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44章 343出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44章 343出頭字體大小: A+
     

    「緋表妹,快快快,快上車!」

    涵星從窗口探出頭來,歡快地對著端木緋招手道,卻發現不僅端木緋來了,一隻黑色的小八哥也跟著來了,拍著翅膀在端木緋的頭頂上方盤旋著。

    涵星一見小八哥,登時眼睛一亮,喜不自勝地又喊道:「小八!」

    「呱呱!」小八哥傲嬌地叫了兩聲,精準地停在了馬車的窗檻上,彷彿在跟涵星打招呼般。

    「小八真乖。」涵星輕輕地在小八哥背上撫摸著,有種天上掉銀子的幸福感。

    小八哥輕輕地蹭了一下涵星的掌心。

    涵星受寵若驚地笑了,「小八,本宮帶你進宮去玩幾天好不好?」

    「呱!」小八哥不悅地回頭在涵星的手背上啄了一下,那樣子彷彿在說,你不要得寸進尺了。

    小八哥拍著翅膀又飛走了,只留下一片黑羽慢悠悠地打著轉兒飄了下來……

    「小八,宮裡很好玩的……」涵星依依不捨地看著小八哥飛走的背影,還試圖勸哄道,可是小八哥充耳不聞地飛遠了,眨眼就變成了一個黑點。

    端木緋和舞陽暗暗地交換著眼神,忍俊不禁地笑了。

    涵星一向喜歡小八哥,平日里經常給它送好吃的,可是小八哥一向傲嬌得很,喜怒不定,就跟個高傲的貓兒似的。

    「涵星表姐,舞陽姐姐,我們去哪裡玩?」端木緋上了馬車后,趕車的小內侍就揮動馬鞭,馬車緩緩地駛動起來。

    涵星一下子被轉移了注意力,興緻勃勃地說道:「緋表妹,本宮和大皇姐是特意來接你一起去給戚夫人賀喬遷之喜。」

    戚氏要搬離章家宅子的消息對端木緋而言,倒是意料之中,只是沒想到戚氏動作這麼快以及舞陽她們的消息這麼靈通。

    舞陽似乎看出端木緋的疑惑,解釋道:「女學快要正式招收學生了,母后昨日特意把戚大家、鍾大家和李大家三人宣進了宮,問了下情況。」

    「本宮當時恰好也在鳳鸞宮,所以就問候了戚大家幾句,方才得知她今日要搬家。」

    一回京后,戚氏就在找住處了,但是戚家在京城沒有宅子,她也不想住在章家的宅子里,所以,花了幾天的時間才堪堪租到能住的宅子。

    「本宮瞧那章文軒實在是不成樣子,就和大皇姐商量著去看看。」涵星嬌聲道,想起那日章文軒推倒了端木緋,就覺得滿肚子火。

    今天章家要是乖乖放人,就算了;要是章文軒再使什麼幺蛾子,就別怪她「仗勢欺人」!

    想著,涵星幾乎有些摩拳擦掌了。

    三個小姑娘唏噓地說著話,馬車沿著京城的街道一路飛馳,十月的京城秋風瑟瑟,百花凋零,落葉紛飛,枝頭的樹葉都被染成了金黃色。

    一炷香后,馬車就抵達了章家在城西的宅子。

    公主親自登門,章家當然得迎,端木緋隨兩位公主直接去了戚氏的院子,院子里看著空落落、靜悄悄的,屋裡屋外服侍的下人都散發著一種如履薄冰的氣息,誰都知道這屋子的女主人就要離開了。

    戚氏此刻不在院子里,是王嬤嬤接待的端木緋一行人,並把她們迎到了正堂,斟茶倒水,誠惶誠恐。

    等了一盞茶功夫,戚氏才回來。

    戚氏穿了一件柳色纏枝紋褙子,下頭搭配一條水綠色的馬面裙,不疾不徐地朝正堂的方向走來,乍一看,她與三個多月前初見時似乎沒什麼差別,還是那般優雅如蘭,但是再一看,又覺得她已經不同了。

    如果說,以前的戚氏是被養在深閨中的嬌蘭,養尊處優,那麼如今的她卻是那深谷中的一株幽蘭,獨放馨香,不懼風雨!

