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73章 372口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73章 372口諭字體大小: A+
     

    端木緋被那些千奇百怪的西洋貨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就像是一隻好奇的貓兒東看看,西聞聞。

    端木憲今天大方極了,但凡端木緋多看一眼的,就統統買下。

    這才走了半條街,馬車就被裝滿了,那些店鋪的夥計看他們出手闊綽,主動提議替他們送貨上門,於是端木緋與端木憲祖孫倆更「肆無忌憚」了,兩人一個挑,一個應……

    等他們從五味街出來時,夕陽落下了大半,而李廷攸還是沒與端木緋說上一句話。

    看著天色不早,端木緋幾人與李廷攸就分道揚鑣,各回各府。

    他們的車馬回到端木家時,天色已經半明半晦,府里掛起了一個個大紅燈籠,喜氣洋洋。

    與端木憲、端木珩祖孫倆告別後,端木緋迫不及待地挽著端木紜打算回湛清院,誰想,步子才跨進儀門,後頭就傳來一陣喧鬧聲,一個門房婆子喘著粗氣叫著:「老太爺,皇上派人來傳口諭了。」

    祖孫四人皆是下意識地收住了腳步。

    來傳口諭的天使代表的是皇帝,端木府自然是大開正門相迎,手執拂塵的小李子步履匆匆地來了,臉上笑意盈盈。

    「李公公。」

    端木憲含笑相迎,卻不想小李子拱了拱手笑道:「端木大人,咱家是來給端木四姑娘傳口諭的。」

    於是乎,端木憲、端木珩和端木紜的目光又都刷刷地看向了端木緋,端木緋傻乎乎地指了指自己,上前聽旨。

    「端木四姑娘,皇上口喻,讓姑娘大年初一隨端木大人一起進宮朝賀。」小李子神情溫和地轉述道,心裡暗暗慶幸自己來得是時候,否則要是擾煩端木四姑娘大冷天地再跑出來一趟豈不是罪過了。

    啊?!端木緋差點沒傻眼,新年朝賀那是三品以上外命婦才有資格參加的,她又沒有誥命,也沒品級。

    哎,皇帝還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這下,她的懶覺可沒了。

    端木緋沮喪地想著,心不在焉地送走了小李子。

    不過,端木緋也就是頹廢了幾息功夫罷了,注意力很快又轉移了下午新買的音樂盒上,步履輕快地與端木紜回了湛清院。

    這音樂盒實在是新鮮、有趣又奇妙。

    只要旋上發條,就會發出悠揚動聽的樂聲,音質清澈透亮,如那山澗清泉叮咚流淌,引得幾個丫鬟都興緻勃勃地跑來圍觀,驚嘆連連,幾乎想拆開盒子看看裡面是不是藏了一個彈琴的小人兒。

    連小八哥和小狐狸也被引了過來,蹲在打開了蓋子的音樂盒旁,一眨不眨地看著,彷彿在無聲地問著,這是什麼玩意啊?

    端木紜就坐在端木緋身旁,一會兒看看小八哥和小狐狸,一會兒看看端木緋,覺得這樣的日子可真圓滿啊。

    要不,等妹妹出嫁后,自己還是在安平長公主府旁置個宅子吧?

    不過中辰街住的多是宗室勛貴,也不知道有沒有宅子要賣……唔,乾脆她下次麻煩岑公子幫她打聽打聽,岑公子最靠得住了!端木紜在心裡暗暗地琢磨著。

    這一晚,音樂盒的樂聲直響到了二更天,還是端木紜再三提醒,端木緋、小八哥和小狐狸才意猶未盡地散了。

    大年三十是在小八哥的呱呱聲中開啟的。

    過年的準備已經七七八八了,包括晚上祭祖要用的東西都備好了,端木紜總算是閑了下來,反而是端木朝、端木珩等男丁忙忙碌碌地去安置祭祖用的牌位、貢品和器物,這些東西只能由家裡的男丁來擺放。

    到了黃昏,除了「瘋魔」的賀氏外,闔府的人就聚集在儀門外的庭院里,也包括端木朝今年新添的幼子,一起祭祀了祖先。

    才幾個月大的端木玿其實全程都在睡覺,也就是奶娘抱著他,意思意思地磕了頭,也算是告知列祖列宗端木家又添丁了。

    一股淡淡的香煙味伴著爆竹的煙火味瀰漫在空氣里,年味更濃郁了。

    之後,眾人就一步朝暉廳享用年夜飯,老太爺老爺少爺們一桌,夫人們一桌,幾個姑娘們又是一桌,連柳先生一家人也被叫來一起用膳,府里府外不時有噼里啪啦的鞭炮聲響起,熱熱鬧鬧。

