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64章 263剋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64章 263剋星字體大小: A+
     

    端木緋一臉「崇敬」地看著端木珩,她一直知道她這大哥哥平日里為人行事特別有一套自己的準則,尋常的威逼利誘、一哭二鬧三上吊對他而言,根本就不管用。

    今天她才知道原來她這大哥討價還價的本事這麼厲害,下次攸表哥要買東西,還是讓大哥跟著一起去的好……

    端木緋的思緒也不小心就跑遠了。

    之後,端木珩親自幫著把東西一起送回了湛清院。

    他難得來此,端木緋便熱情地招呼著他坐下喝茶,又摸了一塊墨條給他,「大哥,這是我年前從祖父那裡順來的,御賜的徽墨,那可是好東西!」她一副賣乖的樣子,笑眯眯地。

    「那我就謝過四妹妹了。」端木珩眼中閃著笑意,從善如流地收下了。

    端木緋還想讓端木珩再賞鑒賞鑒她最近新得的字帖,卻聽端木珩又道:「四妹妹,年前閨學的先生找過我,說你臘月里又翹了不少課……」

    端木緋心裡咯噔一下,暗道自己真是大意了,剛才應該快點送走大哥這尊大佛的。

    可是,晚了。

    可憐的端木緋只能苦著一張臉坐在那裡聆聽端木珩的教誨,乖乖地不時點頭,不時應聲,等端木紜帶著點心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忍俊不禁地翹起了嘴角。

    大概也只有端木珩,會讓端木緋露出這種無奈又可憐的小模樣了。

    端木珩足足數落了端木緋一炷香功夫,才覺得過癮了,喝了點茶后,就告辭了。

    端木緋長舒了一口氣,覺得自己需要睡一覺來養養神、補補氣,就躲到內室躲懶去了。

    等她醒來時,已經是太陽西下了。

    錦瑟算好了賬,拿來給端木緋過目,端木緋隨意地翻了兩頁,飛快地心算著。

    也就是說,除去這些小賀氏私吞的,真正被挪用變賣的物件其實並不多,摺合銀子的話,也就是四、五千兩上下,再加上田地鋪子這些年來的租子,最多也不會超過萬兩。賀氏先前給的這兩萬兩千兩,倒是讓她們賺了不少。

    如此甚好!

    端木緋笑眯眯地合上了賬冊,又忙別的事去了。

    她最近又找了一個新樂子,每天愈發不想去閨學了,從早到晚地躲在小書房裡畫各種布娃娃,並搭配各種可愛的小衣裳,從襖子、襦裙、褙子、百褶裙等等,一應俱全。

    至於錦瑟和綠蘿就負責把她畫的布娃娃做出來,她的小書房變成了針線房,每天都堆滿了各種布頭,珠串……

    小八哥最喜歡湊熱鬧了,覺得有趣極了,每天都圍著錦瑟和綠蘿轉。

    錦瑟乾脆找了一塊鴉青色的料子縫了一隻與小八哥一般大小的八哥布偶,特意在布偶里填了不少棉絮,做得胖乎乎的,看著憨態十足,趣致可愛。

    等端木緋完成了一整套的布娃娃時,已經是一月底了,她打算把這個作為給舞陽的喬遷之喜。

    與此同時,大公主要出宮開府的消息也在京中傳開了,一時間引得京中一陣沸沸揚揚,各府都在議論此事。

    其實,當皇帝的這道旨意在五六日前下達時,當下就有御使慷慨激昂地彈劾大公主如此行事太過出格云云,意圖阻攔,但是舞陽的舅父承國公世子立刻就站了出來,以五十年前的永清公主也是出嫁前開府來反駁御史。

    御史自然是不認的,那永清公主之所以在出嫁前開府,是因為成親前,駙馬就奉旨出征,足足三年未歸。

    彼時,為了後面幾位公主的婚事,當時的宣宗皇帝才破例讓永清公主出宮開府,直到後來駙馬凱旋歸來,二人方才在公主府成親。

    承國公世子從容應對,話里話外反而暗示御史在無理取鬧,勸對方多讀些本朝史,表示既然有先例在前,那大公主開府就不算出格,一番義正言辭的話語壓住了御史,這才讓舞陽得以順利出宮。

