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68章 367群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68章 367群架字體大小: A+
     

    「大姑娘。」這時,紫藤捧著一本厚厚的賬冊走了過來,稟道:「奴婢已經把最近收到的各府送來的年禮都造冊了。」

    端木紜隨意地翻起了賬冊來,翻一頁,跳兩頁……紫藤如今辦事穩妥,端木紜也放心,也就是大致翻翻。

    忽然,端木紜的手頓住了,目光落在了某一頁賬冊上。

    這一頁記錄的是封家那邊送來的禮單。

    端木紜微微蹙眉,又翻了一頁。

    從禮單來看,封家這次送了一份極厚的年禮。

    自打駙馬封預之得了「癔症」后,最近這一年都在封府閉門不出,皇帝似乎有遷怒封家的意思,以致封家其他人也都不得重用。其他府邸慣會察言觀色,大都蓄意疏遠了封家,這一年封家可謂門庭冷落。

    封家顯然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端木紜也知道安平母子這些年與封家素不往來,顯然彼此不睦。她沉吟著對端木緋叮囑了一句:「蓁蓁,你下次見到長公主殿下,與她說一聲,封家那邊送了厚禮過來。」

    雖說封家是封炎的父家,但是妹妹嫁過去后肯定是和安平長公主一塊兒住在公主府的,所以對封家的態度,跟著安平來就行了。

    端木緋從硯滴中抬起頭來,乖巧地應了一聲,一副「我都聽姐姐」的小模樣。

    端木紜忍不住又抬手揉了揉妹妹的發頂,想著妹妹馬上就要嫁人了,心裡就是一陣依依不捨。

    看著這對硯滴,端木緋有些手痒痒,吩咐道:「錦瑟,筆墨伺候!」

    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試用一下這對硯滴,再好的東西,總要拿來用是不是。

    錦瑟正要應聲,門帘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步履聲,跟著門帘被人從外面粗率地掀了起來,碧蟬急匆匆地跑進來了,稟道:「姑娘,墨池剛回來報訊,說大少爺和人在城西的平陽街打群架!」

    小書房裡霎時寂靜無聲,幾個丫鬟面面相覷。

    碧蟬繼續道:「奴婢只聽了個大概,好像是大少爺和國子監的同窗不知怎麼地跟那些西北部族的人起了衝突,一群人就打起來了。」

    端木紜和端木緋皆是面露震驚之色,這個時候,也沒心思多想了,姐妹倆披上斗篷就匆匆出門了。

    生怕端木珩被欺負,姐妹倆還帶了七八個護衛壯聲勢。

    當她們趕到平陽街時,雙方還在對峙著。

    一方是以赫魯和羅蘭郡主為主的西北部族的七八個少年少女以及他們的隨從;另一邊是端木珩、陶子懷在內的幾個年輕人,讓端木緋驚訝的是封炎、李廷攸和一些五城兵馬司的人也在。

    遠遠地看去,兩方人馬彼此怒目而視,空氣里似有火花閃現。

    街上的路人一看有五城兵馬司的人,就嚇得避得遠遠的,唯恐被牽連進去。

    於是,兩方人馬和圍觀的路人之間彷彿有一層無形的屏障般,空出了七八丈的距離。

    當端木家的馬車行駛到這片空蕩蕩的地帶時,就顯得尤為醒目。

    端木珩當然認得這自家的馬車,更知道這是端木紜和端木緋的馬車,不禁皺了皺眉。小姑娘家家的來這裡做什麼,要是被誤傷怎麼辦?!

    封炎卻是眼睛一亮,神采煥發。他也顧不上羅蘭郡主他們了,屁顛屁顛地跑了過去,殷勤地把端木緋扶下馬車。

    李廷攸看著在自家那個小狐狸表妹跟前完全是另一副樣子的封炎,眼角抽了一下。

    端木紜和端木緋在眾人灼熱的目光中快步走了過去。

    端木緋只當做沒看到端木珩那不贊同的眼神,乾脆就問李廷攸:「攸表哥,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廷攸兩眼灼灼,帶著一抹躍躍欲試,臉上卻是笑得文質彬彬,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