    家宴直到了亥時才結束。

    一家人留在朝暉廳守歲,端木憲、端木朝等幾個長輩都去了東偏廳說話,小輩們則分散開來,那些五歲以下的孩童各回各院地歇息去了,其他人或是出去庭院里放煙花爆竹,或是留在正廳里喝茶吃點心。

    端木綺獨自一人地坐在一張圓桌旁,身旁空蕩蕩的,她捧著茶盅心不在焉地飲著茶,一口接著一口,心裡很是煩躁。

    越是臨近新年,端木綺的心情越是不好,明年她就該及笄了……

    及笄本是一件喜事,是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可是她卻害怕及笄禮的到來。

    按照當初的賜婚聖旨,等她及笄后,她與楊家的親事也該提上日常了。

    可是,她根本就不想嫁入楊家這種破落戶。

    端木綺感覺心口像是壓了一座小山似的,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放下手裡的茶盅,渾身釋放出一種陰鬱的氣息。

    「呵呵……」

    兩個六七歲的男孩嘻嘻哈哈地在端木綺身旁跑過,其中一個一不小心撞了端木綺身前的桌子一下。

    「咯嗒!」

    茶盅在桌上撞了一下,茶盅中里的茶湯灑出了一灘。

    兩個男孩立刻停了下來,端木瑾不好意思地對端木綺作揖道:「二姐姐,都是我的不是……」

    這個年齡的男孩本就是狗嫌貓厭的年紀,頑皮得很,不過自十月初,端木瑾和端木瑞搬到外院和端木珩一起住后,白天有教書先生盯著,晚上有端木珩管著,兩兄弟被教得懂事了不少,也就是今晚是除夕夜,玩得有些忘乎所以了。

    男孩道歉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端木綺暴躁地打斷了,斥道:「你們兩個,都這麼大人了,還這麼浮躁!奔奔跳跳,也不怕讓人看了笑話!」

    端木綺的聲音越來越大,彷彿是找到了一個宣洩口般。

    引得廳堂里靜了一靜,其他人也都齊刷刷地看向了端木綺,這時,端木憲正好負手從東偏廳里走了出來,也看到了這一幕,不悅地微微蹙眉。

    這大過年的,吵吵嚷嚷的,成何體統!都快及笄的姑娘,還這麼不懂分寸。

    端木綺也看到了端木憲,身子一僵,噤了聲。

    端木憲終究沒有多說什麼,拂袖而去。

    外面的煙花爆竹聲噼里啪啦地響著,屋子裡靜了幾息后,又喧嘩了起來,沒有人去理會端木綺,幾個男孩子又開開心心地跑去放鞭炮了。

    「啊——」端木緋掩嘴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

    端木紜自然看到了,拉起妹妹的小手道:「蓁蓁,你明早要進宮朝賀,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端木緋乖巧地應了一聲,披上厚厚的斗篷后,挽著端木紜的胳膊回去了,留下端木珩照看下面幾個弟弟妹妹。

    姐妹倆說說笑笑地回了湛清院,一路上不時可以看到那些正在看煙花的下人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姐妹倆走到堂屋后,就把院子里的幾個丫鬟都打發了,難得除夕,讓她們自個兒玩去。

