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71章 370認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71章 370認輸字體大小: A+
     

    羅蘭郡主以一個輕盈的空翻,調整節奏,刀隨心動,舞得更凌厲了。

    她的刀舞委實是精湛,又是在大盛見所未見的,引來不少叫好聲。

    與此同時,琴聲越來越快,就如同一片狂濤怒浪般,一浪接著一浪,一浪比一浪高,一浪比一浪猛,一場疾風暴雨轟然降臨。

    明明還是同樣的調子,卻被端木緋以持續加快的方式展現了出來……

    羅蘭郡主一開始還遊刃有餘,但是很快她的額頭就開始滲出了點點汗珠,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一片怒浪中的一葉孤舟,整個人隨著海浪起伏不已,那浪頭節節升高,似乎隨時都會有一場滅頂之災要將她徹底覆滅……

    羅蘭郡主咬著牙,硬撐著,她可以做到的,她可以更快的,她不信她會輸給端木緋!

    可是琴聲還在加快,高亢激昂,就彷彿兩軍對壘時,戰意酣然。

    羅蘭郡主忽然感受到左手的手背上傳來一股冰冷的刺痛,她知道是刀鋒劃過了她的肌膚。

    她學刀舞十幾年了,蹣跚學步時就會握刀,當然曾被刀傷過,但是隨著她的刀舞越來越精湛,這四五年來,她再也不曾受過傷,直到今日。

    羅蘭郡主的臉色微微泛白,心口像是壓了一塊巨石。

    四周響起圍觀者的驚呼聲,羅蘭郡主手背上的血痕太過刺眼,他們當然也看到了,看著那殷紅的血從她手背上淌下,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觸目驚心。

    「羅蘭!」赫魯皺緊眉頭,喊了出來。在他看來,這一曲已經沒有比下去的必要,妹妹既然被彎刀割傷,那就已經代表她處於下風。

    妹妹輸了。

    可是羅蘭郡主充耳不聞,她不服氣。

    她若是停下了,那就是認輸了,她才不會輸給端木緋這種人!

    她手裡的彎刀愈發凌厲,殺氣騰騰。

    她猶能一戰!

    端木緋根本就沒看羅蘭郡主,她的目光專註地落在她眼前的琴上,此時此刻,她的眼裡只有她的琴而已。

    她知道,她還能更快。

    端木緋的手指舞得更快,快得一旁的丹桂瞠目結舌,丹桂心裡更複雜了:緋妹妹,真是個奇妙的人啊,明明手指那麼靈活,怎麼就玩不好投壺和木射呢?!

    蓁蓁彈得真好聽!封炎目不轉睛地看著端木緋,嘴角勾出一抹引以為豪的微笑,毫不在意正在跳舞的人是誰。

    周圍又忽地響起一片倒吸氣的聲音。

    丹桂循聲一看,就發現羅蘭郡主的上臂的袖子被劃破了,彎刀上又多了一點紅色。

    到了這個地步,任誰都能看出羅蘭郡主不過是困獸猶鬥罷了。

    赫魯再次喚了一聲「羅蘭」,然而,羅蘭郡主像是著了魔似的,充耳不聞,她執著的表情近乎瘋狂。

    她一定會贏端木緋的!

    羅蘭郡主那雙褐色的眼眸中布滿了如蜘蛛網一般的血絲,猙獰可怕。

    琴聲如轟雷滾滾,如暴風呼嘯,帶著排山倒海之勢。

    轟——

    羅蘭郡主腳下一軟,忽然左腳絆到了右腳,身子歪斜地摔了下去。

    「咣當」一聲,她手裡的彎刀也脫手而出,落在距離她一尺外的青石板地面上。

    「羅蘭!」赫魯再次高喊,急忙上前去扶自己的妹妹。

    與此同時,端木緋的琴聲緩和了下來,就像是一場暴風雨終於過去了,又像是一場戰爭終於結束了,光明再次降臨大地。

    琴聲止。

    凝露閣里一片寂靜無聲,剛剛的那一舞太慘烈,同時,剛剛的那一曲又太精彩,讓人彷彿此刻還迴響著那豪邁恢弘的琴音,繞樑三日。

    「啪啪啪……」

    回過神來的丹桂第一個鼓起掌來,目光灼灼地看著端木緋。緋妹妹這一曲彈得可真好!……對了,贏得也漂亮!明早她就進宮告訴涵星去,涵星肯定羨慕死她了!

