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45章 244求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45章 244求娶字體大小: A+
     

    與二皇子在此私會的姑娘竟然是宣國公府的三姑娘!

    秋水閣外的姑娘們一下子沸騰了,彷如一鍋被煮沸的開水般,喧囂不已。

    沒有人注意到站在姑娘們前方的耶律琛嘴角勾出了一個得意的微笑,眸子如狼般銳利冷然。

    端木緋的瞳孔幽黑幽黑的。這樣的醜事一出,丟臉的不是楚青語,而是宣國公府和楚家的妹妹們!

    她下意識地轉頭朝右前方的楚二姑娘楚青誼望去,楚青誼的臉色難看極了,慘白如紙,那纖細的身形更是微微顫抖起來,不知道是驚的,還是羞的,亦或是氣的。

    端木緋上前半步,暗暗地拉了拉楚青誼的袖子,在她耳邊悄聲說:「楚二姑娘,趕緊去把楚二夫人請來。」

    僵立當場的楚青誼這才回過神,立刻向身旁的貼身丫鬟使了一個眼色。

    丫鬟也聽到了端木緋的話,悄悄地往後退了一步,再退一步……趁著別人沒注意,飛快地跑了。

    門外的喧囂當然也驚動了門另一邊的人,慕祐昌轉首朝大門外看來,俊逸的臉龐上掩不住的驚愕。

    而他懷中的楚青語低低地呻吟了一聲,原本混沌的眼神漸漸清明了起來,但頭還是沉甸甸的,外面的聲音對她而言就像放大了好幾倍般回蕩在她耳邊,如同重鎚般敲擊在她頭部,讓她頭痛欲裂。

    楚青語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卻已經意識到不對勁了,她狠狠地掐著掌心,用疼痛來讓自己變得清醒一些。

    她想起來了……

    半個時辰前,皇貴妃耶律琛讓她來秋水閣取皇帝御賜的焦尾琴。

    她想著一會兒端木緋就會落水,雖然與自己無關,也查不到自己頭上,但是自己離得遠一點可以避嫌,就在畫舫離岸前,下了船趕來了這秋水閣。

    進了屋子后,她似乎聞到一點點芙蓉花的香味,然後就有點迷糊了,意識遠去。

    直到現在,她才像是被倒了一桶冷水般,清醒了過來,卻發現自己正被二皇子摟在懷裡!

    怎麼會這樣?!

    楚青語整個人都僵住了,混亂的腦海幾乎無法思考,耳邊嗡嗡作響。

    她直覺地想要推開身前攬著自己纖腰的慕祐昌,卻發現自己全身疲軟,根本就使不上力,只勉強把臉挪了不到半寸,又跌回了慕祐昌懷中。

    慕祐昌的右手微微使力,猛地轉過身,半側身地把楚青語的嬌軀藏在了他的懷抱中,為她擋住了其他人的目光。

    可是他的嘴角卻在門外的其他人看不到的角度,勾出一個自得的弧度,狹長烏黑的眸子陰沉冷冽。

    三日前在演武場時,楚青語主動提出了要與他合作。

    她說:她需要向他借人手做一件很重要的事,相對地,她可以為他出謀劃策。

    她建議他可以先去找皇貴妃耶律琛結盟,如今皇貴妃正得寵,可以給皇帝吹枕邊風,影響皇帝的一些決定,甚至於皇帝對他的觀感。而皇貴妃如今面臨北燕之急,可她在大盛的根基尚淺,可以說孤立無援,她也正需要助力。

    彼時,慕祐昌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一方面,楚青語的建議說動了慕祐昌,而另一方面更令他心動的是「楚青語」——只要他能娶到楚青語,他就可以得到宣國公府的助力,對他而言,這才是最大的價值。

    當時,他表面上二話不說地應下了楚青語。

    與皇貴妃的結盟輕而易舉,借著皇帝讓北燕使臣回國的機會,他讓皇貴妃自導自演了「走水」的苦肉計。這個計劃成功了,皇貴妃得償所願,便在今日與他見面后約定,助他娶到楚青語。

    慕祐昌不動聲色地看了門外的耶律琛一眼,彼此交換了一個只有他們倆心知肚明的眼神。

    耶律琛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笑吟吟地開口道:「二皇兒,你既然與楚三姑娘兩情相悅,那就去求皇上賜婚便是。少年慕艾,人之常情。依本宮看,你們大盛的人啊,就是婆婆媽媽的,行事不如我們北燕人爽快。」

    「大盛有一句俗話說,相逢不如巧遇,今天本宮撞上了,乾脆就由本宮來當這個媒人,大伙兒也都可以作個見證。」

    「小李子,還不趕緊去請皇上過來!」

    秋水閣外,只有耶律琛一個人的聲音回蕩在空氣中。

    她身後的姑娘們大多半垂下頭,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一陣紫,羞憤不已。

    她們都是些未出閣的姑娘家,皇貴妃竟然讓她們給這種私相授受之事當見證?!

