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57章 356問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57章 356問問字體大小: A+
     

    是封炎!

    端木緋驚得差點沒跳起來,手裡的荷包一滑,從指間滑下……

    小八哥早就覬覦在側,見狀,立刻拍著翅膀朝那個荷包飛了過去,打算叼住就飛走,然而,荷包只落下了四寸就懸在了半空中,隨著抽繩微微晃動著,抽繩的另一端掛在了端木緋的中指上。

    方几上的小狐狸冷漠地看了小八哥一眼,彷彿在鄙視它徒勞無功般。

    端木緋自然沒漏掉小八哥的小動作,不過這個時候,她也沒空跟它計較了,優先應付封炎。

    「吱」的一聲,隨著窗戶被端木緋打開,呼呼的寒風吹了進來,封炎隨手在窗檻上撐了一下,就輕盈地一躍而過。

    在端木緋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就順手替她關上了窗戶。

    「蓁蓁,我回來了!」封炎一眨不眨地看著端木緋,那雙明亮的鳳眸只映得下端木緋的倒映。

    他顯然是才剛回京,發間、身上還帶著些許風霜,屋子裡暖和得很,那點點冰霜眨眼就化了……

    端木緋清了清嗓子,把手裡的荷包朝他遞去,笑眯眯地說道:「封公子,這是我給你做荷包。」

    端木緋心裡暗自慶幸自己的運氣真好,荷包完成得剛剛好,想來封炎應該覺得她很乖吧。

    端木緋想著,笑得眉眼唇都彎如新月。

    封炎沒想到這個荷包竟然是給自己做的,心花怒放,一雙眸子霎時間更亮了,讓端木緋幾乎無法直視。

    封炎從端木緋手裡接過那個荷包,愛不釋手地把玩著,看著上面的綉樣,心裡美滋滋的:八哥和狐狸都是自己送的,蓁蓁把它們綉到荷包上送給自己,一定是惦記自己呢!

    沒錯,一定是這樣。

    「蓁蓁,你繡得真好。」

    封炎真想把這世上所有地讚美之詞都送給端木緋,可是話出口后,卻只變成了這乾巴巴的幾個字。

    說完后,他也覺得不夠,於是忍不住又道:「我很喜歡。」

    他看著手裡的荷包,想繫到腰上,可又擔心自己風塵僕僕的,弄髒了這荷包,仔細地撣了撣袍子,這才小心翼翼地把荷包系在了腰側。

    等封炎抬眼時,目光正好對上了不遠處正虎視眈眈地盯著他的荷包的小八哥,眯了眯眼,忽然想起剛才好像有某隻蠢鳥打算搶他的荷包,眸底閃過一抹刀鋒般的銳芒。

    正站在一把圈椅扶手上的小八哥被他這一看,嚇得爪子一個趔趄,狼狽地從扶手上摔了下去,然後又慌亂地拍起翅膀來,好似一隻母雞般在距離地面不足一尺的地方撲騰著,呱呱叫個不停……

    小狐狸慵懶地在方几上蜷成毛絨絨的一團,目露鄙夷地朝小八哥看了一眼。

    端木緋默默地扶額簡直就不忍直視,這隻小八哥啊,每次遇上封炎就會變孬變慫。

    真真是有那個賊心沒那個賊膽啊!

    想著,端木緋忍俊不禁地咧嘴笑了,露出一排潔白整齊的編貝玉齒,以及頰畔一對可愛的梨渦。

    封炎盯著她臉上那淺淺的梨渦,忍不住抬手朝她的臉頰摸去。

    當他的指尖碰到她那細膩瑩潤的面頰時,他才瞬間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身子彷如結了冰般僵住了。

    端木緋也同樣僵住了,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最後還是從一整套衣裳變成一個荷包的心虛佔了上風,猶豫著要不要學學雪玉主動湊過去讓他摸摸?

    端木緋正糾結著,封炎卻站了起來,右手成拳地放在唇畔清了清嗓子,道:「蓁蓁,我還要進宮復命。改日我再來看你……」

    端木緋聞言從糾結的思緒中分出神來,眨了眨眼。

    也就是說,封炎回京后,還沒進宮復命就先來了她這裡?

