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38章 337恃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38章 337恃寵字體大小: A+
     

    端木緋這一喊,前頭立刻就呼啦啦地來了一串人,有內侍、宮女,也有戚氏的丫鬟,近二十人一下子就把原本空曠的後院擠得滿滿當當,眾人面色各異。

    今天為了幫戚氏搬家,舞陽不止是自己來了,還特意去直殿監要了幾個內侍、宮女過來幫忙。

    直殿監的人一聽說端木緋也來幫忙,就連掌印太監萬公公都親自過來了,足足帶來了十幾人,明面上是說來看看,不能怠慢了戚氏,實際上,他是想在端木緋面前露個臉。

    因此端木緋這才一喊,原本就時刻待命的萬公公以最快的速度帶著幾個小內侍氣勢洶洶地跑來了,心裡雀躍不已地想道:機會總算是來了,可以在督主的義妹跟前露臉了。

    萬公公環視著眾人,尖聲道:「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吵吵嚷嚷的。」他一副笑容可掬的樣子。

    端木緋抬手指著章文軒,對萬公公道:「勞煩公公把他趕出去!」

    端木緋精緻的小臉上溢滿了怒意,一直蔓延到了眼底。

    她不僅是為了戚氏,也是為了這幅《飛瀑圖》,這幅畫可是她特意畫給祖父的壽禮,本來沒能把它畫完,她心裡已經覺得充滿了遺憾,可是現在,她真的再也沒機會把它畫完送給祖父了……

    戚氏見一群太監內侍也一涌而來,心下有些沒底,偏偏這時候大公主和四公主也沒回來。她生怕端木緋會吃虧,忙朗聲吩咐自己的丫鬟道:「還不趕緊送……」客。

    最後一個字還沒出口,就見萬公公不客氣地對著章文軒斥道:「章老爺,這可是皇上的行宮,您在這裡吵吵嚷嚷的,成何體統!」萬公公抬手做了個手勢,吩咐道,「來人,還不給咱家把人帶下去!」

    「是,萬公公。」

    兩個青衣小內侍二話不說地就應了,二人笑眯眯地朝章文軒逼近,臉上的笑容有些陰陽怪氣的。

    「章老爺,得罪了。」

    他們嘴上說得罪,手下的動作可一點也不客氣,一左一右地鉗住了章文軒,心道:這個章文軒連岑督主的義妹都敢招惹,那不是沒腦子嗎?!

    「放開我!」章文軒簡直不敢相信這兩個內侍竟然敢對自己動粗,「你們可知道我是誰?!」

    萬公公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笑容,淡淡道:「呦,您自個兒知道自己是誰就好,別的咱家可管不著。」

    說著,萬公公隨意地一甩銀白色的拂塵,還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

    兩個小內侍可不敢讓萬公公再催,他們手下的動作更為用力,也更為粗魯,半拖半拉地把章文軒拽了出去。

    「放開我!放開我!」

    章文軒拚命掙扎著,一不小心,他頭上的竹簪被蹭落,烏黑的長發隨之刷的飄落,看來凌亂不堪,形容癲狂,與他剛過來時那溫潤如玉、光風霽月的模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而章文軒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義憤填膺地回頭瞪著萬公公,表情近乎扭曲。

    他當然也聽聞過現在朝堂上下內侍當權,橫行霸道,卻也只是耳聞,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些內侍竟能膽大妄為到這個地步,自己可是章家嗣子,連皇帝都要對自己客氣三分!

    「放開我……」

    章文軒嘶吼的聲音漸漸遠去,也越來越輕,萬公公甚至懶得多看章文軒一眼,心道:四大家族又怎麼樣?!再貴能貴過岑督主的義妹?!

