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65章 364鳳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65章 364鳳命字體大小: A+
     

    君然漫不經心地扇著摺扇,看著岑隱,怎麼看,怎麼怪,就像是狸貓群里忽然掉進了一頭狐狸……不對,自己才不是狸貓呢!

    端木紜淺啜了口花茶后,就饒有興緻地去看一旁的戲摺子,還是老規矩,戲摺子上寫著一折老戲以及一折臘月的新戲。

    「今天唱的是武戲。」端木紜挑了挑柳眉,隨口對岑隱道,「岑公子,你喜不喜歡看武戲?」

    本來她和哥哥就是特意撿著武戲的日子來的。君凌汐一邊飲花茶,一邊心道,感慨不僅是緋緋不簡單,緋緋的姐姐也是女中豪傑啊,她似乎完全沒覺得和岑隱一起看戲有什麼不對。

    「文戲武戲各有千秋,我不挑。」岑隱含笑道。

    說話間,又有人斷斷續續地進了九思班一樓的大堂,距離開戲還有一炷香功夫,人越來越多了。

    「姑娘們,裡頭請。」小二熱情地引著七八個姑娘家進了大堂,「姑娘可訂了位子?」

    以耿聽蓮和羅蘭郡主為首的幾個姑娘說說笑笑地進來了,同行的除了幾個部族貴女外,還有一個著翠色衣裙的京城閨秀,是英國公府的朱六姑娘。

    耿聽蓮點了點頭,對小二道:「我姓耿。訂了大堂的位子。」因為羅蘭郡主、玉真縣主她們喜歡熱鬧,所以她這次特意訂了大堂的位子。

    幾個姑娘一進來,就下意識地朝四周看了一圈,很快就看到了在二樓憑欄而坐的端木緋、岑隱等人。

    羅蘭郡主和耿聽蓮腳下的步子一緩,表情複雜。

    耿聽蓮的目光落在了岑隱那絕美的面龐上,微咬下粉唇,有些猶豫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

    尤其是……

    想著端木緋借著岑隱的名頭在外頭招搖撞騙,飛揚跋扈,甚至連二皇子妃都敢打,耿聽蓮就覺得自己必須去提醒一下岑隱,讓他別被端木家的這對姐妹騙了。

    再想到至今還對端木紜痴心一片的兄長耿安晧,耿聽蓮的眼眸更幽深了。

    她深吸一口氣,忍耐了下來,既然端木家那對姐妹也在,她們肯定不會坐視自己拆穿她們的真面目,以端木緋的巧舌如簧,恐怕只會讓岑隱誤解自己。

    耿聽蓮正要說話,眼角的餘光就瞟見羅蘭郡主朝端木緋他們的方向走了一步,急忙拉住了對方。

    「郡主,」耿聽蓮對著羅蘭郡主微微一笑,「我訂的位子離戲台近,看得清楚,聽得也清楚。」

    羅蘭郡主目光灼灼地朝封炎看了一眼,想著反正封炎就在這裡,也不急在這一時半會兒,就心不在焉地應了。

    「耿姑娘,還有幾位姑娘裡面請。」

    小二伸手做請狀,引領著幾位姑娘往戲台正前方的那張桌子去了。

    姑娘們隨意地點了些茶果點心,不一會兒,桌子上就被擺得滿滿當當,小二一看就知道這些姑娘都是貴人,服侍得周到殷勤。

    玉真縣主神情興奮地說道:「我來京城也兩個多月了,還是第一次來看中原的戲呢!」

    「是啊,是啊。」花城縣主也是目露異彩,「等我回族裡后,一定要和家裡的姐妹們好好說說,她們一定羨慕死我了。」

    幾個部族貴女說得神采飛揚,也唯有羅蘭郡主和耿聽蓮一直心不在焉,前者在看封炎,後者在看岑隱,看著他正對著端木緋露出和煦柔軟的淺笑。

    「端木四姑娘,」岑隱抬手指了指身前的玫瑰花茶,「你剛才說錯了一句,這九思班好的可不止這花茶,還有一樣……」岑隱笑著逗小姑娘。

    端木緋眨了眨眼,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摩挲著她身前的那個茶盞,嬌艷的玫瑰花在澄澈的花茶中倏然綻放,一片片花瓣隨著茶水的漣漪微微顫顫……

