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46章 245厭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46章 245厭棄字體大小: A+
     

    「沙沙沙……」

    秋風瑟瑟,枝葉搖曳,楚青語徹底僵住了,耳邊反覆回蕩著祖父的那句話,只覺得渾身彷彿浸泡在一池冰水中一般,徹骨的寒。

    這怎麼可能呢?!祖父竟然同意了這門婚事。

    皇帝也有些意外,隨即是欣慰。

    慕祐昌與楚青語的事鬧得這麼大,這麼多人親眼目睹,倘若楚家執意不同意這門親事,反而令皇家和楚家都為人詬病,還不如成就好事,輕輕巧巧地揭過去,對誰都好。

    這件事也確實是次子做得有失偏頗,他記下楚家這次受的委屈就是。

    楚家還是很識大體的!

    皇帝原本緊擰的眉頭舒展了開了,鬱結之氣一掃而空。

    跪在地上的慕祐昌同樣也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短暫的失神后,他站起身來,鄭重其事地對著楚老太爺俯首作揖道:「多謝宣國公成全!」

    楚青語的嘴巴張張合合,像是一下子啞了一般,說不出一句話來。

    她忍不住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真希望這一切只是一場噩夢。

    明明九華縣主才應該是二皇子妃,北燕的耶律五公主是二皇子側妃,可是現在九華縣主嫁給了羅其昉,耶律琛成了皇貴妃,而她,居然要嫁給二皇子?!

    事情怎麼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她重活一世是為了嫁給封炎,一世榮華,讓所有人都仰望她,羨慕她,她怎麼能嫁給像二皇子這等註定失敗之人!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祖父……」楚青語再次看向了楚老太爺,想說她不願,想求祖父幫幫她,卻發現楚老太爺雖然在笑,眼眸卻如一汪寒潭,清冷、漠然、涼薄,就像是在一個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一樣。

    皇帝朗聲笑了,心情大好,撫掌道:「好,很好!皇家也許久沒有喜事了!」

    天子金口玉言,這件婚事就算是塵埃落定了。

    「謝父皇成全!」慕祐昌喜形於色地急忙又謝了皇帝。

    楚青語踉蹌了一下,差點沒虛脫,楚青誼見狀,急忙扶住了楚青語,神情間變得堅毅了不少。今天楚青語與二皇子的事雖然在端木四姑娘的幫助下搪塞了過去,可是以後京城中怕是也難免有一些流言蜚語。

    事已至此,再讓皇帝覺得楚青語對這樁婚事不滿,於楚家無益!

    一旁的端木緋還在靜靜地看著楚老太爺,默然不語。

    楚家百餘年來不曾與大盛皇室結親,祖父如今下了這個決定,一來是為了保全楚家的聲譽,二來應該是徹底放棄楚青語了。

    端木緋沒有再看楚青語,經過這一番多方較勁,她也看得出來,這件事楚青語也是被人設計的,但是楚青語也恐怕也有自己的心思,要不然,她又怎麼會莫名其妙地出現在這水閣里,她明明此刻身子不妥,也應該知道有蹊蹺,卻完全不敢吱聲……分明是有所顧忌。

    俗話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不管楚青語與二皇子之間有什麼利益糾葛,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她若無欲無求,又何至於如此。

