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82章 281痴心(十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82章 281痴心(十四)字體大小: A+
     

    耿聽蓮對著端木紜福了福,目光幽深地看著她,微微一笑,寒暄道:「去年獵宮一別,說來我與姑娘也有數月未曾見面了。」

    雖然端木紜不覺得自己與對方有什麼話好說,但是伸手不打笑臉人,淡淡道:「耿五姑娘,許久不見。」端木紜的臉上維持著疏離的淺笑。

    耿聽蓮一眨不眨地盯著端木紜,徐徐地又道:「端木大姑娘,我大哥上月底已經從北燕回來了……」她的語調平緩無波,似是在陳述一個事實,又似在試探著什麼。

    端木紜「哦」了一聲,挑了挑右眉。

    她並不甘心耿家以及耿安晧的事,所以也不知道耿安晧在二月底就回了京城。

    端木紜與耿聽蓮不過說了幾句話的功夫,君凌汐那邊已經又抓住了兩三個人,丹桂和一個黃衣姑娘灰溜溜地落入「鬼」手。

    端木紜眼角的餘光正好瞥到躲在一棵春槐后的雲華謹慎地往後退,打算避到紫藤花廊那邊去,沒想到反而驚動了君凌汐,她的耳朵動了動,朝雲華的方向看去。

    明明她的小臉上蒙著一方玄色的蒙眼巾,四周的姑娘們卻感受到了一種目光如劍的感覺。

    端木紜眼底閃著一絲笑意,神情愜意。

    耿聽蓮一直留意著端木紜的每一個表情變化,右手下意識地在捏緊了帕子,眸中掠過一抹混雜著失望、不滿以及難以置信的光芒,心情複雜。

    耿安晧以及述延符一行人這一趟去北燕並不順利。

    他們來到北燕都城后,一行人就被北燕新王耶律索扣下了,軟禁了數月,直到上月初才尋到機會突圍,逃了出來,這一路費勁周折,吃了不少苦,才終於活著回到京城。

    結局可以用慘烈來形容,一行人十不存五。

    耿聽蓮聲調壓抑地徐徐道來:「……我大哥是拚死一搏,才拼殺出來的,可是右腿卻受了重傷,至今還卧榻不起……」

    想著這段時日的種種,耿聽蓮的胸膛微微起伏著,心潮翻湧,眸子隱約泛著些許水光。

    端木紜面不改色,嘴角始終噙著一抹禮貌的淺笑,正色道:「耿五姑娘,京中有不少擅治外傷的名醫,姑娘應該多請些大夫給令兄看看才是。」

    「……」耿聽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雙目微瞠地看著端木紜,心頭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般複雜,眸底又是一陣翻湧。

    這個端木紜真的是心如鐵石……

    耿聽蓮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地讓自己冷靜下來,又道:「端木大姑娘,難道你就沒有別的話想說嗎?」

    耿聽蓮越發用力地捏緊了帕子,手背上青筋凸起。

    其實,耿聽蓮至今還是看不上端木紜,覺得她拿腔作勢,又自命清高,說到底,就是自詡是首輔家的姑娘不願「紆尊降貴」地給人做繼室,所以才會想要避開耿家的婚事。

    對於耿聽蓮而言,如此也好。

    可是,偏偏她的大哥耿安晧就像是被這個端木紜下了蠱似的,對她痴心一片。

    看著這段日子大哥受了不少苦,耿聽蓮也是於心不忍,心痛難當,想著為大哥做些什麼,才放下了個人的好惡,來找端木紜。

    沒想到端木紜的態度如此平淡,甚至於可以說是淡漠,讓她幾乎無法再與她說下去……

    「……」端木紜無語地看著耿聽蓮,再次覺得她們實在不是一路人。

    她斟酌了一下,又道:「耿五姑娘,據我所知,太醫院的張太醫擅治外傷,姑娘可以請他去給令兄看看。」上次小八的翅膀受了傷,就是張太醫給治的,現在看,小八恢復得好極了。

    耿聽蓮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以衛國公府的臉面,想要請太醫出面,那是輕而易舉,哪裡還需要端木紜來提。