    「我知道了。」端木緋歡快地撫掌道,「您說的是這泡茶的水對不對?這應該是山泉水,口感特別清冽甘醇……」

    這是山泉水嗎?君凌汐下意識地去看杯中的茶水,怎麼她喝著與平常的水也沒什麼差別啊,唔,也不知道緋緋的舌頭是怎麼長的,也太敏銳了吧。

    岑隱笑容更深,「這山泉水是從西郊的翠微山運來的,泡茶正好。」

    端木緋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端木紜笑眯眯地看著妹妹,心裡琢磨著要不要也使人去翠微山弄些山泉水回來。

    封炎看著端木緋杯中的茶水不多了,殷勤地親自給她斟茶,隨口插了一句:「岑……公子還真是見聞廣博。」

    是啊,岑隱真是「見聞廣博」。慕祐景心裡感慨著,久聞東廠耳目眾多,京中沒什麼事能瞞住東廠的耳目,還真是所言不虛,岑隱的權勢與耳目太深不可測了。

    「過獎。」岑隱淡淡道,又端起茶盞,不緊不慢地呷了兩口茶水。

    戲台上傳來了熱鬧的鑼鼓聲,一聲比一聲響亮,代表著戲開場了。

    頭戴華麗頭戴纓冠、身穿大紅行頭的刀馬旦手持一把槍頭下系著紅纓的花槍登場了,隨著弦樂聲與鑼鼓聲,她利落地舞動著手裡的花槍,亮閃閃的花槍在她手裡宛若身體的一部分,不時地將那花槍刺出,收回,橫掃,轉圈,噼啪作響,又忽地拋出,腳一踢,花槍在半空中轉了一圈,又穩穩地落入她手中……

    台上的刀馬旦顧盼之間,英姿颯爽,豪氣頓生,引得下方的觀眾一陣熱烈的鼓掌聲。

    端木緋看得是眼花繚亂,簡直不捨得眨眼了,也跟著其他人一起拚命鼓掌,又轉頭對封炎道:「長公主殿下說得不錯,九思班的刀馬旦可真厲害!」

    封炎正要應和,就被君凌汐搶在了前面,「是啊是啊,這槍法絕非花拳繡腿,一看就是十幾年的功底。」君凌汐眸生異彩,似乎躍躍欲試地想上去和對方切磋切磋。

    知妹莫若兄,君然不由扶額。

    很快,又是一個手執大刀的長鬍子大漢上了台,吆喝著與刀馬旦對搏起來,兩人打得上下翻飛,大堂里的氣氛更熱鬧了。

    客人們都看著戲台上,沒有人注意到一個身穿玄色道袍、手執銀色拂塵的中年道姑跨入了大堂。

    那道姑烏黑的頭髮以一支竹簪挽起,相貌慈眉善目,溫婉嫻靜,只是這麼信步走來,就帶著一股仙風道骨的味道。

    偌大的大堂中,也唯有小二注意到了那中年道姑,趕忙上前,笑容可掬地說道:「這位仙姑可是來看戲的?」語外之音是,化緣就免了。

    「非也。」中年道姑甩了一下手裡的拂塵,徐徐道,「小二哥,貧道乃是在終南山修行的道士,最近夜觀天象,發現彗星入太微,白氣貫北斗,此乃不祥之兆……」

    小二聽著怔了怔,這道姑說的話他多數沒聽懂,但至少這彗星就是掃把星。這掃把星可是不祥之兆。

    中年道姑繼續說著:「貧道三日三夜不眠不休,才找到了一縷紫氣東來,便循此一路找到了京城,適才看到此處天降鳳鳴,這可是吉兆。」

    自古以來,紫氣都是祥瑞之氣,是帝王、聖賢等貴人出現的預兆。

    小二皺了皺眉,搞不清這個道姑是在故弄玄虛,還是真的通仙術。

    中年道姑朝大堂里看了一圈,就越過小二,箭步如飛地朝西北方走去。

    「仙姑留步。」小二回過神來,想攔住中年道姑,卻遲了,對方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到了羅蘭郡主和耿聽蓮的那桌前。

    她清瘦的身形正好擋住了戲台,耿聽蓮微微蹙眉,正要讓丫鬟請這道姑離開,就見對方上下打量著自己,又伸指掐算了幾下,然後激動地行了一禮,高呼道:「紫氣就來源於這位女居士的身上,女居士乃是真鳳命格,有母儀天下之命!」

    當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四周靜了下來,戲台上正好一折戲唱完了,偃旗息鼓,幾個戲子蹬蹬蹬地下去了。

    耿聽蓮皺了皺秀氣的眉頭,不悅地看著那中年道姑,斥道:「胡說八道!你若是想要招搖撞騙,就找錯人了。」鳳命是隨便能掛在嘴上說的嗎?!

