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24章 323公子(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24章 323公子(一更)字體大小: A+
     

    時間彷彿停止了幾息,只聽到四周刺耳的蟬鳴聲不絕於耳。

    門房遲疑了一下,差點想跟對方再確定一遍,但還是改口道:「不知你家公子貴姓?」

    小蠍只簡單地報了一個姓氏:

    「岑。」

    「呱呱!」

    幾乎是同時,後方傳來兩聲粗嘎歡快的鳥叫聲,小蠍不由揚了揚眉。

    「還請兩位稍候,小的這就去通報。」門房客氣地笑道,忍不住多看了小蠍身後的岑隱一眼,心裡努力想著這京中到底哪個世家貴胄是姓「曾」的。

    消息遞進去后,沒一盞茶,後院那邊就有了回應,紫藤氣喘吁吁地跑來了,親自趕來迎客。

    紫藤看著還等在角門外的岑隱,有些膽戰心驚。剛才門房婆子去湛清院傳話,說有一位相貌十分漂亮的曾公子要見大姑娘,大姑娘立刻猜出可能是門房聽岔了,來者十有八九是岑督主,就命她先來看看……還真是岑督主!

    紫藤調整了一下呼吸,朝岑隱走近了幾步,恭恭敬敬地行了禮:「督……公子。」

    「督主」兩個字差點就要脫口而出,紫藤硬生生地又改了口,「我們姑娘請公子去裡頭小坐。」

    門房也聽到了,疑惑地挑眉,心道:這位公子不是姓曾嗎?!怎麼紫藤又喚他「杜公子」呢?!那他到底是姓「曾」,還是姓「杜」呢?

    莫非……這位公子是故意在隱藏身份?

    在門房揣測探究的目光中,紫藤把岑隱請進府,又一路引到了外院的朝暉廳。

    暖暖的夏風徐徐,在蟬鳴聲中不時加入陣陣枝葉搖擺聲與雀鳥振翅聲。

    朝暉廳里還空無一人,不過,已經有丫鬟提前在廳中擺好了冰盆,一進去,就覺得四周清涼了不少。

    紫藤一邊請岑隱坐下,一邊拘謹地解釋道:「請岑公子在此稍候,姑娘馬上就來。」

    她又趕忙示意一旁的小丫鬟給岑隱上茶,唯恐怠慢了貴客。

    小丫鬟急忙把剛斟好的茶捧了過來,卻見那位年輕公子沒有落座,反而是在廳堂中央停下了,他轉過了身,目光似是望向了廳外。

    然而,廳外空無一人,只有幾棵茂密葳蕤的梧桐樹矗立在庭院中。

    紫藤正想問岑隱可有什麼不對,就聽岑隱已經開口喚了一聲:「小八。」

    紫藤怔了怔,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呱呱!」

    熟悉的鳥叫聲很快響起,一隻黑色的八哥拍著翅膀從其中一棵梧桐樹上飛了下來,黑色的羽翅擦過那梧桐的枝葉,引來一片枝葉在半空中微微搖晃著,幾片樹葉被它擦落,打著轉兒落了下來。

    小八哥展開雙翅滑翔著飛進了廳堂中,繞著岑隱飛了兩圈,「呱呱」地又叫了兩聲。

    紫藤忽然想起,去歲秋獵回京的路上,小八哥「走丟」時,還是岑隱派人把受傷的小八哥找了回來,莫非小八哥還是個感恩圖報的鳥?

    小八哥又繞著岑隱飛了一圈,飛得更低了……

    岑隱一手按住了腰側的青色荷包,雙眼對上小八哥那「虎視眈眈」的琥珀色眼眸,忍俊不禁地勾起了唇角,笑眯眯地說道:「這個可不能給你。」

    「呱?」小八哥又發出一聲粗嘎的叫聲,在四周盤旋不去。

    紫藤登時明白了什麼,感情這小八哥是看上了岑隱的荷包?!

    這……這……這真是不知死活啊!

