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08章 307不敢(兩更合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08章 307不敢(兩更合一)字體大小: A+
     

    既然都被端木憲抓了個正著,端木緋也只能「落落大方」地帶著封炎上前去見禮了。

    「祖父。」端木緋還是一臉乖巧地笑著,如平常般與端木憲請安。

    一旁的封炎正兒八經地給端木憲作揖行了禮:「祖父。」禮數十分恭敬周到。

    俊美的少年郎一本正經起來,乍一看,彷如一個溫雅的翩翩貴公子,看得端木憲心裡稍微舒服了一些。

    雖然安平長公主府是有點麻煩,但是好歹封炎還是人模人樣的,也不像別的紈絝子弟就知道流連花街柳巷或是逗貓遛狗,身上又有差事在,而且,依自己這段時日在戶部的觀察,封炎是有幾分少年意氣,不過,辦得了實事,也是個好孩子了。

    端木憲在心裡自我安慰著,捋了捋鬍鬚,若無其事地笑道:「四丫頭,你這孩子,沒給封公子添麻煩吧?」語氣中掩不住的寵溺。

    「祖父,我很乖的。」端木緋理直氣壯地說道,封炎在一旁心有同感地頻頻點頭,看得端木憲哭笑不得。

    端木憲的身旁還站著一個四十餘歲的中年官員,乃是大理寺左少卿嚴大人。

    那嚴大人聽著,一下子明白了。

    原來眼前這個穿著粉色衣裙的小姑娘就是傳聞中的四姑娘啊!

    他登時就笑了,笑得眼角泛出好些皺紋,親和地說道:「原來是端木四姑娘啊,真真是有其祖必有其孫,一看就是聰慧機靈。」說著,他心裡又有些懊惱:哎,他怎麼就忘了帶見面禮呢!現在身上好像也沒什麼送得出手的見面禮。

    這位嚴大人是特意來端木府送禮的。

    昨日是端木家四姑娘的小定禮,本來她定的人家是安平長公主府,京城裡除了與端木憲關係特別好的人家,也沒什麼人會沒眼力勁地跑去道賀,嚴大人當然也不例外。

    直到昨晚,他突然聽聞岑督主竟然在午後親自登門端木家道賀,然後,昨天一下午,東廠的人都一股腦兒跑去端木家送了賀禮,甚至還有小道消息說——

    岑督主認了端木四姑娘為義妹!

    雖然這個消息聽著有些離譜,但是嚴大人又想不出別的解釋,這岑隱和東廠都道了賀、送了禮,自己又怎麼能不來?!

    於是,嚴大人一早匆忙備了禮,下朝後就急急地趕來了,便見端木家門庭若市,很顯然,這京中大半的府邸應該都聽聞了那個消息,而自己來得還不算太晚!

    想著,嚴大人對著端木緋笑得更和氣了。

    這麼多人來端木府都沒能見上這位端木四姑娘,偏偏讓自己給遇上了,那可不就是有緣!

    既然如此有緣,自己怎麼就偏偏忘了準備見面禮呢?

    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可以在岑督主的妹妹跟前留個好印象啊,沒準將來有機會端木四姑娘在岑督主跟前隨口提一句,自己就前途無量了!

    偏偏此刻他渾身上下也就一塊玉佩和一方小印拿得出手,可是小印上刻了他的名號,他又不是女眷,貼身的玉佩肯定給不了姑娘家的……

    嚴大人焦躁得幾乎要抓耳撓腮了。

    端木憲卻是看不出嚴大人的糾結,清清嗓子道:「四丫頭,這位是大理寺左少卿嚴大人,還不給嚴大人見禮。」

    端木緋立刻上前半步,乖巧地對著嚴大人福了福,嘴甜地喚道:「見過嚴伯父。」

    什麼伯父?!嚴大人驚得差點沒跳起來,他要是端木四姑娘的「伯父」,豈不是意味著他還高了岑督主的一個輩分?

    這他可不敢啊!

