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95章 394天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95章 394天理字體大小: A+
     

    青衣內侍追上去,「國公爺,請容咱家前去通稟……」

    游君集、成大學士、謹郡王等人的神色都有些微妙,端木憲很快就收回了目光,捧過茶盅,徑自喝茶,心裡反覆默念著事不關己。

    耿海當然也看到了岑隱,在距離岑隱三四步外停下,二人目光碰撞之時,火花四射。

    屋子裡靜了一瞬,正殿內陷入一片死寂,其他幾人都靜默不語。

    耿海一眨不眨地看著岑隱,沉聲道:「岑督主,讓開,本公要見皇上。」

    耿海在宮裡也是有內應的,第一時間就知道皇帝醒了,也知道皇帝宣了一干人進宮,卻又沒宣自己。

    聯想起罪己詔的事,耿海覺得岑隱必定會在皇帝面前搬弄事非,顛倒黑白,所以就急匆匆地趕來了。

    岑隱還是站在原地,淡淡道:「國公爺,皇上未宣。」

    兩人彼此都不退讓,三皇子慕祐景見狀眉心微蹙,眸光閃了閃,心裡有些遲疑,不知道他是不是該上前做個和事老。

    「如果本公一定要見皇上呢!」耿海又朝岑隱逼近了一步。

    這兩位那可都是皇帝身旁的大紅人,眾臣和幾個宗室王親誰都不敢站隊,集體裝死。

    喝茶,喝茶。不少人都以端木憲馬首是瞻,裝模作樣地喝著茶。

    「國公爺可知何為君臣有別?」岑隱還是沒有讓開,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淺笑,透著一分閑適,兩分邪魅,三分上位者的高高在上。

    耿海的臉色更加難看,冷聲道:「還不用岑督主你來教訓本公!照本公看,是你狐假虎威,故意攔著本公不讓本公見皇上!」

    岑隱還在笑,臉上的笑容還更濃了。

    他正要再說什麼,就聽後方錦簾的另一邊傳來了皇帝陰沉的聲音:「阿隱,讓他進來。」

    皇帝口中的這個「他」指的當然是耿海。

    在場的其他人也都聽到了皇帝的話,默默地彼此交換著眼神。

    岑隱側身退開了,耿海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繼續往前走去,前頭的小內侍趕忙替耿海打簾。

    耿海一進屋,就感到一個黑影急速地朝自己砸了過來。

    他是武人,身手敏捷,稍微一側身,那個拳頭大小的東西就從他的身旁過,「咚」的一聲砸在了後方的漢白玉地面上,茶盅摔得四分五裂,茶水飛濺開來,留下一地的狼藉。

    寢宮內服侍的兩個內侍皆是屏息,低頭。

    就坐在窗邊的皇帝看耿海避開了,心裡更怒,一張略顯蒼白的臉龐上青筋亂跳。

    皇帝本想等岑隱查證后,再來追究耿海,此時被耿海激得怒火中燒,心火直衝腦門,燒得他失去了理智。

    他抬手指著耿海的鼻子怒斥道:「你還敢來見朕?!你居心叵測,竟然擅改詔書,真當朕不會治你的罪不成?!」

    皇帝咬牙切齒地瞪著耿海,這一刻,他真是殺了耿海的心也有了。

    皇帝這句話完全沒有壓低聲音,正殿中的其他人當然也聽到了,眾臣頭低得更低了,繼續默默地飲茶。

    慕祐景心口猛地一跳,俊逸的臉龐上面色有些僵硬,這一瞬,他開始後悔了,後悔自己選擇了耿海……他會不會選錯了?!他會不會太急了?!

    慕祐昌就坐在慕祐景的身旁,當然沒錯過慕祐景那微妙的神色變化,得意地勾了勾唇,幸災樂禍地想著:他這個三皇弟啊,這一次怕是要偷雞不著蝕把米了。

    慕祐昌神態悠閑地捧起了一個粉彩琺琅茶盅,暗道:好茶!

