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04章 203決定(二更合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04章 203決定(二更合一)字體大小: A+
     

    端木貴妃輕啜了一口熱茶,眸光一閃,笑著又道:「涵星,看看你紜表姐,性子沉穩,行事有度,你該跟她好好學學才是。」說著,端木貴妃看向了端木紜,慈愛地說道,「紜姐兒,本宮聽涵星說,你如今在家裡管著內務,每天忙得很,你也別太勉強自己,免得累著了。」

    端木紜放下了手裡的白瓷浮文茶盅,落落大方地說道:「多謝貴妃姑母關心,紜兒之前初接手中饋,因此有些手忙腳亂,現在府中事務已經漸漸上了軌道……」

    聽端木紜對答如流,端木貴妃眸中的笑意漸濃。

    上次,她私下和長子說了想為他聘端木紜為皇子妃,長子前不久羞答答地過來表示一切聽她的安排,顯然是對門婚事還頗為心悅。

    現在,端木貴妃看著端木紜,是越看越滿意,打算過些日子和端木憲提一下這樁婚事。

    雖說端木紜是喪婦長女,但看她把妹妹端木緋養的這麼好,年紀輕輕又把尚書府的內務管理得井井有條,就知道她的教養絕對沒有問題,而且比普通的姑娘家還要更為出色。

    端木貴妃勾了勾唇,又道:「紜姐兒,你既然來了千雅園,就別想家裡的事,出門就要好好玩。上次你和緋姐兒來這裡時,也沒能好好玩……」上次的迎春宴因為肅王、孫明鷹逼宮以致敗興而歸。

    「這千雅園中,四季各有美景,也算是個『小江南』,你們明日得空,可以好好地四處走走……」

    端木紜還沒說話,涵星已經笑眯眯地說道:「母妃,你就放心吧。兒臣和大皇姐一定帶紜表姐和緋表妹好好玩。」

    看著女兒這沒心沒肺的樣子,端木貴妃不禁就心生一種一言難盡的感覺,隨即又對自己說,左右女兒是公主,這一輩子註定尊榮一生,有皇帝、自己和大皇子護著,吃不了虧。

    四人在屋子裡喝喝茶,話話家常,很是愜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青衣宮女忽然進來了,快步走端木貴妃身旁,在她耳邊附耳說了句話,端木貴妃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母妃……」涵星看端木貴妃的表情有些不對,便輕喚了一聲。

    端木貴妃猶豫了一下,環視屋子裡的三個小姑娘一圈,想著都是自己人,就道:「今天皇后給舞陽相看,剛剛舞陽不知怎麼的,發了很大一通脾氣,然後就跑了……涵星,皇后讓你去看看你大皇姐。」

    頓了一下后,端木貴妃想起涵星好像提過端木緋與舞陽關係不錯,就又道:「緋姐兒,你也一起去吧。」

    兩個小姑娘互看了一眼,一起站起身來,福身應道:

    「是,母妃。」

    「是,貴妃姑母。」

    那青衣宮女就在前頭為涵星和端木緋領路,一邊走,一邊說道:「大公主殿下好像去了清漪舫。」

    清漪舫就在沁香園的西邊,倚湖而建,一眼望去,偌大的舫身探出湖面,如同一艘石船漂浮在湖上。

    此時是黃昏,夕陽已經落下了一半,夕陽的餘暉給那石舫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

    舞陽就在舫首隨意地憑欄而坐,手裡抓著一把把魚食往湖裡撒著,不僅引來了湖裡的魚兒,還引來了四周的飛鳥,有的雀鳥直接膽大地展翅飛了過來,精準地叼起湖面上和半空中的魚食……

    湖邊的風有些大,吹得舞陽的頭髮和裙角都飛了起來,四周一片振翅亂飛的雀鳥,顯得生機勃勃。

    只是這麼看著,端木緋和涵星就放下心來,步子也隨之放緩。

    舞陽的心情看來還不錯……

    彷彿在驗證她們的猜測般,舞陽轉頭朝她們倆看了過來,笑著招了招手,「涵星,緋妹妹。」

    待表姐妹倆走到近前,舞陽就指著放在一旁的一匣子魚食說:「我們一起餵魚吧!」

    端木緋從善如流地在舞陽身旁坐下了,也興緻勃勃地也抓了一把魚食,正要撒下,眼前一道黑影嗖地飛過,一隻黑白相間的鳥兒囂張地直接從她的胖爪子里一口奪走了魚食,展翅飛走了……

