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90章 389毀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90章 389毀容字體大小: A+
     

    「咚」的一聲,白色的鞠球被人一桿打中。

    羅蘭郡主回頭看了一眼,卻傻眼了。君然不知道從哪裡躥了出來,手中的鞠杖搶在赫魯之前,準確地打中了鞠球。

    鞠球隨著這一桿飛出,彷彿變成一道白色的閃電,撕裂空氣,急速地般朝前飛去。

    君凌汐與兄長配合得十分默契,大臂一橫,也是一桿打中鞠球,這一次,鞠球再次加速,如流星般疾馳而去。

    「咚!」

    最前方的慕瑾凡隨即又打出了第三桿,鞠球徑直穿越了球門。

    紅隊乾脆利落地進了第一球,而比賽開始還不到短短的五息,這一球進得如風馳電掣。

    涵星與君凌汐、慕瑾凡等人一一以鞠杖相擊,慶祝他們紅隊率先進球得分。

    見狀,在樹下觀戰的皇帝龍心大悅,撫掌叫好,心裡只覺得慕瑾凡不愧是他們慕家男兒。

    羅蘭郡主的臉色難看極了,她預料到了男子的加入勢必會影響比賽的形勢,但現實還是重重地打了她一巴掌,讓她體會到這場比賽的艱難。

    畢竟君然可不是什麼普通的勛貴公子,他可是簡王世子,他的馬球恐怕不會遜色於兄長。

    羅蘭郡主立刻調整了戰術,打了個手勢,讓華藜族的莫隆世子去看牢端木緋,自己則去前方配合兄長赫魯。

    隨著那個小巧的鞠球又回到場中,比賽繼續進行。

    第二球很快就再次被內侍拋出,在赫魯和羅蘭郡主的合作下,這一次,他們搶走了第二球,接下來,兄妹倆默契地彼此傳球,在群馬之間靈活的穿梭著,離紅隊的球門越來越近……

    忽然,一道黑影從某個地方躥了出來,馬蹄不知怎麼地一踢,鞠球就朝右後方飛了過去。

    「緋緋傳得好。」

    君凌汐歡喜地叫了一聲,以鞠杖接球,再傳給了前方的涵星……

    君然聽著差點沒從馬上栽下來,小西這傢伙真是睜眼說瞎話啊,明明就是飛翩傳的球。

    而羅蘭郡主傻眼了,直覺地朝不遠處的莫隆看去,意思是不是讓你看好端木緋嗎?!

    莫隆的臉色不太好看,緊緊地攥著手裡的馬繩。

    他本來也以為要看好端木緋這一個小姑娘容易得很,沒想到對方的馬實在是一匹難得的好馬,無論是轉彎、變向、加速等等的能力都遠超他的馬,只要稍微一個不留神,就會被這匹叫飛翩的馬兒甩掉。

