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07章 406活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07章 406活該字體大小: A+
     

    太醫們風風火火地來,又風風火火地走了。

    端木緋還有幾分驚魂未定,拉著端木紜給她沐浴洗漱,又親自給她絞乾頭髮。

    這時,藥茶也好了,紫藤送來了熱騰騰的藥茶,端木緋端過來吹啊吹,確定藥茶溫潤適口了,這才送到了端木紜的手裡。

    端木紜顯然也察覺到了端木緋的不安,萬事不管地由著妹妹,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喝完藥茶,又漱了口后,她就在端木緋的催促下,在榻上歇下了。

    端木緋親自給端木紜掖了掖被角,又跑去拉下了窗戶邊的湘妃簾,內室里暗了下來,靜謐而安詳。

    端木紜過上了幾天清閑日子,府里要是有什麼事,小事端木緋就讓那些管事嬤嬤自己解決,大事就由她來拿主意,反正大原則就是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得騷擾端木紜。

    誰不知道如今四姑娘最得老太爺的寵愛,在府里說一不二,沒人敢和她頂。

    在端木緋的操持下,府中的內務井井有條。

    端木紜舒舒服服地養了三天,每天各種補品如燕窩、何首烏、乳鴿、老參、花膠等等似流水般入腹,養得她的肌膚如玉似瓷,散發著瑩潤的光澤。

    「紜表姐,你的氣色真好!肌膚細膩……」

    涵星一來,就把端木紜好生地誇了一通,又找張嬤嬤討了葯膳方子,說要回去給端木貴妃試試。

    說完了養顏的事,涵星才想起了她和舞陽此行是來探望端木紜的,清清嗓子,拿出了一個小瓷罐,笑眯眯地說道:「紜表姐,母妃說,這個喉糖好,含著可以潤喉養肺,你試試。」

    舞陽也帶了東西來,「阿紜,你試試這養發膏,是本宮在京中的點絳齋買的,洗頭髮時抹一抹,可以養護頭髮。」

    「紜表姐,你這髮髻是誰梳的,是彎月髻,但又有些不一樣,做了些變化……呦,這手可真巧,完全看不出碎頭髮。」涵星說著,眸子熠熠生輝。

    皇覺寺做法事的那日,涵星和舞陽聽說端木紜被人從藥師殿救出的事後,就立刻去探望過她,但是那日下午還有法事,因此兩位公主也沒有久留。涵星是親眼看過那日端木紜的頭髮被燒成了什麼樣子。

    「是蓁蓁給我梳的。」端木紜撫了撫頭上的髮髻,笑得溫柔和熙,她的聲音還有些沙啞。

    在涵星驚訝的眼神中,端木緋得意洋洋地揚了揚精緻的下巴。

    涵星和舞陽好笑地交換了一個眼神,緋妹妹啊,就是懶,她自己總是梳個鬏鬏頭和雙螺髻就應付了事,比如現在頭上除了朵絹花,啥也沒戴。

    涵星心念一動,笑眯眯地提議道:「緋表妹,下次你進宮陪本宮小住的時候,你也給本宮梳這個頭。」

    一聽到進宮,端木緋的小臉差點沒垮掉,立刻表示她現在也可以的。

    四個姑娘坐在花園的花廳里說說笑笑,那愉悅清澈如山澗清泉的笑聲隨風而去。

    花廳四邊的窗扇都打開著,旭日的光輝照得屋子裡一片透亮,春風拂動池塘的水面,盪起陣陣水波,連帶吹進花廳里的風似乎都帶著些微的水汽,令人神清氣爽。

    小八哥就停在池塘邊的一株桃樹上,好奇地打量著花廳里的四個姑娘,「呱」地叫了一聲,試圖吸引她們的注意力。

    然而,端木紜和端木緋誰也沒理會它。

    涵星有些奇怪地問道:「小八怎麼了?」

    端木紜和端木緋好笑地搖了搖頭,碧蟬興沖沖地告訴涵星:「四公主殿下,小八它可壞了,自己敲碎了花瓶,卻把碎片都叼到了糰子的窩裡,叼了一半被糰子發現了,它們就打起了,這才把人給驚動了。四姑娘現在罰誰也不許理它……」