    萬公公又甩了甩手裡的拂塵,笑呵呵地走到端木緋跟前,笑得臉上的皺紋都擠在了一起。他對著她拱了拱手,客氣地問了安:「端木四姑娘有禮了……」

    萬公公本想說讓端木緋以後有什麼用得到他的地方千萬別客氣,可是後面的話還沒出口,眼角的餘光忽然到了什麼,急忙改口道:「姑娘你的手受傷了!」哎喲喂,這要是讓岑督主知道端木四姑娘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受了傷,會不會覺得自己辦事不利?!萬公公嚇得心跳漏了一拍。

    端木緋下意識地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右手掌根處蹭破了些皮,滲出些許血絲,傷口四周還沾了些許泥沙。直到此刻,她發現傷口有那麼點兒疼,不過只是些許蹭傷罷了。

    端木緋正想說不礙事,卻被萬公公搶在了前面,他急急地對著身旁的另一個小內侍吩咐道:「快快快,趕緊讓人去叫太醫過來!」

    那小內侍連連應聲,一溜煙地就跑了,端木緋只來得及張嘴,根本就沒發聲人已經跑沒影了。

    戚氏也注意到了端木緋手上的擦傷,心疼不已,忙又對雨薇道:「你快去準備些涼開水,給端木四姑娘清理傷口。」

    雨薇急忙應聲而去,四周亂鬨哄的。

    騷亂間,舞陽和涵星從湘妃竹林的方向回來了,一看到這裡人仰馬翻,不禁面面相覷,她們倆這才走了一盞茶多的功夫,怎麼這裡好像是被雷劈過似的。

    「緋表妹,這是怎麼了?」涵星脫口問道,嬌脆的聲音極具穿透力,令得四周靜了一靜。

    涵星這一問,端木緋登時想起了那幅畫,緊張地喊道:「畫!我……那幅畫!」

    端木緋顧不上手上的那點兒小擦傷,急忙沖向鋪畫的那張大案。

    萬公公急了,心裡喚著「我的小祖宗」,嘴裡緊張地喊道:「端木姑娘,您別急啊!不就是一幅畫嗎?!」

    萬公公如影隨形地跟在端木緋身後,唯恐她又磕著碰著,傷上加傷,那他可不好和岑督主交代啊!

    端木緋三兩步地衝到了案前,急切地看向了那幅飛瀑圖。

    此刻這幅圖早已面目全非,那淡紅色的茶漬還有被暈染開去的墨水,把畫弄得一片腌臢。

    她給祖父畫的畫毀了……

    她可以想象如果祖父看到了,會有多傷心……

    端木緋的心裡似有什麼急墜直下,半垂的眼帘下,那烏黑的瞳孔中有不舍、有悲傷、有心痛、有惋惜,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混亂如麻。

    她靜立在大案后,久久沒有說話。

    這時,涵星和舞陽也從一旁的宮女口中知道剛才章文軒來過,還和戚氏起了爭執,大概是他們推搡間潑灑了茶水,這才污了這幅畫。

    涵星以為端木緋是惋惜沒救下這幅畫,走到她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地說道:「緋表妹,事已至此,你也別想太多了。」

    舞陽也快步走了過來,目光死死地盯著那幅面目全非的畫,雙手在體側緊緊地握成了拳頭,白皙的手背上青筋凸起。

    這是辭姐姐在世時留下的最後一幅畫,卻因為章家的人……章文軒,這筆賬她記下了。

    「辭姐姐……」舞陽在心中無聲地叫著楚青辭的名字,眼眶一酸。

    彷彿一眨眼間,就兩年多過去了……

    戚氏一眨不眨地看著這幅畫,眉頭緊鎖,同樣心痛惋惜,這幅畫本來可以成為傳世之作,畫卷上留下的這個落款本可名垂青史,可是現在卻……自己難辭其咎!