    當堂屋裡只有姐妹倆時,端木紜忽然拉起了端木緋的右手,往她手裡塞了一個大紅色繡花荷包,笑眯眯地說道:「蓁蓁,壓歲錢。」

    再過一會兒,她的蓁蓁就又大一歲了。

    「謝謝姐姐。」端木緋緊緊地捏著荷包,歡歡喜喜地收下了。

    端木紜溫柔地看著妹妹可愛的小臉,揉了揉妹妹柔軟的發頂,烏黑的眼眸中流光四溢。

    「蓁蓁,記得把壓歲錢放在枕頭底下……早點歇息吧。」端木紜又叮囑了一句。

    端木緋乖巧地點了點頭,然後就慢悠悠地朝內室走去,哈欠不斷,外面的爆竹聲還在此起彼伏地迴響著,熱火朝天。

    按照往年的經驗,這煙花爆竹聲不過午夜是不會停止的。

    端木緋正要自己打簾進屋,誰想,她的手指還沒碰到錦簾,帘子卻忽然從裡面被挑開了一角。

    「呱呱!」

    一隻小八哥拍著翅膀,驚慌失措地從內室中飛了出來。

    外面恰好傳來一陣煙花炸開聲:「砰——啪!」

    小八哥的翅膀在半空中慌亂地拍動著,掉下了兩片黑羽,一副受驚的樣子。

    小八哥一向怕爆竹,端木緋早已見怪不怪了。

    不只是小八哥,宣國公府的白貓雪玉也是怕爆竹聲,每逢大年三十,就會躲得不見影。

    端木緋一邊想著,一邊打簾進了內室。

    裡面沒有點燭火,一片漆黑,端木緋對這裡的布局再熟悉不過,閉著眼走也不會撞上東西。

    這時,又是一朵璀璨的煙花在夜空中炸開,如一朵巨大的菊花般,照得屋子裡亮上一亮。

    端木緋下意識地往窗外望了一眼,呆住了。

    窗邊正坐著一個著青蓮色衣袍的少年,煙火那流光溢彩的光芒照在他身上,像是給他披上了一件五彩的天衣。

    端木緋木然地在原地停了一瞬,睡意全無,手裡姐姐給的荷包差點沒脫手。

    她真是傻了,小八哥再怕煙花,那也抵不上封炎的威力啊。

    她在心裡默默地給小八哥掬了一把同情淚。

    「蓁蓁!」封炎一看到端木緋,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對著她招了招手,「快來看看……」

    「封公子,火銃做好了?!」

    端木緋借著煙火的光輝看到了放在方几上的一把火槍,興奮地打斷了封炎。

    她三步並作兩步地上前,興緻勃勃地去抓那個沉甸甸的火銃,將它捧了起來。

    經過一年多的反覆改良,他們至少做過七八個版本的火銃,此刻端木緋手上的這個火銃無論從外觀、重量以及使用方法,都與最初的那個大不一樣了,端木緋也能勉強抱起這個火銃了。

    封炎正抓著袖中荷包的右手停住了,他本來想讓蓁蓁先看看他給她準備的壓歲錢……算了,蓁蓁高興就好!

    反正這把火銃本來就是特意拿來給她玩的,顯然,他這份禮物很合端木緋的心意。

    端木緋愛不釋手地把玩著手裡的火銃,摸摸火銃的筒身,摸摸彈夾,摸摸扳手……

    「蓁蓁,這把送給你玩。」封炎笑吟吟地表功道,「對了,周家村後山的那個硝石礦已經在悄悄開採了,這礦脈極其豐富,等火槍都做好了,足可以配備一個火槍營……」

    「……」端木緋正摸著火銃的手一僵,其實這個真不需要告訴她的。

    封炎見她的小手停在扳手上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心念一動,問道:「蓁蓁,要試試火銃嗎?」

    端木緋霎時就把硝石礦忘了,目光灼灼地抬眼看著封炎的眸子,想問可以嗎,話還未出口,外頭又是連著兩朵煙花炸響。

    此刻,端木緋也終於想到了,火銃射擊時發出的聲音十分響亮,如雷震似地動,但今晚是除夕夜,正好可以用鞭炮與煙花的聲音來掩蓋火銃的聲音。

    端木緋對著封炎頻頻點頭,笑得眸子晶亮。

    「蓁蓁,我來幫你。」封炎很殷勤地走到端木緋身側,幫著她一起裝了鐵丸,填了火藥,又一手協助她托起了火銃沉甸甸的筒身,另一隻手則幫她調整火銃的角度。

    「蓁蓁,來,像這樣對準前面的那棵梧桐樹……」

    「看這個……瞄準。」

    「好了,你自己來扣動扳機吧。」

    封炎的聲音從端木緋的頭頂傳來,端木緋跟著他的話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這個火銃是她親手設計改良的,她當然知道該怎麼使用,不過知道歸知道,實際操作起來又是另一回事。

    端木緋只覺得心臟砰砰亂跳,緊張極了,咽了咽口水道:「那我扣動扳機了。」

    端木緋的右手小心翼翼地按了下去。

    「砰!」

    一聲震耳的巨響回蕩在端木緋的耳邊,她的手、她的身子被手裡那火燙的火銃振了一下,纖弱的身子踉蹌地退了半步,封炎就在端木緋的身後,幾乎把她整個人都攬在了他溫暖的懷抱中,端木緋一下子就穩住了身形。

    端木緋根本就顧不上後方的封炎,雙目灼灼地看著正前方的那棵梧桐樹,水桶粗的樹榦被剛剛的那一槍打出了一個洞,那個洞口似乎還在冒煙。

    「打中了!我打中了!」端木緋喜不自勝地脫口喊道,把手裡的火銃又放回了方几上,她的小臉上像是在發光似的,一雙大眼睛比夜空中的煙火還要璀璨。

    封炎也被她感染了笑意,唇角飛揚,討好地問道:「蓁蓁,你……」還要再來一次嗎?