    她這是把她們當什麼了?!

    這事要是傳出去,她們這些在場的人也會淪為笑柄的。

    端木緋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又輕輕地拉了一下楚青誼的袖子。

    楚青誼年僅十五歲,哪裡經過這樣的事,腦袋裡一片空白,已經又懵了。

    端木緋在她耳邊輕聲提醒了一句:「楚二姑娘,這『絕不能』是兩情相悅……」

    楚青誼愣了一下,仔細一想,明白了過來。

    端木緋說的是「絕不」,是啊,皇貴妃說得好聽是「兩情相悅」,可是誰不知道這就是「私相授受」,一旦被落實,那麼楚家的姑娘、公子,甚至那些已經出嫁的姑奶奶們,都會被影響,楚家百年簪纓世家的聲譽也會蒙上永遠洗不清的污點。

    楚青誼給了端木緋一個感激的眼神,深吸一口氣,上前幾步,朗聲道:「皇貴妃娘娘,且慢!」

    這一刻,楚青誼昂首挺胸,眼神清亮,恰如其分地擋住了那個名叫「小李子」的內侍。

    四周其他姑娘們的目光都落在了楚青誼身上,神情各異,或是驚訝,或是好奇,或是輕鄙,或是幸災樂禍。

    楚青誼覺得那些目光像針一樣刺在她身上,心裡忐忑,但是表面上卻做出鎮定自若的樣子。

    這時候,她決不能露怯,更不能退縮。

    她必須抓住時機力挽狂瀾,要不然,就真的無可挽回了。

    後方的端木緋微微眯眼,看著此刻還「嬌弱」地縮在慕祐昌懷裡的楚青語,瞳孔又變得幽深了一些。

    她如今姓端木,是外人,此時此刻,必須由楚青誼先開口才行。

    不管今日之事有沒有內情,都不能讓楚家被牽連進去!

    端木緋的目光又從楚青語看向了楚青誼,嘴角始終掛著無邪的淺笑,沒有人注意到她那長翹的眼睫下,那雙烏黑大眼中閃爍著清冷而堅定的光芒。

    楚青誼走到了耶律琛的身旁,又道:「皇貴妃娘娘,臣女觀三妹妹有些不對勁,還請叫個太醫來給三妹妹看看。」

    耶律琛皺了皺眉,正要說話,楚青誼已經提著裙裾跨入了屋子裡,正色道:「男女授受不親,二皇子殿下,就算我家三妹妹身子不妥,二皇子殿下也不該『逾矩』。」

    她言下之意就是說二皇子和楚青語並非私相授受,不過是楚青語身子不適,二皇子扶了她一把罷了。

    其他人也都聽出來,皆是斂聲屏息地靜待事態的發展,或是看著二皇子與楚青語,或是看著楚青誼,或是看著耶律琛。

    慕祐昌意外地挑了挑右眉,心中暗惱。

    他本來是想著,讓皇貴妃多帶人來目睹他與楚青語「互述衷腸」,然後由皇貴妃派人去請皇帝過來,他再向皇帝一力表明他和楚青語情投意和。

    他並不擔心楚青語,就算楚青語知道她自己被算計了又如何!她還能怎麼樣?

    她的清譽已毀,而且,不是她主動提出與他合作的嗎?!

    他不過是「順」了她的心意,把他們倆更緊密地結合在一起而已!