    紫藤撇了一旁面無表情的小蠍一眼,真擔心這隻八哥會變成烤八哥。

    就在這時,小八哥突然調轉方向朝廳外飛去,翅膀歡快地扇動著。

    廳外七八丈外,一個著一襲海棠紅纏枝杏榴花刻絲褙子搭配一條肉桂粉馬面裙的少女身姿優雅地朝這邊走來,少女身段修長纖細,步履輕盈,明媚中帶著幾分颯爽。

    今日的端木紜只簡單地反挽了一個彎月鬟,鬢髮間斜插了一支八寶攥珠飛燕釵,那累絲飛燕的雙翅輕薄精緻,她徐徐走動時,那對金翅微微顫動,十分靈動。

    「呱呱呱!」小八哥一邊叫著,一邊繞著端木紜飛了一圈,然後穩穩地落在了她的右肩上,一聲比一聲響亮,叫個不停,似乎在告狀一般。

    端木紜有些驚訝小八哥怎麼會在這裡,安撫地摸了摸肩頭的小傢伙。

    紅衣的少女與黑色的八哥,乍一眼看去,實在是一個古怪的組合,再一看,又說不出的和諧。

    端木紜很快就來到了廳堂中。

    「大姑娘。」紫藤急忙迎了上去,壓低聲音附耳告了小八哥一狀,這個小八哥越來越無法無天了,連岑督主這裡都敢放肆。

    端木紜怔了怔,她當然還記得去歲小八哥在獵宮裡「搶」了岑隱的荷包,還差點把荷包里的一塊玉佩給摔了。

    端木紜明艷的臉龐上露出一絲好氣又好笑的神色,她隨手把肩上的小八哥抓了下來,在小八哥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捏著它的雙翅給它擺了一個作揖的姿態,道:「岑公子,我們小八知錯……唔!」

    在端木紜的低呼聲中,小八哥不客氣地啄了她的手背一下,氣呼呼地拍著翅膀飛出了廳堂。

    它翅膀上的一小片黑羽輕飄飄地從半空中落了下來,岑隱下意識地一抬手,就接住了這片黑羽。

    他抬眼看著小八哥飛走的身影,隨手轉動著手裡的這片黑羽,一種輕快愜意的感覺自然而然地散發出來。

    小八哥飛走了,廳堂內一下子安靜了不少,端木紜好笑地搖了搖頭,用一種帶著寵溺的口吻說道:「這個小八真是被慣壞了。」

    端木紜笑著收回了目光,這才想起請岑隱坐下。

    紫藤定了定神,趕緊把小丫鬟備好的熱茶給奉上了,默默地又把小八哥給嫌棄了一番,心想:不知道岑督主會不會覺得他們端木家失了禮數?!

    想著,紫藤心跳砰砰地加快,看了看神情自若的端木紜,心裡不禁嘆道:大姑娘的膽子真大,不是說東廠一向殺人不眨眼,比錦衣衛還要可怕得多!

    端木紜優雅地捧起茶盅,抿了口茶,才又道:「岑公子,你可是剛從寧江行宮回來?」

    她笑容明媚爽朗,眸子里閃著璀璨的光輝,岑隱几乎可以猜到她的下一句想必就是要問她的妹妹。

    岑隱眸光微閃,應了一聲,笑道:「端木姑娘,令妹托我給你捎一件東西。」

    也不用岑隱再額外吩咐什麼,小蠍就上前幾步,把手裡的一個木匣子遞給了紫藤。

    紫藤打開木匣子,呈給了端木紜,匣子里放的正是端木緋親手縫製的香囊,一股藥草的香味撲鼻而來。

    端木紜立刻聞出其中有幾種氣味很是熟悉。

    就算是不問,她也能猜到這個香囊的功效,隨手拿起那個香囊放在鼻尖嗅了嗅,原本帶著些許愁緒的眉心隨著那鑽入鼻尖的香味而舒展開來,神情柔和如彎月。

    她的妹妹真是心靈手巧,而且還細心、體貼、可愛……

    端木紜長翹濃密的睫毛微微顫了顫,眼眸溫暄明亮,表情愈發柔和,那張精緻的面龐此刻是那麼恬靜而又嬌艷,如同一朵牡丹花靜靜地在陽光下綻放了,說不出的明艷動人。

    屋子裡,寂靜無聲,只有那似近還遠的蟬鳴聲喋喋不休。

    岑隱怔怔地看著她,然後,他突然偏開了視線,抬手捧起了一旁的茶盅,他的手似乎有些不穩,茶蓋拂過茶湯上的浮沫時,微微碰撞在杯口上,發出細微的咯嗒聲,也打破了這一室的寧靜。