    端木緋笑眯眯地看著羅蘭郡主和莫隆,從容得很,還挑釁地對著羅蘭郡主勾了勾手指,意思是對方要不要也來盯著自己。

    反正就算她的馬球技術平平也不妨事,有君然、慕瑾凡、李廷攸他們,還有飛翩和烏夜在,勝算滿滿的。

    端木緋笑得眼睛眯成了狐狸眼。

    就在這時,後方又傳來了一陣喜悅的歡呼聲。

    「進了!又進了!」

    耿聽蓮乾脆利落地替紅隊進了第二球,整個人英氣勃發。

    耿聽蓮進球后,立刻期待地看向了場外的岑隱,然而,岑隱正俯首漫不經心地喝著茶。

    場外炸響起熱烈的掌聲,皇帝、耿海、耿安晧等人皆是撫掌,阿史那笑眯眯地對著耿海贊了一句:「國公爺,真是虎父無犬女啊。」

    吉爾斯不甘示弱,立刻就把耿聽蓮狠誇了一通,只把她誇得快成了花木蘭再世。

    耿海自然是替女兒謙虛了一番,笑得神采飛揚。

    皇帝的嘴角始終噙著一抹淺笑,但是眼神卻漸漸冷了下來,想起了宮宴上阿史那與耿海唱得那齣戲,嘴角的諷刺更濃了。

    阿史那也好,吉爾斯也罷,怕是都被耿海給收買了。

    皇帝慢悠悠地轉著拇指上的翠玉扳指,不動聲色。

    他們幾人說話間,場中的比賽愈來愈激烈。

    藍隊在連失兩球后,嚴陣以待,球場上的氣氛緊繃得如同兩軍交戰,明明今日陽光普照,而場中卻似有電閃雷鳴般,激烈的火花在空氣中跳躍著。

    馬蹄聲、擊球聲、喝彩聲交雜在一起,此起彼伏地縈繞在四周。

    插在香爐中的香在不斷地燃燒著,越來越少,當這株香燒完的時候,上半場也就結束了。

    藍隊至今還未進球,比分暫時維持在了二比零,紅隊領先兩球。

    很顯然,羅蘭郡主和赫魯他們因為一直沒能進球而變得越來越焦躁,這種焦慮的情緒也同時傳染給了他們的馬,馬蹄聲凌亂而沉重。

    羅蘭郡主的眼裡只剩下了那顆白色的鞠球,心裡也只剩下了進球這一件事。

    她策馬在耿聽蓮的身旁擦過,伸出右臂以險之又險的角度截到了一球,她的鞠杖幾乎蹭到那匹棕馬的馬嚼子。

    「咚!」

    鞠球急速地朝赫魯的方向飛去,與此同時,後方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

    「小心!」

    一桿鞠杖從耿聽蓮的右手脫手而出,急速地朝一匹白馬的馬首飛了過去,鞠杖的一端幾乎快要砸到白馬的眼睛。

    周圍看到的人都發出了緊張的低呼,千鈞一髮之際,白馬的主人反應極快,她手中的鞠杖猛地打出,準確地打在了飛來的那桿鞠杖上。

    「啪!」

    鞠杖與鞠杖碰撞在一起發出清脆的聲響,那桿鞠杖又被打了回去,一桿打在了耿聽蓮的身上。

    耿聽蓮慘叫著失去了平衡,從馬上重重地摔在了草地上,她的那匹棕馬因此受了驚嚇,發出急促的嘶鳴聲。

    不僅是棕馬,那匹差點被鞠杖砸到眼睛的白馬也同樣受了驚,嘴裡發出驚嚇的嘶鳴聲,兩條前腿高高地提起,身軀幾乎直立起來。

    白馬的身軀一扭,馬背上的少女差點被甩了出去,雙手抱住了馬脖子……

    「姐姐!」端木緋嚇得驚聲尖叫起來,也顧不上馬球比賽了,涵星和君凌汐也是亦然,緊張地喚著端木紜的名字。

    混亂之中,後方又傳來一陣響亮的擊球聲,藍隊終於進了一球,卻是已經沒有人在乎了,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端木紜身上。

    場外的岑隱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驚得瞳孔猛縮,差點就要站起身來。

    相比下,反而是白馬上的端木紜非常鎮定,一邊安撫地撫摸著馬兒的脖頸,一邊輕聲喚著:「霜紈,沒事的,沒事的。」

    隨著端木紜的安撫,霜紈漸漸地冷靜了下來,高高抬起的前蹄又放了回去,但是它的鼻腔還在急促地噴著粗氣,四肢不安地在草地上踏動著。

    端木紜有些心疼地反覆撫摸著霜紈修長的脖頸,誇著它真乖。

    端木緋和涵星也策馬奔向了端木紜,雖然知道她沒事,但心裡還有些七上八下的。

    「鐺!」

    刺耳的鑼聲再次響起,意味著上半場比賽結束了,二比一,紅隊暫時領先了一分。

    剛才的那一幕幕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大部分人根本都反應不過來,這一聲鑼聲也把眾人驚醒了過來。

    「姑娘。」耿聽蓮的丫鬟衝進了馬場,去扶倒在地上的耿聽蓮。

    耿聽蓮慢慢地被丫鬟扶坐了起來,只覺得全身上下都生生地痛,尤其是臉,她一手捂上了自己的右臉。

    「耿姑娘,我可沒有打到你的馬。」羅蘭郡主策馬慢慢地踱了過來,從馬上高臨下地看著耿聽蓮,揚聲道。

    她這話不止是說給耿聽蓮聽的,也同時是說給在場其他人聽的。

    她沒有打到耿聽蓮的馬,耿聽蓮的鞠杖會脫手是她自己的問題,現在她反而被鞠杖從馬上打落,那也是她自己騎術不精!

    皇帝看著這一幕,臉上面無表情,看不出喜怒,其實心裡卻是暗暗覺得痛快。

    端木憲這個大孫女還真是一朵帶刺的玫瑰,幹得漂亮!

