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02章 201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02章 201瘋了字體大小: A+
     

    「皇上,這牡丹宴只是看看花,豈不是太沒意思了!」

    皇後身旁的耶律琛突然懨懨地出聲道,那雙比大盛人要深邃的眸子微微向上一挑,勾人心魄。

    耶律琛如今是皇帝的皇貴妃了,衣著打扮自然也與以前不同了,脫下北燕戎服,換上了大盛女子的服飾,挽起了大盛婦人的髮式,

    今日她穿了一襲海棠紅廣袖牡丹紋織金宮裝,梳了一個牡丹髻,頭戴九珠金鳳釵,她還是新婦,形容間猶有一分少女的嬌態,又帶著異族女子特有的一分野性,兩分嫵媚與三分洒脫,在這後宮百花之中,倒是別具一格。

    雅頤台四周的不少貴女聞言,皆是暗暗交換著眼神,眸中浮現一抹嘲諷的光芒,心道:果然是蠻夷女子!不懂風雅!「看」和「賞」能一樣嗎?!

    皇帝卻是微微一笑,看著耶律琛的眸子里透著一抹寵愛與縱容,含笑問道:「愛妃,你想看什麼?」

    耶律琛粲然一笑,下巴微揚地環視了四周一圈,嬌聲道:「皇上,我那故去的二王兄一直想聽大盛貴女彈一曲而不得,不知今日我有沒有這個榮幸?」她的語氣中透著一絲不知道是針對誰的挑釁。

    一旁的皇后眸光一閃,沒有說話。

    後宮妃嬪在皇帝跟前都是自稱「臣妾」,唯有耶律琛不然,皇后曾為此斥責過耶律琛,可是皇帝反而讓皇后寬容些,說什麼耶律琛畢竟不是大盛人云雲,此後皇后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懶得理會了。

    「能奏曲為皇貴妃娘娘一聽,想必是樂意的!」一個嬌媚的女音略顯諂媚地附和道。

    眾人不由循聲望去,落在了一個著石榴紅褙子的婦人身上,正是魏永信的侍妾柳蓉。

    真是沒規沒矩!不少貴女都皺了皺眉,知道這個柳蓉原來是個青樓女子,只是仗著魏永信的寵愛,自抬身價,有些飄飄然了!

    她們是堂堂名門貴女,可不是彈曲的樂伎。

    正月來千雅園參加過迎春宴的不少貴女不禁想起當時耶律輅對皇帝提出要見識大盛閨秀的琴藝一事,幸好端木四姑娘聰明機靈,直接把彈琴之人從閨秀代換成了樂伎,這才四兩撥千斤地化解了一次危機。

    想著,那些貴女的目光不由都看向了端木緋,目露期待之色。

    端木緋眼底閃過一道流光,正要開口,一個優雅自信的女音搶在了她前面,自告奮勇道:「皇上,臣女可有幸為皇貴妃娘娘彈奏一曲!」

    付盈萱款款地上前了一步,優雅從容,落落大方,眼底卻是藏著一抹野心勃勃。

    自四月初的凝露會後,這一個半月來,付盈萱就被整個京城的貴女圈所排斥。

    她知道她必須要爭取一個出頭的機會才行,現在——

    機會終於來了!

    只要她的琴藝能得皇帝的誇讚,那麼,那些趨炎附勢的貴女們自然會承認她的才華,會來結交她,會來巴結她……

    皇帝抬眼看著付盈萱興味地挑了挑眉,他還記得付盈萱,也記得她琴彈得不錯。

    至於耶律琛,根本不在意付盈萱是誰,她傲然地掃了付盈萱一眼后,就用命令的口吻嬌聲道:「好,那你就以牡丹為題,彈一曲!」

    「是,皇貴妃娘娘。」付盈萱福了福身,應下了。

    話落之後,四周更安靜了,鴉雀無聲,氣氛變得越發怪異,那些貴女皆是面面相覷,眸底閃過一抹不以為然。

    端木憲不動聲色地捋著鬍鬚,心裡卻是暗暗讚歎長孫和四孫女有識人之明,以這付盈萱掐尖要強的性子實在不是良配!