    開府的一應事宜當然不用舞陽自己操心,全都由內廷司準備操辦。

    等在公主府安頓好了以後,舞陽也懶得大宴賓客,只請了包括涵星、端木緋、雲華等在內幾個姐妹與好友過府一敘,熱鬧了一天。

    舞陽的開府雖說很不合規矩,又是公主才有的特例,卻讓端木紜有些蠢蠢欲動。

    端木紜琢磨著,等妹妹出嫁后,自己可以立個女戶,以後自己過自己的,日子逍遙又痛快,可是祖父端木憲肯定不會同意的。

    不過,要是她只是在外頭置一個宅子,然後自己住過去,說不定以後祖父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時候久了,等下面的那幾個妹妹都出嫁了,想來祖父也就懶得管她了。

    端木紜越想越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又猶豫起是要在安平長公主府旁邊買宅子呢,還是在舞陽的公主府旁買宅子好……想想,她一個人住的話,一個兩三進的宅子就夠了,妹妹也能常來陪她住住。

    小書房裡,端木紜拿著一支狼毫筆,一邊擬著單子,一邊浮想聯翩,然後放下了筆,問道:「蓁蓁,你說,是在江南置田好還是在北邊置田好?」

    端木緋就坐在她身旁的另一張紅木書案后,以手指拉著一輛小馬車,在之前她生辰時封炎送給她的那個京城的模型上玩耍,車輪滾動,發出「咯嗒咯嗒」的聲響,小八哥就蹲在一旁盯著,每每當馬車經過它身前時,就俯首「噠噠」地啄兩下。

    端木緋只當姐姐是在給長房置產業,分析道:「江南的水稻是兩季,北方是單季稻,單論田地的產出自然是南方田地優於北方,只是江南離京城太遠……」

    端木緋侃侃而談,說起南北的各種優缺,又說置地也不要全置在一處,免得遇上什麼災情人禍,就全部折進去了。

    端木紜聽著,覺得妹妹說的十分有理,執筆飛快地把端木緋說的全部都記了下來,然後再道:「妹妹,你說的是,那我也不把鋪子都買京里了,也得想想其他地方才是,你覺得還有哪裡適合置鋪子?」

    「鋪子啊,」端木緋想了想,就答道,「漢中是南北交通要衝,蘇杭乃是人間天堂,閩州也不錯,如今開了海禁,這幾年閩州應該會越來越昌盛……」

    端木紜頻頻點頭,又道:「好木材難得,也得先尋起來了,到時候好打一整套大件的傢具,你說是紅木好,還是黃花梨木……」

    端木紜一連問了三回,端木緋開始覺得不對勁了,拉著小馬車的手也停了下來,疑惑地眨了眨眼,心道:姐姐做事一向穩妥,怎麼突然一次性要置這麼多東西?不是應該一樣樣來嗎?

    端木緋轉頭朝端木紜看去,直接問道:「姐姐,你怎麼一下子要買那麼多東西?」

    端木紜剛好收筆,抬起對上妹妹疑惑的眼睛,一邊放下筆,一邊正色道:「蓁蓁,你馬上就要十二歲了,很快也要談婚論嫁,你的嫁妝得早點備起來才行。」

    給自己備嫁妝?!端木緋又眨了眨眼,這下有點懵了。

    她不是才剛滿十一歲嗎?怎麼到姐姐的口裡,她就變成快滿十二歲了?

    再說了,姐姐已經及笄了,就算是要置辦嫁妝,那不是應該先給她置嗎?

    端木緋正要開口,突然想起了端木紜曾數次說了她打算等自己出嫁以後才考慮婚事,還說過她不想嫁人的言論……

    端木緋抿了抿嘴,話又咽了回去。

    在她看來,婚事講究你情我願,不管怎麼樣,總得姐姐先看中了合適的人選才能談婚論嫁,反正他們家又不缺銀子,衣食無憂的,這嫁人後就要操心一大家子的事,不僅要生兒育女,還要「做牛做馬」,哪裡比得上在家舒適!

    唔,她以後出門也得給姐姐好好留心一下合適的人選才行……

    端木緋抿著小嘴想著,忽然又覺得哪裡不對勁……啊,對了,她才十一歲,也沒想好以後嫁不嫁呢,怎麼姐姐就連嫁妝都火急火燎地準備上了呢?!