    「砰砰!」

    端木緋的心跳加快了兩拍,嘴唇動了動,正想說什麼,就見封炎已經打開窗戶,一躍而出。

    他耳根通紅地凝視著端木緋,一臉討好地說道:「蓁蓁,我從蒲國給你帶了禮物回來,晚點我再送來……」

    說完,他終於轉身走了,敏捷靈活地爬上了一棵粗壯的梧桐樹,樹枝隨著他的動作微微顫動了一下,灑下些許積雪……

    「簌簌簌……」

    寒風一吹,封炎的身影就不見了。

    只剩下梧桐樹的樹枝還在風中微微搖曳著,雪花飄飄揚揚地飛舞著。

    端木緋目光怔怔地看著那空蕩蕩的庭院,她身後的小八哥見封炎走了,一下子又活了過來,一會兒叫著「呱呱」,一會兒叫著「壞壞」,彷彿在斥責端木緋怎麼可以把它的荷包送給那個壞人。

    圍牆的另一邊,封炎也隱約聽到了風兒傳來的呱呱聲,步履停了一瞬,就笑吟吟地繼續往前,三兩下地翻出了端木府的外牆,穩穩地落在了奔霄的背上。

    奔霄發出興奮的嘶鳴聲,也不用封炎指示,就朝著皇宮的方向賓士而去。

    約莫半個時辰后,封炎就出現在御書房裡,向皇帝復命,為的當然是這次的蒲國之行。

    「阿炎,這一趟辛苦你了。」

    皇帝看著前方掩不住風霜的封炎朗聲道,笑容滿面。

    封炎抱拳回道:「謝皇上舅舅關愛,總算外甥不負所托。」

    乍一看,二人就像是一對普通的舅甥般。

    然而,一旁服侍茶水的兩個內侍卻都覺得空氣有些悶,就像是那盛夏三伏天似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皇帝看著一案之隔的封炎,笑容自嘴角漸漸蔓延至眉梢,卻是未及眼底。

    「阿炎,你在摺子里說,蒲國兩位王子都沒有登基?」皇帝的食指在桌上點動了兩下,似有沉吟之色。

    在過去的半年中,封炎從蒲國給皇帝上過幾道摺子,大致地說過因為蒲國大王子和二王子之間彼此不服,蒲國其他九族各自站隊,以致新王遲遲沒有定下,最後兩個王子都沒能登基。

    「是,皇上舅舅。按蒲國的傳統,兩位王子爭奪王位都失敗了。」封炎有條不紊地稟道,「現在,按蒲國的舊例,名義上由貴為王后的新樂郡主攝政,但實際上是由先王朗日瑪的王叔以及幾位蒲國重臣共同執政,待到將來幾位王孫成年,再決定新的繼承人。」

    蒲國如今竟然由許景思來攝政!皇帝難掩驚訝地微微挑眉,封炎帶回來的這個結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不過,中原歷史上也不乏太后垂簾聽政……

    短暫的驚訝后,皇帝就勾唇笑了,嘴角染上一抹不屑的笑意,譏誚地說道:「蠻夷就是蠻夷,連個王位繼承人都選不好。」

    在皇帝看來,許景思不過是一個婦孺。

    而且,對於蒲族而言,她還是外族的女人,膝下又無兒無女,許景思當然不可能真正地執掌蒲國內政,也就是一個對外的名義罷了。

    誰讓蒲國的兩位王子不堪大用。

    如此看來,這蒲國是敗相已現,以後怕是再難再有朗日瑪執政時期的輝煌了。

    想著,皇帝的心放下了,於是,這御書房裡的空氣也隨之輕鬆了一些。

    兩個小內侍彼此暗暗地交換了一個眼神,最近皇帝一直心情不好,總算這回封公子從蒲國帶回了一個好消息。

    封炎眼帘半垂,眼底飛快地掠過一抹銳芒,跟著又道:「皇上舅舅,新樂郡主讓外甥替她叩謝皇恩,說她感念皇恩浩蕩,只是身不由已,不能親自向皇上謝恩。」

    封炎說得話冠冕堂皇,客套得很,可是聽在皇帝耳里卻十分受用,臉上的笑意也更深了。

    說來許景思在蒲國孤苦無依,大盛便是她的娘家,自己這個大盛皇帝便是她強而有力的依靠。

    看來這許景思倒是個知輕重利害的。

    想起當年許景思自請和親蒲國的事,皇帝心中又放心了不少,捧起身前的茶盅,淺啜了一口熱茶后,隨口問道:「阿炎,你這次去蒲國,覺得蒲國如何?」

    封炎微微一笑,傲然道:「皇上舅舅,蠻夷之邦而已。」

    御書房柔和的燈光中,俊美的少年眉眼迤邐,神采奕奕,眉勾眼挑中帶出幾分驕矜之色,看著傲慢,卻又偏偏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貴氣,整個人光彩奪目,讓人生不出厭惡。

