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13章 312惦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13章 312惦記字體大小: A+
     

    申時過半,天空中的太陽已經開始西斜,灑下一片金紅色的光芒,空氣中似隱約有火花跳躍著。

    兩個東廠番子悄悄地看著岑隱的臉色,二人已經是摩拳擦掌,只等著督主一聲令下,他們倆就上去拿人!

    岑隱漫不經心地撫了撫衣袖,輕描淡寫地吩咐那小鬍子道:「鍾大仁,你帶程場主去京兆府繳了契稅,今日就過戶、備案。」

    什麼?!程場主傻了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位公子是打算吃下這個悶虧了?!這可是足足八千兩白銀啊!

    程場主確實是提前收到了消息,知道因為南境戰馬緊缺,御馬監奉旨要徵收一批馬場,那些個有後台的馬場當然不用擔心,像自己這種沒後台的,馬場多半是保不住了,他才想著趕緊找個冤大頭把馬場給賤賣了,

    就算買方只付了定金,只要兩方在契書上簽字畫押,即便鬧到官府去,餘款也是必須得付清的。雖然賤賣終究是要虧點銀子,但總比被朝廷征去要強得多了。

    果不其然,今天御馬監就派四衛軍找上門來了!

    程場主暗自慶幸自己快了一步,慶幸之餘,又覺得古怪。

    這事情的發展似乎不太對啊,這位公子怎麼反而急著要過戶呢?

    剛剛那位姑娘義憤填膺地意圖作廢契書才是正常人該有的反應吧?!

    前方那個四衛軍的隊長不耐煩地來回看著端木紜、岑隱几人,沒好氣地扯著嗓子說道:「我不管這馬場到底是誰的,反正我只管接收這個馬場!閑雜人等速速離開!」

    岑隱只是掀了掀眼皮,隨意地撇了那個四衛軍隊長一眼,小鬍子察言觀色,立刻就道:「他們應該是騰驤左衛的人?」

    御馬監統領的四衛軍分為四衛,分別是騰驤左、右衛和武驤左、右衛,每衛各有指揮使。

    那個留著虯髯鬍的隊長聽對方的隨從一語道破自己的來歷,心中一驚,隱約感覺到這幾個買下馬場的公子姑娘怕是身份有些不簡單。

    他不動聲色地上下打量了小鬍子一番,見他雖然穿著普通的青色隨從服,腳上穿的卻是皂靴,按照大盛律,庶人不許穿靴。這代表這個「隨從」不是庶民或者奴婢,而是官吏。

    虯髯鬍面上添了幾分肅然,心道:就算這幾人身份再不簡單,這次御馬監和他們四衛軍都是奉旨辦差……

    岑隱神情淡淡地對著那虯髯鬍拋下一句:「讓你們霍指揮使來見我吧。」

    跟著,當他看向端木紜和端木緋時,神情又變得溫和起來,「時辰不早,我們該回京了。」

    小鬍子十分機靈地立刻去「請」那程場主,語調陰陽怪氣的,「勞煩程場主趕緊隨吾等去一趟京兆府了。」

    虯髯鬍與身旁的親信面面相覷,神色愈發嚴肅。

    禁軍指揮使是正三品,這個年輕公子隨口就讓霍指揮使去見他,那家裡頭就至少是三品以上大員。

    這京里,達官貴人太多了,難不成他們不小心又撞上了什麼貴人?!

    虯髯鬍眯了眯眼,心裡又怕對方是虛張聲勢,還算客氣地抱拳問岑隱道:「不知道該去何處拜會公子?」

    言下之意是想試探一下對方的身份。

    這個問題也不用岑隱回答,另一個三角眼的東廠番子就開口道:「讓你們霍指揮使去中韶街就是。」

    中韶街?!那虯髯鬍和後方隨行的二十幾個禁軍士兵,皆是眼角一抽,心跳加快了幾拍,想到了同一個地方去了。

    中韶街……那,那,那不是東廠的所在嗎?!

    虯髯鬍再看向岑隱那張絕美的面龐,腦海中不由浮現某個名字,某個他根本不敢想的名字……瞧這位公子的長相倒是符合傳說中那一位的長相,這麼說來,對方身後的跟的兩個隨從應該就是東廠的人了。

    馬上的那些個禁軍差點沒摔下馬來,虯髯鬍第一個翻身下馬,緊接著,所有人都像下水的餃子似的紛紛下馬。

    虯髯鬍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覺得自己出門肯定是沒看黃曆,怎麼就這麼巧讓他招惹上這位「祖宗」呢!