    「姐姐,嫁妝過幾年再說吧。」端木緋笑眯眯地說道,「不著急,我才十一歲呢。」

    端木紜整張臉都變了,握著端木緋的小手,急忙道:「再過幾年怎麼來得及?聽說別人家的姑娘都是從出生就開始備嫁妝了,你的嫁妝已經晚了一步了……」

    端木紜就把之前她與端木憲一起算的那筆賬細細地說了一遍,包括置辦嫁妝啊、相看啊、三書六禮啊……

    端木紜說得頭頭是道,而端木緋卻被說得頭昏腦漲,心道:要備就備吧,反正嫁妝也沒寫名字,備好了,等姐姐出嫁時也能用。

    沒錯,就是這樣。

    想到這裡,端木緋也不糾結了,嘴角彎了起來,乖巧地直點頭。反正只要姐姐開心就好。

    聆聽完端木紜的教誨后,端木緋又繼續玩起她的模型來,在「端木家」的大門口,東摸摸,西碰碰,越玩越覺得這個模型做得太精緻,就連端木府里的一樹一石一屋一池,都做得十分精準,好似他來這裡仔細量過似的……

    想到這裡,端木緋的眼皮突然跳了跳,脖子后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簌簌簌……」

    窗外,一陣寒風突然刮過,從那半敞的窗口可以看到窗外的半黃半綠的梧桐樹在風中搖曳著,好像下一刻就會飛躥出什麼野獸似的。

    「呱呱!」

    小八哥突然粗嘎地叫了兩聲,嚇得端木緋差點沒跳了起來。

    「呱呱呱!」小八哥一邊叫,一邊在那輛小車上啄了兩下,示意她繼續拉小車。

    這個小八!端木緋與它那雙琥珀色的鳥眼四目對視,它是把自己當作拉車的馬夫了嗎?!

    端木緋伸指在小八哥的眉心彈了一下,彈得小八哥委屈地呱呱大叫,她只顧著與小八哥玩鬧,沒注意到端木紜那略帶審視的目光落在了那個京城的模型上。

    這個模型自從獵宮回來后就擺在了她們倆的小書房裡,端木紜也仔仔細細地看過,覺得封炎真是有心,還特意把安平長公主府的一磚一瓦地都做了出來,以後妹妹嫁過去對那裡自然就了如指掌,不會覺得陌生了。

    想著封炎對妹妹不動聲色的種種付出,端木紜嘴角微微翹了起來,看著模型上的安平府順口道:「封公子為人真是不錯,安平長公主也十分和善,蓁蓁,你要是以後嫁入公主府……」

    端木緋如遭雷擊般瞬間就僵住了,連小八哥啄了她的手背上也沒在意。

    端木緋怔怔地僵在原處,只覺得耳邊轟轟作響,幾乎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了。

    想到自己數次「輕薄」他的事。

    這話要是讓封炎聽到了這番話,他會不會覺得自己是故意的?

    端木緋的雙目微瞠,一雙大眼瞪得渾圓。

    那麼——

    她,會被滅口嗎?!

    「簌簌簌……」

    外面庭院里的幾棵梧桐樹更為肆意地搖曳起舞,張牙舞爪,彷彿在齊聲應和她一般。

    端木緋急忙站起身來,神情緊張地往庭院里望了一圈,確定外面沒人後,飛快地把窗戶關上了。

    端木紜看著妹妹的神情有些古怪,眉梢動了動,等看到她合上窗戶后,就只以為妹妹是覺得冷,也沒多想。

    「姐姐……」端木緋轉過臉來,看著端木紜的小臉顯得鄭重其事。

    封炎可不是普通人啊,她必須提醒姐姐珍愛生命才行。

    端木紜還從沒在妹妹的臉上看過這麼複雜的神情,讓她不禁想到了森林中的小鹿睜著一雙無辜天真的大眼睛。

    她的妹妹可真可愛!端木紜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妹妹柔軟的發頂。

    就在這時,紫藤打簾進了小書房,稟道:「大姑娘,太夫人那邊剛來傳話說,讓您和四姑娘過去一趟永禧堂。太夫人請了歸義伯家的七姑娘來府中做客,請姑娘過去陪著說說話。」

    也就是說賀氏讓她們姐妹倆過去做陪客。

    端木緋可沒興趣應酬那些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笑眯眯地撒嬌道:「姐姐,我在這裡陪小八玩,就不去了。」

    小八哥顯然是聽懂了自己的名字,又在端木緋柔嫩的手背上輕輕啄了一下,意思是,你到底還玩不玩了?

