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06章 205偏寵(二更合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06章 205偏寵(二更合一)字體大小: A+
     

    初夏早晨的陽光透過那鬱鬱蔥蔥的枝葉溫柔地照在屋子裡,映得裡面一片透亮。

    端木緋又一次睡到了日上三竿,睡得飽飽地起床了,那張白凈的小臉好像在發光一般,整個人神采奕奕。

    端木紜這個大忙人不在院子里,端木緋隨口問了一句后,用完早膳,就自己去了小書房練字。

    小書房裡,瀰漫著一股濃濃的書香味,靠牆的一排排書架上,整整齊齊地放了各種各樣被翻舊了的書籍,琴棋書畫,詩詞歌賦,五行八卦,醫卜星相……可說是五花八門。

    這是端木緋與端木紜一點點從京中各大書鋪中掏來的書籍。

    「錦瑟。」

    端木緋只是隨意地喚了一聲,錦瑟就知道自家姑娘的心意了。平日里要是沒別的事,端木緋起床用了早膳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小書房裡練字。

    錦瑟走到窗邊的書案后,熟練地替端木緋鋪紙磨墨。

    端木緋執筆沾墨,然後低下頭安靜地寫了起來,不緊不慢。

    清風輕拂,墨香縈繞。

    她筆下的簪花小楷柔美清麗,婉媚清穆。

    自從變成了端木緋后,她就放棄了楚青辭擅長的行書和草書,重新按著衛夫人的帖子一個字一個字地練習簪花小楷。

    練了一年多,她的簪花小楷已經頗有幾分筋骨,她現在的字跡已經和楚青辭大不相同了。

    端木緋嘴角彎彎,默默地練著字,寫了一張又一張……

    錦瑟站在一旁小心地伺候筆墨,她一直靜靜地看著端木緋,或者說,端木緋筆下的那些字,神色有些複雜。

    錦瑟跟在端木緋身旁已經一年多了,一年前端木緋的字僵硬生澀,彷彿是對著字帖描紅一般,可是現在她的卻一氣呵成,揮毫自如,自有筋骨。

    兩者迥然不同。

    若非是自己親眼目睹,錦瑟簡直無法相信,端木緋在過去這一年中竟然把字練到了現在這個程度。

    如今,自己的字已經遠不如端木緋了。

    這才短短一年而已!

    雖然錦瑟很少隨端木緋出門,但是她從其他丫鬟的口中得知端木緋的琴、棋皆是超凡卓絕,在京城閨秀中可說獨佔鰲頭。和端木緋相比,自己那點微末的才學又算得了什麼?!

    想著,錦瑟心底微微泛出一絲苦澀,算是明白何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此刻再回想一年前的自己,錦瑟覺得她曾經的恃才傲物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屋子裡更靜了,只有墨條在硯台上的研磨聲以及衣裳摩擦的窸窣聲偶爾響起……

    端木緋練了一個時辰的字后,忙完了內務的端木紜也回來了。

    姐妹倆和小八哥一起熱熱鬧鬧地用了午膳,膳后消食的熱茶才剛送上,張嬤嬤就跑來請示端木紜道:「大姑娘,京營總督魏大人府上的魏大夫人昨日剛去了。」

    聽到「魏」這個姓氏,端木緋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魏姑娘,就順口問了一句:「張嬤嬤,是哪位魏夫人?」