    本來首輔家和國公府相比,誰也不比誰低,耿聽蓮是國公府的嫡女,端木紜還是首輔府的嫡長女呢。

    更何況,端木家的兩個姑娘都算是自己的外甥女,耿海讓他的女兒在馬球比賽時故意為難端木紜,莫非是故意打自己的臉,讓這些西北部族壓朝廷一籌不成?!

    皇帝想著,暗暗地捏著拇指上的玉扳指,眼神變得愈發深沉了。

    這時,耿聽蓮的丫鬟忽然失聲尖叫起來:「姑娘,你的臉!」

    丫鬟的聲音微微發顫,似乎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跪坐在草地上的耿聽蓮捂著右臉的五指間沁出了些許殷紅的鮮血,在她白皙的手指間分外刺眼。

    耿聽蓮這才覺得臉上似乎比別處都要疼,疼得鑽心。

    她的手指在臉上動了動,感覺到一種粗糲的砂礫感以及粘稠感……當她把手放到自己眼前時,便看見柔嫩的掌心中全部是血。

    紅得觸目驚心。

    「啊!」

    耿聽蓮發出歇斯底里的尖叫聲,那聲音幾乎要衝破眾人的耳膜,四周一片寂靜無聲。

    「五妹妹。」耿安晧從場外快步衝到了耿聽蓮跟前,幫著丫鬟一起把她從地上扶了起來。

    剛剛從他的角度只看到耿聽蓮的左側臉,還以為她只是摔了一跤,此刻他正面看著她,才發現她的右臉頰被劃出了一道一寸長的口子,鮮血汩汩自傷口溢出,混雜著泥沙,看著既狼狽,又有幾分駭人。

    耿聽蓮的身子如風雨中的殘葉般微微顫抖著,神色間透著惶恐,不安,形容近乎癲狂,「哥哥,我的臉……我的臉……」

    說話間,她臉上淌下的血液「滴答滴答」地落在草地上。

    「……」耿安晧下意識地看向草地上,左前方靜靜地躺著一塊拳頭大小、稜角分明的石塊,那石塊上沾著鮮紅的血液,很顯然,方才耿聽蓮墜馬時,她的臉正好磕在了這塊石頭的稜角上,才會……

    「蓮姐兒!」耿海也衝到了場中,心疼地看著女兒臉上的傷,一股心火猛然間自心底躥起,燒得他幾乎理智全無。

    耿海怒火中燒地看著幾步外的端木紜,抬手指著她的鼻子質問道:「你……你方才是不是故意的?!」耿海多年身居高位,發怒時,渾身就自然而然地釋放出一股凌厲的氣勢。

    面對耿海咄咄逼人的質問,端木紜還是從容鎮定,反問道:「這個問題我倒想問問令嬡。」

    耿安晧微微抿唇,方才耿聽蓮的鞠杖脫手而出,看似「意外」,可是耿安晧對於妹妹蹴鞠的實力最清楚不過,他們耿家是將門,妹妹自小就會騎馬打馬球,水平並不比男兒差幾分,她剛才十有八九是故意的,想以鞠杖弄傷端木紜的馬,其目的昭然若揭。

    沒想到,偷雞不著蝕把米……

    想著,耿安晧的目光從耿聽蓮身上移向了端木紜,心情複雜,他知道端木紜也只是以牙還牙而已,誰讓是妹妹先出的手。

    端木紜的性子一向如此,恩怨分明,又護短,她不同於京中那些規規矩矩的名門貴女,她就像是一頭優雅的豹子,有著銳利的牙齒與爪子,誰敢犯她,她便毫不留情地反擊!

    哎,偏偏受傷的人是自己的妹妹……

    這下……

    耿安晧看著怒不可遏的耿海,知道這次兩家怕是真的結仇了。

    想著,他心裡又有些怨,他這個五妹妹實在是被母親寵壞了,太不知分寸了!要不是她主動挑釁,又何至於如此!