    他看了看岑隱身旁的端木紜和端木緋,腦子飛轉,總算是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想清楚了,聽說岑督主最近認了個義妹,莫非今日是想買下這個馬場送給他義妹做禮物不成?!

    沒想到竟然遇到了一個把岑督主當冤大頭的馬場主,又遇上自己來徵收馬場,這事還真是……

    虯髯鬍咽了咽口水,總算還知道岑督主是微服出巡,就沒敢道出對方的身份,抱拳行禮道:「不知道是大人前來,恕小的失禮。」

    他身後的其他士兵也是俯首抱拳,一個個低頭看著鞋尖,唯恐他們的臉被「惦記」上了。

    岑隱沒有再理會他,直接翻身上馬,端木紜、端木緋幾人也是上了馬,策馬離去。

    小鬍子笑眯眯地再次對著那個快要腿軟的程場主伸手做請狀。

    一行人策馬遠去,只留下那一隊騰驤左衛神色複雜地目送他們離去的背影……

    端木緋、岑隱几人一路疾馳,在太陽落下一半時,進了西城門。

    進了京,街上的人就多了,他們自然而然地放緩了馬速,閑適地驅馬朝京兆府的方向前行。

    端木紜一路都心情不錯,笑容格外的明快,眸子里流光溢彩,只覺得幸好岑隱在,讓她保住了妹妹的嫁妝。唔,她得給岑督主送一份謝禮才行。

    岑隱轉頭看端木紜時,正好看到她臉上的那抹若有所思,就隨口問了一句:「端木大姑娘,你可還有什麼想買的?我可以幫你去打聽打聽。」

    岑隱這一問,端木紜立刻想起了溫泉莊子的事,就請教道:「岑公子,我還想買個溫泉莊子,不知道京城周邊的溫泉莊子多不多?」

    「京城周邊的溫泉莊子本就不多,大都是京中勛貴世家持有,會賣溫泉莊子的恐怕少之又少。」岑隱不緊不慢地說道,「你若是急著買,那還不如去冀州,冀州多溫泉,而且離京城也不遠,你可以選個離京城近的地方,一日也夠來回了。」

    端木紜頻頻點頭,深以為然,臉上的笑越發明媚。

    「……」端木緋幾乎可以看到自家很快就要添上一張溫泉莊子的地契了。

    算了,姐姐高興就好。

    等姐姐買了溫泉莊子,她們姐妹倆就可以冬天去泡泡溫泉……雖然宣國公府是有溫泉莊子的,但是她以前還從沒泡過溫泉呢!

    想著,端木緋就興緻勃勃。

    思緒間,小鬍子叫了一聲,魂飛天外的端木緋這才回過神來,發現京兆府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前方。

    小鬍子急忙讓一個衙差去裡頭傳話,沒一會兒,新任京兆尹萬貴冉就匆匆迎了出來,一臉的惶恐,心裡琢磨著:自己這才剛剛上任,岑督主和東廠的人就找上門來,自己應該沒做錯什麼吧?!

    萬貴冉點頭哈腰地連連問安,那殷勤諂媚的樣子看得後方的程場主心驚肉跳:無論是剛才那伙禁軍的表現,還是京兆尹的樣子,都無一不證明了這位年輕公子身份很不簡單。

    他知道自己訛上了不該訛的人,背後的中衣整個都濕透了。

    小鬍子直接把他們來的來意說了,萬貴冉鬆了一口氣,高懸的心終於放下了,原來只是為了契書過戶的事啊。這點小事哪裡就要這位祖宗親自出馬了!

    差點就給他嚇出了心疾來!

    辦理過戶事宜自然不需要京兆尹自己來,但這新京兆尹哪敢交給其他人,親自接手,辦得卻麻利得很,收了契稅,然後在契書上蓋上官府的紅印,再撕下契書的存根,留在衙門裡作為備案。

    如此,馬場的過戶就算是完成了!

