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68章 267低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68章 267低估字體大小: A+
     

    二月二十日,是大皇子慕祐顯隨軍出征南下的日子。

    端木緋作為端木貴妃的侄女,在端木憲的囑附下,特意一大早就進宮去送行。

    鍾粹宮裡,充斥著一種淡淡的離情別緒,縈繞在眾人的心頭。

    慕祐顯已經換上了戰袍和戰甲,特意來此跟端木貴妃、涵星告別。

    十五歲的少年穿上了一身銀色的盔甲后,身形愈發挺拔,整個人彷彿一下子長大了不少,英氣勃勃。

    「皇兒,」端木貴妃依依不捨地看著兒子,替他細細檢查、整理著他身上的盔甲,叮囑道,「你此去南境,路途遙遠,你可要注意自己的身子,莫要勉強自己。」

    「如今南境危機重重,你要小心謹慎,千萬別激進貪功……萬事與永定侯、徐將軍他們多商量。」

    「母妃不求你立什麼大功,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回來……」

    端木貴妃說著,眼眶就紅了起來,聲音也微微哽咽。

    一旁的涵星眼眶也紅了,眸子里泛著一層朦朧的水光,心裡也是依依不捨,微咬著下唇。

    端木緋什麼也沒有說,默默地把一方帕子遞給了涵星。

    「母妃,」慕祐顯鄭重其事地看著端木貴妃道,「兒臣會一切小心的。母妃您在京也要保重身子!」

    就在這時,一旁的一個青衣宮女提醒道:「貴妃,大皇子殿下,已經卯時過半了。」

    端木貴妃又依依不捨地看了慕祐顯一會兒,就道:「皇兒,你去吧。」接著,她又招呼涵星和端木緋替她送送慕祐顯。

    慕祐顯鄭重跪下叩首,行了大禮,這才與涵星、端木緋一起離開了鍾粹宮,往皇帝的乾清宮去了。過一會兒,慕祐顯將會隨皇帝一起前往西山大營,再整軍出征。

    清晨,微風習習,表兄妹三人在溫暖的晨光中說說笑笑地往前走著,臉上帶著笑,可是空氣中卻難掩傷感的氣息。

    出了後宮,又走了一盞茶后,乾清宮就出現在前方几十丈外。

    慕祐顯正想說什麼,就聽到身後不遠處傳來一個清冷的男音:「大皇子殿下,請留步。」

    三人停下了腳步,循聲望去,就見七八丈外,著一襲天青色直裰的慕瑾凡不疾不徐地朝這邊走來。

    慕瑾凡很快就走了近前,對著慕祐顯拱了拱手行禮。

    「殿下,」慕瑾凡從袖中取出一張捲起來的羊皮,開門見山地道出了來意,「這是南境一帶的輿圖,殿下應該能派上些用處。我知道宮裡應該也有南境的輿圖,但是,這一幅更加詳盡,是前年……」說著,慕瑾凡欲言又止地噤聲不語。