    今天午後端木珩和陶子懷剛從千雅園裡回到京里,就在這平陽街上偶遇了羅蘭兄妹等人,被羅蘭郡主出聲叫住了。因為端木珩他們領著理藩院的差事,想著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事,所以就停下了。

    羅蘭郡主頤指氣使地讓端木珩替他們清道,說他們要在這條街上玩賽馬。

    可是,端木珩為人一向有他自己原則,該他做的,他會做,不該他做的,他也不受,直接就拒了。

    羅蘭郡主本來就是故意尋釁,為了上次端木珩在雪芳園訓斥她的事,意圖教訓一下端木珩,端木珩的拒絕給了她借題發揮的機會,說是要讓理藩院罷免了端木珩的差事。

    端木珩引經據典地斥了羅蘭郡主一番,直斥得她惱羞成怒地又抽了鞭子,結果正好被李廷攸瞧見了。

    李廷攸一把奪下了羅蘭郡主的鞭子,此舉引來赫魯以及西北部族其他幾人的不滿,兩方就鬧起來了。

    至於封炎,也就比端木緋早到了不到半盞茶功夫。

    還是因為巡邏到此的五城兵馬司認出了端木珩是他們老大的大舅子,一邊加入戰局,一邊火速派人回去通知了封炎。

    封炎抵達這裡時,兩方人剛打完了一場,赫魯的髮帶都被李廷攸一鞭子抽斷了,此刻他披頭散髮,粗獷中帶著一絲狼狽。

    五城兵馬司的人也或多或少的有些狼狽,不過雙方畢竟還都顧忌著對方的身份,也只是小打小鬧了一場。

    「大哥哥,你的手……」

    端木緋只顧著上下打量端木珩,一眼就看到端木珩的左手背上有一道擦傷,似乎是被誰的鞭子擦傷了……

    端木珩聽她這麼一說,才感覺到手背上傳來一陣刺痛,垂首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豁達地笑了笑,「只是點擦傷而已。」

    端木緋櫻唇緊抿,毫不掩飾眼底的不悅,她就像是一隻被人踩了尾巴的貓兒似的,眼睛瞪得渾圓,快要炸毛了。

    封炎一看自家蓁蓁發火了,心底愈發不快,直接揮手下令道:「把這些尋釁挑事的人都給本指揮使帶回五城兵馬司!」

    啊?!以赫魯和羅蘭為首的西北部族一行人傻眼了,跟著炸開了鍋。

    他們來京城后的這段時日,一直好吃好喝地被當作上賓禮遇,完全沒想到自己還會有成為階下囚的時候。

    一個寶藍錦袍的部族青年上前一步,氣得臉龐通紅,脫口而出道:「你敢?!」

    羅蘭郡主也是難以置信地看著封炎。

    封炎與那個部族青年對視了一眼,還是漫不經心地笑著,「你們膽敢在京城鬧事,五城兵馬司就管的,統統給我押回去!」

    封炎清朗驕矜的聲音響徹四周,帶著少年人特有的張揚與意氣。

    「是,指揮使。」五城兵馬司的幾個年輕人聞言士氣更足,齊聲應下了,一個個都磨刀霍霍。

    他們五城兵馬司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誰敢犯到他們頭上,就收拾誰!

    五城兵馬司的人氣勢洶洶地一擁而上,要拿人。

    而這些西北部族的年輕人也都是血氣方剛,哪裡會乖乖束手就擒,也是迎面而上,或是抽鞭,或是拔刀,或是肉搏……

    二十來人彼此扭打了在一起,吆喝著,廝打著,悶哼著,一場混戰在街上鬧哄哄地打開了,一片雞飛狗跳的混亂。

    封炎也沒光看著,親自出馬打頭陣。他一出手,高下立現,刀鞘里的刀甚至都沒出鞘,就直接用刀鞘加拳頭三兩下地把赫魯和那個寶藍錦袍的部族青年都打趴下了。

    李廷攸和五城兵馬司的其他人也是氣勢如虹,沒一盞茶功夫就把這些西北部族的人控制了。

    「兄弟們,把人都捆起來。」李廷攸被拘在戶部這麼久了,打得興奮起來,差點就露了本性,直到吆喝完了,才立馬想起了什麼,立刻又是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