    想著,嚴大人只覺得東廠的人彷彿已經殺氣騰騰地趕到了他家大門外,嚇得他背後出了一聲冷汗,連聲道:「不敢不敢。」

    端木緋一臉的疑惑,不明白對方到底是在「不敢」什麼。她也沒多問,就笑眯眯地對端木憲道:「祖父,那我先進去了。」

    端木憲揮了揮手,示意她進去吧。

    端木緋對著封炎笑了笑,當做告別,然後又對著端木憲福了福,就迫不及待地邁進了大門,只覺得背後的幾道目光煞是灼熱,一直跑到儀門處,她才才鬆了一口氣。

    果然,出門之前,得看看黃曆。端木緋拍了拍胸口,心中暗道。

    端木家四姑娘的小定,在京中,本來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各府在茶餘飯後私議幾句也就過去了,然而,誰也沒料到的是,過了一天後,這件事反而在京中引起了一波送禮的熱潮。

    端木家的大門口從早到晚都有人挑著一箱箱沉甸甸的木箱排長隊候在權輿街上,連帶京里不少布莊、首飾玉器鋪子都是門庭若市,貨物供不應求,沒兩天,各大商鋪的貨物價格都翻了一倍,那些老闆掌柜賺得是盆滿缽滿。

    這般盛況自然瞞不過有心人的眼睛,有些個本來想再觀望一下的人家也急了,忙派人高價去買賀禮補上,一連兩天,京里幾乎七八成的勛貴大臣都登了端木家的門,就連那些夫人們也帶著女兒上門道賀,一個個絡繹不絕,差點踏破了端木家的門檻。

    端木家熱熱鬧鬧,連帶下人也覺得與有榮焉,走路有風,想比之下,衛國公府卻是冷冷清清。

    今天是耿聽蓮的及笄禮。

    這本該是個大喜之日,可是此刻除了耿聽蓮的幾個至交好友以及一眾通家之好外,登門赴宴的女賓寥寥無幾,才堪堪坐滿了廳堂。

    耿聽蓮在國公府的同輩姑娘中行五,大部分女賓也不是第一次參加衛國公府的及笄禮,今日的冷清讓她們都有些意外,不禁交頭接耳地低聲私議著:

    「王夫人,我看今天來的賓客好像有點少。」

    「是啊是啊。吳尚書夫人、奉國將軍府的虞夫人她們好像都沒來……」

    「大公主殿下也沒來,耿五姑娘不是做過大公主殿下的伴讀嗎?」

    「柳夫人,你還不知道嗎?耿五姑娘的伴讀是被『撤』的!」

    「……」

    不少女眷的表情都有些古怪,百餘年來,衛國公府深受聖寵,貴不可言,可是自打衛國公這次守孝歸來后,皇帝對衛國公府的態度似乎就發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

