涵星看著表姐妹三人離去的背影皺了皺眉,目光停頓在了季蘭舟身上,這位季姑娘那副柔柔弱弱、委屈求全的樣子讓涵星不禁聯想到了另一個人。

    魏如嫻。

    涵星忽然開口道:「緋表妹,你可聽說了?魏如嫻前不久已經跟潘家解除了婚約。」

    說起魏如嫻退婚的事,涵星的語氣中有幾分唏噓,幾分驚訝,「她如今搬到京郊的莊子上給她母親守孝去了。」

    以魏如嫻那懦弱的性子能做到這一步,涵星至今想來還覺得有幾分不可思議。

    端木緋並不關心魏家的事,因而這還是第一次聽說,她動了動眉梢,轉頭朝季蘭舟離去的方向瞥了一眼,意味深長地說道:「涵星表姐,季姑娘和魏姑娘可不一樣。」

    涵星怔了怔,嘆道:「也是,季姑娘是寄人籬下……」

    端木緋只是抿嘴笑,沒有再說什麼。

    涵星看著端木緋嘴角的淺笑,不知為何,總覺得她的笑容看來神秘兮兮的。

    涵星正想追問端木緋,一個青衣小丫鬟朝她跑了過來,屈膝稟道:「四公主殿下,我們縣主請您過去一起玩木射。」

    小丫鬟說著朝她來的方向指了指,涵星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就見前方的一棵老槐樹下,丹桂沖著她招了招手,兩眼晶亮,滿臉飛霞。

    一看丹桂的口型,涵星就知道她是喚自己去救場,眸子一亮。

    她最喜歡扭轉敗局了!

    涵星興緻勃勃地跟著那個青衣小丫鬟去了,留下端木紜和端木緋姐妹倆忍俊不禁地笑了。

    端木緋再次執筆,繼續畫她的《火鯉圖》,往畫上再添上水波與漣漪,還有那偶然飄入池水中的片片花瓣,花瓣在水中沉沉浮浮,飄飄蕩蕩,也不知道是隨波逐流,還是被那些火鯉所逗弄……

    端木紜聚精會神地看著妹妹作畫,目光漸漸地痴了。

    白色的宣紙上,碧波蕩漾,荷葉田田,那碧波與荷葉幾乎融為一體,一片碧色中,七八尾火紅的火鯉靈動地甩著魚尾,或是彼此嬉戲,或是互相追逐,或是吐著泡泡,或是打著轉兒,或是自水間飛騰而起,在空中甩出一片清澈的水花……

    看著這幅圖,端木紜覺得她似乎隱約聽到了水花聲,唇角微勾,捨不得移開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端木緋終於收了筆,滿意地笑了。

    這幅《火鯉圖》的效果出乎她預料得好。

    「蓁蓁,你說,這幅圖用來綉斗篷好,還是制一條裙子好?」端木紜面露沉吟之色。

    端木緋已經想好了,笑眯眯地說道:「姐姐,你說做一套騎裝怎麼樣?」要是讓針線房趕趕的話,正好姐姐下次去玩蹴鞠時可以穿,一定好看極了。

    想著,端木緋笑得更歡快了,眉眼彎彎。

    端木緋小心翼翼地吹乾了墨跡,就把一旁露華閣的侍女招了過來,「勞煩給我取個畫筒來。」

    「是,端木四姑娘。」那侍女屈膝領命,她轉身就要離去,卻正好與一個迎面而來的小丫鬟撞了個正著。

    那個小丫鬟緊張地低呼了一聲,手裡的托盤摔了出去。

    「砰!啪!」

    那個托盤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連托盤上的的兩杯牡丹酒也摔破了,琉璃杯碎裂后,那紅色的酒水四濺開來,正好濺在端木緋水紅色的百褶裙上,看著就像是染上了鮮血似的,觸目驚心。