    封炎的話還沒說完,就見端木緋把右手食指壓在嘴唇上,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封炎這才注意到外面不知何時安靜了下來,朝一旁的壺漏看了一眼,已經快午夜了。

    四周靜悄悄的,整個京城彷彿都在等待著什麼,端木緋抬頭望著夜空,心中默默數著數,當她數到0時,外頭又有了動靜。

    「咻!」

    皇宮的方向,第一朵煙花打破了寂靜,勢如破竹地直衝萬丈雲霄,緊接著,其他的煙花此起彼伏地在夜空中炸響,彷彿在夜幕上織出了一片華麗絢爛的織錦。

    今晚沒有宵禁,府里府外都傳來一陣陣歡呼聲,如連綿的雷聲,此起彼伏。

    「新年到了!新年到了!」

    一道道喜悅的高呼聲與那爆竹聲、煙花聲交織在一起,彷彿整個京城都沸騰了起來。

    端木緋笑吟吟地盯著夜空中絢爛的煙花,然後忽然轉過身,看向封炎,笑吟吟地說道:「封公子,新年快樂!」

    煙花綻放的五彩流光在她精緻的小臉上像是灑上了一片璀璨的星光般,封炎幾乎看呆了眼,耳朵上傳來一陣熱燙的感覺,耳根快要燒起來了。

    他猛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飛快地說道:「蓁蓁,午夜了,你早點歇息吧……」

    話音未落,端木緋只覺得眼前一花,封炎已經縱身飛出了窗戶,然後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從袖中掏出了一個青蓮色的荷包,丟到了端木緋的小手裡。

    這一切快得端木緋根本就沒反應過來,傻乎乎地看了看手裡的荷包,等她再抬起頭來時,就發現封炎已經消失不見了。

    只餘下窗外那漫天的煙花還在綻放著自己的光輝。

    這大過年的,封炎莫非還有什麼急事?

    端木緋忍不住想道,跟著甩甩頭,放空了腦袋,俯首把注意力集中到手裡的青蓮色荷包上。

    她當然知道這是封炎給她的壓歲錢,唇角微翹,興緻勃勃地打開了荷包。

    荷包里嘩啦啦地倒出了十幾顆指頭大小的紅寶石,每一顆都是一般大小,在方几上簌簌滾動著,流光溢彩……

    就在這時,錦簾的一角又被挑開了,探出半隻鳥首,小心翼翼地往裡面張望著。

    見那個可怕的人已經不在裡面了,小八哥鬆了一口氣,拍著翅膀飛了進來,「呱呱……」它本來是想告狀,但是它一飛近,就看到了方几上的那些紅寶石,鳥眼霎時亮了。

    「呱!」

    小八哥的叫聲陡然變得異常亢奮而尖銳,急速扇動著翅膀朝方几上飛了過來……

    端木緋一看它的樣子就知道它在覬覦她的壓歲錢,反應飛快地把一把抓起了方几上的那些紅寶石收進了她的荷包里,然後把荷包緊緊地攥在了手中。

    「呱!」

    落在方几上的小八哥拍拍翅膀不滿地叫著,那神情彷彿在說,小氣鬼,她有這麼多顆,送它幾顆不行嗎?!