    很顯然,端木紜不過是在敷衍自己罷了……

    耿聽蓮的眸色明明暗暗地閃爍不已。

    這時,前方傳來了端木緋蔫蔫的聲音:「小西,我認輸!」

    端木紜循聲望去,這才發現君凌汐不知何時跑到了端木緋所在的石燈旁,兩人相距不足三尺,端木緋很慫地舉雙手投降。

    「第七個。」君凌汐得意洋洋地翹了翹嘴角,「還差最後一個……」

    最後一個就是涵星了。

    端木緋朝涵星的方向望了一眼,給了她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就跑來找端木紜了,「姐姐。」

    看到端木紜身旁多了一個耿聽蓮,端木緋眸光閃了閃,還是小嘴彎彎,臉頰紅撲撲的。

    端木紜站起身來,乾脆借故告辭,快步朝端木緋走了過去。

    耿聽蓮欲言又止地動了動櫻唇,最終沒有說什麼,靜靜地看著端木紜的背影,嘴角抿成一條直線。

    大哥這次傷到了骨頭,太醫說,弄不好可能會瘸。

    饒是如此,大哥還是惦記著端木紜!

    耿聽蓮暗暗咬牙,溫雅的眸中掠過一絲厲芒,一閃而逝。大哥這次是為了大盛而傷,這般忠烈,怎麼也該讓他如意,才能安心養傷……

    「姐姐,你說涵星表姐和小西誰會贏?」端木緋笑眯眯地挽著端木紜的胳膊道,小臉上神采飛揚,不見絲毫沮喪。

    端木紜看著此刻正坐在一段樹枝上的涵星,委婉地說道:「涵星的那串瓔珞怕是保不住了。」

    涵星剛才押的彩頭正是一串赤金八寶瓔珞。

    端木緋「噗嗤」一聲掩嘴笑道:「姐姐,我也是這麼想的。」

    端木紜已經好些日子沒看到妹妹這般興高采烈的樣子,心裡有些心疼妹妹被禁足。

    自己要不要和祖父求求情呢?……可是,京中最近也實在不太安生。

    端木紜有些猶豫地想著,眼裡、心裡只有妹妹,早就把耿聽蓮拋諸腦後。

    沒一會兒,君凌汐就拎著一籃子首飾走了過來,得意洋洋地說道:「緋緋,我贏了,等回京后我做東,請大家喝果子酒!」

    端木緋點頭應了一聲,好奇地問道:「小西,你捉迷藏怎麼這麼厲害?」

    君凌汐昂了昂下巴,越發得意了,「那算什麼!聽風辨位,我跟我父王、大哥那可差遠了!」

    不遠處,涵星她們興緻勃勃地開始了第二輪,這一次,當「鬼」的人是涵星。

    聽君凌汐提及君然,端木緋就想起了自家烏夜,又問道:「小西,烏夜現在在哪兒?我擔心它在陌生的地方不習慣……你說,我們要不要把它先放到澤蘭宮和飛翩在一起,等回京時,再讓你和君世子帶走。」

    端木緋說著,眉心微微蹙起。

    自家烏夜雖然不至於說從小嬌生慣養長大,那也是從來沒吃過什麼苦的,在陌生的馬廄中,陌生的馬群里,也不知道會不會被欺負,也不知道會不會不習慣,也不知道會不會寂寞……

    「緋緋,其實我大哥也想把烏夜帶進他住的冠雲齋,可是被人發現了……」君凌汐吐吐舌頭道,想到當時的情景還覺得有些好笑,「乾脆我們現在就去接烏夜吧?」

    君凌汐把自己的籃子託付給了端木紜,就拉著端木緋迫不及待地跑了。

    看著兩個小姑娘歡快的背影,端木紜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唇,心裡覺得幸好聽祖父的話來了賞花宴。

