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14章 213驚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14章 213驚喜字體大小: A+
     

    「皇上,」岑隱不緊不慢地安撫道,「衛國公對皇上一向忠心耿耿,一定能夠體諒皇上的不得已。」

    窗外的庭院里夏風習習,吹得那繁茂葳蕤的枝葉搖曳,卻聽不到一絲聲響,緊閉的琉璃窗戶把外面的喧囂擋在一扇之外,唯有那映進屋裡的一室青翠隨之微微晃動著。

    皇帝看著窗外搖曳的枝葉,似乎回想起了什麼,眸中明明暗暗,閃爍不已。

    須臾,皇帝感慨地嘆了口氣,道:「阿隱,你說的是。衛國公一向仁義,這麼多年來對朕更是忠心耿耿,一次次地輔助朕坐穩這江山……」

    當年那場逼宮,若非耿海投效了自己,這勝負恐怕還是五五之數。而自己登基后,更是耿海不惜背負罵名,替自己血洗朝堂,掃清障礙,還有——

    「那年,要不是耿海替朕暗中周旋,說不定就讓鎮北王府那幫逆賊得逞了!」

    皇帝緩緩地說著,目光寒意森森,透著一絲輕蔑。

    薛祁淵竟然偷偷整軍,圖謀不軌,真是不自量力。他膽敢有此不臣之心,闔該滿族覆滅,永世不得翻身!

    岑隱沉默地立在一旁,目光漸漸凝結,眸色幽深,墨黑的瞳孔似那無底的深淵。

    屋子裡,隨著皇帝悠長的嘆息聲而安靜了下來……

    當天午後,皇帝派遣的天使就抵達了衛國公府所在的雲燕衚衕,還有一箱箱沉甸甸的箱子魚貫而入,震動了整個國公府。

    耿海身為皇帝的心腹寵臣,熟知聖意,當看著劉公公攜聖旨前來的時候,就知道皇帝這一次是想和稀泥了。

    四周靜了一瞬,空氣被午後的太陽曬得一片悶熱。

    耿海約莫三十六七歲,眸子炯炯有神,端正的臉龐上有著歲月留下的細紋,身形依然挺拔矯健,此時他穿了一件藏青色的錦袍,腰環犀角帶,打扮簡單,卻透著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貴氣與威嚴。

    耿海盯著劉公公手裡那道杏黃色織雲鶴紋的聖旨,嘴唇緊抿,面色乍白后又轉青,心口一陣劇烈起伏。

    但他畢竟是跟隨皇帝十幾年的老臣,這些年來不知道經歷過多少腥風血雨,稍微地吸了一口氣,就壓下了心頭的不甘,情緒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耿海率先撩袍跪下,他身後世子耿安晧以及國公府的其他人雖然心有不滿,但也只能跟著跪在了被太陽曬得熱燙的青石板地面上。

    來宣旨的劉公公看著笑眯眯的,其實背後早就出了一身冷汗,就怕衛國公一怒之下不肯接旨,此時總算是鬆了口氣,如常般慢悠悠地念起聖旨來,那一大串的賞賜念得他差點沒岔過氣去。

    耿海接了旨,謝了恩,又隨口吩咐管家把劉公公一行人送走了,自然沒忘了給那些內侍塞紅封。

    耿海信手把那道聖旨交給了一旁的小廝,心不在焉地撣了撣自己的袍子,隨意地掃視了四周一圈。

    此刻偌大的庭院被一箱箱賞賜堆得滿滿當當,那些箱子的蓋子打開著,可以看到放在其中的金銀珠寶、玉石翡翠、古玩玉器、布帛絹絲……在夏日燦爛明亮的陽光下,箱子里的物件閃閃發光。

    皇帝賞賜的這些東西確實是價值連城的寶貝,然而,以耿海如今在朝堂中的地位,朝中多的是巴結他的人,他要什麼沒有!

    這些個賞賜在別人眼裡,也許會覺得受寵若驚,但在他的眼裡,卻什麼都不是,皇帝竟然想用這些東西就發打了他,那麼——

    他的臉面呢?!

    這滿朝文武、京中百姓會如何看待他衛國公?!

    本來他以為自己的狀告必定會讓安平和封炎吃虧,沒想到,現在是自己被扇了一巴掌……

    耿海覺得這太陽似乎更灼熱了,曬得他臉頰火辣辣得疼,感覺自己方才彷彿是又被皇帝在臉上甩了一巴掌,這一巴掌被封炎的還要狠,還要痛!