    張嬤嬤立刻就回道:「四姑娘,是魏大人的原配妻子吳氏。」

    端木緋還記得藍大姑娘說過,魏姑娘是魏永信的嫡長女,也就是說這位過世的魏大夫人就是魏姑娘的生母了。

    端木緋的腦海中不由浮現魏姑娘那白皙溫婉的鵝蛋臉,眸色微沉。

    端木紜沉吟一下后,道:「張嬤嬤,我們端木家與魏家素無往來,這路祭就算了,按舊例送奠儀過去魏府就是了。」

    「是,大姑娘。」張嬤嬤福了福身後,就快步退下了。

    張嬤嬤前腳剛走,後腳碧蟬就小跑著來了,風風火火地說道:「四姑娘,皇後娘娘派人來傳口諭,讓姑娘您進宮去。」

    來端木家傳話的人是皇後身旁的親信金嬤嬤,可見皇后對端木緋的重視。

    金嬤嬤對端木緋客氣極了,笑容殷勤,禮數周到,一路把端木緋帶進宮,直引到舞陽的鳳陽閣里,皇后也在裡面。

    屋子裡燃著淡淡的熏香,讓人聞著便覺心平氣和、身心舒泰。

    端木緋行了禮后,皇后笑著抬了抬手,溫和地說道:「緋兒,不必多禮,快坐下吧。」

    皇后這句話聽著與常無異,但是那臉色、那語氣卻不知道比以前要親熱多少。

    對於皇后而言,端木緋救了舞陽,等於就是她的救命恩人。

    舞陽就端坐在皇后的身旁,今日她穿了一件梅紅色鸞鳳刻絲褙子,映得她的肌膚雪白。

    七八天不見,舞陽臉上的氣色已經好了很多,顯然這段日子調養得不錯。

    「緋妹妹,你可算來看本宮了。」舞陽笑吟吟地起身挽著端木緋在她身旁坐下,招呼她喝茶,吃點心。

    一旁還站著李太醫和一個發須花白的老者,那老者身形微胖,頭戴烏紗帽,身穿石青色補服,看來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

    老者清了清嗓子,主動出聲問道:「皇後娘娘,這一位想必就是李太醫說的端木四姑娘吧?」

    皇后本來含笑看著舞陽和端木緋,此刻老者一出聲,才驟然想起了對方。

    皇后應了一聲后,就對端木緋介紹道:「緋兒,這位是太醫院的黃院使。」

    太醫院院使乃是正五品,負責統領太醫院的院務。

    「黃院使。」端木緋對著那黃院使欠了欠身,又對著李太醫微微頷首。

    黃院使捋了捋鬍鬚,對著端木緋微微頷首,算是打了招呼,然後一臉嚴肅地問道:「老夫聽李太醫說,端木四姑娘以莨菪葉救了大公主殿下,敢問姑娘這莨菪葉的用途是從何處看來的?」

    端木緋微微一笑,不緊不慢地答道:「黃院使,我是偶然在一本古籍上看到這法子的,根據著書者說,這個法子是他從來自海外的船員那裡聽說的……」

    端木緋就大致把那本殘破的醫書上所記載的關於以莨菪葉治療哮症和嗽喘的內容概括了一遍。

    好一會兒,屋子裡只剩下端木緋一個人的聲音回蕩在四周,小姑娘的聲音清脆響亮,條理分明。

    黃院使一邊聽,一邊捋著鬍鬚,微微蹙眉,眸底閃過一抹不以為然。

    待端木緋說完后,黃院使就看向了皇后,俯首作揖,一派義正言辭地開口道:「皇後娘娘,此乃是小技,雖一時有效,卻是風險極大。大公主殿下這一回運氣好,死裡逃生,可是下一回就不見得有如此運道了。為了大公主殿下的安危,臣以為以後萬萬不可再用此法了。」

    李太醫在一旁頻頻點頭,深以為然。他當初也覺得端木緋這法子甚險。

    端木緋端坐在圈椅上,靜靜地看著黃院使,抿嘴淺笑,卻是笑而不語,那雙清澈烏黑的眼中瀰漫著春日湖水般的明媚。

    皇后看著黃院使沒有說話,那半垂的眼眸中似有沉吟之色。

    黃院使看了一眼皇后的臉色,再次強調道:「皇後娘娘,臣並非是危言聳聽,莨菪葉是有鎮痛、解痙之效,然性寒,大毒也,是一味猛葯。哮喘是為寒症,如此寒上加寒,實在不妥,以臣之見,用此法過於激進,恐怕是九死一生,還請皇後娘娘三思而後行。」