    幾個五城兵馬司的人從馬背上的袋子里掏出一根長長的麻繩就興緻勃勃地捆起人來。

    四周忽然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與叫好聲,如海浪般一浪接著一浪。

    端木緋也在拚命鼓掌,覺得這件事委實是辦得太漂亮了。

    在封炎看來,蓁蓁的掌聲自然是屬於自己的,笑得沾沾自喜。

    他壓低聲音,小聲地與端木緋咬耳朵:「蓁蓁,我聽欽天監說,今晚會下雪,明天你要不要來公主府賞雪觀梅……」難得在外頭偶遇了蓁蓁,封炎自然是要抓住機會獻殷勤。

    一想到公主府的梅林,端木緋霎時忘了寒冷,直點頭。

    李廷攸幾人聞聲朝周圍掃視了半圈,這才發現那些原本避得遠遠的百姓都朝這邊靠近了不少,一個個都激動地拍著手掌。

    李廷攸和那些個五城兵馬司的人哪裡見過這光景,傻眼了。這這這……這是發生了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嗎?!

    「青天大老爺,」一個青衣老者上前了幾步,抬手指著赫魯一行人道,「這些人就該下大牢,自他們來京城后,成天惹是生非,動不動就擼袖子要打人……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哪裡得罪的起啊!」

    「是啊是啊!」另一個中年掌柜從旁邊的一家酒樓走了出來,「昨天還有一伙人非說我們酒樓的酒里兌了水,寡淡無味,就在裡頭摔酒罈子,把我們的客人都嚇跑了!」

    「……」

    那些百姓之前都敢怒不敢言,此刻見五城兵馬司給他們做主了,一個個都站出來痛斥道,更是連呼了好幾聲「青天大老爺」云云的,讓這些五城兵馬司的紈絝子弟們頗為不習慣,他們五城兵馬司在京城中一向是貓嫌狗厭的,這還是第一次為人稱頌。

    這種感覺還真是太奇怪了……

    五城兵馬司的人皆是步履輕飄飄的,有人還悄悄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看看是不是在做夢。

    而那些雙手被縛於身後、被捆成了一串螞蚱的部族少年也覺得猶如置身夢境般。

    只不過,是一場噩夢。

    他們竟然真的要被關起來,這事鬧這麼大,怕是瞞不住……他們的父王知道了,會怎麼樣?怕是不會饒了他們吧?!

    其中臉色最難看的就是羅蘭郡主了。

    因為端木珩出言不遜,她也不過是教訓一下對方而已,她在西北時也是如此,從來沒覺得自己的做法有什麼不對,卻沒想到今天會在京城栽了一個這麼大的跟頭。

    「郡主,得罪了。」一個五城兵馬司的年輕人沒什麼誠意地說道,動手把羅蘭郡主也捆了起來。

    羅蘭郡主自是不甘願受辱,想叫封炎:「封……」

    然而,背對她的封炎只覺得聒噪極了,隨口打斷了羅蘭郡主,吩咐手下的小弟們道:「把人都帶回衙門,關起來再說!」

    五城兵馬司的人應和一聲,就像是趕小雞似的把赫魯一行人往前趕,四周的那些路人百姓還流連不去,對著這些西北部族的人指指點點,一個個覺得頗為解氣……

    然而,陶子懷卻是不贊同地皺了皺眉。

    黃恩浩蕩,下旨讓這些西北部族遠道而來京城朝賀新年,這本是一件喜事,向這些邊境小族宣揚朝廷之威。

    這位封指揮使卻把局面搞成了這樣,把赫魯他們關押到牢里去,這簡直就是在丟朝廷的威儀,下皇帝的臉面!

    想著,陶子懷面沉如水。

    封炎這種勛貴子弟做事只顧一己之私,隨心所欲,陶子懷一貫是看不上的,平日里他也懶得多管閑事,坐視封炎自己作死就是,偏偏今日之事,自己也在場。

    自己又是在理藩院做事的,一旦事情鬧大了,自己肯定會被牽連,說不定還會影響到以後的仕途……

    陶子懷越想越是不對,再也不能坐視不理。

    但是在場的眾人中,他也只認識端木珩,只能出聲勸端木珩道:「端木兄,有道是,以和為貴,我看這件事還是一人退一步吧……免得壞了西北諸族與朝廷的和睦。」反正封炎他們也算教訓過這些西北人了,還是適可而止吧。