    皇帝又是一笑,示意封炎繼續往下說。

    封炎就隨意地把在把蒲國的見聞一一道來,比如蒲人所居住的房屋如何簡陋,比如蒲國的奴隸制,比如他們近乎兄弟相殘的擇君大典,比如……

    封炎說了一盞茶功夫后,皇帝就開始覺得無趣,隨口打發了封炎:「阿炎,你千里迢迢地趕回來,想來舟車勞頓,趕緊回去休息吧。過幾天,朕再親自為你們洗塵。」

    「多謝皇上舅舅,那外甥就先回府了。」封炎再次作揖行禮,謝恩后就不疾不徐地退了下去。

    在封炎退出御書房的那一瞬,就聽皇帝平朗的聲音自門帘的另一邊傳來:「小李子,傳何臨健覲見。」

    何臨健就是那個被皇帝御筆欽點加入使臣團隨封炎一起前往蒲國的官員。

    封炎嘴角勾起一段似笑非笑的弧度,在門帘后停留了一息,就跨出了門檻,大步流星地宮門的方向走去。

    封炎當然也看到了庭院中的那株百年老松不見了,卻是目不斜視,連腳步也沒停一下,就徑直離開了,把御書房遠遠地拋在了後方。

    皇帝急著召見何臨健的意圖不言而喻。

    只可惜啊……

    何臨健此行在蒲國被關在牢中三個多月,等於是一事無成,他在牢里兩眼一抹黑,對於蒲國的局勢也完全不了解。

    思緒間,宮門出現在前方几十丈外,封炎一眼就看到岑隱正好穿過宮門迎面走來,閑庭信步。

    今日雪已經停了,可是寒風不止。

    呼嘯的寒風中,牆頭、宮門、屋檐上的積雪隨風而來,紛紛揚揚地飄落在岑隱那身大紅的錦袍上。

    岑隱停下了腳步,站在宮門下,抬手隨意地撣了撣肩上的雪花。

    二人的目光對視了一瞬,岑隱就繼續往前走去,與封炎擦肩而過,用低得只有他們兩人可以聽到的聲音說道:「問問小丫頭,近日可有驚雷。」

    又一陣寒風吹來,一下子就把岑隱的聲音吹散了……

    那細細的白雪還在隨風飄著,彷彿又下了一場小雪般。

    封炎出了宮門后,就又飛身跨上了奔霄。

    「咴咴。」奔霄打了個響鼻,再次飛馳而出,這一次,一人一馬徑直地回了安平長公主府。

    溫無宸已先封炎一步回了公主府,因此安平早就知道兒子已經返京,便提前候在儀門處。

    「娘親。」

    馬兒沒停穩,封炎就輕快地從馬背上飛身而下,對著安平露出燦爛的笑容,彷彿又回到了兒時一般。

    安平看著風塵僕僕的封炎也笑了,正要招呼兒子進去,目光停頓在了他腰側那個簇新的荷包上。

    荷包上那精緻的小狐狸和小八哥栩栩如生,活靈活現。

    這個荷包的綉工堪稱巧奪天工,但是安平在意的卻不是這個,這個荷包應該是……

    安平勾唇笑了,眸生異彩。

    她這個傻兒子好像還沒傻到家,還知道一回來就先去討兒媳婦歡心,看來兒媳婦應該是飛不走了。

    打發了下人,母子倆手挽著手一起往裡面走去,寒風中傳來封炎有些興奮的聲音,「娘親,我見到姨母了……」

    安平看著前方隨風搖曳的紅梅,眸光微閃,似乎回憶起了往昔。

    她的步履下意識地停了一瞬,又繼續往前走去。

    封炎一邊走,一邊接著說道:「姨母她……和我記憶里的一模一樣。」

    「她在蒲國過得不好,但是總算熬出來了。」

    「她如今執掌了蒲國,蒲國上下都對她心服口服。」

    「姨母還說,她會把蒲國牢牢地握在手裡。」

    「……」

    封炎的聲音不輕不重,風一吹,聲音就被周圍的枝葉搖曳聲壓了過去。

    說話間,安平的玉華堂出現在前方,母子倆進了屋,又打簾進了暖閣。

    一身柳色直裰的溫無宸就坐在窗邊的輪椅上飲茶,見母子倆回來,放下茶盅。

    「安平,阿炎。」溫無宸對著他倆微微一笑。

    謙謙君子,溫潤如水。

    安平和封炎也在窗邊坐下,封炎沒有多說,只是對溫無宸道:「皇上剛剛召見了何臨健,想來現在他已經在宮裡了……」

    封炎說著,唇角就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溫無宸應了一聲,慢慢地以茶蓋拂去茶湯上的浮葉,雲淡風輕。

