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85章 284決絕(十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85章 284決絕(十七)字體大小: A+
     

    皇帝一看到慕瑾韋就來氣,耳邊迴響起大皇子出征前也曾與自己說過些關於慕瑾韋的事,堂堂皇子總不至於還冤枉了他吧!

    皇帝隨手抓起了身前的茶杯,就朝慕瑾韋丟了過去,怒道:「不成體統!對人家姑娘圖謀不軌,被別人當場逮住,居然還不知悔改,回頭又一而再地糾纏!我們慕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話語間,那青花瓷茶杯在半空中劃過一道長長的曲線,「啪」地砸在了慕瑾韋的腳邊,熱水隨著碎瓷片飛濺開去……

    皇帝說得是什麼意思?!慕瑾凡傻眼了,連那滾燙的茶水濺在鞋面上都毫無所覺。

    他是看上了倪雅穎,卻也沒到勢在必得的地步,只不過是從前父王替他去求親被倪家拒了,心裡有些不服氣,今日偶然在涵芳園裡碰到了倪雅穎,一時有些氣不過,就調戲了一番,說到底不過是想要出口氣罷了。

    皇帝接著斥道:「還動上手了!你莫不是以為人家姑娘就只能忍氣吞聲,任由你欺辱不成!」

    皇帝越說越大聲,越說越是震怒,想到自己居然允了冊立此等人為世子,實在是壞了他自己的英明。

    慕瑾凡在最初的震驚后,開始有些回過神來,聽明白了,皇帝的意思是斥他第二次又去調戲了倪雅穎?!

    他這才注意到倪雅穎此刻有些不對勁,袖子被撕掉一半,手上、臉上還多了些淤青,形容狼藉。

    莫非皇帝以為是自己把倪雅穎弄成這副樣子的?!

    自己可絕對沒有動過手啊!

    慕瑾韋急了,心裡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急切地為自己辯解道:「皇上,小侄是在言語上討了幾句便宜,可是那之後就走了,絕對沒有再去找倪雅穎!皇上,您一定要相信小侄啊!」

    然而,皇帝看著他的目光還是冷如冰霜,根本就不信他。

    之前,君凌汐說慕瑾韋怎麼大放闕詞地說了一些腌臢話,慕瑾韋一來就否認,在自己跟前就睜眼說瞎話。現在也不過是因為證據在前,只好兩害取其輕,先認了一半再說而已!

    皇帝從喉底發出不悅的冷哼聲,聲音更冷了,臉上的怒意更濃,反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倪姑娘在陷害你?!」

    「皇上,是她在陷害小侄!請皇上明鑒!」慕瑾韋「撲通」一聲跪了下去,指著倪雅穎怒道。

    皇帝怒極反笑,一掌重重地拍在了石桌上,「她陷害你什麼?陷害你毀她清白嗎?哪個女子會怎麼做?!」

    女子的貞潔關乎性命,倪雅穎剛與梁家和離,本來身份處境就極為微妙……她怎麼可能為了陷害慕瑾韋,就不要自己的名譽,拿一輩子的前程只圖一時的痛快?!

    這等瞎話說著,真當自己傻了不成?!

    慕瑾韋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一陣紫,也想明白了這個道理,心裡暗恨:難怪古人說最毒婦人心!倪雅穎這個毒婦真是夠絕,打算兩敗俱傷!