    對於楚家而言,楚青語身體不適,二皇子趁人之危,為全名節把楚青語許給二皇子,這是如今最好的解決之道。

    「皇上,那老臣就告退了!」楚老太爺對著皇帝作揖告退,成氏也是屈膝行禮。

    之後,楚家一行人包括楚青語都離去了。

    端木緋直直地盯著楚老太爺那略顯僵硬的步履,眉宇緊鎖,眼底的擔憂更濃了。

    直到楚老太爺的身影消失在花木之間,端木緋才魂不守舍地收回了目光,繼續她的「正事」。

    「皇貴妃娘娘,」端木緋笑眯眯地看向了耶律琛和剛回來的寶音,「敢問可查出了是誰在畫舫的甲板上潑了油嗎?」

    一時間,四周其他姑娘的目光也都隨著端木緋的這句話齊刷刷地望向了耶律琛,以及正對著她耳語的寶音。

    耶律琛臉色微僵,只覺得這個端木緋小小年紀,還真是咄咄逼人。

    皇帝疑惑地微微挑眉,端木緋不緊不忙地解釋道:「皇上,剛剛皇貴妃娘娘帶臣女等去游湖,誰想有人竟然在甲板上潑了油,才害得柳姑娘掉進了湖裡……」

    皇帝立刻想起方才端木緋提起過耶律琛派人去請了太醫,原來是為了柳映霜。而且聽端木緋說來,還是有人蓄意要害柳映霜。

    皇帝雖然不在意區區的柳映霜,卻要給魏永信幾分面子,看向了耶律琛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皇上!」柳映霜已經醒了,正裹著那件斗篷瑟瑟發抖,狼狽不堪,她這副樣子本來是不想來皇帝跟前的,可是此時此刻,她必須出面,「臣女無事,只是不小心……落水而已。」

    她的嘴唇發白,說話的同時,身子如風雨中的野草般顫抖不已,她身旁的翠衣丫鬟攙扶著自家姑娘,已經嚇得連三魂七魄都快散了。

    不少貴女們聞言皆是面面相覷。

    她們雖然大都不屑與柳映霜往來,但是對於柳映霜的為人還是有幾分了解的,她這個人一向跋扈,比魏如嫻這個真正的魏家姑娘還要高傲,平日里誰要是說錯話得罪了她,她一個巴掌甩在別人的臉上,那也是常有的事。

    什麼時候柳映霜變得這麼大度,這麼識大體了?!

    這其中難得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地方?!

    無論耶律琛心裡再嫌棄端木緋多事,但皇帝問起了,她也只能答道:「皇上,寶音剛剛查過了,是柳姑娘的丫鬟買通了一個宮女在甲板上潑了油。」

    四周一時嘩然。

    那些姑娘們也不是傻瓜,此刻再回想畫舫上的一幕幕,心中都明白了。

    她們的目光在柳映霜和端木緋之間來回掃視著。

    原來如此,從柳映霜在畫舫提議要合畫時,她之後一連串的行為都是為了算計端木緋,想來一切都是為了報復端木緋那日在獵宮廣場故意射傷了她。

    這倒也符合柳映霜一貫的為人處世,睚眥必報。

    只可惜啊,這一次她沒有算計到別人,反而把自己栽了進去,賠了夫人又折兵!

    想著,四周那些姑娘們的眼神中都帶上了輕鄙之色,交頭接耳地竊竊私語起來,根本就沒有人同情柳映霜。

    試想,剛才柳映霜要是不落水,落水的那可就是跟在她後面畫畫的那個人!

    皇帝的臉色陰沉得幾乎要滴出水來,魏永信的這個內侄女真是上躥下跳,沒完沒了。不僅是生性惡毒,而且還愚蠢得很!

    皇帝不耐煩地說道:「還不趕緊把人帶下去,讓魏家好好管束!」

    皇帝一下令,立刻就有兩個宮女快步走了上來,連拖帶拽地把柳映霜拉下去了。

    一看皇帝震怒,周圍的那些姑娘們又不敢再做聲,四周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一個個屏息斂聲。

    皇帝只覺得這種腌臢事真是敗興,聽著就覺得污了耳朵,直接甩袖走了。

    「……」耶律琛沒有喚住皇帝,也沒有追上去。

    對她而言,柳映霜到底是什麼下場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今天雖然沒能教訓到端木緋,但是她和慕祐昌謀划的事成了!

    別忘了你我的約定!耶律琛不動聲色地拋了一個眼神給慕祐昌,就隨口打發了那些姑娘們。

    皇帝離開秋霽園后,直接回了獵宮中央的延寧宮,一路上越想越氣。

    又是魏家!

    這段時日,魏家簡直一刻也不省心,他堂堂大盛皇帝,這朝堂上的政務且處理不及,還要為魏家后宅之事煩心,真真說出去都讓人笑話。

    魏永信也是荒唐,什麼香的臭的都往自己家裡拉,還說那個柳映霜是他內侄女,也不想想她的出身簡直就不能提!

    端木緋可是首輔端木憲的寶貝疙瘩,又是貴妃的侄女,就像阿隱說的,論起關係來,端木緋那也是他的內侄女,天子的內侄女竟還比不上一個青樓女子的侄女?!