    慕祐顯是聰明人,一下子明白了,想來這幅輿圖是以前梁思丞將軍贈與慕瑾凡這外孫的。

    慕祐顯接過了那份羊皮輿圖,拱手謝過了慕瑾凡。

    慕瑾凡沒有再多說什麼,毫不留戀地轉身離去了。

    端木緋的目光不由地投諸在慕瑾凡那頎長的背影上,腦海中浮現起五日前她和封炎在大理寺門口遇上他的情景……

    說來,距離梁大將軍一家行刑的日子也越來越近了……

    端木緋正眼神恍惚地發著呆,就聽慕祐顯溫和地說道:「涵星,緋表妹,你們倆就送到這裡吧。」

    跟著,他又對著涵星叮囑了一兩句,讓她好好照顧端木貴妃,之後,他就帶著一個小內侍大步流星地朝乾清宮的方向去了。

    涵星的眼眶再次紅了起來,獃獃地站在原處,神色怔怔。

    端木緋悄悄伸手握住了涵星的一隻手,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陪著她。

    隨著時間過去,旭日越升越高,柔和地灑下一片金色的光輝,把整個皇宮照得金燦燦的,金碧輝煌。

    涵星和端木緋一直靜靜地站在原處,就這麼遠遠地看著皇帝的鑾駕在百官的簇擁下浩浩蕩蕩地出了宮。

    那隆隆的車馬聲和步履聲很快就漸漸遠去,沒一會兒,宮門口就恢復了平靜。

    燦爛的旭日高懸在空中,碧空如洗,萬里無雲,今日的天氣正適合出行。

    皇帝一行人出宮后,就一路西行,從西城門出京,朝著西山大營飛馳而去……

    皇帝的鑾駕隨著那明黃色的天子旌旗賓士在最前方,華麗的金色鑾駕上,乘坐其上的不僅是皇帝,還有慕祐顯也坐在皇帝身側,恭敬地聆聽著皇帝的教誨。

    在說了好一番話后,皇帝這才飲了一口茶水,拍了拍慕祐顯的肩膀,一臉欣慰地看著他,說道:「……皇兒,你此去萬事小心,父皇在京城等你的好消息!」

    「謝父皇教誨,兒臣一定不會讓父皇失望的。」慕祐顯恭敬地對著皇帝作揖應道。

    停頓了一下后,慕祐顯有些遲疑地又道:「父皇,方才在乾清宮外,慕瑾凡來找過兒臣,還給了兒臣一幅南境的輿圖……」

    「……」皇帝眉梢動了動,幽深的眸子里掠過一道若有所思的光芒。

    慕祐顯觀察著皇帝的神色,見他並沒有露出不悅之色,心中有數了,又道:「父皇,兒臣看瑾凡現在的日子似乎不好過……」

    慕祐顯眸光微閃,心中有些複雜。

    在他自請出征后,就能感受到四周不少人的態度都發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有的人覺得他傻,有的人覺得他是半個死人了,也有的人幸災樂禍……

    但是慕瑾凡不一樣,他看他的目光就如同看待一個即將奔赴沙場的普通人。

    還有,那幅南境的輿圖……

    慕祐顯是知好壞的人,他領了慕瑾凡的好意,就想投桃報李,反正於他也不過是動動嘴皮子而已。

    慕祐顯嘴角在皇帝看不到的角度微翹,不動聲色地繼續道:「剛剛兒臣還看到他的二弟,那個新世子對他冷嘲熱諷的……父皇,梁家雖有罪,可是,瑾凡怎麼說也姓慕,是慕家人,是泰郡王府的嫡長子,如今反而讓一個庶子這樣欺辱……」