    「國公爺,」這時,岑隱陰柔的聲音不緊不慢地響起,語調雲淡風輕,「只是不小心驚了馬罷了,國公何必大驚小怪的呢!」

    皇帝聽著,嘴角幾不可察地翹了翹,覺得心情舒暢。還是阿隱最了解他的心意。

    「……」耿海銳箭般的目光一下子就朝岑隱射去,額頭青筋亂跳,臉色更是鐵青。

    「阿隱,你少說兩句。」皇帝裝模作樣地斥了一句,跟著就吩咐內侍道,「章程,還不讓太醫趕緊給耿姑娘瞧瞧!」

    皇帝暗暗地捏著拳頭,好不容易才忍住笑。

    也不用章程去傳話,隨行的王太醫早就提著藥箱聞訊而來,跑得是氣喘吁吁。

    王太醫先給皇帝行了禮,耿安晧急忙把耿聽蓮扶到了樹下,讓她在一把圈椅上坐下,請太醫替她查看。

    王太醫一看到耿聽蓮的右臉,就是一驚,從出血量就可以看出這傷口怕是不淺。

    王太醫也不敢露出異色,客氣地說道:「耿五姑娘,容老朽看看你的傷勢。」

    他謹慎仔細地觀察著她臉上的傷口,好一會兒沒說話。

    王太醫越是不說話,耿聽蓮就越緊張,心跳如擂鼓般越來越快,她急切地問道:「太醫,我的臉怎麼樣?」

    王太醫還是沒有回答,心中忐忑,耿聽蓮右臉上的傷口太深了,幾乎傷到骨頭,怕是不好……

    他猶豫了一下,斟酌著詞句道:「耿五姑娘,你臉上的傷……太深了,也許會留些疤。」王太醫說得還算委婉,言下之意其實就是說耿聽蓮恐怕會破相。

    耿聽蓮瞳孔猛縮,渾身彷彿被雷擊中似的,渾身的力氣瞬間就泄了,身子幾乎癱倒下去,眼眶一下子紅了,泛起一層朦朧的水霧。

    完了,她的一生都毀了!

    耿聽蓮整個人就像是丟了魂似的一動不動地坐在圈椅上,剛才發生的一幕幕彷彿走馬燈般在她眼前飛快地閃過,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一場無盡的噩夢中,看不到一點希望。

    女子的臉最為要緊,一旦破了相,以後無論她走到哪裡,都躲不開那種指指點點的目光。

    她本是衛國公府的嫡女,是這京中貴女仰望的對象,可是以後,那些姑娘家看向她的目光將再不會如此了,只會是憐憫、輕鄙,甚至不屑。

    她覺得自己好像瞬間從高高的雲端跌落了,身子不斷地下墜著,下墜著……直墜向無底深淵。

    耿海皺了皺眉,連忙問王太醫道:「王太醫,太醫院還有哪個太醫擅長外傷?若是需要什麼草藥,你儘管說,本公派人去尋就是!」

    王太醫額角的汗液蹭蹭蹭地落下,他總不能跟衛國公直說自己就是太醫院最擅長治療外傷的太醫吧。

    耿海不知道,但是慕祐景卻是知道這點的,心知耿聽蓮的臉怕是真的要破相了。

    慕祐景的視線不動聲色地從耿聽蓮那血肉模糊的臉龐上移開了,自我安慰道:對皇子妃的人選而言,容貌不重要,重要的是耿聽蓮能為自己帶來的利益。而且,皇子至少能有一正二側,自己再求母妃給自己納兩個合適的側妃就是了。

    耿安晧急忙道:「王太醫,勞煩趕緊替舍妹治療臉上的傷。」

    王太醫連連應聲,小心翼翼地替失魂落魄的耿聽蓮清理起傷口來。

    坐在上首的皇帝將這一幕幕都收入眼內,心情更為暢快了:一個破了相的天命鳳女,不錯!

    皇帝捧起一旁的茶盅,以茶盅遮擋嘴角那抹嘲諷的笑意,茶水沒入口,他又想起自己將來還要納了耿聽蓮,心中頗為唏噓:為了大盛江山,自己還真是犧牲太多了啊。也罷,這後宮三千佳麗,多一人不多。

    其他人神情各異,都在各自的座位上坐了下來,或是喝茶,或是閉目養神,或是交頭接耳,這個時候,也不好大聲喧嘩,周圍的氣氛顯得有些壓抑。

    羅蘭郡主看著耿聽蓮面沉如水,心裡不太暢快。

    事到如今,也不知道比賽還會不會繼續,本來他們可以堂堂正正地追上比分的,弄成這樣豈不是給了端木緋冠冕堂皇的理由中止比賽!

    這些京中貴女就知道暗地裡使那些見不得人的手段,哪像他們西北部族一向光明正大!