    端木紜回過神來,朝岑隱看了過去,只見岑隱淺啜了一口茶后,就放下了茶盅,站起身來,淡淡道:「端木姑娘,我剛回京,還有事在身,就先告辭了。」

    端木紜下意識地也站了起來,正要說她送送岑隱,眼角卻瞟到一道眼熟的身影,蹙眉喚了一聲:「小八!」

    小八哥不知何時又從窗口飛進了朝暉廳,此刻,它正悄悄地從一個方几下走到了岑隱的腳邊,不死心地仰首望著他的荷包……

    被逮了個正著的小八哥受了驚,慌亂地撲騰著翅膀,好像一隻母雞般半飛半跳地又跑了。

    一陣愉悅的笑聲在廳堂中響起,這一次,岑隱忍不住笑出聲來,那張絕美的面龐看來神采飛揚。

    端木紜也被傳染了笑意,清脆的笑聲自飽滿的紅唇溢出,笑得她差點沒笑出眼淚來。

    好一會兒,端木紜總算止住了笑,抬眼看向岑隱道:「岑公子。」她猶豫了一息,道,「公子可否帶我進宮一趟?我想見見貴妃。」要是遞牌子,怕是來不及了。

    「隨我來。」岑隱也沒問原因,直接點頭應了。

    端木紜顯然鬆了一口氣,笑容更深,眉目如畫,蔓出旭日和風般的明媚。

    這個燦爛的笑容,就像是迷途的旅人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突然看到璀璨的啟明星冉冉升起……就如同那個時候一樣。岑隱那魅惑的眸子變得深邃了一些,泛起絲絲漣漪。

    紫藤在一旁自然也聽到了這番對話,驚得一時沒反應過來,這怎麼莫名其妙地姑娘就要跟岑督主一起進宮了呢。

    眼看著岑隱與端木紜相繼走出了朝暉廳,小蠍緊隨其後,紫藤不再多想,急忙提著裙裾追了上去。

    一盞茶后,一輛馬車就載著端木紜和紫藤從端木府的角門駛出,岑隱策馬跟在一旁。

    那門房看到大姑娘就這麼「孤身」和一個陌生的公子出府去了,表情有些一言難盡,暗暗地搖了搖頭。

    那扇角門很快就在後方「砰」地閉合了,馬車一路飛馳,朝著皇宮的方向而去,抵達宮門時,太陽已經開始西斜了,那刺眼的陽光變得柔和了些許。

    「參見督主。」

    端木紜在紫藤的攙扶下下了馬車,聽到前方宮門的方向傳來恭敬洪亮的請安聲。

    她一下馬車,就直接被岑隱帶進了宮去,沒人核查她的身份,也沒人多看她一眼,彷彿她根本就不存在般。

    端木紜也不是第一次進宮了,卻是第一次進得這麼快,這麼順利,不到兩盞茶功夫,她就被岑隱帶到了鍾粹宮外。

    「多謝岑公子。」端木紜福身謝過岑隱后,就跟著鍾粹宮的一個宮女進了院子。

    岑隱朝她纖細的背影看了一眼,這才轉身離去,他身後的小蠍還沒反應過來,心道:難道督主走這一趟鍾粹宮只是為了送端木大姑娘來此?!……這種小事交給自己不也是一樣嗎?!

    他正想著,前方傳來岑隱淡淡的聲音:「小蠍,你去查查,端木家出了什麼事。」

    小蠍這才回過神來,急忙作揖應道:「是,督主。」

    小蠍匆匆離去,岑隱又停下了腳步,回頭朝鐘粹宮的方向望去,唇角微抿。以端木紜的性子,若非是有要事,她是不會貿然讓自己帶她進宮的。

    從岑隱此刻站的位置,早已看不到端木紜的身影,只看到幾株海棠探出牆頭,在風中微微搖曳著,沙沙作響。

    端木紜已經被宮女領進了東偏殿,見到了端木貴妃。

    「紜姐兒……」羅漢床上的端木貴妃看著端木紜來了,艷麗嫵媚的臉龐上難掩意外之色。

    「見過貴妃姑母。」端木紜落落大方地給端木貴妃行了禮,「貴妃姑母,侄女貿然進宮實在是事發突然,事情緊急,還請姑母見諒。」

    端木貴妃一向喜歡端木紜,又怎麼會與她計較這些細枝末節,拉過她的手,親昵地說道:「紜姐兒,都是自家人,你何須與本宮客氣。可是家中出了什麼事?」說著,端木貴妃形狀優美的柳眉微蹙。