    岑隱當然也聽到了,他負手也走了進去,並「體貼」地關上了門。

    耿海的眉心跳了跳,急忙對著皇帝俯首抱拳,正色道:「皇上,臣絕對沒有篡改詔書。」

    說話間,岑隱不緊不慢地走到了耿海身旁。

    耿海轉頭朝岑隱瞪去,雙目因怒火而一片赤紅,五官微微扭曲,又道:「皇上,是岑隱在顛倒黑白,意圖陷害臣!」

    真是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心,阿隱可沒說過你的任何不是!皇帝心道,面無表情地看著耿海,眼底的陰霾更濃重了。

    此時此刻,無論耿海說什麼,皇帝都不會信了,心中暗恨:也難怪當初耿海一力阻止司禮監插手罪己詔的事,他分明就是為了給他自己製造機會來篡改詔書!

    現在皇帝再仔細回想這一個月的發生的事,才意識到從那些武將聯名上書要自己下罪己詔,再到那些學子們鬧事不休,之後耿海上竄下跳地非要翰林院擬罪己詔,又讓自己親自蓋印,到後來不許司禮監宣詔,非要讓司祝來負責……這一步步都是耿海精心安排的,就是為了撇開司禮監。

    如今這罪己詔已出,不止是朝堂上下,恐怕是整個京城,甚至很快就會是整個大盛的人都知道了這道罪己詔的內容,自己真成了弒兄奪位的罪人了!

    耿海這是想讓自己聲名狼藉,想藉此逼自己退位讓「賢」,再利用「鳳女」把他耿家的外孫捧上皇位,而最終的目的恐怕是改朝換代。

    他想讓這慕氏江山變成他耿氏江山!

    耿海,他真是好毒的心。

    皇帝瞳孔微縮,心裡是既後悔,又自責:哎,說來都怪自己太姑息耿海了,阿隱明明提醒過自己,耿海想必另有企圖,偏偏自己沒有放在心上,才會讓耿海這奸佞鑽了空子,讓事情發展到了這個不可收拾的地步!

    「耿海,朕看錯你了,朕沒想到你竟然這麼毒!」皇帝咬牙罵道,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現在耿海恐怕已經被皇帝千刀萬剮了。

    耿海眉宇深鎖,心一點點地沉了下去,也不知道岑隱到底給皇帝下了什麼蠱,以致皇帝認定是自己篡改了詔書。

    「皇上,臣真的沒有。」耿海再次為自己辯駁道,「是岑隱,一定是岑隱篡改了詔書,就是為了陷害臣。」

    耿海本來只是為轉移皇帝的矛頭才隨口一說,越說越覺得就是這樣。

    哪怕他沒有任何證據,可是就現在的結果來看,他要是被牽連進去,得益的人明顯是岑隱!

    又想賴阿隱!皇帝氣得都笑了,嘴角翻出一絲冷笑,「耿海,這詔書從擬定到用印到送去太廟到今日宣讀,司禮監可從未插手,你說阿隱是怎麼改的詔書?!」

    「皇上明鑒。」岑隱在一旁作揖道,看著恭恭敬敬,受寵若驚。

    眼看著他們幾人之間爭鋒相對,一旁的內侍們嚇得完全不敢抬頭,恨不得他們此刻不在這裡。

    「……」耿海哽住了,喉嚨乾澀,彷彿被倒了一桶冷水似的,心涼無比。確實,司禮監從未插手罪己詔的事!

    彼時,他為自己「壓制」了岑隱而感到喜悅,但是此刻,他終於意識到這恐怕是個陷阱。

    表面上,岑隱步步退讓,其實岑隱所有的退讓都是為了今天在準備,都是為了讓皇帝把矛頭轉向自己!

    岑隱,真狠,真毒!

    對方不動聲色一步步地將自己逼到了這個絕境,他的身後就是萬丈深淵,他幾乎能聽到耳邊有呼呼的風聲傳來,只要再後退半步,他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耿海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看著窗邊的皇帝,正色道:「皇上,您相信臣,這件事確實不是臣所為。」