    「是啊。」李太醫急忙附和道,「切不可再讓大公主殿下以命涉險!」

    這黃院使和李太醫就差直說端木緋用的方法其實是在害舞陽的性命。

    皇后聽得心中有些忐忑,眸色微凝。

    皇后今天特意把端木緋招進宮來,一來是因為黃院使想了解一下那個治療哮症的方法;二來,則是皇后抱著也許可以讓太醫院制一些葯讓舞陽隨身攜帶的想法。

    「端木四姑娘,」黃院使又看向了眼前這個五官精緻、明眸皓齒的小姑娘,搖了搖頭,善意地勸道,「人命關天,還望姑娘以後莫要再對他人用此法,免得……害人害己啊!」

    舞陽皺了皺眉,聽到這裡,忍不住出聲道:「黃院使,恰恰是你口中的奇淫小技救了本宮的性命……李太醫,你覺得如何?」舞陽的聲音中透著一絲嘲諷。

    「……」李太醫一時啞然,覺得舞陽怕是因為這次死裡逃生,有些走火入魔,把端木緋的話奉若金科玉律了。只是他當時沒能救下舞陽,以致面對她時,便有幾分氣虛。

    端木緋對著舞陽安撫地一笑,大大的眼睛笑起來時彎成了一道月牙兒。

    小姑娘的肌膚白皙勝雪,初夏的陽光從窗口照進屋子裡,溫柔地灑在了她的臉頰上,更顯得她的肌膚如玉似瓷,精緻無暇,如同一朵粉色的花苞般明媚可愛,看來毫無殺傷力。

    「黃院使,李太醫,以為雷公藤如何?」端木緋抬眼看著黃院使和李太醫,卻是問了一個看似毫不相干的問題。

    黃院使和李太醫面面相覷,他們是御醫,當然知道這雷公藤乃大毒,內服宜慎,卻可外敷治療風濕性關節炎、皮膚髮癢、腰帶瘡等。

    端木緋也不指望二人回答,繼續道:「古人有云:唯能用毒藥者,方為良醫。是葯三分毒,是以用藥即是用毒。哪怕劇毒之物,對症用之,亦可化為起死回生之靈丹妙藥,反之,即便千年人蔘,若然用之謬誤,便可成為致人死命之大毒。」

    端木緋也並非貿然給舞陽胡亂用藥,當初她查知這個方法后,曾經查過很多葯經,知道這莨菪葉若是內服確是一味猛葯,可是那個古籍上提出的方法卻是一個全新的思路,令其炙烤生煙,對於氣道直接給葯,可謂對症下藥。

    不止可以治療哮症,對於連日連夜的嗽喘,也有奇效。

    「是以藥王孫思邈有云:膽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圓而行欲方。兩位以為如何?」端木緋歪著小臉盯著他們,笑得更燦爛更可愛了。

    古有神農嘗百草,後有醫聖張仲景勤求古訓,博採眾方,一名良醫必須取長補短,博取眾家之長。

    「哪怕劇毒之物,對症用之,亦可化為起死回生之靈丹妙藥!說得好!」皇后不由撫掌贊道,腦海中想起那一日舞陽病危時的一幕幕,是啊,這些太醫雖然號稱醫術不凡,其實一個個都是故步自封之輩,平日里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黃院使和李太醫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面色有些難看,覺得端木緋是在強詞奪理,但又難以反駁。

    「好了,黃院使,李太醫,你們先回去吧。」

    皇后隨口就把兩位太醫給打發了,跟著就對舞陽噓寒問暖地諄諄叮囑起來,一會兒讓她最近就別出宮,好好在鳳陽閣里休養身子,一會兒又囑咐她以後無論去哪裡,都要把莨菪葉、香爐、石板還有炭火隨身帶著,以防哮喘再發作,讓她別嫌麻煩,也就是多帶兩個宮女出門而已,她是皇家公主,再大的派頭也當得起……

    皇后一片慈母之心,舞陽也只能乖順地應著。

    端木緋在一旁饒有興緻地看著聽著,漸漸地從皇后的語氣中感覺到了什麼。皇后似乎並不知道舞陽是因為梔子花粉過敏才導致哮症突然發作……

    端木緋轉頭看向了舞陽,不動聲色地挑了下右眉,以示詢問。

    舞陽立刻沖端木緋眨了下右眼,意思是,她沒和皇后說那個香包的事。

    端木緋自然沒多問,徑自捧起了粉彩茶盅,默默飲茶。

    「舞陽,你可……」

    皇后還想說什麼,一個圓臉的青衣宮女打簾進來了,快步走到了近前,屈膝稟道:「皇後娘娘,京營總督魏大人的夫人昨晚病逝了……」

    皇后隨口應了一聲「知道了」,就把那宮女揮退了,接著略帶幾分感慨地說道:「哎,真是不爭氣,連個小小的侍妾都能把她給逼死了……也不想想人死如燈滅!」人死了,就什麼也沒有了……