    不知不覺中,衛國公府似乎變得沒有那麼「高不可攀」了。

    饒是那些夫人壓低了聲音,還是有一些話語或多或少地傳入了耿聽蓮耳中。

    無論耿聽蓮的心底是如何暗潮洶湧,她還是一絲不苟地完成了儀式的每個步驟。

    三加儀式后,賓客們移步去花廳享用了席宴,又看了戲,之後,她們便陸陸續續地告辭了。

    忙碌了大半天的耿聽蓮回了自己的院子更衣,俏臉上掩不住的疲憊,那疲憊中似乎還隱約透著一絲失落。

    耿聽蓮神情怔怔地坐在菱花鏡前,由著丫鬟取下她頭上的釵冠,腦海里不禁浮現去年端木紜的及笄禮,彼時的端木紜是那般光彩照人……

    「蓮姐兒。」衛國公夫人款款進來了,走到女兒身後,丫鬟們識趣地往後退了兩步,垂首躬立在一旁。

    衛國公夫人安撫地拍了拍女兒的肩膀,對著鏡中的女兒微微一笑,贊道:「吾家有女初長成,我的蓮姐兒可真漂亮!」她也知道今天的及笄禮委屈了女兒,生怕女兒心中憋著……

    耿聽蓮也對著鏡中的母親嫣然一笑,神情中看著毫不在意,心中敞亮:她其實也聽說了,這兩天,京里的人都忙著去給端木家送賀禮,所以,那些府邸才會顧不上自己的及笄宴。

    只是……

    耿聽蓮眉頭微挑,淡淡地問道:「母親,我記得端木四姑娘的小定禮明明是在前日。」

    「是啊。」衛國公夫人點了點頭,嘴角勾出一個譏誚的淺笑,「我聽說是岑隱那閹人在小定禮時當眾認了端木四姑娘為義妹,那些趨炎附勢之人這兩日就全涌去端木家道賀了。」

    衛國公夫人眸中怒意翻湧,心中很是不快。

    為了這一天,衛國公夫人準備了近一年,想要給女兒辦一個風風光光的及笄禮,讓她成為京中貴女艷羨的對象。

    女兒都十五歲了,剛解除了婚約,總得再相看一個合適的少年郎,衛國公夫人本來躊躇滿志,沒想到及笄禮卻是冷冷清清的。

    「原來如此。」耿聽蓮低嘆了一句,長翹的眼睫如蝶翅般微閃了兩下。在最初的驚訝后,就心生一種果然如此的感覺。

    有其姐必有其妹。

    自她去歲認識端木緋后,就發現這位端木家四姑娘就慣會攀高枝,大公主、四公主、雲華郡主、丹桂縣主……還有岑隱!

    耿聽蓮眸光閃了閃,也不知道端木緋究竟使了什麼手段竟然能「哄」得岑隱認她為義妹!

    耿聽蓮微微擰眉,心裡又忍不住擔心起岑隱,說不定岑隱只是一時好意,卻被端木緋狐假虎威地借用起他的名頭,岑隱如今兼任司禮監掌印太監兼東廠廠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這個位置本來就如烈火烹油,一旦有什麼差池,被皇帝遷怒,怕是就會……

    衛國公夫人本就擔心女兒,立刻就發現了女兒臉上的愁容,心裡只以為女兒是為了及笄禮太過冷清的緣故,心疼不已。

    是啊,及笄禮是姑娘家成親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女兒又怎麼可能不在意。

    這一切都怪端木家!

    否則女兒的及笄禮又怎麼會這麼冷清!衛國公夫人遷怒地想道,額頭青筋亂跳。

    「蓮姐兒,你別難過,娘一定與你父親說,讓他為你做主。」衛國公夫人柔聲對著女兒說道,「娘就不信逮不到那端木憲的把柄,到時候讓你父親參他一本!」

    「他們端木家不過是泥腿子,朝上也只有端木憲一人還算頂事,一旦端木憲倒了,端木家也就只剩下宮裡的貴妃了。」

    「在這京城裡,膝下有皇子的妃嬪沒有得力的外家襄助,又有哪個能得勢的!」

    「再說了,天知道大皇子能不能從南境活著回來。」

    她的女兒決不能白受這個委屈。衛國公夫人在心裡對自己說。

    耿聽蓮眼帘半垂,深邃如潭的眸子微微盪了盪,眸底翻動著複雜的情緒。

    靜了一瞬后,耿聽蓮仰首看向了衛國公夫人,提醒道:「母親,您也知道大哥他……大哥怕是不會同意的。」

    衛國公夫人聞言,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保養得當的白皙面龐上布滿了陰霾。

    在女兒跟前,她毫不掩飾自己的不滿。

    她的長子自小就是個孝順聽話的,自從遇到那個端木紜后,就像是被她下了什麼蠱似的,一直對她痴心一片,念念不忘,幾乎到了茶不思飯不想的地步。

    這次長子的腳傷了后,更是口口聲聲地說著他配不上端木紜了!

    照衛國公夫人看來,端木紜不過區區一個喪婦長女,又是寒門出身看,只有她配不上兒子。

    衛國公夫人咬了咬后槽牙,眸中掠過一抹狠厲,冷聲道:「這個端木紜目下無塵,自視甚高。端木憲倒了也好……這樣,我倒要看看端木紜還端不端得這個架子!」

    要是端木家落魄了,端木紜還能嘴硬地說不嫁自己的兒子,自己倒還真要高看她一分,夠清高!