    封炎自然也聽到了,似笑非笑地揚了揚眉。

    「陶兄此言差矣。」端木珩義正辭嚴地反駁道,「有一說一,今日是對方先無理出手傷人,若是吾等聽之任之,一味退讓,這才是損了朝廷的威嚴!」

    陶子懷自認態度委婉,卻沒想到端木珩竟然如此不知變通、咄咄逼人……根本就不聽別人的良言相勸。

    「陶兄放心,」端木珩正色又道,「這件事的所有後果都由我一人承擔,不會牽連到陶兄的。」

    「……」陶子懷的眼神愈發幽暗深邃了,心潮洶湧。

    這怎麼可能不牽連他!

    一旦事發,端木珩自有端木首輔保著,到時候,說不定所有的罪都要推到自己身上,由自己來做這個替罪羔羊以平西北諸族之怒。

    陶子懷暗暗咬著后槽牙,努力地冷靜下來,笑著頷首道:「端木兄說的是。」

    跟著,他對著端木珩拱了拱手,笑道:「端木兄,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他要趕緊去理藩院將這事稟報給吳尚書,好歹總要讓自己撇清關係才是。

    端木珩性子一板一眼,卻不傻,一眼就看出來了陶子懷的意圖,但也沒攔著,淡淡道:「陶兄且自便。」

    陶子懷拉過自己的馬,翻身上馬後,就一夾馬腹,飛馳而去。

    端木珩站在原地,盯著他遠去的背影片刻,慢慢地挪開了目光。

    這時,那些西北部族的人已經消失在前方的拐角處。

    端木珩收回視線,正想說什麼,就見端木緋拉著他的左手,體貼地說道:「大哥哥,你手受傷了,我們趕緊回去吧。」

    頓了一下后,她又對封炎告辭道:「封公子,你還有公務,我們就先回去了。」

    看著端木緋那副乖巧又貼心的小模樣,端木珩心裡歡喜之餘,又有一絲糾結:自家這個四妹妹啊,真是既讓人自豪……又讓人操心啊。

    封炎依依不捨地看著端木緋,又叮嚀了一句:「蓁蓁,我明早去接你。」封炎一邊說,一邊心裡暗道:這次的事他務必要辦得漂亮,怎麼也要討了蓁蓁歡心才好!

    端木珩也與封炎、李廷攸告辭后,正要上馬,卻被兩個聲音喚住了:

    「阿珩。」

    「大哥哥。」

    端木紜和端木緋用不贊同的眼神看著端木珩,綳著小臉,這一刻姐妹倆看來嚴肅而凝重,模樣出奇得相似。

    「……」端木珩根本沒機會說話,就半推半就地被姐妹倆推上了馬車。

    李廷攸在一旁看著這一幕,笑得肚子都疼了。他這珩表弟性子古板嚴正,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他拿別人沒轍的樣子。有趣。

    等姐妹倆也上了馬車后,馬車就在車夫的揮鞭聲中遠去。

    熱鬧散場了。

    街道上又漸漸地喧嘩了起來,路人來來往往,對於剛才發生的事津津樂道,似乎連這呼嘯的寒風都沒那麼冷了。

    端木珩在姐妹倆的押送下回了端木府,一直被送回了他的晨風齋。

    端木緋又讓幾個丫鬟去備清水,並取來之前於太醫給的傷葯。她親自給端木珩清理了手背上的傷口,又敷好了傷葯,並用紗布包紮。

    端木緋雖然不懂醫術,但是之前在寧江行宮時,於太醫親自給她包紮過好幾次,她就依樣畫葫蘆,里三層外三層地仔仔細細給端木珩包成了一隻胖乎乎的「豬蹄」,又把當初於太醫給她的那一番醫囑一字不差地全數轉送給了端木珩,比如在傷口癒合前不能沾水,不能吃辛辣的,不能吃醬油,不能握筆……飲食要輕淡,多吃蔬菜水果,多休息。