    他離京不過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有些事似乎不一樣了。

    耿安晧看著那傳旨太監遠去的背影,眼神幽邃,嘴角輕抿。

    一旁的耿二公子忍不住出聲道:「父親,這件事難道就這麼算了?!」少年俊朗的臉龐上有些不甘。

    聖旨已下,賞賜也送到了,他們為人臣子的還能如何?!耿海面如寒鐵地瞥了耿二公子一眼,對長子道:「阿皓,你隨我去書房。」他步履如風地朝書房方向走去。

    步履間,思緒飛轉,耿海的腦海中不禁浮現上午在御書房裡的一幕幕。

    明明早朝後他在御書房見皇帝的時候,皇帝還承諾會讓他出氣,沒想到短短不到半天的時間裡,皇帝就又是另一番態度了……到底是誰讓皇帝改變了主意?!

    耿海又驀地停下了腳步,隨口問跟在身邊的幕僚:「韋先生,你可知皇上身旁如今最得寵信的是何人?」

    耿海問話的同時,心裡也浮現了一個個名字,端木憲、魏永信、岑振興……

    那位韋先生相貌平凡,身量中等,留著山羊鬍,著一襲石青色直裰,看來頗有幾分儒雅氣度。

    「國公爺,這幾年,皇上最信賴的人莫過於司禮監首席秉筆太監兼東廠廠督岑隱。」韋先生肅然道。

    他一進京,就火速把這京中與朝堂的局勢摸了一番,這三年發生的事不少,崛起之人也不少,可是沒有一人能壓過那個年僅十九歲的岑隱!

    岑隱?!這個有些陌生的名字讓耿海怔了怔,想了一會兒才因為「岑」這個姓記起了這個名字,脫口問道:「可是岑振興的義子?」

    韋先生立刻應了一聲。

    耿海的眼前漸漸浮現起一張漂亮的臉龐,他想起來了,司禮監掌印太監岑振興身旁是有那麼一個小太監,三年前,對方也不過十六歲的青澀少年,已是岑振興下屬的稟筆之一,卻還不是首席稟筆,也沒有太多機會在皇帝跟前露臉。

    三年過去了,三年足以改變一個人,也足以讓朝堂的格局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

    耿海靜立在一棵茂盛的梧桐樹下,陽光透過那濃密的枝葉在他臉上留下了斑駁的光影,也讓他的面龐看來複雜陰沉。

    衛先生看著耿海的臉色,又道:「以早朝上的形勢……還有皇上對國公爺您的信重和承諾,能讓皇上臨時改變主意的,恐怕只有岑隱了。」

    耿海轉頭朝韋先生看去,眸中閃過一抹若有所思。

    「能兼任司禮監首席秉筆太監並東廠廠督,看來這岑隱很不簡單。」跟在耿海身後的耿安晧漫不經心地接了一句。

    司禮監首席秉筆太監與東廠廠督,這兩個位置無論是哪一個,都足以令得朝堂震上一震。

    這岑隱既然能得到皇帝的信任,必有他的本事。

    甚至於,此人對皇帝的影響力竟然超越了父親。

    耿海沉默地看著皇宮的方向,面色凝重,心裡幽幽地嘆了口氣。

    哎,皇帝久居深宮,與他們這些外臣自然而然會有一層隔閡,對皇帝而言,那些太監內侍反而是他的家奴,知根知底,而且還是他手中的武器,可以用來制衡內閣,均衡朝堂的勢力。

    他離京終究還是太久了,過去三年京城的形勢變化太大了,現在不能妄動……

    耿海眸光一閃,心裡有了計較,沉聲道:「阿皓,這幾天,你和你弟弟就好生待在府里,別出去胡鬧了!」

    耿安晧應了一聲,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反正他出門也見不著美人,待在家裡也無妨。

    「爹,」耿安晧涎著臉看著耿海,用討好的口吻說道,「我瞧上了端木首輔府的大姑娘,爹,不如您出面幫兒子我提個親吧!」

    耿海一時瞪圓了眼,幾乎懷疑自己是幻聽了,他覺得額頭一陣抽痛,揉了揉眉心,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此事不行。」

    他這長子簡直是異想天開!

