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58章 357難得(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58章 357難得(二更)字體大小: A+
     

    端木憲以長輩的姿態又道:「阿炎,你這次出使蒲國,差事辦得不錯。」

    端木憲身為內閣首輔,當然知道了封炎摺子上所奏之事,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

    如今大盛可說是內憂外患並存,危機四伏,要是蒲國那邊再出亂子,大盛怕是要頂不住了。蒲國經歷這一場奪位之爭,怕是也需要幾年才能穩定局勢了。

    端木憲感慨不已地說著蒲國,說著新樂郡主,但是封炎卻是心不在焉,偶爾應一聲「嗯」、「祖父說得不錯」、「正是如此」云云的客套話,目光灼灼地看著自己蓁蓁,看她喝茶,看她吃點心,看她與端木紜小聲地說著話……

    端木憲只當沒看到,說了一會兒后,端木憲看了看一旁的壺漏,他今日只請了一個時辰的假,現在也差不多得回衙門了,府里沒長輩,封炎留著也不太方便。

    端木憲正想招呼封炎和他一塊兒走,就聽封炎先他一步開口道:「祖父,我想帶緋妹妹出門逛逛,不知可否?」

    出門?端木緋嘴角的笑意僵在那裡,這大冷天的,冷得彷彿凍掉手指頭似的,她才不想出門呢。

    端木緋正想著要找什麼借口推了,就聽到封炎繼續道:「最近因為各部族來京朝賀,不少部族的商隊也跟著一起來了,聽聞還在南郊開了集市,我就想帶緋妹妹去看看熱鬧。」

    那些部族開的市集?!端木緋的眼睛登時一亮,原本要脫口的託辭霎時就咽了回去。那想來與京城的廟會、市集太不一樣,一定有趣極了。

    瞧小丫頭那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端木憲就知道她心動了,反正他們倆也定了親了,一起出去玩玩也沒什麼,端木憲就道:「四丫頭,這也是幾年難得一次的熱鬧,你和阿炎出去玩玩吧。」

    「多謝祖父,我一定會照顧好緋妹妹的。」封炎急忙謝過端木憲,三人先送走了端木憲。

    妹妹和封炎一塊兒出門,端木紜還是放心的,就吩丫鬟回去取一件厚厚的斗篷和手爐回來,又仔細地叮囑一番:

    「蓁蓁,現在雪是停了,可是我看這天氣,晚上沒準還要下,你早些回來。」

    「外面地滑,你走路可要小心點。」

    「斗篷可要披好了,莫要著涼了。」

    在端木紜的殷切叮嚀中,端木緋披上斗篷,抱上手爐,封炎一塊兒也出門了。

    端木緋已經在府里窩了大半月了,今天天氣冷,所以她是坐馬車出門。

    今天一早雪就停了。

    這雪下了大半個月,一直都是下下停停,到這幾日,雪勢才漸漸變小,京城裡還是一片冰天雪地的景象,路上的行人稀稀落落。

    馬車從西城門駛出,京郊同樣是一片天寒地凍,目光所及之處都是冰雪的白色,美不勝收。

    端木緋聽端木憲提起過不少關於這次雪災的事,京城是天子腳下,災情還算可控,還有不少地方受災嚴重,可是有些個父母官為了自己的政績,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報上災情,也不知道有多少地方受到這次雪災的影響。

    馬車出城后,在官道上行駛了半個時辰后,四周就越來越熱鬧了,端木緋在馬車裡就能聽到外面的馬蹄聲、車軲轆聲與人們的喧嘩聲。

    馬車漸漸緩下了速度,最後停靠在路邊,端木緋披上斗篷后,就迫不及待地下了馬車。

    太陽從雲層后探出半邊腦袋,灑下一片柔和的光芒。

    市集就安置在南明山腳下的一片空地上,一眼望去,那些部族的商人已經在周邊扎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帳篷,也擺起了攤位。