    這一幕實在發生得太快,端木緋看著空蕩蕩的右手,傻眼了。

    舞陽和涵星眨了眨眼,然後噗嗤一聲大笑出聲,笑得是前俯後仰。

    連端木緋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姑娘們清亮的笑聲回蕩在空氣中,為這原本寧靜的黃昏平添了幾分活力。

    姑娘們的笑聲被一片此起彼伏的鳥鳴聲打斷,那略顯尖銳的聲音彷彿是在催促著什麼。

    「緋表妹,你看,它又來了!」涵星指著其中一隻黑白相間的鳥,嫌棄地說道,「這隻鳥還真是臭不要臉!」

    那隻大鳥正是剛才從端木緋手裡搶了魚食的「鳥盜」。

    舞陽先是朗聲大笑,跟著又想到了什麼,一下子止住了笑,眉頭微蹙。

    靜了片刻后,舞陽忽然開口道:「涵星,緋妹妹,母后給本宮挑的人家……都是上次跑了的那幾戶……」

    舞陽盯著那隻盤旋不去的鳥兒,眸中一片幽邃,嘴角緊抿。

    她才不想嫁那等耳目不明、趨炎附勢的小人!

    雖然後面的話舞陽沒說出口,但是端木緋和涵星都可以猜到,也可以體會她的心情。

    端木緋半垂下長翹濃密的眼睫,沉默了。

    京里有尚主資格的門第本就不多,在這些人家中,皇后還必須剔除一些家風不正以及子弟品性不佳的人家,留下的選擇就更少了。

    涵星隨手抓起一把魚食,近乎發泄地往湖裡丟去,沒好氣地嬌聲道:「這些人以為公主是什麼,想尚就尚,就躲就躲!」

    涵星說著,激動地握了握拳頭,「大皇姐,你別理他們,他們要是再敢來,就讓大皇兄去狠狠揍他們一頓!」

    端木緋默默垂首,抿著小嘴竊笑不已,頰畔抿出一對可愛的笑渦。

    舞陽直接笑了出來,笑聲爽朗明快。

    當初,那些人家人云亦云地逃避尚主時,她不在意,現在就更不在意了。

    三個姑娘坐在一塊兒繼續喂餵魚,順便也喂喂鳥。

    須臾,一個宮女捧著一個紫檀木雕花木匣子朝這邊小跑了過來,對著三個姑娘福了福身,道:「大公主殿下,皇後娘娘令奴婢給殿下送來了新制的牡丹香包。」

    說著,那宮女打開了那匣子,一陣馥郁的牡丹花香立刻隨風飄揚出來。

    很顯然,皇后因為之前與舞陽鬧得不快,現在有借著香包向舞陽求和的意思。

    涵星笑眯眯地與端木緋交換了一個眼神,說道:「大皇姐,這香包好香啊!」

    舞陽看著那匣子五顏六色的香包,隨手拿起一個放在鼻下嗅了嗅,嘴角微翹,「涵星,緋表妹,你們也挑幾個喜歡的香包吧。」

    端木緋與涵星也不跟舞陽客氣,表姐妹倆說說笑笑,各自都挑了一個牡丹花樣的繡花香包。

    舞陽站起身來,隨意地撣了撣灑在身上的魚食碎末,道:「天色不早了,我們得趕緊去準備準備了。」她說的準備當然是晚上的牡丹宴。

    「還早呢。」端木緋不由看了看天色,這天還亮堂著呢。

    三個字引來兩位公主「譴責」的眼神,涵星開口問道:「緋表妹,你不會是要直接穿這一身參加晚上的牡丹宴吧?」

    端木緋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這身玫紅色的襦裙,點了點頭。

    兩位公主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最後舞陽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緋妹妹,這可不行,本宮和涵星給你挑衣裳去……還有這頭髮也得重新梳一個。」

    舞陽和涵星完全無視了端木緋,興緻勃勃地說起要給端木緋梳什麼頭、配什麼首飾,接下來的事,端木緋完全沒有任何主導權,莫名地,她和姐姐就搬去了舞陽的沉香閣住;莫名地,她和姐姐就被舞陽和涵星從頭到尾地打扮了一番。

