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16章 315破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16章 315破局字體大小: A+
     

    「哈哈哈……」

    牟奈高亢豪爽的笑聲回蕩在眾人的耳畔,隨著這後山的山風縈繞不去……

    許景思被他橫抱在胸前,烏黑柔順的青絲半掩住她美艷如玉的臉,顯得愈發妖艷動人,那寬大的衣袖和袍角也隨之垂落下來,露出她白皙精緻的雙足。

    之前被那身長及地面的袍子所遮掩,直到此刻,眾人才注意到她的雙足竟然是赤裸的,纖細小巧,腳踝上還戴著一對赤金雕花足環,足尖在燦爛的陽光下像是發著光。

    傷風敗俗!席位上那位何大人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壓抑著心口的怒意,垂眸移開了目光。

    封炎的眸子里同樣是怒意翻湧,如同岩漿般沸騰著,彷彿隨時會噴湧出來……

    溫無宸暗暗地拉了拉封炎的衣袖,向他搖了搖頭。

    號角聲很快再次吹響,這一次,那悠長的號角聲變得高亢磅礴,大氣恢弘,彷彿是在宣告著什麼。

    王宮外的那些都城百姓似乎也聽到了號角聲,外面傳來了如海浪似轟雷的歡呼聲,一聲接著一聲,此起彼伏,百姓都在為新王的誕生而歡呼著,雀躍著……

    看著前方那些對著自己俯首的眾臣,聽著遠處傳來的歡呼聲,牟奈愈發神采煥發,渾身上下似乎多了一股王者之氣。

    「大家都起來吧。」牟奈以蒲語令眾人坐下后,目光又看向了封炎等人,改用大盛語說道,「眾位遠道而來的大盛貴賓,請務必多留些日子,來參加吾的登基大典。」

    封炎站起身來,對著牟奈抱拳應下:「多謝王上的好意,吾等卻之不恭。」

    牟奈連聲道好,喉間又發出一陣豪爽的笑聲,朗聲道:「今日是吾的大喜之日,大家且盡情喝酒,盡情享樂!」

    一旁的歌姬樂師早就為這一刻待命,井然有序地粉墨登場。

    歡快悠揚的樂聲響起,一個個打扮艷麗的舞姬魚貫入場,在平台中央身姿輕盈地翩然起舞,旋轉折腰,雙臂隨著樂聲翻轉、律動,一條條布滿褶皺的的寬大裙擺隨著舞姬們的舞動而翻飛著,就彷如蝴蝶蹁躚於花叢間,美如仙境。

    那些賓客們都沉浸在這片歌舞昇平中,一個個皆是神采飛揚,此時此刻,再也沒人在意大王子赤德如。

    成王敗寇,這是千百年來都不變的道理。

    無論二王子牟奈的出身有多麼卑微,既然他勝出了,那麼他就是他們蒲國當之無愧的君主!

    牟奈已經在下首的王子位上又坐下了,舉杯先飲,其他人也都紛紛高舉美酒向其致敬,然後仰首一口飲下。

    牟奈對著身旁的隨從又吩咐了一聲,緊接著,又有一群著鵝黃色露肚裙裝、外披薄紗的女奴紛紛進場,走向兩邊席位上的賓客們。

    那些蒲國的賓客們都自發地把看得上眼的女奴攬在了懷中,面泛紅光,手掌肆意地撫摸著女奴們裸露在外的胳膊和腰身……

    牟奈見狀哈哈大笑,直接道:「大家都莫要見外,喜歡的儘管帶回去!」

    立刻就有兩三個族長笑著應下了,說著什麼「不客氣」、「多謝王上」之類的客套話,席宴上越發熱鬧喧嘩,一片觥籌交錯聲。

    然而,卻有幾個女奴被人揮退,女奴們拘謹地退了兩步,站在後方,有些不知所措。

    這裡的異狀自然而然地吸引了牟奈的目光,他微微蹙眉,抬手做了個手勢,四周的樂聲就倏然而止,那些在場中央跳舞的舞姬們也都停了下來。

    一瞬間,四周鴉雀無聲,就彷彿時間在這一刻靜止下來,只餘下些許草木搖曳聲迴響在耳邊,樹欲靜而風不止。

    牟奈看向了斜對面的封炎幾人,臉上的笑意倏然收了起來。

    「封公子,」牟奈的聲音微冷,再不復儀式前的客氣,那雙極度亢奮的眸子里還是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紅血絲,恍若凶獸般,「大盛使臣連吾國美女都不要,莫不是看不起吾蒲國!」

