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80章 279殷勤(十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80章 279殷勤(十二)字體大小: A+
     

    端木緋認識的人中也就一個人會叫她「緋緋」,她的小臉上立刻露出燦爛的笑靨,循聲望了過去,歡快地喚道:「小西!」

    七八丈外,穿著一身玫紅色騎裝的君凌汐大步流星地朝這邊走來,濃密的青絲挽成了雙螺髻,頭上只簡單地戴了兩朵石榴珠花,整個人就像是小太陽般朝氣蓬勃,璀璨奪目。

    著一襲湖藍色錦袍的君然就在她身旁,與她並肩而行,兄妹倆是將門子弟,只是這麼閑庭信步地走來,身上就散發著一種英氣勃勃的氣息。

    「端木太夫人。」君然和君凌汐笑容滿面地先給賀氏行了禮。

    「君世子、君姑娘多禮了。」

    對著簡王世子兄妹,賀氏自然是一副雍容華貴、溫和慈愛的模樣,儀態禮數讓人挑不出錯處。

    跟著,端木緋、端木紜以及賀令依她們也給君然兄妹見了禮,君凌汐親昵地挽著端木緋的胳膊說道:「緋緋,你怎麼都不來簡王府找我玩!」

    端木緋一聽登時就有些心虛,含糊道:「最近京里亂,我被祖父禁足了。」

    她最近不能出門確實是因為被禁足了,但是之前沒敢去簡王府,就是怕對上君然那張「哀怨」的臉,每一次,她對上君然的眼眸時,就覺得對方的眼神彷彿在問,他家烏夜可以回家了嗎?

    不過今天,端木緋終於可以坦然地面對君然了。

    「君世子,」端木緋笑眯眯地看向了幾步外正漫不經心地搖著摺扇的君然,「正好我今天把烏夜也帶來了,早該把它還給世子了!」只是一直捨不得,拖著拖著就不小心拖久了。

    「……」君然一時傻眼了,差點沒掐自己一把看看他是不是在做夢。

    這個驚喜實在是來得太突然,他還以為不與封炎鬥智斗勇一番,怕是領不回他們家烏夜呢!

    「烏夜!」君凌汐驚喜地撫掌喚道,目光四下掃視了半圈,很快就注意到了車隊後方的兩匹黑色的馬駒。

    一周歲的馬駒體型相較於成年馬還是小了一圈,不過已經是英姿勃發,只是那麼站在那裡偶爾懶散地踱兩下蹄子,就足以吸引不少行家的目光。

    這兩匹都是千里挑一,不,萬里挑一的良駒!

    渾身漆黑的烏夜似乎聽懂了自己的名字,嘴裡發出溫順的「咴咴」聲。

    自家烏夜可真好看啊!君凌汐愛不釋手地又摸又撫又喂糖,目光灼灼地說道:「緋緋,我去陪烏夜溜溜,待會兒再來找你玩。」

    君凌汐拎上烏夜的韁繩就匆匆告辭,找了個小內侍領她去跑馬場。

    「小西!」君然只能快步追了上去,心裡開始擔憂他的烏夜也會落入妹妹的「魔爪」。哎,這身懷寶貝的煩惱就是怕遭人「惦記」啊!

    他要誓死捍衛他的烏夜!

    君家兄妹倆前腳剛走,後腳一個著白面無須的中年太監就迎了上來,手裡還拿著一個拂塵,笑容滿面地對著端木家一行人拱了拱手道:「端木太夫人,幾位端木姑娘有禮了。」

    看著眼前這身著真青色鬥牛服的太監,賀氏心裡一驚,這位可是都知監的總管太監汪公公。

    賀氏自然是不敢怠慢,客氣地頷首致意:「汪公公。」

    汪公公和顏悅色地對著端木紜和端木緋道:「端木大姑娘,四姑娘,咱家給兩位安排了澤蘭宮,不知道姑娘意下如何?」

    賀氏又是一驚,嘴角還是維持著的得體的笑意,眼神就變得微妙起來。澤蘭宮距離皇后住的長春宮不遠,景緻是涵芳園所有宮室中最佳的,向來是公主、王妃和郡主居住的宮室,這一次卻被安排給了端木紜和端木緋。

    而且,聽汪公公話里話外的意思,分明只打算讓這對姐妹住進澤蘭宮。

    彷彿在驗證賀氏心裡的猜測般,汪公公又對身旁的一個小內侍吩咐道:「小李子,你領著端木太夫人去浮翠苑吧。」

    賀氏面色微僵,暗暗地捏著手裡的佛珠,卻也不敢輕易發作,問道:「汪公公,老身與幾個孫女是一道來的,何必分居兩處?」賀氏說得委婉,心裡自然是希望她和端木綺、賀令依三人也搬入澤蘭宮,歷來一家人都是被安排住在一處的。

    「咱家也是想讓各位在此住得寬敞些,賓至如歸。」汪公公隨意地敷衍了一句,又對著右手邊的那小內侍催促了一句,「還不趕緊帶端木太夫人去安頓!」

    賀氏的臉色差點就沒繃住,眸子里幽邃如浪潮洶湧。

    她可是堂堂正一品首輔夫人,貴妃的生母,住的地方竟然還不如自己的兩個孫女!