    等她們四人全部梳妝好,從沉香閣出發去清漣堂赴宴時,夕陽幾乎完全落下,天色一片昏暗。

    不過清漣堂里卻是亮如白晝,一盞盞八角宮燈綴滿廳堂的角角落落,屋子裡一片人頭攢動,鬢影衣香。

    那些精心打扮過的夫人姑娘們還是如往常一樣,談笑風生地聊著衣裳首飾,聊著誰家又添了孩子,誰又納了妾,誰正在相看云云的。

    沒有一個人提起付家和端木紜的事,更沒有人提起岑隱,就彷彿午後在雅頤台的那些事根本就不曾發生過,眾人三三兩兩地說著話,其樂融融。

    舞陽和涵星一到,廳堂里的那些女客就紛紛上來行禮,一波波接著一波,場面十分熱鬧。

    端木緋自得其樂地與君凌汐、涵星她們說笑玩鬧著,忽然,廳堂的正門口傳來一陣略微刺耳的語笑喧闐聲。

    眾人不禁側目,下意識地循聲望了一眼。

    只見五六位夫人以及一眾僕婦簇擁著換了一身銀紅色牡丹錦鯉刻絲褙子的柳蓉走進清漣堂,魏姑娘默默地跟在柳蓉身後,落後了一步,低眉順眼。

    不少夫人皆是微微蹙眉,嘲諷,不屑,驚訝,不悅……皆而有之。

    皇帝的牡丹宴卻讓一個侍妾來參加,魏家的門風可見一斑。

    柳蓉自然能感受到那些夫人透著不以為然的目光,卻是毫不在意,自顧自地與身側的人說說笑笑。

    人各有志,有的人不屑與柳蓉往來,也自有人想要巴結柳蓉,畢竟魏永信京營總督的位置擺在那裡,只要有利益,就會有交集。

    待到酉時過半,就有幾名宮女把男客從隔壁的廳堂里引了過來,一一入席,跟著,就聽內侍一聲報:

    「皇後娘娘駕到!貴妃娘娘駕到!」

    皇后和端木貴妃在眾賓客的恭迎中來了,眾人紛紛行禮。

    「免禮,大家都坐下吧。」皇后在鳳座上氣定神閑地說道,一派雍容華貴。

    眾人再次行禮謝過了皇后,然後四周便是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有的人忙著落座,有的人則暗自在下方交換著眼神,眼看著牡丹宴就要開始,可是皇帝和皇貴妃並沒有出現。

    那麼,還開席嗎?!

    眾人正揣測著,皇后已經下令開席,一陣優美的樂聲隨之響起,一個個著一色綉牡丹衣裙的宮女捧著一道道精美的菜肴如彩蝶般翩然入殿,卻化解不了殿內那種古怪的氣氛……

    酒過三巡,皇帝還是沒有現身。

    皇帝的缺席讓這牡丹宴黯然失色,包括皇后在內的眾人都有些意興闌珊,端木緋覺得無趣得緊,吃了些東西后,就借口更衣跑出了清漣堂,打算在外面透透氣。

    然而,她才出了清漣堂,就看到前方的梧桐樹下倚著一個身形修長的紫袍少年,正仰首望著夜空中的圓月,十六的月亮渾圓得沒有一絲瑕疵。

    端木緋腳下的步子霎時一頓,想著還是不打擾人家賞月了,正欲繞道,可是封炎似乎已經感覺到了什麼,朝她望了過來,對著她招了招手。

    端木緋反射性地露出燦爛討好的笑容,屁顛屁顛地走了過去,聆聽封公子的教誨。

    「這個宴會這麼無聊,我們去看看飛翩吧。」封炎看著她笑吟吟地提議道,目光中帶有一絲熱切。他早就看出蓁蓁快坐不住了,乾脆就先一步來外面等著她了。

    果然,知蓁蓁者,封炎也。

    端木緋眸子一亮,難得封炎說的兩句話都這麼貼合她的心意,第一,這個宴會確實無聊;第二,飛翩當然比這宴會要有趣多了。

    端木緋忙不迭直點頭,她還記得裡面的端木紜,就吩咐碧蟬進去跟端木紜說一聲,自己就跟著封炎一路往東北方的馬廄去了。

    這一路,只聽封炎的聲音不時響起,說著飛翩和烏夜的趣事,端木緋起初還有些拘謹,只是偶爾「嗯」一聲或者問一句「真的嗎」云云,但是很快,她就被兩匹小馬駒的故事勾走了魂,嘴裡不時發出輕快的笑聲。