    耿聽蓮的丫鬟急忙對著後方追來的小二道:「小二,還不趕緊把這招搖撞騙的道姑趕出去!」

    小二快步走到那道姑跟前,有些為難地說道:「仙姑,您趕緊走吧,別讓小的難做。」

    「小二哥不必為難。貧道只再說幾句就走。貧道也知道這位女居士不會輕信……」中年道姑嘆了口氣,又甩了下拂塵,一陣寒風正好自大門那邊拂來,吹得她身上的廣袖和袍角翻飛著,彷彿要乘風而去般,滿身仙氣。

    她似乎遲疑了一下,才又道:「這樣吧,貧道再透露一點天機,」她舉起拂塵指向了旁邊一桌某個身形矮胖、著石青色錦袍的中年男子,「這位居士今日馬上就要喜得貴子,恭賀居士了。」

    中年道姑對著那個中年男子行了一禮,然後不等對方反應過來,就揮揮衣袍,轉身離去,身上那寬大的衣袍隨著她的步履飄飄蕩蕩,步履輕盈,一副飄飄欲仙的樣子,留給眾人一道仙風道骨的背影。

    大堂里又靜了片刻后,四周漸漸地喧囂起來,其他的客人忍不住交頭接耳地討論著剛才的那個道姑。

    也包括二樓的君凌汐。

    「大哥,你說那個道姑說得是不是真的?」君凌汐一邊嗑著瓜子,一邊壓低聲音問身旁的君然。

    她的聲音雖然低,但是同桌的幾人自然是聽到了,表情各異。

    君然收起摺扇,以扇柄在君凌汐的發頂輕輕地敲了一下,「我們是來『看戲』的,想那麼多幹嘛。」他漫不經心的語氣透著幾分意味深長,「信則有,不信則無。」

    端木緋默默地吃著姐姐給她剝的栗子,覺得君然難得說了句人話,沒錯,他們是來「看戲」,她眨眨眼,放空腦袋,又順手接過了左邊遞來的一個栗子。

    她下意識地把那顆剝好的栗子送入口中,編貝玉齒才咬下,忽然發覺有些不對,姐姐是坐在她右手邊啊……

    端木緋急忙咽下栗子,轉頭對著左手邊的封炎露出討好的笑容。

    封炎覺得甚是受用,繼續給自家蓁蓁剝起栗子來。

    樓下大堂中的討論聲漸漸地愈來愈響亮。

    「劉兄,我看這道姑也不一定是個騙子。」一個著湖藍錦袍的青年對著那矮胖的中年男子道,「她人都走了,也沒得什麼好處,許真是個得道的仙姑呢。」

    坐在劉姓男子另一邊的褐衣老者附和道:「劉老弟,弟媳不是快生了嗎?」

    他們三人的對話一下子就吸引了四周其他人的注意力,眾人一個個地豎起了耳朵,目光齊刷刷地盯著那個劉姓男子。

    「大夫和穩婆都說還有十來天呢。」劉姓男子揮了揮手,粗聲道,「我家裡都七個閨女了,都湊成七仙女了,這一回怕又是一個賠錢貨。」

    果然是個騙子!其他客人不禁心道,轉眼就把那個道姑拋諸腦後,各自與友人喝茶說話。

    沒一會兒,第二折戲就熱熱鬧鬧地開始了。

    那個濃妝艷抹的刀馬旦再次粉墨登場,一出場,就連翻了好幾個跟頭,然後手持長槍,擺了一個姿態漂亮的定格動作。

    樂聲隨之停了一瞬,四周寂靜無聲。

    「生了!老爺生了!」忽然,一個形容瘋癲的老頭衝進了大堂中,語無倫次地喊著,「少爺生了!」老頭四下張望了一眼,就朝某個方向沖了過去。

    那劉姓男子猛地站起身來,一不小心撞到了身後的椅子,發出咯噔的聲響。

    與此同時,戲台上,悠揚的弦樂聲又響了起來,伴著戲子咿呀的吟唱聲。

    然而,已經沒人去看戲台,眾人好奇中透著期待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那個劉姓男子,心裡浮現某種可能,難道說那個道姑……