    看戚氏豁達的樣子,屋子裡的小姑娘們下意識地對視了一眼,笑了,眸子里都寫著相同的讚歎——

    戚夫人真乃女中豪傑也。

    戚氏在三個姑娘的目光中越走越近,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深。

    四人彼此見了禮后,戚氏含笑道:「我剛剛去跟老太爺辭行。」

    說到章老太爺,戚氏神情平靜,並沒有一絲怨艾,說到底,對不起她的人是章文軒,遷怒到別人身上,也不能改變現狀。

    章老太爺是昨天才抵達京城的。在寧江行宮時,戚氏就派人送了信回淮北,那時是說要和離,這封信自是在章家掀起一場軒然大波,於是章老太爺帶著章二老爺夫婦一起來了京城。

    戚氏沒有再久留,她已經迫不急待地想要離開這個牢籠了。

    其實她的東西這兩天已經搬得七七八八了,今天也不過是為了與章老太爺正式辭行而已。

    一行人很快就帶著剩餘的三四個箱子離開了,只留下那個死寂而蕭索的院子靜立在秋風與落葉中……

    「老太爺,大夫人剛剛走了。」

    戚氏才出了門,就有婆子趕去章老太爺那裡稟報,她根本就不敢抬頭看老太爺。

    章老太爺揮了揮手,讓婆子退下了,長嘆了一口氣。

    「父親,」一旁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遲疑地說道,「是不是我讓內人再去勸勸大嫂?」

    坐在一旁圈椅上的男子著一襲天青色直裰,五官溫文,氣質儒雅沉穩,風儀極佳,只是此刻微微蹙眉,面露凝重之色。

    「文澈,不必了。」章老太爺搖了搖頭,神色間說不出的複雜,「終究是章家虧待她太多了,如今就由著她去吧。」

    「是,父親。」章二老爺章文澈語氣恭敬地應了一聲。

    章文軒和戚氏之間的事,外人都是只知義絕,猜測章文軒寵妾滅妻,並不知其所以然,這也算是戚氏大度了,給章家留了最後一分顏面,沒有把真相公之於眾。

    不過,事情鬧到這個地步,章文澈自然是知道的,此刻對於自己的母親和長兄所為實在是一言難盡。

    屋子裡靜了片刻,明明寂靜無聲,卻似有嘆息聲幽幽響起……

    「十幾年了,人生又能有幾個十幾年。」章老太爺語調凝重地又道,「無論如何,章家總要有些補償。文澈,你讓你媳婦幫著歸整一下長房的私產,分出一半給老……給戚氏。」

    大部分的家族在沒有分家前,各房是沒有私產的,一般都是歸於公中,但是章家不同,章家的嫡枝在成家后都會由長輩做主分到一些鋪子、田莊等等,這些年打理下來,也是一筆不小的財產了。

    例來女子和離或者義絕,除了嫁妝外,是什麼也不能帶走的,哪怕生了孩子,孩子也必須跟著夫家姓並留在夫家的,章老太爺如此提議,也很是大度公允了。

    章文澈又應了一聲,正要再說什麼,一個青衣小廝急匆匆地來了,稟說:「老太爺,二老爺,東廠的安千戶來了。」

    安千戶本是西廠千戶,自從岑隱合併了東西廠后,安千戶也就被歸屬到了岑隱麾下。

    章老太爺面上一驚,皺了皺眉。

    東廠的赫赫威名,即便他遠在淮北也是如雷貫耳,如今朝野上下可謂是宦臣當道,其中司禮監掌印太監兼東廠廠督岑隱更是只手通天,令得滿朝文武畏之如虎,聞之色變。

    可是,他來京才不過幾日,應該不至於會惹上東廠吧?

    章老太爺定了定神,與章文澈交換了一個眼神后,便道:「把安千戶迎來此處吧。」

    不一會兒,小廝就把一個年過三旬、面容蠟黃的內侍迎來了,那內侍箭步如飛,哪怕不言不語,面無表情,渾身都釋放著一股寒氣,所經之處,四周的氣溫驟降,彷彿臘月寒冬般。

    「安千戶請。」

    小廝戰戰兢兢地把人給迎進了廳堂中,說話間,差點沒咬到自己的舌頭。

    安千戶目不斜視地走到了廳堂中央,看也沒看章文澈,直接對著上首太師椅上的章老太爺拱了拱手,「章老太爺,有禮了。」

    他蠟黃的臉上笑吟吟的,卻給人一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安千戶。」章老太爺也客氣地回禮,同樣拱了拱手,並請對方坐下。

