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59章 258緝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59章 258緝拿字體大小: A+
     

    姑娘們正說笑間,馬車緩了下來,拉車的小內侍在車外叫了一聲:「主子,九思班到了。」

    待馬車停妥后,三人就依次下了馬車,由戲班的小二領著她們上了二樓的廡廊。

    「三位姑娘,想坐哪邊?」小二熱情地詢問道。

    端木緋隨意地掃視了四周了一圈,只見朝北的廡廊上坐了四五個青春少艾的姑娘家,其中一個穿著一身丁香色襦裙,形容看著很是眼熟。

    正好,那丁香色衣裙的姑娘也聞聲望來,雙方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集了一瞬,彼此都在對方的眼神中讀到了同樣的意思——

    真不巧。

    舞陽和涵星可不想難得出宮還要應酬她,舞陽乾脆抬手做了手勢,讓耿聽蓮不用過來見禮了。

    耿聽蓮嫣然一笑,坐在原處微微頷首,算是打了招呼,她也樂得不去。

    舞陽就讓小二帶著她們在朝南地廡廊上坐下了,又吩咐小二上了茶和點心。

    「緋表妹,你看……」涵星指了指坐在耿聽蓮身旁的一個藍衣姑娘,湊在端木緋耳邊道,「那就是武安侯府的鄭二姑娘。」

    她正說著,就見那鄭二姑娘也朝端木緋她們看了過去,那眼神有些複雜,似乎是認出了舞陽和涵星。

    鄭二姑娘很快就收回了目光,但沒一會兒就又朝舞陽三人悄悄看去。

    鄭二姑娘怎麼說也是侯府的嫡出千金,當然是見過大公主和四公主的。

    她和鄭世子是同胞兄妹,自小感情就很好,本以為兄長有機會尚主是件喜事,卻不想喜事不成,反而成了一樁災禍。

    父親知道后大發雷霆,狠狠地打了兄長一頓板子,現在兄長還卧床不起,甚至差點就要把世子位讓出來了。

    鄭二姑娘咬了咬下唇,眼底閃過一抹幽怨。

    這一切都是起源於舞陽。

    要不是舞陽,哪怕兄長養了外室,又何至於鬧到今天這個地步!

    果然,尚公主不是什麼好事,要是當初讓父親想法子拒了,何至於如此!

    耿聽蓮自然也注意到了鄭二姑娘那複雜的神色,在對方的左手背上安撫地拍了拍。

    耿聽蓮與鄭二姑娘相交多年,算是閨中密友了,對於鄭世子的那件事還是知道一些的。這事固然是鄭世子有錯在先,但是有錯就認,婚事不成也就算了,舞陽非要把事情鬧成那樣,讓鄭世子與一個低賤的戲子成婚,未免有點得禮不饒人。

    果然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耿聽蓮在心裡暗暗搖頭,也難怪舞陽與那端木緋如此交好,看來她們都是一路人,因此無論自己怎麼好言相勸,舞陽都是聽不進去的。

    「璃娘,聽說九思班這一次剛開的新戲有趣極了,尤其第四幕花旦醉酒時一番剖心自白尤為動人……待會兒,我們可以仔細品品……」耿聽蓮不動聲色地轉移鄭二姑娘的注意力,對著她溫婉一笑。

    鄭二姑娘知道耿聽蓮的一片好意,對著她笑了笑,「我也聽說九思班的花旦和小生都是文武雙全。」

    其他幾位姑娘也圍繞著九思班說了起來,連帶京中其他的戲班子也都一一點評了一遍。

    說笑間,下方傳來一陣響亮的鑼鼓聲,緊接著,一個濃墨重彩的戲子就款款登場了,吳儂軟語地隨著曲笛、三弦聲唱了起來。

    姑娘們不再交談,都沉浸在了戲曲中。

    聽了一會兒戲后,耿聽蓮覺得有些口乾,便拿起茶盅,抿了一口,卻是微微蹙眉。這茶也太澀了點。

    她正想吩咐丫鬟去重新泡茶,眼角的餘光突然瞟到下方一樓的大堂走入一個二十來歲的俊美公子。

    那公子著一襲紫色直裰,腰環玉帶,上面懸著一方小印、一個荷包,看來打扮再普通不過,可是他的容貌卻是堪稱完美,一雙狹長魅惑的眸子彷彿要勾人心魄般,紅艷的嘴唇更是不染而朱。