    端木紜有些好笑,她一向嬌慣端木緋,當然不會勉強她,就由著她去了,自己則回屋換了一身衣裳,跟著就去了永禧堂見客。

    端木紜走了,留端木緋一人繼續和小八一起玩拉車,她乾脆就給小馬車裝了一根繩子,由著小八叼著繩子拉車,差點沒把小馬車拉天上去了,屋子裡回蕩著她輕快的笑聲,把一旁原本躲在窩裡睡覺的小狐狸都吵醒了,睡眼惺忪地睜開了冰藍色的眼眸。

    當初封炎把小狐狸送給端木緋時,端木緋還擔心它們倆處不來,咳咳,或者說,是擔心小狐狸會把小八哥當做它的獵物。令她意外的是,兩個小傢伙居然處得還不錯,不,用更精準的詞來說,是井水不犯河水。

    至今還飛不起來的小八哥不敢去招惹小狐狸,小狐狸也知道什麼叫先來後到,每天只當做沒看到小八哥,大多數時候都是躲在屋子裡睡覺,簡直比宣國公府里的雪球還能睡。

    很難得地,小狐狸也對那輛小馬車產生了興趣,輕盈地一躍,跳到了書案上,蹲在一旁盯著那個穿梭在「京城」里的小馬車,冰藍色的眼睛一眨不眨。

    小八哥越發得意了,「呱呱」叫得更響亮了,彷彿在炫耀著自己的小車,一鳥一狐目光交集時,火花四射,端木緋幾乎都為這隻囂張的小八哥提心弔膽了……

    這個小八,真是不知死活!

    端木緋忍俊不禁地搖了搖頭,由著它們倆自己玩,自己轉移到一旁的另一張書案后坐下,洗手焚香,自顧自地抄起經書來。

    距離浴佛節還有些時候,她慢慢地抄起來,等到時候,就可以送去宣國公府給祖母供奉了。

    時間在兩個小傢伙的此起彼伏的叫聲中流逝,端木緋一寫起字來,就全情投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屋外傳來了一個清脆嬌美的聲音:「緋表妹!」

    端木緋的眉頭一挑,利落地收了筆,正好抄完了一頁。

    她隨意地把筆擱在了一旁的筆架上,與此同時,涵星已經熟門熟路地自己打簾進來了,秀美的小臉上小嘴微微撅著。

    「緋表妹,你怎麼也不來陪本宮玩!本宮剛才在花園裡都快無聊死了。」涵星嬌聲嬌氣地抱怨道。

    端木緋怔了怔,才意識到今日來府中的客人想必不止是歸義伯家的七姑娘,還有涵星。

    端木緋急忙起身相迎,拉著涵星的手一起在書案邊坐下,好聲好氣地賠笑道:「涵星表姐,我要是知道你來了,肯定帶著小八去迎你的。」

    端木緋說著,眼明手快地一把抓住小八哥,把它往涵星懷裡一送。

    原本正玩得開心的小八哥懵了,涵星總算是喜笑顏開,溫柔地摸著小八哥油光水滑的黑羽。

    碧蟬機靈地趕緊去給涵星倒了熱茶,又從小廚房裡拿來了熱騰騰的點心,清新的茶香與香甜的氣味很快就瀰漫開來……

    涵星逗了一會兒放在膝頭的小八哥,就嬌滴滴地抱怨起來:「緋表妹,剛才你是沒看到啊,外祖母也不知道是叫來的哪家姑娘,真是沒羞沒臊的,眼睛盯著大皇兄就不動了,剛才還主動替大皇兄奉茶呢!這……這都算什麼啊!」