    「端木四姑娘恕罪。」那個小丫鬟嚇得花容失色,連連道歉,「都是奴婢太不小心了。」小丫鬟簡直快要哭出來了。

    端木緋沒太在意,笑笑道:「我帶了衣裙來,換一身就是了。」說著,她就吩咐碧蟬去馬車裡取一條新裙子來。

    小丫鬟鬆了一口氣,「那奴婢領姑娘去後面的墨水軒更衣吧。」

    端木紜招來了一個露華閣的侍女看著畫,自己陪著端木緋一起跟那個小丫鬟往後院的方向去了。

    「端木大姑娘,四姑娘,請這邊走。」

    小丫鬟走在前面引路,領著端木紜和端木緋繞過前面的池塘,又走過一條鵝卵石小道,往前面的幾棵百年槐樹走去。

    「兩位姑娘,過了前面那片槐樹林,就是墨水軒了。」

    這五六棵百年老槐樹也是露華閣中一道美妙的景緻之一,粗壯的樹榦要三四個姑娘家才能合抱得過來,樹冠繁茂如一把把巨大的花傘。

    每年的這個時候,如同一串串銀鈴般的槐花都會掛滿枝頭,煞是可愛。

    微風習習吹拂著,吹得枝葉沙沙作響,周圍很是幽靜。

    隨風而來的除了那槐花素雅的清香,還有女子若有似無的說話聲。

    端木緋動了動眉梢,姐妹倆跟著那小丫鬟繼續往前走去,越臨近前方的老槐樹,說話聲就越清晰。

    「季蘭舟,你故意裝得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就是想讓我丟臉是不是!」

    「你以為這樣我就拿你沒轍嗎?!」

    「這筆賬,我是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少女的聲音越來越尖銳,也越來越激動。

    她那尖脆的聲音十分有辨識度,端木緋一下子就聽出了這是那位王家五姑娘王婉如,和身旁的端木紜面面相覷。

    端木緋停下了腳步,循聲望去,某株粗壯的老槐樹后,隱約可以看到王婉如與季蘭舟就站在樹下的陰影中。

    緊接著,就聽季蘭舟嬌柔的聲音隨風傳來:「如表妹,今天的賞花會請了京中不少顯貴人家,昨日外祖父、外祖母也特意叮囑我們要好生款待賓客……而且端木四姑娘也在。如表妹,還是當以大局為重……有什麼事我們回去后再說,別讓外人看了笑話。」

    「季蘭舟,你剛才打我一巴掌的時候,怎麼就不想想會讓外人看笑話?!」王婉如語氣不耐地打斷了季蘭舟,「你別拿著雞毛當令箭了!端木四姑娘又怎麼樣?你以為我怕了她嗎?」

    說著,王婉如臉上露出一抹不屑,想起昨日祖父祖母還有雙親的耳提面命,讓她今日務必要多多親近端木家的四姑娘。

    這端木家不過是寒門出身,也不知道祖父祖母還有雙親到底是怎麼想的,他們宣武侯府何必對端木家卑躬屈膝!

    這端木家的大姑娘和四姑娘也是給臉不要臉,故意跟著四公主姍姍來遲,也不知道是在炫耀些什麼?!

    即便她們是首輔的孫女和公主的表妹又如何,這京中多的是身份比她們貴重、家世比她們顯赫的貴女!

    「如表妹,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季蘭舟看著有些忐忑,就像是一頭受驚的小鹿般,「端木姑娘怎麼說也是堂堂首輔家的姑娘,祖父祖母也都說了……」

    「堂堂首輔?!」王婉如嘲諷地說道,「哼,堂堂首輔又怎麼了?!我看啊,這端木家也不過如此,聽說那位端木大姑娘都快十七歲了,孝期也早就過了,卻還沒定親,沒準是身染惡疾,又或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內情……才不能成親!」