    端木紜遲疑地看了看四周,端木貴妃立刻就明白了,她使了一個手勢,屋子裡服侍的宮女就魚貫地退了出去,只留下她的親信程嬤嬤侍候在一旁。

    見屋子裡沒了外人,端木紜也不繞圈子,直接進入正題:「貴妃姑母,歸義伯夫人今日來府里找祖母,我去永禧堂時,不巧聽到了一二……」端木紜的神色變得有些微妙而複雜。

    歸義伯夫人?!端木貴妃聞言面色微變,耳邊自然而然地響起了賀氏在賞花宴時對她說的話:「歸義伯府的七姑娘溫雅賢良,體貼柔順,若是由她去南境伺候大皇子,想來妥帖周到。」

    端木貴妃心裡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一雙白皙細膩的紅酥手下意識地捏了捏手裡的帕子,問道:「紜姐兒,你可知道歸義伯夫人去找你祖母是為了什麼?」

    端木紜從端木貴妃的神色中也隱約看出了什麼,理了理思緒后,就有條不紊地把事情的經過一一說了,歸義伯夫人是今日午後去的端木府。

    當時端木紜正好為了端木憲壽辰將近的事去永禧堂請示賀氏,到了廊下,卻聽到屋子裡傳來爭吵聲,裡面的人情緒十分激動,聲音尖銳,斥責賀氏不能收了銀子不辦事,讓她把那筆銀子還來。

    有道是,非禮勿聽。端木紜本來正要避開,沒想到緊接著就聽到賀氏安撫歸義伯夫人說,她可以出面以她這外祖母的名義派人送金七姑娘去南境……

    當時賀氏說的是「侍候大皇子」,但是端木紜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怎麼也不好把這話掛在嘴邊,就委婉地改成了「與顯表哥一會」。

    端木貴妃當然聽懂了,捏著帕子的手更為用力了,手背上根根青筋凸起,在那細膩如羊脂的手背上分外醒目。

    她簡直不敢相信她明明已經親口對著母親道明了其中的利害關係,母親竟然還敢如此!

    端木紜說完后,屋子裡就陷入一片沉寂,靜得落針可聞。

    端木紜櫻唇緊抿,一雙烏眸深邃如淵。

    她也覺得賀氏做事太不妥當了,但是她也了解賀氏的性格,貿然闖進去阻止,賀氏肯定不會聽的,偏偏端木憲近日忙得不可開交,已經好幾天沒有回府了,連在哪兒都不知道。她正遲疑著該怎麼辦時,岑隱正好來了。

    端木紜一時也別無他法,想來想去,只好求岑隱帶她進宮來見端木貴妃。

    這件事事關端木家,又牽涉到大皇子,由端木貴妃出面才最為妥當。

    端木紜自然是沒提岑隱帶她進宮的事,而此刻端木貴妃心亂如麻,也忽略了到底是誰領端木紜進宮的問題。

    端木貴妃深吸一口氣,只覺得耳邊轟轟作響,忍不住再三確認:「紜姐兒,你聽清楚了?」

    端木紜不知道前因後果,就把自己聽到的一五一十地又複述了一遍。

    端木貴妃氣得牙齒幾乎在打戰,手也開始發抖,豐滿的胸脯劇烈地起伏著,心中一股怒火憋在那裡卻無處宣洩……

    難怪母親會莫名其妙地向自己提起要給大皇子身邊送個人伺候,她當時只以為母親年紀大了所以腦子糊塗了,也沒多想。

    原來是這樣!

    竟然是這樣!

    母親膽敢收了人家的銀子,就把自己的兒子、她的外孫、堂堂皇子給「賤賣」了。

    大皇子千里迢迢地去了南境戰場,那邊危機重重,戰況不明,他是拿他的命去搏他的前程,沒想到他的親外祖母轉手就把他給「賣」了?!

    這簡直是聞所未聞!

    端木貴妃閉了閉眼,渾身充斥著一種無力的憤怒。

    母親執迷不悟,恐怕至今還覺得她只是送個伺候的人去南境罷了,卻不想想大皇子如今是在軍中啊!

    這事一旦坐實,軍中上下還會服他嗎?!

    等皇帝知道了,又會怎麼想大皇子?!

