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99章 298收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99章 298收服字體大小: A+
     

    岑隱從御書房出來時,已是正午了,一輪紅日高懸天空,映得岑隱身上的那襲大紅麒麟袍越發奪目,衣袍上的金線閃閃發亮。

    岑隱帶著小蠍先回了司禮監。

    四五個司禮監以及東廠的下屬早就候在了那裡,聽聞督主來了,紛紛來了書房稟報。

    岑隱在司禮監的書房不僅寬敞,而且布置得十分雅緻,兩面靠牆都擺放著幾個高高的黃花梨書架,書架里放滿了各式書籍,書房的正中是一個大大的黃花梨書案,臨窗放著兩張小方几並四把圈椅,其中一個方几上還擺了一個青花瓷的魚缸,魚缸中搖曳著幾尾紅黑相間的金魚……

    這要是不知道,恐怕還以為這是哪個世家公子的書房呢!

    書房裡,瀰漫著一股濃濃的書香味,隨著岑隱的歸來,空氣里又加入了淡淡的茶香。

    一個小內侍手腳利索地給岑隱上了茶,熱氣騰騰的茶盅里,茶湯清澈澄明,香味清冽醇厚,一看一聞,就知道是好茶。

    岑隱優雅地捧起了青花瓷茶盅,不緊不慢地喝了口茶,頗有幾分閑雲野鶴的悠閑。

    相比之下,書案另一邊的曹由賢幾人則都是神情嚴肅,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督主,那幾個南懷探子能招的都已經招了,估計是榨不出什麼來了……」曹由賢恭敬地對著岑隱抱拳,率先出聲請示道,「您看,不知該如何處置呢?」

    曹由賢身旁的其他幾人低眉順眼,目光也不敢亂瞟,只是默默地盯著自己的鞋尖。

    岑隱又淺啜了口茶,狹長的眼眸如寒潭靜水般深邃冷冽,神情淡淡地給了五個字:「送他們上路。」

    他說得雲淡風輕,而曹由賢則答得鄭重其事:「是,督主。」

    幾條人命在三言兩語間灰飛煙滅,但是,屋子裡卻沒有人露出一點動容之色,平靜如初。

    說到底,死在他們東廠的鍘刀下的人還少嗎?更何況,這還是幾個南懷探子,就算是千刀萬剮,那也是他們活該!

    曹由賢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緊接著,另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太監上前半步,恭敬地作揖稟道:「督主,昨日各地呈上來的奏摺已經都一一整理好了……」