    「皇上,臣對您一向忠心耿耿,十幾年如一日。」

    「您難道忘了您曾經跟臣說過,我們君臣之間不是兄弟,卻親如兄弟,這麼多年的君臣之誼,臣一向為您『鞠躬盡瘁』,臣又怎麼會害皇上呢!」

    耿海說得慷慨激昂,引導皇帝追憶往昔,說到激動處,他的眼睛泛著水光,似乎情緒十分激動。

    他說這一番話一方面是想讓皇帝想起君臣二人當初的感情,另一方面也是在委婉地提醒皇帝,他為了皇帝做了不少事,也知道他不少秘密。

    皇帝雙目微瞠,自然聽得出耿海話里的「威脅」之意。

    好你個耿海!皇帝慢慢地轉著手裡的玉扳指,心裡暗罵,臉上卻露出動容之色,似乎回憶起了往昔。

    屋子裡靜了下來,落針可聞,耿海的心一點點地提了起來,屏息以待。

    岑隱還是靜靜地立於一旁,什麼也沒說,彷彿這一切與他無關似的。

    須臾,皇帝再次開口道:「好,朕給你十天查明真相。」

    見皇帝的態度開始軟化,耿海稍微鬆了半口氣,卻也不敢放鬆,畢竟岑隱那麼卑鄙,那麼謹慎,心機深沉,區區十天哪裡夠!

    耿海在心裡飛快地斟酌著,對著皇帝抱拳道:「還請皇上給臣一個月的時間查明真相。」

    皇帝也猜到耿海會討價還價,挑了挑眉,同意了:「那朕就給你一個月。」他倒要看看耿海還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想著,皇帝的眼神更冷了。

    「多謝皇上。」耿海鄭重地謝過皇帝,這才站了起來,再次看向了岑隱。

    岑隱微微一笑,他看著耿海的神情還是那般淡然,彷彿他在看得不是堂堂的衛國公,而是一個卑微的螻蟻般。

    耿海是先衛國公的嫡長子,三歲就被封為世子,二十五歲承爵,他的半輩子都過得順順暢暢,還從來沒有人用這種眼神看過他。

    除了這個岑隱。

    耿海的眼神陰鷙如梟,他飛快地收回了視線,恭聲告退了。

    耿海甚至沒等內侍給他開門,他就自己開門出去了,留下一道決然的背影。

    「吱呀。」

    開門聲立刻就吸引了正殿中那些豎起耳朵在聽的朝臣們,他們全都收回了目光,一個個俯首喝茶,只當方才什麼也沒聽到。

    端木憲默默喝著茶,腦子放空,心道:好茶,這碧螺春真是不錯。

    耿海停了一瞬,環視了殿內一圈,目光深沉。

    他知道今天太廟前發生的事會讓這些人對岑隱更加敬畏,看他們此刻一副事不關己、唯恐與自己扯上關係的樣子,也證明了他的猜測。

    哼,一群趨炎附勢的小人!

    耿海直接甩袖走了,毫不回頭。

    殿內的慕祐景忍不住看著耿海的背影,斯文儒雅的眸子里明明暗暗地變化不已。

    耿海離開養心殿後,徑直出了宮,然後上馬,朝著衛國公府的方向飛馳而去。

    他心神不寧,腦子裡一直在想最近發生的事,無數線索混亂地交錯在一起,讓他一時理不清頭緒。

    即便是他沒有特別留意,這一路,也能聽到路邊的百姓們在議論罪己詔的事,什麼「太廟祭祀」、「殺兄奪位」、「天理不容」之類的詞不時地飄進他的耳朵。

    這也讓耿海的心越來越沉重,他知道這件事真的鬧大了。

    「啪!」

    耿海猛地一揮鞭,胯下的馬匹賓士得更快了,在京城的街道上盡情奔騰,那些百姓路人看了,避之唯恐不及。

    哪怕他什麼也不說,渾身就散發出一種陰沉的氣息,眼底瀰漫著濃濃的陰霾,彷彿要溢出來一般。

    「得得得……」

    越來越凌亂的馬蹄聲令得耿海的心越來越煩躁。

    沒一炷香功夫,耿海就抵達了衛國公府,耿安晧已經候在了儀門那裡。

    「父親,怎麼樣了?」

    耿安晧急急問道,看父親的臉色不佳,他心裡隱約知道父親這趟進宮恐怕不太順利。

    耿海利落地翻身下了馬,沉聲道:「我向皇上討了一個月的時間查明真相。」

    耿安晧皺了皺眉,這個結果不是最好的,但也算不錯了。至少證明皇帝對父親對耿家還留有一絲舊情。

    耿海向耿安晧使了個手勢,父子倆一邊朝書房的方向走去,一邊說著話:「安晧,皇上的罪己詔被篡改是毫無疑問的,而朝堂上下皆知這詔書是由為父主導,現在出了這事,為父怎麼也撇不開關係。」