    封炎目光溫柔地看著身旁的端木緋,心裡沾沾自喜地想著:這下,他可以和蓁蓁一起單獨玩上一會兒了。

    想著,封炎的心跳砰砰加快,連耳尖都紅了起來。

    走了兩盞茶功夫后,幾排整齊的馬廄就出現在前方,隱約可以聽到那些馬匹的嘶鳴聲隨風傳來,襯得這夜晚愈發寂靜。

    再走近些,就聽到陣陣夜風中還隱約夾雜著男女的交談聲:

    「……你不是嫌棄烏夜吃了你的牡丹嗎?」少年的聲音中帶著幾分調侃的笑意,聽來很是耳熟。

    接著,是一個小姑娘清亮不屑的嗓音:「哼,大哥,你別想挑撥我和烏夜,我嫌棄的明明就是你!我們烏夜可乖了!……對不對,小烏夜?」

    當說到最後六個字的時候,小姑娘的聲音變得柔柔軟軟,還帶上了幾分奶音,透著毫不掩飾的喜愛。

    馬駒發出了溫柔「咴咴」聲,似乎是在附和她一樣。

    「哈哈,連烏夜都覺得我說的沒錯。」

    小姑娘發出清脆如山澗溪流般的笑聲,聽得端木緋不由也笑了,喊道:「小西!」

    「緋緋!」君凌汐一下子聽出了端木緋的聲音,循聲望去,小臉上露出燦爛的笑靨。

    而封炎已經整張臉都黑了下來,這對兄妹倆還有完沒完,老是妨礙他和蓁蓁私下相處。

    前方的君然也聞聲朝端木緋的方向望了過來,當然也看到了她身旁的封炎。

    「阿炎!」君然似笑非笑地對著封炎眨了眨眼,透著一抹淡淡的戲謔,得到的卻是封炎一記惡狠狠的眼刀。

    君然無辜地聳了聳肩,意思是,事情總要講個先來後到吧?

    今天可是他和君凌汐先來的好不好!

    「緋緋,你也從宴會裡偷溜出來了啊。」君凌汐親昵地挽起了端木緋的胳膊,「今天的宴會真是無趣極了,還不如出來和烏夜、飛翩玩玩呢。」

    端木緋心有戚戚焉地直點頭,目光灼灼地看著前方的小馬駒,「飛翩!你還認得我嗎?」

    三個多月的小馬駒又長高長大了不少,馬蹄飛揚間,隱隱有了幾分英姿颯爽的感覺。

    兩匹小馬駒正是貪玩的年紀,此刻它們倆正彼此繞著圈子,追逐嬉戲。

    飛翩的性子還是那麼活潑,大多數時候都是在它在調戲烏夜,看得君然搖頭不已,說什麼「烏夜欺善怕惡」,引得兄妹倆又是一陣唇槍舌劍。

    端木緋一會兒看看兩匹小馬駒,一會兒看看這對兄妹,忽然覺得他們還挺像的,她忍不住就捂著小嘴,笑得肩膀抖動不已。

    與小馬駒玩了半個時辰后,看著時辰差不多了,封炎就送端木緋回了清漣堂。

    此刻已經是月上柳梢頭,月色朦朧,樹影婆娑,初夏的夜晚隱約能聽到四周有蟲鳴聲響起,寧靜安詳。

    前方的席宴還沒散,端木緋加快腳步,打算不動聲色地溜回宴會,卻看到了前方兩道熟悉的身影,端木紜正站在清漣堂的屋檐下笑吟吟地與岑隱說著話。

    下一瞬,岑隱就朝端木緋的方向望了過來,殷紅的嘴角微翹,對著她微微頷首,跟著他就俯首跟端木紜說了什麼。

    端木紜立刻回頭朝端木緋看來,與岑隱福了福告辭后,就快步朝端木緋走來。

    「蓁蓁。」端木紜笑容明艷地對端木緋說道,眸生異彩,「我剛才更衣回來時,正好遇上了岑督主,就去道了聲謝。」

    這聲謝為的當然是白天付盈萱的事。

    說著,端木紜感慨地嘆道:「蓁蓁,督主的性子真好,遇到這樣的腌臢事,也泰然處之,榮辱不驚。」

    端木紜不由想起錦繡布莊以及昨晚在沁香園門口的一幕幕,心裡覺得東廠的人明明都講理得很,也不知道為何外面會把東廠傳得如此兇惡。

    果然啊,這人云亦云真是要不得!