    耿聽蓮一眼就認出了岑隱,目不轉睛地盯著他那張絕美的面龐,似乎是獃滯了。

    同桌的其他幾位姑娘中也有見過岑隱的,比如鄭二姑娘,面色不禁惶恐地微微一變,但更多的是沒見過岑隱的,皆是目露驚艷之色。

    這愛美人之心人皆有之,幾位姑娘交頭接耳地竊竊私語了一番,目光流連地在岑隱的臉上多看了幾眼。

    岑隱在小二的引領下「蹬蹬蹬」地上了樓,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皆是說不出的優雅。

    耿聽蓮痴痴地看著岑隱沿著樓梯越走越近,表情在最初的驚艷后,變得複雜起來,長翹的眼睫微微顫動著。

    這一個月來,東廠搜查,抄家了數個府邸,鬧得整個京城都人心惶惶。

    幾日前,她曾偶然聽到父親對母親不屑地說著,岑隱如此屢犯眾怒,遲早會樹倒猢猻散,岑隱風光不了多久……

    耿聽蓮咬了咬下唇,她知道岑隱也是秉公辦事,錯在那些私賣鹽鈔之人,可是做事也講究方法,岑隱在這麼下去,她真擔心他會如父親所言……

    耿聽蓮放在膝頭的手暗暗地揉著手裡的帕子,正打算起身,卻見端木緋朝岑隱坐的那桌走了過去,笑吟吟地坐下了。

    耿聽蓮才離開椅子半寸的臀部僵硬地又坐了回去,目光幽邃地盯著端木緋那精緻可愛的側臉,指甲已經深深地陷進了自己柔嫩的掌心裡,心道:不要臉!

    耿聽蓮死死地瞪著端木緋,眸中似是要噴出火焰來。

    樓下戲台上,正演到了高潮處,兩個戲子你一拳我一掌地彼此動起手來,其中一人連著三下後空翻,霎時就迎來滿堂的喝彩,掌聲如雷,聽在耿聽蓮的耳里,只覺得刺耳極了。

    「端木四姑娘,你家小八可好了?」岑隱看著身旁的端木緋,嘴角翹得更高,臉龐也愈發柔和昳麗,彷彿看著自家妹妹般。

    端木緋本來只是過來跟岑隱打聲招呼而已,聽岑隱問起自家小八哥,就打開了她的話匣子:「岑公子,我家小八的翅膀已經差不多好了,多虧了御醫的傷葯。不過,它啊,外強中乾,到現在還不敢飛,每天在家裡撲騰來撲騰去的……」

    端木緋不客氣地把自家小八的糗事都拿來與岑隱分享,逗得岑隱忍俊不禁。

    「要不要我讓張太醫再去府上給它看看?」

    「不用不用。」端木緋擺擺小手笑道,「它這是心病還須心藥醫。」

    岑隱握拳放在唇畔,輕笑出聲,「你家小八還真是有趣。」

    「它啊,就是被姐姐寵壞了。」

    端木緋又與岑隱說了幾件小八的趣事,就聽樓下一片嘩然,四周的笙樂聲驟然停止,戲台上的戲子也不知所措地停了下來。

    一眾著飛魚服、配綉春刀的錦衣衛氣勢洶洶地衝進了戲樓里,一下子吸引了四周所有的目光。

    接著,就是一片寂靜無聲,戲樓里的那些客人都有些忐忑,這錦衣衛出行向來是不會有什麼好事。

    端木緋一眼就認出了為首的男子是錦衣衛指揮使程訓離。

    「錦衣衛來此緝拿人犯,誰也不許離開!」程訓離一邊環視戲樓四周,一邊說道,然而當他的目光掃向二樓時,卻看到一道挺拔的紫色身影,登時身子微僵,嚇了一跳。

    程訓離對著身後的七八個錦衣衛做了個手勢,自己則快步沿著樓梯上了二樓,一直來到岑隱跟前,對著他抱拳賠罪道:「岑……公子,末將不知道公子在此,多有冒犯。」

    岑隱神情隨意地揮了下手,似乎沒有放在心上。

    程訓離暗暗地鬆了口氣,稟道:「末將得到消息,說梁家的小公子就躲藏在這裡,特意前來緝拿。」

    就坐在一旁的端木緋也聽到了,眸光閃了閃。

    端木緋也知道這個梁家。

    梁大將軍鎮守黔州昌旭城,與大多數邊關將領一樣,他的家人都留在京里。前幾日,南境那邊傳來消息說,昌旭城失守,說是梁大將軍投了敵,大開城門,迎敵軍入城。

    皇帝一怒之下,下令錦衣衛封了大將軍府,將其父母妻兒全都下了獄。如今聽程訓離所言,難道是梁家的小公子逃出來了?