    耿海說著步子微緩,耿安晧也停了下來,正色道:「父親,您說這篡改詔書的人會不會是岑隱?」

    一提到岑隱,耿安浩就不禁想到那日在東營湖畔,岑隱與端木紜說說笑笑的樣子。他眯了眯眼,一股戾氣猛地釋放出來。

    「我也這麼懷疑。」耿海嘆了口氣,眸色暗沉。

    只要除掉了他們衛國公府,岑隱在這朝堂上就再也沒有對手了,他就可以一手遮天,呼風喚雨。

    這盤棋自己可以說是一步錯,步步錯。

    為了壓制岑隱,自己在罪己詔一事,完全把司禮監排除在外,這才落得現在這般無以自辯的境地。

    「這件事很麻煩啊。」耿海負手前行,眉宇深鎖,心口彷彿壓著一座大山。

    岑隱手掌著司禮監和東廠,朝野上下多是看他臉色行事的,他哪怕是不小心留下了什麼證據,也不會讓他們輕易查到。

    他們得好好想想該怎麼辦!

    說話間,父子倆到了書房的門口,丫鬟趕忙為自己打簾,殷勤地斟茶倒水。

    耿海揮了揮手,就把丫鬟給打發了,書房裡只剩下了他們父子倆,憑窗而坐,淡淡的茶香瀰漫在空氣中,從窗口可以看到外面庭院,奼紫嫣紅的花木在春風中搖曳著,美不勝收,可是看在耿海眼裡,只覺得心煩。

    耿安晧半垂眼帘輕啜了一口熱茶,似有遲疑,然後提議道:「父親,不如和端木首輔合作……」

    耿海猛地看向耿安晧,目光銳利如箭,直刺了過去。

    耿安晧鎮定地與耿海四目對視,神色從容地接著說道:「司禮監、內閣,還有五軍都督府,這三者各有權柄,手掌著足以撼動整個大盛的權利,若是其中二者能夠合作,想要壓制司禮監,勝算也就更大了些。」

    耿安晧說得有理有據,振振有詞,然而耿海對兒子的心思再清楚不過,直言道:「安晧,端木憲就沒把我衛國公府放在眼裡,為父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地對他端木家釋出善意,一次次對他低頭……」

    可是換來的又是什麼,不過是端木家一次次的羞辱與無視罷了。

    「安晧,你的那點心思就歇了吧。」耿海看著長子有些無奈。

    「父親,我也是為了我們耿家考慮。」耿安晧一派義正言辭的樣子,「您想想,除了端木家,還有誰足以與我們聯手對付岑隱?父親,現在情況危急,您還是該放下之前的成見才是。」

    「……」耿海沉默了。

    他知道兒子這話有一半是真的,還有一半還是為了那個端木紜,可是兒子說的不錯,這朝堂上下要麼是岑隱的同黨,要麼就對岑隱畏之如虎,想要找到一家有足夠實力與他們耿家聯手對抗岑隱的人家太少了。

    「五姑娘……」

    門外傳來丫鬟的聲音,接著是一聲推門聲,耿聽蓮怒氣沖沖地沖了進來。

    她今天穿了一件柳色暗紋褙子,十分素凈,頭上只挽了一個纂兒,除了一支碧玉簪什麼首飾也沒戴,她的右臉上還包紮著一圈圈厚厚的白紗布,乍一眼看,形容有些狼狽,有些駭人。

    耿海一看到耿聽蓮臉上的紗布,回憶起女兒當日凄慘的樣子,神色就有些複雜,心裡幽幽嘆息。

    他放柔聲音問道:「蓮姐兒,你怎麼來了?」

    耿聽蓮的臉色不太好看,快步走進屋來,她也顧不上給耿海行禮,不贊同地看向了耿安晧,秀眉微蹙,怒道:「大哥,端木家那對姐妹把我害成了這樣,大哥你為何還要執迷不悟?!」

    剛才,耿聽蓮在門外也聽到了耿安晧的那番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兄長是被那個端木紜迷了心智嗎?!