    他一字比一字冰冷,冷得彷彿要掉出冰渣子來,四周的氣溫也隨著他的話語陡然下降,似乎驟然進入寒風凜冽的寒冬臘月般,與之前的熱鬧喧闐形成極致的對比。

    四周其他的蒲國人皆是默不作聲,神色各異,有的人漫不經心地在女奴身上捏了一把,有的人慢慢地飲著酒水,有的人面露嘲諷地坐壁上觀,都是靜待事態的發展。

    與封炎隔著幾個座位的何大人眉宇深鎖,他雖然也看不慣這些蒲人的野蠻作風,卻也不會傻得在對方的酒宴上如此掃興,這不是生生打這新王的臉嗎?!

    果然是嘴上無毛,辦事不牢!

    在周圍幾十道灼灼的目光中,封炎還是泰然自若地飲著杯中的酒水,隨意地放下手裡的酒杯,笑吟吟地反問道:「王上之意莫非是說這些女子……便能代表貴國?!」

    牟奈雙目瞠大,臉色更沉,下意識地捏緊手裡的酒杯,若非這酒杯是金器,怕是已經被他一掌捏碎。

    這些女子不過是區區女奴,卑微如塵埃,她們的生死不過是在場任何一個人一句話的事,根本就不會有人在意。

    這些卑賤的女奴又豈能代表他們蒲國?!

    空氣中火花四射,就如同拉緊的弓弦般,一觸即發。

    也有人暗暗地看朝正前方的許景思望去,作為大盛的和親郡主以及蒲國的王后,她可說是兩國之間的紐帶,若是新王與大盛使臣鬧得不快,甚至於上升至兩國之間的糾紛,也將導致她在蒲國的地位變得尷尬。

    但是,坐在主位上的許景思彷彿什麼也沒看到一般,視若無睹,慵懶地倚靠在後方的椅背上,似笑非笑地飲著酒,那雙妖艷魅惑的眸子里似染上了淡淡的醉意,她的髮絲,她的指尖,她的微笑,她的眼神都透著一種極致的美艷,如那傳說中的九尾狐仙般。

    一旁的伏騫見封炎和牟奈之間的氣氛不對,心下有些緊張,正想著是不是說幾句話來緩和一下氣氛,卻聽牟奈又開懷大笑。

    「吾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封公子莫要介懷。」說著,他又高舉手裡的酒杯,擋在臉前,掩飾眸底的不快,若無其事地說道,「吾先干為敬!」

    他豪邁地將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然後將杯口翻轉朝下,表示滴酒不留。

    四周的不少蒲人雖然聽不懂大盛語,但是見牟奈又笑了,知道這件事算是揭了過去。

    歡快的樂聲很快又響了起來,那些呆若木雞地站了好一會兒的舞姬們鬆了一口氣,繼續翩翩起舞,平台上其他人又將注意力投諸到眼前的輕歌曼舞中,說說笑笑,吃吃喝喝。

    這場小小的風波一下子就過去了,似乎沒有在席宴上留下一絲漣漪,平台上越來越熱鬧,那些蒲國大臣喝得面紅耳赤,但還在一杯接著一杯地喝著……

    眾人拿的是酒杯,唯有輪椅上的溫無宸執的是茶碗,飲的是茶碗中咸香的奶茶,神情愜意,就彷彿有一層無形的屏障把他同四周的觥籌交錯聲隔離開來。

    他烏黑的青絲柔順地披散在肩頭,在陽光下反射出淡淡的光輝,嘴角噙著一抹淺笑,整個人靜靜地坐在那裡,彷彿一尊無暇美玉雕刻而成的玉像,說不出的溫潤出塵,彷如謫仙下凡。

    他悠然飲茶,目光狀似不經意地掃視著四周,卻是暗暗地留心著眾人的反應。

    許景思與儀式前一樣,還是漫不經心,渾不在意,彷彿誰任新王都與她無關。

    其他九族的族長表現各異,大部分人對新王牟奈殷勤極了,不時對他敬酒恭賀,有的人不冷不熱,也有的人比如甘松族族長,心不在焉,神色複雜極了,似乎至今還不敢相信「文弱」的二王子竟然會戰勝了自己的外孫。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