    岑隱輕描淡寫地說道:「你們自己辦差就是,小聲些,別打擾本座看戲。」

    「是,岑公子。」程訓離恭敬地抱拳領命,轉身下樓時,他的目光從舞陽和涵星身上掠過,當然也認出了她們倆,卻是沒上去行禮,直接下了樓梯。

    戲樓被錦衣衛訓練有素地封了起來,那些客人自是不許出去,一個個都忐忑不安地坐在原處,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沒一會兒,戲樓里又響起了悠揚的笙笛聲和三弦聲,戲台上的那些戲子也繼續唱起戲來,只是全都戰戰兢兢的,原本暢快淋漓的戲變得僵硬幹澀起來。

    幾個錦衣衛默默地分散開來,分別去了戲子們化妝的後台、戲樓的後院以及雅座搜查,眾人只聽到那些微的步履聲從四周窸窸窣窣地傳來。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一樓大堂的那些客人愈來愈不安,有的人在看坐在一旁的程訓離,有的人在偷偷望著二樓的岑隱,暗暗揣測著他的身份。

    眾人只覺得時間過得越來越慢,大概也唯有二樓的岑隱、端木緋、舞陽幾人還有心情看戲、說笑了。

    約莫一炷香后,幾個錦衣衛回到了大堂中,對著坐在戲台附近的程訓離壓低聲音稟道:「指揮使,沒有發現。」

    程訓離飛快地朝二樓的岑隱望了一眼,也是放低了音調,道:「再查這裡的客人,給本指揮使一個個盤查!」

    「是。」那個小鬍子錦衣衛對著程訓離抱拳領命,然後向身後的那些錦衣衛使了個手勢,其他人又開始一桌桌、一個個地盤查起這邊的客人來。

    未免驚擾貴人,這些平日里囂張跋扈的錦衣衛也只能夾著尾巴小心行事,盡量地壓低聲音,放輕腳步聲,茶樓里的氣氛越來越古怪。

    與此同時,戲台上的兩個戲子還在咿咿呀呀地唱著,一時歡快,一時婉約,一時哀泣……

    二樓的岑隱一邊飲茶,一邊看戲,彷彿全然不受影響般,而一樓的程訓離已經是冷汗淋漓,頸后早就濕漉漉的一片,心裡感慨自己今日實在是運氣不好,偏生遇上這位祖宗微服出門。

    哎,只希望樓上的這位祖宗千萬別生氣!

    思緒紛亂間,三個錦衣衛已經朝耿聽蓮那一桌走去,耿聽蓮微微蹙眉,對著身旁的青衣丫鬟使了個眼色。

    那個青衣丫鬟立刻就上前了幾步,擋住了那三個錦衣衛,得體地說道:「三位大人,我家姑娘是衛國公府的五姑娘,正在與幾位閨中友人聽戲,想來不會有大人想要緝拿的人犯。」

    三個錦衣衛面面相覷,心道:今天這茶樓的貴人可真不少。

    衛國公府的面子他們當然還是要給的,其中一個方臉的錦衣衛就客氣地抱拳道:「原來是衛國公府的姑娘。叨擾了。」

    三個錦衣衛正要離去,就見旁邊一桌一個著石青色直裰的公子忽然站了起來,淡淡道:「原來耿家姑娘也在這裡啊。」

    一時間,二樓眾人的目光都齊刷刷地望了過去,只見那公子約莫十七八歲,修竹般挺拔的身材,五官清秀,目光清亮如水,神情有些沉靜,有些淡漠。

    青衣公子緩步朝耿聽蓮那一桌走去,身後還跟了一個低眉順目的小廝。

    耿聽蓮自然也看到了他,臉色微微一變,長翹的眼睫垂下,掩住眸底的緊張與忐忑。

    「耿五姑娘……」那青衣公子目標明確地走到了耿聽蓮跟前,同桌的其他姑娘不由齊刷刷地看向了他。

    「……」耿聽蓮也看著對方,沒說話,如白玉般的素手把帕子捏得更緊了。

    青衣公子從懷裡掏出了一塊圓形雕鳳鳥的碧玉佩,「啪」地把碧玉佩放在了耿聽蓮身側的桌面上,平靜地說道,「耿姑娘,你我既然已經退婚,這信物還是要歸還的,今日正好遇上,我就把它還於姑娘了。」

    耿聽蓮瞳孔微縮,清麗的臉龐上褪了血色。

    同桌的鄭二姑娘幾人皆是下意識地面面相覷,臉上難掩驚訝,心道:按照這位公子的言下之意,耿姑娘之前曾與他訂過親?!她們怎麼都不曾聽聞過?

