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75章 374地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75章 374地龍字體大小: A+
     

    舞陽給了涵星一個那是自然的眼神,她在宮中有皇后這個「眼線」,現在在外頭開府,想要派人查什麼消息也方便得很。

    果然還是在出宮開府才行。涵星默默地心道。

    「大公主殿下,四公主殿下,端木四姑娘,」這時,一個內侍就小聲地提醒道,「已經巳時過半了……」再過半個時辰,宮宴就要開始了。

    三個姑娘家這才意識到周圍不知何時已經沒什麼人了,只餘下梅花在風中搖曳。

    她們紛紛起身,說說笑笑地返回鳳鸞宮,然後和安平等人一起奔赴太極殿。

    太極殿是宮中最宏偉的宮殿,足以容納兩三百人在其中共享盛宴。

    這個時間,帝后還未到,殿堂內一片嘈雜喧嘩,那些內侍宮女忙忙碌碌,給眾賓客引到他們的坐席上,大部分人已經就位了。

    端木緋一直跟著安平,坐次也是安排在安平的身邊。

    端木緋一眼就看到了端木憲,與安平說了一聲后,就笑吟吟地過去給他請安:「祖父。」

    端木憲見自家四孫女在這等場合也從容不迫,心裡頗為得意,覺得她真是有自己的風範,隨口道:「四丫頭,你沒給長公主殿下添麻煩吧?」

    「祖父,我很乖的。」端木緋一臉正色道。

    她見端木憲的身後擺著一盞八角宮燈,皺了皺眉,對著旁邊的一個內侍招了招手,「小公公,勞煩你把這宮燈搬走……」

    「是,四姑娘。」端木緋的話音未落,內侍就殷勤地應下了,把那盞宮燈搬到別處去了。

    端木憲一時有些懵,不明白自家孫女為何在意一個盞宮燈,疑惑之餘,總覺得還有哪裡不太對勁……到底是哪裡呢?

    算了,自家四丫頭一向聰明,她做事總有她的道理,況且這裡也不是說話的地方,因此端木憲只是一本正經地叮囑道:「四丫頭,你好好跟著長公主殿下。」說話的同時,心裡難免嘆息:賀氏和小賀氏都不靠譜,這府里也沒個長輩,總有各種不便啊……

    端木緋乖巧地應了一聲,就轉身回去找安平,轉身的那一瞬,目光與不遠處的封炎對視了一眼,封炎立刻勾唇笑了,笑得過分燦爛。

    兩人的對視不過是一瞬的事,殿內的人來來去去,有上百人,大部分的人根本沒注意他們倆,也唯有楚青語把這一幕收入眼內,神色有些微妙。

    楚青語眸光微閃,握了握拳,下意識地朝二皇子慕祐昌的方向看去。她能感覺到自打千楓寺的事後,二皇子對她越來越冷淡了。

    慕祐昌對著楚青語微微一笑,溫文儒雅,笑意卻是不及眼底。

    他若無其事地捧起了茶盅,借著飲茶的動作,掩住自家微微僵硬的嘴角。

    他後悔了。

    他還是太心急了些,為了討好父皇,娶了楚青語,誰又能想到耿聽蓮會是天命鳳女呢!

    可想而知,以後誰能娶到耿聽蓮,誰就最有機會成為太子,而自己已經有了楚青語為正妃,以耿聽蓮身為衛國公府嫡女的身份,她是決不可能做皇子側妃的。

    相比天命鳳女和衛國公府的分量,自己從宣國公府能得到的扶持就太弱了,而且至今為止,宣國公對於自己和楚青語的這門婚事都不曾釋懷……

    慕祐顯心煩意亂地淺呷了口熱茶,思緒間,殿內的賓客已經就坐得七七八八。

    時辰到了,殿堂上奏響了《太和之樂》,眾人即刻噤聲,莊嚴肅穆地站起身來。

    著袞冕的皇帝攜皇后自西房現身,皇帝率先在高高的御座上坐下,皇后次之。

    群臣以及一眾命婦紛紛跪拜行禮,齊呼萬歲,樂聲止。

    之後,由首輔端木憲向帝后奉上賀詞,皇帝哈哈大笑,回了一句:「履新之慶,與公等同之。」

    眾人再次拜服,之後殿內奏響了《舒和之樂》,各部族的王公們一一向皇帝貢納各族的貢物,列於殿堂之上。

    那些部族的親王郡王皆是拜服在殿堂中央,一派率土來朝、普天同慶的景象。

    皇帝從高高的御座上俯視著他們,自這些部族人來京后,沒事找事地添了不少麻煩,皇帝對於他們心裡很是膈應,但是此時此刻,看到他們對自己臣服,心情總算變得明朗了一些,朗聲大笑,給他們都賜了酒和金銀幡勝。