    涵星聽著笑得不能自抑,前俯後仰,「小八它真是太好玩了。」

    舞陽捧著茶盅淺呷了一口熱茶,卻是若有所思,似乎聯想到了什麼。

    舞陽放下茶盅,話鋒一轉道:「阿紜,緋妹妹,耿家把縱火的罪名『推』給了衛國公府的一個小丫鬟,你們可聽說了?」

    端木紜點了點頭,慢慢地飲著她的藥茶。

    溫溫的藥茶沾唇入喉,一股醇香中透著清涼的感覺自舌尖散開,她乾澀的喉頭就覺得舒暢了不少。

    這件事姐妹倆已經聽端木憲提了,耿海對皇帝的交代是,那小丫鬟不小心碰倒了藥師殿的燭火,因為害怕,就獨自跑了。他一氣之下已經把人杖斃了,還丟了具屍體給大理寺。

    耿家做得囂張之極,連掩飾也不屑掩飾。

    但是皇帝卻認了這個說法,讓大理寺不要再查了。

    舞陽擰了擰英挺的眉頭,憤憤不平地說道:「也不知道父皇是怎麼想的,耿海也太無法無天了。」端木紜雖然不曾直言是耿聽蓮縱火,但是有些事,即便不說,也不代表別人猜不到。

    端木緋抿了抿櫻唇,唇角泛起一絲瞭然的笑。

    耿海和皇帝已經公然撕破臉了,所以,相對於別的來說,在皇帝看來,這只是件小事。

    倘若這一次端木紜真有個三長兩短,皇帝也許會給端木家一個交代,可是端木紜只是虛驚一場,反倒是耿聽蓮傷得慘不忍睹。

    耿海既然在禁軍調兵權這件「大事」退了一步,皇帝就不會再咄咄逼人。

    「耿聽蓮這次是自作自受。」涵星皺了皺小臉,嬌聲道,「昨天張太醫來鍾粹宮給母妃請平安脈,本宮特意找他打聽了幾句,張太醫說,耿聽蓮這次肯定是毀容了,她臉上的疤本來用頭髮和脂粉遮掩一下,多少也能擋住,現在可好了,臉上、身上、四肢……至少被燒傷了五六成,怕是等燒傷癒合了,身上也會留不少疤,便是有華佗再世,也不可能完好無損。」

    端木緋並不同情耿聽蓮,目光看向了身旁的端木紜,心裡只覺慶幸,以及幾分后怕。

    要不是岑公子及時出現,以她一人之力,恐怕不能把姐姐完好無損地帶出火場,幸好姐姐沒事……

    想著,端木緋的大眼中就露出幾分好像小鹿似的不安。

    她這樣的眼神,端木紜這三天來已經看了許多遍了,立刻就知道妹妹在想什麼。

    端木紜飛快地拈起一顆酸梅塞進了端木緋的小嘴裡,那動作快速流暢得如行雲流水,下一瞬,端木緋的右頰就鼓了起來,就像是一隻腮幫子鼓鼓的小兔子似的。

    端木緋還傻乎乎的,完全沒反應過來,看得舞陽和涵星姐妹倆忍俊不禁地笑了。

    端木緋含著酸梅又抿了抿唇,嘴裡那種酸酸甜甜的味道刺激得她的大眼眯成了一條縫兒,暗道:對於耿家。封炎他們籌謀已久,也關係重大,她不能因一時激憤而亂了他們的布置。

    這筆賬,暫時留著就是。端木緋不動聲色地在心裡對自己說。

    「呱呱!」

    小八哥在樹上又叫了兩聲,涵星忍不住又去看窗外的小八哥。小八哥在樹枝上歪了歪腦袋,那可愛的樣子看得涵星的心都快化了。

    涵星隨手從碟子上捻了塊金黃的小米糕,朝窗外的小八哥丟了過去,嘴裡清脆地喊了一聲:「小八。」

    涵星的臂力不錯,投壺、射箭什麼的也都玩得好,這龍眼大小的小米糕被她準確地拋向了小八哥所在的桃枝,小八哥只要伸長脖子張嘴一咬……

    在小米糕飛過的那一瞬,小八哥動了,卻是回首去啄自己的烏羽,任由那塊小米糕在它身前飛過,然後掉了下去,「撲通」一聲掉入池塘里,飛濺起無數的水花,也驚動了池塘里的魚兒,那些紅黃白相間的鯉魚歡快地遊了過去。