    丹桂眸子晶亮,嘴角情不自禁地高高揚起。

    四周的其他人緊跟著鼓起掌來,包括幾個西北部族的人,不過他們身旁很快有人悄悄拉了拉他們的袖子,使著眼色。

    察巴族的花城縣主不太甘願地看了玉真縣主一眼,停下了鼓掌的雙手,眼底卻是掠過一抹不以為然。他們草原兒女一向光明磊落,贏就是贏,輸就是輸……難道羅蘭郡主還輸不起?!

    羅蘭郡主兩眼恍惚地由著赫魯把她扶了起來,此刻的她狼狽不堪,手背上、胳膊上多了好幾道傷痕,臉上幾乎沒有一絲血色,渾身微微顫抖著,顯然是大受打擊。

    她怎麼會輸呢?!她怎麼可能輸呢?!羅蘭郡主覺得彷彿置身一場噩夢中。

    端木緋抬眼看著羅蘭郡主,笑眯眯地問道:「郡主,可認輸?」

    她的聲音還是如平日里般清脆,不疾不徐,可是聽在羅蘭郡主耳里,卻如利箭般扎得她心痛難當,臉面掃地,這種痛楚甚至超過她身上的傷口帶來的疼痛。

    她輸給了端木緋,也代表著她再也沒有資格與她爭封炎了……

    羅蘭郡主的心一點點地直墜而下,彷彿墜入無底深淵般,渾身冰涼。

    赫魯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妹妹輸了,這是一件毋庸置疑的事實,可是這位端木四姑娘也未免太咄咄逼人了,簡直欺人太甚!

    赫魯把妹妹交給了她的貼身侍女,自己則上前一步,目光凌厲地看向了端木緋。

    他正要說話,封炎已經擋在了端木緋的身前。

    「世子若是不服氣,再打一架就是,我奉陪!」

    封炎俊美的臉龐上笑呵呵的,眼底卻是銳氣逼人,摩拳擦掌地活動著手關節,心想:這些人怎麼就沒完沒了了,哥哥輸了,妹妹上;妹妹輸了,哥哥又上,就是不服輸,想搶他的蓁蓁是不是?!

    沒門!

    「怎麼會……封兄誤會了。」赫魯怔了怔,才意識到封炎是覺得自己要對端木緋動手,才攔在了前面,急忙解釋道,「我怎麼會對一個姑娘家動手。」

    赫魯轉頭看了看身後的妹妹,道:「是羅蘭輸了。」

    羅蘭郡主只覺得四周眾人的目光像針扎一般,她輸了,輸得甚至找不到任何借口……

    羅蘭郡主緊緊地握拳,指甲深深地陷進了戴著厚繭的掌心裡,耳邊更是轟轟作響。

    她不想認輸,可是如果死不認輸的話,就有違他們西北草原上的傳統,別人都會輕視她,會不屑與她往來,覺得她輸不起。

    羅蘭郡主深吸一口氣,幾乎用全身的力氣說道:「我輸了。」

    說完,她轉過身,大步離去,那僵硬的背影就像是風雪中被凍僵的枯木似的。

    「羅蘭!」赫魯急忙追了上去,兄妹倆一前一後地跨入外面的風雪中。

    其他西北部族的人面面相覷,花城縣主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對身旁的玉真縣主道:「玉真,我們也走吧。」這一天一夜沒休息了,她都快困死了!

    西北部族的其他人也三三兩兩地跟著走了,凝露閣中很快就空了一半。

    封炎根本懶得理會這些人,他的心簡直都快飄起來了,心花怒放:蓁蓁贏得那麼漂亮,沒給赫魯一點機會,她果然還是最滿意自己吧!

    幸好自己和娘親早早地「求」來了賜婚,否則恐怕狂蜂浪蝶趕也趕不盡!封炎心中暗自竊喜著,自己真是太英明了!