    就在這時,涼亭中的倪雅穎突地也跪了下去,重重地磕個頭,溫婉卻堅定的聲音響起:「皇上,妾身有罪,妾身腹中有了梁家的骨肉,妾身願進天牢領罰。」

    這句話超乎所有人的意料,涼亭中瞬間就陷入一片詭異的死寂。

    連皇帝都怔了怔,露出驚訝之色,沒想到倪雅穎竟然懷孕了,更沒想到她竟然自願要進天牢。

    皇帝的眸中幽邃如一汪深潭,下意識地轉著拇指上的玉扳指,陷入沉思。

    又是一陣暖暖的春風拂來,吹得那些花木窸窸窣窣地搖擺著,似是不安,又似是低語。

    須臾,皇帝淡淡地問道:「你……可想好了?」

    倪雅穎緩緩地抬起了小臉,那張秀美的臉龐上,慘白得幾乎沒有一點血色,也讓她額頭的淤青看著愈發黑紫,尤為刺眼。

    她的神情堅定,目光清澈,坦然地說道:「皇上,當初是為了保住腹中血脈,妾身才與夫君和離,但是現在……」

    她停頓了良久,神色間泛著濃濃的悲切與苦澀,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說道:「……既然如此,妾身寧願一家三口死在一起。」

    她的聲音中帶著赴死的決絕,眸中泛起一層淡淡的水光,柔弱卻又堅強,連四周的空氣似乎都感染了她的悲傷,春風中染上了一絲微微的涼意。

    周圍臉色最難看的大概就是慕瑾韋了,只覺得倪雅穎真的瘋了,寧可把她自己栽進去,也要順帶捅自己一刀,他怎麼就招惹上這麼一個瘋女人!

    慕瑾韋悔的是腸子也青了。

    皇帝的指尖微微摩挲著玉扳指,看似面無表情,看著倪雅穎的眼眸中隱約有一絲動容。

    她為了保住腹中的血脈,所以與夫君和離,這件事事關重大,甚至可以說是欺君,自是鮮為人知,連負責查抄梁家的錦衣衛也瞞住了。

    可是,這才幾個月,她的態度卻全然變了,竟是寧願帶著腹中的孩子去死!

    是什麼會逼得一個為母則剛的女子變得如此決絕?!

    想著,皇帝的目光自然而然地移向了慕瑾韋,眸色變得更為幽深。

    若非是慕瑾韋因為她曾是梁家婦而對她無禮,她何至於絕望得自尋死路?!

    這慕瑾韋都到了自己跟前,還死不承認,分明有欺君之心!

    「皇上……」倪雅穎堅定地跪伏在地,額頭抵在冷硬的石板地上,聲音哽咽而沙啞,「求皇上成全。」

    慕瑾韋的額頭沁出了一層冷汗,這一瞬,嘴巴張張合合,說不出話來,心裡混亂如麻:這個時候,無論他說什麼,皇帝怕都不會信了。他竟然被倪雅穎這不要命的瘋婦逼入了絕境。

    當慕瑾韋對上皇帝冰冷的眼神時,心直墜急下,幾乎沉到了極點。

    皇帝看著慕瑾韋的眸中如潮汐般起伏了一番,摩挲著玉扳指的動作停了下來。

    這段時日,他對泰郡王府十分失望。

    當初梁家剛定罪,泰郡王就迫不及待地和先郡王妃梁氏所出的嫡長子慕瑾凡劃清關係,為父不慈,現在這個新世子慕瑾韋囂張跋扈,恃強凌弱,委實是無德!

    這還只是自己今日看到的,那麼自己沒看到的呢?!

    就連姻親的泰郡王府都如此,京中對梁氏一族的欺凌只怕更多,所以,倪雅穎才會寧願帶著腹中的孩子一起去死。

    皇帝眯了眯眼,若有所思。

    這些日子,梁家的事鬧得沸沸揚揚,幾位內閣大臣也聯名上書過,提及恐怕南懷人意圖挑撥離間,擾亂朝局,請旨暫緩執刑,查個究竟。

    皇帝暫時將摺子留中不發。

    如今南境的戰況不利,皇帝是打算處置了梁思丞一家以殺雞儆猴,讓南境將士不敢再降敵。

    梁思丞通敵叛國,罪無可恕,按例就算是誅梁家九族也不為過,但是,「梁」這個姓在大盛也是大姓了,梁氏這一族也是百年武將世家,如今早就分成了好幾支,在大盛各衛所、邊關以及禁軍中皆有任職,梁思丞只是其中的一枝。