    中年太監說話的同時,另一個胖乎乎的小內侍恭敬地呈上了一疊厚厚的摺子。

    按照大盛的規矩,所有的奏摺都必須先送達司禮監,由司禮監先擇選一遍,對這些摺子分門別類,或打回,或呈遞,或留中不發……

    此刻,小內侍呈上的這些摺子里都夾有不同顏色的絲帶和紙條,是由司禮監的稟筆太監們整理摺子后在其中留下的備註,以絲帶的顏色來表示事情的緊要程度。

    岑隱放下了手裡的茶盅,隨意地率先翻起那些夾著紅絲帶的摺子來,他每天都要處理這些官員上奏的摺子,常年以往下來,已經十分熟練,一目十行地往下看著……

    書房裡,鴉雀無聲,其他幾人都不敢吭聲,在一旁靜靜地候著,只聽那摺子翻動的沙沙聲回蕩在屋子裡。

    約莫過了一炷香功夫后,岑隱就從那疊摺子里抽出了四本摺子,嘴角微翹地吩咐道:「這幾本交由內閣商議。」

    「是,督主。」中年太監見岑隱神色溫和,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急忙應聲。

    之後,岑隱又抽出了兩張摺子,令小蠍送到御前,至於剩下的,他直接就替皇帝御筆硃批,蓋了印。

    等這些瑣事都處理完了,已經快未時了。

    書案前,不知何時又多了一個二十餘歲、身形削瘦的青年太監。

    那青年太監見岑隱把最後一張批好的摺子放在了一邊,這才上前稟道:「督主,兵部那邊剛才派人來問,今年的京營閱兵大典定在三月底可行否。」

    往年的京營閱兵大典大都也在這個時候,青年太監本以為這只是一件循舊例的小事,沒想到岑隱卻是露出沉吟之色,緩緩道:「本座馬上要離京一趟,此事等本座回京后再說。」

    屋子裡的幾個太監內侍皆是一驚,下意識地面面相覷,立刻猜到岑隱肯定是奉旨出京辦差。

    那中年太監擠出一個諂媚的笑容,急切地自請道:「督主,不如由屬下陪督主一同……」

    其他幾人也是爭先恐後地說道:「督主,屬下願……」

    岑隱狹長的眸子眯了眯,抬手示意他們噤聲。

    幾乎是下一瞬,屋子裡的聲音就像霎時間被吸走似的,又變得寂靜無聲。

    那幾個太監內侍呆若木雞地僵立當場,唯恐自己說錯了什麼話。

    岑隱淡淡又道:「事關重大,必須由本座獨往。」

    其他人也不敢再多說,皆是連連應聲,接著那個青年太監殷勤地又道:「那屬下即刻就去幫督主備馬備車。」

    另外幾人心裡一陣懊惱,覺得又錯過了一次獻殷勤的機會。

    岑隱站起身來,隨意地撣了撣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塵埃,道:「車就不必了。」

    言下之意,等於是說這馬是要備的。

    那青年太監唯唯應諾,急忙下去備馬。

    書房裡的其他幾人連忙你一言、我一語地表示在岑隱出京的這段日子,他們一定會小心謹慎辦差,好好地表了一番忠心后,這才依依不捨地告退了。

    岑隱沒有立刻離開,而是進了書房的裡間,裡間是一間休息用的內室,床櫃桌椅、缽罐瓶盆,無一不缺,平日里,岑隱偶爾晚上來不及出宮時,就是在此處歇息的。

    他在內室里換了一身寶藍色雲紋刻絲錦袍,又取了個小包袱,隨後就離開了司禮監。

    至於那個青年太監已經候在了屋檐下,隨岑隱一起朝宮門的方向走去。

    那個青年太監謹慎地落後了半步,一邊察言觀色,一邊說著話:

    「督主,屬下特意讓人給您備了一匹汗血寶馬,雖不能日行千里,卻也是難得一見的良馬,可連跑一日一夜不力竭。」

    「這匹寶馬可是御馬監從西北挑來的良馬,比之遼東馬更勝一籌……」

    跟在後面的另一個小內侍見這青年太監喋喋不休地說個沒玩沒了,暗暗地在後面瞪著他,心道:諂媚!這備馬本是他們御馬監的差事,誰要他司禮監的人來逾矩!

    小內侍絞盡腦汁地想插話進去,想了又想,忽然靈光一閃,接著對方的話茬子說道:「督主,屬下倒覺得這遼東馬與西北馬是各有千秋。說來,屬下曾聽聞端木家的大姑娘正在打聽遼東哪家馬場要賣……」

    岑隱腳下的步子微緩,饒有興緻地朝那小內侍看去,嘆道:「你倒是消息靈通。」

    那小內侍也是因為知道自家督主與端木府的兩位姑娘交情不錯,這才藉此插話,沒想到竟然得了督主的誇獎。

    他登時喜笑顏開,機靈地試探道:「督主,要不屬下幫著端木大姑娘去問問……」

    岑隱微微一笑,沒有說話,繼續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

    那小內侍也不是蠢人,當然明白岑隱的心意,笑得更燦爛了,今日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不僅得了督主的誇獎,還又得了新差事。他回頭可得去找菩薩還願才好!

    話語間,以岑隱為首的幾人已經到了宮門口,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內侍牽著一匹高大矯健的紅馬候在了那裡。

    「你們不必再送。」

    岑隱接過了馬,隨口打發了那些人,就不緊不慢地朝北行去,閑庭信步。

    後方的青年太監幾人不敢再繼續跟著,卻也沒有退下,都站在宮門處恭敬地目送岑隱離去。

    拐過一個彎后,後面的宮門就徹底看不到了,岑隱繼續往前走著。

    當遠離宮門和那些個內侍后,他周身的氣息似乎就發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彷彿一把利劍收入了一柄裝飾華麗的劍鞘中,優雅閑適得如同一個普通的世家公子,只除了他那張過分艷麗的臉龐委實是招眼,所經之處,他永遠是眾人目光的焦點。