    「否則,哪有下頭的幾個妹妹先定了親,她這個長姐還死賴在家裡不出嫁的道理!」

    「如表妹……」季蘭舟嬌柔的面龐上更為慌張,咬了咬微微發白的下唇,驚慌地朝周圍看了看,勸道,「你別再說了……」

    「我為什麼不能說了?!」王婉如越說越起勁,聲音中充滿了不屑,「剛剛我還看到那個端木二姑娘和三姑娘悄悄地去了後面,哼,也不知道鬼鬼祟祟地想幹什麼,都是一丘之貉!」

    「我們端木家規矩再糟,也比宣武侯府在背後道人是非要好。」

    一個清脆軟糯的女音忽然響起,在那沙沙的花葉搖曳聲中,透著一絲漫不經心的清冷。

    王婉如一下子臉色煞白,如石化般動彈不得,眼睜睜地看著端木緋從幾棵老槐樹後走出,進入她的視野中,端木紜如影隨形地跟在端木緋的身後,神色淡淡。

    她們倆怎麼會在這裡?!王婉如驚得心口砰砰亂跳,家中長輩們的叮囑還猶在耳邊。

    想到當時祖父與父親那凝重的面色,王婉如的臉色更白了,心中慌了神。

    這要是自己剛才說得這些話傳出去,祖父非打死自己不可,就連父親都不會放過自己……

    「不是我!」王婉如硬聲說道,纖細的手指把手中的帕子攥得更緊了,抬手指著季蘭舟道,「是她。剛剛的話不是我說的,都是她說的。」

    反正她就是不認,誰又能拿她怎麼樣!

    「如表妹……」季蘭舟難以置信地看著王婉如,感覺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似的,嬌軀發起抖來,也不知道是怒多,還是驚多。

    「五妹妹,別鬧了!」

    就在這時,另一個耳熟的女音略顯高昂地喊道,語氣中難掩激動。

    王婉如一下子就聽出了這是王婉婷的聲音,面色微變,轉過身循聲望了過去。

    這幾棵百年老槐樹的樹冠茂密,樹榦粗壯,正好擋住了不遠處的一個涼亭,此刻她稍微轉過身,才看到這個涼亭,亭子里,或坐或站著七八位姑娘,姑娘們都齊刷刷地朝王婉如的方向看來,皆是神色微妙。

    其中三人正是王婉婷與兩個王家姑娘。

    王婉婷的臉色不太好看,眉宇緊鎖。

    她真是抽王婉如一巴掌的心都有了,卻只能按捺著。方才她與幾位姑娘玩累了,就在這亭中休息,沒想到竟然看到了方才這一幕。

    王婉如這一而再,再而三的當眾胡鬧,簡直讓王家丟盡了臉!

    王婉婷歉然地福了福身,對端木紜和端木緋賠笑道:「端木大姑娘,四姑娘,我這五妹妹有口無心……」

    「三姐姐,四姐姐,六……」王婉如局促地看著亭子里的眾人,傻眼了。

    這一瞬,王婉如如墜冰窖,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渾身冰涼無比。

    自己剛才說的話,這麼多人都聽到了,這件事瞞不過去了……

    王婉如的嘴唇劇烈地顫抖了一下,臉上幾乎沒有一點血色,她想也不想地脫口道:「是她故意害我!」她指著季蘭舟強調道,「都是她故意設計陷害我!」

    王婉如的聲音更尖銳了,帶著幾分歇斯底里的絕望,就像是那垂死掙扎的野獸般。

    亭子里的那幾個姑娘家都沒有說話,看著王婉如的神色更為複雜,或是皺了皺眉頭,或是輕蔑,或是慨嘆,或是不以為然地搖著頭……

    很顯然,沒有人信王婉如。

    「……」季蘭舟櫻唇微顫,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默默地垂首,那如蝶翅般的眼睫輕輕地顫動著,在她白皙的眼窩上投下淡淡的陰影。

    又是一陣風拂來,吹得樹冠上的根根樹枝彼此碰撞著,噼啪作響。

    風中夾雜著少女們的竊竊私語聲。

    「聽說季家三代單傳,祖上做過皇商,有萬貫家財,如今只這一個獨生女。」

    「當初季夫人帶著季姑娘來京城投奔父母時,把季家的家財都帶著呢。」

    「那豈不是金山銀山地捧進了侯府?」

    「是啊……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吃誰呢!」

    「……」

    姑娘們交頭接耳地說著話,聲音中多是帶著幾分譏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
    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