    皇后說著,那張端莊高貴的臉龐上神色更為複雜,不由想到了自己,她嘴角翕翕,逸出一絲淡淡的苦笑。

    雖然經過上次二皇子和文淑妃的事,讓她在後宮中立了威,地位穩固了幾分,也同時降低了皇貴妃耶律琛的聲勢,然而,如今耶律琛正得寵,皇帝又有意抬舉她,長此下去,等耶律琛懷上龍子,那麼自己這皇后的地位恐怕堪憂……

    舞陽皺了皺眉,朗聲道:「母后,乾脆您下懿旨申斥魏家,打死那個驕橫的侍妾便是。」她就不信,魏家敢違抗懿旨。

    皇后的嘴角抿成了一條直線,面露猶豫之色。

    端木緋一臉好奇地來回看著舞陽和皇后,她們似乎知道不少關於魏家的事。

    「母后,寵妾滅妻不可取,要是母后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那麼豈不是縱容助長此等歪風邪氣?!長此以往,母后這中宮還有何威信可言……」舞陽對著皇后正色道。

    皇后看著舞陽嘆了口氣,沉聲道:「舞陽,魏永信是你父皇重用的。」

    舞陽說得那些道理皇后如何不懂,可是她下懿旨杖斃柳蓉容易,卻是在生生打魏永信的臉,為了區區一個柳蓉得罪魏永信,太不值得了!

    頓了一下,皇后對著舞陽安撫地笑了笑,又道:「舞陽,你就別再多想這些不相干的事了,你自己的身子要緊,好好休息。」

    皇后又細細地叮囑了舞陽一番后,就離去了。

    魏永信是皇帝的重臣,如今魏大夫人去世,中宮總得有點表示,皇后要去安排一番。

    皇後走后,屋子裡就只剩下了舞陽和端木緋,四周靜了片刻。

    端木緋一邊吃著噴香的鮮花餅,一邊問道:「舞陽姐姐,魏家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眨巴眨巴一雙大眼睛,好奇地看著方几另一邊的舞陽,精緻的小臉笑得乖巧可愛。

    舞陽本來就藏著一肚子的話,端木緋這一問,她就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模樣。

    魏永信的吳氏是其母家表妹,本來夫妻多年,膝下一兒一女,還算相敬如賓,直到五年前,魏永信納了柳蓉為妾室,極盡寵愛驕縱。

    聽說,那柳蓉自過門后,就在後宅中頤指氣使,興風作浪,曾經逼死過魏永信的兩個侍妾,可是魏永信卻視若無睹,多年對其寵愛如一日,甚至於兩年前,魏永信之父去世時,葬禮上,負責處理喪事、迎送賓客的人不是魏大夫人吳氏,而是那個柳蓉。

    很顯然,魏永信是故意藉此抬舉柳蓉的名分。

    等魏永信之母魏太夫人過世后,魏府就再也沒人管得了柳蓉。

    「緋妹妹,那位魏大夫人的性子委實軟弱,堂堂高門嫡女,卻被一個妾室壓得死死。」舞陽搖了搖頭,唏噓道,「其實,本宮心裡真懷疑,魏大夫人是不是被那個柳蓉弄死的!」

    端木緋聽得目瞪口呆,一雙烏黑的大眼睛瞪得渾圓,小嘴張張合合。

    楚青辭從小在世家長大,端木家也是謹遵三綱五常的人家,她從不知道一個妾竟然能在一個從一品大員的府邸中猖狂成這樣!

    但是,舞陽說得對,這位魏大夫人也太軟弱了些……端木緋唏噓地嘆了口氣。

    舞陽說著皺了皺眉,似乎想到了什麼,嘆道:「女子不易……」

    這世道,女子最為不易,若是遇人不淑,便會一生盡毀!