    就是不行。端木緋「冷漠」地小臉一撇,不去看它,捏著荷包朝床榻的方向走去。這可是她的壓歲錢。

    「呱呱。」小八哥還不死心,撲棱著翅膀追了上去,然而端木緋「郎心如鐵」,直接寬衣躺下了,錦被往頭上一蓋,當做什麼也沒聽到。

    相比較外面的爆竹聲,小八哥的那些叫聲就算不上什麼了。

    端木緋本來就困了,合上眼后,就沉沉地睡去了,手裡一直緊緊地捏著那個青蓮色的荷包。

    一年在鞭炮聲中熱熱鬧鬧地結束了。

    快五更天的時候,才安靜了下來,直到黎明的雞鳴聲打破了寂靜。

    因為賀氏「瘋魔」了,今年端木府中有資格進宮朝賀的本來只有端木憲一個人。

    但是由於皇帝的那道口諭,變成連端木緋也要去了。

    公雞才叫了兩聲,端木緋就被端木紜叫了起來,然後迷迷糊糊地由著端木紜擺布,端木紜忙忙碌碌吩咐丫鬟給妹妹洗漱著衣,梳妝打扮,把妹妹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後在小八哥呱呱的叫聲中把妹妹和祖父都送出了門。

    端木緋與端木憲坐了同一輛馬車,她還睡眼朦朧的,坐在馬車裡,小臉不時地往下點著,如小雞啄米般,看得端木憲忍俊不禁。

    馬車才剛剛出府,就停了下來,車外傳來了馬夫的聲音:「老太爺,是四姑爺。」

    封炎?!端木緋驚得瞌睡蟲登時全跑了,下意識地抬手挑開了窗帘一角,就見前方一輛朱輪車停在幾丈外,一襲緋色綉雲雁補子武官袍的封炎驅使胯下的黑馬朝端木緋這邊踱來。

    封炎不用上早朝,哪怕平日里去五城兵馬司衙門,也不穿官服,這還是端木緋第一次看到他穿官服,在旭日金色的光輝下,鮮艷的緋色襯得十六歲的少年神采飛揚,鳳眸熠熠生輝。

    「祖父,緋妹妹。」封炎得體地給端木憲和端木緋打了招呼,看著彬彬有禮,讓端木憲感覺頗為滿意,親熱地叫了聲阿炎。

    端木憲捋了捋鬍鬚,放心了。

    本來嘛,府里也沒有長輩陪同,就四丫頭一個人孤零零的又是第一次參加朝賀,端木憲也擔心她被孤立了,如今有安平在,就好多了。

    一行人很快就上路了,也不用封炎吩咐,奔霄就亦步亦趨地跟隨在端木家的馬車旁,只要端木緋一挑開窗帘,就可以看到奔霄那矯健洒脫的英姿。

    奔霄真是越來越英偉了!端木緋看得目不轉睛,興緻勃勃地與端木憲聊起了馬經,直到馬車來到了宮門外,她還意猶未盡。

    宮門外已經排起了一條長隊,把從街頭一直排到了街尾。

    街道上喧嘩不已,人聲、馬聲與車軲轆聲交雜在一起,中間還夾雜著那些西北、北境部族嘰里咕嚕地用他們自己的語言交談的聲音,熱鬧得好似一個菜市場般。

    等輪到端木憲一行人時,已是一炷香后了,這還是宮人看到首輔和公主府的馬車,讓他們插了隊。

    眾人在宮門前下了馬車,端木憲把端木緋託付了安平,然後才和封炎一起隨著內侍走了。他們要去太和殿,而端木緋則隨安平去了鳳鸞宮。

    寒風迎面吹拂在臉上,端木緋真恨不得把身子整個都縮進斗篷里。

    安平看著小姑娘紅彤彤的鼻尖,覺得可愛極了,含笑叮囑道:「緋兒,你別緊張,反正跟著本宮就是了。」

    那是自然!端木緋乖巧地直點頭,反正她只要做安平的小跟班就好。

    若非擔心弄亂了小丫頭的頭髮,安平真想揉了揉她的發頂。這小姑娘怎麼會這麼可愛!

    不一會兒,安平和端木緋就在宮人的引領下到了鳳鸞宮。

    鳳鸞宮裡早就是一片珠光寶氣,鬢影衣香,那些誥命夫人、郡主、縣主等等都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說說笑笑。

    文臣的女眷、武官的家眷以及宗室勛貴女眷,各自為營,一眼望去,涇渭分明。

    安平和端木緋的攜手到來令得殿內眾人不禁側目,一道道目光齊刷刷地看向了大門口,目光各異。

    一眾女眷中哪怕是以前沒見過端木緋的,也大致猜到這個小姑娘應該就是安平未過門的兒媳婦。

    只是——

    皇帝不是下旨把端木家的四姑娘許配給了封炎嗎?!

    端木家的姑娘雖然是首輔府的姑娘,但是一沒品級二沒誥命,今天怎麼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