    待獻完禮后,宮宴就在另一段弦樂聲中開始了,一溜的宮女訓練有素地進入殿內給皇帝和眾賓客上酒水菜肴。

    君臣彼此敬酒,用膳,熱鬧非凡,皇帝開懷時不時給臣下賜酒賜柏葉。

    賜柏葉有祝福延年益壽之意,得了皇帝賞賜的王公臣子們自是不慎榮寵,比如華藜族族長阿史那。

    阿史那謝恩后,受寵若驚地坐了下來,臉上眉飛色舞。

    坐在他左手邊的耿海眸光一閃,若無其事地對著阿史那高舉酒杯道:「來,本公敬王爺一杯。」

    阿史那也端起了酒杯,與耿海敬酒後,就豪爽地一吟而盡,兩人以空酒杯彼此相對,然後相視一笑。

    這一幕本是這席宴上再正常不過的寒暄,卻引來了皇帝的注意。

    皇帝漫不經心地飲著酒,嘴角還是微微揚起,但是眼底卻泛出一絲冷意,想起那些個部族王公聯名上的那道摺子。

    耿海根本沒注意到皇帝正看著他,近乎殷切地與阿史那說著話,兩人連飲三杯酒,酒酣耳熱,頗有幾分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覺。

    「王爺今日是不是第一次見岑督主?」耿海似是不經意地道,「不如由本公替王爺引薦,王爺也來敬岑督主一杯吧。」

    岑隱如今在朝堂上威名赫赫,誰人不知,阿史那自然是如雷貫耳,耿海一說,他就立刻附和道:「那就勞煩國公爺引薦一二了。」

    耿海的眸子里掠過一道異芒,笑得意氣風發,引著阿史那來到了岑隱的坐席前,笑道:「岑督主,這是華藜族的阿史那親王,特意來給岑督主敬酒的。」

    阿史那的目光在對上岑隱那絕美的面龐上時,眼底閃過一抹或是驚訝或是驚艷的神色,隨即就笑著給岑隱敬了酒,態度十分恭敬。

    耿海也跟著飲了一杯,親昵地拍了拍阿史那的肩膀,玩笑地說道:「王爺,本公素聞華藜族出美人,故去的火黎郡主更是傾國傾城,不知火黎郡主的容貌比之岑督主又如何?」他眸中酒意濃濃,兩耳發紅,似乎酒後一時忘了形。

    阿史那心念一動,想著衛國公之前來找他時話里話外暗地裡透的意思,心跳砰砰加快,若無其事地說道:「岑督主和我的妹妹倒是有幾分相似……」他上下打量著岑隱,「特別是眼睛、鼻子……還有輪廓,簡直就像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阿史那拚命回想著記憶中那張早就模糊的臉,越說越覺得岑隱好像真的有些像自己的妹妹火黎郡主。

    耿海和岑隱那都是皇帝跟前的大紅人,他們倆的一舉一動自然而然多久會吸引不少人的注意力,更何況,耿海巴不得吸引其他的人注意力。

    殿內越來越多的目光都投諸在他們三人的身上,神情各異。

    「王爺,真的嗎?」耿海露出意外的表情,眼中醉意一掃而空,像是酒一下子醒了,然後他驚訝地對阿史那道,「王爺要不再仔細瞧瞧,岑督主怎麼會長得像令妹呢?!」

    「像,確實像。」阿史那看著岑隱的臉頻頻點頭。

    兩人一唱一搭。

    大多數人還是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是多少有些老臣記了起來,華藜族的火黎郡主可是當年的鎮北王妃,衛國公和阿史那的意思是說,岑隱與鎮北王妃長得像,這是想……