    皇帝會召見何臨健是理所當然的事,因此回京的路上,溫無宸「好意」地與何臨健閑話了幾次,讓何臨健意識到他這次空手而歸,回京後會面臨什麼樣的結局,可想而知,輕則降職外放,重則丟官,從此失去君心,仕途斷絕。

    何臨健想來想去,也只能去求封炎,求他莫要把自己在蒲國被關押之事說出去,幾次三番,苦苦哀求,就差跪在地上了。

    封炎故意遲疑了好幾天,由得他求了又求,才勉強答應替他隱瞞。

    何臨健要自保,必然不敢主動跟皇帝說,他在蒲國被關押在了牢中三個多月以致他對蒲國的局勢全不了解,皇帝能從何臨健口中知道的,也不過是溫無宸言談間「偶然」透給他的那些而已。

    此次蒲國之行也算是圓滿了。

    溫無宸與封炎對視了一眼,皆是笑了。

    他們倆長得並不相似,氣質也迥然不同,可是這一瞬,神情卻出奇得相似,就像是一把藏在劍鞘中的利劍似乎隨時都要離鞘而出,銳不可當。

    安平看著二人,不禁也被感染了笑意,深邃堅毅的眼眸閃過一抹勢在必得。

    屋子裡靜了一瞬后,封炎就看向了站在溫無宸身後的少年,少年不過七八歲,小麥色的肌膚,深邃的五官俊朗如刻。

    封炎指了指少年笑著對安平說道:「娘親,你見過阿斂了沒?」

    安平微微挑眉,她當然注意到溫無宸身旁多了一個小廝,只以為這孩子是溫無宸從蒲國帶來的,可是此刻從封炎的語氣中就聽出了幾分意味深長來。

    「阿斂,」封炎對著少年招了招手,「快來給我娘磕個頭。」

    小小的少年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一本正經地跪在地上給安平磕了頭,「阿斂見過長公主殿下。」他一口大盛話說得十分標準。