    大庭廣眾下,事已至此,那麼皇帝和楚家為了平息這件醜事,就必會同意這樁婚事的。

    從此,宣國公府就會與他綁在一起。

    以宣國公府在朝中和士林中的聲望,不但能一洗他之前的「污名」,還可以讓他在幾個皇子中脫穎而出,得到更大的助力。

    慕祐昌沒有說話,一時間,屋子裡落針可聞。

    他不動聲色地向屋外的耶律琛又拋了一個眼色,耶律琛眯了眯眼,拔高嗓門斥道:「小李子,怎麼還不去請皇上!」

    「是,皇貴妃娘娘。」小李子唯唯諾諾地應了一聲。

    「等等!」楚青誼還想再攔住小李子,但是對方已經快步奔跑著離開了。

    端木緋看著小李子離去的背影,皺了皺眉。

    她這位楚家二妹妹,自小性情溫順,慌亂中能想出這個法子搪塞,已經不錯了。

    可是,這裡幾十個人都親眼目睹,恐怕是沒法用一句楚青語身子不適就敷衍過去。

    哪怕今天矇混過去,之後在京城中也難免為人私議,楚家的名聲依然白璧有瑕!

    端木緋抿了抿嘴,一臉擔憂地開口了:「楚三姑娘看著真是生病了,還病得不輕,不然,怎麼都不見她一點動靜呢?……呀,楚三姑娘該不會是得了什麼重病吧?」

    本來因為二皇子和楚青語這麼親昵地抱在一起,這些未出閣的姑娘們都不好意思多看。端木緋此刻這麼一提,那些姑娘才意識到是有些不對。

    不管他們倆是不是在這裡私會,現在都被這麼多人看到了,怎麼也該避一下吧?!

    但是,楚青語還是被二皇子這樣擁在懷裡,一動不動,更奇怪的是,二皇子也完全沒有放開她的意思。

    這事好像確實有些蹊蹺。

    莫非楚三姑娘是真的病了,虛弱得動彈不得,也說不出一個字,而二皇子趁人之危,伺機占楚三姑娘的便宜?!

    想著,那些姑娘們又是彼此對視著,竊竊私語起來,心底多浮現起這個念頭。

    四周的空氣似乎也隨之發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

    端木緋一本正經地又道:「楚二姑娘,確實要請太醫好生看看了。剛剛給柳姑娘請的太醫應該也快到了吧。」

    端木紜雖然不喜歡楚青語,但是她知道楚太夫人對妹妹十分和善,楚青誼還是她及笄禮上的司者,現在這個時候,自然得幫著楚家。她出聲吩咐丫鬟道:「紫藤,你去看看,太醫怎麼還不來!」

    楚青語混亂如麻,心裡各種滋味交錯在一起,又恨又羞又慌,恨二皇子竟然夥同耶律琛算計自己,羞這麼多人看著自己與二皇子相擁在一起,慌這件事後該如何善了……

    她感覺自己的力氣似乎回來了一些,身子也能站穩了。

    看來那個迷香的藥效應該開始退了。

    她暗暗咬牙,雙手猛地一推,一把推開慕祐昌,步履踉蹌地避到了一座紫檀木座西番蓮麒麟五扇屏風后,呼吸紊亂而濃重,就像是她此刻的心跳一般。

    接下來,她該怎麼辦呢!

    「語兒!」慕祐昌一邊親昵地喚道,一邊朝屏風也走近了兩步,那俊朗的臉龐上一派文質彬彬,深情款款,「本宮會對你負責的……你別擔心。無論發生什麼事,本宮都會和你一起承擔的!」

    慕祐昌一雙眸子痴痴地看著屏風的方向,似是望眼欲穿,讓周圍的看者不由浮想聯翩。

    這個二皇子行事說話實在是太不著調了!楚青誼在一旁聽著羞怒交加,雙拳緊緊地握在了一起,氣得嬌軀微顫。

    楚青誼此時也明白了端木緋剛才那番話的用意,此事「必須」是錯在二皇子失儀,才能讓楚家最大限度的擺脫污名!