    這魏永信啊,為了他家裡頭那個賤妾真是越來越不著調了,如此縱容那個柳映霜行兇,簡直就是在下他這皇帝的臉面。

    皇帝覺得自己的臉被打得生痛,心裡憋著一口氣,就派人把魏永信叫了過來。

    沒等魏永信行禮,皇帝就不客氣地破口大罵:

    「永信,你要抬舉你那個『內侄女』,朕不想管,可是她在獵宮惹是生非,你就難逃其責!」

    「你上次不是還跟朕說她重傷嗎?!既然她還有心思算計別人,那麼想必上次傷得也輕!」

    「她有力氣折騰,就讓她折騰個夠好了。」

    「太醫就不必請了,你也別想著去外面找大夫了!……這獵宮重地,閑人不得進。」

    皇帝的最後十個字已經不是針對魏永信,而是轉頭對著一旁的岑隱說的,岑隱微笑著頜首,表示自己知會了。

    「皇上……」魏永信皺了皺眉,不請太醫不礙事,可是柳映霜右臂的傷勢不輕,本來好不容易養好了點,可是今天又泡了水,傷勢恐怕更嚴重了,連外面的大夫也不給請,未免罰得太重,太不近人情了吧。

    然而,魏永信後面的話還沒機會說出口,就被皇帝不悅地打斷了:「永信,家和萬事興,內宅不平,何以平天下……這些道理也不用朕教你!你回去管好你的內宅,若是不行的話,就放下你的差事閉門好好管!」

    皇帝說到後來,語氣中毫不掩飾其中的威脅之意。

    「皇上教訓的是。」魏永信俯首抱拳,咬牙應下了,心裡卻是不服的。

    可他也知道皇帝正在氣頭上,根本就不允許任何人反駁半句。

    「你退下吧。」皇帝揉了揉眉心,略顯不耐地打發了魏永信。

    書房裡,只剩下了皇帝和岑隱二人。

    「皇上,您可是頭痛了?喝點安神茶吧。」岑隱親自給皇帝上了安神茶,好言勸了一句,「魏大人也是一時鑽了牛角尖,等過了這熱乎勁,自然也就好了。」那狹長魅惑的眸子里卻是一片漠然。

    皇帝嘲諷地勾起了嘴角,「他這都『熱乎』了五年了!」搞得魏家是烏煙瘴氣,御史隔三差五地上摺子彈劾他,還要自己這皇帝替他兜著!

    岑隱笑了笑,沒有接這話,話鋒一轉地提醒道:「皇上,臣聽說皇上馬上有喜事……」

    皇帝愣了一下,立刻就想起了慕祐昌和楚青語的婚事,手指輕輕地在茶盅上摩挲了幾下。

    這一次的事,很顯然是次子設計了楚家姑娘,宣國公府向來清高,這次為了楚家姑娘的名聲雖然讓步了,但是到底是皇家理虧,次子倒是如願了,而他卻得好好想想怎麼安撫宣國公府才好。

    皇帝眯了眯眼,隨口吩咐道:「阿隱,賜婚的事,你去擬旨就是。」

    「是,皇上。」

    岑隱退下后,書房裡就變得寂靜無聲。

    皇帝賜婚二皇子和楚三姑娘的消息,當天就像長了翅膀一般傳遍了整個獵宮。

    秋水閣里的發生的一切,當時不少貴女都親眼目睹的,一時間,獵宮裡都沸沸揚揚地討論起此事來,有人說二皇子一片痴心,讓人感動;有人說「求仁得仁」,二皇子這下可「如意」了;有人同情楚青語運氣不好;也有人說蒼蠅不叮無縫蛋……

    外面的喧囂完全沒傳到楚青語的耳中,當她接到聖旨后,簡直快要瘋了。

    她本來還僥倖地以為祖父只是想嚇嚇自己的,稍後一定會再與皇帝說的,楚家不可能為她破例,沒想到祖父是真的同意這門親事。

    楚青語沒辦法,只能衝去求母親成氏。

    「娘親,女兒是被人設計的!」楚青語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一雙烏黑的眼瞳中泛著些許水光,「你一定要相信女兒啊!」

    坐在窗邊的一把圈椅上的成氏眸光犀利地盯著楚青語,似乎要把她看透似的,許久,才緩緩問道:「語姐兒,你一心想和你楠表哥解除婚約,可是為了這個……」

    「娘親,你誤會了。」楚青語仰著小臉,急急地否認道,「女兒從來沒想過嫁給二皇子。求娘親幫幫女兒吧!」說著,她眼角流下了兩行清淚,顯得楚楚可憐。

    成氏抿緊了嘴唇,又沉默了。

    在楚青語來之前,成氏早已想了很多,從表面看來,女兒似乎真是被人設計的,但是,女兒這些日子以來鬧出的這些事,簡直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那種種荒唐事讓成氏不得不去懷疑,今日秋水閣的「私相授受」真的是被設計的嗎?!