    皇帝下了雅頤台,大馬金刀地在金漆御座上坐下了,皇后、皇貴妃以及四周其他人也都一一按著身份品級落座。

    與此同時,宮人很快就在雅頤台上擺好了琴案與琴,又點起了熏香。

    隨著裊裊青煙升騰而起,一陣清脆悅耳的鳥啼聲拉了這一曲的序幕。

    春色嬌,花開三月天,百花綻放,蝴蝶飛飛,群鳥齊鳴,眾人眼前彷彿展開了一幅春和日麗的春景圖。

    初春,仲春,暮春……

    當春季進入尾聲時,「百花之王」牡丹花終於在萬眾矚目中燦然綻放了,正應了一句——

    春來誰作韶華主,總領群芳是牡丹。

    一曲畢,眾人屏息。

    「好!好一曲《春景》,」皇帝撫掌贊道,聲音中掩不住的讚賞之意,「世人只知牡丹有色、有香,卻不知正牡丹還有『聲』。妙!」

    付盈萱原本心如擂鼓,在聽到皇帝的誇讚聲時,心霎時就定了,嘴角微微翹了起來,神采奕奕。

    她站起身來,福身謝過了皇帝,神色愈發從容了,在心裡對自己說,她的琴道才是正道,那個端木緋總是劍走偏鋒,走的根本就是旁門左道,她是走不長遠的!

    付盈萱一掃這些日子以來的抑鬱之氣,意氣風發地看向了端木緋,含笑道:「端木四姑娘,可要彈一曲?」

    端木緋正捻起一塊牡丹花樣的小面果子往嘴裡送,一瞬間,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隨著付盈萱的這句話落在了端木緋身上,讓她只好依依不捨地放下了已經送到嘴邊的美食。

    端木緋微微一笑,直接搖了搖頭。

    付盈萱瞳孔微縮,臉色一僵,脫口道:「你不敢?!」

    端木緋直直地看著她,小臉上笑意更濃,露出一對可愛的笑渦,看來天真爛漫。

    「付姑娘,琴棋書畫是雅事,不是用來比拼爭鬥之用。姑娘真是魔障了,剛剛以『牡丹』為題,琴音里卻透著『揚牡丹而貶群芳』之意。牡丹雖美,可是百花亦有其芳。」

    端木緋伸出一根食指,一本正經地搖了搖食指,「付姑娘,燕雀安知鴻鵠之志,我要是與你比……那就是以大欺小!」

    端木緋的最後半句其實是對著皇帝說的,說話的同時,她小臉上的笑容更深了,水靈靈的大眼睛忽閃忽閃,一副童言無忌的樣子。

    聞言,不遠處的封炎頻頻點頭,深以為然,目光在端木緋身旁的那碟小面果掃了一眼,心想著:等回了公主府,要讓廚娘好好研究一下小面果才行。

    什麼燕雀安知鴻鵠之志?!這個糰子真是罵人不帶髒字!君然差點沒笑出聲來,努力地忍著笑,肩膀抖動不已。阿炎家的糰子真是太有趣了!

    君凌汐難得與兄長想到一塊兒去了,也是暗自抱著肚子,笑得肚子都痛了。

    四周更靜了,所有人都是目露嘲諷地看著付盈萱,微風習習,那搖曳的枝葉聲此刻聽來,似乎也透著一種輕蔑譏誚之意。

    仔細想想,端木四姑娘的這幾句話還真是意味深長。

    揚牡丹而貶群芳。

    這位付姑娘可不正是借著剛才這一曲「揚」她自己,可是,她自降身份,獻媚於耶律琛,「降」的也是她們大盛閨秀的尊嚴!