    無論是大盛,還是蒲國,皆是一樣。

    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有機會從混亂之中辟出一條生路來。

    溫無宸的嘴角微微勾起,神情還是那般溫潤,如流水,似青嵐,若皎月,看似雲淡風輕,弱不禁風,再一看,又如淵渟岳峙,氣度雍容,榮辱不驚。

    一曲罷,緊接著又是一曲響起,熱情奔放的鼓聲與弦樂聲交錯著響起,男男女女的舞伎帶著手鈴鼓邊唱邊跳,活力四射,極具異域風情的歌舞讓幾個大盛使臣也看得目不轉睛……

    宴會足足持續了近兩個時辰才散場,那些賓客們或是暫居於王宮中,或是出宮四散而去,也包括封炎他們。

    太陽西斜之時,他們就回到了驛館中。見四周沒了蒲人,壓抑了大半天的何大人如同火山一般爆發了:

    「無恥!下賤!」

    「子娶母,不以為恥,竟以為榮!」

    「弟害兄,分明就是不悌不敬,竟然尊之為王!」

    「聚眾為淫,不忍入目,真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何大人滔滔不絕地說個沒完沒了,整張臉更是漲到通紅,彷彿下一刻就要爆炸似的。

    這一次,何大人倒還算有了幾分理智,沒敢在封炎跟前再直斥許景思,話中只說蒲國人,但是他對許景思的不滿早溢於言表。

    封炎目光淡淡地看著何大人,似笑非笑道:「何大人,若是看不下去,不如先提早回京如何?也免得這蒲國的人事污了何大人的眼!」

    「……」何大人嘴巴張張合合,他雖恨不得立刻離開蒲國這等未教化的蠻夷之地,卻還記得他此行身負重任。臨行前,皇帝特意秘宣過他,告誡他此行有三個目的,一來是看看蒲國新王對大盛的態度,二來是要勸新樂郡主留在蒲國,最後,也是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監視封炎。

    封炎沒走,他又怎麼能走,怎麼敢走!

    何大人的臉上有些尷尬,清了清嗓子道:「封公子,你我有聖命在身,又怎麼為一己之私,圖一時痛快!哎,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他做出義正言辭的樣子,得來的不過是其他人冷淡譏誚的眼神,何大人愈發尷尬,借口疲累不堪,就告退了。

    慕瑾凡等其他人也各歸各屋,唯有溫無宸留在了封炎的房間里。

    陽光透過幾扇敞開的窗戶灑了進來,照得屋子裡一片金紅色,明亮通透。

    封炎親自把溫無宸的輪椅推到了窗邊,窗邊的方桌上擺著一個棋盤,棋盤上的黑白棋子星羅密布……一旁還擺著一冊棋譜。

    想著今天可以見到許景思,封炎昨晚幾乎沒怎麼睡,今早啟明星的第一道光線剛照亮天際,他就起身了。

    既然無事可做,他乾脆就按照棋譜擺起棋局來,這本棋譜還是他臨行前從蓁蓁那裡順的,是蓁蓁把她收集的一些殘譜重新整理,集結成冊……

    想著蓁蓁,封炎的眼底掠過一道流星般璀璨的流光。

    溫無宸看著那棋盤上的殘局,隱約也猜到封炎想必昨晚一宿輾轉反側,心緒難平。

    封炎又給溫無宸斟了茶,斟的是他們從大盛帶來的毛峰,剛剛的酒席上大魚大肉,正好喝點毛峰,解解膩。

    「阿炎,郡主怎麼說?」溫無宸開門見山地問道,目光隨意地掃視著身前的棋局,這盤棋已走至中盤,黑子銳不可當,在棋盤上如一條蜿蜒的黑龍盤踞其上,而白子已經在黑子氣勢洶洶的攻勢下,變得雜亂無章……

    封炎正在給自己斟茶,聞言,手中的動作微微一頓,「嘩嘩」的斟茶聲也間斷了一下,然後水聲又繼續響起。

    待斟茶聲停下后,封炎才把之前他被那個女奴帶去見許景思的經過大致說了一遍,包括許景思沒料到封炎會代表大盛出使蒲國,包括她對兩位王子的評價,也包括她的一些打算……有些話,之前許景思說來時雲淡風輕,但是此時由封炎轉述時,卻字字帶著血,讓他幾乎要用盡全身的力氣才能一字字地道來。