    誰知,安千戶擺了擺手,「咱家就不坐了,和老太爺說幾句就走。」

    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中就透出了一種無事不登三寶殿的意味,章老太爺父子倆皆是嚴陣以待。

    安千戶負手而立,接著道:「咱家聽聞章家是淮北第一家,在淮北的勢力盤根錯節,不知章老太爺對漕幫有何高見?」

    對方提漕幫是什麼意思?!章老太爺驚得瞳孔猛縮,眉宇間的皺紋更深了。

    漕幫可說是中原歷史上最悠久的幫會,也是大盛最大的幫會,徒眾遍布大江南北,皆以運糟為業。

    這種民間幫會本與章家這種鐘鳴鼎食之家扯不上關係,然而,六十年前當時的漕幫幫主找上了章家……此後,章家就和漕幫綁在了一起,並從中得到了莫大的好處。

    一個世家的維繫自然免不了財帛,章家幾十年來淡出朝堂,還能有現在的富貴,就是因為那一份從漕幫得來的「回報」。

    然而,這筆銀子卻是見不得人的。

    想到這裡,章老太爺的額頭滲出些許冷汗,密密麻麻。

    四周的空氣在這一瞬彷彿凝固了一般,壓得章老太爺喘不過氣來,心跳如擂鼓般迴響在耳邊,這可是關係章家闔族的大事!

    安千戶彷彿看出了章老太爺的心思,雙目中寒芒如電,又道:「章家暗中勾結漕幫……章老太爺可知是何罪?!」

    安千戶已經毫不掩飾話中的威脅之意,意思是,章家在暗地裡做得那些個見不得人的事,東廠都知道,讓他們自己掂量著。

    章老太爺咬了咬牙,聲音艱難地從牙關之間擠出,道:「敢問岑督主何意。」

    安千戶神情冷漠地勾了勾唇,隨意地撣了撣衣袍上的塵土,只給了四個字:「好自為之。」

    說完,他甩袖離去,只留下一道孤傲的背影。

    章老太爺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出了一身冷汗,背後的中衣幾乎浸濕了。

    四周又靜了下來,父子倆幾乎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一旁的章文澈也是眉宇緊鎖,不解地喃喃說道:「章家應當沒有招惹過東廠……」

    父子倆都不覺得這是皇帝的意思,如果是聖意,那麼今日親自跑這趟的人怕就是岑隱了。

    屋子裡再次陷入一片死一般的沉寂,只有屋外的秋風吹拂枝葉聲不絕於耳,天氣似乎更為清冷了。

    章老太爺思前想後,好一會兒沒做聲,直到半盞茶后,他驀地站起身來,直接就朝屋外走去。

    「父親……」章文澈也跟著起身,緊隨其後。

    父子倆一路不停地去了章文軒的屋子。

    章文軒如今在外院東北角的一處院落中靜養。

    自八月初患了小卒中,他已經養了兩個月了,嘴巴已經不再歪斜,只是整個人比過去清瘦了一分,曾經英姿挺拔的身形多了一分傴僂,就像是一個摔碎的杯子,再怎麼修復都不可能恢復如初,章文軒亦是如此。

    屋子裡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藥味,章文軒正坐在窗邊的一把圈椅上。

    見章老太爺來了,他在一個丫鬟的攙扶下,起身相迎,「父親,二弟。」

    他的聲音中透著一絲嘶啞與僵硬,吐字過分清晰,反而有些不太自然。

    看著幾步外的長子,章老太爺就想嘆氣,道:「坐下說話吧。」

    丫鬟扶著章文軒又坐下了,章文軒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父親,若雲呢?您可千萬不能讓她走!……兒子病了,她身為妻子,理應侍疾。」

    章老太爺直直地盯著長子,一眨不眨,不答反問:「文軒,你在行宮裡,是不是招惹了東廠或者岑隱?」

    章文軒怔了怔,有些莫名其妙,「父親,怎麼會呢!」他甚至根本就沒見過岑隱。

    「你把這幾月在行宮發生的事,都事無巨細地告訴我。」章老太爺正色道,語氣十分鄭重,「這關係到章家安危。」

    章文軒自然知道父親並非一個危言聳聽之人,神情也變得慎重起來,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件事,難道說是因為……不會吧?