    「緋妹妹,我看你剛才彈的那曲有趣得緊,可有曲譜?」丹桂繞有興緻地問道。

    端木緋搖了搖頭,她也就是隨手一彈而已。

    「丹桂姐姐,我寫給你吧。」端木緋大方地說道,丹桂也不跟她客氣,從善如流。

    一位藍衣姑娘含笑問道:「端木姑娘,可否讓我抄錄一份?」

    其他人也跟著詢問,端木緋一概應下,隨便她們自己抄錄。

    也不用端木緋再吩咐,露華閣的侍女就機靈地給她備好了筆墨。

    等寫好了曲譜后,端木緋就在封炎的護送下離開了露華閣,這一次,她一路順暢地回到了權輿街。

    這時,已是黃昏了,天色一片晦暗。

    端木緋從門房婆子那裡聽說端木憲早已回府,就乾脆先去了他的外書房。

    書房裡,端木珩也在。

    端木珩因為不用去理藩院了,讓端木憲拘在府里休息了一天,令他明天再回國子監去上課。

    端木緋抵達時,端木憲正在考教端木珩的功課:「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何解?」

    「格猶窮也,物猶理也,猶曰窮其理而已也。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

    端木緋來這裡,一向是不用丫鬟通報的,所以她進來就聽到了祖孫倆一問一答的聲音。

    她沒有打擾他們,直接走到了窗邊坐下。

    因為下雪,天色有些暗,屋子裡早就點起了兩盞羊角宮燈,橘黃色的光線溫暖而柔和。

    一個丫鬟動作利索地給四姑娘上了茶,腳下悄無聲息,不敢驚擾了老太爺和大少爺。

    端木緋對於他們在說什麼是一點興趣也沒有,一邊喝茶,一邊看著端木珩的左手,他的左手還是包紮得鼓鼓的,紗布上打的那個結是她自己設計的,獨一無二。

    現在看來,大哥很聽話,沒隨便解開紗布。

    晚上再敷一次藥膏,明早應該就不用再包紮了,自己還是很好說話的。想當時,自己的手可是被足足裹了半個月呢!

    端木緋的目光在端木珩的左手上流連了片刻,雙眸烏黑清澈。

    昨天,還有上次在千雅園,羅蘭郡主已經兩次對端木珩揮鞭子了,自己的大哥可是要科舉的,手怎麼能傷?!

    自家的大哥可不是羅蘭能欺負的!

    她可真是個好妹妹!端木緋沾沾自喜地想著,喝喝茶,吃吃點心,愜意得很。

    端木憲當然看到了端木緋,等端木珩又答了一題后,他就捋著鬍鬚對端木緋道:「四丫頭,柳先生說你資質聰慧,他想著白天反正也沒什麼事,讓你去他那裡上課。」

    什麼?!端木緋手裡的粉彩茶盅差點沒脫手,肩膀一下垮了下來。

    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這兩天在柳先生那裡都沒敢說話,他怎麼還惦記自己呢?!端木緋欲哭無淚地扁扁嘴,連茶都覺得不香了。

    端木憲其實是故意逗她的,哈哈大笑。

    自家的四丫頭就是有趣。

    「四丫頭,柳先生看了你的棋譜,讓你明天要是沒事,去和他下一盤。」端木憲笑著道。

    端木緋黯淡的大眼霎時又亮了,直點頭應道:「好好好,只要……」

    只要不早起不讀書,怎麼都行!

    她後面的話還沒出口,眼角的餘光就瞟到端木珩飄過來的目光,立刻就乖乖的,雙手放在膝頭,端正地坐好。

    她討好地對著端木珩笑了笑,那樣子彷彿在說,大哥你看,我很乖的。

    看著兄妹倆一來一去的眼神互動,端木憲臉上的笑容更深了。四丫頭天不怕地不怕,只怕早起和自己這長孫。

    端木憲好心地出聲解救她,又給端木珩出了一題:「知在我,理在物,這我、物之別……」

    事關功課,端木珩立刻就轉回了頭,聚精會神地看著端木憲。

    端木緋鬆了一口氣,又捧起了茶盅,默默喝茶,覺得自己需要多喝幾口茶消消驚。

    好一會兒,屋子裡就只剩下了端木憲和端木珩祖孫倆的聲音,端木緋只當自己不存在,腦袋放空,唔,祖父這裡的茶真是好,不比公主府的差。

    祖父升任首輔后,最大的好處大概就是這個了!端木緋胡思亂想著。

    時間悄悄流逝,端木憲從四書五經一直考教到歷年政事,涉及後者時,端木珩的短處就顯露出來,端木憲不時會補充一些自己的看法來提點長孫。

    「珩哥兒,『天命鳳女』的事你怎麼看?」端木憲的問題忽然就從幾十年前跳躍到了這幾日。

    「無稽之談!」端木珩正色道,「紫微斗數又稱『帝王學』,以紫微星為中心,紫微星為帝星,為群星之首,諸星圍繞其運轉,圍繞其變化。若真有天命鳳女,就該先有真命天子,有太子,才有太子妃,如此方才符合因果。所謂真命鳳女,豈非本末倒置?」