    耿聽蓮抬手拉住了衛國公夫人的手,柔柔地笑道:「母親,大哥會明白您的心意的!我也會幫著勸勸大哥的。」

    衛國公夫人心裡覺得妥帖極了,她膝下也就兩個嫡女,這個女兒一向與她最貼心,也最出色,偏偏啊,命運多舛,之前給定了慕瑾凡……終究是他們做父母的沒給女兒選好人家。

    衛國公夫人不由心生一抹愧疚,再次安慰女兒道:「蓮姐兒,你莫要擔憂。京城的姑娘里,你毫無疑問是最出色的,就算現在被端木家那位四姑娘奪了風頭,那也只是那些人家趨炎附勢,沖著那個閹人去的!花無百日紅,咱們且看著。」

    「母親,我明白。」耿聽蓮體貼地笑了笑,神情間一片豁達。她是衛國公府的嫡女,又怎麼會與區區一個寒門女子較勁!那不過是自降身份罷了。

    衛國公夫人慈愛地拍了拍女兒的背,試探地問道:「蓮姐兒,你回京這麼久了,可有心儀之人?」

    心儀之人?!耿聽蓮下意識地眼睫微顫,腦海里自然而然地浮現了某張完美無缺的面龐,對方那幽黑狹長的眸子永遠一派雲淡風輕。

    衛國公夫人見女兒意有所動,柔聲又道:「蓮姐兒,我們耿家還不需要用兒女聯姻來鞏固地位,只要你喜歡,就算是對方的家世差一點也行。」

    耿聽蓮勉強露出一個淺笑,若無其事地搖了搖頭,意思是,沒有。

    知女莫若母,衛國公夫人已經從女兒細微的表情變化中看出了什麼,以為她是姑娘家家不好意思了,故意笑道:「不著急。蓮姐兒,你記得自己多看看。若是看中了誰,就告訴娘親一聲。」衛國公夫人慈祥而豁達地說道。

    在她看來,女兒的眼光一向高,能讓女兒看上眼的男子,必然不會是什麼粗鄙的庸才。

    這一點,她很是放心。

    然而,耿聽蓮的眸子卻漸漸地恍惚了起來,心神飄遠,母親的話似近還遠地傳來……

    有些事只有她自己知道,有些苦也只有她自己能品味。

    她看中的人,無論再出色,父母都是決不可能同意的。

    有些事情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了它的結局……

    她是決不可能與他攜手同老的。

    想著,耿聽蓮就覺得心口一陣抽痛,恍惚間,彷彿看到岑隱出現在了銅鏡中,對著她冷淡而疏離地微微一笑。

    那張臉龐傾國傾城,總是帶給她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他們曾經在哪裡相逢過……難道是前世的緣分?!

    耿聽蓮微咬下唇,如玉般白皙的面頰上浮現淡淡的紅暈,如胭脂似紅霞。

    窗外突然傳來「簌簌」的枝葉搖曳聲,似是在低語,又似是低低地附和著。

    衛國公夫人還想說什麼,左前方的湘妃簾驀地被人從外頭打起,一個青衣小丫鬟快步進來了,稟說:「夫人,奴婢剛剛去門房的時候,正好聽說二夫人那邊也準備好了賀禮,正要派人送去端木家。」

    衛國公夫人聞言抿緊了嘴唇,眸子凝結如冰面。

    本來先衛國公和太夫人相繼去世后,國公府就該分家的,但是他們才剛回京不到一年,又忙,就一直沒顧得上分家的事。看來二房這是要提前找倚靠了。

    衛國公夫人下意識地攥緊了手裡的帕子,恨恨道:「讓他們去,我倒要看人家領不領情。」

    別是二房剃頭挑子一頭熱。

    再說了,這靠山靠不靠得住還另說呢!