    花廳里,陷入一片古怪的沉寂,四個姑娘彼此互相看了看,然後噗嗤地一起笑出了聲,涵星更是笑得眼淚都沁出了眼角。

    她摸出一方絲帕擦了擦眼角,「紜表姐,緋表妹,你們家小八還是這麼有『原則』。」

    小八哥一向傲嬌得很,除了端木紜和端木緋給的吃食,它一概不吃別人給的食物,但是自己會偷,從廚房偷,從花園摘果子,機靈得很。

    端木緋與涵星笑作一團,她的眼角也笑出了淚花,靠著涵星的肩膀道:「涵星表姐,你別理它。這個小八啊,誰理它,它就來勁。」

    「壞壞!」小八哥也不知道是不是聽懂了,拍著翅膀在樹枝上跳腳,似乎是在抗議著什麼。

    姑娘們看著小傢伙笑得更歡快了,端木紜終究還是不忍心了,抬手給它丟了一塊米糕,這一次,小八哥反應極快,米糕才飛出窗口,就被它一口咬住,歡歡樂樂地在半空中繞了個圈,帶著明顯的炫耀。

    涵星感慨地說道:「小八太聰明了。緋表妹你的運氣真好。」涵星一臉艷羨地看著端木緋,小八、糰子還有飛翩都這麼乖。

    「我的運氣一向好。」端木緋得意洋洋地說道,完全忘了小八哥是怎麼來的。

    她們正說笑著,一個青衣小丫鬟步履匆匆地進了花廳,稟道:「大姑娘,四姑娘,衛國公府那邊送了些傷葯和補藥過來看,是耿世子親自送來的。」

    話落之後,花廳里靜了一靜。

    舞陽和涵星面面相覷,氣氛隱隱有些怪異。

    端木紜一聽到耿安晧來了,明艷的臉龐上神色微妙,腦海閃過了三日前藥師殿的一幕幕,耿聽蓮那一句句歇斯底里的瘋話還猶在耳邊:「……你活著,哥哥就不會清醒,只會被你迷惑……你必須去死!」

    聽耿聽蓮的意思,顯然耿安晧還沒對自己死心……

    端木紜長翹的眼睫微微顫動了一下,直接拒了:「讓耿世子把東西都帶回去吧。」端木紜不想讓耿安晧誤會,也不想給對方任何不切實際的遐想。

    「是,大姑娘。」青衣丫鬟福身領命,就退下了。

    花廳里的姑娘們都看不上耿家的那點做派,誰也沒在意這一點點小小的漣漪,繼續逗逗鳥,賞賞魚,說說話。

    四月的春光正好,繁華的芳香隨風瀰漫在府中,青衣丫鬟迎著風一路來到了東角門,轉告了門房后,門房就出了角門,對著正跨坐在一匹高頭大馬上的耿安晧抱拳道:「耿世子,我們姑娘說了,東西請世子帶回去吧。」

    她不肯收。耿安晧聞言瞳孔微縮,抓著馬繩的右手下意識地更為用力,唇角的線條繃緊如鐵,目光忍不住越過門房朝角門裡望了一眼,雖然他明明知道看不到端木紜……

    自藥師殿走水后,他就不曾見過端木紜,也不知道她傷成了什麼樣。

    想起妹妹渾身上下那慘不忍睹的燙傷,想起妹妹至今高燒不退、昏迷不醒,想起太醫和大夫皆是含蓄地說妹妹的燙傷十有八九是會留疤,耿安晧心裡越來越擔心端木紜。

    他本就沒指望能見到端木紜,只希望她能收下他送來的葯……現在看來她果然是生氣了。

    是了,端木紜本就是一個愛憎分明的姑娘,妹妹對她下了如此狠手,她又怎麼可能不生氣呢!

    耿安晧怔怔地看著角門內,幽深的眸子慢慢蒙上了一層淡淡的哀傷。

    他們兩家怎麼會走到今天這個水火不容的地步?!

    即便是他們耿家真的再上一層樓,他和端木紜還有可能嗎?