    說著,慕祐顯幽幽地嘆了口氣。

    皇帝皺了皺眉,覺得泰郡王府真是不成樣。慕瑾凡雖有些小錯,但也終歸是他的親子,泰郡王先是把孩子趕出家門,又讓他被庶弟欺辱未免也薄情了點。

    哎,說到底也是自己奪了這孩子的世子之位的緣故……

    皇帝沉默不語,慢慢地轉著拇指上的玉扳指,似乎若有所思。

    見狀,慕祐顯也適可而止,沒有多說。

    「踏踏踏……」

    徐徐春風中,偌大的車隊在寬闊的官道上一路飛馳,所經之處,那些路人行商早就被開道的禁軍攔到了兩邊……

    巳時左右,皇帝的鑾駕就抵達了西山大營,隨行的還有幾位皇子與百官,皇帝此行是特意來此為出征的數萬將士鼓舞士氣的。

    整個西山大營隨著御駕的到來而喧囂沸騰了起來。

    身著明黃色龍袍的皇帝帶著大皇子慕祐顯出現在高高的點兵台上,皇帝意氣風發地俯視著下方數以萬計的士兵,密密麻麻的士兵如同一支支蓄勢待發的利箭般,整整齊齊地列隊待命。

    當皇帝出現時,士兵們皆是身子一矮,齊刷刷地單膝下跪在地,然後齊聲高呼道:「皇上萬歲萬萬歲!大皇子殿下千歲千千歲!」

    那數萬道聲音重疊在一起,聲音如雷般,似乎連他們腳下的地面都隨之一顫。

    皇帝朗聲大笑,讓將士們起身,又發表了一段慷慨激昂的演講,聽得這些將士們一個個鬥志高昂。

    一碗出征酒灌入喉中,大碗被隨之「啪」地摔在了地面上,酒氣四溢。

    所有人都熱血沸騰,高呼萬歲的吶喊聲一聲比一聲響亮,氣勢如虹。

    那些士兵們全部都仰望著皇帝,頗有一種萬眾一心的氣勢,而不遠處的幾位皇子看的人卻是站在皇帝右後方的大皇子慕祐顯,一個個神情各異,眼神複雜極了。

    二皇子慕祐昌那斯文儒雅的臉龐上,乍一看,嘴角帶著溫文的笑意,再一看,卻是眼神陰鷙如梟。

    他薄唇微動,無聲地念著:他這個大皇兄啊,自己以前真是低估他了,如此狡猾,這麼跑一趟南邊,就輕而易舉地討了父皇的歡心……如今,大皇兄只要能活著回來,就算是領先他們這幾位皇弟一步了!

    那麼,自己該如何迎頭趕上呢?

    慕祐昌的眼底掠過一道利芒,看來他也該儘快和父皇提提了,他也快十六了,該成親了。

    等他娶到了楚家女,就能把宣國公府拉攏過來……而大皇兄這一去,沒一年半載的就別想回來,等大皇兄回來時,自己在朝中早就拉攏不少人了。

    他會讓大皇兄知道可不是只有他一人知道「先發制敵」!

    很快,大皇子就翻身上馬,與此次帶援兵南下的中年將軍一起與皇帝道別,數萬大軍聲勢赫赫地馳騁而去,那如雷動的步履聲、馬蹄聲就像是轟雷不止,回蕩在四周。

    大軍漸漸遠去,四周也漸漸歸於平靜,慕祐昌突然嘆了一聲:「三皇弟,大皇兄真不愧為吾等之楷模!」

    三皇子慕祐景還望著大軍遠去的方向,眸子幽深,低低地應了一聲,兄弟倆便是無話可說。

    大軍走後,皇帝也沒在此久留,帶著一眾皇子和重臣又回了宮。

    慕祐景回了宮后,又悄悄地出宮,獨自去了江府。

    江大人今天沒去西山大營,此刻就在書房裡,對於三皇子的到來,他毫不意外。

    書房裡的下人都被遣了下去,只剩下他們外祖孫二人,空氣中透著一種若有似無的凝重。

    「大皇子殿下出發了?」江大人慢慢地捋著鬍鬚,似是隨意地與慕祐景道家常。

    慕祐景輕啜了一口滾燙的茶水,應了一聲,放下茶盅后,他意味深長地說道:「外祖父,這是一個機會。」

    這一趟,對於大皇子是個機會,對於自己而言,同樣也是機會。

    「不破不立。」江大人笑著道,幾個皇子漸漸大了起來,太子之位懸而未決,這看似平靜的局面終究會被打破。「只是我沒想到第一個『破』局的人竟然是大皇子。」倒是他低估了大皇子……又或者這是端木憲的意思?端木憲真不愧是個老狐狸!

    慕祐景點了點頭,「本宮還以為第一個迫不及待的人會是二皇兄。」

    想到剛才二皇兄那似是讚歎又似是挑撥的話,慕祐景的嘴角勾了勾。去年一趟秋獵就讓二皇兄得了與宣國公府的那樁婚事,二皇兄也算是費盡心思了。

    江大人沉思了片刻后,又道:「大皇子這次去往南境,能不能立下戰功還難說……若是南懷繼續破城北上,那麼大皇子此行就不是功,而是過了。」

    頓了一下后,他看著與他一案之隔的慕祐景,正色道:「三皇子殿下,您也不能在坐等了。乾脆趁這次機會去向皇上提讓您去戶部見習,學著糧草軍需供給的事,只要您在後方一切布置得當,皇上就只會看到在京城的您如何勤勉好學,辦事得體,而不是遠在南境的大皇子。」