    涵星一邊逗飛翩,一邊拉著端木緋悄悄地咬耳朵:「本來都快贏了,都怪耿聽蓮!」說得,她朝羅蘭郡主的方向瞥了一眼,「這下可好了,那個討厭的羅蘭郡主又要不肯認輸了。」

    端木緋給飛翩餵了一顆松仁糖,歪了歪小臉,笑吟吟地提議道:「涵星表姐,要不接著比?咱們要是少一個人也能贏,那才是能耐。」她明亮的大眼中綻放出璀璨的光芒,熠熠生輝。

    這個主意好!涵星心裡如烏雲散去,登時明亮起來,眸子隨之一亮,覺得端木緋所言真是甚和她的心意。

    涵星想著就直接行動了,大步流星地朝羅蘭郡主走去。

    端木緋和飛翩好似小跟班一樣跟在涵星的身後,給她助威。

    此時此刻,哪怕是一點動靜都會吸引眾人的目光,涵星這一動,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羅蘭郡主,」涵星神情坦然地看著對方道,「下半場,我們以九人對你們十人,你敢不敢比?」

    周圍一時嘩然。

    羅蘭郡主也驚訝地看著涵星,沒想到對方竟然主動提出繼續比賽。

    她眸光一閃,直言不諱道:「四公主殿下確定不要再拉一人蔘賽嗎?這以多勝少,難免勝之不武!」

    「這就不勞煩郡主替我們擔憂了。」涵星懶得與羅蘭郡主廢話,反正就像緋表妹說的,他們以少勝多,那才是能耐!

    球場上,還是少費唇舌,以球技見真章!

    涵星轉頭看向了那個敲鑼的小內侍,問道:「下半場還有多久開始?」

    小內侍結結巴巴地答道:「一……一盞茶。」

    涵星興沖沖地又去招呼其他人,讓他們抓緊時間休息,又把人召集起來,商量了下半場的作戰計劃。

    涵星鬥志高昂,耿海的臉色卻不太好看,心裡暗道:這四公主還有端木紜他們實在是太過分了,自己女兒的臉傷成了這樣,他們竟然還有心思玩……

    耿海暗暗看著皇帝,希望皇帝能為女兒做主,斥責四公主幾句,誰想等了又等,皇帝都沒有出聲。

    「鐺」的一聲,下半場比賽開始了。

    羅蘭郡主雄心勃勃,自信滿滿,對方少了一人,就意味著他們可以多出一人看著君然……下半場,他們贏定了!

    然而,現實立刻在她臉上狠狠地打了一個巴掌,君然被兩人盯上,李廷攸卻不然,他在鞠球拋出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到了球,然後一舉傳給遠處的涵星。

    涵星利索地進球,替紅隊贏得第三分!

    這也是涵星進的第一球。

    涵星樂壞了,執鞠杖與每個隊友都一一對擊,眉開眼笑。

    「好!」皇帝大力地撫掌,笑吟吟地說道,「涵星這丫頭年紀還小,貪玩著呢。」他心裡卻是覺得女兒幹得真是不錯。果真是有天家貴女的風範!

    耿海沒說話,眼角抽了一下,心道:什麼年紀還小,皇帝分明就是睜眼說瞎話,四公主這是都快及笄的姑娘了!

    耿聽蓮已經聽不到這些聲音了,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她的臉上,王太醫每一個動作都似乎將她的疼痛無限放大,痛得她渾身近乎麻木。

    不遠處,馬場里那歡快的馬蹄聲和打球聲似近還遠。

    她第一次體會到了何為度日如年。

    事情這麼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呢?!

    耿聽蓮在心中一次又一次地問著自己,心中混亂如麻,似乎有一座山快要將她徹底壓垮了……

    她忍了又忍,終於還是忍不住抬眼看向了不遠處的岑隱,然而,她又一次失望了,岑隱還是沒看她,他正看著賽場的方向,他正看著端木紜!

    耿聽蓮又是眼眶一酸,淚水再次溢滿眼眶,聽丫鬟在她耳邊緊張地說道:「姑娘,您且忍忍,可千萬不能哭啊。」

    這個時候,要是淚水流到傷口裡,那種疼痛可想而知。

    是啊。自己不能哭。耿聽蓮在心裡對自己說,這個時候,哭又有什麼用,不過是讓人看了笑話罷了!

    這時,周圍又傳來一片熱烈的掌聲與叫好聲,紅隊又進了一球,這一次進球的是李廷攸。

    場上的涵星、端木緋等人一片喜氣洋洋,與耿聽蓮這裡陰鬱形成了一種極致的對比,讓耿聽蓮巴不得立刻離開這裡。

    可是,她只能忍,只能等,等著王太醫處理好她的傷勢。

    待她的傷口包紮好后,前方傳來了第四聲鑼聲,也宣告著這場比賽結束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
    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