    舞陽抬眼看向了窗外那鬱鬱蔥蔥的枝葉,眸色幽深,又道:「母后……她就是因為沒兒子,總覺得抬不起頭……」這些年來,皇后在宮中活得太艱辛了!

    開枝散葉,就彷彿女子的這一生,僅僅是為了這個而已!

    忽然,一陣清風猛地吹來,颳得庭院里的那些樹枝彼此搖擺撞擊著,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

    舞陽的眸光也隨之搖曳著,長翹的眼睫如蝶翅般微微顫動了一下,語氣複雜地又道:「皇伯母當年還不是大婚後一直無子……」

    端木緋怔了怔,也朝窗外看了過去,黑白分明的大眼忽閃忽閃的。

    她知道舞陽說的皇伯母是指偽帝崇明帝的皇后。

    那位許皇后出身定國將軍府,當年由先帝賜婚給了當時還是太子的偽帝,夫妻恩愛,可惜許皇后在任太子妃時多年無孕,為保嫡長子的地位,偽帝也一直無別的子嗣出生。

    直到崇明二年末,許皇後有孕,大赦天下。

    崇明三年九月,今上率近萬西山大營將士討伐偽帝,撥亂反正。彼時,許皇后受驚嚇而難產,誕下了死胎,而許皇后最後也自縊而亡。

    自從今上登基后,朝堂上下對於偽帝和許皇后都是諱莫如深,如非必要,無人敢掛在嘴邊。

    這也是舞陽第一次跟端木緋提起偽帝和許皇后的事,約莫是因為經過前些日子千雅園的這一劫后,兩人之間又親近了幾分。

    舞陽嘆了口氣,收回了目光,撇了撇嘴,自嘲地說道:「比起本宮的父皇,皇伯父真是長情的。」

    頓了一下后,舞陽的眸中似乎閃過了什麼,眼神變得有些迷茫,似是自語又似是感慨地說著:「寵妾滅妻,朝三暮四,喜新厭舊……要是男人都是這樣,成親又有什麼意思?!」

    端木緋歪著可愛的小臉,認真地思索著舞陽的這幾句。

    從前,楚青辭自知最多只能活到及笄之年,她從來沒有想過成親的事,不過,她在楚家裡看到的都是夫妻和睦。楚家門風秉正,根據家訓,四十無子方可納妾,她也從沒見過後宅那些妻妾爭鬥的腌臢事。

    原本,端木緋對於成親一事還沒有想過這麼多,此刻聽舞陽這麼說了,才開始認真地思索這個問題,不禁心有同感地微微頷首。

    「舞陽姐姐所言甚是有理!」端木緋抿了抿小嘴,頻頻點頭附和道。

    女子一旦為人婦后,就再不是家中受人嬌寵的明珠,也再也沒有閨閣中的懶散日子可過,要孝敬公婆,生兒育女,操持家務,兢兢業業……若是夫君膽敢寵妾滅妻,那還不如孤身一人!

    比如安平長公主。

    想著,端木緋就目露異彩,眉飛色舞地說起女子就當以安平長公主為楷模,敢作敢為,當斷則斷,英明果敢云云。

    舞陽聽著心有戚戚焉,不時點頭,覺得自己與端木緋真是投緣契合極了。

    兩個姑娘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話,兩人像是有說不完的話一般,一不小心,天色就暗了下來……

    舞陽乾脆就使人出宮去端木家說了一聲,留了端木緋在鳳陽閣里多住幾日,端木緋歡歡喜喜地應下了。

    這一晚,兩個小姑娘親昵地秉燭夜談,一直聊到夜深人靜才歇下,然而,端木緋完全忘了舞陽每天還要上課,當她一大早還沒睡醒就被舞陽拎去上書房一起上課的時候,整個人驚得好一會兒都沒回過神來,神情獃獃地環視著四周。

    此刻還不到辰時,旭日已經升了起來,但是周遭還有些冷清,怡人的花香不時隨風飄進廳堂里,四周坐了七八位衣著光鮮、打扮精緻的姑娘家,三三兩兩地說著話,其中還有好幾張熟悉的面孔。

    端木緋忍不住在心裡為自己掬了一把同情淚:難得沒有大哥在一旁盯著,可是,她居然在宮裡還要上課!