    端木緋聞言,腳下差點就一個趔趄,眼神古怪地看了端木紜一眼,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封炎在後方目送著姐妹倆回了席宴,嘴角也勾起了一個淺淺的笑。

    等這一日宴席早早散了,端木緋依然好命地睡到了自然醒,醒了就和端木紜商量起今天該去哪裡玩好。

    她們倆還沒說出個所以然來,碧蟬就來稟說,魏姑娘來了。

    端木緋便讓碧蟬把人領來了東次間。

    魏姑娘穿了一身水綠色綉梅蘭竹的襦裙,梳了一個溫婉的彎月髻,整個人看來還是一副溫柔軟和的模樣。

    來的不僅是她,還有她的琴。

    「端木大姑娘,端木四姑娘,叨擾了。」魏姑娘款款走到近前,優雅地對著二人福了福。

    端木緋笑眯眯地招呼魏姑娘坐了下來,三人坐下寒暄了一番后,魏姑娘就靦腆地笑道:「端木四姑娘,昨日你指點了我一番后,我回去又彈了幾遍《霓裳羽衣曲》,結尾處果然順暢了許多……」

    魏姑娘一臉佩服地看著端木緋,覺得她年紀雖小,但是琴藝真是超凡,對方只是稍微一點撥,就讓她受益匪淺。

    「我今日特意帶了琴來,想彈一曲給姑娘聽聽,請姑娘再指點我幾句……」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魏姑娘客氣了。」端木緋俏皮地對著她眨了眨眼,「那我就洗耳恭聽了。」

    兩個丫鬟很快就在窗邊擺好了琴案,點起熏香。

    魏姑娘靜靜地坐在了琴案后,當她雙手置於琴上時,整個人的氣質就發生了一種天翻地覆的改變,原本神情中的那一絲怯懦不安一下子消失殆盡,只餘下了一種似水的溫柔與恬靜。

    在那熏香與茶香之間,悠揚的琴聲在少女纖細的指尖下倏然響起,清澈,夢幻,空靈,清雅……讓人彷彿隨著那連綿的琴聲來到了天宮。

    魏姑娘的琴藝十分嫻熟出眾,然而端木緋卻是皺了皺眉,眼尖地看到魏姑娘抬手的同時,那寬大的衣袖下露出一段布滿青紫淤痕的手腕。

    端木紜也看到了,姐妹倆飛快地交換了一個眼神,眼神微凝。

    雖然端木緋和端木紜並非醫者,卻也能判斷出這些淤痕絕非碰撞產生,更像是被掐出來的痕迹。

    須臾,琴聲便在一聲悠長的嘆息中漸漸壓低,然後歸於平靜。

    魏姑娘長舒一口氣,正要收回琴上的雙手,突然注意到自己右腕上的一道近乎墨紫的淤青露在了袖口外。

    她身子一顫,直覺地拉了拉袖口,擋住了那道淤青,跟著有些緊張地看向了端木紜和端木緋。

    迎上姐妹倆那幽深複雜的眼眸,魏姑娘就知道她們看到了,下意識地咬了咬下唇,眸光閃爍。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端木緋沒多問,只是吩咐綠蘿去拿藥酒,嘴上含笑道:「魏姑娘,彈琴傷手,我這藥酒是我根據一本葯經記載的方子調配的,可以保養手指、手腕,姑娘可以拿一罐回去試試。」