    「三妹妹,你沒事吧?」楚青誼趕緊也衝到了那座屏風后,嘴裡緊張地喚著,還故意拔高嗓門,讓屋外的那些人也足以聽到她的聲音。

    「三妹妹,你現在覺得怎麼樣?可還有哪裡不舒服?」

    「喘不上氣,身子無力嗎?」

    「你且聞聞這嗅鹽……」

    「三妹妹,你別著急,沒事的。你在這裡等我片刻!」

    說著,楚青誼又提著裙裾匆匆地從屏風后出來了,看來形容焦急,她快步走到耶律琛跟前,請求道:「皇貴妃娘娘,還勞煩宮人請頂軟轎過來……」

    端木緋微微蹙眉,暗道不妥。現在這個時候楚青語反而不能走,必須得當著這些人的面把事情辯個清楚明白。

    端木緋正要開口,就見耶律琛跨過了門檻,嬌蠻地直接打斷了楚青誼:「不行。本宮已經派人去請了皇上,必須要等皇上過來才行!」

    頓了一下后,耶律琛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口吻太過強勢,又淡淡地補充了一句:「此事本宮既然撞上了,總要給楚家一個交代。」

    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他又怎麼能輕易地放走楚青語。慕祐昌急忙轉身附和道:「楚二姑娘,你放心,本宮一定會求父皇賜婚的。」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端木緋直直地看著耶律琛,眉頭一動,眸中掠過一道流光,只是轉瞬間,眼神又恢復了寧靜,心中瞭然。

    這件事太過巧合了,耶律琛說要帶她們來此小坐,這一開門,就「恰好」撞上了慕祐昌和楚青語在此私會。

    端木緋之前就懷疑事有內情,現在,她已經可以十成十地肯定——

    這場「好戲」耶律琛和慕祐昌都有份。

    端木緋朝那紫檀木座五扇屏風望了一眼,那朦朧的屏風后隱約可以看到楚青語那纖細的身影。

    說起來,楚家姑娘是不會這麼不要臉,和男子私相授受,然而對於楚青語,端木緋卻不敢以尋常論之。

    楚青語身上不合常理的疑點太多了!

    水閣里的幾人對峙在一起,水閣外的姑娘們則面面相覷,多是一頭霧水:這到底是二皇子與楚青語私相授受,還是二皇子趁人之危?!……不過無論真相是哪個,這二皇子似乎都是品行不佳!

    水閣內,你一言我一語,分外喧鬧;水閣外,眾人默然,一片鴉雀無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旁的一個宮女突然叫了一聲:「皇上駕到!」

    四個字把水閣內外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了,一道道目光都齊刷刷地轉頭望去。

    幾丈外,一身明黃色龍袍的皇帝帶著幾個內侍宮女大步流星地朝這邊走來。

    遠遠地,她們看不清皇帝的臉色,卻已經能從皇帝那如風的步履與凌厲的氣勢中,感覺到皇帝的心情不妙,四周的空氣登時變冷。

    耶律琛和慕祐昌當然也看到了皇帝,二人飛快地交換了一個眼神,就都出了水閣。

    眾人簇擁著耶律琛和慕祐昌給皇帝行了禮,「參見皇上。」

    「免禮。」皇帝語氣淡淡地說道,看著慕祐昌的眼神陰沉極了。

    耶律琛直起身子,笑吟吟地走向了皇帝,正要說話,卻被一個清脆的女音搶先了一步:「皇上,楚三姑娘好像病了。」端木緋一臉天真地看著皇帝。

    楚青誼趕緊上前了一步,走到端木緋的身側,跟著道:「皇上,舍妹身子不適,不能恭迎聖駕,還請皇上恕罪。」

    「放肆!」耶律琛眉頭一皺,不悅地對著二人喝斥道,「這裡哪有你們說話的地方!」

    慕祐昌的眸中掠過一道陰沉之色,「撲通」一聲當眾跪在了冷硬的青石磚地面上,仰起下巴看著皇帝道:「父皇,兒臣與楚三姑娘兩情相悅,情不自禁,才會一時忘形……」

    「不,皇上,並非是如此!」後方水閣中忽然傳來了楚青語的聲音。

    楚青語步履虛浮地朝屋外走來,一張秀麗的臉龐上幾乎沒有一點血色,神情焦急,又透著一絲忐忑。

    慕祐昌卻是依舊深情款款,意味深長地說道:「語兒,你就別再隱瞞了。父皇在此,一定會為我們做主的,以後我們定可以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楚青語櫻唇微顫,臉色更難看了,似乎隨時要暈厥過去似的。

    端木緋來回看著楚青語和慕祐昌,眸光微閃。

    她懶得理會這背後的內情,對於楚青語的下場也毫不在意,只是……

    楚家絕不能受累。

    端木緋故作擔憂地說道:「楚三姑娘,我看你的臉色不太好看,還是得趕緊讓太醫看看才是。」說著,她伸長脖子張望了一番,「奇怪了?連皇上都到了,皇貴妃娘娘派去請太醫的人怎麼還不來啊……」

    端木緋不敢苟同地搖了搖頭,那神色彷彿是在說,請太醫的人走在先,請皇帝的人走在後,這皇帝都來了,太醫還不來,太醫的架子也太大了。

    不過,她嘴裡卻是意味深長地說道:「莫非太醫是被什麼事耽擱了?」

    皇帝目光銳利地掃了跪在地上的慕祐昌一眼,心裡也不禁懷疑是不是次子派人攔住了太醫。那麼,他為什麼要攔太醫呢?!