    「緋表妹,你怎麼來了!」

    相比下,涵星則是喜形於色。

    她一看到端木緋隨舞陽一起來了,驚喜地站起身來相迎。

    「緋表妹,」涵星親昵地挽著端木緋的胳膊,興緻勃勃地提議道,「乾脆本宮去和母妃說說,讓你進宮來給本宮做伴讀好不好!」

    涵星越想越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這樣,端木緋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經常進宮陪自己玩了。

    對於京中閨秀而言,做公主的伴讀不僅是自身的榮耀,也是家族的榮耀,畢竟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宮給公主做伴讀的,須得出身高貴,身家清白,而且閨秀自身也必須知書達理,精通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等等。

    一旦成了公主的伴讀,日後的親事也能多一分籌碼,嫁到更好的人家。

    端木緋一聽,嚇得急忙擺著小手道:「涵星表姐,你還是繞了我吧。」她吐了吐舌頭,一本正經地強調道,「你也知道我一貫懶散,最喜歡的事就是每天睡到自然醒!」

    舞陽和涵星都知道端木緋一向懶散,能躲懶就躲懶。姐妹倆對視了一眼,有些好笑地笑了出來,清脆歡快的笑聲回蕩在廳堂里。

    不遠處的一個粉衣姑娘和一個藍衣姑娘聞言,不由皺了皺眉,暗自交換著眼神,眸中閃過一抹不以為然。

    這個端木家的四姑娘還真是裝模作樣!

    「自命清高。」那藍衣姑娘輕聲嘀咕了一句,她沒有指名道姓,但是她們都心知肚明她說的人是端木緋。

    「就是。」另一個翠衣姑娘把小臉湊了過去,對著二人壓低聲音道,「我就不信了,如果皇后或者貴妃娘娘真的召她做伴讀,她會不欣喜若狂?!」

    公主的伴讀那可是多少府邸擠破了腦袋想送人進來,這端木緋的口氣這麼大,也不怕閃了舌頭。

    這三位姑娘只是隨意地說個閑話,相比之下,舞陽和涵星的幾個伴讀則尤為緊張,面面相覷。

    按宮中的規矩,一個公主可以有兩個伴讀,萬一端木緋真的憑著身份進來了,那就代表著,她們之中的某個人自然而然就要被擠下去了。

    於是,四周的氣氛就變得怪異起來,那些姑娘們神色各異,或是審視,或是皺眉,或是忿然,或是幸災樂禍,又或是等著看好戲,一道道灼熱的目光都朝端木緋的方向望去。

    端木緋根本就沒在意其他人,只顧著與舞陽、涵星說說笑笑。

    待到辰正,五位公主與十位伴讀就全都到齊了,沒一會兒,一個發須花白、著一襲青色直裰的老者也進了課堂。

    「張太傅安。」學生們給張太傅行了禮后,課就開始了。

    張太傅當然也發現今日多了一人,也沒在意,反正多一個學生少一個學生,他都照舊上他的課。

    張太傅的學識不錯,只可惜聲音一板一眼,說得沒有一絲起伏,呆板得讓人覺得枯燥極了。

    端木緋百無聊賴地聽著,今天張太傅講的是本朝史。

    涵星在一旁悄悄地告訴端木緋,最近張太傅在講本朝的開國幾大功臣,而今天正好講到了第一代鎮北王薛乘風。

    「薛乘風自太祖皇帝起義時,就追隨其麾下,南征北討。大盛朝建立后,薛乘風被封為世襲罔替的藩王,手握三十萬北境兵權,幾代雄踞北境。」

    對於鎮北王,張太傅只是點到為止,沒有多說,接著就說起了下一個衛國公耿復。

    「耿復與薛乘風一樣,是太祖皇帝麾下得力愛將,只可惜,耿復沒等大盛朝建立,就戰死沙場。太祖皇帝登基后,追封其為衛國公,配享太廟,並恩萌了其後代子孫,衛國公幾代執掌五軍都督府,掌天下兵馬大權,百餘年聖寵不衰……」