    而皇帝想到的卻是那日在望京亭中端木緋以一曲《滄海明珠》令得百鳥朝拜,不禁微微頷首,覺得端木緋所言極是。

    付盈萱的琴技雖高,不過還是流於技巧,比之端木緋確實相差甚遠,還不知所謂地想挑戰端木緋,其實不自量力。

    人貴有自知之明。

    付盈萱是有幾分才氣,可惜了……

    皇帝本來還覺得付盈萱這一曲《春景》堪為牡丹發「聲」,此刻再一想,又覺得有點興緻缺缺了。

    「……」付盈萱一眨不眨地瞪著端木緋,又羞又惱,小臉已經煞白,身子動彈不得,彷彿被凍僵似的。她想說端木緋妄自尊大,可是聲音卻像是卡在喉嚨口一般。

    「真是無趣!」耶律琛突然用有些生硬的大裕話嬌聲道,不耐地撇了撇嘴,「皇上,我們四下走走吧。」

    皇帝轉頭對著耶律琛溫柔地笑了,道:「現在春末夏初,正是這千雅園景緻最好的時候……皇后,愛妃,陪朕在這園中小游一番吧。」

    皇帝一說,皇后等人自然是唯唯應諾。

    之後,皇帝就隨口讓眾人都自己玩,自己則帶著皇后、耶律琛一行人離去了。

    「臣等恭送皇上,吾皇萬歲萬萬歲!」眾人皆是俯首恭送帝后離去。

    周圍一片鴉雀無聲,直到皇帝那明黃色的華蓋遠去,雅頤台四周又騷動了起來。

    眾人說說笑笑,三三兩兩地分散了開來。

    「緋妹妹……」

    舞陽和涵星沒有隨帝后離開,姐妹倆笑吟吟地朝端木緋她們走去,打算邀她們一會去玩。

    然而,舞陽後面的話還未出口,就被一個尖銳的女音歇斯底里地打斷了:「端木緋!你為什麼要一直要針對我?!」

    說著,付盈萱大步走到了端木緋跟前,目光陰冷地看著她。

    「我到底是哪裡得罪你了?!」付盈萱的情緒十分激動,繃緊的身子微微顫抖著。

    端木緋一臉莫名地看著付盈萱,眨了眨眼。

    端木緋什麼也沒說,可是,這個時候,哪怕是她一個無意的眼神,對付盈萱而言,都充滿了嘲諷。

    付盈萱好像被點燃的炮仗一般更激動了,「是啊!首輔家的千金自然是高人一等,瞧不上我這等無品無級之人!」

    「我以前還以為是首輔家是什麼高貴人家,如今看來也不過如此!」

    「眼見別家姑娘比你出色,就要打壓一番,心胸狹隘,毫無容人之量,還沒有教養,府里的姑娘在光天化日下和男子勾勾搭搭,如此私德有虧的人家,我實在是羞於與你們為伍!」

    付盈萱喋喋不休地說著,四周一片嘩然,眾人皆是面面相覷,神色各異。

    在場只有兩位首輔家的姑娘,年幼的這個才十歲,那麼付盈萱到底在斥責誰私德有虧,一目了然!

    四周一道道審視探究的目光好像針一樣扎在了端木紜的身上,其中有狐疑,有揣測,有輕蔑,有驚訝,有鄙夷,也有將信將疑。

    端木憲氣得一下子從圈椅上站起身來,怒道:「付姑娘,口下積德!」

    端木憲這大半輩子縱橫朝堂,還從未受過這樣的羞辱,彷彿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臉上。

    端木紜也站了起來,憤怒地朝付盈萱走了一步。

    「付姑娘,我才該反問你,我是何處得罪了你……」

    你要這樣造謠污衊我!

    端木紜的臉龐氣得一片通紅,一眨不眨地與付盈萱四目對視。

    端木緋急忙拉住了端木紜的素手,輕輕地搖了搖她的手,彷彿在安慰她,姐姐,別生氣。

    當端木緋從端木憲口中得知錦繡布莊是付家產業時,心裡就猜到布莊里那些關於首輔家大姑娘的流言也許是付盈萱在幕後策劃。

    這些日子來,端木緋也沒在別處再聽說過這個流言,聯想錦繡布莊的一幕幕,她心中不由浮現某個猜測:會不會是岑隱……

    既然岑隱插手了,端木緋心裡便有了計較,因此才一直沒有去找付盈萱算賬,就是等著她自己找死。

    對現在的端木緋而言,端木紜是她最重要的人,是不可以觸及的逆鱗。

    端木緋的眸子明亮而堅定,視線穿過付盈萱落在了後方不遠處一道頎長的身形上,容貌絕美的青年只是這麼閑適地信步走來,就吸引了四周無數道目光。

    「這位姑娘,你說的可是我?!」

    一個陰柔的聲音不緊不慢地在微風中響起,隨風飄散,又似縈繞在耳邊,回蕩不去。

    付盈萱下意識地轉頭望去,就見著一襲寶藍色織銀錦袍的岑隱就停在了三四丈外,目光清冷地看著她。

    一剎那,四周的氣氛變得更為古怪了。

    此刻的岑隱看衣著打扮就彷彿一個普通的世家公子,可是在場的勛貴官員自然是認得岑隱的,皆是面色一變,暗暗搖頭:這位付姑娘恐怕是要倒大霉了!