    還是女兒為了保全名聲,才故意以退為進,而她之前執意毀婚,根本就是為了嫁進皇家!

    成氏已經無法相信滿口謊言的楚青語了。

    「語姐兒,你既然沒有攀附皇家之心,那麼,你為何要私自離府,獨自來了這西苑獵宮?」成氏又問道。

    「女兒……」楚青語當然不能跟成氏說是為了安平長公主,只能支支吾吾地說道,「女兒是因為做了一個夢,夢裡,菩薩說,這次秋獵會發生……」

    「夠了!」一看到楚青語又想以所謂的「預知夢」來搪塞自己,成氏心裡越發失望了,疾言厲色地打斷了她,「子不言怪力亂神,這種事別說你祖父祖母,就連我也不會信的!」

    「娘親,您信女兒這一次……」楚青語膝行了兩步,拉著成氏的裙裾哀求道。

    信她?!成氏眸中閃過一絲厲芒,嘴角勾出一個混合著無奈和嘲諷的笑,女兒又何嘗信過自己,否則又怎麼一次又一次地欺騙自己!

    屋子裡一片寂靜,楚青語的心隨著成氏的沉默一點點地提了起來。

    窗外秋風習習,吹動著庭院里的翠竹搖曳生姿,沙沙作響,給人一種幽冷的感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成氏長嘆了一口氣,道:「語姐兒,你既已如願,就別再鬧騰了,以後安心在府里備嫁,等著大婚吧。」

    想著這終究是她十月懷胎生下的女兒,成氏終是不忍地提點道:「賜婚的聖旨已下,就算是為了楚家的清譽,國公爺也不會將你除族……」

    今天這事鬧成這樣,若是楚家立刻把女兒逐出族,在外人看來,就是證實了楚青語與人「私相授受」,那麼一來,楚家的名聲何在?!

    怕是因為此,國公爺才忍下來了。

    「但是,語姐兒,你再鬧下去,就別怪國公爺心狠了。」

    成氏面色肅然了幾分,說得還算委婉,楚青語卻是聽明白了,渾身冰冷,連連搖頭。成氏說得還算委婉,楚青語卻是聽明白了,渾身冰冷,連連搖頭。

    母親這話的意思分明是在暗示,如果她再鬧,祖父也許會讓她「暴斃」……

    不會的,不會的……

    楚青語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渾身的力氣好像瞬間被抽走似的,虛軟地癱倒在地,櫻唇顫抖如那落敗的枯葉,黯淡無光。

    成氏看了也不想再看她,直接道:「來人,把三姑娘扶回房去!」

    話落後,立刻就有兩個丫鬟進來了,見屋子裡的氣氛很是凝重,也不敢多說多看,一左一右地攙住了楚青語。

    「三姑娘,奴婢扶您回……」

    丫鬟的話還沒說完,楚青語忽然一竄而起,一把推開了兩個丫鬟,就提著裙裾跌跌撞撞地衝出了屋子。

    「三姑娘,三姑娘……」丫鬟緊張地喊著,正想快步追上去,卻被成氏攔下了。

    「隨她去吧。」成氏的心更冷了,自己剛剛說了這麼多,可是女兒根本一句話也沒聽進去。既然如此,多說無益。

    楚青語衝出屋子后,就目標明確地朝楚老太爺的書房跑去,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她自重生以來,步步籌謀,為了嫁給封炎,費盡心機,一步步都不敢踏錯,為什麼事情竟然會走到這一步?!

    上天對她太不公平了,一次又一次地在她前方製造了一道道障礙!