    端木紜也沒閑著,與此同時,借了筆墨,寫了封信讓那個三角眼的東廠番子替她跑一趟端木家讓張嬤嬤給她帶銀子來。

    這棲霞馬場一共要八千兩銀子,除掉定金外,端木紜還要給六千五百兩銀子,她此刻身上自然是沒帶那麼多銀子。

    「程場主,勞煩你稍候,」端木紜愉快地收好了契書,「我的家人很快就會取銀子過來……」

    「不用不用!」程場主惶恐不安地連聲道。他現在只想花錢保命,根本不敢再收剩下的那筆銀子。

    「那可不行!買賣銀貨兩訖,方才兩不相欠。」端木紜烏黑明亮的柳葉眼中波光流轉,神情舉止落落大方,理所當然地說道,「我們家可不隨便收人東西的!」而且,她這是給妹妹置辦嫁妝,當然不能白收。

    從頭到尾,整件事就沒有端木緋的一點事,她就負責站在一旁發獃,默默地看著窗外飛來飛去的鳥兒,心道:今天明明只是她和姐姐出來遛個馬,買趟點心而已,怎麼就會買了個馬場回去呢?!

    等張嬤嬤小心翼翼地帶著銀票趕來時,已經是一炷香后的事了。

    在京兆尹的見證下,端木紜把銀票給了程場主,銀貨兩訖。

    一行人也就與萬貴冉告辭了,萬貴冉殷勤周到地親自相送,這還沒到京兆府的大門,就聽門外傳來一陣喧嘩聲,十幾個人氣勢洶洶地沖了進來,與他們迎頭對上。

    為首的是一個四十來歲、白胖的中年太監,身著一襲石青色蟒袍,那圓潤的面龐上帶著和善可親的笑意,身後跟著一溜的內侍、禁軍,其中一人就是剛才在棲霞馬場見過的虯髯鬍。

    「岑督主。」中年太監對著岑隱拱了拱手,算是打了招呼,「咱家不知道原來是岑督主要買馬場,之前下面的人多有得罪,還請岑督主莫要見怪。」

    說著,他又話鋒一轉,笑容更深,「但我們御馬監也是奉旨辦事,前方戰事急缺戰馬,咱家知道岑督主一向體察聖意,自當『為君分憂』才是。」

    後面的虯髯鬍聽著,心道這「貴公子」果然就是岑督主。

    他在棲霞馬場送走岑隱一行后,也火速回京,將自己可能遇上岑隱的事稟告了霍指揮使,霍指揮使又趕緊上報了御馬監。

    這才有了他們這一趟京兆府之行。

    這個中年太監名叫文永聚,乃是御馬監的掌印太監。

    大盛的內廷十二監,如果說岑隱手中的司禮監是第一署的話,那麼御馬監就是次之的第二署。

    大盛朝建立之初,御馬監的職責不過是掌御廄馬匹,但是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中不斷擴張,權柄越來越大,不僅與兵部及督撫共執兵權,還與戶部分理財政,其權柄堪與司禮監分庭抗禮,比如西廠的廠督十有七八都是由御馬監的掌印太監兼任。

    文永聚眯了眯眼,眼底掠過一道利芒,一閃而逝。

    這些年來,他一直耐心地等著岑振興退下,那麼他便是理所當然的西廠下一任督主,卻沒想到岑振興竟然直接把西廠也交給了岑隱,而岑隱甚至還合併了東西廠,這就讓自己這御馬監掌印太監的地位有些尷尬了。

    很顯然,皇帝對岑隱的器重遠超過自己!

    文永聚一向隱忍慣了,自覺這花無百日紅,打算等個合適的時機好好壓一壓岑隱……

    等了近半年,機會總算是來了。

    文永聚唇角微翹,毫不掩飾眸子里的挑釁。

    他們御馬監這次是奉旨辦事,皇帝不是時常說岑隱忠心不二嗎?!自己倒要看看岑隱有多「忠心」,今天岑隱要是不交出棲霞馬場,那他就是背君之人,就是有私心。

    岑隱要是交出了馬場,那麼明天朝堂上下都會知道自己逼得岑隱低了頭!他們御馬監可不比司禮監低一等!

    自己無論如何,都是立於不敗之地!