    章文軒猶豫了一瞬,但因為關係到章家,終究不敢隱瞞,支支吾吾地說起他曾不小心推了岑督主的義妹。

    跟著他強調地說道:「父親,是那個端木四姑娘自己撲過來,我才會不小心撞到了她,那個小姑娘實在是不成體統,明明是因為她,那杯茶才會潑灑,她倒好,反倒推到了我身上……她明明也不過是擦破了些掌心,還煞有其事地叫了太醫。」

    章文軒滔滔不絕地說著,同時,不敢苟同地搖了搖頭。

    「……」看章文軒一副振振有詞的樣子,章老太爺已經完全不知道說什麼了,渾身上下充斥著濃濃的疲憊。

    章文軒見章老太爺神色不對,忍不住又道:「父親,不過是個小丫頭片子,仗著岑隱就在行宮中狐假虎威的……岑隱難道真會為了這點小事給她出頭?!」

    但事實擺在眼前,人家真是來出頭了!章老太爺眉心的褶皺更深了,心中像是壓了一座小山似的。

    很顯然,今天安千戶會找上門來就是因為長子間接地得罪了岑隱,卻還不自知。

    再想著長子和長媳之間的那些事,章老太爺對這個長子愈發失望了。

    宣國公說得對,長子過於看重虛名,功利心太重,恐難當大任,彼時自己還覺得長子行事沉穩謙和,雖不是驚才絕艷,但也算平穩。

    如今看來,自己錯了,長子的性子是一點也不能遇到事,一遇到事,就穩不住,然後就是一步錯,步步錯。

    而他還不知錯!

    他與戚氏之間一開始就錯了,可是錯了十幾年,他還渾渾噩噩,不自知……

    戚氏發現后,他更是昏招頻出,生生把一開始只是提出和離的戚氏逼到了義絕的地步,鬧到義絕書送到了皇帝的御案上。

    明明這件事是可以處置得更為妥貼的。

    自己錯了,長子他根本就不堪為嗣子,嗣子可以平庸,但絕不能危害到家族。

    章家的百年基業可不能斷送在自己和他的手中!

    「文軒,等你養好身子,就回淮北吧。」章老太爺突然語鋒一轉。

    嗣子的事總要回了老家后,與族老們坐下來商議,還有他家中的老妻……戚氏的事,老妻也是責無旁貸。

    章文軒怔了怔,聽出了父親的言下之意,父親只說自己,不說戚氏,也就是說,父親他同意戚氏與自己義絕了。

    「父親……」

    章文軒急了,他和戚氏決不能義絕!

    他猛地站起身來,只覺得一股暈眩感自頭部傳來,身子晃了晃,丫鬟緊張地叫著「老爺」,趕忙扶住了他,撫著他的胸口勸道:「老爺,太醫說了,您千萬不能再動怒……」

    這一次是小卒中,如果他再動怒,說不定就是大卒中了……

    想著自己前段日子眼歪嘴斜的樣子,章文軒的臉色不太好看,深吸了幾口氣,慢慢地平復了急促的呼吸。

    章老太爺丟下一句「你好好休息」,就帶著章文澈出了院子。

    寒涼的微風迎面而來,衝散了二人縈繞鼻尖的藥味,章老太爺在檐下停了下來,靜立了三息后,才對著身後的章文澈吩咐道:「文澈,你備上重禮,儘快和你媳婦一起去一趟端木家。」

    無論如何,他總要表達一下章家的態度。

    「是,父親。」章文澈恭敬地應了一聲,想著剛才屋子裡的一幕幕,心中的複雜自是不說。

    事到如今,他們能做的也就是儘力彌補一二了。

    章文澈的效率極高,隔日一早,夫婦倆就造訪了端木府,還帶上了他們的女兒章嵐。

    端木憲雖然不知道章家人為何忽然來訪,但還是和端木紜一起在朝暉廳招待了他們,連端木緋也來了。

    「端木大姑娘,端木四姑娘,這是一點見面禮,還請兩位姑娘笑納。」

    章二夫人楚氏眉目溫婉秀麗,笑容溫和大方,說話間自有一股世家貴女的從容氣度,令人如沐春風。

    話語間,兩個章家丫鬟就分別把兩個匣子呈給了端木緋姐妹倆。

    「多謝章二夫人。」姐妹倆落落大方地起身,福了福,謝過了楚氏。

    端木緋今日的心情出奇得好,昨天她就從姐姐那裡知道今日楚家姑母和表妹章嵐要來家裡,所以就特意一起和姐姐過來了,她也有好些年沒見她們了。

    章嵐約莫十四歲,一張巴掌臉小巧精緻,她穿了一件蔥綠綉纏枝芙蓉花長襖,搭配一條蓮青月華裙,一頭烏黑的青絲梳了一個規矩的彎月髻,鬢髮間只戴了一對翠玉珠花,打扮得清雅動人。