    「爹,兒子就這一個心愿。」耿安晧笑得更諂媚殷勤了。

    不同於耿聽蓮,耿海心裡也有他的考量,負手道:「阿皓,你也不動腦子想想!這端木家是大皇子的外家,你五妹妹現在一邊給大公主做伴讀,你又一邊去娶了大皇子的表妹做續弦,外人會怎麼看我們國公府?!」

    別人只會以為他們耿家想要在皇后和貴妃之間兩面討好,左右逢源!

    「那又如何?!」耿安晧不以為意地撇嘴笑了,眸中閃過一抹凌厲的光芒,「爹您何曾在意過外人對我們耿家的看法?!他們愛猜就猜去吧。」

    頓了一下后,耿安晧隨手打開了手裡的摺扇,輕佻地對著耿海眨了下右眼,意味深長地說道:「如此,不正是如了爹的意嗎?!」

    耿安晧那雙烏黑的眸子里精光四射,清冽湛亮,全不似平日里的輕狂。

    「你呀……」耿海難掩驚訝地看著耿安晧,眼神有些複雜。他這個兒子啊,大部分時候貪玩得很,但有時候又十分犀利敏銳,讓他不禁感慨不愧是他們耿家的血脈。

    耿安晧很快又變得嬉皮笑臉起來,一掃剛剛的精明,討好地看著耿海,「爹,您就成全兒子吧!」

    深深地凝視著耿安晧,耿海嘆了口氣,無奈地說道:「阿皓,這是最後一次了!等你續了弦后,就給我安安份份的,你離開軍中也三年了,也該回去了,立些功,積攢些資歷……以後衛國公府的一切都是要靠你來繼承的!」

    「爹,您就放心吧!」耿安晧拍拍胸膛滿口應下,想著他的美人兒,目露異彩,「只要兒子能得償所願,一定讓爹也得償所願!」

    看著兒子那油嘴滑舌的樣子,耿海是又好氣又好笑,摸了摸人中的短須道:「一會兒我與你母親說說,讓她找個機會去端木家探探口風……不過,人家是首輔家的嫡長女,不論我們國公府門第再顯赫,人家願不願意為續弦還難說!」

    耿安晧不以為意,笑眯眯地說道:「爹,以我們衛國公府門第,以您兒子我的一表人才,就算是公主也配得起!這端木家的人想來也是長眼睛的!」

    端木家雖然是首輔,其實不過是寒門,根底淺得很,如今的端木憲怕是巴不得要與他們這等百年世家聯姻!

    耿海被長子逗得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又忍不住訓了一句:「什麼公主也配得起,這話可不能在外面亂說!」

    耿安晧笑吟吟地唯唯應諾。只要他的美人兒能過門,讓他認個錯算什麼?!

    既然得了父親的應允,耿安晧也不再久留,迫不及待地託辭告退了。

    耿海搖了搖頭,帶著韋先生繼續往書房走去。

    衛國公府又恢復了平靜,只餘下庭院里的花木還在隨風微微搖擺著,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似有人在低語著。

    安平長公主府和衛國公府的這場爭鬥無聲無息地落幕了,這讓還等著看戲的眾人有些懵了,原來誰都以為衛國公府贏定了,封炎這次不過是自取其辱,然而,皇帝用他的行為再次展現了何為聖心難測,誰也不明白皇帝這到底是何用意。

    京城各府在私底下不由私議紛紛,有人說短短三年,滄海桑田,天翻地覆,衛國公怕是已經失了聖心;有人說皇帝都特意厚賞了衛國公,可見衛國公還是簡在聖心;也有人說皇帝聖明,秉公處理,畢竟是衛國公府御下不嚴在先……

    這些個議論不時從碧蟬的嘴裡傳入端木緋耳中,不過她也是左耳進右耳出,對於她來說,現在的頭等大事,就是端木紜的笄禮了。

    雖然司者還沒定下,不過還有些時間,也來得及去找,最大的問題是,及笄禮的禮服都還沒開始制。

    端木紜對笄禮毫不關心,要不是端木緋特意問了一句,根本想不到這都快六月下旬了,連禮服都沒開始縫製。

    笄禮的禮服不同於平常,在笄禮開始前要準備一套色澤純麗的采衣,然後是初加的羅帕和第二套素衣襦裙,接著是再加的曲裾深衣,再之後是三加所穿的正式的大袖長裙禮服,此外還有配套的發笄、發簪和釵冠,每一樣都是極為講究的。

    這四套衣裳就是幾個綉娘一起來,也至少要大半個月才能趕製出來。

    這是端木紜的笄禮,端木緋不想粗製濫造,那麼沒有一個多月是不可能制好的。

    可是距離八月初三的笄禮,已經只有短短四十幾天了,端木緋知道自己必須要抓緊時間了!