    無論衛國公夫人怎麼想,這耿家二房的賀禮還是在半個時辰後送到了權輿街,又足足排了一個時辰的隊,賀禮才算送進了端木家的大門。

    這兩天,端木緋也被這蜂擁而至的一大堆禮單驚到了,不但是端木緋,端木憲也是一樣。

    其實端木憲並非是什麼禮都收的,這些禮單他都大致看過幾眼,太貴重的禮,他都會再添上一成還回去。

    而對送禮的人來說,要是禮被還回來那等於就是白送,於是乎,其他府邸看在眼裡,也就知情識趣起來,送禮前大都會好好斟酌,控制在平時的走禮範圍內,送些料子、首飾、器皿與擺設等等。

    饒是如此,收到的禮還是不少,已經超過了端木憲升任首輔時收到的賀禮。

    本來,照常理,這些禮都是要歸到公中的,但是人家送禮過來是為了什麼,端木憲心知肚明,他大手一揮,把禮全歸了長房的私庫。

    所以,連這些禮單也一併送來了湛清院。

    禮單疊在一起,足足有一寸來厚,端木緋隨便看了兩頁禮單,就被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看得頭昏眼也花。

    「錦瑟,你按著這些禮單,整理一下再入庫吧。」端木緋直接當了甩手掌柜,把這一疊禮單交給了錦瑟。

    「是,姑娘。」錦瑟恭聲領命,捧著禮單退下了。

    少了這些禮單,酸枝木書桌上登時就空曠了不少,端木緋感覺連四周的空氣都變得清新起來。

    蜷在窩裡的小狐狸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從窩裡抬起頭來,用鄙夷的眼神瞥了端木緋一眼。

    端木緋被它的小眼神刺激到了,伸指在它的額心點了點,「你個壞東西,每天吃了喝,喝了睡,還好意思鄙視我!」

    「呱呱呱!」一旁的小八哥雖然聽不懂端木緋在說些什麼,卻看得出小狐狸挨罵了。它幸災樂禍地大叫著,彷彿是在為端木緋助威。

    小狐狸從窩裡一躍而起,就朝窗檻上的小八哥飛竄而去……

    「呱、呱、呱……」小八哥嚇壞了,從窗口狼狽地飛了出去,一聲比一聲叫得凄厲,小狐狸在後面緊追不捨。

    看著一害怕就忘了自己會飛的小八哥,端木緋的小臉上露出一言難盡的表情。

    就小八這欺軟怕硬的慫樣兒,它還敢取笑別人?!

    這時,端木緋身後傳來一聲打簾聲,隨之響起的還有端木紜溫柔的聲音:「蓁蓁……」

    「呱呱!」窗外的小八哥看到了端木紜,撲棱著翅膀,狼狽地投向了端木紜的懷抱。

    在端木紜還沒反應過來時,小八哥已經穩穩地落在了她的右肩上,一邊「呱呱」地跳腳,一邊用右翅指向了窗外,似乎在告狀一樣。

    端木紜疑惑地望了過去,只見窗邊妹妹規矩地端坐在那裡,小狐狸在窗邊的書案上蜷成一團在睡覺,窗外空蕩蕩的,只有一片黑色的羽毛在半空中打著轉兒慢慢地往下落……

    「小八?」端木紜收回視線,又疑惑地看向了小八哥。

    小八哥委屈地叫得更大聲,然而,睡在窩裡的小狐狸不動如山。

    端木緋閑閑地坐壁上觀,心裡悶笑不已:事實證明,一隻蠢八哥是鬥不過狐狸這種精明的物種的!

    端木紜安撫地摸了摸小八哥,柔聲寬慰著,一會兒安撫說中午讓它吃雞蛋,一會兒又說陪它玩毽子,好說歹說,總算是逗得小八哥又開懷了,賴在端木紜的肩膀上不走了,高高在上地俯視著端木緋。

    哄好了小八哥,端木紜才想起了自己過來的正事,一邊摸著小八哥滑順的黑羽,一邊說道:「蓁蓁,這次各府送來的賀禮,我打算都給你添妝了。」

    這些禮單是由端木憲先送到端木紜那裡,再轉到端木緋這邊的,端木紜自然都一一過目了,知道裡面有不少好東西。

    想著妹妹的嫁妝又豐厚了不少,端木紜的眸子閃閃發亮。

    端木緋的小臉卻有些複雜,猶豫了一會兒后,才試探地說道:「姐姐,我都定親了……那姐姐可想過你自己的婚事?」

    之前端木紜說要等自己嫁了人再挑,現在自己雖然還沒嫁,但婚事已經定下了,端木紜總該開始考慮她自己了吧?