    這些人登時就一驚,噤若寒蟬。

    鎮北王薛祁淵那可是皇帝心中的忌諱,有人暗暗地瞥向皇帝,發現皇帝的臉色陰沉得快要滴出墨來。

    周圍漸漸地安靜了下來,而這種凝重的氣氛彷彿會傳染般,不斷蔓延著。

    端木緋卻是全然不受影響,徑自拿著筷箸默默地吃著菜。

    唔,這紅燒扣肉太油了一分,鯽魚湯有些涼了,就膩味了……她心裡嘆著氣,忽然發現一雙筷箸從左側給她的碗里夾了一塊奶油松瓤卷酥,下意識地轉頭對著安平燦然一笑。

    安平對著她眨了下眼,意思是,這個奶油松瓤卷酥冷了也一樣好吃。

    封炎有些坐不住了,悄悄起身走向了安平和端木緋,目光漫不經心地朝耿海和岑隱的方向瞥了一眼。

    著一襲大紅麒麟袍的岑隱氣定神閑地端坐在食案后,笑而不語,看著耿海和阿史那的目光從容得彷彿在看兩個跳樑小丑般。

    「岑督主……」耿海還想再說什麼,卻聽上方傳來「啪噠」的一聲響,皇帝不悅地把手裡筷箸摔在案上。

    「耿海,你別沒事找事!」皇帝不客氣地斥道,額角青筋亂跳,心道:這個耿海啊,一向就愛找阿隱的麻煩……這次真是過頭了,竟然是想栽贓嫁禍了嗎?!

    皇帝的右手在案頭握成了拳,眸色微暗,思緒飛轉。

    這朝上要是沒有了阿隱,以後那就更沒人能轄製得了耿海了!

    皇帝不禁又想起這些日子往衛國公府送禮的名單以及那些部族聯名上的摺子,養虎為患,耿海在朝中的勢力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快要脫離自己的控制了……

    「耿海,喝酒誤事,你既然酒量不好,就少喝幾杯!」皇帝的聲音越來越高昂,毫不掩飾話語中的不悅。

    耿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臉色鐵青。

    誰人不知鎮北王和崇明帝一向是皇帝的心病,怎麼這次皇帝竟然會是這種反應……

    其他人也沒想到皇帝當堂斥起耿海來,四周的氣氛愈發詭異,不少人暗暗地交換著眼神,看來今時不同往日,岑隱的風頭無人能及,這衛國公也要遜其一籌了!

    這時,岑隱優雅地從食案後站起身來,看了兩人一眼,輕描淡寫的眼神在耿海的臉上一掃而過。

    耿海的臉色更僵了,這岑隱分明沒有把他放在眼裡!

    沒等他再有機會開口,岑隱已拿起食案上的酒杯,對著御座上的皇帝高舉酒杯,含笑道:「新年伊始,臣敬皇上一杯,恭祝皇上龍體康健,我大盛朝國泰民安!」

    岑隱舉杯一飲而盡。

    這些話皇帝自然愛聽,臉上又有了笑意,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稍微緩和了一些,群臣心念一動,也紛紛仿效,給皇帝敬酒,殿堂內,其樂融融。

    這些大臣多是精明之人,這天命鳳女雖然傳得神乎其神,但是終究是不好說,現在皇帝的態度已經擺明了,比起衛國公,皇帝更信岑隱。

    想著,不少人望向岑隱的神色越發肅然,肅然之中又透著一抹敬畏。

    事已至此,耿海也不好再繼續這個話題,憤憤地坐了回去,心中暗暗咬牙:這件事他當然不會就此罷休!

    不除掉岑隱,他寢食難安!

    他會拿出更明確的「證據」……到時候,他就不信皇帝還會維護岑隱。

    太極殿中一片喧鬧。

    封炎殷勤地給安平和端木緋斟茶倒酒,只不過倒是他偷偷帶進宮的奶酒,他一臉討賞地看著端木緋。

    宮宴上,人太多,這上來的熱菜十有八九也變成冷的了,吃的根本就是不是菜,而是所謂的「榮耀」。

    不如吃些點心,配著這蒲國的奶酒剛剛好。

    封炎把一碟碟點心送到了安平和端木緋跟前,笑得殷切可愛,身後瘋狂地搖著尾巴。

    安平看得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唇,伸手抓向兒子剛剛倒好的那杯奶酒,然而,她的手指才碰到杯盞,卻頓住了。