    這制衣還在其次,首先是要選好合適的料子。

    一早,端木緋就從府中東北角的一間庫房裡走了出來,精緻的小臉上寫滿了失望。

    一開始,端木緋先看了李氏的嫁妝單子,但是李氏嫁過來都十幾年了,嫁妝里的料子早就都舊了,根本就挑不出讓她滿意的料子。

    於是,她就甜言蜜語地又哄了端木憲開了府里的庫房,可惜,剛才在裡面找了一圈,其他的料子大都挑好了,卻還是找不到合適的料子做那件最重要的大袖長裙禮服。

    料子品質夠好的,顏色就差了點;圖案夠時新好看的,料子品質就糙了一分……總之,怎麼也挑不出十全十美的。

    那件禮服可是及笄禮的重頭戲,必須讓賓客為之驚艷,絕對馬虎不得!

    端木緋想了想,乾脆就吩咐碧蟬去備馬車,直接出了府。

    京城這麼大,多的是布莊,她還是得出去挑挑!

    一炷香后,馬車就駛出了端木府,去了城西的衣錦街。

    這衣錦街也算是城南一景了,走在路上的行人十有八九都是女子,只因這條街上的鋪子不是布莊,就是綉庄以及成衣鋪子,那些婦人姑娘都喜歡跑來這裡買料子、衣裳和綉品。

    端木緋抱著寧缺毋濫的決心,從街頭的第一家布莊挑起,一路大大小小的布莊都沒錯過,一直挑到了街尾,還是失望地從衣錦街最大的華盛布莊出來了。

    「端木四姑娘,江南乃絲綢之鄉,這最好最時新的料子當然是在江南。」

    「姑娘要是肯等的話,我可以派人幫姑娘去江南採購,保管姑娘滿意。」

    「不過,這一來一回,送來京城至少要一個月……」

    一個月本來不算久,可問題是,端木紜的生辰臨近,等一個月後,縫製禮服的時間恐怕是不夠了。

    端木緋在鋪子口停下了腳步,從京城遠去江南,其中的不確定因素太多了,如果真的要去,與其靠別人,那還不如靠自己呢!

    端木緋認真地開始琢磨起要不要哄祖父端木憲借幾個人給她,趕去江南買。

    她一邊想,一邊又想拐進隔壁的鋪子,可是很快就傻眼了,原來剛才的華盛布莊已經是衣錦街的最後一家布莊了,她此刻正站在衣錦街與華上街的交叉口。

    她記得華上街好像也有幾家布莊,端木緋正打算拐彎,就見路口的酒樓中走出一道頎長如修竹的身形,兩人迎面對上,皆是一愣。

    「端木四姑娘。」

    對方挑了下右眉,陰柔的聲音還是那般耳熟,那張原本絕美卻冷淡的面龐此刻染上了些許笑意。

    「岑……公子。」端木緋驚訝地眨了眨眼,對著岑隱福了福,「真是巧啊。」

    岑隱今日顯然是微服出宮,身上穿了一件寶藍色暗紋直裰,腰間環著白玉帶,一側掛著一方雞血石小印,印鈕雕成精緻的麒麟狀,雞血石紅艷似火,如他殷紅的嘴唇般,顯然價值不菲,乍一看,他就如同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世家公子……只除了這張臉委實是太過漂亮了些。

    「是啊。真是巧。」岑隱看著端木緋微微一笑,眉眼舒展,臉上更添了幾分艷色。

    岑隱身後還跟著兩個身形中等的中年男子,見岑隱對著一個小姑娘眉眼含笑,態度溫和,不禁目瞪口呆,面面相覷,心道:聽督主稱呼這位姑娘為端木四姑娘,莫非是首輔府上的姑娘?!

    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得了督主的眼緣?!

