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91章 290風頭(二十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91章 290風頭(二十三)字體大小: A+
     

    端木紜穿了一件海棠紅牡丹花紋滾金線妝花褙子,下面是一條粉色的長裙,裙子上綻放著一朵朵栩栩如生的海棠花,輕柔的花兒隨著她的走動搖曳,片片花瓣微微顫顫,在陽光中閃爍著金色的光芒,絢爛多姿。

    一眼望去,就像是一朵朵海棠花沿著她的裙裾努力地往上攀爬,怒放,生機勃勃,清麗中透著幾許妖嬈,高貴中透著一分俏皮。

    那些姑娘們幾乎捨不得眨眼了,一個個目光灼灼地盯著端木紜的裙子,直到她提著裙裾進入廳中。

    很快,就有眼尖的姑娘發現端木紜裙子上的海棠花是由夾著金線的輕紗做成的,難怪方才在陽光下這些海棠花看著好似在發光一般。

    姑娘們交頭接耳地討論著端木紜的裙子,也有人想起了端木紜及笄禮上那條刺繡的「步步生花」裙,饒有興緻地將兩者比較起來。

    相較之下,那條「步步生花」裙上綉著大朵大朵的紅牡丹,更為華麗,而這條「海棠」裙則更為出塵靈動。

    前者在及笄禮上穿明艷奪目,不過出門赴宴做客,恐怕容易喧賓奪主,而後者,倒是挺適合日常穿著的。

    想著,不少姑娘也有幾分意動,眸子熠熠生輝。

    也唯有耿聽蓮的眸子里沒有半點驚艷之色,心中震驚不已,第一反應就是,端木紜臨時從哪裡找來的裙子替換?!

    端木紜和端木緋在眾人讚嘆不已的目光中走到了皇後跟前,齊齊地行禮告罪:「皇後娘娘,請恕臣女來遲。」

    皇后微微一笑,沒有在意,贊道:「阿紜,你這條裙子倒是別具一格。」

    「皇後娘娘,這是我改的裙子。」端木緋笑吟吟地說道,「剛才姐姐的裙子不小心被耿家小妹妹弄髒了,正好賞花宴快開始了,時間又緊,姐姐來不及去換新裙子,我就靈機一動,用我的紗衣給姐姐做了些絹花縫在裙子上。」

    端木緋揚了揚精緻的下巴,眸子晶亮,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

    她這麼一說,不少人都朝耿聽蓮身旁正在吃點心的耿元娘看了一眼,多是沒在意,畢竟耿元娘不過是一個四歲的小丫頭。

    皇后看著端木緋那炫耀賣乖的小模樣,忍俊不禁地笑了,轉頭對著右手邊的端木貴妃笑道:「貴妃,你家這侄女可真是心靈手巧!」

    端木貴妃也是不謙虛,心有同感地說道:「緋姐兒確實是有巧思,上次她給涵星畫的那條百鳥朝鳳裙連臣妾看著也覺得別緻驚艷。」

    端木緋又謝了端木貴妃誇獎,就和端木紜一起回了自家的席位上。

    一旁的賀氏神色有些微妙,最後只低聲說了一句:「下次再發生這種事,怎麼也該派人通知我一聲才是。」害得她平白替她們操心。

    端木紜隨口應了一聲,便自顧自地飲茶。

    不遠處的耿聽蓮從頭到尾都死死地盯著端木紜,目光沒有移開過,心裡彷如捲起一陣疾風暴雨般,久久不能平靜。

    她煞費心思地籌謀了一番,不惜哄了元娘對端木紜出手,是想讓端木紜當眾丟臉的,現在卻反而弄巧成拙地讓她在賞花宴上出了風頭!