    慕祐景面露鄭重之色,頷首應道:「外祖父說得是。」父皇一向喜歡他們皇子向學。

    外祖孫倆相視一笑,皆是目光灼灼,神色間流露出勃勃野心。

    江大人含笑地捧起了茶盅,可是茶盅才湊到唇畔,又想起了什麼,放了下去,道:「三皇子,封駙馬從秋獵回來后,就被皇上罰了『閉門』。你五姨母傳消息來,說封駙馬口口聲聲表示他是被陷害的,說安平長公主卑鄙陰險,但是你五姨母試探著問具體緣由,封駙馬又閉口不提……怕是要用些手段才能問出來。」

    江大人眉心微蹙,右手摩挲著那白瓷浮紋茶盞,「三皇子殿下,您看呢?」

    慕祐景若有所思地垂下了眼瞼,看著茶湯里的茶葉沉沉浮浮。

    別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秋獵時,安平皇姑母和封炎曾被父皇下令軟禁在暢月宮半日……半日時間不長不短,太過微妙,那之後,封駙馬就得了「癔症」了。再加上五姨母曾說過,封駙馬似乎是抓到了安平皇姑母什麼把柄,試圖威脅她。

    現在看來,這個「把柄」應該不小,才會讓安平皇姑母被父皇禁足,可是後來,安平皇姑母和封炎到底是怎麼逆轉這個局面的?!

    慕祐景心裡有種直覺,這個「把柄」多半是真的,只是封預之太蠢,沒有把握住機會。問題是,值不值得他現在就廢了封駙馬這枚棋子也一定要知道呢?!

    屋子裡,一時寂靜無聲。

    只有那窗邊書案上的一本藍皮書冊被一陣拂來的春風吹得書頁「啪啪」翻動起來,襯得四周更靜了……

    須臾,慕祐景終於又掀了掀眼皮,看向了江大人,溫聲道:「外祖父,還是要麻煩五姨母繼續打探一二了。」

    停頓了一下后,他又笑了,俊朗的臉龐上,一雙烏黑的星眸熠熠生輝,話鋒一轉道:「二皇兄的婚事已經定下,母妃上月就向父皇提了給本宮相看的事,現在正妃進門還早,不過側妃可以先進門,嫣表妹與本宮自小青梅竹馬,知根知底……」

    慕祐景說著,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只是不達眼底,那明亮的眸子里更多的是衡量與算計。只要足夠的利益擺到了眼前,想來五姨母辦事也會更盡心。

    江大人也笑了,捋著鬍鬚,意有所指地說道:「皇上既然說封駙馬得的是癔症,那他就再無翻身的機會了,不管是為了他自己還是為了封家,他都得好好考慮一下將來才是。」

    兩人交換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跟著慕祐景站起身來,鄭重其事地對著江大人俯首作揖道:「多謝外祖父為本宮籌謀。」

    「三皇子您見外了!」

    一陣爽朗的笑聲回蕩在屋子裡,眨眼就被窗外的風吹樹葉聲所吞沒。

    二月二十一日,也就是次日,早朝之上,再起漣漪。

    在內侍一句「有事啟奏,無事退朝」落下后,江大人就站了出來,當著滿朝文武義正言辭地提出,南懷兇猛,南境危急,後方也不能懈怠,如今幾位皇子都已年長,也該為父為君分憂,建議讓皇子們參與後方糧草軍需等輜重籌集調配事宜。

    一時間,宛若一顆石子投入了原本平靜的湖面,濺起無數水花。

    下方眾臣皆是一陣交頭接耳,心思各異。

    很快,就有人站出來,表示附議。

    其他人的神色更為複雜,都是心知皇子一旦開始涉入朝事,就代表著儲位之爭的開始,還有兵部以及戶部官員開始暗暗地擔憂皇子們的加入會影響到自己原本的差事,意圖拖延反對……