    此時再審視楚青語時,皇帝就覺得她身上處處透著不對,她額頭冒著虛汗,腳步虛浮,臉色慘白,呼吸微弱……就好像隨時要厥過去似的。

    慕祐昌被皇帝剛才的那一眼看得有些不安,楚青語的體內還有殘餘的迷香,如果太醫來診脈,必然能發現一些蛛絲馬跡,那麼就涉及了到底是誰給楚青語下了迷香……

    這件事不經查!

    他本來是想以兩情相悅的名義讓皇帝賜婚,現在看來還是必須有所取捨了,「舉止失儀」總比「心懷不軌」要好!

    慕祐昌深吸一口氣,咬牙對著皇帝又道:「父皇,兒臣對楚三姑娘一片真心,今日又有所逾矩……兒臣願意一力承擔,求父皇賜婚。」

    見慕祐昌如此態度,四周的其他的姑娘們心中也明白了,恐怕是二皇子對楚三姑娘早有傾慕之心,趁對方身子不適,藉機親近對方,趁虛而入!

    皇帝沉默地盯著慕祐昌好一會兒沒說話,心裡其實有些猶豫。

    無論這兩個孩子是私相授受,還是次子偶遇楚青語身子不適,一時逾矩,對他而言,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更重要的是,次子若是能與楚青語結親,應是一件好事,一來可以平息今日的事,二來更可以淡化關於次子有斷袖之癖的那些流言蜚語。

    等將來楚青語誕下一兒半女,再過個幾年,自然也就沒人記得玄信的那件醜事了。

    皇帝嘴唇微動,就在這時,一個內侍突然湊到皇帝跟前,躬身稟道:「皇上,楚老太爺和楚二夫人來了。」

    祖父和二伯母來了就好!楚青誼心中稍稍鬆了半口氣,急忙用目光搜索著家人的蹤影。

    不遠處的一排柳樹下,楚老太爺和楚二夫人成氏正沿著湖岸朝這邊走來,身後還跟著楚青誼的貼身丫鬟,顯然是她及時把人請了過來。

    相反,慕祐昌則是心裡咯噔一下,他有把握父皇會同意這門婚事,卻對宣國公的反應心裡沒底,本來想哪怕會背上「趁人之危」的名頭,也要讓父皇當機立斷地應下婚事,那麼,皇帝金口玉言,事後,無論宣國公府心裡有多不滿,也晚了!

    沒想到,他明明算計得這麼周全,卻被攪和成了這樣。

    在眾人的目光中,楚老太爺和成氏漸漸走近,端木緋的目光卻是集中在了楚老太爺的腳下,皺了皺眉。祖父的腳似乎有些不對,莫非是足痹之症又發作了?!

    楚老太爺和成氏先給皇帝行了禮,接著楚青語和楚青誼又給兩位長輩行了禮,楚青語一臉期待地看著楚老太爺和成氏。

    他們楚家有百年家訓在,楚氏女不入宮,祖父他一定不會同意的!

    成氏神色複雜地看著幾步外的楚青語,俗話說,兒女都是前世的債,明明她早就對楚青語徹底失望了,卻沒想到她這個女兒還能「更進一步」。

    無論是作為楚家婦,還是一個母親,她當然不願意女兒入宮。

    可是……

    成氏沉默地看向了楚老太爺,楚老太爺則是目不斜視地看著皇帝,再次作揖道:「皇上,事情老臣已經聽說了……老臣同意這門婚事。」

    隨著楚老太爺的話音落下,除了端木緋外,所有人都驚住了,呆若木雞。

    就算他們其他人不知道楚家的家訓,卻也知道百餘年來楚家從未與皇室結過親,沒想到這一次竟然要開先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