    因為自臘月初就陸續有商隊抵京,到現在為止,集市已經開得不小了,四周穿梭著不少身著異域服飾的男男女女,他們的帳篷、賣的東西都帶有一種異域風情,也引來京中不少百姓來此或是閑逛或是趕集亦或是看熱鬧。

    端木緋好像兔子一樣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梭著,如玉臉頰上染上了動人的紅暈。

    這些部族辦得市集果然是與京城大不一樣。

    端木緋興緻勃勃地在市集里東看看,西瞧瞧,幾乎是捨不得眨眼了。

    比如這位大嬸賣的一張張手編的毯子顏色鮮艷而又帶著一種粗獷的味道,一頂頂鑲毛小帽趣致可愛;比如那位大叔攤位上的酸羊奶加些糖和果醬后味道別具一格;比如右邊一對老人家賣的異族樂器,四胡、火不思、馬頭琴等等,再比如不遠處的一家攤位賣的各式匕首、彎刀、馬鞭……

    這彎刀實在是好看。端木緋在一家攤位前拿起一把彎刀反覆看著,刀刃寒光閃閃,吹毛斷髮,刀鞘上鐫刻著精緻繁複的孔雀花紋,搭配著那些鑲嵌在刀鞘上的五彩寶石,既炫麗,又同時帶著一種古拙的氣息。

    好像很適合封炎!

    端木緋心念一動,就問道:「這位大叔,這把刀多少錢?」

    封炎眉頭微挑,沒等他反應過來,端木緋已經把買賣談成了,給了攤主一個金錁子,將這把彎刀買了下來,然後她笑眯眯地遞給了封炎。

    封炎怔了怔,受寵若驚地看著端木緋,脫口道:「這是送給我的?」他還以為是蓁蓁自己喜歡呢。

    端木緋認真地想了想,這彎刀送給端木家的人顯然不太合適,不過……

    「我也可以送給攸表哥的……」

    她話音還未落下,那把彎刀已經被封炎「搶」了過去。

    端木緋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忽然覺得封炎好像還挺可愛的,有些手痒痒……唔,她算是知道安平長公主和姐姐為什麼喜歡摸她的頭了。

    端木緋仰首打量著封炎的發頂,她估計要踮起腳才能摸到封炎的頭頂吧。

    封炎見她笑吟吟地一直盯著自己看,耳根又開始發燙。

    他的蓁蓁真是太可愛了……讓他真想把她藏起來!

    封炎的腦海中一片混亂,想謝她又覺得這樣是不是太見外,他們都是自己人了。

    而且——

    「真巧。」封炎不知道是呢喃還是嘆息地說道。

    什麼真巧?端木緋眨了眨大眼,被封炎的不按理出牌弄得一頭霧水。

    下一瞬,就見封炎伸手往右邊的袖子里摸了摸,也摸出了一把小巧的彎刀,不過小臂長短,那嵌著紅寶石的銀色刀鞘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封炎直接把彎刀送到了端木緋手中,含笑道:「蓁蓁,這是姨母給你的禮物。」

    這把小巧的彎刀看來十分漂亮,相比方才她送給封炎的那把彎刀,顯然這一把更適合姑娘家。

    端木緋目光發直地看著手裡的彎刀,一想到封炎口中的「姨母」,眼神和心情就都有些微妙,默念著:別想了。別想了。別想了。

    端木緋習慣地把腦袋放空,打算把這把彎刀佩戴到腰上,可是她手裡還拿著手爐,目光在手爐上停滯了一瞬。

    她正要和封炎說什麼,封炎已經從她手裡把那把彎刀接了過去,然後親自替她系在腰側。

    端木緋看著封炎烏黑的發頂,眨了眨眼睛。

    她,她,她只是想讓他幫她拿一下手爐啊。這點小事她自己來就好了!