    而那些夫人貴女中有大半對岑隱只聞其名,未見其人。

    聽岑隱這句話的語氣,不少人皆是暗暗心道:莫非這位公子就是付盈萱口中那個與端木家的大姑娘勾勾搭搭的男子?!

    周遭的那些姑娘夫人忍不住交頭接耳地竊竊私語起來,雅頤台附近亂成了一鍋粥。

    就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中,岑隱又朝付盈萱逼近了一步,再次緩緩問道:「這位姑娘,你說的可是我?!」

    他的聲音似乎與平常無異,可是那些知道他身份的官員卻是噤若寒蟬,空氣也隨之一冷。

    付盈萱隱約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男女私相授受,不僅壞的是女子的名聲,男子亦然,試想又有哪家好姑娘願意與這種輕浮的男子結親!

    普通人要是遇到這種事,不是應該避之唯恐不及嗎?!

    想著,付盈萱心裡越發沒底,但是她現在已經騎虎難下,哪怕會得罪這位權貴公子,她也不得不說。

    「是你!」付盈萱咬牙道,聲音像是從喉底擠出來的一樣,「我親眼看到的,你和端木紜在昌興街那裡拉拉扯扯,大庭廣眾之下,舉止親昵,你不僅給她撐傘,還送了一方帕子給端木紜……」

    付盈萱昂著下巴,眼睛瞪得老大,那表情彷彿在說,你還想說沒和她私相授受?!

    隨著付盈萱的一句句,四周的那些知道岑隱身份的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氣,這付盈萱怕是瘋了吧?!竟然敢這麼對岑隱說話!

    岑隱微微一笑,嘴角的笑花如此明艷奪目,令那四周那數百朵牡丹黯然失色。

    而付崇之已經整個人都不對了,臉上幾乎沒有一點血色,差點沒暈厥過去。

    這個逆女,剛才已經讓他付家的臉面丟盡,現在還想要把家裡害到家破人亡嗎?!

    「啪!」

    付崇之怒極攻心,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付盈萱的臉上,幾乎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

    這一聲如雷般迴響在四周,周圍隨之一靜。

    付盈萱猝不及防,被付崇之的這一巴掌打得踉蹌地退了兩三步,狼狽地跌倒在地……

    她那白皙如瓷的臉龐上瞬間就浮現一個清晰的五指印,左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脹了起來,看著紅腫猙獰。

    「父親!」

    付盈萱捂著左臉頰,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付崇之,小臉慘白。

    她沒說錯,為什麼要父親要這樣對她?!

    父親這樣對她,她以後該如何在京中立足?!

    付盈萱心中一陣心潮澎湃,心裡既委屈,又不甘,更憤恨,彷彿有什麼東西要從心口猛烈地噴湧出來。

    她雙眼通紅,忍不住抬手指著端木紜,質問付崇之道:「父親,難道首輔家的姑娘就比女兒更金貴?!」

    付盈萱這一聲瘋狂的嘶吼,就差沒直說自己的父親趨炎附勢了。

    四周的氣氛越發微妙,這事態的發展超出了不少人的想象,即便是那些不認識岑隱的人,也感覺到其中似乎還有文章,想問,可又覺得現在的氣氛不對,只是暗暗地彼此互看著。

    至於那些認得岑隱的人差點沒笑出聲來,彼此交換著饒有興緻的眼神。這事有趣了。可真是好大一齣戲了!

    付盈萱覺得臉上熱辣辣得疼,腦子裡一片混亂,轟轟作響,已經無法冷靜地思考。

    她的手又指向了岑隱,整個人近乎歇斯底里地吼道:「還是,您怕他?!」

    原來,她的父親也不過是那等攀龍附鳳的俗人,連自己的女兒也護不住!

    這個逆女還敢指岑隱?!付崇之的臉色登時白得沒有一點血色,又是一股心火猛然躥起,想也不想就一腳直接踹了出去,狠狠地踹在了付盈萱的胸口。

    「妹妹!」

    付思恭的驚叫聲和付盈萱的痛呼聲重疊在了一起,付盈萱整個人都被付崇之踹得歪倒在地,鬢髮凌亂,一手撐在了地上,那柔嫩的掌心被粗糙的地面蹭破了皮,傷口滲出的鮮血和泥土混在一起……

    讓她覺得鑽心的疼!