    魏姑娘聞言,眼眶微紅,目露感激地看著端木緋,起身福了福,「多謝端木四姑娘。」她的聲音有些沙啞。

    端木緋微微一笑,若無其事地又道:「魏姑娘,你剛才這一曲《霓裳羽衣曲》已經頗為嫻熟,只是曲調高潮處,你心有旁騖,才自覺力有不逮……」

    魏姑娘怔了怔,似是若有所思,半垂下眼瞼,露出沉吟之色。

    屋子裡也隨之沉靜下來,端木緋慢悠悠地飲著茶。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打簾聲響起,碧蟬快步走了進來,面色有些凝重,看得端木緋心裡咯噔一下。

    「姑娘,」碧蟬急忙湊到端木緋的耳邊,用只有她們主僕能聽到的聲音低聲稟道,「大公主殿下那邊剛剛有些亂,奴婢不小心聽到了幾句,像是殿下的哮喘症犯了,有宮女急急地回來拿葯……」

    端木緋不禁眉宇緊鎖,她知道舞陽有哮喘症,但是不算嚴重,只是對梔子花的花粉比較敏感,怎麼會突然發作了呢?!

    見端木緋神色不對,魏姑娘立刻識趣地說道:「端木四姑娘,剛才聽你一席話,我真是茅塞頓開,等我回去再仔細揣摩一番,下次再來請姑娘指點……」

    端木緋心下焦急,自然也就沒留魏姑娘,吩咐剛取來藥酒的綠蘿送走了魏姑娘,之後,就憂心忡忡地與端木紜說了舞陽哮喘發作的事。

    「姐姐,我有些擔心舞陽姐姐,我想去永春宮看看她。」拋下這句后,端木緋就匆匆地往皇后的永春宮去了。

    永春宮裡早就亂成了一鍋粥,上上下下亂成了一團。

    這要是別人在這個時候來,早就被皇后給打發了,皇後知道端木緋與舞陽親近,遲疑之後,還是讓人把端木緋給迎進了西北角的一間寢室中。

    屋子裡的空氣沉甸甸的,壓得人喘不過氣來,裡面的宮人一個個都是噤若寒蟬,面如土色。

    舞陽正雙眼緊閉地躺在榻上,一頭濃密的烏髮凌亂地散在瓷枕上,她似乎正在昏迷中,臉色煞白,嘴唇發紫,呼吸急促。

    「呼呼呼……」

    隨著那濃重的呼吸聲,她的身子微微抽搐著,額邊頰畔大汗淋漓……看來與平日里那神采飛揚、開朗健談的模樣判若兩人。

    一位發須花白的太醫守在榻邊,一邊給舞陽探著脈,一邊不時以袖口擦著額頭的冷汗,誠惶誠恐。

    一旁的皇后早已經是泣不成聲,眸中一片通紅,淚光閃爍,渾身如同那風雨中的枯葉般顫抖不已,神色中溢滿了哀傷,擔憂,心痛,以及濃濃的恐懼。

    舞陽是皇后唯一的女兒,也是皇后的命根子。

    「皇後娘娘。」端木緋在一個宮女的引領下,快步走到皇後跟前,屈膝行了禮,那雙烏黑清澈的大眼中一片凝重之色。

    皇后隨意地揮了揮手,示意她免禮。

    此刻皇后已經無力與端木緋寒暄,拿著一方帕子擦著眼角的淚水,胸口劇烈地起伏著。

    端木緋低聲問金嬤嬤道:「金嬤嬤,舞陽姐姐她……現在怎麼樣?」

    金嬤嬤也是眼睛通紅,她是皇后的乳娘,自小奶著皇后長大,看她嫁人,看她成為高高在上的皇后,看她誕下舞陽,看她這些年來在後宮中忍氣吞聲……可以說,在這偌大的後宮中,最知皇后不易的人就是金嬤嬤,最心疼皇后和舞陽的人也是金嬤嬤。

    金嬤嬤抹了抹眼角的淚花,用微微哽咽的聲音道:「一刻鐘前,已經讓殿下用了葯,但殿下還是沒有好轉……」

    端木緋看著榻上虛弱的舞陽,覺得心口彷彿被什麼東西揪住般,心痛難當。

    她深吸一口氣,努力地冷靜下來,又道:「金嬤嬤,敢問舞陽姐姐用的是什麼葯?」

    金嬤嬤猶豫了一下,想想這也沒什麼不好說的,就答道:「這葯是十年前,太醫院的王老太醫開的方子,由生山藥、於術、廣陳皮、牛蒡子、生杭芍、玄參……製成的藥丸。殿下小時候哮喘症第一次發作時,服用的就是這個藥丸。這些年來,皇後娘娘一直讓人備著這個葯……」