    端木緋朝岑隱身後的醉霄樓望了一眼,笑眯眯地與岑隱閑話家常:「岑公子,醉霄樓的大廚聽說祖輩是御廚出身,手藝非常不錯。」

    岑隱果然如自己這般有眼光,這醉霄樓的馮大廚手藝那個絕啊,胭脂鵝脯、糟鵝掌鴨信、火腿燉肘子等等都做得好吃極了,每逢季節還會上些時令小菜,比如最近就是荷葉蓮蓬羹、蓮房魚包,清新又美味。

    「馮大廚的手藝是不錯。」岑隱隨口應了一句。

    端木緋的眸子更亮了,覺得岑隱果真是同道中人啊。

    她神秘兮兮地說道:「岑公子,你可知道這馮大廚有道菜,平日里是不做給別人吃的?」

    岑隱饒有興緻地眉眼一挑,臉上笑意更深。

    端木緋就興緻勃勃地說了起來,半個月前,她和端木紜一起來這家酒樓時,偶然在後面的庭院里聞到一股腥香的氣味,就把夥計叫了過來,才知道原來那是馮大廚親手做的沙蟹汁。馮大廚的妻子是廣西那邊的人,吃什麼都喜歡加一勺沙蟹汁,而這沙蟹汁在外地是沒的賣的,馮大廚才會特意為妻子做了幾罐沙蟹汁珍藏著。

    「……岑公子,吃白切雞時,用這沙蟹汁做蘸料,那滋味真是鮮香獨特,讓人回味無窮!還有,早上喝白粥時,稍稍放上一勺沙蟹汁,絕對讓人胃口大開。」

    說著,端木緋垂涎欲滴地咽了咽口水,那可愛的小模樣看得岑隱忍俊不禁,忽然覺得腹中有幾分飢腸轆轆,明明他才剛吃了些東西。

    「那我下次來,可一定要試試。」岑隱含笑道。

    端木緋彎著嘴角笑了,笑得甜美可愛,那彎彎的眼睛彷彿在說,相信我,沒錯的。

    「岑公子,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端木緋又福了福道。

    「下次再敘。」岑隱微微一笑,示意她去吧。

    端木緋就帶著碧蟬沿著華上街繼續往前走去。

    盯著小姑娘離去的背影片刻,岑隱朝左前方的華盛布莊看了一眼,狹長魅惑的眸子微挑。

    看樣子,剛才端木緋應該是從這家布莊走出來的,而且,她臉上似乎隱約透著些失望……

    「王誠。」岑隱輕輕地喚了一聲,又使了個眼色。

    他身後一個留著山羊鬍的男子立刻心領神會,應了一聲后,就快步拐進了那家華盛布莊。

    前方的端木緋卻是不知道後面發生的事,她認認真真地把華上街的三家布莊也都逛了一遍,最後忙碌了大半天,還是一無所獲……等她失望地回到端木府時,太陽已然西斜。

    回了湛清院后,端木緋就不死心地讓碧蟬和綠蘿把庫房的冊子和李氏的嫁妝單子都搬了過來,又仔仔細細地從頭翻了一遍,想看看自己是否有遺漏。

    小書房裡被那些攤開的冊子堆得滿滿當當,凌亂不堪,等到一個小丫鬟氣喘吁吁地跑來稟話時,幾乎找不到落腳的地。

    小丫鬟站在門帘前,就屈膝稟道:「姑娘,華盛布莊那邊派人來傳話,說是剛到了幾匹江南的孔雀錦,已經替姑娘留下來了……姑娘,您什麼時候去看看?」

    端木緋喜出望外,差點沒跳了起來。

    這孔雀錦是雲錦中的翹楚,雲錦素有「寸錦寸金」的美譽,因其美如天上雲霞而得名,而孔雀錦其實就是織進了孔雀羽線的上品妝花雲錦。

    在陽光的照射下,色彩斑斕的孔雀錦會折射出絢麗多彩的光華,金翠輝煌,碧彩閃爍,光麗燦爛。

    孔雀錦素來只作為貢品進宮給皇家,流通到民間每年最多只有不到三匹,端木緋原本只打算找再次一檔的金寶地錦,而這孔雀錦可比金寶地錦要遠勝一籌!

    這也是最好、最名貴的錦緞!

    若是姐姐可以在及笄禮上穿上孔雀錦做的禮服,一定可以驚艷滿堂,令人讚不絕口。

    端木緋一開始就想要這孔雀錦,但是時間太緊,如此珍貴難得的料子恐怕十有八九是找不到的,才會想著退而求其次,沒想到,這個驚喜來得太突然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