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97章 296靜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97章 296靜養字體大小: A+
     

    端木緋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也不在意其他人怎麼想,徑直地來到端木紜的身旁坐下,對著姐姐微微一笑。

    見妹妹笑吟吟的,端木紜心裡隱約對祖父的態度有數了,心下一松,順手把自己膝頭的小狐狸交給了妹妹。

    端木憲也在上首坐下了,神情嚴肅地環視著屋子裡的眾人,朗聲道:「承蒙皇上聖恩親自為四丫頭賜婚,不僅是四丫頭之福,也是我們端木家之喜。」

    端木憲先說了一番冠冕堂皇的客套話,跟著才進入正題:「如今家裡兩個姑娘的親事都已經定下了,嫁妝也是該早些準備起來,從前府里不寬裕,定下的分例是每個嫡出的姑娘五千兩,這麼多年過去了,現在規矩也該改改了,以後,公中出八千兩,不足的再由各房自己貼補,大家覺得如何?」

    坐在端木憲身旁的賀氏面露猶豫之色,她當然不想讓端木紜和端木緋姐妹倆占府里的便宜,但是她也有四個嫡親孫女,加起來那可是一大筆銀子……

    賀氏飛快地在心裡衡量利弊后,慢慢地捻著手中的佛珠,終究是沒吭聲。

    見眾人沒有意見,端木憲就吩咐道:「紜姐兒,莫氏,你們倆明天就去賬上支。」

    莫氏?!小賀氏本來還為女兒高興,一聽到端木憲竟然讓莫氏去支銀子,傻眼了:綺姐兒可是自己的女兒,公爹竟然把為綺姐兒準備嫁妝的事交託給了莫氏那賤人,豈有此理!

    小賀氏暗暗咬牙,想要反對,可是想到上次端木憲一氣之下就抬了莫氏當平妻,唯恐又激怒了端木憲,想開口,又不敢,心中暗恨不已。

    她的雙手狠狠地掐進了柔嫩的掌心裡。

    「是,祖父。」

    「是,老太爺。」

    端木紜和莫氏起身福了福,齊齊地應下了。

    端木紜坐回去后,心裡又飛快地盤算了起來:又比原來多了三千兩,加上她手頭的銀子,算下來,應該可以給妹妹置辦一份很好的嫁妝了。

    端木紜一方面有些高興,另一方面又忍不住在心裡嘆氣道:哎,妹妹怎麼就嫁得這麼快呢!

    端木紜依依不捨地轉頭看向了身旁的妹妹,端木緋正低頭與蜷在膝頭的小狐狸玩,一會兒撓撓它的下巴,一會兒摸摸它的脊背,不亦樂乎。

    不甚其擾的小狐狸不耐煩地用蓬鬆的尾巴拍了端木緋的手背一下。

    端木緋的小臉鼓了鼓,瞪著它,覺得糰子真的跟著小八學壞了……果然是近「墨」者黑啊!

    小狐狸與她對視著,一人一狐,皆是一眨不眨。

    屋子裡靜了片刻,前方的賀氏突然開口道:「老太爺,西郊楊合庄的景緻不錯,不如讓紜姐兒和緋姐兒去住上一陣子吧?」

    賀氏的言下之意是如今皇帝賜了婚,他們端木家不能推拒,卻可以換一種委婉的方式向外界表示他們端木家會和這兩個丫頭劃清界線,以免日後被安平長公主牽連。

    端木紜眉頭一動,朝賀氏望去,眯了眯眼。

    端木憲正把茶盅湊到唇畔,慢慢地飲著茶,神情悠閑地說道:「楊合庄確實不錯,景緻好,又清靜,有山有水的,最適合頤養了……」

    賀氏心中一喜,覺得端木憲這一次總是看明白長房這兩個丫頭了,急忙附和道:「是啊,這楊合庄我也去過好幾次,委實風光秀麗,清靜幽雅。」

    聞言,小賀氏的嘴角翹得更高了,得意地看了姐妹倆一眼,心下雀躍:就算端木緋從前再得寵又怎麼樣?!如今她得了這樣一件糟心的婚事,註定是要被家族拋棄的。沒有家族撐腰支持的女子,以後嫁出去,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其他人的神情也有些古怪,視線在端木紜和端木緋之間游移打量著,皆是沉默。

    端木紜卻是半點也不著急,目光清亮地看著端木憲。

    端木憲又淺啜了一口熱茶,雲淡風輕地說道:「阿敏,你既然覺得那麼好,那就讓人收拾收拾,去住上些日子也好清靜清靜。」

    什麼?!老太爺竟然要趕她去莊子里!賀氏氣得一股心火直衝腦門,幾乎要捏碎手裡的佛珠,咬著后槽牙緩緩道:「好,我就去住幾天。」她的眸子幽邃如深井,額角青筋跳動,「可是,老太爺,您可別後悔。」

    說到最後五個字時,賀氏幾乎是一字一頓,意味深長。

    皇帝雖然下旨賜了婚,但是這常規的三書六禮還是要走的,按理說,聖旨后,就要交換庚帖,再來是小定禮……端木緋喪母,要是自己這祖母不在,看他們如何行這個禮!