    「妹妹!」

    付崇之以及付盈萱的丫鬟急忙去扶付盈萱,而付崇之卻是顧不上付盈萱了,誠惶誠恐地朝岑隱走去,連連賠罪道:「督主,是小女魔怔了!還請督主莫要與她一個小姑娘家家一般見識!」

    岑隱那殷紅的唇角微微翹起,笑而不語,一抹詭魅的流光在眸底流動,攝人心魄。

    這一笑、這一眼就足以令付崇之嚇得幾乎心跳停止,彷彿已經看到了東廠的人橫衝直闖地衝進家裡抄家時的情景……

    付崇之怕了,這輩子還從來沒有這麼恐懼過。

    他心裡真是恨死這女兒了。

    自己從小就最寵這個嫡長女,寵她的程度一點也不弱於嫡長子付思恭,沒想到,卻是這個他最疼愛的女兒給家裡招禍!

    這一瞬,付崇之突然就心如明鏡,一下子想明白了不少事。

    難道之前東廠封了錦繡布莊也是為了這件事?!

    難道是女兒讓人在布莊里傳播岑隱和端木紜的謠言?!

    付崇之感覺心口像是壓了一塊巨石似的,又羞又憤。

    女兒在外亂傳端木家姑娘的流言,而自己還傻乎乎地跑去求端木憲找岑隱說情,這……這簡直快把他的面子裡子都丟盡了!

    想到這裡,付崇之心裡對付盈萱更為失望,也更為憎惡了。

    付崇之真恨不得再踹這個逆女一腳,難怪俗話說,兒女都是前世的債,現在付崇之算是明白了!

    「督主。」付崇之的頭伏得更低了,謙卑地說道,「小女這是鑽了牛角尖,瘋魔了,還請督主息怒!」

    話落之後,四周再次陷入一片寂靜。

    見岑隱沒有說話,付崇之的心跳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卻又不敢抬頭去看岑隱,背後的中衣不知不覺中濕透了。

    忽然,岑隱嘴角逸出一聲低笑,淡淡道:「本座聽說京中靜心庵不錯,付大人,既然付姑娘魔障了,不如就送過去好生養養。」

    靜心庵?!付崇之瞳孔猛縮,面容有一瞬間的扭曲,嘴唇微顫。

    這靜心庵他也聽說過,聽著像是一間庵堂,其實就是一處收容瘋婦的瘋人院!

    周遭的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暗暗咋舌。

    靜心庵在京城中那可是一個大名鼎鼎的地方了,幾年前,長榮伯府的一個姨娘偷了人,就是被送去了靜心庵,聽說啊,後來那姨娘的家裡人把她接出來時,那個姨娘已經是骨瘦如柴,形容瘋癲,那個靜心庵生生就把一個正常人給逼瘋了。

    這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去了那裡,以後哪裡還有什麼前途可言?!

    付崇之哪怕此刻再恨這個女兒,也沒想過要把她送去瘋人院啊。

    付崇之的臉色更白了,慘白中透著一抹灰敗。

    「督主……」

    付崇之還想再試著為女兒求情,卻被岑隱似笑非笑地打斷了:「付大人,你剛才莫不是在隨口糊弄本座?!」

    付崇之的雙目幾乎瞠到極致,心臟彷彿是被一隻無形的手掌握在了掌心,那隻手掌在不斷地縮緊,再縮緊……讓他幾乎透不過氣來。

    岑隱顯然是要出這口氣,自己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唯有棄車保帥!

    付崇之飛快地看了看站在一旁狼狽不堪的付盈萱,眼眸中一片陰鬱,咬牙說道:「督主說得是,小女真是魔怔得厲害,是該送過去,免得再胡言亂語……」

    「父親!」付思恭激動地叫了出來,父親怎麼能送妹妹去靜心庵!

    付盈萱一臉無措地跟在兄長身旁,她來京不久,也很少出門,不知道靜心庵是什麼地方,但至少知道自己要是真的被送到那裡去,這輩子怕是不會有什麼好名聲了!

    四周的眾人多數也知道這靜心庵,一時又起了一片騷動。

    岑隱目光清冷地掃了付家父子三人一眼,隨意地撣了撣衣袍上的一片牡丹花瓣。

    「這畢竟是付大人的家務事,本座也不便插手,付大人看著辦吧。」

    話音還未落下,岑隱已經毫不留戀地轉身離去,只留下一道頎長清冷的背影。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