    街道上,行人來來往往,熙熙攘攘,熱鬧得很,岑隱乾脆沒有上馬,一路牽馬緩行。

    四周的行人馬車川流不息地去去來來。

    一輛黑漆平頭馬車在經過岑隱的身旁后,突然就在兩丈外停了下來,馬車一邊的窗帘被人從裡面挑起,露出一張秀麗的面龐,驚喜地低呼道:「岑……公子!」

    岑隱沒有駐足,隨著人流繼續往前走去,不疾不徐,仿若未聞般。

    馬車裡的少女望著那道挺拔如修竹般的背影又羞有惱,猛地放下了車簾,臉色不太好看。

    車廂里的空氣隨之也冷。

    「五姑娘,」身邊的丫鬟有些憤憤不平地撅了噘嘴,沒好氣地說道,「那個岑隱也不過是個太監,有什麼了不起的,奴婢看姑娘以後也不用給他臉面!有的人就是給臉不要臉!奴婢早就聽說那些個太監都是陰陽怪……」

    「夠了!」耿聽蓮不悅地瞪了丫鬟一眼,打斷了她。

    「……」丫鬟扁扁嘴,還是覺得替自家主子不平,但終歸是噤聲不語。

    馬車裡,靜了一會兒,只聽那街道上的喧嘩聲此起彼伏地傳來,紛紛擾擾,如那海面上的浪潮聲,喧囂不止。

    衛國公府的馬車繼續往前行駛著,發出規律的車軲轆聲。

    耿聽蓮神色怔怔,似是自語地喃喃道:「其實,我總覺得他有點眼熟。」

    她反覆地在自己的記憶中搜尋過,還是記不清自己過去是不是曾在哪裡見過岑隱……

    但是,隨著他倆一次又一次的相見,她覺得這種眼熟感越來越強烈,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到底是在何處又是何時。

    有的時候,耿聽蓮自己也弄不明白,是因為自己被岑隱那堪稱傾城的容貌所迷惑,才生出這種錯覺,還是自己真的曾見過他……

    耿聽蓮忍不住又一次挑開窗帘回頭望去,在街道上的人群中急切地搜索著他的背影,目光灼灼。

    佛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

    她只希望岑隱能再回頭看她一眼,哪怕是一眼。

    耿聽蓮一眨不眨地看著岑隱那寶藍色的背影漸行漸遠,他修長挺拔的身形在人群中鶴立雞群,是那麼優雅,那麼奪目,彷彿受上天眷寵的天之驕子。

    然而,岑隱始終沒有回頭。

    耿聽蓮微咬下唇,心裡說不出的失望與沮喪。

    還是這樣。

    岑隱他從來都對自己毫不理會,彷彿自己在他眼裡只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個螻蟻罷了,根本就不值得他費神費心。

    她是衛國公府的嫡女,從小到大都是眾星拱月般長大,十幾年來還從來沒有人這樣對待過她。她更不懂,他為何寧可對那個端木紜展顏……

    耿聽蓮緊緊地攥住了手裡的窗帘,就這麼直愣愣地目送岑隱的身形慢慢地被人群所吞沒……

    前方的岑隱又走過兩條街后,就從北城門出了城。

    他利索地翻身上馬,然後下意識地回頭朝城門的方向望了一眼,城牆上的旌旗隨著微風飛舞著,獵獵作響,似相迎又似送別。

    內侍無旨不得出京,除了伴駕外,他已經整整八年沒有離開過京城了。

    須臾,岑隱毅然地轉過身,一夾馬腹,胯下的紅馬就如離弦之箭般飛馳而出,馬蹄飛揚,絕塵而去。

    「得得得……」

    岑隱一路北上,白天趕路,晚上就歇在驛站,連趕了五天的路,他終於抵達了千裡外的長碧山脈下。

    不同於京城的繁華,長碧山脈一帶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目光所及之處,唯有青山綠樹與碧水,人煙罕見,四周的山林似乎把人間世間的喧囂隔絕於外,近乎是深山老林般。

    這一日,岑隱一早就從靳興城出發,馬不停蹄地馳出了五六十里,起初靳興城四周還有些田地與村落,到現在太陽西沉,周圍已經許久沒有看到人與馬車。

    「得得得……」

    岑隱不知疲倦地策馬賓士著,在夕陽快要落下一半的時候,前方終於出現了一個小鎮。

    鎮子口掛著一塊破舊不堪、字跡模糊的牌匾,上面以黑色油漆龍飛鳳舞地寫著三個大字:

    南山鎮。

    岑隱拉了拉馬繩,停下了馬。

    紅馬一邊發出疲倦的嘶鳴聲,一邊踱著馬蹄,馬背上的岑隱仰望著那三個大字,幽黑的眸子里飛快地閃過一道銳芒。

    他利落翻身下馬,牽著紅馬進了鎮子。

    這是一個荒蕪陳舊的小鎮子,沿著一條不算寬闊的街道往前走去,兩邊的鋪子零零落落,幾乎是關了一半,路上布滿了砂石落葉,根本就沒幾個行人。

    岑隱一進鎮子,就引來街道兩邊一道道打量審視的目光,四周彷彿是炸下一道響雷般,空氣發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

    「娘,來生人了!來生人了!」

    一個七八歲、穿著滿是補丁的粗布衣裳的小男孩指著岑隱興奮地叫了起來,孩子那清脆的聲音在這空蕩蕩的鎮子顯得尤為響亮。

    街道兩邊,原本半閉半合的木門、木窗又被打開了好幾扇,男女老少皆是探出頭來張望,更多的目光齊刷刷地看向了岑隱這個「生人」。

    那個大喊大叫的男孩歡快地跑了過來,也不怕生地與岑隱搭話:「哥哥,你長得真好看,我叫狗剩,你是來我們南山鎮找人的嗎?」

    「要不要我給你帶路?」

    「你只要給我買一個肉包子吃就可以了。」

    「要不,你給我一塊麥芽糖也可以。」

    那個叫「狗剩」的男孩跟在岑隱身旁嘰嘰喳喳地說著話,就像是一隻歡快的小麻雀似的。

    岑隱從頭到尾一聲不吭,隨手從腰側解下一個玄色的荷包,朝男孩丟了過去,毫不停留地繼續往前走去。

    狗剩下意識地伸手一抓,就一把接住了那個荷包。

    他急切地解開了荷包,嘴裡喃喃念著:「糖糖糖……」然而,手指卻是從荷包里掏出了幾個銀錁子。

    「不是糖。」狗剩失望地垮下了肩膀,嫌棄地看著掌心的銀錁子。在這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銀子有什麼用?!

    「哥哥,你有沒有糖……」

    狗剩又急切地朝岑隱看去,此時,岑隱已經走到了七八丈外,目標明確地朝鎮子另一頭的後山走去。

    「哥……」狗剩還想追上去,卻發現自己的胳膊一緊,一個二十幾歲的青衣少婦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目光幽深地看著他手裡那個綉著四爪蟒紋的荷包。

    不知何時,更多的人從屋子裡走到了街上,男女老少,形容各異,皆是神色複雜地看著後山的方向,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娘,這荷包是我的。」狗剩咽了咽口水,覺得手腕上好似被鐵夾子桎梏住一般,哪怕會挨揍,他還是勇敢地說道。

    回答他的是沉默。

    四周靜得有些瘮人,這條長長的街道上,明明站了不少人,卻是一片寂靜無聲。

    那西沉的夕陽已經落下了大半,上方的天空一片昏黃,下方的鎮子半明半暗,周遭瀰漫著一種詭異的氣氛。

    「呱呱呱!」

    遠處傳來數只烏鴉粗嘎的叫聲,一聲接著一聲,空氣漸漸變得有些陰冷。

    「咕嚕嚕……」

    突然,一陣響亮的腸胃鳴叫聲在街道上響起,引得眾人都下意識地循聲望去。

    狗剩被這麼多人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摸著自己的肚皮,訕訕道:「我……我餓……」