    張太傅口若懸河地從第一代的衛國公耿復一直說到了現任的衛國公耿海,侃侃而談,然而,端木緋的思緒卻沒有跟著張太傅,還留在鎮北王的身上。

    她從小就跟著祖父楚老太爺讀書,楚老太爺對於鎮北王頗為敬佩。

    楚老太爺說,鎮北王戰功赫赫,握有三十萬兵權,對大盛一直忠心耿耿。最後一任的鎮北王薛祁淵在還是世子的時候,就曾是太子的伴讀,君臣關係親近。後來,薛祁淵回北境繼承了藩王之位,再後來,太子繼位了。

    在今上撥亂反正後,鎮北王也向今上表示了臣服,但是,在隆治三年五月,鎮北王府以擁兵自重、意圖謀反的罪名被削藩,進而滿門抄斬。

    端木緋還記得楚老太爺提及薛祁淵時惋惜不已,曾感慨地說了一句:鎮北王府忠肝義膽,皆人傑也。

    端木緋心有旁騖,難免神情獃滯,兩眼渙散,思緒早已經飄遠了。

    片刻后,張太傅終於說完了衛國公,正要端起茶盅喝點茶潤潤嗓子,就看到端木緋那神情獃滯的模樣,心裡暗暗嘆息道:真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不過,張太傅也沒理會端木緋,反正她既不是公主,也不是伴讀,根本就輪不到他多管閑事。