    端木緋完全沒在意賀氏,一臉期待地看著汪公公問道:「汪公公,我的馬兒能不能帶去澤蘭宮?」

    賀氏皺了皺眉,覺得端木緋這丫頭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竟然想把馬帶去住處,真是成何體統!

    賀氏板起了面龐,正要訓斥,就聽汪公公笑呵呵地連連點頭道:「可以可以。端木四姑娘自便就是。」

    汪公公還不忘吩咐另一個小內侍道:「記得給端木四姑娘備些草料過去澤蘭宮,再找人在後院搭個馬棚,千萬別怠慢了。」

    對於汪公公的吩咐,那小內侍自然是唯唯應諾。

    「……」賀氏的嘴巴張張合合,再也說不出話來。汪公公都這麼說了,她再說反對,那豈不是打汪公公的臉。

    「端木太夫人,端木二姑娘,賀姑娘,請。」那個被稱為小李子的內侍對著賀氏伸手做請狀,賀氏抿嘴不語,跟著對方往東北方走去。

    接下來,一家人分道揚鑣,端木緋和端木紜隨著汪公公走了另一條道。

    「端木大姑娘,端木四姑娘,且隨咱家來。」汪公公神情親切地在前面帶路。

    「兩位姑娘是第一次來涵芳園吧,姑娘得空時可要好好逛逛。」

    「涵芳園有四個小花園,代表春、夏、秋、冬,各有千秋,這個時節綺春園和明夏園的風景最是不錯。」

    「園子西北角還有一個西峰湖,倚著西峰山,水光山色……」

    「姑娘們住的澤蘭宮與皇後娘娘、貴妃娘娘、大公主殿下還有四公主殿下的住所都不遠,待會咱家再指給姑娘看……」

    汪公公和氣極了,細細地給她們介紹著涵芳園,端木緋也就不見外,不時地問著、應著、笑著。

    走了兩盞茶功夫后,汪公公就指著右前方的一個翠竹環繞的院落道:「兩位姑娘,這就是澤蘭宮。」

    澤蘭宮清幽雅緻,踏入竹林后,就彷彿又進入另一個世界般,端木紜和端木緋彼此對視一眼,臉上都寫著歡喜。

    汪公公暗暗地鬆了口氣,客客氣氣地又道:「端木大姑娘,四姑娘,要是二位有什麼需要,儘管派個宮女內侍來找咱家就是;有哪裡不滿意的,可別跟咱家客氣。」

    汪公公又對著澤蘭宮服侍的宮女內侍叮囑了一通,這才帶著人浩浩蕩蕩地走了。

    四周的丫鬟、宮女和內侍忙著幫忙收拾安頓,忙忙碌碌地進進出出。

    端木緋急忙給飛翩解開了韁繩,由著它自己隨意地在前院後院奔跑撒歡,飛翩還小,玩性也大,就像是脫韁的野馬似的繞著正殿飛奔了好幾圈,也不見疲累,偶爾打個響鼻,偶爾「咴咴」叫兩聲,偶爾高高地抬起兩條前腿……樂得快找不到北了。

    看著無憂無慮的飛翩,坐在庭院里的一張石桌旁的端木緋忍不住開始擔心起烏夜來,烏夜自出生后,也就在公主府和自家住過,它還沒和這麼多陌生的馬兒待在一塊兒過。

    烏夜的性子又老實,不像飛翩一貫不吃虧……哎,早知道她應該回京的時候再把烏夜還給君然的。

    端木緋越想越愁。

    姐妹倆坐在石桌旁休息了一炷香的功夫后,就在一個宮人的引領下往長春宮方向去了,去給皇后請安。

    此時,還不過是巳時過半,陽光燦爛,春風徐徐。

    長春宮的宮女進去通稟后,很快就把姐妹倆引到了東偏殿中,一陣淡雅的熏香夾雜著春花的香味撲鼻而來,讓人聞了心曠神怡。

    屋子裡,除了皇后外,端木貴妃和涵星也在。

    「參見皇後娘娘,參見貴妃姑母。」

    姐妹倆恭敬地屈膝給皇后和端木貴妃一一行了禮,臉上笑吟吟的,恭敬而不失親近之意。

    上首的皇后立刻讓兩個小姑娘免禮,問了幾句她們怎麼自個兒先來了,知道她們與賀氏不是住在同一個宮室,雖有些意外,但也沒有多問,畢竟安排宮室之類的事都是由都知監負責的。

    皇后態度親和的令宮女給她倆賜了座。

    端木貴妃也是笑容溫和,艷麗奪目的臉龐上藏著一抹複雜,目光在端木紜身上流連了一番,有些惋惜。

    本來要是能在皇兒出征前,先定下婚事就好了……因為遲遲沒得到父親那邊的回應,端木貴妃也沒有擅作主張與皇帝提起這樁婚事,而現在,情況變得更複雜了,等皇兒從南境回來至少要一年半載,也不知道父親同不同意再多留端木紜幾年,畢竟端木紜已經及笄了,年紀不小了。