    他話音還未落下,就聽「嗖」的一陣破空聲從後方傳來,彷彿有什麼東西撕裂了空氣一般。

    眾人也都顧不上狗剩了,一個個皆是仰首望天,就見後山的方向,一道橘紅色的煙火猛地自山裡直衝向雲霄,如同一道閃電撕裂夜空。

    「嘭!」

    煙火在夜空中炸了開來,綻放成一朵巨大的煙花,那橘紅色的火花猛地四散開來,把夜空裝點得如此絢爛璀璨,流光溢彩。

    「娘,煙火,是煙火!」狗剩激動地用另一隻小手指著上方的夜空叫了起來,「好大的煙火啊!」

    緊接著,又是「嗖、嗖」兩聲,兩道同樣的煙火飛快地升騰而起,幾乎同時在夜空中炸開,映得四周似乎都亮了一亮。

    狗剩更為激動了,歡欣鼓掌,小臉上紅撲撲的。

    街道上,那些如一座座石雕般靜立許久的人突然有了些動靜,人群中零零落落地走出了十來道身形,有老者,有中年,有青年,也有女子……

    這十人都有志一同地朝後山的方向走了過去,神情嚴肅,一股凝重的氣息自然而然地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

    「娘……」

    後方的狗剩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青衣少婦漸行漸遠的背影,他身旁的一個中年男子安撫地揉了揉他的發頂,用低若蚊吟的聲音意味深長地說道:「你不是總說想出去玩嗎?」

    包括青衣少婦在內的十人熟門熟路地來到了後山,夜幕落下后,四周一片漆黑,卻根本沒人去拿火把或者點燈,他們直接沿著後山的一條小道來到一個山洞前。

    山洞外,一匹紅馬在大樹下悠閑地吃著草,洞口那些原本用來遮擋的藤蔓已經被人凌亂地扯到了一邊。

    山洞裡,點著昏黃的燭光,燭火在夜風中微微跳躍著,時明時暗,空氣沉甸甸的,很是凝重。

    這十人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就魚貫地進了山洞。

    洞內十分寬敞,足足有三四丈寬,洞頂一丈多高,不至於給人太強的壓迫感。

    這個山洞被人大致收拾過,就像是一間小小的廳堂般,兩邊有椅子,正中擺有一個香案,案頭供著一個牌位。

    此刻,案頭燭台上的兩個香燭被人點燃了,一個藍袍青年站在香案前,鄭重其事地對著那個牌位俯首作揖,上了香。

    後方的十人眸色幽深地看著前方這個青年,雖然他們不知道此人到底是誰,但是,他既然找到了這裡,又打開了山洞的暗門,甚至還知道如何發射對應的信號彈,這就意味著——

    他應該是「那個人」派來的。

    否則的話,有些東西,若非沒有「那個人」口耳相傳,此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現在,就只差最後一樣「東西」了。

    這十人皆是沉默,靜靜地等待著,反正他們也已經等了十幾年了,不著急。

    岑隱似乎沒有聽到後方的腳步聲一般,一板一眼地完成了上香的動作,彷彿他在進行著一個無比重要的儀式般。

    等他把三根香插到了香爐里,他才緩緩地轉過身來,看著前方站成了兩排的十人,勾唇笑了。

    跳躍的火光在他那張完美無缺的臉龐上投下了一片詭異的陰影,反而襯得他整個人越發艷麗、魅惑,就像是那山野間的狐妖鬼魅般,美得奪人心魄,美得讓人幾乎無法呼吸。

    四周的呼吸聲彷彿停止了,一片死寂。

    岑隱從袖中掏出了一塊金色的雕龍令牌,昏黃的燭火給那塊金色的令牌鍍上了一層淡淡的光暈,讓它看來彷彿在發光似的。

    令牌的一面刻著一個字——影。

    那十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塊令牌上,凝滯了一瞬,跟著就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

    最後一樣東西齊了!

    「參見統領!」

    一個虯髯鬍的中年男子率先跪了下去,其他九人也齊刷刷地跪在了冷硬的地面上,齊聲高喊著,他們整齊的聲音回蕩在山洞裡。

    十個人皆是俯首抱拳,神情恭敬。

    他們影衛由先帝所設立,分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共十衛,他們十人便是這十衛的衛長。

    按照先帝定下的規矩,誰拿著這塊令牌,誰就是影衛的統領,他們就必須要聽命於對方。

    十幾年了,自從崇明帝仙逝后,他們這些人就像是被「遺忘」一般等在這個鎮子里……一眨眼,都十幾年了。

    他們幾乎以為這場等待將永無盡頭,沒想到京城那邊終於來人了!

    山洞裡,再次陷入一片死寂,鴉雀無聲,只有外面晚風吹拂著枝葉的聲音此起彼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陰柔的男音突然自頭頂上方響起:

    「免禮。」

    聲音似近還遠,彷彿穿越十幾年的時光而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