    端木紜一向覺得妹妹說的就是有理的,特意又叮囑了端木珩的小廝一番:「墨池,你要好好盯著大少爺。」

    墨池連連應聲,既后怕又慶幸地說道:「大少爺,幸好您傷的不是右手。」

    端木緋笑眯眯地又道:「大哥哥,我晚上再來給你換藥。」她笑得既乖巧又狡黠,彷彿在說,大哥哥,我會好好盯著你的。

    「……」端木珩看著被包成饅頭般的左手,有些傷腦筋:這雖然不妨礙寫字,卻有些妨礙看書。這幾天可麻煩了。

    「阿珩,蓁蓁,我讓紫藤從廚房拿了些粥和點心來……」

    端木紜正想招呼他們吃些下午茶,一個丫鬟匆匆地打簾進來了。

    「大少爺,」那丫鬟屈膝對著端木珩稟道,「理藩院的吳尚書派了人過來,說是要請大少爺去一趟理藩院……」

    屋子裡靜了一靜。

    吳尚書在這個時候派人來找端木珩,屋子裡的三人都心知肚明這其中定是有陶子懷的「功勞」。

    剛才在平陽街時,端木緋就看出了陶子懷的意圖,但是因為端木珩沒說什麼,她也就沒管。

    大哥來日早晚要進官場的,不能事事都由別人替他做主。而且,大哥好歹是首輔的嫡長孫,即便是吳尚書真的因為今日的事對他有所不滿,最多也就是從此不去理藩院干雜活而已,也不會有別的影響的。

    「大哥哥慢走。」

    端木緋笑吟吟地送走了端木珩,就與端木紜一起回了湛清院。

    等端木珩一個時辰后再回到府里,已是太陽西下了。

    他直接去見了端木憲,帶回的消息並不讓端木緋意外——

    「祖父,吳大人讓我以後不用去理藩院了。」

    正在悠然飲茶的端木憲也就是應了一聲,就沒再說什麼。

    這京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早在端木憲回府前,端木憲就已經大致知道了發生在平陽街上的那點風波,回了府後,他又細細地詢問了端木緋,心裡有數了。

    本來理藩院的差事也就是一件小事,只是為了讓端木珩提前去體驗一下官場,他也去了好些日子了,一直做得也不去,以後不去了也無妨。

    可是,自家孫子的手因此受了傷,就不能就此罷休!

    端木憲的目光飛快地在端木珩包紮得結結實實的左手上瞥了一眼,不動聲色地眯了眯眼。

    在千雅園的那些部族親王、郡王們很快也得知了他們的兒女被關進大牢的消息,直接傻了。

    五城兵馬司囂張得很,對外都義正辭嚴地宣稱這些部族的年輕人在皇城腳下聚眾鬧事,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必須小懲大誡,方能以儆效尤。

    那些西北部族的王公們想去求見皇帝,可偏偏皇帝龍體抱恙至今不上朝也不見人,所有政事都交由了司禮監和內閣來處理。

    岑隱身為司禮監掌印太監和東廠廠督常年在內廷行走,不是誰想見就能見到的,他們只能從內閣下手,跑去找了首輔端木憲求情,結果,端木憲這老狐狸乾脆跟他們打太極,繞來繞去,就是不正面接話,那些王爺們實在拿他沒轍,又去找別的幾位閣老。

    雖然內閣中的幾個閣臣中也有與端木憲不合的,但端木憲對付起政敵來,一向是遊刃有餘,鬧了大半天都沒結果。

    不知不覺中,夕陽落山,天空中一片漆黑,夜幕降臨了。

    眾人商量著只好明早再行籌謀,可是,當那些部族王公們來到西城門時,卻發現出不去了。

    「速速開城門,我們要出城!」

    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的百川族族長吉爾斯粗聲對著城門守衛高喊著,經歷了這一天的不順,他的臉上掩不住的煩躁與疲憊。

    兩個城門守衛淡淡地掃了他們一眼,想著這些偏遠小族不懂規矩,也懶得跟他們計較。

    門千總沿著石階從城門上方走了下來,朗聲道:「幾位王爺,按照大盛律例,京城的城門日落而閉,除非有皇上手諭,不到次日天明,決不可開城門!」他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吉爾斯沒想到竟然在這裡又吃了一枚軟釘子,這一下午,他們就像是無頭蒼蠅般四處亂撞,事事不順。

    後方的其他幾個王公也是面面相覷。

    他們來京后,皇帝一直派人好生款待,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第一次有人跟他們講起律例與規矩。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