    端木緋眨了眨眼,一本正經地看著端木紜。

    見妹妹認真,端木紜也很認真。她在端木緋的身旁坐了下來,理所當然地說道:「蓁蓁,你還只是定了親,還沒嫁呢,我不急。」

    端木紜覺得現在挺好的,她要是成了親,就得花費不少精力忙活其他的事,就沒時間好好照顧妹妹了。

    端木紜抬手揉了揉端木緋柔軟的發頂,一雙溫和的眸子彷彿蘊藏著夜空中萬千星子般,璀璨生輝,溫柔得不可思議。

    她答應過爹娘,要好好照顧妹妹。所以,她要親自操持妹妹的婚禮,親眼看著妹妹出嫁,親手把妹妹的手交託到妹夫手中。

    「……」對上端木紜溫和又堅定的眸子,端木緋無言以對,只能默默地垂首喝茶,心道:唔,姐姐高興就好。

    反正她也可以悄悄幫姐姐留意合適的人選……端木緋心裡打定了主意。

    端木紜看著妹妹精緻的側顏,覺得自家妹妹真是怎麼看怎麼好看,哎,這麼好的妹妹馬上就是別人家的人了……

    端木紜又是一陣依依不捨,接著,順勢想起另一件事來,問道:「蓁蓁,我記得封公子應該是明天啟程吧?」

    她話音未落,她肩頭的小八哥已經激動地叫了一聲:「呱!」

    端木緋應了一聲,沒去看小八哥。

    此去數千里,蒲國那邊情況不明,端木紜心裡說不擔心是假的,卻也怕讓妹妹看出端倪來,不敢多想,又問道:「蓁蓁,你明天去不去送行?」

    她當然得去。端木緋點了點頭,「我已經和攸表哥約好了,明早一起去送封公子。」

    「呱!」小八哥再次激動地叫了一聲,一臉的嫌棄,拍拍翅膀就從窗口飛了出去……

    端木紜莫名地眨了眨眼,不知道小八哥到底是怎麼了。

    端木緋彎著嘴角,天真地笑著,與抬眼望來的小狐狸交換了一個心知肚明的眼神,小八哥這是被「封公子」這三個字代表的某人給嚇跑了。

    某人的餘威真是太可怕了!端木緋唏噓地想道。

    小八哥飛走了,紫藤又進來了,帶來一個令姐妹倆都有些驚訝的消息:「大姑娘,四姑娘,封家的二夫人來了。」

    端木緋和端木紜直覺地面面相覷,怔了怔后,姐妹倆才反應了過來,封家的「封」是封炎的「封」。

    「蓁蓁,我們去見見吧。」端木紜站起身來,撫了撫衣裙道。

    雖然安平長公主帶著封炎在公主府單過,與封家人久不往來,但封炎終究還是姓「封」。

    端木緋被皇帝下旨賜婚給了封家,現在封家人來訪,她們不見總是失禮的一方。

    端木緋應了一聲,緊接著也站起身來,挽著姐姐的胳膊就往後院最前面的真趣堂去了。

    繞過幾個院子,她們就從真趣堂的東側繞到了前門,一眼就看到廳堂內坐著三個封家女眷。

    兩個三十餘歲的美婦和一個正值芳齡的少女,其中兩人正是封預之的平妻江氏和女兒封從嫣,這最後一名陌生的美婦自然就是封家二夫人了。

    封二夫人看來中等身量,皮膚白凈,身材豐腴,一張鵝蛋臉上笑容燦爛,穿著一件栗色纏枝花暗紋褙子,一頭青絲整整齊齊地梳了個圓髻,只在髮髻間戴了一對白玉扁方,簡單大方又不失貴氣。

    端木紜微笑著拎著裙裾跨過了門檻,眸光微閃。這封家人也是「有心」了,知道讓江氏一個平妻上門不太妥當,特意又拉上了封二夫人,再加上封從嫣是封炎的妹妹,如此,無論說到哪裡去,都不至於說封家不懂規矩。