    戚氏想說什麼,嘴唇動了動,這時,雨薇捧著一個盛著清水的銅盆快步回來了,戚氏一下子被轉移了注意力,忙道:「端木四姑娘,我先幫你清理一下傷口吧。」

    戚氏又看向了端木緋手掌上的傷口,為小姑娘感到心疼,若非為了護住這幅畫,小丫頭又怎麼會摔倒?!小丫頭是家裡嬌養長大的,又何嘗受過這樣的委屈……

    端木緋還來不及有所反應,已經被涵星推搡著在一旁坐下了。

    舞陽和萬公公他們也擔憂地圍了過去,端木緋一下子就成了所有人的中心,萬公公在一旁緊張地說著:「章大夫人,您能行嗎?」

    「我看咱們還是先等等太醫吧。」

    「端木姑娘,你臉色有些白,她是不是弄痛你了?」

    「……」

    接下來,就只聽萬公公的聲音好像母雞似的咯咯叫個不停……

    待於太醫急匆匆地趕來時,戚氏剛好幫端木緋清理好了傷口,於太醫看著只是掌根擦皮點皮的端木緋,一張老臉上不由就露出一言難盡的表情。

    於太醫忍不住朝那個把他叫來的小內侍看了一眼,覺得對方簡直是亂傳話,說得十萬火急的,讓他差點以為端木四姑娘受了什麼斷骨割肉的重傷。

    沒等於太醫反應過來,就聽萬公公急切地催促道:「於太醫,你別愣著,趕緊給端木姑娘診治啊!」

    小內侍急忙搬來了一把玫瑰椅讓於太醫坐下,就這麼一會兒功夫,萬公公還在一旁連連叮囑著:「於太醫,你可要小心點,別把端木姑娘弄疼了。看仔細點,別讓砂子留傷口裡了……還有……」他那副緊張的樣子就像是天要塌下來似的。

    於太醫無論心裡再怎麼不以為然,這面上還是做出了一副唯唯應諾的表情,心裡腹誹著:前兩天王婕妤中暑暈厥了過去,這些內侍都懶得理會。這位端木四姑娘還真不愧是岑督主的義妹啊!

    一想到岑隱,於太醫好像是被當頭倒了一桶涼水似的,整個人肅然起敬,雖然岑隱不在,這要是自己「怠慢」了這位四姑娘的消息傳出去,他可擔當不起啊。

    於太醫急忙忙碌起來,煞有其事地吩咐葯童開藥箱,備藥膏備紗布……

    於太醫鄭重其事地治療著端木緋手上的傷口,硬是把一個擦傷當做刀傷來處置,謹慎仔細得彷彿他面對的人是皇帝一般。

    端木緋再次成為了眾人的中心,神情木然地由著於太醫折騰。

    結果就是她一個小小的擦傷,就把她的右手用白紗條包得里三層外三層,讓她的小手足足「胖」了一倍。

    最後,於太醫又給了一連串的叮囑,說是在傷口癒合前不能沾水,不能吃辛辣的,不能吃醬油,不能握筆……飲食要輕淡,多吃蔬菜水果,多休息。

    末了,於太醫還表示他明早會去清涼殿給她換藥。

    於太醫走了,涵星和舞陽不耐其煩地把這些話又對著端木緋叮囑了一番,涵星還對舞陽拍著胸膛說:「大皇姐,你放心,本宮不會讓緋表妹握筆的,本宮會好好盯著她的!」

    「……」端木緋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若非她確信自己只是右手蹭破了點皮,幾乎懷疑自己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症,病入膏肓了。

    算了,不妨事。太醫說不讓她用右手握筆,反正她還可以用左手的!

    然而,她才一個跑神,萬公公又叫了一頂軟轎,她就這麼一搖一擺地被抬回了清涼殿。

    而且,還是戚氏、舞陽、涵星以及萬公公一起親自把她送回了清涼殿,聲勢赫赫,這一路,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躲在軟轎里的端木緋隨著轎子一搖一擺,兩眼獃滯,只當她什麼也不知道……

    等戚氏安頓好了端木緋后,就告辭了:「端木四姑娘,你好好休息,我去求見宣國公,向他老人家賠罪。」

    戚氏說著,心裡湧現濃濃的內疚。

    宣國公願意把畫借給她,是出於對她的信任,可是她卻辜負了他的信賴。

    而且,她知道光是「請罪」是遠遠不夠的,這幅畫在宣國公的眼中不僅僅是一幅好畫,更是孫女留下的遺作,哪怕她提供一幅價值相當的古畫名畫,恐怕也難以彌補。

    坐在窗邊的端木緋眼底又蕩漾了一下,想著祖父,想著那幅畫。

    哪怕這幅《飛瀑圖》是她親筆所畫,但是如今的心境和當時不同,就算是臨摹一遍,也是形似,卻畫不出當時的那份意境與氣韻了。

    就如同這窗外幾棵梧桐樹上有萬千的樹葉,卻也不可能找到兩片完全一樣的樹葉。

    這幅畫毀了就是毀了,再也不能重現了。

    這是自己留下的最後一幅畫,楚家祖父和祖母一定會很難受的吧。

    端木緋的心底又泛起一陣酸澀,在體內急速蔓延開去。

    這時,窗外陣陣微風拂來,吹得那幾棵梧桐樹在風中搖曳著,那晃動的樹枝與樹影驚動了棲息於枝頭的雀鳥,它們一邊叫著,一邊拍著翅膀,四散而去,在那遼闊的天空中越飛越高,越飛越遠……