    在張太傅的蓄意無視下,端木緋就默默地發獃一直發到了半個時辰后,這一堂課終於結束了。

    張太傅離開后,課堂里的空氣頓時一松,姑娘們都長舒了一口氣,張太傅的課委實枯燥催人眠。

    她們才休息了一盞茶功夫,下一堂課的何太傅來了。

    這位何太傅才四十餘歲,儒雅的臉龐上掛著一抹淺笑,看來比張太傅和善可親多了。

    何太傅見今日課堂上多了一個生人,就好奇地問了一句,端木緋就落落大方地起身介紹了自己。

    何太傅目光溫和地看著端木緋,給端木緋布置了一樣功課:「端木四姑娘,你先寫一頁字,我來瞧瞧你的水平。」

    「是,何太傅。」端木緋乖巧地福了福,應下了。

    何太傅覺得這小姑娘家家很是乖巧,笑吟吟地捋了捋山羊鬍,讓其他姑娘先去休息半個時辰,自己則去了隔壁的廂房,喝茶看書去了。

    那幾個伴讀一下子就好像被放出籠子的鳥兒般嘰嘰喳喳地說笑著,三三兩兩地出了課堂。

    「大皇姐,四皇妹,後邊的那片茉莉剛開了,我們出去賞賞花吧。」二公主傾月笑容滿面地招呼舞陽和涵星一起去玩,身旁還跟著三公主舒雲。

    「二皇妹,三皇妹,你們自個兒去玩吧。緋妹妹第一次來上書房讀書,本宮和涵星在這裡陪她寫完字。」舞陽笑眯眯地說道,坐在端木緋身旁看著她。

    傾月和舒雲也沒有強求,姐妹倆在幾個伴讀簇擁下出了廳堂,說笑聲漸遠,廳堂里漸漸安靜了下來。

    在兩雙灼灼的眼眸中,端木緋認真地開始寫字,不動如山,彷彿她的眼中只有前方的宣紙、硯台,與她筆下的字。

    四周更靜了,悄無聲息。

    宮裡用的硯台是上好的瑞硯,墨是貢品碧松煙墨,紙是御用的澄心堂紙……端木緋用得頗為趁手,心情大好,一口氣就把一張紙都給寫滿了,還有幾分意猶未盡。

    她的一手簪花小楷已經練得非常漂亮了,一橫一豎、一撇一捺、一點一勾,都透著一種她自己獨特的韻味。

    「緋妹妹,你這手簪花小楷寫得可真好。」舞陽低頭看著端木緋寫的字,含笑贊道。

    涵星也歪著腦袋在一旁看著,認真地直點頭道:「是啊。緋表妹,你這一年進步可真大,本宮瞧著你這字嫻雅婉麗,清婉靈動,正如其『簪花』之名……」

    涵星口齒伶俐地把端木緋誇了一通,只恨不得把她所知的好詞好語都給用上了,跟著,她就迫不及待地挽起端木緋的胳膊,道:「緋表妹,既然你都寫完字了,我們一起出去玩吧。」

    把端木緋剛寫的那張字留在書案上晾著,三人說笑著出了廳堂。

    再過一炷香功夫,就要上課了,她們也不便走得太遠,涵星就笑吟吟地提議道:「大皇姐,緋表妹,乾脆我們就在這裡踢會毽子。」

    端木緋聞言,眸子一亮,興緻勃勃地附和道:「我們玩毽子!舞陽姐姐,涵星表姐,我的毽子進步了不少哦。」

    想到端木緋踢毽子的樣子,舞陽的臉色僵了一瞬,心裡不禁懷疑端木緋口中的「進步了不少」到底是「多少」。

    三個姑娘就在幾棵枝繁葉茂的大樹下踢起毽子來,如同端木緋所言,她的毽子進步了,她可以一口氣盤上三十下毽子了,引得舞陽和涵星頻頻為她鼓掌。

    可是當她們三人彼此互踢起來時,端木緋就「原形畢露」了,一隻毽子被她踢得好似小八哥似的,一會兒飛上樹,一會兒飛過舞陽的頭頂,一會兒又斜飛到了七八丈外……

    可憐的小宮女跑來跑去,到處替主子們撿毽子,跑得是氣喘吁吁,小臉上泛起一片飛霞般的紅暈。

    涵星和舞陽在一旁不動聲色地交換了一個眼神,心想她們踢毽子一半為了玩,一半為了強身健體,也沒必要打擊端木緋的積極性。

    涵星一臉真誠地誇獎道:「緋表妹,你的毽子真的進步了呢。」

    她這句話也不是虛言,比起去年在西苑獵宮時,端木緋的毽子確實進步了,只不過比起尋常人,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而已。

    端木緋直點頭,一副沾沾自喜的樣子,甜甜地笑著,那可愛的小模樣逗得舞陽和涵星都是忍俊不禁,繼續陪著她玩起毽子來。

    當幾個伴讀從後邊的茉莉花林相攜回來時,看到的就是這麼歡樂和諧的一幕,不由在幾丈外駐足,面色各異,眸子微沉。

    一個十二三歲的藍衣姑娘壓低聲音,笑眯眯地對著身旁的三四位姑娘說道:「李姑娘,鄧姑娘,許姑娘……我瞧著大公主殿下和四公主殿下真是十分喜歡這位端木四姑娘呢。你們說是不是?」

    那藍衣姑娘嘴角微翹,眸子晶亮,那輕快的語氣像是隨口一說,又像是透著一分意味深長的感覺。

    「簌簌簌……」

    話落之後,周遭陷入一片寂靜,唯有風吹草木的搖曳聲。

    其他幾位姑娘的臉色都不太好看,瞳孔深邃暗沉,微微僵直的身子繃緊如拉緊的弓弦般,眼底藏著一絲不安,一絲危機感……

    端木緋、舞陽和涵星根本沒有看到她們,還在玩著毽子,空氣中飄揚著她們清脆的笑聲,還有那隨風而來的茉莉花香,馥郁芬芳,瀰漫在上書房的四周……

    等時候差不多了,一旁的一個宮女就提醒了端木緋、舞陽和涵星一句。

    三個姑娘還有些意猶未盡,飲了幾口宮女送上的溫茶水,緩了口氣,就又說笑著回了課堂。

    與此同時,其他公主、姑娘也都三三兩兩地回來了,原本空蕩蕩的課堂又熱鬧了起來。

    眾人紛紛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端木緋也不例外。

    然而,當她來到書案后時,卻是身子微僵,目光獃滯了一瞬。

    她原本寫好的那張字還在原處,只是那張潔白如玉的澄心堂紙上,不僅是她寫的那些簪花小楷,還有一大灘刺目的墨跡,凌亂肆意。

    也不知道是誰在這張紙上潑了墨,把她寫好的字弄污了大半,乍一眼看,觸目驚心……

    端木緋直愣愣地看著那張字,烏黑的眸子閃著比流星還要璀璨的光芒,嘴角微微地翹了起來。

    有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