    由君凌汐帶路,兩人穿過好幾道月洞門、游廊、庭院,繞過一個個假山、花壇、池塘……走了快兩盞茶時間,才來到了位於涵芳園西南角的馬廄。

    這一帶有七八排馬棚,一匹匹高頭大馬在馬廄里不時地發出嘶鳴聲、響鼻聲。

    儘管馬廄的內侍打掃的很勤快,馬廄也相當乾淨,但這麼多匹馬兒在一塊,空氣中難免瀰漫著一股乾草味、汗腥味、腐臭味混雜在一起的味道。

    「緋緋,這邊……」君凌汐熟門熟路地帶著端木緋來到了第三排馬棚,「我大哥怕烏夜被欺負,特意叮囑御馬監的人專門給烏夜安排了一間。」

    馬棚里,空蕩蕩的,一匹全身烏黑、英姿煥發的馬駒正靜靜地俯首吃著乾草。

    看在端木緋的眼裡,只覺得自家的小烏夜一匹馬孤零零的,就像是一個被拋棄的小可憐般可憐兮兮。

    端木緋心裡一陣心疼,加快腳步上前,嘴裡溫柔地喚著:「烏夜。」

    烏夜轉頭朝她和君凌汐看來,翻起了上唇,發出喜悅的「咴咴」聲,馬尾歡快地在身後甩來又甩去。

    端木緋對著烏夜好一陣噓寒問暖,輕柔地撫摸了一番,又喂它吃了塊糖。

    「烏夜,緋緋帶你去和飛翩再一起住幾日,你高不高興?」君凌汐一邊動作熟練地給烏夜戴上了馬嚼子,一邊笑眯眯地問道。

    烏夜似乎聽明白了,又「咴咴」地叫了兩聲。

    話語間,後方突然一陣輕微的步履聲,端木緋下意識地轉頭望了一眼,只見一個十六七歲、婦人打扮的年輕女子走了過來。

    她長眉細目,肌膚欺霜賽雪般的白皙,端莊秀麗,穿了一件柳色纏枝紋褙子,挽了一個彎月髻,頭上只戴了一支嵌白玉的銀釵,氣質溫婉。

    端木緋見對方打扮十分素凈,近乎服孝般,不禁多看了兩眼。

    君凌汐注意到了她的目光,湊到她耳邊,壓低聲音說道:「這是倪家二姑娘倪雅穎,去年臘月,與梁家大公子和離大歸……」

    端木緋立刻就明白君凌汐說的「梁」是哪個「梁」了,印象中,梁家大公子與倪二姑娘應該是去歲十月成的親,當時端木家沒有赴宴,只備了一份禮送去。

    君凌汐的神色有些複雜,繼續道:「梁伯父投敵的軍報送入京后,梁大公子當下就寫了和離書,之後沒多久,梁家就被查抄了……」

    而那時,倪雅穎已經不是梁家婦了,自然也就沒有一同入罪。

    話語間,就見倪雅穎走進了這一排最外面的一間馬棚中,從裡面牽出了一匹雪白無暇的白色母馬,母馬的性子看來十分溫順,輕輕地甩著如拂塵般的馬尾。

    「堆雪,你真乖。」倪雅穎輕柔婉約的聲音隨風而來,似是讚歎,似是唏噓,又似是在感懷些什麼。

    「小西,你見過梁大將軍?」端木緋收回目光,輕聲問道了一句。

    君凌汐的眸光閃了閃,似乎在回憶著什麼,道:「以前梁伯父進京述職時,來拜訪過父王……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還記得梁伯父是個和氣的人。」

    君凌汐眉頭緊皺,她至今也不敢相信梁大將軍會投敵。

    倪雅穎牽著那匹白馬快步離開了,君凌汐看著她的背影,微微嘆了口氣,道:「倪家這次把她帶來,許是為了再尋一門親事吧。」

    君凌汐的嘆息聲轉瞬就消逝在風中,那匹白馬的馬蹄聲漸行漸遠,很快,就什麼也聽不到了,只剩下周圍的風吹枝葉聲回蕩不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