    皇帝只會以為大皇子存心去南境混軍功,覺得大皇子丟了皇室的臉面,覺得大皇子不堪大用……

    端木貴妃越想心越涼,越想越氣,越想越急,幾乎無法理智地思考……

    「貴妃姑母息怒。」端木紜急忙奉上了放在一旁的方几上的茶水,讓端木貴妃緩緩氣。

    端木貴妃接過茶盞時,一雙手還在微微顫抖著,幾次把茶盞湊到唇畔,又放下,再捧起……抿了兩口溫茶水后,她才放下茶盞。

    她深吸幾口氣,許久,才漸漸地平靜下來,轉頭看向一旁面露擔憂之色的端木紜,心口一股暖流緩緩地流淌開去。

    紜姐兒,可真是個好姑娘,既貼心,又暖心。

    她得知了這樣的醜事,沒有衝動地與母親去論個對錯,而是選擇立刻進宮來告訴自己,明白事情的輕重緩急,她不僅能幹,而且懂事,又謹慎大方,皇兒若是能娶到她就好了,有她操持中饋,後院一定妥妥噹噹。

    「紜姐兒,」端木貴妃再次拉起了端木紜的一隻素手,感慨地說道,「這一回,真是多謝你特意進宮來告知本宮。」

    端木紜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又福了福,道:「姑母,您這不是一家人說兩家話嗎?!」

    只要他們都姓「端木」,那就是一榮俱榮,一辱俱辱,這點輕重利害她還是分得清的。

    「……」端木貴妃心裡卻有幾分唏噓,連端木紜和端木緋這樣的小姑娘也知道以大局為重,然而母親卻像入了魔障般,為了區區蠅頭小利,竟然連皇子也敢坑!

    端木貴妃眼底又是一陣波濤洶湧,須臾,才又冷靜下來,她抬手做了個手勢,示意程嬤嬤聽令。

    「程嬤嬤,你趁宮門還沒落鎖,親自跑一趟,宣端木太夫人進宮一趟。」端木貴妃沉聲吩咐道。

    「是,娘娘。」程嬤嬤急忙屈膝領命。

    端木紜在一旁提醒了一句:「貴妃姑母,我就怕歸義伯府的姑娘已經出發了。」

    端木貴妃臉色又是微微一變。

    端木紜提醒得是,光找母親賀氏,再由她出面去找歸義伯府的人,怕是會耽誤時間。

    端木貴妃沉吟一瞬,便讓程嬤嬤即刻趕去端木府,同時又讓人把鍾粹宮的總管太監馬公公找了過來,讓他先跑一趟歸義伯府,務必要把金七姑娘攔下,不能讓她南下。

    馬公公知道事關重大,很快領命而去,步履聲漸行漸遠。

    端木貴妃看著窗外那搖曳的樹枝,嘴裡喃喃地說了一句:「希望來得及。」

    內侍無旨不能出京,如果歸義伯府的動作太快,人已經出了京郊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鍾粹宮裡在一陣些微的騷動后,就恢復了平靜,院子里的其他宮人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看到貴妃的心腹程嬤嬤和馬公公一前一後地出了宮,皆是行色匆匆,似有什麼十萬火急的要事。

    宮人的心中難免暗暗揣測,一種不安的氣氛漸漸地瀰漫開來,隨著那暖暖的夏風不斷蔓延著……

    一炷香后,程嬤嬤就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端木府,求見太夫人。

    門房知道是端木貴妃派人來了,自然是不敢怠慢,一個婆子飛似的跑向了永禧堂。

    此刻,永禧堂里很是熱鬧。

    賀氏正在聽一個青衣婆子的稟報:

    「太夫人,奴婢剛才從錦食記買了點心回來時,正好聽到門房的幾個婆子在閑聊,說是今天有一位曾公子來找大姑娘。」

    「門房說,還是大姑娘的大丫鬟紫藤親自出來迎的人,看樣子與那位公子還挺熟的。」

    「後來那位曾公子與大姑娘在朝暉廳里單獨處了兩盞茶功夫,有小丫鬟還遠遠地在廳外看到那位公子送了一個木匣子給大姑娘,大姑娘看著愛不釋手,喜愛極了。」

    「後來,大姑娘就跟著那位公子一起出門了,已經快一個時辰了,到現在還沒回來。」

    那青衣婆子說得是眉飛色舞,口沫橫飛。

    賀氏一邊慢悠悠地喝著茶,一邊聽著,嘴角勾出一抹嘲諷的弧度,對著小賀氏冷哼道:「難怪啊,楊家看不上,衛國公府也看不上……簡直是丟盡了端木家的臉!」

    「這還真是無法無天了,青天白日的,一個大男人就找上門來!」

    「老太爺還老是在我跟前誇她呢!瞧瞧,這就是他說的知書達理,能幹大方?!」

    賀氏幾乎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嘴角翹得更高了。

    等端木憲知道端木紜的所作所為,又會是什麼表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