    姑娘們的臉上既好奇,又疑惑。

    耿聽蓮的櫻唇緊抿,眼神幽邃,差點就想拍桌子與對方對質一番,但咬牙忍下了。

    但凡涉及婚事,無論真相為何,總是女方吃虧。

    這個時候鬧出來,丟臉的人只會是自己。

    不過,這人簡直太卑鄙了,暗中跟蹤自己追來此處,又故意當著其他人的面把玉佩還給自己,讓別人知道自己與他曾經訂過親,其意圖昭然若揭,分明就是想壞了自己的清譽,讓自己嫁不到好人家。

    幸好,幸好父親當即立決,與這等下三濫的人家退親了!

    耿聽蓮好半天才擠出了一個「好」字,只想快點打發了此人,卻不想對方神情清冷地又道:「還請耿五姑娘把先母當年給的信物也一併還給我吧。」

    耿聽蓮身子更緊繃了,努力忍耐著。

    青衣公子理所當然地接著道:「那信物是先母為了兩家的親事才給予貴府的,如今都退了親,姑娘應該不至於賴賬不還吧!」

    隨著他的一句句,四周幾位姑娘的神色也越來越微妙。

    耿聽蓮只覺得如坐針氈,臉色愈來愈難看,忍了又忍,還是無法繼續再保持沉默了,咬牙道:「我當然不會把東西帶在身上,等回去后,我即刻就讓人送去泰郡王府。」

    青衣公子定定地凝神著她,眉宇緊鎖,似乎在審視著她是否在撒謊一般。

    一旁的三個錦衣衛自然也聽到了,朝那青衣公子看了一眼,臉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心道:原來是泰郡王府的世子爺,既然與衛國公府的姑娘「相識」,身份應當沒有可疑。

    三個錦衣衛的臉上就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神色,只當他們看了場熱鬧,又招呼著朝下一桌走去。

    青衣公子又開口道:「那我就信姑娘一回,請姑娘在三日內將東西歸還於我,否則,我也只能登門叨擾了。」

    他似乎怕她賴賬,語氣中透著一絲威脅。

    耿聽蓮只覺得臉上熱辣辣的,幾乎是無地自容,聲音像是從喉底擠出來的一般,道:「公子放心。我雖然是女子,也知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青衣公子眉頭稍稍舒展,隨意地對著耿聽蓮拱了拱手,毫不留戀地轉身,回了他自己的那張桌子,他的小廝如影隨形地跟在他身後。

    好不容易打發了對方,可是耿聽蓮卻沒有鬆一口氣,又羞又惱,手裡的帕子幾乎快被她揉爛了,四周戲子的吟唱聲早就離她遠去……

    她神色緊張地看向了不遠處的岑隱,落在對方那完美的側顏上。

    岑隱的眼帘半垂,目光注視著下方大堂的戲台,嘴角微微翹起,他身邊的端木緋笑眯眯地指著下方的戲台,說他說說笑笑。二人似乎完全沉浸在樓下的這齣戲中,沒有注意到耿聽蓮這邊的動靜。

    耿聽蓮咬了咬下唇,下意識地又捧起了一旁的茶盅,此刻茶水已經涼了,口感變得愈發苦澀粗糙,就像是耿聽蓮此刻的心情一般……

    戲樓里的錦衣衛很快就盤查完了這裡的客人,卻是一無所獲,紛紛回稟了程訓離。

    程訓離皺了皺眉,心道:難道是消息錯了?