    只是這麼想想,耿安晧就覺得心口彷彿被什麼重物碾軋般,疼痛如絞。

    耿安晧眼神恍惚,渾渾噩噩,連他自己是怎麼離開權輿街,又是怎麼回的衛國公府都不記得了。

    耿安晧一回府,就被叫去了耿海的外書房。

    「你是不是去了端木家?」

    耿海正在窗戶邊修剪一盆蘭草,見兒子進來了,他轉頭朝他看了一眼,隨口問道,神色複雜。

    「咔擦。」耿海一剪子剪掉了長長的葉片上的枯尖。

    耿安晧抿著薄唇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地給耿海行了禮,然後在他身旁坐下了。

    耿海吩咐丫鬟上了茶后,就把丫鬟給打發了,書房裡只餘下他們父子兩人。

    「咔擦,咔擦。」

    耿海果斷地剪去蘭草中的老葉、黃葉、弱葉,那些被剪落的殘葉在方几上凌亂地散落著。

    明明外面陽光璀璨,可是屋子裡卻透著一種陰冷蕭索的感覺。

    耿海心裡嘆氣,也沒再提端木家,停下了手頭的動作,沉聲道:「安晧,今天為父又找了幾個京中的名醫來看過你五妹妹。」

    「你五妹妹高燒了三天,才剛退了燒。」

    「大夫說她能退燒,已經是撿回一條命,身上的那些燙傷十分嚴重,怕是要養上好幾個月,傷好了也會結疤……」

    「哎,你五妹妹可是姑娘家!」

    耿海抬手揉了揉眉心,心裡煩躁得很,實在想不明白他的女兒明明是天命鳳女,本該鴻運當頭才是,怎麼會變成這般不人不鬼的樣子!

    耿安晧才剛湊到唇畔的茶盅又突地放下了,雙手下意識地用力捏著茶盅,幾乎將他捏碎。

    他的眼眸里翻動著極為複雜的情緒,涌動了好幾下,漸漸地,眸色冷冽了起來,徐徐道:「爹,五妹妹她這是自作自受。」他的聲音中也染上了一絲寒氣。

    耿海皺了皺眉,眉心隆起,一雙銳利的眼眸變得異常深邃。

    他想說什麼,但最後還是沒說。

    屋子裡,父子倆四目對視,明明再也沒有人說話,卻似有一聲悠長的嘆息聲回蕩在空氣中。

    窗外,微風吹得枝葉搖曳,斑駁的樹影映在父子倆的臉上,形成一片詭異的陰影,讓父子倆的神色看著深沉複雜。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耿海忽然放下了剪子,「咯噔」一聲,剪子與桌面的碰撞聲在這寂靜無聲的書房裡很是響亮。

    陽光自窗口照進來,照得那剪子的兩片刀鋒閃爍著刺眼的寒芒。

    「安晧,」耿海的聲音像是從牙縫間擠出般,一字一頓,「為父已經決定了。」

    這短短的一句話之間,耿海眼眸中迸射出令人幾乎難以直視的利芒,整個人就像是一把封存許久的長刀終於出鞘了,凌厲中帶著幾分陰鷙,空氣驟然間變冷。

    他的話說得意味不明,可是耿安晧卻聽明白了他的意思,精神一振。

    三月二十九,他在雲庭酒樓里偶然遇到岑隱、端木紜和端木緋后,回府他就和父親提出立刻逼宮,他們耿家已經沒有退路了,而且距離皇帝給的一月之期也過了近半,與其等皇帝下手,坐以待斃,還不如他們自己給自己掙一條活路,從此也不必再仰人鼻息。

    彼時,耿海沒有答應,讓兒子稍安勿躁。

    時間太趕了,倉促「行事」,對耿家而言,風險太大了。

    這可不僅僅是攸關耿家滿門,更是一次關乎整個大盛的博弈,耿家不能輸,也輸不起!

    這才短短不到十天,耿海卻不得不改變主意。

    他嘆了口氣,正色道:「現在鬧成這樣,皇上肯定也有所防備了,我們行事也要更加小心謹慎才行。」耿海眯了眯眼,眸子里深不見底。

    耿安晧急切地應了一聲,一雙與耿海十分相似的眼眸中同樣凌厲如刀鋒,又道:「父親,時間緊急,我想過了,我們能調動的恐怕也只有離京最近的冀州衛和遼州衛了。」

    耿海點了點頭,右手成拳在方几上隨意地敲了幾下,「加上你袁叔叔手上的神樞營……我們至少也能有七八成勝算。」

    禁軍三大營除了神樞營,還有五軍營和神機營,其統領個個與耿海相熟,可是謀反不是小事,不容一點差錯,除了他的心腹神樞營統領袁惟剛以外,耿海實在不敢輕信任何人,此時此刻,他也沒有時間去一一試探、收買人心。

    「簌簌簌……」

    窗外的風似乎變得更猛烈了,他們的聲音還沒飄出窗戶就被風吹散了,庭院里的樹木瘋狂地搖擺,像撩撥在耿海的心頭似的,泛起陣陣漣漪。

    他沒想走到這一步,這都是皇帝逼他的!