    封炎並沒有去問許景思阿斂的父親是誰,因為不重要……即便是不問,從他耳聞的一些蒲國的習俗以及先蒲王朗日瑪的作風,封炎也能猜個七七八八。

    安平仔仔細細地看著阿斂那精緻深刻既不同於蒲國人也不同於大盛人的面龐,也隱約猜到了什麼,眸色微深。

    封炎又道:「娘親,阿斂是姨母給我的,我打算讓他暫時跟在我身邊。」

    「阿炎,你安排就是。」安平當然同意了。

    頓了一下后,安平忽然對著封炎眨了眨眼,笑眯眯地又道:「阿炎,我已經替你給端木府下了帖子。」

    封炎聞言眼睛霎時亮了,那眼神彷彿是在說,娘,你真好。

    真是傻兒子!安平明艷的臉龐上笑意更深了。

    不知不覺中,那陰沉的天空又開始飄起了細細的小雪,小巧晶瑩的雪花一落在發上、臉上、衣上就融化了。

    綿綿小雪下得零零落落,如同灑下一片片細細的柳絮般,風更大了。

    安平遞出的帖子當天傍晚就有了消息,第二天一早,封炎就迫不及待地去了端木府。

    這是封炎在定親后的第一次正式上門。

    門房去稟了端木憲后,殷勤地把封炎迎了進去,「四姑爺,快請。」

    四姑爺?!封炎愣了一下后,才意識到門房說的四姑爺指的是自己,感覺自己的耳根一點點地燙了起來。

    是了,他現在是端木家的四姑爺了,他是蓁蓁未來的夫婿了。

    想到這一點,封炎的一雙鳳眸就閃閃發光,心情大好,對著身後的小廝落風做了個手勢。

    落風急忙給門房打賞了一個銀錁子,引得門房喜出望外,樂得下巴都快掉了,連連謝過四姑爺。

    「四姑爺,請。」一個青衣婆子在前面給封炎引路,平日里負責迎客的婆子很會察言觀色,也是熱情地滿口叫著「四姑爺」,也得了封炎大方的賞賜。

    青衣婆子一路把封炎引到了朝暉廳。

    知道封炎要來,端木憲特意請了一個時辰的假。

    封炎給端木憲行了禮后,端木憲就迫不及待地說道:「阿炎,坐下說話吧。」

    端木憲今天的心情不錯,四丫頭和封炎的這門婚事雖然有些糟心,但是封炎這才剛回京就給自己遞了帖子,親自來拜訪,也算是給足了端木家顏面。

    至少無論是安平還是封炎,都對這門婚事十分看重。

    封炎撩開衣袍坐了下來,同時不動聲色地朝廳外望了一眼,心道:蓁蓁怎麼還不來。

    廳堂里服侍的丫鬟立刻就給他上了熱茶,茶香裊裊。

    封炎自然不是空手來的這裡,殷勤地笑道:「祖父,我這回從蒲國回來,特意給您也捎了些那裡的特產,一些冬蟲夏草,還有些天珠,不成敬意。」

    俊美的少年存心討人歡心時,彷彿有璀璨的陽光跳躍在周身,鳳眸熠熠生輝。

    落風和阿斂立刻就把手上的木盒轉交了端木家的丫鬟。

    冬蟲夏草可是好東西,便是端木憲不通醫術,也知道它的妙用,而這天珠更是名貴,端木憲心裡一方面對封炎的心意頗為受用,另一方面又被封炎的這一聲「祖父」叫得心裡有些複雜:……他這就叫上祖父了?四丫頭還沒過門呢!

    端木憲客套地說了句「我就不推辭了」,丫鬟就收下了東西。

    客套的寒暄之後,廳堂里便靜了一靜。

    端木憲慢悠悠地呷了口茶,封炎也捧起了手邊的茶盅,作勢在喝茶,然而,嘴唇根本就沒碰到杯沿,眼角的餘光又在悄悄地瞥著廳外。

    這一次,端木憲注意到了封炎的異狀,也順著封炎的目光朝廳外看了一眼,立即就猜到封炎這是在等四丫頭呢。

    端木憲勾了勾唇,覺得有些好笑。

    他放下茶盅,對著一旁的丫鬟招了招手,本來想吩咐她去看看四姑娘來了沒,但是話還沒出口,就見封炎霍地站起身來,目光灼灼地望著廳外。

    朝暉廳外,兩個少女穿過月洞門款款地朝這邊走來。

    姐妹倆都穿著殷紅色的衣裙,姐姐的衣裙上綉著紅梅,妹妹的則綉著芙蓉,同樣顏色的料子穿在二人身上,卻是迥然不同的感覺,姐姐明艷中不失端莊,妹妹清麗中帶著幾分活潑。

    每每看著這對姐妹,端木憲心裡就頗有幾分自得。自家的姑娘在京中貴女之中那可是出類拔萃的。

    封炎的眼裡只有端木緋,一雙眸子變得愈發明亮了,嘴角更是壓抑不住地咧了開來。

    端木憲捧茶時,目光不經意地掠過封炎,忽然感覺自己好像看到了一隻大狗正興奮地對著主人甩著尾巴……他是眼花了吧?

    端木憲又呷了兩口茶,醒了醒神。

    與此同時,端木緋和端木紜並肩走入了廳中,姐妹倆先給上首的端木憲行了禮,跟著才與封炎見禮。

    端木緋自然注意到封炎的腰側佩戴著自己做的那個荷包,紫色的荷包在他雪青色的錦袍上分外醒目,荷包上繡的竹葉與他袍裾繡的幾株墨竹遙相輝映。

    不錯。端木緋沾沾自喜地想著,覺得自己的手藝真不錯。

    端木紜的目光也在封炎的荷包上停留了一瞬,端木憲不認識這個荷包,可是端木紜卻是認識的,這不是妹妹前些日子在繡的那個嗎?

    可是,這個荷包什麼時候到了封炎的手裡呢?

    端木紜心裡隱約浮現某個想法,又放空腦袋,有些事還是不要多想的好。

    姐妹倆在封炎的對面坐了下來,姿態優雅。

    「蓁……」

    封炎差點就要把「蓁蓁」兩個字脫口而出,但話到嘴邊,總算記起來端木憲還在呢,又得體地改口道:「緋妹妹,我從蒲國給你帶了些小玩意回來。」

    封炎迫不及待地獻寶,把他特意給端木緋準備的禮物拿了出來,只是這一次,落風拿出的不是木盒,而是一份寫得密密麻麻的禮單。

    端木緋福身謝過封炎后,從綠蘿手裡接過禮單,轉手就給了端木紜,一副「萬事都託付給姐姐」的樣子,看得端木憲心裡又是好一陣慨嘆:這丫頭啊,什麼都好,就是懶散,什麼事都不上心。

    也幸而自家四丫頭是個心大的,否則這平常的姑娘家要是攤上了安平長公主府這門親事,怕是要愁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
    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