    端木緋眨了眨眼,原來連大皇子也來了。

    涵星還在口若懸河地說著:「多虧了紜表姐機靈,讓人把珩表哥也叫來了,珩表哥就拉大皇兄去他那兒賞字畫了……」

    「那個什麼金七姑娘,要不是紜表姐叫住她,差點也沒跟過去。」

    「本宮真不明白外祖母在想什麼,看著是想給大皇兄牽紅線,但是這挑的人選也太不成樣子了!」

    涵星嘟著小嘴抱怨了好一會兒,覺得有些口乾,一口氣灌了半杯溫熱的茶水,頓時渾身一輕,暢快了不少。

    端木緋伸出一根指頭逗著自家小狐狸,烏黑的眸子里掠過一道流光。

    不管賀氏到底在想什麼,自家姐姐今天攪了賀氏的「好事」,以賀氏的性子,怕十有八九會遷怒。

    端木緋對著碧蟬招了招手,笑眯眯地吩咐道:「碧蟬,你去找姐姐,就說四公主要看那幅《孔雀牡丹圖》,我找不到,讓姐姐回來幫著找找。」

    碧蟬也是個小機靈,想想就明白了,笑著應了。

    碧蟬匆匆地趕去了花園,但還是晚了一步,端木紜已經被賀氏叫走了。碧蟬又調轉方向,小跑著趕去了永禧堂。

    永禧堂的大丫鬟聽到事關四公主,便讓碧蟬在檐下候著,進去通稟賀氏了。

    二月初才剛入春,天氣還寒涼得很,風中帶著刺骨的寒意。

    碧蟬討巧地對著一個守在檐下的圓臉丫鬟說了幾句好話,那個丫鬟就讓她進去正堂候著了。

    碧蟬跨過門檻后,只上前了兩三步,就不再往前,靜靜地垂手站著,看著低眉順眼的,耳朵卻是豎了起來,聆聽著裡頭的動靜。

    正堂里寂靜無聲,隱約可以聽到賀氏嚴厲的聲音自左次間的方向傳來:「……紜姐兒,你的主意可真是越來越大了,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祖母?」

    「孫女不懂祖母何意,還請祖母明示。」端木紜不卑不亢的聲音緊接著響起。

    賀氏更怒了,「你還要裝糊塗!是不是你讓人把珩哥兒叫去的?」

    端木紜直言不諱地應了,跟著,就聽游嬤嬤裝模作樣地在那裡勸了賀氏幾句,說什麼讓她莫要動怒,小輩不懂事慢慢教就是,她那陰陽怪氣的語氣看著是在安慰賀氏,言下之意分明是在斥端木紜不懂事。

    一片喧嘩間,剛才進去通稟的丫鬟對著賀氏稟道:「太夫人,四姑娘那邊派了人來,說是四公主殿下要看一幅畫,但是四姑娘不知道放哪兒了,想請大姑娘回去找找。」

    話落之後,裡面靜了一瞬,接著就聽端木紜若無其事地說道:「祖母,那孫女就先告退了。」

    碧蟬緊盯著通往左次間的那道錦簾,暗暗屏息,直到端木紜從容自若地從裡頭走了出來,碧蟬才鬆了一口氣。

    看著自家大姑娘在賀氏的雷霆震怒下還雲淡風輕的模樣,碧蟬心中暗暗佩服。

    相比下,裡頭的賀氏卻是氣得不輕。

    端木紜一走,賀氏就忍不住對著游嬤嬤沉聲抱怨道:「那個小的簡直奸詐如狐,這是明目張胆地利用涵星來當借口。」

    「太夫人,莫要動怒。」游嬤嬤給賀氏遞了茶水,寬慰道,「您是長輩,兩位姑娘是晚輩,她們怎麼翻不出您的手掌心的……」

    賀氏如何不知道這個理兒,只是兩個丫頭的身後有端木憲撐腰,以致她想拿捏她們也變得步步艱辛。

    賀氏不止一次的懷疑,她們是不是給端木憲下了什麼迷魂湯,怎麼就能讓他言聽計從,就連元宵節那次她沒帶她們進宮,都能惹來端木憲的勃然大怒。

    端木憲如今的心根本就偏了。

    那兩個丫頭明明都已經拿回了被小賀氏瞞下的嫁妝,也不主動把那兩萬兩千兩還給自己,可是端木憲卻還幫著她們,視若無睹!

    想到那一大筆銀子,賀氏就一陣心疼。

    她輕啜了一口熱茶,在怒極之後,稍微冷靜了下來,道:「還是我大意了,本來是想讓端木紜看看人家金七姑娘,有點自知之明,歇了那攀龍附鳳的心思,沒想到反而給了這個丫頭可趁之機,調虎離山,把大皇子給引走了。」

    賀氏說著,心口的火苗又竄了起來,咬牙道:「那兩個丫頭真是我的剋星了。」賀氏心裡感慨長房這兩個丫頭小小年紀,可是心計委實深沉。

    「太夫人,那接下來該怎麼辦?」游嬤嬤遲疑地問道,「您可是『允』了歸義伯府的……」那可是足足一萬七千兩銀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