    賀氏在心裡冷笑:她只需在楊合莊裡等他們求她回來便是。

    老太爺這兩年真是被長房這兩個丫頭哄得糊塗了,到如今還想護著這對姐妹,也不想想與安平長公主府這等人家扯上關係,自家哪有好日子過。

    別說老太爺和珩哥兒的仕途了,恐怕就連宮裡的大皇子都會被牽連,若是因此失了儲位,那就太不值得了。現在的當務之急只有趕緊向皇上表忠心才是!

    她也是一心為了端木家,老太爺卻一次次地在家裡人跟前讓她這個當家主母沒臉……

    賀氏擰了擰眉,頗有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無力。

    下首的端木朝一聽父親竟然開口讓母親去莊子里住著,驚得一時怔住,反應過來后,急忙開口道:「父親息怒,母親她也是為了家裡考慮……」

    端木憲隨手放下了茶盅,只聽「咯嗒」一聲,茶盅與茶托微微地碰撞了一下,聲音微冷地打斷了端木朝:「還有誰想去莊子上住的?!」

    這一句話彷彿又在賀氏的臉上甩了一巴掌般,她心底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又猛地躥了上來,脫口道:「好,讓老二媳婦陪我一起去。」

    小賀氏先是傻眼了,她在府里好好的,可不想去打發到莊子里去受苦,但是轉念一想,又反應了過來。

    對了,小定禮,自己不在,婆母賀氏也不在,端木紜和端木緋姐妹倆總不至於讓莫氏一個平妻去行小定禮吧!

    莫氏說得好聽是平妻,說穿了也不夠是一個妾。

    端木緋這個臭丫頭也就配一個妾來行小定!

    端木朝心下更亂,沒想到不過三言兩語間局面弄得更僵了,眉宇緊鎖地勸道:「母親!您莫要跟父親賭氣了……父親息怒,母親她只是……」

    端木朝想當和事老,可是沒說幾句就再次被端木憲打斷了:「好了,我意已決,你不必多說了。」

    說著,端木憲又看向了姐妹倆,聲音放柔了不少,「紜姐兒,四丫頭,你們先回去歇歇,這一路車馬也累了。」

    「謝祖父。」

    端木紜福身謝過端木憲,卻發現妹妹還在與小狐狸大眼瞪小眼,急忙又拉著她起來了。

    端木緋被姐姐這麼一扯,才回過神來,兩眼懵懵地看著姐姐,眨了下眼,彷彿在問,姐姐怎麼了?

    端木憲也把這一幕看在了眼裡,心裡又是一陣唏噓與慨嘆,覺得自家四丫頭真可憐,都被嚇懵了。這小孩子家家不經嚇的,不行,他得弄些她喜歡的東西安撫安撫她才行。

    端木紜帶著端木緋離開永禧堂后,就直接往湛清院的方向去了。

    端木紜牽著端木緋的小手,小狐狸則乖巧地趴在了端木緋的肩頭,不時打著哈欠。

    氣氛溫馨閑適。

    「蓁蓁,」須臾,端木紜輕輕地晃了晃妹妹的手,有些猶豫地問道,「你是不是對婚事不滿意?」

    雖然端木紜觀察了大半年後,覺得封炎還不錯,安平也好,但是,對端木紜而言,最重要的還是妹妹,要是妹妹不滿意,那她怎麼也要想辦法給攪黃了。

    對於端木紜的這個問題,端木緋實在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小臉糾結地皺成了一團。

    事情太「複雜」了。

    「沒有。」她蔫蔫地說道,肩膀垮下了一點,「我自己做的就要自己承擔。」

    哎,誰讓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輕薄了封炎呢!她這是自作自受……端木緋在心裡無力地嘆了口氣。

    什麼意思?!端木紜聽得一頭霧水,挑了挑眉。

    端木緋停下了腳步,烏黑的大眼睛一霎不霎地看著端木紜,一本正經地說道:「姐姐,我雖然是姑娘家,但也知道『責任』的。」

    小狐狸在她肩頭點了點頭,彷彿在附和著什麼。

    端木紜緩緩地眨了眨眼,妹妹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妹妹大了,心思似乎變得有些不好理解……

    她唯一確定的是,妹妹很認真也很確定,就像是春日的一朵小花蓬勃綻放。

    她的妹妹可真可愛!

    端木紜抬手想揉揉妹妹的發頂,想告訴她,她只要按照她自己的心意去做就好……

    然而,話還沒出口,就聽前方傳來一陣「呱呱」的叫聲,一隻黑八哥劃過一片茂密的枝葉朝姐妹倆飛了過來,拍得枝葉一陣「簌簌」作響。

    「呱呱呱!」

    小八哥在姐妹倆的頭頂盤旋著,越叫越是大聲,越叫越是憤怒。

    「壞!壞!壞!」

    小八哥憤憤然地控訴她們出門玩居然不帶自己,而帶了那隻臭狐狸,明明它比那隻白得發光的臭狐狸要大方可愛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