    她明明還沒舉起那杯奶酒,可是杯子里的酒液卻泛起了些許漣漪……

    緊接著,案上的酒杯、碗碟、筷箸等等都微微搖晃起來,發出「咯噔咯噔」的聲響。

    「食……食案好像在晃……」不知道是誰疑惑地叫了一聲。

    「椅……椅子也在晃……」

    「不對,是地,是地在晃……」

    寥寥數語間,地面的晃動感越發明顯了,一旁服侍的宮女花容失色地腳軟了,跪倒在地,有人驚叫出聲:「地……地龍翻身了!」

    「地龍翻身了!快逃啊!」

    「……」

    殿堂中瞬間就炸開了鍋,亂了套,眾人皆是變了臉色,驚慌失措,有的跪倒在地上,有的一躍而起,有的僵坐在那裡動彈不得,有的惶恐地朝身旁之人依偎過去。

    封炎眼明手快地一手攬住安平的肩膀,一手攬住了端木緋纖腰,將二人從椅子上帶起,護在了他懷中。

    蹲在地上的端木緋卻是鎮定自若,她微微低頭,藏在封炎懷中的一邊嘴角微微彎起。

    「封公子,」她壓低聲音,小聲地湊在封炎的耳邊悄悄說道,「這地動不大,最多也就是摔壞幾個酒杯……」

    太極殿的地面一下接著一下地晃動著,如一葉扁舟在波浪起伏的海面上搖晃起伏,就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地面下呼之欲出地想要破地而後……

    男男女女恐慌的驚呼聲此起彼伏,聲聲凄厲。

    還有那些桌椅在光滑如鑒的大理石地面上一邊搖晃,一邊移動,一個個瓜果從果盆上掉落,骨碌碌地滾了一地,讓場面變得越發混亂。

    「砰鈴啪啦!」

    一個個碗碟摔在了地面上,砸得四分五裂,那些湯汁、菜肴也隨之灑在了地上。

    端木緋乖巧地蹲在地上一動不動,默默地在心裡數著數,她想告訴封炎地動快要結束了,可是她抬頭時正好看到封炎朝岑隱的方向望去,二人在半空中對視了一瞬,交換了一個眼色。

    跟著,岑隱快步跑向了御座上的皇帝,嘴裡喊著:「護駕,快護駕!」

    就在這時,皇帝身旁的一座紫檀木雕蟠龍座屏風忽然朝皇帝的方向倒了下去……

    「皇上!」

    幾個內侍和錦衣衛臉色慘白地驚呼出來,朝皇帝的方向圍了過去,就見一道紅影一閃而過,岑隱以自己的背擋住了那傾倒的屏風。

    皇帝眼睜睜地看著沉甸甸的屏風撞在了岑隱的背上,目露感動之色,心道:這滿朝文武就知道害怕,只有阿隱惦記著自己!阿隱真是忠臣也,事事以自己為先!

    那些錦衣衛趕忙把那傾倒的屏風扶正,不勝惶恐。

    端木緋默默地收回了視線,剛才場面混亂,別人也許沒注意到,可是她蹲在地上以這個角度看過去,正好就看到了岑隱不動聲色地一伸腳在那座屏風上勾了一下,然後屏風就倒了……不對,她什麼也沒看到才對。

    端木緋的眼睫輕顫了兩下,垂眸看著鞋尖上的纓穗,忽然意識到了地動好像……

    「地動停了!」一個粗嘎的男音第一個叫了出來。

    緊接著,其他人也紛紛附和了起來,聲音有驚喜,有惶恐,有疑慮,有不安……

    「一個個亂鬨哄的像什麼樣!」岑隱對著皇帝身旁的幾個內侍和錦衣衛斥道,陰柔的聲音透著一抹冷厲,「還不敢趕緊把各位大人都扶好了,今日在此的可都是國之重臣,千萬別傷著了。」

    岑隱雖然是在斥內侍和錦衣衛,但是聽到在場的那些王公勛貴、文武大臣的耳中,卻是在斥他們亂鬨哄呢!

    大部分人還是看岑隱臉色的,霎時都噤了聲,跪著的、蹲著的、站著的、靠著的都紛紛端坐好,臉上卻是惶惶不安,余驚未消。

    唯有那些部族王公世子們還是亂鬨哄的,那些內侍和錦衣衛急忙下去令他們都安靜了下來。

    沒一會兒,整個太極殿就變得鴉雀無聲,空氣中甚是壓抑凝重。

    「欽天監何在?」岑隱淡淡地又道,他的嗓音不輕不重,卻傳遍了整個殿堂。

    這短短五個字令眾人包括皇帝都警醒過來,是了,是該問問欽天監。

    欽天監的王監正戰戰兢兢地從某個席位中站了起來,兩條腿直打哆嗦,冷汗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自額角涔涔落下。