    端木緋差點沒笑出來。大哥哥真是太有趣了。

    「……」端木憲不禁心生有一種不知該如何說起的無奈,他想探討朝政,可是長孫卻是以星相的角度回答的這個問題。

    不能說他錯,但是於這件事,卻不會有什麼影響。

    「四丫頭……」端木憲置於案頭的右手成拳,看向了端木緋。

    端木緋咽下一口點心,乖乖地答道:「烈火烹油。」

    端木珩一點就通了,揚了揚眉,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端木緋又抿了口茶,潤了潤嗓子,才把剩下的半句話說出口:「衛國公就要完了。」她笑得眼睛和嘴唇彎成了三個月牙。

    端木憲微微頜首,看著端木緋的眼眸更灼熱了。其實他也是昨晚才想明白這一點,但看四丫頭信口就答的樣子,似乎早就想到了。

    這樣卓絕的天姿,這樣機敏的頭腦……真真是端木家的福氣啊!

    「祖父,」端木緋歪著螓首,笑得更愉快了,「您想不想讓端木家更上一層呢。」

    「……」

    什麼意思?!端木憲和端木珩都被她的這句話驚得呆住了,一時沒反映過來。

    端木緋笑眯眯地接著道:「衛國公手掌五軍都督府,皇上一時間肯定不敢動他……」

    端木緋慢悠悠地又呷了口茶,心道:若是衛國公接下來能「安份」一些,也許皇帝咬咬牙就忍了。只不過,估計「他們」是不會讓衛國公「安份」的……

    「可是皇上心頭已經有了刺,必定在想著如何奪下衛國公的兵權。祖父,您要是能夠在這個時候提出兵制改革,皇上會不會覺得祖父體察聖意呢?」端木緋眨了眨眼,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純凈明澈,可是說的話卻更像是一個在朝堂上混跡了幾十年的老狐狸。

    端木憲皺了皺眉,捋著鬍鬚沉聲道:「五軍都督府手握天下兵馬大權,耿海恐怕不會輕易答應改革兵制……」

    耿海絕不可能坐視皇帝削弱他的兵權,而衛國公府百餘年在朝堂上盤根錯節,耿海一聲號令,怕是也有不少官員要出來阻撓。

    端木緋笑得眼睛眯了眯,「祖父,是兵部改制,與五軍都督府何干?」

    端木憲怔了怔,面露沉吟之色。

    自太祖皇帝建立大盛朝,五軍都督府和兵部便是相互節制,但互不統屬,五軍都督府有統兵權而無調兵權,兵部擁有調兵權而無統兵權,其目的就是為了避免武將專權。

    若是從兵部入手,也許可以起到圍魏救趙的效果。

    想著,端木憲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覺得喉頭有些乾澀,問道:「四丫頭,你的意思是……」

    端木緋含笑提點道:「祖父,自古以來,兵部皆掌管武職選授及兵籍、軍械、軍令、車駕、驛站、俸糧等,為何與我朝不同?」

    這其中的原因端木憲就可以說出一大堆,大盛朝實行的是屯田制,各地衛所多是自給自足,百餘年來,由於五軍都督府負責養兵、統兵,因此便也是兼管著俸糧和屯田等事務,連兵籍也是握在五軍都督府手裡。

    端木憲若有所思,是了,要想從五軍都督府分權,就必須先完善兵部的制度、擴大兵部的權利才行!

    端木憲薄唇緊抿,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才維持住表面的平靜,心裡波濤起伏著:自家四丫頭怎麼就這麼聰明啊!

    端木珩震驚地看著端木緋,瞳孔如星子般明亮而堅定。

    他的四妹妹太出色了!