    屋子裡又靜了半晌。

    耿安晧親自給耿海添茶,沉聲道:「父親,我們成事後,必要扶持一個皇子,您的意思是……」

    無論是耿海,還是耿安晧,都沒想過這個天下能立刻改姓耿,這其中的變數與風險太大了,弄不好就是大盛四分五裂,還不如徐徐圖之。

    十六年前,耿海既然可以掃平朝堂障礙,扶持今上登基,那麼如今他也可以!!

    「是扶持一個年幼的皇子當傀儡,還是扶持三皇子……」耿安晧接著道,眸子里明明暗暗。

    若是扶持小皇子登基的話,待到日後,只要讓小皇子禪位,耿海即可「名正言順」地登基;而扶持三皇子的話,就要等耿聽蓮生下兒子,讓那個擁有耿家血脈的孩子登上那至尊之位。

    兩者各有利弊。

    父子倆彼此對視著,皆是思緒飛轉。

    「雖然讓三皇子裡應外合更能成事,但是……」耿海既然說了「但是」,其實就等於是否定了三皇子慕祐景。

    耿安晧心如明鏡,一口飲盡了杯中殘餘的溫茶水。

    現在耿家倉促起事,以三皇子慕祐景的心性,恐怕是不敢冒險,即便是要試探,也該是一步步謹慎地試探彼此進退的餘地,貿然拿出自己的底牌,很有可能會弄得滿盤皆輸。

    這一局,他們耿家輸不起。

    答案已經自然而然地浮現在了父子倆的心中,對他們而言,一個不經事的皇子顯然更容易擺布,也同時可以給耿家掙得幾年的時間為「禪位」做好準備。

    「安晧,今天是四月初八了吧?」耿海忽然問了一句,面無表情。

    耿安晧應道:「是啊,父親,已經是四月初八了。」

    距離皇帝給的期限還有八天,這件事關係到耿家的存亡。

    不知何時,天空中變得陰沉了下來,濃密的雲層擋住了太陽,讓四周一下子暗了下來,風更大了,枝葉「嘩啦嘩啦」地作響。

    樹欲靜而風不止。

    屋子裡又靜了下來,直到外面傳來了凌亂的腳步聲。

    親隨匆匆地進來稟道:「國公爺,世子爺,華藜族的阿史那親王在外求見。」

    耿海動了動眉梢,他這個時候哪有心情見阿史那,本想打發了,話到嘴邊,又改口道:「把人帶來吧。」

    阿史那是哭著來的,一個大男人哭得淚流滿面,雙肩抖動,連聲音都有些哽咽。

    「國公爺!」

    他一來就二話不說地跪下了,祈求地仰首望著耿海,「國公爺您這次可以一定要幫幫我啊!我可全指望國公爺您了!」

    耿海與耿安晧面面相覷,耿安晧清了清嗓子開口道:「王爺,您有什麼話好好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阿史那怔了怔,這才從耿安晧那一聲「王爺」聽出了言下之意,急急地又道:「國公爺,耿世子,你們還不知道啊。皇上說要削了我的王位,收回我的封地,打發我即刻回北境。」

    「國公爺,北境的封地數百年來代代都是屬於我們華黎族的,這讓我回北境后何以面對族人,面對列祖列宗啊!」

    阿史那哭得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一個大老爺們可憐兮兮的。

    皇覺寺的法事結束后,皇帝就開始秋後算賬。

    昨日一早,皇帝就把阿史那宣進了宮,說阿史那既然敢以封地做保指證岑隱,現在也是他履行承諾的時候了,不僅要奪他封地,還要連世襲的親王頭銜也一併奪了。

    阿史那苦苦哀求了皇帝,又給在場的岑隱也鄭重其事地賠不是。

    然而,皇帝毫不動容,直接下令把他趕出了宮,還限他和一雙子女在本月內離開京城。

    阿史那一日一夜都沒睡。

    他後悔了,早知如此,他實在不該摻和到衛國公和岑隱之間的爭權奪利之中,衛國公也不過是失了禁軍的調兵權,而自己卻是血本無歸,一無所有了!

    他在京中無親無故,也只能來求耿海幫忙。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
    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