    封炎的身子有些僵硬,他此刻方才意識到自己貼得太近了,近得幾乎能聞到蓁蓁身上那清雅的熏香味,絲絲縷縷地飄入他鼻尖。

    明明他只是在替她系彎刀,根本就沒碰到她的肌膚,卻覺得彷彿能感受到她的體溫似的。

    他的手指越來越僵硬,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就好似攀山越嶺般艱難。

    好不容易系好彎刀,他暗暗地舒了一口氣,趕緊退了半步,滿意地笑了。

    明麗的少女多了腰側這把華麗的彎刀后,看起來多了一分英氣勃勃的氣質。

    端木緋自己也頗為滿意,順手把手爐塞給了封炎,興緻勃勃地擺弄著彎刀。

    她覺得要是換上一身騎裝,再佩上安平長公主送的馬鞭,就更合適了。

    想到這裡,她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封公子……」

    端木緋正想說話,突然聽到前方的一聲叫好,下意識地看了過去。

    就見不遠處正圍著一大群人,里三層外外三層,還不時傳來激動的叫喊聲,一聲比一聲高。

    好像有熱鬧可看!

    端木緋完全忘了剛剛想說什麼,下意識地拉住了封炎的手,轉頭對著他笑道:「我們去看看吧。」

    她笑得眼如月牙,眼瞳璀璨,封炎好像著了魔似的盯著她的小臉,想也不想地應了一聲。

    端木緋興沖沖地拉著封炎往前走去,步履輕盈,眉飛色舞。

    封炎由著她拉著自己往前走,鳳眸柔和明澈得像是注入一池春水。

    這大概就是他從小夢想的情景了。

    封炎小心翼翼地把端木緋護在懷中,撥開人群,二人擠到了最前面。

    端木緋的眸子更亮了,晶亮如寶石,難怪這裡圍了那麼多人,原來是有人在這裡摔跤呢!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摔跤呢!

    人群的中心以白色的粉末在枯黃的草地上畫了一個大圈,圈中,兩個人高馬大的大漢以強壯的胳膊彼此抱著對方,扭打在一起。兩人都是五官猙獰,臉頰漲得通紅,額頭上、手背上青筋暴起,誰也不肯退讓一分。

    忽然,其中一個光頭大漢如野獸般嘶吼了一聲,猛地使力把另一人高舉到了頭頂,然後猛地丟了出去,把他摔出了白圈外。

    「啪啪啪!」

    「摔得太漂亮了!」

    「乾脆利落啊!」

    剛才的那一幕看著委實令人熱血沸騰,四周登時就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與興奮的喝彩聲,其中既有大盛語,也有那些異族的方言,端木緋也和眾人一起用力地鼓起掌來,神采飛揚。

    很快,就有人上來把那個倒地不起的大漢扶了下去,只留下那個光頭大漢傲然地站立在白圈的中央,大笑著環視眾人,得意洋洋地說道:「還有沒有人要上來與老子一戰的?」他的嗓門粗嘎洪亮,如銅鑼般響徹在眾人的耳邊。

    白圈外的人群皆是默然,大鬍子的中年攤主環視周圍的人群扯著嗓子高喊著:「要是沒有的話,那麼這個彩頭就屬於這一位老哥了。」

    中年攤主的身旁擺著一張高腳長案,長案上赫然放著一個褐色的犀角杯,約莫手掌高,花瓣形的杯體上刻著一尾蟠螭與花枝葉蔓,蟠螭的威武與花葉的柔美巧妙結合,刀功粗獷有力,樸拙厚重而不失精巧。

    有道是,物以稀為貴。

    犀角比象牙還要難得,而且犀角具備清熱解毒、定驚止血之效,可入葯,以犀角杯飲酒,便可把藥性溶入酒中。

    這犀角杯可是好東西!

    「我來試試!」

    右前方,一個青年明朗高昂的聲音驟然響起。

    一個二十五六歲、身著天藍色錦袍的青年解下腰側的彎刀給了身旁的少女,又丟了一塊碎銀子給那中年攤主,然後就昂首闊步地走入白圈中。

    端木緋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那個手持彎刀的異族少女身上,右眉一揚。

    這不是羅蘭郡主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