    「岑督主為何不說話?」文永聚笑得越發咄咄逼人。

    四周一片寂靜無聲,站在後方的京兆尹萬貴冉低眉順眼,只當沒看到,這兩個神仙打架,他這種小鬼也不敢摻和。

    空氣似乎凝固在了一起,只有庭院里的枝葉在黃昏的微風中簌簌作響。

    哎呀呀,又有熱鬧看了!端木緋在一旁來回看著岑隱和文永聚,兩眼放光。

    端木紜皺了皺眉,想說買下馬場的是自己,卻被岑隱搶在了前面。

    「征馬場一事是由御馬監負責的?」岑隱隨口問了一句。

    文永聚嘴角泛出一絲冷笑,只覺得岑隱這是在裝傻,朝堂上下誰不知馬政歸他們御馬監管,誰人不知御馬監統領著四衛軍。

    岑隱隨意地撣了撣肩上的一片殘葉,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由他做來,就優雅如玉。

    他漫不經心地說道:「本座覺得這征馬之事辦得甚為不妥,這御馬監近日太不得用了,也該換個人掌了。」

    話落之後,四周的氣溫陡然下降了許多,其他人真是恨不得原地消失才好。

    文永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面目猙獰,怒道:「岑隱,你說什麼?!」

    然而,岑隱再也沒看他,直接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端木緋拉著端木紜也屁顛屁顛地跟了上去,神采煥發。

    有趣,真是有趣!

    看了這麼場熱鬧,頂虧了她今天突然想到出來買點心!

    她得回去看看黃曆,今天想必是個「大吉」的日子。

    就在端木緋的胡思亂想中,她和端木紜被岑隱送回了權輿街,岑隱沒進門,直接告辭了。

    姐妹倆帶著張嬤嬤從一側角門進了府,往著內院方向去了。

    跟在她們倆後面的張嬤嬤也有滿腹的疑惑,不明白怎麼兩個姑娘出去買了個點心,就買回一個馬場了……

    她欲言又止,就聽姐妹倆正有商有量地說著馬場的事。

    「蓁蓁,也不知道要上哪兒去雇一個可以管馬場的管事……」

    想要管好一個馬場可不容易,要懂養馬,要會管事理賬,更要可靠,這比起找一個莊子的管事或者鋪子的掌柜可要困難多了。

    端木緋笑眯眯地挽著端木紜的胳膊說道:「我們可以寫信問問外祖父和大舅舅。」

    端木緋燦然而笑,精緻的眉眼如嬌花般,清麗可人。

    李家是武將,自然懂馬。

    端木紜不由笑了,揉了揉妹妹柔軟的發頂,正想誇妹妹幾句,後面傳來一陣急促的步履聲以及丫鬟的喊叫聲:「大姑娘,四姑娘……」

    姐妹倆停下了腳步,轉身望去,一個青衣小丫鬟提著裙裾匆匆地跑到了她們跟前,福了福后,稟道:「兩位姑娘,賀家太夫人來了,把太夫人和二夫人也一併送回府來了。」

    賀家太夫人?!端木紜怔了怔,與端木緋面面相覷,姐妹倆都是慢了一拍,隨後才意識到丫鬟口中的賀太夫人指的是原來的信國公夫人。

    如今,賀家長房沒了爵位,賀氏的長嫂信國公夫人自然也就成了賀太夫人。

    端木紜淡淡地應了一聲,姐妹倆又臨時調轉方向,往永禧堂的方向去了。

    皇帝的賜婚聖旨后,賀氏自己非要去莊子上「休養」,原信國公賀伯徹當朝質疑端木家沒有好好奉養才會讓賀氏被帶回賀家照看。現在,賀太夫人親自送賀氏回來,於情於理,端木家都不能「不收」,不然,對端木紜來說,那不孝之名就是實打實的了。

    祖母歸府,她們姐妹倆是怎麼也要過去問安的。

    永禧堂里,一片熱鬧喧闐。

    不僅是賀氏、小賀氏婆媳倆和賀太夫人在,端木綺和賀令依這對錶姐妹也在。

    見端木紜和端木緋進來,屋子裡先是靜了一瞬,跟著賀太夫人就露出了和藹的笑容,對著賀氏誇道:「三姑奶奶,幾天沒見,你這兩個孫女真是越來越標緻了,不知道日後誰有福氣能娶到紜姐兒。」

    她掩嘴笑著,笑得額角、眼角露出深深的皺紋,殷勤極了。

    跟在姐妹倆身後的張嬤嬤不動聲色地動了動眉梢。

    兩位姑娘在京中這麼些年,這位賀家的舅夫人從前就來經常來與賀氏閑話家常,但是對端木紜、端木緋一直都是不冷不熱,高高在上地端著她國公夫人的架子,何曾有過這樣的親熱勁!