    好一會兒,屋子裡就只剩下了封炎一人的聲音,溫無宸眼帘半垂,似在傾聽,又似在注視著眼前的棋盤。

    屋子裡,明明坐著兩人,空氣中卻透著一種淡淡的孤寂與蕭索。

    封炎說完后,捧起了茶盅,有些心不在焉地喝了一口茶。

    一陣細微的棋子碰撞聲忽然響起,溫無宸信手從棋盒裡捻起了一粒白子,白色的雲子如同他身上這襲夾著銀絲的霜色衣袍般潔白無暇,神聖不可侵犯。

    「啪!」

    溫無宸毫不遲疑地把手裡的白子放在棋盤的右上角。

    他微微笑了,眸光一閃,幽黑的眸子明亮溫暄,道:「郡主她從小就是個有主意的。」說著,他語氣中透出一抹唏噓,「當年也是她一力要求和親蒲國……給許家滿門掙了條活路。」

    封炎看著眼前棋盤,隨著這白子的加入,原本大局已定的棋局彷彿一粒石子墜入湖面般,盪起了一圈圈漣漪,棋局發生了一種極為微妙的變化,似是苟延殘喘,又似乎是隱約透出了一絲生機。

    溫無宸可能不知道,但是封炎清楚這局棋其實還沒擺完,此刻溫無宸走的這步棋已經與棋譜上的迥然不同。

    封炎的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目光微微發直。

    他們此行來蒲國,是想見見許景思,看看她是想回大盛,還是她已經有了其它的打算,再來決定下一步棋。

    封炎從棋盒中捻起了一粒黑子,按照棋譜上的走法落子,黑子咄咄逼人。

    溫無宸似乎有些意外,瞥了封炎一眼,又捻起了一粒白子,忽然話鋒一轉道:「上午的比試怕是有貓膩。」

    封炎朝溫無宸看去,饒有興緻地挑了挑眉。

    對於上午的比試,其實他也覺得有些奇怪。

    根據上半局的勢頭,大王子明顯要勝於二王子,而且按照周圍蒲人的反應來看,大王子平日里在武學上應該強於二王子,當時,哪怕二王子的決勝心再強,也不可能突然就有如神助地得到了翻盤的契機。

    「我觀那二王子牟奈那雙目充血,瞳孔擴大,渾身青筋暴起,渾身似乎處於一種極度亢奮狀態,即便後來比試結束后,他的額角、頸后還在持續大量地出汗……他之所以能反敗為勝,十有八九是因為服用了某種藥物以提升力量、速度等等。」溫無宸不緊不慢地推測著,又落下了一粒白子。

    封炎眯了眯眼,仔細回想著之前比試中的一些細節,尤其是牟奈當時的神情、動作、面色……果然如溫無宸所說。

    封炎若有所思地把玩著手裡的黑子,從食指滾到尾指,又隨意地從尾指滾到食指,他修長的手指靈活敏捷,那棋子彷彿他身體的一部分般。

    「大王子赤德如應該也沒想到自己會輸吧。」封炎一邊說,一邊照著棋譜又落下一子。赤德如還以為自己勝券在握,沒想到卻被二王子陰了一把。

    溫無宸點了點頭,右手再次摸向了棋盒,「大王子的外祖父恐怕是心有不服……」

    在蒲國,大王子的母族甘松族是除了甫族外,最強大的一族,也有許多小族依附於他。

    若是今日公平決戰,強者為尊,就算大王子輸了,甘松族也就認了。但是,今天的比試中,二王子贏得也並非是毫無破綻,等甘松族族長與大王子之後細想想,就會知道不對勁,說不定也能看出端倪來,甘松族肯定不服。

    這片高原上的蒲國十族,數百年來,皆是以強者為尊,一旦登上王位的人不是強者,就壓不下底下這些野心勃勃的人。

    如今二王子雖然勝了,其實反而給他自己製造了極大的隱患,只可惜,他自視甚高,怕是還沒有想到。

    溫無宸說話間,又落下了第三粒白子。

    不過是三步棋,這棋局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白子又活了,而那原本宛如巨龍般盤踞棋盤的黑子卻搖搖欲墜,如大廈將傾……

    封炎沒有再繼續,棋譜上的黑子也就走到這一步而已。

    接下來,只要走錯一步,黑子怕是要徹底崩塌了……

    溫無宸也沒有催促他,靜靜地望著眼前變幻莫測的棋局,目光又看向了一旁的那本棋譜,封皮上那娟秀的字跡令溫無宸的目光流連了一瞬。

    阿炎的心上人,阿炎的姨母,還有阿炎的娘……可都不是什麼簡單的女子。

    「如今的局面也不知道是不是郡主刻意安排的,」溫無宸徐徐道,「阿炎,你得找機會再見見她。我們先暫時靜觀其變,不能隨意行事,免得誤了郡主的安排……」讓她這麼多年的隱忍與蟄伏功虧一簣!