    端木緋突然開口,說道:「章大夫人,我陪你一起去吧。」

    戚氏愣了愣,深深地看著端木緋鄭重其事的小臉,點頭應了,嘴角浮現一絲淺笑。

    戚氏早就吩咐雨薇帶上了那幅被毀的《飛瀑圖》,隨後與端木緋一起又從清涼殿去往楚老太爺在行宮中的住處。

    楚家的丫鬟去通稟后,便把二人引到了左次間中見楚老太爺。

    「……伯父,都是我的不是,弄壞了令孫女的這幅遺作,我心裡實在過意不去。」

    戚氏開門見山地道明了來意,只說不慎弄壞了畫,其中的經過也沒多說,畢竟是她開口借了人家的畫,無論原因為何,畫毀了,責任就在她。

    戚氏的聲音艱澀,目光幾乎無法直視上首的楚老太爺,周遭的空氣似乎隨時會凝滯一樣,尤其壓抑。

    那幅被濺了茶水的畫平攤在一旁的紅木雕花大案上,米色的畫紙上那一片片淡紅色的茶漬觸目驚心。

    楚老太爺目光怔怔地看著這幅畫,許久許久都沒有說話。

    屋子裡一片沉寂,落針可聞,楚老太爺不說話,戚氏和端木緋也都沉默,心裡沉甸甸的。

    沉寂持續著,那甚至比怒斥更令人難受,更人煎熬。

    楚老太爺似乎已經忘了在場的戚氏和端木緋,一瞬不瞬地緊盯著那幅《飛瀑圖》。

    這幅畫還是辭姐兒過世后,老妻收拾辭姐兒的遺物發現的……這幅畫十有八九是辭姐兒要送給自己的生辰禮物。

    想著,楚老太爺不禁想起兩年多前辭姐兒在去雲門寺之前,曾笑著對自己說,她要給自己一份驚喜。

    辭姐兒彼時那璀璨的笑靨似乎還猶在眼前,可是她的人卻早已不在了……

    他的辭姐兒走了,就像是這幅畫……

    楚老太爺如石雕般坐在那裡一動不動,而他置於扶手上的右手幾不可察地微微顫抖著,屋子裡服侍的丫鬟們也知道這幅畫對老太爺的重要性,一個個皆是眼觀鼻鼻觀心地站著,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沉默的時間已經太長了,長到丫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空氣愈來愈凝重,壓得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打破沉寂的是屋外一個快步而來的小丫鬟,她急聲稟道:「老太爺,章家大老爺在外頭求見。」

    章文軒?!戚氏不由微微蹙眉,楚老太爺這才回過神來,直覺地朝戚氏看了一眼,然後道:「有請。」他的聲音中透著些許嘶啞。

    不一會兒,那個小丫鬟就把章文軒領了過來。

    章文軒已經煥然一新,他換了一身寶藍色柳葉紋刻絲直裰,之前一度凌亂如瘋婦的頭髮也重新梳好了,以一支簡單的玉簪固定,通身又是一派儒雅斯文、氣定神閑的氣度。

    然而,看在戚氏和端木緋眼裡,無論章文軒再怎麼裝扮得錦衣玉帶,也無法掩飾他的敗絮其中。

    章文軒當然也看到了戚氏,腳下的步履微緩,眼底飛快地閃過一抹意外,隨即又覺得也是情理之中。

    他此行也是為了畫的事來的。

    章文軒不動聲色地繼續往前走著,目光在那幅攤在案上的畫上一掃而過,神情中有些尷尬,隱隱感覺戚氏就這麼直來直去地衝來找宣國公,做事也太不圓滑了。

    「伯父,小侄不請自來,還請見諒。」章文軒在距離楚老太爺四五步外的地方停下,一絲不苟地作揖行了禮,「小侄前來乃是為了這幅《飛瀑圖》。小侄與內人找伯父借畫,本是為了請端木四姑娘一觀,一片好意,卻不想……」