    是啊,畢竟是今時不同往日,自家的兩位姑娘如今是堂堂首輔家的嫡女,四姑娘又得了岑督主的青眼,而信國公夫人卻再沒了國公夫人的封號。

    賀太夫人說話間,神色愈發溫和,又轉頭對著端木紜道:「紜姐兒,今天我特意把你祖母和二嬸母送回來了,我知道你一向孝順,可要好好照顧你祖母。」賀太夫人一副苦口婆心地說著,「從前,你們祖母對你和你妹妹是有所誤解,但你們到底是一家人,一家人沒有隔夜仇……」

    賀太夫人滔滔不絕地說著,賀氏和小賀氏聽著神情都有些僵硬,嘴角抿緊,至於端木綺和賀令依也都不說話,一會兒玩著手裡的帕子,一會兒又以喝茶掩飾不太自然的表情。

    好一會兒,屋子裡就只剩下賀太夫人一人的聲音。

    說了一炷香功夫后,她就笑吟吟地起身告辭了,眸底掠過一道冷芒:為了賀氏的那點破事,他們長房連爵位都失了,還想讓她繼續養著賀氏這掃把星,沒門!

    賀太夫人走了,賀氏看也沒看她,一臉難堪地坐在羅漢床上,手裡緊緊地捏著那串紫檀木佛珠。

    當日,她是為了讓端木紜姐妹倆低頭,才會一氣之下去了莊子上,沒想到端木紜和端木緋絲毫沒有被妨礙,不,她不在府里,對於端木紜而言,說不定還把端木緋的小定禮辦得更順,而現在,她卻只能這樣被賀家「送回來」,剛才大嫂的那些場面話雖然說得好聽,但是在場的人都心知肚明她是被賀家嫌棄了!

    這一回,這麼一番折騰,沒讓這兩個不孝不敬的丫頭低頭,反而還自取其辱,以後無論她再說什麼,這對姐妹想必都不會再放在眼裡了吧。

    她這個祖母的尊嚴真是都丟光了!

    端木紜根本就懶得與賀氏多說,客套地說道:「祖母剛剛回來,也累了,先好好歇會,我和妹妹就不打擾了。」

    端木紜和端木緋福了福后,就退下了。姐妹倆手牽手地回了湛清院。

    買到了馬場的端木紜可說是又了了一樁心事,她當天就寫信去了閩州,詢問外祖父這馬場該怎麼經營等事宜。

    閩州的信還沒來,天氣越來越熱,端木緋又開始了閉門不出的日子,只靠著端木憲和碧蟬來得知府外的事。

    比如謹郡王府的藍大姑娘定親了;

    比如御馬監的掌印太監被岑隱撤了,岑隱又從司禮監調了一人去御馬監掌事;

    再比如六月十四日,皇帝下了旨,要去冀州的寧江行宮避暑。

    為了避暑的事,涵星特意來了一趟端木家。

    「緋表妹,你這小日子過得也太舒坦了!」涵星說著,舀了一勺甜蜜冰爽的冰雪冷元子入口,滿足地眯了眯眼。

    隨著天氣變熱,屋子裡的冰盆已經從一個加到了兩個,小狐狸和小八哥除了早晚,也都躲在屋子裡,不願出門了。

    「是啊。」端木緋笑眯眯地直點頭,也捧著一碗冰雪冷元子,一口接著一口,冰涼的冷飲入腹,覺得通體舒暢。她的日子就是這麼舒坦,所以涵星就別勸她出門了。

    涵星當然看得出端木緋的心思,但還是道出了此行真正的目的:「緋表妹,你隨本宮一塊兒去寧江行宮避暑吧。」

    「緋表妹,你每天在湛清院里多無趣啊,就這麼大點地方,去了寧江行宮,我們可以去清涼殿住,清涼殿可涼快了!」

    「等傍晚太陽下山後,我們還可以去湖上泛舟,去馬場遛馬。」

    「我們可以和大皇姐她們一起玩木射、投壺……」

    涵星努力地列舉著避暑的種種好處,端木緋也被說得有一絲心動了,她悶在府里好些日子了,都快把窗外的葉子都數完了……

    不過,寧江行宮也還是熱了點,不是避暑的最佳選擇,封炎去蒲國那才真的叫避暑呢!

    端木緋下意識地抬眼望向了窗外碧藍的天空,思緒漸漸飄遠了。

    算算日子,封炎是不是已經到了蒲國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