    這要是平時,他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再搜一番,可是……

    程訓離又朝二樓的岑隱望了一眼,想了想后,站起身來,又蹬蹬地上了樓,對著岑隱抱拳道:「岑公子,末將就先告辭了。」

    岑隱淡淡地應了一聲,右手漫不經心地摩挲著手邊的茶盅。

    很快,一眾錦衣衛就快速地撤出了戲樓,四周的氣氛登時一松,連戲台上兩個戲子彼此怒罵的聲音似乎都嘹亮了不少,步履又輕盈了起來……

    那些客人也長舒一口氣,急忙招呼小二給添茶,又是彼此打探起錦衣衛到底是在搜查什麼人犯。

    一片熱鬧的說笑聲中,那青衣公子也帶著小廝離開了。

    「蹬蹬蹬……」

    他們下樓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耿聽蓮看著他下樓的背影咬牙切齒,心道:這筆賬她記下了。她回去定要告訴父親,讓父親為她做主!

    端木緋也同樣在看那青衣公子的背影,默不作聲地吃著一塊紅豆酥。

    唔,要是她沒記錯的話,她和舞陽、涵星來的時候,只有那位泰郡王府的世子爺一個人坐在角落裡,他身後的這小廝又是什麼時候來的呢?

    端木緋翹了翹唇角,眼睛若有所思地眯成了兩彎新月,看來吃得很是滿足。

    這時,戲台上的一齣戲終於唱完了,戲子們紛紛退了下去,樂聲停止,不過那些看客早就心不在焉,連剛才唱了什麼都沒注意到,只顧著說錦衣衛緝拿人犯之事。

    端木緋趁著下一齣戲還沒開始,就與岑隱告辭,又回了舞陽和涵星那桌。

    「緋妹妹,剛剛這齣戲唱得實在是太『精彩』了。」涵星笑吟吟地嘆道,也不知道她說得到底是樓下這齣戲,還是方才二樓的這一出。

    端木緋眨了眨眼,想著那位青衣公子與他的小廝,心有戚戚焉地說道:「確實是演技精湛。」

    然而,她的話聽在涵星耳里,又是另一番意味。

    涵星感慨地說道:「沒想到耿聽蓮竟然和泰郡王世子慕瑾凡定過親,這兩家瞞得可真嚴實,要不是今天聽說,本宮都想不到他們沒聲沒息地定了親,又退了親……」

    「耿家一向『精明』。」舞陽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

    剛剛那位青衣公子是泰郡王府的嫡長子慕瑾凡,也是世子,而他的生母如今身份有些尷尬。

    端木緋想到了什麼,道:「我記得泰郡王妃是姓梁吧?」

    「南境的梁大將軍就是先泰郡王妃的父親。」涵星點了點頭,有幾分唏噓地說道,「那位泰郡王妃早在三年前就先逝了。」

    說著,涵星似笑非笑地瞥了耿聽蓮的方向一眼,很顯然,耿家與泰郡王府之所以會退親,就是因為梁家出事了,慕瑾凡有這樣的外家,就等於白玉有暇,耿家又怎麼會看得上這樣的女婿。

    涵星的目光又從耿聽蓮移向了那空蕩蕩的樓梯口,「想來泰郡王世子是因為被退了婚,覺得沒臉,所以剛才才當眾給耿聽蓮沒臉。」

    端木緋微微一笑,眸子晶亮,自顧自地捻起一塊蜜棗送入口中,不置可否。

    舞陽嘆了口氣,似有所感地說道:「耿家怕是不會善罷干休的,慕瑾凡太魯莽了。」

    話語間,樓下的大堂又再次響起了一陣輕快的弦樂聲,第二齣戲拉開了帷幕。

    如同舞陽所料,耿家確實不會輕易罷手,當天耿海就親去了一趟泰郡王府。

    沒半個時辰,耿海和泰郡王便一起出了郡王府,一路鬧上了御前。

    耿海怎麼也咽不下這口氣,聲淚俱下地告了御狀:「皇上,這婚姻之事講究個你情我願,泰郡王前一刻與臣說得好好的,願意退婚,回頭就讓世子在眾目睽睽下如此羞辱小女,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皇上,小女不過一個十五歲的小姑娘,回去后差點羞得沒自縊,臣這為人父的真是心痛啊。」

    耿海說得悲切,一副「天下父母心」的樣子,聽得膝下有女的皇帝也略有感觸,斥了泰郡王一句「教子無方」。

    「皇上訓得是。」泰郡王誠惶誠恐地受下了,直接跪在了地上,義正言辭地說道,「犬子所為,臣也甚為痛心,臣在此代犬子給衛國公賠罪了!世子無德,不堪大任,皇上,臣請旨廢世子以示懲戒,並與犬子分家另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