    外面的太陽早已西斜,那懸挂於西邊天空的紅日如此刺眼,刺得楚青語眼睛發疼,眼前一片朦朧,迎面而來的秋風更是如刀割般刮在她那布滿淚痕的臉頰上。

    楚青語一鼓作氣地衝到了楚老太爺的書房門口,然而,一個丫鬟甚至沒有進去通報,就直接把她攔在了門外,道:「三姑娘,你回去吧。國公爺說了,他不會見您的。」

    楚青語感覺就像是母親和祖父連著在她臉上打了兩巴掌一般,面色更慘白了,嬌軀似乎搖搖欲墜。

    她咬了咬下唇,直接跪在了書房的門口,一雙烏黑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著那前方的錦簾,心裡是既委屈又不甘。

    這真的是她的母親與祖父嗎?

    為什麼他們全部都不肯相信她,幫助她,非要這樣一次次地阻撓她!

    可是,她實在是不甘心啊!

    難得到這世上再走一遭,難得獲得了新生的機會,她不能就這麼放棄封炎,放棄她的璀璨未來!

    她還有機會的,她還有握有一個籌碼。

    楚青語的眸底掠過一道堅定的光芒,嘴唇緊緊地抿在了一起。

    她決定用最大的秘密,來取信於祖父,讓他幫她去皇帝那裡周旋。

    想著,楚青語感覺自己彷彿又充滿了力量般,挺直腰桿跪在那裡,那清瘦的身形彷如出水芙蓉般清高而淡雅,遺世而獨立。

    楚青語一動不動地跪在那裡,饒是那丫鬟怎麼勸,她都不肯離去。

    夕陽一點點地下落,橙紅色的霞光把天空中的雲彩染上了絢麗的色彩,也給跪在地上的楚青語鍍上了一層霞光。

    隨後時間緩緩流逝,楚青語的臉色卻越來越白,只覺得膝蓋被那冷硬的地面磨得生疼,像是有什麼蟻蟲在啃咬她的膝蓋一般。

    時間似乎過得愈來愈慢,愈來愈慢……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前方那綉著大紅色鯉魚的錦簾突然被人從裡面挑開了。

    祖父終於願意見自己了嗎?!

    楚青語急切地抬眼望去,心底燃起了一簇希望的火苗,嘴角微微揚了起來。

    然而,從書房裡出來的人並非是楚老太爺,而是楚青誼。

    楚青語怔了怔,因為祖父是讓二姐來喚她,喊道:「二……」

    可是她話音沒落,只見楚青誼目光複雜地瞥了她一眼后,就毫不留戀地從她身旁走了過去,跟著就聽溫雅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二伯母,端木四姑娘。」

    楚青誼的這一聲「端木四姑娘」彷彿在楚青語的頭上潑下了一桶冷水的,她心頭那一小簇火苗剎那間被澆熄滅了,心更是急墜直下,如臨深淵般……

    後方的腳步聲與說笑聲越來越近,那些聲音好似一刀刀剜在她的心口,讓她痛徹心扉。

    她用盡全身力氣才讓自己的身子不再顫抖。

    很快,端木緋和楚青誼就一左一右地簇擁著成氏,在楚青語身旁走過……

    楚青語忍不住抬眼朝端木緋望去,映入眼帘的是端木緋那張精緻的側顏和那天真爛漫的笑容,彷彿不諳世事一般。

    她笑吟吟地在自己身旁走過,看也沒看自己一眼,彷彿自己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楚青語的眼睛瞬間幾乎瞠到了極致,死死地盯著端木緋,眼眸充血,就像是染了血似的,又像是嗜血的野獸般。

    她心頭似乎有個聲音在吶喊著:

    為什麼?!

    為什麼端木緋沒有落水溺死,反而是自己淪落到了這個地步?!

    為什麼大家都喜歡這個端木緋,祖父,祖母,封炎……他們從前都喜歡楚青辭,現在竟都喜歡端木緋!

    楚青語的身子又微微顫抖起來,感覺一股心火轟地直衝腦門,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放在爐子上煎熬一般……

    腦袋裡一片混沌。

    她兩眼一翻,身子里那一直綳得緊緊的弓弦驟然斷裂了,軟軟地往地上倒了下去。

    「三姑娘!」丫鬟尖銳而緊張的叫聲自前方傳來。

    楚青語虛軟無力,眼前像是蒙上好幾層紗似的一片模糊,意識漸漸離她遠去。

    她櫻唇微動,想說什麼,卻發不出聲音,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母親成氏進了書房。

    母親從頭到尾都沒有回頭看她一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