    王監正俯首作揖應道:「下官在。」三個字幾乎用盡他全身的力氣。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王監正身上。

    岑隱冷聲質問道:「王監正,今天有地龍翻身,為何你們欽天監沒有看出來?」

    王監正直接跪倒在地,無視一地的狼藉,惶恐地將頭伏在地面上,謝罪道:「皇上,臣有罪!是臣失職了!」

    皇帝的右手緊緊地握著御座扶手上的龍首,幾乎要將之捏碎。

    岑隱又問道:「王監正,可還會再有地動?」

    「……」王監正維持著跪伏在地的姿勢,動也不敢動,他們連今日會有地龍翻身都沒看出來,他又怎麼會知道還會不會再有地動呢!

    王監正咽了咽口水,完全不敢答。

    端木緋悄悄地在案下拉了拉封炎的袖子,封炎朝她看了過去,她用口型無聲地說道:「半個時辰后還會有一波相差無幾的地動。」

    封炎唇角一勾,不動聲色朝岑隱的方向望去,微微頷首。

    岑隱狹長的眸子里掠過一道流光,跟著轉頭看向了皇帝,作揖道:「皇上,臣唯恐再有地動,臣以為穩妥起見,還是去外面避避……」

    皇帝被嚇得不清,到現在心口還怦怦亂跳,皇帝甚至沒精力去怪罪欽天監,立刻就頷首道:「阿隱,你所言甚是。」

    皇帝這麼一說,眾人也紛紛起身,雖然心裡迫不及待地想要離開這大殿,但也都理智猶存,靜立原地,先等著皇帝和皇後下了御座,跟著距離皇帝最近的內閣大臣、宗室王親簇擁在帝后的身後跟上,其他百官也按著品級高低一個個地跟在後方……

    沒一盞茶功夫,這一殿堂的人就浩浩蕩蕩地都出了太極殿。

    外面,太陽不知何時已經不見了,天空陰沉沉的,寒風呼嘯,吹在人臉上就像是刀割一般。

    刺骨的冷風從領口直鑽進脖頸里,皇帝打了個激靈,轉身看著太極殿。

    「皇上,小心著涼。」皇后體貼地說道,聲音微顫,雍容高貴的臉龐上仍舊微微發白。

    皇后做了一個手勢,一個小內侍急忙給皇帝披上了厚厚的大氅。

    皇帝攏了攏大氅,稍稍清醒冷靜了一些,思緒也飛快地轉動了起來,想到了千楓寺和千雅園的黑蟻,想到了幾州的雪災,想到南境的戰事至今未平……現在又是地龍翻身。

    地龍翻身自古都是不祥之兆,這是上天不滿意他,肯定是這樣的!不然,也不會這樣災禍頻頻。

    皇帝抬眼看向上方陰沉沉的天空,那漫天密布的層層陰雲晦暗陰沉得彷彿上天在宣示著它的怒意般,看得皇帝的心越來越沉重,幾乎喘不過氣來。

    皇帝真的怕了……

    「簌簌簌……」

    又是一陣狂風拂來,吹得眾人的衣裳都鼓鼓的,隨風飛舞。

    這殿外的庭院里一片平坦空曠,既沒有炭盆,也沒有遮擋,方才眾人急匆匆地從太極殿撤出,也沒披斗篷,一個個都凍得渾身瑟瑟發抖。

    不少人都面面相覷,想吩咐宮人進殿去取斗篷,但是此刻宮人們都誠惶誠恐地圍在帝後身邊,那些賓客既不敢大聲呼喊,也不敢自己回殿去取斗篷,只能瑟縮著站在原地,惶惶不安。

    端木緋一向最怕冷了,縮著身子,緊貼著安平的胳膊,心想:早知道她應該把小狐狸帶進來當暖手爐的……

    忽然,端木緋覺得肩上一沉,發現她和安平的身上多了一件厚厚的斗篷。

    端木緋眨了眨眼,還有些懵。

    安平看著端木緋傻乎乎的模樣,覺得可愛極了,她抬臂親昵地攬住了端木緋的左肩,兩人擠在同一件斗篷里。

    唔,真暖和。端木緋從善如流地朝安平的身上又貼了貼。

    封炎目光灼灼地看著她們,鳳眸璀璨,心裡忍不住想著:他什麼時候也可以像這樣和蓁蓁披同一件斗篷呢?!

    想著,封炎的耳根就燒了起來,越來越燙。



    上一頁 ←    → 下一頁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