    「封二夫人。」端木紜和端木緋上前對著下首的封二夫人福了福,算是見了禮。

    封二夫人一看到姐妹倆,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笑道:「這是一對漂亮的姐妹花。」她又拉起了端木緋的一隻小手,讚不絕口,「你是端木四姑娘吧,真是知書達理,賢惠大方,我們家阿炎果然是個有福氣的。」

    聞言,封從嫣的嘴角勾出一抹不以為然的弧度,江氏立刻注意到了,暗暗地扯了扯女兒的袖子,給了她一個警告的眼神。

    封從嫣趕忙做出低眉順眼的樣子,徑自玩著手裡的帕子。

    封二夫人笑容真誠地又贊了端木緋兩句后,就順手從丫鬟手裡接過一個金鐲子,給了她,說是見面禮。

    端木緋不動聲色地謝過了對方,又寒暄了一番,接著就請人坐下了。

    兩個丫鬟手腳利落地給主子和客人都上了熱茶,茶香裊裊。

    封二夫人淺啜了一口熱茶,含笑道:「端木大姑娘,四姑娘,我們三人今日是奉太夫人之命特意登門,若有冒昧之處,還請見諒。」

    「哪裡。」端木紜客套地微微一笑。

    封二夫人繼續道:「聽說前天是安平長公主殿下親自來下小定,太夫人琢磨著封家再來人,就不太『妥當』了,所以,才特意命我們晚幾天來。」

    封二夫人把一些場面話說得十分漂亮周全,彷彿他們封家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安平和端木家考慮。

    端木紜只禮貌地應一句「原來如此」以及「太夫人真是『思慮周全』」,就沒有多說。

    她原本就聰慧,又掌了中饋那麼久,怎麼會相信對方這番粉飾太平的客套話。

    端木紜嘴角微微翹起,心裡明白得很,就算因著安平,封家人下小定當日沒來,那下小定前,和下小定后呢?

    封家人在這個微妙的時機趕來,怕也是如京中的其他府邸那般,是因為知道了岑督主來給妹妹送過賀禮,才巴巴趕來的吧!

    無論端木紜心裡怎麼想的,面上卻沒有表現出半分,始終笑語盈盈。

    封二夫人又把端木紜也誇了幾句,贊她能幹,把那日的小定禮辦得像模像樣,之後才笑吟吟地進入了正題,道:「我家太夫人這麼多年來巴巴地等著阿炎娶妻,知道皇上為阿炎定了端木四姑娘,很是歡喜,真是一下子年輕了好幾歲。太夫人這幾日一直叨念著未來的孫媳婦,想讓端木四姑娘過幾日去寒舍一趟,也讓老夫人瞧瞧未來的孫媳婦。」

    說著,封二夫人一臉期待地看向了端木緋,端木緋端坐在一把圈椅上,雙手規規矩矩地放在膝頭,一副乖巧的樣子,只是抿嘴淺笑,既沒說好,也沒說不好。

    封二夫人只當作端木緋是小姑娘家家害羞,想著自己此行來次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就笑著起身告辭了:「兩位姑娘想來忙,那我也多不叨擾了。」

    端木紜含笑對一個管事嬤嬤道:「劉嬤嬤,你送送封二夫人三位。」

    劉嬤嬤就笑吟吟地走到了封二夫人身旁,禮數周到地行了禮,又伸手做請狀。

    一旁的江氏眸光微閃地看著端木緋,也跟著站起身來,溫柔嫻雅。其實,她是有話想和端木緋說的,只是現在不是合適的時候。

    江氏不動聲色地捏了捏手中的帕子,心道:不著急,還是等端木緋來封府再說便是。等她來了自己的地盤,還怕沒機會嗎?!

    江氏與封從嫣母女倆也是舉止得體地與姐妹倆福身告辭,三人匆匆地來,又匆匆地走了。

    在劉嬤嬤的引領下,封二夫人昂首闊步地朝儀門方向走去,志得意滿。

    本來,自從封預之去歲秋獵時得了「癔症」后,封家就想著和安平長公主府緩和一下關係,但是封太夫人幾次派人去請封炎來封府,封炎都不為所動。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拒絕後,封太夫人也不高興了,因此,她明知封炎被賜婚,也當作不知道,就想讓封炎沒臉。

    不管怎麼樣,封炎是封家人,他未來的媳婦就算是安平認可又怎麼樣?!