    「大哥,端木紜毀了我的臉,等於是毀了我的一輩子,卻毫無悔意,這樣的人、這樣的心性……便是你真的把她娶進門,也只會家宅不寧!」

    耿聽蓮越說越是激動,沒有包紗布的左臉漲得通紅,形容癲狂,她真是恨不得拿一把鎚子打醒她這個被端木紜迷了心竅的大哥。

    「五妹妹,夠了!」耿安晧皺了皺眉,聲音微冷,覺得他這個妹妹真是沒完沒了了,厭煩地說道,「你還好意思指責別人!要不是你咄咄逼人地非要招惹端木大姑娘,也不至於偷雞不著蝕把米反而害得你自己摔下馬!」

    耿家與端木家也不至於落到此刻這種水火不容的境地。

    「你這是咎由自取!」耿安晧語調犀利地說著,「你還是回你自己的院子里好好自省吧。」

    耿聽蓮雙目圓瞠,覺得自己彷彿被兄長在臉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般,羞怒交加。

    她的兄長真的是被端木紜下了蠱了!

    「大哥,」耿聽蓮又朝耿安晧走近了一步,「我才是你的妹妹,一筆寫不出兩個耿字,你現在心裡都是端木紜那個……」

    耿聽蓮還想說,然而耿安晧已經不想再聽了,他心裡覺得耿聽蓮根本就是鑽了牛角尖出不來了。

    「來人,還不把趕緊把五姑娘帶下去!」耿安晧朗聲道。

    耿安晧一喚,立刻就有兩個膀大腰圓的婆子來了,恭聲領命,朝耿聽蓮走來,其中一個婆子陪笑道:「五姑娘,還請莫要讓奴婢為難。」

    「父親……」耿聽蓮只能求救的看向了耿海。

    耿海揉了揉眉心,被這對兒女給吵得頭都開始疼了。

    他心裡也是覺得這次墜馬的事端木紜固然有錯,但是如同兒子所說,先挑事的終究是女兒。

    現在耿家正面臨一個前所未有的大危機,耿海也沒心思理會這些女兒家的勾心鬥角,揮了揮手道:「蓮姐兒,你先回去吧。」

    這句話聽在耿聽蓮的耳里,卻彷彿又被父親在臉上打了一巴掌,連父親也幫著端木紜和大哥,所有人都不理解她……

    她所為明明是為了大哥,卻得到了這樣的結局……

    耿聽蓮如墜冰窖,渾身發涼,絕望地看著父親和兄長,恍惚地由著婆子把她「請」走了。

    耿安晧看了妹妹失魂落魄的背影一眼,起身關上了書房的門。

    他轉過身,還想跟耿海說什麼,但是耿海已經搶在了他前面:「安晧,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耿家要是過不了這關,怕是要禍及滿門,這件事不容有失……端木憲這個老東西就是牆頭草,與他合作風險太大……」

    耿安晧有些急了,忍不住說道:「可是父親,倘若岑隱和端木家聯手,我們在這件事上就更沒勝算了。」

    「端木憲本來就是個小人,唯岑隱之命是從。」耿海蹙眉道,眸色幽深,不禁想起今日端木憲在養心殿時那不問不為的表現,眉頭皺得更緊了。

    端木憲好歹也是堂堂內閣首輔,竟由得岑隱在那裡指手劃腳,簡直丟了他們文臣的臉!

    耿安晧急切地又道:「父親,端木憲就是頭老狐狸,在沒有足夠利益的前提下,他是不會去和岑隱作對,但也絕不會冒著被士林唾棄的風險去和岑隱這等閹人站到一塊兒。」

    「父親,你也說了端木憲是牆頭草,這牆頭草是不會真正倒向哪一方的,不過,若是雙方有了姻親就不一樣了。這樣的關係和利益足以讓端木憲徹底倒向岑隱。」

    耿安晧的聲音越來越凝重,雙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手背上青筋凸起,心裡真是恨不得殺了岑隱。

    「什麼姻親?」耿海卻是聽得一頭霧水,據他所知,岑隱除了義父岑振興一個親人也沒有,又如何和端木家成為姻親?!

    耿安晧咬牙切齒地說道:「父親,岑隱那閹人對端木大姑娘有不軌之心,端木憲又是個利益為上之人,要是他向端木家提親,並立保扶持大皇子登基,憑著岑隱如今的地位,兩家十有八九能結成姻親!若真的讓岑隱得逞,那一切可就遲了!」

    耿海驚住了,雖然太監娶妻在宮中也常見,但是好人家的姑娘又怎麼會嫁給太監。

    端木憲會把自己的孫女嫁給岑隱嗎?!那豈非面子裡子都不要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
    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