    耿聽蓮不甘心地微咬下唇,幾乎要捏碎手裡的茶盅,白皙的手背上凸起的青筋尤為刺眼。

    這時,外面傳來內侍尖銳的高喊聲:「皇上駕到!」

    廳中的眾人急忙齊齊地站起身來,俯首躬身,恭迎聖駕。

    皇帝帶著幾個內侍宮女跨過高高的門檻,徑直地朝正前方的皇後走去。

    端木紜自知身上的這條裙子實在別緻,為恐節外生枝,她謹慎地將自己藏在賀氏的身後,頭伏得又低了些。

    直到皇帝目不斜視地在賀氏身側走過,她暗暗地鬆了一口氣,眼角的餘光瞟了一眼,正好看到跟著皇帝身後的岑隱不緊不慢地走過,岑隱恰好也朝她這邊掃了一眼,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集了一瞬。

    端木紜直覺地對著他微微一笑,算是打了個招呼。

    岑隱的步子似乎緩了一下,隨即就若無其事地繼續往前走去。

    皇帝和皇后在上方的御座上坐下,眾人就齊聲再次給帝後行禮請安,齊呼萬歲。

    俯視著下方的眾人,皇帝的心情不錯,笑著道:「都起身坐下吧。今日難得賞花宴,大家都別拘著,盡情盡興,才不負這大好春光。」

    眾人謝過皇帝后,就再次入席坐下了。

    皇后笑吟吟地對著皇帝說道:「皇上,今日臣妾在綺春園裡放了朵玉石花,誰找了這玉石花,誰就是今日的魁首。方才臣妾看到這魁首已經決出了。」

    廳堂里的其他人還不知道皇后在園子里放的到底是什麼花,一時面面相覷,想看看魁首到底是誰。

    端木緋直接站起身來,一時間,眾人的目光再次落在她身上,很快就有人注意到她鬢髮間戴的那朵以紅玉製成的海棠花上,恍然大悟。

    端木緋抬眼望著帝后,福了福后,笑眯眯地說道:「皇上,皇後娘娘,是臣女『找到』了這朵『海棠花』。」

    端木緋厚顏地把端木紜的功勞搶了過來,她可不能讓姐姐被皇帝惦記。

    不遠處,耿聽蓮目光更為複雜地看著端木緋,對她越發不屑。別人不知道,可是她最清楚,這朵「花」分明是端木紜和岑隱一起找到的,可是這個端木緋就可以厚顏搶她姐姐的榮譽,這麼看來,端木紜的那條裙子真的是端木緋改的嗎?!

    這對姐妹還真是無可救藥了,姐姐永遠一味退讓,一味寵溺妹妹,而妹妹得寸進尺,狂妄不堪。

    若非哥哥受了傷,這樣的人,怎配嫁進耿家?!

    耿聽蓮深吸一口氣,漸漸冷靜了下來,嘴角勾出一個不屑的笑意,暗暗對自己道:這次不成,自有下次!

    上方的皇帝看著端木緋發出明朗的笑聲,笑著道:「端木家的小丫頭,你既然是今天的魁首,那朕可要好好賞賞你。你可有什麼想要的?」

    端木緋也不客氣,直接開口討道:「皇上,您能不能多賞臣女點澄心紙?」

    皇帝本以為小姑娘家家估計會討些首飾料子,沒想到這丫頭居然跟個書獃子似的討起紙來,再次大笑,道:「你祖父還不給你紙用?等朕回去,可要好好說說他!那朕你賞你十箱澄心紙怎麼樣?!不過,你拿回去,可別浪費了!」

    「皇上,您放心,臣女的字肯定配得起這澄心紙的。」端木緋毫不羞赧地自誇道,引得皇帝大笑不止。

    皇帝隱約想起他好像聽太傅提起過,這丫頭的字寫得不錯,心裡感慨著:這端木憲別的不說,孫女是委實教得不錯。

    待端木緋謝恩坐下后,皇后含笑又道:「皇上,臣妾剛剛讓這些公子姑娘們去園子里簪了花,乾脆就以所簪之花為題,讓他們來斗花斗才,熱鬧熱鬧如何?」

    皇帝聽著也覺得有些意思,撫掌附和道:「皇后,你這主意倒有些意思。」

    「皇上,那就由臣來拋磚引玉好了。」君然第一個站了起來,躍躍欲試道。

    君然直接以一段劍舞開場,他是武將子弟,區區劍舞,自是遊刃有餘,銀光閃閃的長劍在他掌中肆意揮灑,時而迴轉,時而刺出,時而揮劈……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尤其他簪的那朵桃花隨著他的劍尖在空中飄揚飛舞,可謂剛柔並濟。