    封家的媳婦可是要入封家族譜的,現在封炎不認封家,以後封炎還不是要來求著封家,畢竟端木緋一日入不了族譜,這婚事就是名不正言不順,將來她死後,也進不了封家的祖墳!

    封太夫人的算盤打得很好,只是沒想到,京里突然傳起一個消息,說是岑督主認了端木四姑娘做義妹。

    這個消息令得整個封府都沸騰了!

    這可是與岑督主攀上關係的大好機會,畢竟他們封家可是端木緋名正言順的未來婆家。

    端木緋還不滿十二歲,還只是一個小姑娘家家,又不像安平、封炎母子那麼蠻橫,想來只要封太夫人以長輩的身份說一兩句好話就能哄得她乖乖的,讓她去岑督主那裡替封家人美言幾句,便是封預之還犯著「癔症」,封家也不止他一個男兒啊!

    比如自家老爺。

    封二夫人想著,嘴角勾出一個淺笑,對今日之行的收穫還頗為滿意。

    這個端木緋一看就如她們預期般是個乖巧的小姑娘,好擺弄得很。

    望著封家三人漸行漸遠的背影,端木紜和端木緋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姐妹倆也沒在真趣堂久留,喝完了手裡的這盅茶后,就攜手朝湛清院的方向走去。

    暖暖的春風迎面拂來,端木紜忽然問道:「蓁蓁,你打算去封府嗎?」

    端木紜幽黑的眸子清澈沉靜,在獵宮時,端木紜就看到了封家的行事作風,對封家是有些看不上的,但是封家到底是封炎的本家,封太夫人就是妹妹未來的祖母,一切還是要由妹妹自己來決定才行。

    端木緋彎唇笑了,理所當然地說道:「我又沒說要去。」

    她剛才只是乖乖坐著,又沒說話,她們要怎麼理解又或者理解錯了,也不能怪她是不是?!

    端木緋的小臉上笑眯眯的,笑得唇畔露出一對淺淺的梨渦,大眼微眯,就行家裡的小狐狸一般狡黠。

    妹妹可真可愛。端木紜看著端木緋嘴角也跟著翹了起來,含笑道:「那就別去了,反正封家也不是什麼好人家。」可憐了封炎,偏偏攤上個這麼個父親!

    想著,端木紜就為未來的妹夫掬了把同情淚,絮絮叨叨地與妹妹說著,明日她去給封炎送行時,要不要再給他捎點什麼的,比如點心,比如乾糧……

    端木緋乖巧地連聲附和。

    次日一早,小八哥「心心念念」的封炎就率包括隨行禁軍在內近四十人的使臣團從西城門離京,前往西北蒲國。

    自打蒲王駕崩的消息從西北傳來后,朝堂上為了由誰來出使蒲國爭鬧不休,多有推搪之意,直到皇帝下旨前,誰都沒有想過,會由封炎來擔了這個差事。

    此去蒲國「弔唁」的差事最多也就是一個無功無過,可是一旦稍有差池,封炎無疑就要背上一個辦事不利甚至於導致兩國失和的罪名,百口莫辯。

    雖然京中不少官員夫人也知道和親蒲國的新樂郡主當年與安平長公主有幾分舊情,然而,多年不見,這點舊情恐怕消失殆盡了,就是新樂郡主念舊,她一個婦道人家,對於兩國和談又能起到什麼作用呢!

    無論蒲國那邊由哪位王子登基,新王能夠容得下她這先王留下的繼后,已經是仁慈。

    不少人皆是唏噓不已,一些悲觀者更是覺得封炎此行恐怕凶多吉少,萬一他有個萬一,那安平長公主怕是也要垮了……

    甚至有人懷疑這也許就是皇帝的目的。

    連著幾日,京中眾說紛紜,私底下傳得沸沸揚揚。

    這些個閑言碎語就是碧蟬也沒敢往端木緋那裡說,自己聽過就算了……

    府中的其他人也許不知道,可是在端木緋身旁服侍的碧蟬、綠蘿幾個卻是隱約有些感覺,四姑娘有些不對勁。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