    王老太醫擅治風寒、哮喘症等,可是這位老太醫早就在五年前故去了。

    「殿下!」

    這時,一個宮女緊張地朝舞陽驚呼了一聲,面色驚恐,四周的其他人急忙朝床榻圍了過去。

    只見床榻上的舞陽呼吸由急促轉為微弱,就像是被人捏緊了喉嚨般,氣若遊絲,額頭是大滴大滴的冷汗,那蒼白得沒有一點血的小臉上透著一絲灰敗的青色,死氣沉沉,彷彿下一瞬,她的呼吸就會停止似的……

    「舞陽!舞陽,你別嚇母后啊……」皇后激動地抓著舞陽的小手,聲音微微哽咽,淚水再也無法抑制地自眼角滑落。

    皇後用命令的口吻對一旁的太醫道:「李太醫,快!你快救救大公主。」

    李太醫早已經是滿頭大汗,對著皇后俯首作揖道:「皇後娘娘,大公主殿下的哮喘症來勢洶洶,上氣喘逆,少氣不足以息,已經……已經病入膏肓,微臣實在是束手無策……」

    這要是在普通人家,李太醫恐怕是直接讓他們去備棺材了,可是面對皇后,他也只能盡量語氣委婉。

    短短這一句話,李太醫感覺自己就像是在生死之間走了一回般。哎,這世上最不好做的大夫約莫就是太醫了!

    「你……你說什麼?!」皇后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如遭雷擊。

    她的女兒還不滿十五歲,還未享受這大好年華,就要這樣離開人世?!

    皇后瞬間身子一軟,虛軟地倒了下去。

    「皇後娘娘,您要保重鳳體啊!」

    一旁的宮女和金嬤嬤急忙扶住了皇后,扶著她在一旁的圈椅上坐下,又是掐人中,又是把嗅鹽放在皇后鼻下,皇后這才緩過來一些,但是臉色還是慘白如紙,眼神渙散。

    端木緋也是驚得瞳孔猛縮,心口一陣鈍痛,痛得幾乎喘不過氣來。

    「李太醫,」端木緋努力地讓自己冷靜下來,正色看著李太醫問道,「敢問殿下的病情到底如何?」

    李太醫又用袖口擦了擦汗,戰戰兢兢地解釋道:「殿下對花粉過敏,以致口鼻內紅腫,氣道阻塞,邪乘於肺,則肺脹……是以少氣不足以息。若是不能暢通氣道,這樣下去,殿下隨時發生呼吸驟停……」

    說著,李太醫的聲音也微微發顫,今日大公主要是薨了,帝后必然震怒,那麼自己這太醫恐怕也會被遷怒。

    「李太醫,難道就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救殿下?」端木緋一眨不眨地盯著李太醫再問,她的一隻小手緊緊地攥著體側的裙裾,彷彿這樣就能給她力量一般。

    李太醫沉重地搖了搖頭,這要是王老太醫還健在,也許還有一線生機,可是現在,「……殿下怕是過不了半個時辰了。」李太醫艱難地說道。

    「你……你說什麼?!」皇后聞言,只覺得眼前一黑,又是一陣暈眩猛地傳來,整個人搖搖欲墜。

    皇后只覺得渾身發寒,如墜冰窖,眼前一片晦暗,彷彿她的前方再也沒有了一絲希望……

    對皇后而言,舞陽是她唯一的慰藉。

    如果連舞陽也走了,那麼她活在這世上,又還有什麼意思呢?!

    此時此刻,皇後幾乎是心如死灰,恨不得隨女兒一起離去……

    「皇後娘娘,」端木緋沉默了三息后,忽然堅定地出聲道,「可否讓我一試?」

    小姑娘的聲音清亮而堅決,在這不大的寢室內異常響亮,令得四周為之一靜。

    皇後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以置信地看向了幾步外的端木緋,脫口問道:「緋兒,你有辦法救舞陽?!」皇后死死地盯著端木緋,彷彿溺水的人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般。

    端木緋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毫不躲避地直視皇后,不緊不慢地說道:「皇後娘娘,既然李太醫說已經沒辦法了,那就容臣女賭一回吧。」

    頓了一下,端木緋的目光又看向了床榻上奄奄一息的舞陽,堅定地說道:「我相信舞陽姐姐,以她的毅力,一定能撐下來的。」

    楚青辭沒能活過及笄,但是舞陽一定可以!