    「老胡,你……你說什麼?!」劉姓男子的面孔漲得通紅,激動地問道,語氣磕磕碰碰。

    那發須花白的老頭停在了劉姓男子的身旁,喘得上氣不接下氣,「老爺,夫人生了,是個少爺。」

    「兒子……我有兒子了?」劉老爺結結巴巴,幾乎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合掌拜了拜,「我們家三代單傳有后了。以後我到了地下,也有面目見列祖列宗了。」說著,他眼眶都紅了。

    一旁的兩位友人看著也不由一陣唏噓,沖著劉老爺連連道喜,就聽那湖藍錦袍的青年又道:「劉兄,還是快快回府……」

    劉老爺連忙對著兩位友人拱了拱手,「那徐老哥,程老弟,我就先告辭了。」

    他急匆匆地跟著那個老頭走了,大堂里,一片嘩然,唯有戲台上見慣了各種場面的戲子毫不受影響,自顧自地唱著舞著。

    四周的騷動越來越激烈,一道道神態各異的目光再次看向了耿聽蓮的方向,看她的眼神都不同了,或是震驚,或是敬仰,或是羨慕,或是將信將疑。

    「既然剛才那仙姑是真有神通,那麼那位姑娘豈不是真的是鳳命?」一位面容圓潤的少婦忍不住道。

    她的聲音不輕不重,但此時此刻卻極具穿透力,傳遍了整個大堂,這句話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也包括耿聽蓮身旁的朱六姑娘、羅蘭郡主等人。

    連耿聽蓮自己心裡都浮現了同樣的想法,她表面平靜,心底卻起了一片驚濤駭浪,幾乎不敢相信剛才發生的一幕幕。

    「不過,」又有一個商人模樣的中年男子道,「宮中已有皇後娘娘,這位姑娘莫非是未來的太子妃……」太子妃自然就是未來的皇後娘娘!

    不少人都頻頻點頭,覺得必是如此。看這位姑娘不過十五六歲,不是堪配皇子嗎?!

    「可是皇上不是到現在都沒有立太子嗎?」也不知道是誰又嘀咕了一句。

    「現在沒立,也遲早會立太子的……」

    二樓的封炎、端木緋他們津津有味地看著戲,君然慢條斯理地和君凌汐一起嗑著瓜子,桌上的瓜子皮早就堆成了一座小山。

    慕祐景悠然自得地喝著茶水,目光卻是不著痕迹地看著下方的耿聽蓮,瞳孔幽深。

    對於方才那個道姑是否真有神通,慕祐景也沒全信。

    撇開那個道姑,慕祐景想到的是衛國公,以衛國公的身份和地位,若是這個消息再廣為流傳些,恐怕連父皇都不會無動於衷的,耿聽蓮是衛國公府的嫡女,她確是有機會的。

    樓下大堂的討論聲越來越激烈了,有人言辭鑿鑿地說道:「我剛剛一看那個仙姑,就覺得是慈眉善目,仙風道骨,這一身的仙氣撲面而來啊。」

    「是啊是啊。我瞧她氣質超然,這怕是半仙了吧。」

    眾人的聲音幾乎把戲台上的吟唱聲壓了過去,岑隱微微蹙眉,淡淡地說道:「真吵。」

    他這輕飄飄的兩個字彷彿當頭倒下一桶涼水般,讓原本有些頭腦發熱、蠢蠢欲動的慕祐景一下子冷靜了下來。

    耿聽蓮能否有那個造化還不好說,現在岑隱卻是近在眼前。

    慕祐景眸底一陣權衡利弊,心思飛轉,很快眼神就沉澱下來,有了決定。他急忙吩咐近身服侍的小內侍:「你去查查剛才那道姑到底是何來歷……膽敢在此大放厥詞!」

    話音還未落下,就見岑隱放下手裡的茶盞,對封炎說道:「封公子,這該是五城兵馬司管轄才是……」

    正在埋頭剝栗子的封炎抬頭看向了岑隱,眉梢漫不經心地動了動,然後就吩咐一旁的阿斂道:「阿斂,你跑一趟五城兵馬司。」

    他一邊說,一邊又剝好了一顆栗子,殷勤地遞給了端木緋,跟著似乎又想起了什麼似的,對慕祐景道:「煩勞表弟了,在五城兵馬司的人趕到前,這裡的人可全都不能走。」

    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岑隱的份上,慕祐景毫不猶豫地應下了,又吩咐身旁的小內侍一句。

    小內侍匆匆地下樓去了,從戲台旁借了鑼鼓,然後又回到了二樓。

    「咣」的一聲,鑼鼓被重重地敲響了,如驚雷響徹整個大堂,戲樓里的那些客人全部靜了下來,也包括戲台上的戲子也驚得噤了聲,靜止不動。

    周圍一片死寂。

    慕祐景從容不迫地站了起來,那小廝打扮的小內侍慢條斯理地說道:「各位,我家主子……三皇子殿下有話要說。」

    三皇子?!