    他作為兄長,也不能輸給自己的妹妹。

    他還需要更努力才行!端木珩在心裡對自己說。

    正應了端木緋的一句「烈火烹油」,隨著真元觀的孫道姑又救回了一個瀕死之人,她「活神仙」的美名算是徹底在京城傳開了,上至達官顯貴,下至平民百姓,無人不知。

    相應地,前往衛國公府送禮的府邸也越來越多,當然也有像端木家這樣不為所動的,有的是打算再觀望,也有的是誓當「純臣」,不打算站隊。

    滿朝文武都不知道的是,每隔一天,就會有送禮的名單和禮單暗中送到皇帝手上。

    每看到名單上的那些名字,皇帝的臉色就鐵青了幾分。

    這些名字就像是在皇帝的心口上加了一把又一把的柴火,皇帝的心火越燒越旺。

    皇帝已經快要忍不下去了,他心中唯一的顧忌只有「兵權」二字。

    臘月二十九日,朝堂上按照歷年的規矩舉行了封筆封寶儀式,群臣們皆是長舒一口氣,接下來應該可以過一個好年了。

    一年終於快要結束了。

    不僅是早朝歇了,國子監從上午的課結束后也放了假,要等初十才再次開課。

    監生們一個個如釋重負,好似放出籠子的雀鳥們般散了,端木珩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不緊不慢地出了廳堂。

    自從他重新回國子監來上課後,這裡的監生們都知道他是被理藩院「趕」回來的,這段日子以來,國子監里多少有些私議之聲,但是端木珩性格周正,一向人緣不錯,所以,並沒有多少惡論,同窗們多是有些好奇和同情。

    幾個同窗好友和端木珩一邊說,一邊朝大門方向走去。

    「端木兄,反正下午就沒事了,我們要不要一起去青雲茶樓喝個茶?」一個青衣公子提議道。

    「劉兄,我與我表哥已經有約在先。」端木珩歉然道,「不如我們改日再約……」

    話語間,前面的鵝卵石小徑上走來一個著蔚藍色雲紋錦袍的儒雅青年,正是陶子懷。

    他們幾人正好迎面對上,陶子懷腳下的步伐緩了緩,臉上露出一絲尷尬,但還是若無其事地上前與端木珩幾人見了禮。

    他是聽聞今日國子監今日放假,所以特意回來拿過年期間的功課,沒想到這麼巧就遇上了端木珩。

    「端木兄,劉兄,張兄……」陶子懷對著他們一一拱手。

    「陶兄。」端木珩只淡淡地回禮。

    對他來說,陶子懷是不可相交之人,不必費心應酬。

    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敢作敢為。

    那日在平陽街上,他已經說了會一力承擔所有的責任,一力承擔意味著他會主動承擔,而非像陶子懷這般轉身就搶先找上官告狀,非君子所為。

    端木珩與陶子懷打了招呼后,就毫不停留地繼續往前走去,與他擦肩而過,沒再多施捨他一個眼神。

    劉姓監生與張姓監生感覺氣氛有些古怪,交換了一個眼神后,也追著端木珩去了。

    陶子懷身形微僵,繼續往前走去,迎面又走來了三個監生,熟稔地與陶子懷打著招呼。

    陶子懷自打去理藩院幫忙后,已經大半月沒回國子監了,那三個監生興緻勃勃地與他閑聊起來。

    「陶兄,你這些日子在理藩院可還適應?」

    「陶兄,看你春風得意,想來頗受重用吧?」

    「……」

    三人說著說著,就把話題轉到了端木珩身上:「陶兄,你可知道端木兄為什麼忽然又回來了?」一個著柳色直裰的監生好奇地壓低聲音打探道。

    陶子懷聞言,神情又變得僵硬起來,腦海中浮現端木珩剛剛淡漠的態度,心微微一沉。

    端木珩是肯定知道了。

    知道是自己找吳尚書告狀,才會害他被理藩院攆了出去。

    這件事固然是端木珩自作自受,可是傳出去,也難免會有人覺得是自己不夠磊落。

    不行,他得先發制人才行。陶子懷握了握拳,嘆氣道:「端木兄年輕氣盛,在大街上與西北部族的人起了些齟齬,還任由五城兵馬司把西北部族幾個世子郡主縣主都關進了大牢……」

    陶子懷一邊說,一邊朝大門的方向望去,寒風瑟瑟,他的聲音轉瞬就被寒風吹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