    接下來,就是一番你爭我吵的討論,鬧得金鑾殿上鬧哄哄的,直到皇帝不耐煩地出聲打斷,直接表態——

    「朕允了。」

    皇帝的三個字就足以堵上所有人的嘴巴,皇帝緊接著就宣布讓三皇子進入戶部,四皇子進入兵部,至於五皇子等其他皇子年歲還小,也就沒有安排。

    對於三皇子和四皇子而言,這個結果也算是皆大歡喜。

    援兵出發還沒幾日,又有八百里加急進了京,黔州博九城淪陷了。

    這道軍報如同在朝堂上又炸下了一道悶雷,令得整個京城的氣氛瞬間變得沉甸甸的,似有濃濃的陰雲籠罩在上空。

    端木憲作為首輔,忙得是焦頭爛額,每天回來得越來越晚。

    忙的人不僅是端木憲,還有端木緋,自打南境又有噩耗傳來的那日起,端木緋每天上午就在她的小書房裡執筆而書。

    凈手焚香,鋪紙磨墨……屋裡屋外的喧囂似乎全然傳不到她耳里似的,她的眼中只有眼前的紙、筆,以及經書。

    抄了一頁又一頁,直到快正午的時候,她方才收筆,隨手把筆擱在了一旁,心緒漸漸地跑遠了,。

    南懷之亂,先起於肅王與蘇一方,但是之後,朝廷瞻前顧後,無論是將領、援兵和糧草,都沒有當機立斷地作出應對,才會讓局面一步步地走到如今這個地步。

    南境的百姓無辜,前方的將士亦無辜,戰爭中從來都沒有真正的勝利者,它所代表的也不過是死亡,無論是戰勝,還是戰敗,都將會有無數的將士與百姓要客死異鄉。

    從去歲開始,已經有二十萬的援兵踏上了這條九死一生的不歸路,而後面也許還會有更多更多……

    端木緋低低地嘆了一口氣。

    忙碌了好幾天,她的這卷《地藏經》總算是抄好了,就等明天一早她和姐姐一起去皇覺寺為南境百姓和前方將士祈福。

    端木緋小心翼翼地吹乾了墨跡,正要把這頁佛經再放到一邊晾一晾,後方響起一陣打簾聲,伴隨著輕盈的步履聲。

    「四姑娘,」碧蟬快步進來稟道,「歸義伯夫人半個時辰前來了府里,現在還在太夫人那兒。奴婢方才去打聽了一下,歸義伯夫人好像託了太夫人什麼事,太夫人沒有辦妥,所以人家親自登門來問罪了。」

    端木緋眉梢動了動,抬頭朝碧蟬看了過去。

    碧蟬歪著小臉,又嘀咕了一句:「奴婢還從沒聽說求人辦事沒辦好,還興沖沖地跑過來問罪的。」

    端木緋本是當閑話聽聽,沒上心,聽碧蟬這一嘀咕,倒是若有所思起來。

    碧蟬說得沒錯,請人辦事哪有來問罪的道理……除非是賀氏暗中拿了人家的好處。

    端木緋隨手摩挲著手腕上的珊瑚珠串,想到了上次莫名其妙地突然跑來府里做客的歸義伯府那位金七姑娘,以及當時涵星抱怨的那番話:「……外祖母也不知道是叫來的哪家姑娘,真是沒羞沒臊的,眼睛盯著大皇兄就不動了,剛才還主動替大皇兄奉茶呢!……」

    端木緋忽然靈光一閃,小臉變得古怪起來。

    難道賀氏是想給大皇子和那位金家七姑娘做媒?!

    不可能吧,皇帝、皇后和端木貴妃都還在呢,哪裡輪的上賀氏這個外祖母瞎操心……

    念頭只是一閃而過,就聽門帘外傳來了端木紜的聲音:「蓁蓁,針線房剛剛送來了這一季的新衣裳,我看你個子好像又長了些,快來試試合不合適……」

    端木緋脆聲應了,眨眼就把歸義伯府、賀氏和大皇子的那些事拋諸腦後,本來這也不關她的事,她聽過就算了,根本沒掛心。

    剛做好的衣裳立刻就派上了用場,端木緋次日一早就美滋滋地穿著其中一身新衣裳,與端木紜一起坐馬車去了皇覺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