    「新王登基是在十日後……」

    這也就意味著,他們必須在那之前設法見到許景思才行。

    屋子裡靜了下來,然而,外面還是喧囂不已,今日對於都城乃至整個蒲國的百姓而言,都是一個大喜的日子,沉浸在決出新王的喜悅中。

    城裡城外,鑼鼓聲、弦樂聲、歌聲、歡呼聲……此起彼伏,各種聲音交織在一起,響徹在金邏城的上空。

    他的蓁蓁最喜歡看熱鬧了,如果她在這裡,一定會高興的吧。封炎望著碧藍的天空,魂飛天外地想著。

    酉初,蒲國的太陽還高高掛起,而在遙遠的大盛,夕陽已經快要落山了,依依不捨地俯視著下方。

    正坐在廳堂的窗邊發獃的端木緋忽然覺得鼻子痒痒的,唔,難道她今天喝了太多冰果子露,受了涼了?!她得喝些熱薑湯才行……

    端木緋正想喚碧蟬,就聽到旁邊有人喊了一聲「端木四姑娘」,她一下子回過神來,下意識地循聲望了過去。

    「最後這一幅是端木四姑娘的字吧!」廳堂的中央,一個粉衣小姑娘笑眯眯地說道,又對著端木緋招了招手,「端木四姑娘,章大夫人接下來要點評你的字了,快過來聽聽吧。」

    那粉衣小姑娘的身旁還有七八名姑娘,她們都簇擁著一個皮膚白皙、著櫻草色仙鶴銜靈芝刻絲褙子的婦人,廳堂四周還坐了五六位正值芳華的姑娘家,三三兩兩地說說笑笑。

    那位優雅的婦人就是六月初來京里的三位女大家之一——章大夫人,是四大世家之一淮北章家這一代的當家主母,更是一個能詩擅畫的才女,才名名滿大盛。

    端木緋落落大方地站起身來,朝章大夫人走了過去。

    章大夫人看來雍容高貴,嘴角維持著溫和的笑意,不動聲色地打量著端木緋,其他姑娘們的目光也都齊刷刷地望著端木緋。

    端木緋很快走到了章大夫人跟前,對著她福了福,笑吟吟地說道:「有勞章大夫人指點了。」

    端木緋是三天前隨皇帝、涵星等人一起來的寧江行宮避暑。

    涵星沒有誆她,這冀州的寧江行宮確實是一個避暑的好地方,端木緋來了這裡后,四處閑逛遊玩,今日她是跟涵星、丹桂她們來了這清瀾殿賞蓮、餵魚,沒想到那位赫赫有名的章大夫人突然來了。丹桂知道章大夫人是個能詩善畫的大家,就請對方點評了自己剛寫的一首小詩。

    丹桂喜歡作詩,可是她的詩實在是「一言難盡」,章大夫人乾脆委婉地點評了她的字。

    本來僅僅只是如此而已。

    可是,正好又進來了七八位姑娘,見此,也提出請章大夫人點評她們的字,一派眾志成城的模樣。

    想到剛才的情景,端木緋心裡就想嘆氣。

    這三個姑娘家就可以組成一個菜市場,更別說,這裡一共有十五六位姑娘家了,她們好似許多麻雀般,你一言我一語,起初還都只說「我」,漸漸地,「我」就變成了「我們」,莫名地,只是來餵魚的端木緋也成了其中的一份子。

    殿內服侍的宮女直接把筆墨桌椅都備好了,已經磨好的墨總不能浪費了,端木緋就隨意地以簪花小楷寫了四個字。

    相比其他姑娘都竭盡所能地寫了兩三種以上的字體,端木緋也只是湊個數,應個景。

    她只寫這四個字也自有她的道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