    說著,他深深地嘆了口氣,又朝端木緋的方向望了一眼,目露無奈地接著道,「竟不慎毀了這幅畫。這都是小侄的不是,還請伯父恕罪。」

    章文軒說得鄭重其事,又對著楚老太爺作了一個長揖,看來誠意十足。

    可是,他話里透出的意思,還有他方才的那一個眼神,分明就是直指端木緋,暗示這都是端木緋的過錯。

    端木緋不是傻子,當然聽出來了,粉潤的嘴唇抿出一個彎月般的弧度,饒有興緻。

    戚氏自然也聽出來了,登時就有一種自己怎麼會眼瞎這麼久的挫敗。

    戚氏微微蹙眉,霍地站起身來,對著楚老太爺解釋道:「伯父,這幅畫被毀與端木四姑娘並無干係,撞倒茶杯的人並非端木四姑……」

    章文軒急忙打斷了戚氏:「若雲,就算你一向喜歡這小姑娘,有些事錯了就是錯了,你也別替她隱瞞。」

    他又嘆了口氣,義正言辭地說道,「無論如何,這畫毀了,我是要負責的……」說著,他又看向了楚老太爺,作揖到,「伯父,小侄知道這幅畫對您而言意義非凡,哪怕千金萬金亦不能補償,但還是希望伯父讓小侄盡一點心意,小侄收藏有一幅前朝書畫大師顏孟真的作品,等回京后,小侄就親自給伯父送去。」

    他一副寬容大度的樣子,雖然沒有明說畫是端木緋所毀,但話里話外的意思昭然若揭。

    戚氏懶得理章文軒,直接對著楚老太爺再次解釋道:「伯父,此事真的與端木四姑娘無……」

    然而,戚氏的話還是沒機會說完,這一次,楚老太爺抬起右手讓她不用再說了。

    見狀,章文軒心中暗喜,壓抑著微翹的嘴角,鬆了一口氣。

    而端木緋從頭到尾什麼也沒說,她的祖父她最了解了,哪怕章文軒方才說得再誠懇,祖父一向有識人之明,目光如炬,章文軒有沒有在說謊,祖父一眼能夠看透。

    她的祖父是最厲害的!

    「文軒,你回去吧。」楚老太爺神色淡淡地對著章文軒說道。

    「……」章文軒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他遲疑了一瞬,看向了戚氏,「若雲……」他想叫戚氏一起走,但是戚氏冷淡地撇開了目光。

    章文軒也擔心戚氏又把「和離」、「義絕」什麼的掛在嘴邊,讓外人看了笑話,也不敢強求,就先告辭了。

    戚氏轉頭朝章文軒挺拔如松的背影看了一眼,混亂紛雜的眼神漸漸沉澱了下來。

    她心裡有了決定。

    原本,她是想與章文軒和離的,從此,她與他,與章家再無瓜葛,但是現在看來,還是義絕得好!

    早日與這個不知禮義廉恥的男人恩斷義絕。

    楚老太爺沒有看章文軒,他的視線又落在了畫上,目光似乎發痴了。

    那雙因為年老而變得有些渾濁的眼眸中閃爍著無比複雜的光芒,似是一片波浪起伏的浩瀚大海般。

    屋子裡,再次沉寂下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楚老太爺再次開口道:「侄媳,坐下說話吧。」他的語氣溫和,似乎有話要和她說,同時,他伸手將一旁那幅畫一點點地卷了起來……

    端木緋看著楚老太爺那布滿皺紋的手,忍不住出聲道:「楚老太爺,可否把這幅畫交給我?」

    四周又靜了一息,戚氏和楚老太爺的目光皆是看向了端木緋,楚老太爺凝視了端木緋一瞬,艱澀地說道:「畫已經毀了……」

    他以為端木緋是要討畫。

    端木緋鄭重地看著楚老太爺,又道:「楚老太爺,我想為楚大姑娘修復這幅畫。」

    說話的同時,端木緋的眼底飛快地掠過一道深邃的幽光。

    當初,她故意留下最後一步沒有畫,卻還是在畫上落了款,就是打算等祖父壽辰那日,把這幅畫送給祖父時順便考考祖父,看看祖父能不能瞧出來這是一幅沒有完工的畫。

    也許今天她可以換一種方式在祖父跟前畫完這幅畫……

    端木緋的心中心潮翻湧,但是臉上還是笑吟吟地,一本正經地繼續道:「哪怕修復后不如楚大姑娘的原作,但也能讓您留個想念……不至於讓這幅畫從此毀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
    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