    最後,一道寒光閃過,那朵桃花在那一劍后,花瓣四分五裂開來,如花雨般紛紛揚揚地落了下來,引來一陣熱烈的掌聲。

    連那些姑娘們都看得目露異彩,不住地鼓掌著,讚不絕口。

    君然收了劍,隨後就把劍還給了一個錦衣衛,對著帝後行禮后,就坐了下來。

    端木貴妃掩嘴笑著點評了一句:「君世子這段劍舞委實精彩,只可惜不應景。」

    四周不少人都是若有所思,涵星心有戚戚焉地點頭道:「母妃,您說的是。君然這哪裡是『賞花』,辣手摧花還差不多!」

    被涵星這麼一說,剛才那唯美的一幕一下子變得無趣起來。

    君然身旁的一個藍衣少年噗嗤地笑出聲來,站起身來,意味深長地說道:「君世子既然好心拋磚引玉了,那我也不能藏著掖著。」

    他對著君然眨了眨眼,彷彿在說,君然是「磚」,那他就是「玉」了。

    藍衣少年鬢角簪的是朵潔白的梨花,他令宮人鋪紙磨墨,就揮毫自如地現場題字作畫……

    淡淡的墨香瀰漫在廳堂中,其他人三三兩兩地說著話,涵星已經坐不住了,「悄悄」跑去看端木紜的裙子,研究了一番后,就說回宮就去找人做一條類似的「桃花裙」。

    皇帝看著下方那些公子姑娘們,似乎也被感染了笑意,嘴角飛揚,狹長的眸子里閃爍著愉悅的光芒。他飲了半盅茶后,想到了什麼,壓低聲音問身旁的皇后:「舞陽可瞧中了?」

    皇帝問得沒頭沒尾,但是皇后卻聽明白了,手裡才端起的茶盅停在了半空中,又放下了。

    皇后一臉複雜地看了舞陽一眼,小聲地回道:「臣妾看中了兩家,也請皇上參詳參詳。」

    帝后話語間,那藍衣少年就收了筆,滿意地打量了一番自己的畫,把羊毫筆放在了筆擱上。

    一旁伺候筆墨的小內侍連忙幫著吹乾了墨跡,然後就把那幅水墨畫呈送到了帝後跟前。

    皇帝怔了怔,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眼裡露出一抹興味。

    藍衣少年簪的是梨花,可是畫的卻是一副雪林圖,大雪紛飛,銀裝素裹,讓人看著心中一片安寧靜謐。

    「梨花夜放千堆雪。」皇帝笑著撫掌贊道,「王亦嘉,你這幅《千堆雪》倒是有些意思!」

    「謝皇上誇獎。」

    那個叫王亦嘉的少年得了皇帝賞的一支狼毫筆,就得意洋洋地下去。

    緊接著,第三位公子寫的一幅字也呈到了御前。

    皇后看了看剛才寫字的青袍少年,低聲在皇帝耳邊說了一句,皇帝眉梢一挑,也多看了那少年一眼。

    在皇后的示意下,金嬤嬤就把舞陽叫到了帝後身邊,皇后慈愛地看著舞陽,問道:「舞陽,你看看這字怎麼樣?」

    皇后的語氣意味深長,透著一絲期待。

    舞陽氣定神閑地朝那幅字掃了一眼,長長的宣紙上寫著四個字:柳暗花明。

    乍一眼看,此人的字還不錯,只可惜……

    「落筆無力,轉折處明顯猶豫不決,由字及人,此人怕是性子游移懦弱,難當大任!」舞陽有條不紊地說道,目光明亮。

    皇帝細細一看,也是心有同感地點了點頭,覺得長女的眼光倒是犀利,頗有乃父之風。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