    這要是誅九族,對於大盛而言,怕是要傷筋動骨了。

    皇帝不得不懷疑,這背後是否有南懷人在推動攛掇著,想要令大盛內亂動蕩,伺機而動。

    想著,皇帝的眼眸變得更為幽深,恍若深不見底的深淵一般。

    好一會兒,皇帝才開口道:「倪氏,你起來吧。」他的語氣不輕不重,不疾不徐,聽不出喜怒。

    倪雅穎沒有動,還是跪伏在地,那纖細的身子在細微地顫抖著。

    「倪姑娘,快起來吧。」端木緋步履輕盈地上前了兩步,將倪雅穎扶了起來,然後就退開了。

    端木家的這個小丫頭還真是一貫機靈!皇帝看著端木緋,原本繃緊的嘴角就稍稍緩和了一些。

    不過,那也只是一瞬而已,當皇帝的視線再次落在慕瑾韋時,臉又沉了下去,指著他破口大罵:「慕瑾韋,你太讓朕失望了!在朕面前還要一次次地抵賴撒謊,不僅無德,而且還毫無擔當!」

    慕瑾韋感覺渾身就好似泡在冰水裡般冷得刺骨透心,無力地說道:「皇上,小侄真的沒有……」

    「夠了!」皇帝不耐煩地打斷了慕瑾韋,不想再聽他強詞狡辯。

    慕瑾韋的拳頭緊緊地握在了一起,知道自己這一回是栽了,被倪雅穎這個賤人陰了!她這招以退為進,太狠了!

    慕瑾韋目光陰鷙地朝站在一旁的倪雅穎瞥去,眼神陰鷙如毒蛇般,心道:這筆賬他記下了!

    皇帝正看著慕瑾韋,立刻注意到了他看向倪雅穎的眼神,皺了皺眉,心裡覺得他真是死不悔改。如此心胸狹隘,無德無信,實在難當大任!

    「余安,」皇帝眸光一閃,心中有了決議,把余公公喚到跟前,「你去找泰郡王傳朕口諭,就說朕覺得由庶子來承襲世子之位終究不妥,有違祖訓,讓他什麼時候生出嫡子再請封吧。」

    頓了一下后,皇帝又似是嘆息地補了一句:「泰郡王府怎麼也不能由一個庶子來繼承!」

    皇帝的言下之意就是說,泰郡王府如果生不出嫡子,等泰郡王死後,這郡王爵位就沒了。

    皇帝幾乎是以「奪爵」在威脅泰郡王了。

    在大盛歷史上,只有犯下叛亂、不孝、謀逆等滔天大罪的人家才會被奪爵,一般有些小罪小錯也就是降爵以示警戒。

    慕瑾韋只覺得彷彿憑空降下兩道晴天霹靂,整個人都僵住了,幾乎動彈不得。皇帝不僅要奪了自己的世子之位,竟然還意圖奪爵?!

    父王已近不惑之年,郡王府里已經五六年沒有子嗣出生了。

    這要是將來生不出嫡子,泰郡王府就要斷了!

    想到這種可能性,慕瑾韋的心口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掌掐在了掌心,疼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麼一來,父王絕對不會放過他的,哪怕他娘再得寵,在父王眼裡,也沒有這郡王的爵位傳承重要!

    慕瑾韋咬了咬牙,慌得六神無主,此時此刻,他也沒有別的選擇了,只能磕頭求饒:「皇上,小侄知錯了。還請皇上饒過小侄吧!」

    然而,慕瑾韋在這個時候認錯,在於皇帝看來,也不過是驗證了他之前的看法,覺得這慕瑾韋果然是個不見棺材不掉淚的無賴!人品之卑劣已無可救藥!

    皇帝心中對他更為嫌惡,冷聲下令道:「來人,把慕瑾韋拖下去,杖責三十,趕出行宮。」

    皇帝的聲音一個字比一個字冷,如一粒粒冰珠般噼里啪啦地砸了下來。

    「皇上饒命!皇上饒了小侄吧……」

    慕瑾韋狼狽地連連磕頭,沒幾下,就把自己的額頭磕得一片青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