    這一瞬,端木緋的眸子似乎比窗外的燦日還要明亮,讓她的小臉上泛著一種令人幾乎無法直視的光芒。

    皇后怔怔地看著她,似乎著了魔般。

    「皇後娘娘……」李太醫幾乎想說端木緋是不是瘋了,她一個不懂醫術的小姑娘能有什麼辦法救大公主,可是皇后一個抬手打斷了李太醫。

    皇后看著李太醫的眼神冰冷如刀,面無表情,那冷漠的神色彷彿在說,你既然救不了本宮的女兒,難道還不許別人救?!

    李太醫嚇得瞳孔猛縮,膽戰心驚地低下頭去,感覺背後的衣衫已經濕得貼在了皮膚上,渾身又濕又冷,心裡覺得皇后現在簡直就是病急亂投醫。

    皇后緊緊地攥著拳頭,她也知道讓端木緋出手是冒險,可是女兒只有不到半個時辰可活了,李太醫都已經判了女兒死刑,自己還能怎麼辦,還有別的選擇嗎?!

    如果什麼也不做,她的女兒就是等死!

    一時間,皇后的腦海中如走馬燈一般閃過一幅幅往昔的畫面,女兒出生時嚎啕大哭的模樣,女兒牙牙學語的模樣,女兒蹣跚學步時的樣子,女兒漸漸長大了……

    皇后深吸一口氣,心中很快就有了決定。

    「緋兒。」皇后定定地看著端木緋,她知道這個小姑娘很聰慧,她也知道這個小姑娘與她的女兒親如姐妹。

    若非端木緋在意舞陽,她又何必趟這趟渾水!

    「你來試試吧。」皇后咬牙同意了,似乎用盡全身的力氣才說出了這五個字。

    金嬤嬤欲言又止地皺了皺眉,遲疑道:「皇後娘娘,要不要去請示一下皇上?」

    金嬤嬤這一說,皇后的面色瞬間又變了,一手緊緊地握住了一旁的扶手,手背上青筋暴起,眸中陰沉得彷彿肆虐起一片風暴。

    這一刻,皇后的心中充滿了恨意。

    舞陽一發病,皇后就派人去請皇帝過來,連端木緋這個不相干的人也在聽說了消息后立刻就趕了過來,可是皇帝呢?!

    皇帝這個父親在哪裡?!

    怕是在耶律琛那裡樂不思蜀,從此君王不早朝了!

    想著,皇后的神情更為冰冷,也更為堅定。

    閉了閉眼后,她的眼神沉澱了下來,看著端木緋又道:「緋兒,舞陽是本宮的女兒,這件事,本宮自己做主,你儘管試!」

    皇后的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端木緋並不意外,為母則強,最疼愛舞陽的人就是皇后,哪怕只有一線生機,皇后也會去嘗試的……只要能救舞陽。

    「蘭卉姐姐,勞煩備筆墨。」端木緋急忙對著宮女蘭卉道。

    屋子裡本來就備著給太醫用的筆墨,蘭卉立刻就把端木緋領到了窗邊的書案旁,端木緋執筆揮毫,在一張絹紙上寫下了一連串的東西——

    莨菪葉、熏香爐、香爐蓋大小的石板、炭火……

    蘭卉熟練地吹乾絹紙上的墨跡后,就拿去讓皇後過目。

    皇后飛快地看了一眼,也不知道端木緋要做什麼,這個時候,時間緊急,她也來不及細問了,只是吩咐蘭卉即刻去準備。

    屋子裡的宮人們立刻就行動了起來,所幸,端木緋需要的東西都極為常見。

    皇后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虛弱的舞陽身上,而李太醫、金嬤嬤以及其他人卻都在看著端木緋,眸中難免就透出懷疑來。

    端木緋不過一個年僅十歲的小姑娘,連太醫都說病危之人,她能救得了嗎?!

    在一道道充滿質疑的目光中,端木緋面不改色,她知道她一定可以救舞陽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