    大堂里的不少客人皆是一驚,倒吸一口冷氣,再想著方才道姑的事,心裡有些七上八下的。

    慕祐景負手而立,神情泰然地俯視著下方的那些客人,朗聲道:「今日在場的各位都給本宮坐著,誰都不許離開!」

    什麼意思?!這是要扣押他們,還是……周圍的眾人心裡皆是驚疑不定,面面相覷。

    但是忌憚於慕祐景是三皇子,誰也沒敢反對,也包括耿聽蓮那一桌的幾位姑娘。

    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中,弦樂聲又響了起來,戲台上的戲子在那小內侍的示意下,又開始唱戲了,又唱又跳,精彩紛呈。

    然而,氣氛卻再也回不到之前了。

    眾人皆是心不在焉,大概也唯有君然、封炎他們還有心情看戲,偶爾鼓掌喝彩著,其他人幾乎是如坐針氈。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等這一波三折的第二折戲好不容易唱完時,五城兵馬司副指揮使率領二十來人浩浩蕩蕩地來了,一下子就把九思班封鎖了起來。

    副指揮使蹬蹬蹬地上了二樓,給封炎行了禮,他當然也看到了岑隱,想著對方是微服,就沒去揭破對方的身份,拘謹地躬身候命。

    「王副指揮使,命人全城搜索一個四旬左右的道姑,她方才來過這個戲班……去查查她到底是哪裡來的『妖道』,竟敢當眾妖言惑眾!」封炎漫不經心地下令道。

    「是,封指揮使。」王副指揮使急忙抱拳領命。

    「還有,讓今日在場的所有人都留下名字和住處。」封炎又隨口吩咐了一句。

    王副指揮使領命后,就又蹬蹬蹬地下了樓。

    端木緋默默地喝茶、看戲、吃栗子,兩眼放空,腦海中飄過一個念頭:這戲可真精彩,不虛此行啊。

    等五城兵馬司的人核查記錄了在場每個人的身份,已經是一個多時辰后了。

    戲班一解封,不少客人也沒心思看戲了,紛紛結賬離開,四散而去,有的人已經迫不及待地想回家與親友叨念一番……

    當天下午,身處養心殿的皇帝就知道了九思班的事,他是從岑隱口中得知的。

    岑隱如實把自己今早為何會去了九思班,又恰逢一個道姑來了戲班,道姑當眾說了一番玄之又玄的話,說什麼天有彗星入北斗,又說天降鳳命之女等等。

    皇帝默不作聲地聽著,面無表情。

    「皇上,封公子就在殿外……」岑隱最後道。

    今日天氣不錯,高懸碧空的太陽已經開始西下,那金色的光輝透過透明的琉璃窗戶灑進了屋子裡,照亮了皇帝的臉龐,也襯得他的眸子愈發深邃,隱約透著一抹陰鷙。

    「讓他進來吧。」皇帝道。

    不一會兒,內侍就把著一襲紫色錦袍的封炎引進了東暖閣中。

    「皇上舅舅。」

    封炎對著坐在窗邊的皇帝抱拳行了禮,皇帝這段時日龍體抱恙,整個人看來都清瘦了不少,眼窩中留下了深深的陰影,看來有些憔悴。

    封炎目不斜視,行了禮后,就直接進入了正題:「皇上舅舅,外甥已經命五城兵馬司的人仔細查過了。那日在九思班裡喜得貴子的劉老爺乃是都察院的正四品右僉都御史,家中三代單傳,劉大人年過四旬方才得了這一嫡子。」

    都察院的御史?!皇帝手裡的茶盅在半空中停頓了一下,又繼續往唇邊湊。他記得耿海的夫人姓史,這史家和劉家應該是姻親。

    皇帝心不在焉的淺呷了口茶水,食不知味。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