    端木貴妃心裡深深地嘆了口氣,抬手端起了一旁的粉彩琺琅茶盅,借著飲茶的動作掩飾自己的異狀。

    「緋表妹,你可來了。」涵星迫不及待地挽著端木緋坐下,嘀咕道,「本宮還想來找大皇姐玩,沒想到她還沒到……」

    話語間,殿內服侍的宮女手腳利索地給她們上了茶,屋外的庭院里不時地傳來群雀鳥的鳴叫聲與振翅聲,氣氛很是閑適輕快。

    皇后聽著有些好笑,道:「舞陽想來也快到了,待會兒,你們幾個儘管自己去玩就是。」

    涵星吐了吐舌頭,模樣十分俏皮。

    皇后又看向了端木紜和端木緋,寒暄道:「端木大姑娘,四姑娘,你們可都安頓好了?若是有什麼不習慣的地方,儘管派人與本宮說。」

    皇后待她們親厚,姐妹倆連忙欠身謝恩,端木緋笑吟吟地把澤蘭宮好生地誇了一遍,逗得皇后和貴妃忍俊不禁。

    說了一會兒話后,涵星就湊過去,悄悄地問端木緋道:「緋表妹,你把小八和糰子帶來沒?」

    端木緋慢悠悠地輕啜了口熱茶,品味著龍井新茶的甘美,笑眯眯地說道:「小八犯了錯,被我禁足了,在家裡呢。」

    一聽到「禁足」,端木紜就覺得有些好笑,自從妹妹被祖父罰禁足后,她就開始有樣學樣,每次只要小八哥闖了禍,就罰它禁足在屋子裡。昨晚小八哥不小心打翻了硯台,弄髒了妹妹剛給烏夜和飛翩畫好的一幅圖,便把妹妹給惹惱了,罰它不許跟著出門。

    涵星也是忍俊不禁,想到了同一件事上,故意問道:「緋表妹,聽說你『那天』后就被外祖父『禁足』了?」她的眸子亮晶晶的,臉上毫不掩飾的調侃之色。

    端木緋扁了扁嘴,委屈巴巴地點了點頭。

    皇后聽得一頭霧水,端木貴妃卻是大概知道怎麼回事,嘴角微揚,饒有興緻地看著這對錶姐妹,

    涵星似乎注意到了端木貴妃的目光,與她對視了一眼,笑嘻嘻地炫耀道:「母妃可比外祖父好多了,本宮好生求了求,母妃就不生氣了……」禁足什麼的,根本就不存在。只不過因為那天被端木憲抓了個正著,這幾天,涵星也沒敢再去端木府。

    兩個小姑娘親昵地說著傻話,氣氛變得更為和樂。

    沒一會兒,宮女就來稟說,慶王妃和丹桂縣主來了,再後來,瑾郡王妃母女也到了……那些女眷陸陸續續地都趕來長春宮給皇后問安,東偏殿內,一片鬢影衣香,鶯聲燕語。

    快要午時的時候,賀氏帶著端木綺、賀令依也到了。

    長春宮裡,來請安的女眷們來來去去,大部分人請了安后就告退了,此刻,除了端木紜和端木緋外,還留下三四人坐在一邊陪著皇后說話。

    賀氏三人恭敬地給皇后和端木貴妃行了禮后,皇后就給賀氏賜了座。

    端木貴妃的目光落在了賀令依身上,想起上次聽賀氏說過,她想把賀令依許給端木珩,心念一動,對著賀令依招了招手道:「依姐兒,過來陪本宮說說話。」

    賀令依看著端木貴妃那明艷的臉龐,心跳不由砰砰加快,有些緊張也有些期待。她款款地走到了端木貴妃的身側,福了福,「貴妃表姑母。」

    賀令依捏著帕子的素手下意識地微微用力,眸底閃過一道異芒。

    她就知道來賞花宴一定可以見到端木貴妃和涵星,所以才求著姑祖母帶她來。

    這可是一個難得的這個機會!

    一旦錯過,她也不知何時才能有機會再打探大皇子的消息。

    想到南下的大皇子慕祐顯,賀令依的心口微微抽痛了一下,卻是不敢露出絲毫異狀。

    「依姐兒,」端木貴妃拉著她的一隻手,親切地問道,「本宮記得你來京中也快半年了吧,可還習慣?」

    「貴妃表姑母記性真好。」賀令依見端木貴妃如此關愛自己,嫣然一笑,柔順地說道,「我在姑祖母家住得甚好,姑祖母對我無微不至,幾位表姐妹……也待我親厚。」

    她是去年七月下旬來的京,算算日子也已經有七個多月了。也就是說,她與大皇子相識也有七個多月了……

    回想起在端木紜的及笄禮上初次見到大皇子的情景,賀令依眸光微閃,臉泛紅霞,雙手胡亂地絞著手裡的帕子。

    她定了定神,力圖鎮定地說道:「貴妃表姑母,我看您似乎清瘦了些,您可要保重身體……」頓了一下,她又補充了一句,「我相信大皇子殿下一定會凱旋而歸的。」

    賀令依目露期待地看著端木貴妃,希望對方能順著她的話說一些大皇子的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