    她身姿筆直地端坐在一把圈椅上,姿態彷彿尺量出來的一般,櫻桃小嘴輕抿著,整個人給人一種規規矩矩的感覺。

    端木緋的目光在楚氏母女倆身上流連不去,璀然而笑,感慨地想著:八年了,姑母似乎一點也沒變……

    姑母楚氏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遠嫁去了淮北章家,幾年也回不了京城一次,所以記憶中,她也僅僅只見過表妹章嵐一次而已,約莫是八年前,楚氏攜當時才六歲的章嵐在宣國公府住了三個月。

    彼時才六歲的章嵐與此刻亭亭玉立的樣子自是大不一樣,從一個白生生、胖乎乎的小娃娃長成一個大姑娘了。

    不過,有一點沒變。

    端木緋想著眸底閃過一抹忍俊不禁的笑意,她的這個小表妹啊,小時候就愛成天板著臉,做出一本正經的樣子,沒想到現在大了,還是這樣。

    端木緋嘴角翹了起來,眸光閃了閃,對著身旁的翠衣丫鬟吩咐了一句,那丫鬟就疾步退下了。

    接著,端木緋就朝坐在她對面的章嵐露出一個明亮而又燦爛的笑容,狀似不經意地說道:「章姑娘,我家的廚娘做點心的手藝很好的,這個時節正是栗子甘甜沙糯的時候,章姑娘,你可以一定要試試我家的桂花糖蒸新栗粉糕,香甜可口,入口即化。」

    端木緋知道章嵐自小就喜歡吃栗子,那些栗子做的點心尤其討她歡心。

    章嵐一聽,眼睛一下子就亮了,雙眸不自覺得瞪大,可愛得就像是一隻白色的獅子貓似的。

    但是,章嵐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又把小臉綳了起來,一本正經地欠了欠身,「多謝端木四姑娘。」

    眨眼間,章嵐就變成了仿若從仕女圖下來的世家貴女,彷彿方才那一瞬間的失態只是幻覺似的。

    一旁的端木紜也看到了章嵐那微妙的神情變化,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唇角。

    空氣里隨著兩個小姑娘的寥寥數語就變得輕快了一些,原本的拘謹也少了一分。

    嵐表妹雖然看著長大了,但性子還是與以前一樣,沒有變,端木緋笑得眉眼彎彎。

    章嵐自小就生得玉雪可愛,粉嘟嘟的,精緻得好似觀音大士座下的童子一般,小時候任誰都要贊一句「可愛」,在她臉頰上捏一把,可是,小丫頭卻偏偏總是綳著一張臉。

    當年,自己一開始也以為章嵐是天性如此,後來才發現原來她是努力「裝」出來的,小丫頭還振振有詞地說什麼她要跟曾祖母一樣雍容優雅。

    她那副煞有其事的樣子實在是太過有趣,以致以前在楚家時,自己就很愛逗弄她。

    回憶起往昔,端木緋的心情更愉悅了。

    照她來看,嵐表妹就是想多了,其實像自己現在這樣,仗著可愛混吃騙喝多好啊!

    章文澈看著端木緋那笑眯眯的樣子,對女兒十分和善,心裡暗自慶幸他把女兒一起帶來看來是作對了。

    他暗暗地鬆了半口氣,若無其事地與端木憲寒暄起來:「端木大人,冒昧登門實在是失禮了。」

    端木憲客套地應對了一句「哪裡」,心裡是一頭霧水:他端木家和章家素無往來,昨天他接到章家的帖子時,還有些意外,這位章二老爺才剛剛來京,怎麼就突然想到來拜訪自己呢?

    章家怎麼說也是四大家族之一,章家人既然遞了帖子來,端木憲也沒有往外推的道理,因此特意告了假,今早一下朝後就回了府。

    端木憲心裡疑惑歸疑惑,面上卻是分毫不露,笑吟吟地陪著寒暄說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
    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